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隨手撿只攝政王 > 第24章 傷口

第24章 傷口

作品:隨手撿只攝政王 作者:末東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齊澤掌心寬大動作穩當且輕緩,絲絲溫熱透過布料傳至念瑤腳腕的肌膚上。+++熱門耽美小說:   www.ck101.org右腳上鑽心的痛楚不知為何竟稍稍緩解了些。

    念瑤見齊澤作勢便要褪下自己的鞋襪,哽咽著慌亂拉住齊澤的衣袖。

    她畢竟是姑娘家,平日里從未與異(性xing)這樣親近過,更別說他還要,還要褪去鞋襪貼近肌膚給自己包扎了。

    滿是淚痕的小臉上漸漸漲紅,“不,不行,你先背我回去。”

    聲音貓兒般細弱。

    听在齊澤耳中卻好似被心被撓了般,若是方才他看著念瑤,也不會叫她遭這樣的罪了。

    他動作頓住,明白了念瑤的顧慮,看著自己被拽著的衣袖,擔憂開口。

    “我需要看看究竟傷到了什麼地方,若是血管被刺破,必須要先給你處理。我腳程比他們快,等找過來都不知道什麼時候了。”

    貼在腳腕上的手沒有松懈,觸感越發溫熱。

    念瑤輕輕搖搖頭,她眼尾泛著紅,捏住齊澤的衣袖緊了緊,“我能再堅持一會兒,先,先回去。”

    “這不是堅不堅持的問題。”齊澤口氣有些焦急。

    他眼神從念瑤指尖挪至地面,鄭重嚴肅道︰“你放心,只是先看看傷口。”

    此時已至午間,太陽升高天愈發晴朗,齊澤劍眉微微壓下,眸中帶著擔憂卻清明一片。

    念瑤愣了愣,手指逐漸松懈,“嗯。”

    齊澤得了允許微微松了口氣,而後小心輕柔的開始褪去她右腳的鞋襪。

    白淨細嫩的肌膚一寸寸展(露)出來,空氣中的冰冷讓念瑤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指肚的弧度渾然天成,圓潤白皙浮著粉嫩。

    兩排猙獰可怖的傷口仍在冒血,齊澤眼神專注且迅速的在上面略過,眉間漸漸舒展了些。

    “還好只是皮(肉rou)傷。”

    言罷,齊澤動作利索(干gan)淨的替念瑤將鞋襪穿戴上。

    盡管齊澤已經極盡小心,輕微的接觸仍無可避免,細癢溫熱的觸感不經意的掃在腳腕,念瑤知曉他並非有意,可臉還是越發紅熱。

    一番動作下來,齊澤也有些微微的緊張,他極力壓制著,可心跳仍快的不行。

    他克制著自己不去想方才指尖上的柔軟滑膩,可腦中卻不受控制般不斷浮現白皙圓潤的指肚。

    齊澤心知自己並非是貪圖喜好女(色)之輩,可只要一想到那是念瑤的,他便靜不下心來。

    他緩緩放下胳膊,松開了手,喉結滾動,繼而才轉身道︰“走吧,扶你回去。”

    念瑤也跟著心里一松,她輕輕點頭,伸手支撐著身側的枯木作勢起身。

    可才將要起來,念瑤便覺頭腦昏沉眼前一黑,復而跌坐下來。

    齊澤眸中詫異閃過,迅速出手將念瑤扶正坐好。他伸手去拂念瑤的額頭,觸手而來的滾燙讓他心驚。

    念瑤因著剛才眼前發黑雙目緊閉,秀眉蹙著,呼吸沉重。齊澤這才恍然想起念瑤先天的病癥來。

    他擅長處理傷口,可卻對念瑤這個病癥一無所知,只能憑借著一些從前的經驗替念瑤查看。

    好在念瑤片刻便睜開了眼,她看著滿臉擔憂卻無措的齊澤,安慰的道︰“無事,帶我回去吃過藥就好了。”

    她的聲音又輕又細,可見呼吸有多麼的艱難。

    都這樣難受了,還要來安慰他。

    呆子。

    “將嘴巴張開呼吸。”齊澤蹲xia身來,“來我背你出去,其他的不要管,有我在。”

    念瑤看著齊澤側過去的身子,原本發燙的臉反而更加熱了。

    可她已經連站起身的力氣都沒有了,況且此處距離外面還有些路要走,本就發了病,腳上又受傷,等墨玉也不知要等到何時。

    念瑤扶著枯木的手緊了緊,最終還是將胳膊遞了過去。

    可等環上他脖子的那一剎那,念瑤還是羞的縮成了團。

    “放松。”齊澤緩緩起身,提醒道。

    她身子很輕,格外的燙,隔著衣服齊澤也感受到了不斷散發的熱氣,齊澤心里一驚,腳下步伐加快了些。

    念瑤自剛才就听話的張口呼吸著,溫熱的氣息就吹佛在齊澤耳邊。

    鬢邊散碎的發絲不斷拂起,掃弄著他的脖頸,耳畔的細癢讓他忍不住的跑神。

    那輕柔的氣息里還帶著若有若無的清甜,齊澤從沒想過有一日,自己能距離這味道如此之近。

    近在咫尺,肌膚之親。

    可耳邊的呼吸聲卻越來越弱,齊澤再顧不得去亂想,側臉去看,念瑤已不知何時閉上了雙目。

    齊澤記得,她這病發作起來是能要命的。

    他害怕起來,走的越發快,卻又擔心念瑤呼吸不暢,還要同時保持平穩。

    “念瑤。”齊澤輕聲呼喊。

    這是第一次從他口中說出這個名字,神志逐漸昏沉的念瑤也有些詫異,睜開了眼楮。

    “嗯?”

