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隨手撿只攝政王 > 第25章 步搖

第25章 步搖

作品:隨手撿只攝政王 作者:末東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次日下午,念瑤午睡醒後,正躺在(床chuang)上看墨玉找來的話本,楚琳笙親自拎著大包小包就進了院。+++全本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齊府上下皆知道楚琳笙與念瑤(關guan)系親密,她過來一向通報都省了的。

    念瑤擱下話本,抬頭便瞧見楚琳笙滿臉的緊張與愧疚,手中兩個包裹更是大的驚人,身後跟著的丫鬟手里還拎了幾盒子的點心。

    念瑤笑吟吟著,“我便知道表姐要來,表姐快擱下東西過來坐。”

    看到念瑤無事,楚琳笙雖安心了些,可仍是垂著臉,她將東西擱下,慢騰騰坐到了念瑤身邊。

    “瑤兒,都怪我那日嘴快,不然你就不會惱的獨自去滑冰,也不會白白受這一番罪!”

    楚琳笙(性xing)子直爽,直奔主題的將她想了幾日的事說了出來。

    這幾天她日日愧疚著,一想到瑤兒身子本就柔弱,心里更是難受。

    她答應過姑姑一定照顧好念瑤的,可這次卻因為自己讓念瑤受傷,還險些傷及(性xing)命,沒人的時候,自己躲著哭了好幾回。

    “瑤兒對不起。”

    楚琳笙一邊道歉一邊再看看念瑤蒼白的面(色),眼眶便紅了。只恨不得她來代替念瑤受傷才好,她身(強qiang)體壯的,什麼也不怕。

    “表姐!”念瑤嬌嗔喊道,拉住了楚琳笙的手。

    楚琳笙要(強qiang),輕易不在人前落淚,念瑤心知她愧疚難過,連忙換了話題。

    “那里就怪你了?這原本就是個意外,真要怪,就怪那頭可惡的獐子。”

    楚琳笙也擔心自己哭起來引得念瑤難受,側過身悄悄抹了抹眼角,才疑惑道︰“獐子?”

    見她好些,念瑤才將那日的事與楚琳笙說了。

    楚琳笙听完便吵著鬧著要去將冰場後山的獐子全給獵回家去,揚言是給念瑤報仇。

    她掐著腰說的煞有介事,把念瑤逗得直發笑。

    “對了,我給你帶了好些有趣的玩意兒過來,你可以沒事拿出來打發打發時間,實在無聊就差人喊我來,我陪你說說話。”

    念瑤促狹看了她一眼,打趣道︰“放心,我靜得下來,倒是表姐,到時候叫你來屋子里悶著陪我,你可不許反悔。”

    沒想到楚琳笙像早有準備一般,得意道︰“誰說我陪你就一定只能在屋里了?”

    言罷便叫人又抬進來了個精巧秀氣的輪椅進來。

    尋常的輪椅大多是木制,坐著不舒服,這輛則是楚琳笙特意叫人定做的,靠墊用的都是上等絲綢棉花填充,比著太妃椅還要舒服。

    “誒唷我的姑(奶Nai)(奶Nai)。”墨玉看著那豪華的不像樣子的輪椅感嘆道︰“我家姑娘的腳只要臥床休息幾日便好了,表姑娘,您這顯得我們姑娘殘疾了似的。”

    “呸呸呸!”楚琳笙起身啐道,“別說那不吉利的話,我們瑤兒好著呢,我這不是想著瑤兒天天在屋里煩悶,要是想出去透個氣,還要蹦蹦跳跳的,不雅,太不雅了!”

    一番話說完念瑤已捂著肚子笑開了。

    楚琳笙最是坐不住的人,便也怕念瑤會悶著,事事為她考慮,周全的都過了頭。

    等念瑤笑完了,十分給面子的坐上去,楚琳笙當即推著她去院子里逛了兩圈。

    兩個小姐妹正聊得開心,楚琳笙便看見遠處長廊上正有一人走來。

    “瑤兒,那不是來你家住的那個養子嗎,叫……叫什麼來著?”

    “齊澤。”

    念瑤下意識的說出了他的名字,等後悔的捂住嘴巴時,齊澤已經听見了聲音看過來。

    他今日換了身月(色)長衫,身姿挺拔目光灼灼看著念瑤,將她渾身上下打量了一圈,最後鎖定在了念瑤右腳上。

    因只是皮(肉rou)傷,做了包扎後套上鞋子後,什麼也看不出來。

    “齊澤是吧。”楚琳笙已大咧咧推著念瑤走了過去。

    她行了個江湖中的抱拳禮,認真道︰“那日虧了你提前找到瑤兒,多謝了。”

