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隨手撿只攝政王 > 第13章 石子

第13章 石子

作品:隨手撿只攝政王 作者:末東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齊澤今日換了身月白(色)的長衫,他向來只穿暗(色)的衣服,驟然換了風格更顯得精神。+++全本耽美小說:   www.ck101.org念瑤忍不住多看了兩眼。

    “剛到。”

    齊澤淡淡開口,眼神無意的在李卓遠身上隨意掃過,便叫李卓遠渾身發寒。

    他前幾日膝蓋有傷,外頭雖看不出來什麼,可到底影響走路,這幾天才算大好了。

    “嚇到你了?”齊澤蹙眉,認真問道。

    “有那麼一點。”

    念瑤拍拍(胸xiong)脯緩了緩,這時才注意到自己不過剛走過來,李卓遠好友比剛才站的更遠了些。

    墨玉此時已經退到院外候著了,再看李卓遠時不時畏懼的看看自己這邊,他這害怕的……是齊澤?

    但這兩個沒半分(關guan)系,念瑤狐疑的看了眼李卓遠。

    “嗯,我記下了。”

    齊澤若有所思說道,打斷了念瑤思緒。

    念瑤回過身去看他,見他一臉的正經嚴肅。

    這並非是什麼了不得的大事,念瑤便是一時被嚇到,轉身也就忘了,也不知齊澤為何就這般認真。

    還有前幾日也是,因著齊澤座位離自己近,便總能看到她偶爾的錯字、漏句。

    一開始齊澤還會事先說一句她那里不對,之後便剩下這一步,直接了當把宣紙從她桌上抽走。

    突然而來的動作總能將念瑤嚇到,有次念瑤忍不住跟齊澤說了此事,齊澤深思熟慮許久,也跟今日一般,尤為認真的說記下了。

    念瑤不知道的是,齊澤對于她總是被自己看來微小的事情驚著的心理,十萬分的不理解。

    對于他來說,耳朵便是用來監听周圍環境的工具,五感隨時隨地都處在警覺狀態,這樣他才是安全的。

    而像念瑤這樣,身後有人跟了許久都察覺不到,簡直就是任人隨意獵(殺sha)的兔子般脆弱。

    膽小又脆弱,還格外嬌氣。

    這是這些天來,念瑤帶給齊澤的感覺。

    過了會兒宋霖便到了,原本平和的神(色)在看見李卓遠時微微有些不耐煩。

    這孩子勤奮不足昏懦又余,若非齊伯奉這個多年的故友,他是無論如何也不會收李卓遠的。

    宋霖先叫其他人進去後,才將測驗用的題目給了李卓遠。

    此刻齊澤不在,李卓遠腰板這才算挺直了些,他接過題目,便自行去了隔壁書寫。

    等念瑤他們下學後,李卓遠才將自己的試卷自信的交給了宋霖先生。

    宋霖先生知曉李卓遠的水平,將試卷收起來後淡淡道︰“等我得了空批改後再說,你先回去吧。”

    “多謝先生。”

    李卓遠余光正好看見念瑤剛跨出院子,恭敬作揖後,快走幾步跟了上來。

    “瑤兒妹妹,過幾日咱們便又能一起上課了。”

    墨玉听見動靜,暗自翻了個白眼,不情願行了個禮。

    念瑤也暗自後退了幾步,跟李卓遠拉開了些距離,“先生還沒批改,你倒是挺有信心。”

    “再如何說我也是參加過科考的,對于試題更有經驗,往後瑤兒妹妹若有不懂的地方,可以隨時跟我請教。”

    他的確參加過三次科考,只是一次未中。便真要請教,怎麼也都輪不上他。

    “還是等你先經過先生同意再說吧,我先走了。”

    念瑤不願理會李卓遠,生硬的說完,便作勢要走。

    李卓遠早便習慣了念瑤這樣的態度,他一直便覺得念瑤就是這麼個愛裝模作樣自命清高的(性xing)子。

    雖心里有些不情願,可想想李氏對他的囑托,在後面冷哼一聲又貼了上去。

    “瑤兒,你都不知道,北廂房被那齊澤給佔了,我這日日只能從家過來,正巧我要出府,咱們順路便一起走吧。”

    聞言念瑤眉間微蹙,“北廂房本也不是特意留給你住的,沒有佔不佔這一說。”

    也不知李卓遠哪里來的自信,真以為因著李氏在,齊家便是他家不成?

