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隨手撿只攝政王 > 第9章 告狀

第9章 告狀

作品:隨手撿只攝政王 作者:末東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墨玉才說完,便覺得自己話說的不妥,拿著綢緞的手微微頓住。+++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ck101.org

    她還記得當年主母病逝後,念瑤一個人躲在屋里不吃不喝的樣子,生怕念瑤是又想起生母心里難受。

    那時候念瑤雖才年僅七歲,可也能記事兒的了,小小的一團就蹲在主母從前住的房間里,誰叫都不肯挪一步,墨玉當時又心疼又害怕,現在想起來,還仍有些後怕。

    好在念瑤听完也只是怔了怔,沒有再多說什麼,叫人送了水過來梳洗後便睡下了。

    盡管這樣,墨玉仍是不放心,夜里頭叫人屏風後擺了張竹床,守著念瑤隨便睡了一夜。

    清晨又早早的起來,叫人將昨天送來的綢緞收到櫃子最里頭,再趕去廚房吩咐廚娘又做了些念瑤喜歡的吃食,才語氣輕柔喚念瑤起床。

    念瑤吃著比以往還要精致合口味的早飯,再看看滿臉關懷給自己布菜的墨玉,眉頭不自覺蹙起,狐疑道︰“今兒什麼日子,你怎麼這樣溫柔起來。”

    她跟墨玉相識數十年,知道墨玉極為細心,可行事風格卻比一般小廝還要風風火火。

    墨玉想想昨天自己一時嘴快說的話,眉眼彎彎哄著念瑤,“這不是看姑娘在三老爺家受了苦嘛,奴婢是心疼姑娘,再說一會兒用完還要去碧桐院念書,吃好點才行。”

    說起念書,倒是提醒了念瑤等會兒還要見齊澤。

    想做昨天念瑤心中仍有些惱火,進院子前,她偷偷打量過,盡力走的是泥水少的一片區域,再加上本就沒走幾步,她原本都松了口氣的,哪知道後面竟又被濺了一身泥。

    打從記事兒起,她從來沒這樣狼狽過,泥水浸在身上的感覺,仿佛是拿手(摸Mo)了粘膩的魚鱗般,縱然洗了兩遍澡,仍是心有余悸。

    她正在氣頭上,便打定了主意以後盡量躲著齊澤,可現下被這麼一提醒,才覺得畢竟是在同一屋檐下,這個想法實際上很難完成。

    碗中的杏仁茶還仍舊冒著熱氣,念瑤喝了兩口便擱下來,“咳咳,齊澤那邊,爹爹是什麼安排的?”

    “姑娘還好心問他呢。”墨玉比念瑤更來氣,打她來念瑤身邊伺候那一天起,什麼時候叫念瑤粘過一點泥灰?

    她不情願的開口,“昨兒被老爺安排在東北角客房住下了,又指了個小廝過去伺候著,跟當年齊銘公子一樣。”

    這麼說來,齊澤今兒定然也會去碧桐院。念瑤想想昨兒的一身泥水跟齊澤時不時凶戾的眼神,頭一次動了逃學的念頭。

    可齊府上課的就他們家那幾個孩子,誰逃了課一眼就會被師父認出來。

    等時辰差不多了,念瑤墨跡了好一會兒,才慢悠悠的動身。

    大魏朝雖無女子為官,可官宦貴家的姑娘亦可讀書識禮。

    碧桐院是齊伯奉特意騰出來給齊家孩子讀書用的,現在共請了兩位老師,其中一位是齊伯奉的門生弟子,平常講些簡單的文集詩詞,是啟蒙老師。另一位則是從前在太學教書的宋大人,教習他們四書五經跟更晦澀的學術問題。

    因念瑤故意放慢腳步,等到了碧桐院時,除了教課師父其他人都已到了。

    即便念瑤提前已經有了心理準備,可她的眼神落在齊澤身上時仍舊還是愣了一下。

    他換下了那身略顯破舊的棉服,烏黑散碎的發絲也盡數被挽了起來,長身玉立,頜骨輪廓分明,白皙的臉上冷峻且淡漠。

    原本眉眼間的少年稚氣,在頭發盡數被束起來後減褪不少。器宇不凡的姿態縱在人群中,也叫人能第一眼瞧見。

    念瑤從前只覺得大哥齊鈺風度翩翩,可在齊澤五官卻更精致,分明同等的身高,氣勢也明顯被壓下去一頭。

    要說齊鈺是濁世佳公子,齊澤整個人倒更像帶著侵略(性xing)一般,不大的年紀,卻讓人望而生畏。

    “瑤兒來了。”

    齊鈺遠遠瞧見念瑤喊道,念瑤晃晃神,這才把眼神從齊澤身上挪開。

    她快走了幾步到齊鈺跟前,“大哥!幾日不見,我可想你了。”

    齊鈺眼中同樣寫滿了喜(色),替念瑤將身上披著的毛絨披風解下來遞給墨玉,才伸手在她頭頂揉了揉,“你難得出去一趟,能多玩幾天也好。”