    “沒事。”齊澤淡淡的開口,目光卻並未在念瑤身上挪開。

    早在那日冰場,楚琳笙便瞧出兩人間有什麼貓膩,只是當時念瑤否決了,她也不好再提。

    如今見齊澤像是有話要說,念瑤神(色)也猶豫著,正好時間也不早了,她便識趣兒的道了別。

    齊澤目光灼灼,沒有半分遮掩,直看的念瑤臉紅也還是沒有挪開。

    他這是何意?總不能看能將她的腳看好吧。

    念瑤忍不住輕輕抬起頭,正好落在了齊澤幽邃的目光中,沒有半點要回避的意思,就這麼直直的不帶絲毫隱藏。

    她心里跟打著鼓點般,再次垂下了眼眸,只是耳朵根卻泛起了紅。

    “你推我到園子里走走吧。”念瑤輕緩的開口。

    木質的輪子在青石路面上摩擦發出‘咯吱’的聲響,念瑤不經意間看到偶爾經過的下人投來詫異的目光。

    齊澤這樣的人,平日雖在齊府住著,卻甚少與旁人交談,在別人眼中,恐怕是個孤僻冷漠的人。

    她隱約記得,在她昏迷之前,齊澤好像跟她提過一些關于漠北的事情。

    漠北天寒,他這樣一個打小生活在燕京的孩子,剛去的時候恐怕也很難忍吧,能漸漸習慣那里的風雪,一定吃過不少的苦。

    就連用徒手掰開獸夾,他也僅僅是皺皺眉罷了,這樣一個人,從前不知道經過多少磋磨,怨不得當日三伯罰他跪雪地時,他還能尋常神(色)應對。

    還有這一身的武藝,齊府雖無練武之人,可她在話本上也看過不少,知曉武功並非一朝一夕能練成的。

    “那日多謝你,我原打算等好些了去看你的,你的手還沒好,可以跟先生請假的。”

    方才念瑤便瞧見,齊澤的掌心裹了層單薄的紗布,可見是沒大好的。

    “不寫字便是,無需請假。”

    齊澤垂眸,小姑娘今日出來裹得嚴實急了,圍了毛絨圍巾,雪白的絨毛在她嫣紅的耳垂邊,格外誘人。

    她今日出來時,鬢間只別了支小巧精致的珍珠海棠步搖,隨著移動,步搖也跟著輕微搖擺。

    齊澤抬手,忍不住在步搖側的發間輕輕拂過。

    念瑤背對著他,自然看不見他的動作,只是覺得發間似是壓上了什麼東西。

    她順勢抬手,兩人的指尖便觸踫在了一起。

    其實以齊澤的身手,完全有時間挪開,可他眼神掃過,卻任由念瑤撫了上來。

    念瑤觸及溫熱的指尖,驚得手立即縮了回去,轉而回頭,便看見齊澤似笑非笑的眼神。

    她怔了怔又立即轉過頭去,只留給齊澤一個泛紅的耳垂。

    活像個受驚嚇的兔子。

    念瑤心里忐忑的想著齊澤這個動作的目的,許是,許是方才有樹葉踫巧落在她發間了吧。

    可念瑤抬頭悄悄光禿禿的樹(干gan),神(色)黯然。

    那,那也許只是對那步搖感興趣吧,他一個大男人,上哪兒見過步搖這種姑娘家的首飾,一定是好奇。

    念瑤緩了緩心神,好一會兒了才開口,“你覺得可以上課的話去也無妨,別為難自己個就行,宋霖先生還是很疼學生的。”

    “你是在關心我嗎?”

    齊澤問了他一直想問的話,說完心里便有些緊張起來。

    關心。最珍貴的就是關心啊。

    這些年來,從沒有人能像念瑤這樣時刻注意著自己的一切,卻沒有任何目的。

    只是出于關心。

    她宛如正在盛放的海棠,就開在自己晦暗的心間,清甜又明媚。

    分明一開始知道跟她是兩個世界的人,卻又無法抗拒自己想要貼近她的心。

    那日,念瑤在他肩上昏過去時,齊澤覺得,自己世界里唯一的光好像就要這麼的滅了。

    那是從未有過的恐懼,近乎可以讓他發狂。

    好在她後來沒事了,齊澤比任何時候都要欣喜。

    這種欣喜他反復的思考了許久,那是一種想要把人永遠留在身邊的感覺。

    他猜想,這或許,或許是從前听人說過的喜歡。

    齊澤小時候,活在對明日的未知,活在不安與懼怕中,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一日會喜歡什麼。

    哪怕只是一只寵物,一種愛好,這只會束縛他自己。

    可就在昨日,他忽然間體會到了,原來喜歡,竟是能叫人這樣高興的事情。

    “是在,關心我嗎?”

    齊澤輕緩的開口,試探中又帶著絲遲疑。如果她說不是該怎麼辦?

    念瑤隨手折了支開的正嬌(艷yan)的綠梅在手心把玩,她方才心里慌亂,故而沒听清楚,此刻听清了立即答道。

    “當然是啊。”念瑤用松快的語氣掩飾方才因為觸踫到指尖導致的慌亂。

    “不然怎麼會問你,你上次出手幫我教訓了李卓遠,這次又救了我的命,我又不是什麼沒良心的,自然要關心你的。”

    只是因為他救了她。

    雖不是明確的否定,可齊澤仍舊有些失落,他想要的答案,遠不止于此。

    “年關快到了,過幾日就連先生都要回家過年去了,到時候你也別回三伯家,便跟著我們一起過年吧。燕京的元宵節可熱鬧了,街上放花燈猜燈謎可有意思。”

    “對了,漠北的元宵節要怎麼過?”念瑤饒有興致的問道。

    別說元宵節了,齊澤連過年都沒有正經過一次。

    因著方才的答案,齊澤有些失落,語氣冷淡道︰“不喜歡熱鬧。”

    念瑤絲毫未察,“我也不喜歡,不過我喜歡看漂亮的花燈,我知道一個地方,既安靜又能看燈,到時候咱們可以一起。”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在2020-07-22 19:48:14~2020-07-23 02:15:09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愛吃蘿卜的兔嘰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隨手撿只攝政王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