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隨手撿只攝政王 > 第28章

第28章

作品:隨手撿只攝政王 作者:末東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槳聲倩影燈火闌珊, 緋紅的襦裙襯的烏篷船邊坐著的小姑娘格外溫柔嬌媚。+++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ck101.org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眼波婉轉星河也不過如此。

    隔著半江春水,只能偶爾瞥見那正臉一眼, 可僅僅是側面便已引人心生潮熱。

    呂天涵負手立在船邊, 平日里散漫的眼神此刻盡是熱切,他的位置正好將自己隱進黑暗中, 也能將人看的清楚。

    但只一眼,他便不滿足于此。

    呂天涵厭惡的瞥了眼小姑娘身側的人, 眉間蹙了蹙, “那小子是誰也去打探打探。”

    若是此刻在她身邊的是自己,怎麼舍得離她那麼遠。

    身側的人像是做熟的這種事兒, 熟練的應下,沒一會兒的功夫便回來了。

    “爺, 那是齊伯奉齊院長家的大姑娘齊念瑤,至于身邊那人, 听說只是齊府的一個養子。”

    呂天涵听著耳熟,捻著手指想了想, “便是在冰場走失的那個?”

    親信點點頭,“是。”

    竟是齊伯奉那老頑固的女兒, 呂天涵這下心里便不大舒爽了。

    若是換成普通人家的, 亦或是旁的官家小姐,總會礙于他父親呂丞相的權勢, 只要他張口,還不巴巴將姑娘給他送來。

    偏偏這齊伯奉是連呂丞相都拿不定的一個人。

    瞧著齊念瑤那張招人的臉蛋,呂天涵實在不想就此作罷。

    跟在呂天涵身邊的狐朋狗友瞧出了他的意思,意味不明的笑著道︰“還真沒想到,齊伯奉那樣一個酸朽的書生, 竟有這樣靈秀的女兒。嘖嘖……”

    被他這麼一說,呂天涵心中的欲.望更加(強qiang)烈,他父親可是呂丞相,連皇上都要听他們家的,憑什麼自己要忌憚一個都察院長?

    再說了,齊念瑤一個不諳世事的小姑娘,憑他呂天涵的能力,招惹兩次還不得哭著喊著要跟了他。

    “你小子就別想了。”呂天涵一巴掌拍在身側那人肩上,“她歸我了。”

    言語中,他已將齊念瑤當做物品一般。

    身側那人連連擺手,討好著到︰“誒唷,我哪里敢跟呂少爺搶人,只是隨便這麼一說……”

    呂天涵跟人打趣的聲音大了些,可畢竟跟齊念瑤那艘船有半江之隔,就也沒有顧忌,但這還是被齊澤敏銳的捕捉在耳。

    齊澤眼神銳利順著聲音看了過去,他是習武之人五覺敏銳,呂天涵的船隱匿在江邊的黑暗下,也依舊被他看了個清楚。

    兩人笑容猥瑣互相打趣,時不時看過來一眼。

    那眼神中的欲念僅一眼便叫齊澤惡心,很明顯,這是沖著念瑤來的。

    齊澤臉(色)瞬間黑了下去,起身便坐到了船的另一邊,寬大的身軀把念瑤擋了個嚴嚴實實。

    “去做里面。”

    “誒?”念瑤詫異的看著忽然跟自己換邊坐的齊澤,“怎麼了?”

    齊澤不想讓念瑤看見那兩個雜碎,眼神閃了閃,淡淡道︰

    “我冷。”

    天老爺!齊澤竟然會說自己冷!

    此時仍在正月,可天氣已經轉暖,再加上今晚燕京城到處都是花燈,念瑤只著了件襖裙都覺得有些熱。

    可齊澤這麼一個頂著大雪跪在雪地里都不吱聲的一個人,竟然說他冷?!