    “這是什麼話?”李卓遠有些不樂意,“咱們是什麼(關guan)系,那齊澤一個不知哪里來的孤子,瑤兒怎麼幫著他說話起來。”

    “我只是實話實說。”念瑤不客氣的道。

    隨即又想起今天李卓遠懼怕齊澤的模樣,起了疑心。

    “你是不是去找齊澤麻煩了?”念瑤停下來,嚴肅問道。

    李卓遠立刻心虛下來,眼神閃躲著道︰“沒有,我怎麼會跟他計較呢,瑤兒把我想的也太小心眼了。”

    李卓遠眼中的慌亂不經意間還是流(露)出來,念瑤心下忐忑起來。

    齊澤的(性xing)情她至今也有些(摸Mo)不清,不過至少目前看他情緒還算穩定,李卓遠可千萬不要不知死活的去招惹齊澤。

    “他姓的是齊,如今還住在齊府,便是我齊家的人,你最好不要去招惹他。”念瑤冷冷道。

    她從小認識李卓遠,卻沒有那一刻像現在這樣迫切希望他能立刻消失。

    念瑤威脅的語氣叫李卓遠更加不舒服,他知曉念瑤生的好看,卻一直介意念瑤的(性xing)子。

    再加上李氏極力的撮合,李卓遠心里頭也認定念瑤將來是會嫁入李家的。

    李卓遠面(色)沉了下來,皺起眉又擺出了說教的架勢。

    “再怎麼說,你也該叫我一聲表哥,看來我上次的話瑤兒還是沒有听進去,忠義仁孝這些道理也並沒有學明白,不如改日我再將這些書籍搜集來給瑤兒,雖說咱們都跟著宋霖先生上課,可瑤兒是女兒家,也該收斂些才是,那齊澤名義上是齊家養子,實際卻是外人,平日要注意避嫌……”

    一大通話說下來,念瑤只想立時三刻將他的嘴給拿針縫上。

    念瑤漸漸沒了耐心,才剛要走,便見李卓遠大叫一聲,捂著臉頰趔趄著後退了兩步。

    地上‘吧嗒’一聲,掉下了一粒指頭肚打小的石子。

    石子雖小,可李卓遠明顯被傷的不輕,吃痛的捂著臉‘哎喲’了好幾聲。

    這難道就是天譴?

    念瑤愣愣看著眼前這一幕,心里卻高興極了,“呀,怎麼這樣不湊巧,你快些回去瞧瞧臉吧,萬一毀容可不好了。墨玉,咱們走吧。”

    走的時候,念瑤腳下的步子都輕快的不少。

    好半晌,緩過神的李卓遠才捂著臉離開。

    “姑姑,佷兒方才所言都是真的,那齊澤武功當真了得,也不知是個什麼來頭,要不咱們告訴姑父,將他趕出去得了。”

    李卓遠此刻臉頰腫著,恨恨的在跟李氏告狀。

    他後來去看了那粒石子,才不過指頭肚大小,除非是有武功的人打出來,不然他的臉頰怎麼可能腫起來這麼高。

    思來想去,他實在心中不忿,便來尋了李氏。

    “他不過是個沒背景的孤兒,你怕什麼?”

    李氏對齊澤並不感興趣,“是你自己平日身子弱,隨便有點力氣的就能拿捏住你,上次為著你的事兒,你姑父已經不大樂意了,這些無關緊要的事兒不提也罷。”

    “你今兒考的如何?可跟齊念瑤說上話了?叫你沒事多學學怎麼哄女孩子高興,你到底上心沒有。”

    李卓遠見李氏有些不高興,趕緊陪著笑道︰“試題雖難,但佷兒都寫下來了。”

    隨後頓了頓,試探著道︰“那要不跟姑父說說,平日多管教管教瑤兒妹妹如何,別人家姑娘都溫柔小意,偏她因著姑父叫跟著宋先生讀書,這才總是心高氣傲,女孩子家,還是多看看女德……”

    “行了。”李氏也厭煩他酸腐說教的口氣。

    而後才又緩緩開口︰“你姑父為人你是知道的,連自己親弟弟都不肯幫忙在朝中尋個好官職,更別說你的,不過只要念瑤肯答應嫁給你,不信他不幫你。”

    “她心高氣傲,你便順著她的意思走,念瑤從小出門就少,見得男人不多,你多哄著點,還擔心她不松口?李家就指望著你能出息些,知道了嗎?”

    這話李氏跟他說過多次了,李卓遠只得訕訕著點點頭應下。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隨手撿只攝政王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