    柔軟嬌憨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齊澤頓時松了口氣。

    “就快到了,等吃過藥再睡。”

    他的口氣小心翼翼,溫和的像是怕嚇著她。

    念瑤胡亂的嗯了一聲,盡力的支撐著不讓自己睡過去,可她(身shen)體越發無力疲憊,眼前的景(色)也開始模糊。

    為了讓自己不睡過去,念瑤開口輕聲問道︰“你冰球為什麼能打那麼好。”

    齊澤神(色)微怔,回憶著道︰“漠北每年江河的冰凍期有五個多月,我自然比旁人更熟練些。”

    听到漠北這兩個字,背上的小姑娘似是抖了一抖,像是很害怕的樣子。

    “漠北冷嗎?”

    齊澤︰“冷的。”

    “嗯,那麼冷,風還那麼大,我不想去漠北,”念瑤像在夢中囈語,撒嬌著抱怨。

    “這次你別讓我去漠北了。”

    齊澤心下奇怪自己何時讓她去過漠北,想了想,卻沒有直接問她。

    他眉間蹙起,眼中盡是擔憂,語氣卻格外輕︰“好,不讓你去。”

    小姑娘听見這個答案像是得到了保證,滿意的點點頭。

    許是猛然松懈了下來,念瑤只覺得自己越發疲憊,眼皮子重的抬不起來。

    “你可記住,你說的話,等我,醒了不許反悔……”

    還未等齊澤開口,他只覺身後的重量猛然沉了些,他猛地吸了口氣,腳下越發快起來。

    就在此時,不遠處想起的聲響,齊澤皺著眉快步走了過去。

    等念瑤醒過來時,舉目便是雕刻著海棠花的金絲楠木床沿。屋內銅制嵌金絲火爐燒著,錦被柔軟服帖在她身上。

    睡著前身上的不適已經消退,只是才要張口說話,唇舌間卻(干gan)澀異常。

    “姑娘醒了!”墨玉大嗓門的吆喝了一聲,便有小廝丫頭接連呼喊著去匯報給齊伯奉。

    等念瑤咽下墨玉喂過來的蜜水,墨玉已經跪在床前哭得稀里嘩啦。

    “跪著做什麼,起來。”念瑤蹙眉將茶盞遞過去︰“你跟我說說當日怎麼回事?”

    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醒來只感覺受傷的事才剛過(發fa)生,腳上的傷口想來是被處理過了,躺在(床chuang)上並不覺得疼。

    想起齊澤當日的舉動,腳腕上溫熱的觸感仿若猶在,她不自覺縮了縮腳腕。

    念瑤臉頰泛起不自然的紅暈,頓了頓又問道︰“齊澤呢?”

    墨玉抹了把眼淚,才開口道︰“那日多虧了齊澤公子提前找到姑娘,大夫說姑娘若再晚點送過去,可能要,要……”

    說著說著墨玉停了下來,後怕的感嘆︰“不過好在沒事了,姑娘您昏迷了近兩天,要不是大夫再三保證您沒事,都能把我們給嚇死。”

    “老爺已經叫人將姑娘當日踫過的東西都找了回來,可到底因什麼才發作的還沒能查清楚,也怪奴婢,奴婢要是能夠再小心些,不把您一個人留在那里就好了。”

    自打墨玉到念瑤身邊照顧她開始,念瑤便甚少發作,她已經做得夠好了。念瑤勸慰了墨玉幾句,她仍舊自責不已。

    听說念瑤醒過來,齊伯奉跟齊鈺也匆匆趕了過來,問了當日的情況後,便叫念瑤好生歇著。

    倒是齊伯奉似乎對齊澤的印象更加好了,稱贊了他文武兼備還有見識,心思還比旁人更堅毅。

    期間念瑤試探著問了,齊澤只說他動手將那鐵獸夾掰開,並沒有提他給自己看傷口的事兒。倒叫念瑤心里存了絲感激。

    她畢竟還未出閣,這種事兒不宜叫旁人知道。

    待齊伯奉跟齊鈺走後,念瑤才又叫墨玉過來,詢問了齊澤的傷勢,又叫她去給齊澤送藥膏。

    “這次他回來,老爺命人送了最好的藥膏給他呢,姑娘送的想來他是用不上了。而且听說他已經沒事了,今日還去了碧桐院上課。”

    念瑤蹙眉,“怎麼這麼快?”

    她還記得那鐵獸夾上的尖牙各個鋒利,他雙手掌心都被刺傷了,這種恢復速度,除非他是大羅神仙。

    墨玉撓撓頭,“學堂倒是真的去了,傷勢好沒好奴婢也是听說的,哦對了,他那日送姑娘回來時候可緊張了,踫都不叫旁人踫,親自看著姑娘退了熱才走的。”

    “奴婢還從沒在齊澤公子臉上見過旁的表情,當真是稀奇了。”

    墨玉隨意的幾句話,越發叫念瑤不好意思起來。

    她之前因為懼怕處處躲著齊澤,人家卻不惜傷了手的幫自己,他便是晉王又如何,夢中的事兒也沒有真的(發fa)生。

    “你把藥膏放下吧,等我好些了親自過去跟他道聲謝。”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隨手撿只攝政王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