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隨手撿只攝政王 > 第26章 給你

第26章 給你

作品:隨手撿只攝政王 作者:末東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齊澤握住輪椅後背的手緊了緊,垂眸便看見念瑤眉眼彎彎的側臉。

    她對自己的防備心似乎降低了。

    看著自己仍舊纏著紗布的雙手,齊澤忽然間竟覺得這手傷的值。

    齊澤嘴角掛上絲淺淺的微笑,“好。”

    年三十的頭兩天,齊府上下便開始陸續掛起燈籠來。

    念瑤好好養了些日子,腳上的傷已好了,只是仍舊舍不得那精致的輪椅,(干gan)脆擺在了屋檐外平日看書時去坐著。楚琳笙來時還打趣念瑤改明兒再給她送來十輛八輛的。

    除了大紅的燈籠,楚琳笙今年還叫人送來了些外頭工匠紙扎的花燈來,念瑤瞧著喜歡好看,吃過晚飯後便將自己院子里掛完,想了想便叫墨玉帶著燈籠隨她去齊澤住的北廂房。

    北廂房本就偏僻了些,雖有齊伯奉叫人多照顧著,可仍是比前院冷清不少。

    還沒進院子,念瑤遠遠便只瞧見了黑乎乎的一片,等再走進一些,孤零零的院落里更是連個擺件都沒有。

    念瑤當即臉(色)便沉了下來。

    “怎麼回事兒,咱們家是缺銀子使了不成,別人住的都亮堂堂的,怎就北廂房連個尋常的燈籠都沒有?”

    她輕易不發火,倒是叫墨玉有些意外。

    隨後,墨玉才解釋道︰“許是下人們一時疏忽吧,奴婢回去便叫人過來收拾。”

    越走進念瑤便越嫌棄齊澤住處的簡陋,簡陋也罷了,院前外也沒人搭理,還有不少雜草,她眉頭漸漸蹙起。

    小心避開院牆外的一叢雜草後,念瑤道“把花燈擱著,你先去叫些人過來打掃打掃。”

    等墨玉走了,念瑤才要進去拍門,‘咯吱’一聲,陳舊的木門從里面推開。

    借著手中的一盞燈,念瑤便看見了只著白(色)里衣的齊澤。

    他身姿挺拔眉眼間蒙了曾柔和的暖黃(色),齊澤甚少穿白(色),乍看卻並不突兀。

    “怎麼?”齊澤嘴角勾起絲淺笑,眼神里帶著些打趣,“還要看多久?要不容我進去換身衣服再接著瞧?”

    被他這麼一說,念瑤眼神往下挪了才發覺他衣衫松散,(胸xiong)口(露)出了一大片。

    “哎呀!”

    念瑤面(色)漲紅,迅速轉過身去。

    昏黃的燈盞照在地上,兩個人的影子交疊在了一起,念瑤垂眸只覺得臉燙的冒火。

    “你,你,你不檢點!”

    才剛說完,念瑤便听見身後幾聲悶笑。齊澤竟然笑了,她心里不可思議,此刻卻不敢真的回身去看。

    齊澤笑夠了,才淡淡開口,語氣中還帶著明顯的笑意,“好,是我不檢點。我大晚上的不該在自己屋里頭只穿著里衣。”

    ……

    嘴上承認,可話分明帶著揶揄,念瑤跺跺腳,寬大的裙邊跟著顫了顫,“我,我說不過你!”

    話音未落,身後響起了關門聲。

    念瑤這才松了口氣,好一會兒後,臉上的灼熱才算減輕下。

    她握著燈盞的手已經不知覺起了層汗,換了手拿著後,念瑤抿抿唇,悄悄的把頭側過去了一些。

    舊樸的木門緊閉著,可念瑤腦海中竟是開始浮現出齊澤衣衫松散的模樣。

    想什麼呢?!

    念瑤臉上一熱,連忙轉過身輕輕甩甩腦袋,試圖將那張帶著調笑的臉從自己腦子里甩走。

    “好了。”齊澤推門出來,淡淡的笑意仍掛在眉眼間。

    聞聲,念瑤先慢慢側臉睨了一眼,見他已經衣服整齊,才轉過身來。

    齊澤︰“來找我何事?”

