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隨手撿只攝政王 > 第8章 回府

第8章 回府

作品:隨手撿只攝政王 作者:末東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李氏在外頭剛打發了人去將東西搬上馬車,回來隔著院子就听到里面傳來的笑聲。+++熱門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念瑤見李氏回來,笑意微微收斂了些,起身行了禮,“姨娘。”

    李玉檀雖已被抬為正室,可念瑤這些年來卻沒曾叫過她一聲主母。不過是一聲稱呼罷了,齊伯奉也未曾刻意要求過,便由著她了。

    李氏對她素來溫和,雖是繼母卻有時候待她比待親生孩子還要慈愛,只是這份慈愛里頭,總是或多或少帶著些客氣疏離。

    這也是念瑤雖尊重她,卻一直跟她親近不起來的緣故。

    自打上次之後,念瑤都有意回避著李氏,倒不是心中怨恨她,只是為了避免尷尬。

    李氏倒一切如舊,她臉上揚著和藹的笑意,十分自然的伸手拂過念瑤肩膀,“父女兩個說什麼,這樣高興。”

    肩膀上溫熱的觸感反而叫念瑤覺得更不自在了,李氏這般自然,像什麼事兒也沒(發fa)生,自己方才那樣倒顯得扭捏了。

    好在齊伯奉及時開口,“沒什麼,不過是說起齊銘那小子上學時的趣事兒了。”

    念瑤一邊附和著父親,一邊笑著退讓半步,避開了李氏的手。

    這樣輕微的動作卻被李氏看在了眼里,她仍舊停在半空的手頓了頓,才收了回來。

    過了會兒,李氏臉上的笑意忽然帶了些愧疚與不好意思,她看了眼念瑤,才緩緩開口,“前日是我嘴碎了些,可到底不是有心的,瑤兒你可莫要吃心啊。若是仍不高興,我便在這兒給你道個歉。”

    李氏愧疚的語氣甚是誠懇,她說完,似是無意的瞥了一眼齊伯奉。

    叫主母給孩子道歉屬實不合規矩,即便主母有錯,更何況僅僅是一句話的失誤,李氏說的也太嚴重了。

    念瑤剛才只不過是錯開了李氏的手罷了,她一向就不喜跟人肢體接觸,卻沒有不高興的意思。

    “姨母哪里話,我心眼也不至于這麼小,至于道歉更是不敢當。”

    不知道是不是上次的事叫念瑤對李氏有了芥蒂,即便她這樣說,可念瑤總覺得不對勁。

    那日之後,李氏明明有很多機會來跟她說這番話,為何今日父親在了她才開口?

    倒,倒有點演戲的感覺。

    “誒唷,那就太好了,這些天我總是愧疚著,听你這樣說了我總算是安心了。”

    李氏眉眼間漸漸(露)出喜悅來,又拉著念瑤說了好一會兒話。

    念瑤耐著(性xing)子附和著,等父親說要出去時,才隨意尋了個借口回去。

    “大姑娘,齊澤公子說,說他不去。”

    念瑤在自己房中用過午飯後,想起齊澤還不知道已經跟父親商議好要帶他回府的事兒,便隨意找了個小廝去告訴齊澤。

    哪知小廝回來後傳話,齊澤竟然自己說不去。

    念瑤听完怔怔著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齊澤在這里日子定然是不好過的,難不成他是專門給自己找虐受來的?

    眼瞧著再過兩個時辰便要回府了,念瑤坐不住想了想(干gan)脆自己去找齊澤。

    等到了齊澤住的院子,才剛進去,便瞧見他拿著鐵鍬正站在混雜了泥土的雪中。

    他原本黑(色)的衣擺上被泥水浸染了半截,白底兒棉靴也早成了灰底兒,半卷著的衣袖上還有幾處圓形的泥點,至于拿著鐵鍬的手上,更是被泥漬斑斑。

    唯有那張白皙的臉還(干gan)淨著,劍眉入鬢,脖頸上垂落著散碎的細發。

    這處院子本就無人打理,雪水一化,更是雜亂。

    念瑤一只腳才剛要踏進來,見此場景,硬生生在半空中將腿收了回來。

    齊澤聞聲看過來,正好看見念瑤收回去的腿,他先是一愣,後又看看自己周遭的環境,便隨意站著,嘴角浮出一絲譏諷。

    念瑤水天(色)的長裙顯得她格外(干gan)淨出塵,跟院子中雜亂的泥水比起來,像是兩個世界的。

    她蹙著眉小心將裙角拎起來,看著齊澤嚴肅道︰“你,你為何拒絕。”

    齊澤收回他看向念瑤的目光,散漫的將鐵鍬杵進泥地中,鐵鍬便又噴濺出了不少的泥水,灑在了齊澤的褲腳。

    前幾日,齊澤心思的確動搖過,可今早听見念瑤要走的消息,又聯想起昨日念瑤莫名其妙生氣,便以為她是不想帶自己回去了,他整夜未睡好覺,方才卻又等來了帶他回府的消息。

    而這一切,像極了念瑤只是一時興起來戲耍他罷了。

    看著一身長裙站在陽光下的念瑤,齊澤嘴角勾起一絲嘲弄,“在誰家府上,對我而言沒有區別。”