    齊鈺父親是念瑤的大伯,只可惜病逝的早,生母心灰意冷之下又出了家,齊伯奉這才將齊鈺接到了自家中撫養。

    早些年,齊鈺跟念瑤一起在楚柳眉身邊長大,因此感情最為深厚。

    念瑤跟齊鈺說完話,又轉過身跟在旁邊站著的齊茹芸示意。

    齊茹芸是李氏所生,比念瑤小一歲,還有一個弟弟齊家豪,今年方三歲。齊茹芸生的跟李氏有三分相似,她今日素(色)長裙配上寡淡的五官顯得整個人格外清冷。

    因著念瑤不大愛出門,便也鮮少跟齊茹芸有接觸,平日雖在同一屋檐下,說話的機會卻寥寥無幾。

    齊茹芸瞧見念瑤,也僅是淡淡的開口喊了句長姐,兩人本就沒什麼感情,能平淡相處已是難得。

    倒是齊茹芸的眼神經過齊澤時,微微發怔,而後略顯羞澀的回過頭。

    念瑤才正要跟齊鈺說這幾日郊外的所見所聞,兩位教課的先生卻已經到了。

    念瑤沖著齊鈺調皮的吐吐舌頭,這才乖乖跟著宋大人身後進去。

    而她從進院門再到剛才,除了一開始那眼外,再沒看過齊澤一眼,眼神都沒朝這邊瞟一下。

    齊澤瞧著這個在齊鈺面前格外活潑些的念瑤,莫名的,有些不高興。

    她在自己跟前,好像大多數時候都是小心翼翼著的,而且剛才她分明就是在刻意回避自己。

    這是又生氣了?

    齊澤看著念瑤的(干gan)淨華麗的裙擺在自己眼前飄過,又想想昨日那一幕。

    嗯,好像是個女子都該生氣,更何況是念瑤這般格外嬌氣愛(干gan)淨的。

    齊澤垂下眼瞼,掩飾住眸中的神(色),剛要跟著進去,便被一旁的小廝攔住。

    “這兒是宋大人的課,公子您今兒才頭一次來學堂,該去旁邊那間。”說罷,小廝指指齊茹芸進的那間。

    齊澤順著看過去,又瞧了眼屋內已經端坐好,準備上課的念瑤,竟是頭一次在眾人面前黑了臉(色)。

    與此同時,屋內端坐的念瑤心里早已打起鼓點,暗自想他若當真要進來,便跟宋大人好好說說便是。

    好在齊澤很快收斂的神(色),重新進了旁邊那間屋子,念瑤心里杜撰一半的話也被咽進了肚子里。

    學堂上課通常是一個半時辰,中間沒有休息的空檔,等下學時已經接近晌午。

    齊伯奉下了朝,看看時間正好便趕到了碧桐院。

    啟蒙課的內容對齊澤而言根本沒有半分難度,曾經在宮中度過的那幾年,他便是靠著書籍度過的。恐怕就連念瑤齊鈺現在學的內容,他都更通曉些。

    整個上午,齊澤過得都十分無聊,因此在齊伯奉進來的時候,齊澤第一時間看到了他。

    齊伯奉並沒有打擾他們上課,而是獨自在窗外等了片刻,待下學後,方進去跟宋大人寒暄,而後送兩位先生出了門,才又折返回來。

    齊澤看著念瑤欣喜的迎上去,嘴角浮上絲冷笑。

    昨兒相安無事,今兒生了這樣大的氣,又是在自己府中,定是要告他的狀。

    告狀又何妨,無非就是責罰一頓,他說過,不管在誰家府上,都沒什麼區別。

    念瑤出來後,仍是沒看齊澤一眼,輕快的走到了齊伯奉身前,“爹爹,宋大人都講到滕文公了,我前幾日出門便忘了背書,宋大人今兒竟然沒罰我呢。”

    齊鈺听完在旁笑了出聲,齊伯奉慢悠悠解釋道︰“宋大人一向嚴格,便是沒來上課書也是要背的,我便知道你一出門就忘了此事,提前去給你求了請。”

    念瑤不好意思的笑笑,點點頭道︰“我後來也猜是爹爹提前知會了宋大人,要不肯定免不了抄書,對了,今兒早上我瞧見園子里頭……”

    清亮帶著幾分撒嬌語氣的話在齊澤耳邊,可他靜靜听了許久,也沒等來念瑤的告狀。

    怎麼回事?她不是生氣了嗎,難道不去跟爹爹告狀來責罰自己?

    可念瑤偏偏沒有如他所想,跟齊伯奉說了好一會兒的話,卻只字不提齊澤。

    還是齊伯奉想起來什麼,轉身招手,叫齊澤過去。

    齊伯奉乍看到齊澤也有些意外,沒曾想這少年頭發束起來竟比自家齊鈺還顯氣度,一時間心中有些疑惑,可還是先壓了下去,緩緩開口道︰

    “我本想親自過問你的功課後,再看讓你去跟誰上課,可昨兒天有些晚了,你今日上課覺得如何,還能听懂嗎?仲賢說你是漠北來的,家里原先經商,若是沒上過學,可先跟著識字。”

    齊澤原本還等著念瑤告狀,听見問話後,下意識朝著念瑤看了一眼,可念瑤仍刻意的避開了他的眼神。

    齊澤思索了片刻,隨後看了看另一間房,跟齊伯奉認真道︰“我想去上宋大人的課。”

    作者有話要說︰ 今天實在肚子不舒服,躺了一會兒才碼字,更新有點晚!!!評論下揪五個小可愛發紅包~!!!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隨手撿只攝政王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