    “表姐送來了許多花燈。”說著念瑤指指旁邊幾盞精致小巧的紙燈。

    四周靜謐,軟襦的聲線格外清亮,“想著你上次說這往年不曾見過,便拿過來給你院子里掛上。”

    夜(色)漸濃,只有念瑤手中的燈盞散發著昏黃的光,念瑤溫柔的遠山眉舒展著,眸中帶著淺淺的笑意。

    這笑意是只對著他的。

    齊澤深深看了念瑤一眼,壓制下心中的渴望,才順著看過去。

    接著便瞧見漆黑的地面上,有一團雜亂且看不清樣子顏(色)的扎紙。

    這丑陋的東西,便是念瑤心心念念的花燈?

    齊澤帶著笑意的嘴角微微停滯了片刻,看了幾眼也沒瞧出哪里好看。

    最終還是勉(強qiang)笑了笑,點點頭︰“嗯,我也很喜歡。”

    因為你喜歡,所以我才喜歡。

    看著齊澤略顯僵硬的唇角跟語氣里的勉(強qiang),念瑤先是有些不理解,可又想起他該是從來沒有點過花燈,嘴角的笑意漸漸擴大。

    “不是你想的那樣。”念瑤捂著嘴笑了,“哎呀你不曉得,等會兒點上蠟燭才好看呢。”

    “你進屋拿個蠟燭出來,我教你怎麼點,你會武功,一會兒掛的時候也方便。”

    說著,念瑤順手便將燈盞遞給了齊澤,彎xia身將其中一個花燈徐徐展開折好。

    齊澤接過燈盞,這一刻他驀然覺得自己與念瑤的距離如此之近。

    一會兒工夫,原本皺巴巴的折紙在念瑤的手中展開後,變成了精致的兔子花燈。

    “竟是個兔子!”念瑤驚喜道,“方才在我院子里已掛了好些個,卻都是些花鳥類的,兔子形狀的倒是頭一次見著。”

    那兔子花燈做的尤為巧妙,雙眼用紅(色)的紙做成了花瓣的形狀,憨態可掬的臥在念瑤手心。

    等將蠟燭點上後更是好看,齊澤眼前一亮,“好看了。”

    像極了念瑤。

    “諾,你去掛上看看。”念瑤隨意指了屋檐上的一角。

    齊澤接過來縱身上了屋檐,反手掛了上去。動作快速且利索,念瑤還沒反應過來他人已下來了。

    嘖,早知道方才便叫他過去給自己院子掛花燈了。念瑤促狹的想著,手中已展開了另一個花燈。

    第二個是朵牡丹花,齊澤明顯有些沒有方才的喜歡。

    “看來是只有那一只了。”

    念瑤遞給齊澤,他縱身再次翻上去,看著兔子花燈若有所思。

    院外一陣匆忙的腳步身傳來,負責府中灑掃的管家親自過來跟念瑤認了錯,又連忙叫人去將北廂房外頭的雜草塵土清理(干gan)淨。

    念瑤見來的人多,便叫幾個人留下來幫著齊澤把花燈一一掛好,這才回去。

    等念瑤走後,齊澤卻再次攀上了房檐上。

    他小心的將那唯一的兔子花燈取下來,轉身捧在手里回了屋內。

    等到了年三十晚上,按照齊府的慣例要先在一起吃過年夜飯,再去祠堂守歲。

    同往年一樣席上有六個人,只是今年少了個李氏,多了個齊澤。

    念瑤原本想著過年了,爹爹說不定會叫李氏回來,沒想到爹爹這次當真是動了怒。

    不光沒讓李氏回來,還將那日之事瞞了下來,齊茹芸齊家豪姐弟兩個只當李氏是會娘家小住去了,旁的一概不知。

    待吃過年夜飯,齊家豪年紀小,便先叫(奶Nai)媽抱回去休息了,接著齊伯奉賞了齊府上下一個月的例銀,又拿出了給幾個孩子的壓歲紅包。

    齊鈺捏捏紅包的分量,笑嘻嘻的道︰“大伯,您又偏心瑤兒,我瞧著念瑤的紅包可比我這個大哥的還要厚實。”

    他打小跟在齊伯奉身邊,早便是一家人了,因此說起打趣的話來也並不顯得奇怪。

    “大哥你也不瞧瞧自己多大了,還問我父親要壓歲錢。”