    齊老三的責罰跟齊澤那些年在漠北遭受的苦難而言,根本不值一提。而念瑤,跟那些養尊處優的嬌氣大小姐也沒什麼兩樣。

    分明是在陽光下,齊澤卻像在陰影之中,晦暗的眼神中,有著化不開的陰郁。

    “不一樣。”念瑤咬咬牙,堅持道。

    念瑤認真的神(色)映在齊澤眼中,他恍若又想起那日近距離的清甜氣味,隨即猴頭微微一動,轉過頭竟是直接坐到了院中不知道多久沒人擦過的木樁子上。

    念瑤見此眉頭皺的更深了,只想立時三刻把齊澤扔進水池子里浸泡上幾個時辰。

    齊澤晦暗的眼神直直看向念瑤,像是在探究著什麼,好半晌,他才緩緩開口。

    “說話哪兒有隔這麼遠說的。”

    言下之意便是要念瑤進去,那日她只不過裙角落了小塊泥漬便嫌棄的立刻換了衣服,齊澤絲毫不相信念瑤這樣一個嬌氣包會為了他一句話進來。

    果真,齊澤說完,念瑤眼眶便泛起紅來。

    念瑤本就生的嬌媚動人,紅紅的眼眶像只兔子般招人憐愛,齊澤只看了一眼心里便有些動容。

    他從來沒有欺負過姑娘家,還是這樣嬌俏好看的小姑娘、

    齊澤將頭扭了過來,眼神在自己斑駁的衣裳上掃過,不知道為何,他有點心虛了。

    墨玉在一旁听完便忿忿著要開口說話,可卻被念瑤打斷了。

    “我若進了,你便跟我回去?”

    原本清亮的聲音被壓得很低,細弱中帶著絲委屈,卻仍舊堅持說完。

    這院中的泥是多了些,但最多也就是沾染她的衣角罷了,怎麼這般的委屈起來,齊澤眼神好像駐扎在自己的衣袖上了,竟是有些不敢去直視念瑤。

    他,他這不算欺負她吧。

    念瑤見他不說話,只當他是默認。看著滿園雜亂,她的手不自覺握成了拳頭,最後心一橫,一只腳踏了進來。

    一步,兩步,三步……

    念瑤不去看地面,可腳下粘稠的感覺真真切切的存在著,甚至還有接觸到泥水的細微聲響。

    這短短的幾步路,念瑤卻走出了趕赴刑場般的悲壯。

    齊澤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水天(色)的裙擺處已經蹭上了輕微的泥水,而念瑤宛如受了驚得兔子,一步一步走的艱難,卻又格外堅持。

    巴掌大的臉上帶著驚慌,眼眶微紅卻在極力讓自己不掉眼淚下來。

    “行了。”齊澤猛然開口。

    念瑤驀的停下,眨巴著雙眼可憐巴巴看了過去。

    齊澤屏著的氣驟然呼出,淡淡道,“幾時回府,我去收拾收拾。”

    這才走了三步路而已,她距離齊澤仍有段距離,念瑤沒料到他會突然開口,怔怔的答道︰“申時初刻。”

    “嗯。”齊澤點點頭,算是應下了。

    念瑤紅著眼眶,眉眼間(露)出一絲釋然,而後便著急忙慌要往外退。

    齊澤也松了一口氣,看念瑤轉身,就也準備回屋,便將手中的鐵鍬隨手扔到了地上。

    那地上仍舊有著不少沒來得及收拾的泥水,重重的鐵鍬被扔到地上,泥水瞬間便向四周噴濺過去。

    念瑤才剛轉身,便感覺後背跟裙角上被什麼東西輕輕砸中。

    等她回身看去,便瞧見衣衫上已經落上了一片褐(色)圓點。

    齊澤︰……他當真不是故意的。

    坐上回府的馬車時,念瑤已經緊趕慢趕洗了個澡換了新的衣裳。

    待回家後,又叫人備下熱水泡澡。

    至于齊澤,齊伯奉隨意指了個小院給他單獨住,因今兒天晚了,便叫他先回去歇著,明日再詢問齊澤的功課。

    念瑤看著齊澤被人引去後,本想說些什麼,卻因為中午的事兒心中仍有些惱火。

    又想想他既已來了府里,便不會再受欺負,索(性xing)她惹不起,以後躲著就是。

    晚飯後,李氏叫人又送來了些新鮮糕點跟幾匹綢緞,雖沒說為何忽然單獨給她送,念瑤也大約明白是何意思。

    “墨玉,姨娘這些年來待我如何?”念瑤上好的綢緞,顏(色)都是最新樣式,開口問道。

    她知道此刻父親定然是跟李氏在一起的,李氏這樣巴巴給她送東西過來,難說沒有做給父親看的意思。

    只是念瑤又覺得自己無端猜測李氏,或許是多心了。

    “奴婢也說不好。”

    念瑤本以為墨玉一定會說好,畢竟在外人眼中,都覺李氏這個繼母很合規矩。

    “奴婢覺得吧,在吃穿用度日常說話時,她待姑娘都沒得挑,可……可總覺得跟主母差點什麼。”

    墨玉說的主母是念瑤的生母楚柳眉,可繼母再親也總歸不能跟生母相比,或許李氏能做到這一步已經很好了。

    念瑤這樣安慰著自己,才叫墨玉將綢緞收好。

    墨玉一邊收拾,一邊又道︰“而且吧,奴婢覺得有時候她客氣的好像跟姑娘不是一家人般……姑娘怎麼忽然想起問這個來。”

    作者有話要說︰ 齊澤︰………………我,不是故意的。

    念瑤︰哦,爪巴。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隨手撿只攝政王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