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隨手撿只攝政王 > 第14章 瞌睡

第14章 瞌睡

作品:隨手撿只攝政王 作者:末東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次日李卓遠照舊早早來了碧桐院。

    “先生好,不知學生昨日成績可有了?”李卓遠陪著笑跟到宋霖身邊。

    宋霖掃了眼李卓遠,淡淡道︰“你如今年歲也不小了,不必非要在我這里上課,趁著時辰還早快些家去吧,還能多讀兩本書。”

    這話說白了就是告訴李卓遠他並沒有通過,宋霖說的客氣,語氣里滿滿不耐煩。

    李卓遠面上的笑意僵住,“……先生,何意?”

    他原本是篤定今日能來上課的,課桌都提前收拾好了,就在念瑤的側面。

    宋霖淡淡瞥了眼李卓遠,聰明人听了這話,便能知曉這是在給他留面子。

    當真蠢材。

    “我的題目是‘以力假仁者霸,霸必有大國’在吏治上該作何解釋,你通篇下來大談吏治,東扯西扯卻跟我的題目沒半點(關guan)系。”

    宋霖說完,冷冷將昨日的試卷拿了出來,“你回去吧,倘若有一日朝廷不幸,你功成名就,也不必說是我的弟子。”

    宋霖讀書讀了一輩子,嘴上最是不饒人,才剛說完,院中便響起一陣陣笑聲。

    李卓遠臉(色)瞬間白了下來,最後還是齊鈺想著往日同窗的交情,出面化解了他的尷尬。

    “卓遠兄。”齊鈺上前道,“今日不巧你還是先暫且回去,改日咱們再一塊約著出去喝酒。”

    宋霖早已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了,可自尊心太重,聞言又裝模作樣跟齊鈺客氣了一番,才挺直腰板離開。

    何必呢,念瑤看著李卓遠僵硬的步伐,覺得他好笑又可憐。

    今日上課時,念瑤總覺得身側有束目光一直在自己身上。

    她身側除了齊澤便沒旁人,可幾次念瑤回頭去看,齊澤都端端正正坐著,屬實奇怪。念瑤幾次想問,但看齊澤一副專心的模樣,最終還是把話咽了回去。

    雪化後天氣開始回暖,屋內原本燒的碳爐仍舊是那個溫度,可卻比往常暖和不少。

    墨玉又擔心念瑤身子弱,衣裳一件也不許少,因此念瑤穿的厚厚實實的。

    她今日仍是無事,獨自在一旁練字,宋霖先生布置下任務,此刻也不在。屋內線香徐徐燃著,溫暖舒適漸漸佔據了念瑤大腦,身側那束目光也無暇去注意,只覺得上下眼皮子來回打架的厲害。

    眼前的場景也漸漸變得虛化,念瑤昏昏沉沉著一手拿筆一手托腮,在她努力掙扎跟困意抵抗了數次後,最終還是被打敗,慢慢整個腦袋都趴到了桌面上。

    毛筆也因右手手指松開,眼瞧著便要掉落下去,這一掉恐怕整張宣紙都要作廢,念瑤不好容易寫了一上午的字也要毀掉。

    電光火石間,修長白皙骨節分明的手從側面迅速將毛筆接住,丁點聲響都沒有發出。

    齊澤將毛筆輕輕擱置在念瑤桌上的墨盤邊,眼神緩緩移至正在酣睡的人臉頰上。

    屋內有暖爐,念瑤又穿的厚實,巴掌大的臉頰上已熱的粉嫩一片,宛若正在盛放的海棠,微微翹起的睫毛向上卷著,時不時輕顫一下。

    昨日,齊澤將李卓遠的話听得一清二楚。

    李卓遠說的是實話,齊澤這個身份,眼下只是齊府養子,自然不及他們堂兄妹親近,他要念瑤離自己遠些,她該跟自己避嫌……

    故而今日,齊澤反復暗自觀察念瑤,她會不會真的將那話听進去了。會不會當真開始遠離自己。

    齊澤自己都沒有料到,當自己想到這個結果時,心里頭竟像空了一塊般,沉悶壓抑。

    齊澤眼中(殺sha)意驟起,若真如此,他便(殺sha)了李卓遠。

    正熟睡的念瑤哪里知道齊澤的想法,她呼吸平靜,睡得越發沉了。

    齊澤回神後便看到,念瑤領子上絨絨的兔毛將尖巧的下巴隱匿進去,有幾根略微長的,探進嬌潤的唇瓣中。

    她一向愛(干gan)淨,齊澤這樣想著,手便不自覺探到了那一抹嫣紅上面。

    齊澤遲疑了片刻,還是小心的用手指將兩根細細的碎毛捻了出來。

    他眼中認真又柔和,眼中的暴戾早沒了蹤影,動作謹慎細微。

    饒是如此,那兔毛輕細,緊緊貼著唇瓣,齊澤才剛觸踫到,指尖便也觸上了那抹嫣紅的柔軟。

    溫熱柔軟的觸感自他冰冷的指尖傳來,綿長的呼吸拂過齊澤的手背上,細細癢癢的。

    齊澤頓住,手如同凍住了般,指尖在唇瓣上輕點,一動也不動。

    他在做什麼?