    齊茹芸一向刻板的過了頭,今日的話卻明顯要比往常多了不少,倒像是凸顯自己的存在感,吸引注意似的,言罷還捂著嘴笑著看過去。

    只是話音才落,齊伯奉跟齊鈺的臉(色)便同時沉了下來。

    她的意思想來是要打趣齊鈺,這麼大年紀了還跟念瑤一個妹妹爭壓歲錢,可好好的意思從齊茹芸嘴里說出來,就變了味兒。

    倒像是在嘲諷齊鈺吃住都在自己家,還貪心的伸手要錢一般。

    齊茹芸好友甚少,從前也不大喜歡跟人交談,她猛然的轉變,知道的是她想試著跟他人貼近些,不知道的當真要以為這是個刻薄的人了。

    在座的幸好都是一家人,氣氛只是略微尷尬了一會兒,沒人真想與她計較。

    念瑤眼神在明顯更尷尬的齊鈺身上掃了掃,眼波流轉,綻出個大大的笑意來。

    “可不是嘛,大哥到年紀了,趕緊去給我找個小嫂子來,到時候我便去問小嫂子要壓歲錢,還能多收一份!”

    齊伯奉神(色)這才緩和了些,而後也附和了兩句。

    齊鈺的心思立刻便被引到了這上面來,“好啊,瑤兒如今才真是長大了,敢打趣大哥了。”說罷挽起衣袖便作勢過來。

    嚇得念瑤趕緊躲到了齊伯奉身後,這才算罷。

    經念瑤一鬧,尷尬的氣氛可算活躍了些。

    眼瞧著天(色)越發深了,齊伯奉便要帶著孩子們去祠堂守歲,他看了看齊澤。

    “齊澤往年沒守過,若是熬不住可以先去休息,無妨的。”

    齊澤也沒有推(脫tuo),旋即應了下來,卻在念瑤才要跟著過去時,輕聲將她喊了過來。

    “這個給你。”說著,齊澤將齊伯奉方才發給他的紅包遞了過去。

    方方正正的紅包上,寫著大大的福字。

    “這……”念瑤無措的看著他

    齊澤固執的擋在念瑤身前,念瑤微微仰起頭,才能跟他對視上,她覺得齊澤要比剛來時長高了不少。

    若是換了尋常人家,他興許還是個期盼著開春能考上功名的少年。

    “這是父親給你的,收下吧,壓歲錢保平安呢。”念瑤伸手推了回去。

    “就給你。”齊澤一字字說道。

    不容置疑的口(吻wen),(強qiang)硬的將紅包再次遞了過去。

    念瑤好笑的看著齊澤固執的舉動,無奈伸手接了過來,她想了想,從自己的紅包中拿出了一塊散碎銀子。

    “這個給你,便當是我給你的。”

    粉白的掌心中,躺著個閃著白光的碎。

    齊澤怔了怔,眸中的笑意漸漸漾開,輕輕接了過來。

    在他記憶深處深宮的日子,母妃還活著的時候也曾給過他壓歲錢。

    他當時還不懂便問為什麼,母妃便說——

    ‘因為你乖,母妃喜歡你啊。’

    這句話直到現在齊澤還記得清清楚楚。

    念瑤哪兒知道他的想法,只是下意識覺得齊澤似乎比任何時候都要高興。

    另一邊齊伯奉又派了人來催促念瑤,念瑤應下後急急道︰“壓歲錢是去邪祟,不能一點都沒有,你快些回去吧,我先過去啦。”

    言罷便匆匆趕去了祠堂。

    夜深守歲時,念瑤為了方便拿,便將兩個紅包中的碎銀合並到一起。

    剛把齊澤的那個倒出來,便有個什麼東西‘叮’的一聲掉落在了地上。念瑤撿起來一看,卻是個一文錢的銅板。

    齊伯奉自然不會給個銅板,只可能是齊澤自己塞進去的。

    撿起這個不值錢的銅板,念瑤嘴角漸漸展(露)出一絲自己都沒察覺的笑意來。

    隨後,她將碎銀子遞給墨玉,讓她替自己拿著,那枚銅板則被她揣進了荷包里。

    齊府北廂房。屋內點著蠟燭,顯然人還沒睡。

    寒冬臘月的,齊澤卻佇在窗前。

    片刻後黑(色)身影翻牆而入,動作輕的連樹上的寒鴉都沒發覺。齊澤眼神閃過一絲晦暗,臉(色)微沉,側身讓他進了屋。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隨手撿只攝政王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