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隨手撿只攝政王 > 第16章 (殺sha)人

第16章 (殺sha)人

作品:隨手撿只攝政王 作者:末東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從前李卓遠來齊府時,因著要上課每日能見上兩面,其他時候念瑤便跟他沒有交集了,他也甚少尋自己。

    可打他頭次科考未中後,便總是尋些莫名其妙的由頭跟念瑤套近乎,只是念瑤瞧見他就討厭,總是敷衍兩句便離開,可沒想到李卓遠今日竟是要直接去自己的院子。

    念瑤冷著臉看了李卓遠一眼,淡淡道︰“不是才剛從東廂房出來,你有什麼事兒嗎?”

    “瑤兒這話說的好生疏遠。”

    李卓遠一本正經的走過來,在念瑤身邊停下。隨即又貼近了一些,眼神中逐漸浮出絲深情,重重嘆了口氣。

    離得越近,念瑤心里的厭惡便增添一分。

    “我們本就不熟。”

    李卓遠似乎是被踩到痛腳般,神(色)一滯,垂下眼眸認真盯著念瑤看了許久。

    他從小也見過不少人,可印象中最美的,當屬念瑤的生母楚柳眉。

    楚家世代皇商,那是個金玉中養出的大小姐,即便嫁作人婦,一顰一笑間仍帶著少(女nu)的嬌憨,明媚自信的神(色),永遠比旁人還要高貴幾分。

    念瑤繼承了楚柳眉的美貌,遠山眉似黛,繾綣柔美,眸中恰有星河,透著嬌(艷yan)明麗。

    可她卻從未正眼看過自己一眼。

    李卓遠意識到時還告訴自己,是念瑤她(性xing)子孤傲驕縱,這樣一個大小姐,他才看不上。

    但誰又能真的做到忽略念瑤的存在?況且很長一段時日,他們還日日相見。

    李氏告訴他,要他故意多接近念瑤時,他還假意清高。

    只是縱然他不喜念瑤的(性xing)子,面對那張明(艷yan)動人且越發俏麗的臉,他是個男人,是男人怎能不動心?

    “這話听了真叫人難過。”

    念瑤本以為李卓遠又要講什麼所謂一家人的言論,跟她說教一通,卻沒想到李卓遠竟是難得直白。

    “我一向不愛跟人客套,莫要見怪。我下午還要上課,先回去了。”

    念瑤作勢要走,可李卓遠卻一步不讓,站在長廊盡頭不肯挪走。

    長廊在園子最深處,此刻又是午後下人們交接班的時辰,故而四下無人。

    念瑤看著李卓遠神(色)明顯與往日不同,心下起了不好的念頭,可這里到底是齊府,李卓遠這樣酸懦的(性xing)子,除非吃了熊心豹子膽,否則決計沒有膽量敢行不軌之事。

    念瑤不動聲(色)的朝旁邊退了兩步,盡量把兩人之間的距離控制在安全的範圍內。

    溫柔的遠山眉蹙成一團,“讓開。”

    李卓遠垂下的眼眸緩緩抬起,看著那張自己努力忽視多年,卻仍無法控制去關注的臉蛋,幽幽開口。

    “瑤兒聰慧,姑姑的意思想來早就明白了,即便不懂,那我的心意,你可曾試著了解過。”

    貪婪充斥欲.望的目光看在念瑤身上,她今日褪去棉外襯,天水(色)襦裙上繡著海棠,正午的日光打在念瑤身上。

    李卓遠情不自禁伸出手去。

    念瑤早在他說到一半時,便已悄悄從身後長廊上纏繞的枯藤上拽了半根下來,手才剛伸出來,念瑤便抽了上去。

    枯藤本就脆弱,用力抽下去,也只在李卓遠的手背上留下淺淺的一道紅痕,隨後枯藤也斷成兩半。

    “李卓遠!”念瑤大聲呵斥道。

    她早已驚得有些雙手有些顫抖,牙齒咬得緊緊地,生怕自己松了勁兒哭出來。

    可盡管如此,眼眶仍是紅了。

    李卓遠看著手上的紅痕,怔了怔,之後嘴角卻(露)出一絲笑意來。

    “瑤兒怕什麼?這里是齊府,你便是隨便喊喊,下人也會過來,我哪有這膽子啊。”

    “瑤兒總是這般冷淡,我心里難過,原本是想來找瑤兒多相處相處培養感情的。”

    這話他說的不假,只是他沒有想到,能在這偏僻的地方踫見念瑤,也沒想到,比他還(強qiang)壯的墨玉不在念瑤身邊。

    這是個機會。

    倘若自己能夠在人來之前,跟念瑤有了肌膚之親,那即便自己過後會受到責罰,此事之後傳出去,念瑤的名聲便壞了。

    他如今這年紀,也看過不少市井男人私下傳閱的書。

    書中的姑娘家都會對辱沒自己清白的男人傾心,即便一開始是恨得,之後也會認命。

    這樣一來,再有姑姑替他求情,兩家的親事還怕不成?

