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隨手撿只攝政王 > 第23章 莫怕

第23章 莫怕

作品:隨手撿只攝政王 作者:末東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楚琳笙眉頭緊皺,一邊換下冰鞋一邊焦急問道,“什麼是不見了?你好好說清楚!”

    墨玉抹了把眼楮,“方才姑娘走遠了才發現原來這冰場倚山而建,後面山腰上還有個小些的冰場,姑娘愛清靜就去了另一個,可滑了半圈便忽然間頭暈起來,奴婢扶著姑娘到旁邊休息,自己去馬車上拿藥,等回去就不見姑娘人影了。+++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ck101.org

    “奴婢把所有的地方都找了一遍,也沒見到人,現在只有冰場後面的林子沒去找了,奴婢擔心尋不到路,就想著先回來喊人,表姑娘怎麼辦,求您快想想法子,姑娘要丟了奴婢也……”

    “行了。”楚琳笙厲聲打斷墨玉。

    “光著急有什麼用!”

    楚琳笙常年在外面奔走,雖也著急還是最先穩住心神。

    後山哪里畢竟地勢復雜,要找熟悉地形的人才行,楚琳笙先通知了老板讓冰場護衛去跟墨玉到林子尋人,接著又讓小廝回去通知齊伯奉,而後跟今日來的人一塊在冰場內外仔細尋找。

    此時剛好有輛馬車在冰場外停下,下來了位身著華服的少年,他生的還算清秀,可眉眼輕佻步伐懶散。

    才剛要進門,便有小廝點頭哈腰的過去行禮。

    “呂少爺您來了,誒唷您不知道,里頭正亂著呢。”

    來人是呂少陽的獨子呂天涵,聞言他腳下頓了頓,略有些不樂意,“怎麼回事?”

    小廝連忙陪著笑道︰“齊家的小姐在後山走丟了,正找著呢,好好的冰場攪和的一團亂。”

    “齊家?”呂天涵轉動著手上的扳指,臉(色)更加不悅。

    他今兒來原是看在楚家皇商的面子上,誰承想還沒進門便出了這檔子事兒。至于齊家,他只對齊伯奉那個老頑固有些印象。

    “掃興。”呂天涵冷冷道,“待會兒替我進去跟楚姑娘說一聲,便說我來過了。”

    小廝連連點頭應下,跟在身後將人送上車才算松了口氣。

    後山林內。

    念瑤右腳被縛夾在個手掌大小的鐵獸夾上,血水滲透了繡鞋。

    而念瑤早已嚇得哭紅了眼,眼淚一滴滴順著臉頰滑落。分明極為難受疼痛,卻又極力忍耐著不敢出聲。

    原本墨玉走後,她坐在旁邊休息。

    一開始也只是頭昏,可漸漸渾身發熱喘不上氣來,這種狀況跟她早年發病時一模一樣。

    念瑤猜想許是出門時不小心觸踫到了什麼,便極力忍住等墨玉回來。

    哪知道一只獐子忽然竄了出來,這山林里的動物不多,也很少與人接觸,不知是不是誤會念瑤闖了自己的領地,盯著念瑤使勁瞧了會兒便橫沖直撞朝她奔來。

    回去的路被獐子堵住,念瑤趁著身上還有些力氣,無奈之下只好朝著反方向跑,一邊跑還一邊記路線,生怕自己一會兒找不回來。

    那獐子許也是一時興起,追了一會兒便自行離去,念瑤才松了口氣腳下就踩到了這鐵獸夾。

    鑽心的痛楚讓她失去力氣,再加上發了病,(胸xiong)口沉悶,為了讓自己能順暢呼吸,她借勢靠在了樹樁上。

    腳上的傷口雖疼卻並不傷及(性xing)命,可她這病發作起來便會(胸xiong)悶呼吸不上來,她一旦撐不住昏迷過去是能要人(性xing)命的。

    念瑤此刻已經後悔死了,老實的跟在表姐身邊多好,非要自己單獨去!頭昏的時候就跟墨玉一塊回馬車歇息,非要貪玩再滑一圈(干gan)什麼?

    此時已經過了半個時辰,墨玉卻仍未找來,念瑤的呼吸也越發困難起來。

    (死si)亡沒有那一刻像現在這樣離她如此之近,哪怕是夢中自己被流放,也至少保住了命啊。

    她不想死,她還要跟著表姐一起去游歷河山,看看各地風土人情。她還要看著齊澤不被二伯欺負,好好做回他的晉王。還要陪著爹爹……

    爹爹一定會很難過,表姐也會難過,墨玉以後該跟著誰……

    況且她這模樣的死法也太難看了些,到時候流傳出去該怎麼辦?

    念瑤越想越難過,眼淚不停的流著,又因著(胸xiong)悶只能小聲無力的啜泣。

    視線內全是褐(色)的枯木,逐漸念瑤的視線漸漸開始變得模糊,恐懼跟無力感佔據了她的大腦。

    驟然,四周響起的聲響。

    念瑤不知道是墨玉找來還是又有什麼野獸,流著淚恐懼的縮成了一團。

    黑的身影在發現了念瑤後快速走近,等到了身前才發現念瑤怕的渾身發抖眼楮緊閉。

    “是我,莫怕。”

    向來清冷的聲音中添了份緊張,念瑤緩緩睜開眼看到了蹲xia身來的齊澤。

    念瑤眼淚流的更凶了,像看到了希望,委屈終于得到了訴說,抽噎著喊了他的名字。

    “齊澤……”

    齊澤怔了怔,笨拙又小心想伸手將念瑤的眼淚拂去,可卻猶豫了片刻,收回了手指,只是將念瑤身子扶正,讓她靠的位置更舒服了些。

    隨後,他轉頭去看念瑤被縛夾著的右腳。

    白絹布繡海棠的鞋面被血跡暈染了一大片,鐵夾子兩端各有十幾個凸起的尖牙。

    齊澤一手小心翼翼握住念瑤的腳腕,一手托在了後腳跟上認真查看,隨後皺眉道︰“還好這是捕捉小獸的,不會傷及筋骨。”

    念瑤被扶正坐好後呼吸逐漸順暢了些,因他實在輕柔小心,倒也沒有念瑤想象中被觸踫時那麼疼。

    可念瑤知道,這鐵獸夾需得用特有的工具開始掰開,要等出了林子才行,還是仍不住哽咽著,“好疼……”

    齊澤端著腳腕端詳了許久,眉頭越皺越深,隨後竟坐了下來。

    “忍一下。”

    還沒等念瑤反應過來,齊澤已將她的腳腕擱在了自己腿上。

    他雙手掰住鐵獸夾的兩端,生生將獸夾從她的腳上掰開了半寸,而後迅速被齊澤扔了出去。

    細小尖銳的爪牙在一瞬間刺入齊澤的手掌心,等念瑤回神,鮮紅的血液已經從他的手掌心滴到了地上。

    念瑤方才被夾住時,那是窒息的疼痛,可齊澤除了眉間皺著,面(色)沒有絲毫變化。

    “你,你,你……”

    念瑤瞪大了眼‘你’了半天,最終又化作眼淚,稀里嘩啦的哭起來。

    “你傻嗎齊澤,很疼啊,等出去,等出去啊嗚嗚……”

    “不能等。”齊澤將衣擺撕了兩片,隨意纏在自己手上,“這夾子越縛越緊,等出去你的腳怕真的不能要了。”

    獸夾被拿走,念瑤被堵著的傷口再次流出血來。

    他眉頭皺的更深了,托著念瑤腳腕就要將鞋褪去︰“我先幫你將傷口纏上。”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隨手撿只攝政王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