    齊澤心里不停的問自己,方才的一時起意,等他意識到時手已經伸了出去,他從來不曾跟任何人有這樣近距離的接觸,更何況還是那里。

    念瑤半點防備都沒有,睡得正香。

    他的眼神深深盯在自己蒼白的指尖,那里傳來的觸感與溫度如此細膩,比他接觸過的所有上等綢緞還要柔軟。

    不知覺間,齊澤這個動作已經保持了許久,可他卻沒感覺到胳膊有半點沒有酸麻,注意力全在念瑤身上。

    ‘嘩啦’一聲,齊鈺拿著書本轉過身來。

    齊澤第一時間察覺,在齊鈺回頭一刻,迅速切輕柔的將手收了回來。

    齊鈺坐在齊澤前面,本是要跟齊澤說話,看到睡著的念瑤笑了出來,“還好先生此刻不在,要不這丫頭又要被罰了。”

    不知為何,齊澤竟是有些心虛,他掩飾(性xing)的將眼神移到別處。

    “哦對,方才先生要寫的駢賦你可寫完了?”齊鈺問道。

    齊澤這才點點頭,淡淡道,“嗯,只是後兩句還不曾琢磨出合適的韻腳。”

    “已經很好了,我到現在才只寫出一半來。”他看著齊澤頭一次意識到天賦的重要。

    齊鈺往常只有一個李卓遠做比較,他便以為自己還算優秀,可如今跟齊澤一比較,立刻相形見絀。

    他還要更努力才行,齊鈺撓撓腦袋,繼而回首繼續埋頭苦想起來。

    待齊鈺回身,齊澤眼神再一次不自覺挪到了念瑤身上。

    許是方才兩人的對話驚擾了念瑤,她原本耷拉在桌邊的胳膊,此刻被她壓在了臉頰下墊著。

    這樣一來,整張臉完全正對著齊澤。而唇角紅潤上,細細的兔毛更加明顯。

    礙事。

    齊澤再次將手伸了過去,只是這會他並沒有過多停留,輕柔的捻去後,便將手收了回來。

    指尖溫熱一觸而過,他卻微微有些失望。

    念瑤睡夢中感覺到了唇上的輕癢,她睫毛輕顫,抿了抿唇瓣。

    齊澤怔了怔,嘴角揚起一抹自己都沒察覺的笑意。

    又過了一會兒,屋內的線香燃燼,齊澤看時辰差不多了,便假意清了清嗓子。

    念瑤被咳湊聲吵醒,朦朧間睜眼,便對上了齊澤平靜的目光。

    念瑤臉上一熱,連忙坐起身來,好半天才緩過神,這才不好意思道,“我剛還以為先生回來了。”

    齊澤一手執筆,淡淡道︰“屋里暖和,不能久睡。”

    天氣雖轉暖,可到底還是冬季,念瑤若睡深了,一會兒再出門被風吹著必然要感冒的。

    他這是在關心自己?

    念瑤有些不可置信,怎麼睡了一覺,齊澤好像心情都變好了不少?

    她琢磨不出個所以然來,揉揉困頓的眼角,淺笑著道,“謝謝你了。”

    齊澤手腕微滯,轉頭目光在念瑤越發嫣紅的唇角掃過,柔軟的觸感還在記憶里。

    “客氣。”

    念瑤再次揉了揉眼角,她好像看到齊澤笑了,雖然很淺,可嘴角分明上揚了片刻。

    下學後,念瑤才要回去,便有小廝來傳話,說是齊伯奉喊她過去。

    這會兒正值晌午,念瑤並不常與父親一起用午飯,帶著疑惑,念瑤跟齊茹芸一同去了東廂房。

    等到了,便瞧見李氏正抱著四歲的齊家豪跟李卓遠說著話。

    “姨娘。”念瑤微微福身行禮。

    齊家豪遠遠便看見齊茹芸過來,他從李氏腿上掙扎著下來,隨後便一頭撲進了齊茹芸懷中。

    李氏笑盈盈看著這一幕,繼而才道︰“瑤兒來了,快些過來坐,我許久未跟卓遠一塊吃過飯了,想著你們平日也沒機會見面,就叫你過來了。”

    正說著,齊家豪便拉著齊茹芸喊‘姐姐’,李氏也側過頭去逗弄齊家豪。

    念瑤對這個四歲的弟弟並不熟悉,可他嬌憨的小模樣的確可愛,瞧見念瑤過來,也一本正經叫了聲“姐姐。”

    她便也跟著笑了出來,眼中不自覺浮現出絲暖意。

    “是啊瑤兒妹妹,姑姑還特意讓廚房做了你愛吃的梅花烙,咱們一家人就應該多聚聚。”

    李卓遠說教一般的話宛若給念瑤潑了盆冷水。

    若是他不在就更好,念瑤微微蹙眉,隨後在距離李卓遠最遠的位置坐了下來。

    隨後齊伯奉也到了,似乎是知道了什麼,並沒有詢問李卓遠昨日測驗的成績。繼而問了念瑤近日都在做什麼。

    父女倆說了好一會兒的話,李氏方才笑著開口。

    “卓遠跟念瑤也有日子沒見了,伯奉你也叫他們倆說會兒話才是,兩兄妹小時便親近,往後要更親近些才是。”

    作者有話要說︰ 今天回來的晚,吃完飯才碼字,更新有點晚,評論揪三個紅包鴨~~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隨手撿只攝政王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