    李卓遠隨即又靠近了幾分,“瑤兒,你當明白我心意,不如你便應下我可好?”

    念瑤顫抖著往後退縮,握著拳頭警告。

    “你方才也說這里是齊府,你的心意與我有什麼(關guan)系!我要回去了快讓開!否則我便告訴爹爹……你現在讓開,我就當做此事沒有(發fa)生!”

    念瑤猜算著墨玉回來的時間,她知道李卓遠其實心里頭發虛,她(強qiang)行壓下心里的恐懼,語氣保持鎮定,帶著威脅說完,希望可以拖延時間。

    聞言,李卓遠果真停滯了片刻。

    見李卓遠停下來,念瑤並沒有放松,心里反復想著辦法。

    李卓遠(性xing)格怯懦外(強qiang)中(干gan),他這般猶豫,可見是臨時起意,事前並沒有考慮周到。她只要保持鎮定,提醒李卓遠他到底在做什麼。

    李卓遠果真有些松懈,此事的確有風險,他是要考取功名的人,若是沒成,對他的名聲也有影響。

    到時候念瑤破罐破摔,自己偷雞不成蝕把米,且不是更有麻煩。

    是他一時迷了心竅,李卓遠心里松動,便沒了方才的氣勢。

    “瑤兒果真不說出去?”

    念瑤見目的達成,立即點了點頭。

    卻在此時,長廊外響起一陣倉促的腳步聲,便是剛才墨玉去的方向。

    念瑤嚇得心髒快要跳出來了,聞聲後心中一松,(強qiang)撐著憋了許久的眼淚便落了下來,隨後立即後退幾步。

    “墨玉!”

    果真,下一刻便見墨玉小跑著過來,“姑娘怎還在這兒。”

    李卓遠才剛遲疑著問完,便見念瑤立刻跑去喊人,心下又怕又惱。

    “好瑤兒,你還沒好好答應我不說出去。”

    李卓遠言罷,急迫的伸出胳膊要去拉住念瑤的手腕。

    在他手就要抓住念瑤的那一剎那,卻只听‘砰’的一聲巨響。

    念瑤驚得慌亂回頭去看,李卓遠已然捂著(胸xiong)口倒在了長廊柵欄上。

    那柵欄被李卓遠砸的從中間斷開,可見他這一下摔的有多疼。

    而另一邊,是正要作勢踢過去的齊澤。

    還沒等念瑤反應過來,齊澤已經再度上前,一腳踹在癱倒的李卓遠(胸xiong)口。隨後又接連兩腳踹的李卓遠練聲大叫,身子彎成了蝦狀。

    不知齊澤究竟使了多大的力氣,伴隨著骨骼斷開的聲音,李卓遠竟是生生吐了口血出來,痛苦的連聲兒都發不出來。

    可齊澤好像並沒有看到一般,臉(色)黑沉,眼中的戾(色)仿若再看一個死人。

    他今日真是想提前去碧桐院修改上午寫完的駢賦,可卻沒想到听見了念瑤倉促中帶著害怕的叫聲。

    也不知為何,念瑤充滿膽怯的聲音傳進齊澤耳中時,他心也揪了起來。

    這麼些年,便是齊澤自己遇到危險時,心也能平靜下來,可一想到遇到危險的是念瑤,他自己都沒想明白,為何會懼怕到喘不上氣。

    他顧不得被人發現自己會武功,便施展了輕功過來。

    接著便看見念瑤淚眼婆娑著朝她自己的侍女跑去,身後那個總纏在念瑤身邊的男人喊著‘好瑤兒。’

    此處人少,齊澤雖不知道先前(發fa)生了什麼,可看念瑤的神(色)便大致猜到了幾分。

    他不敢去想若是自己沒有來,若是那侍女沒有來,究竟是什麼樣的結果。

    可想到那個被自己隨意一喊就能嚇到的小姑娘被這樣一個人攔住,心里不知道要害怕多少倍。

    怒火蹭的一下就被點燃了,齊澤的情緒在那一瞬間完全失控,他看著李卓遠伸出去的手,滿腦子都想著‘(殺sha)了他。’

    為什麼會這樣。

    齊澤自己都沒來得及想明白,情緒驅使下,李卓遠就已經被他踢到了地上。

    一腳,兩腳,三腳……

    居然還能叫出聲來?

    齊澤看他聲音越發小,可仍在呻.吟喘息,似是不滿意一般,一手將人從地上拉了起來。

    他眼中是明晃晃的(殺sha)意,李卓遠早已奄奄著說不出話來,他嘴角帶血瞬身發抖,眼中充滿了恐懼。

    而齊澤卻沒有一絲遲疑留情,另一只手果斷且迅速,用力捏在了李卓遠脖子上。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隨手撿只攝政王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