    念瑤狐疑的看了看眼神飄忽的齊澤,差點沒忍住伸手去探探他的腦門是不是發熱了。

    盡管她有些好奇,仍舊乖巧的點點頭坐了過去。

    齊澤又催促船工行快些,等看不見遠處那艘船了,才算作罷。

    此時烏篷船已行至石橋邊,一名約莫五六歲的稚童兩手捧著盞蓮花花燈,探著頭朝江水上望著。

    人群熙攘,稚童被誰踫撞了一下,手中一時沒拿穩當,花燈直直朝下落過來,而下面正對著他們這艘船的。

    船工是個老手,霎那間便挑動木槳,船便安穩立住,正好躲過那花燈。

    可花燈入水,立即便有水花四濺。

    這江水是燕京的護城河,不少人家的污水都會排進去,看著清亮卻並不(干gan)淨。

    好在齊澤眼疾手快的將念瑤一把拉到了自己身邊,自己側身正好擋下水花。

    念瑤還沒反應過來,自己已貼在了齊澤的身上,額角處還踫在了齊澤下巴上。

    溫熱的呼吸撒在念瑤脖頸,額角上的肌膚微微有些冰涼。

    電光火石間,念瑤的第一反應竟然是齊澤沒有發熱。

    可下一刻便意識到兩人間的距離是多麼的貼近,呼吸將脖頸處的碎發緩緩吹起,絲絲縷縷擦著細膩的肌膚,額角上除了冰涼,還有一絲絲的扎刺感。

    念瑤騰的一下彈了起來,整張臉紅的像煮熟了般,涼風吹過也緩解不了燙手的溫度。

    小姑娘低著頭,垂眸睫毛微微顫抖著,一雙手緊張的搓著手中的錦帕。

    她抿著唇抖了好一會兒,才聲如蚊哼般開口,“你,你……”

    “你放肆!”

    念瑤從沒張口罵過人,重話自然也甚少說,左思右想再加上心里緊張,半天只憋出來了這三個字。

    看著她這般氣惱,齊澤也有些慌了。方才的確是他一時間沒把握好力度。

    他眉頭蹙起,急忙替自己辯解道︰“冒犯了,可我並非故意。”

    念瑤漲紅著臉側過身仍是不敢看他,她心中跳的厲害,無論自己怎麼調整呼吸,仍舊靜不下來。

    她安慰自己只是被方才的舉動嚇到了,手指不停的在錦帕上捻著。

    終于心緒安靜了些,才轉身,便正對上齊澤一雙充滿關切慌亂的眼楮。

    四目相對,念瑤好不同意緩下來的心再一次猛烈跳動起來。

    她連帶著耳朵尖都紅彤彤的,一時間緊張的話都說不出來。

    齊澤只當她惱了,可等念瑤轉身,瞧著她眼尾泛紅嬌俏帶著羞怯的臉,竟是有些看呆了。

    “姑娘公子,咱們到了。”

    船工的聲音瞬間打斷了兩個人的思緒,念瑤怔了怔抿唇垂眸直接走到了岸上。

    念瑤一開始還只管悶頭走路,可等走遠了,心里便有些忐忑。

    此時到底是晚上,她舉目看去盡是不認識的人。

    會不會,會不會齊澤沒有跟過來?

    念瑤腳步忽然放緩漸漸停住,她口中默默數了三聲數兒,身側還是卻並沒有人跟過來。

    齊澤腳程快,縱然是她先走,也應該跟過來了吧。

    可,可齊澤從前並沒來過燕京,萬一到了岸上不認路如何是好?

    經過方才一嚇,念瑤一時間考慮不了太多,便捏著裙角轉身想回頭看看。

    卻沒想到才更回身,她眼神便再一次跌進齊澤的眸中。

    原來齊澤一直緊緊跟著,只是擔憂念瑤還氣惱,便不遠不近的就這麼走著。

    念瑤這才恍然想起,齊澤走路並沒有聲音。

    她,她真是閑(操cao)心!

    念瑤又羞又氣,可此時氣的卻是她自己。

    跺了跺腳,念瑤便要轉身,齊澤立刻回過神擋在了念瑤身前。

    “我……我並非故意,只是方才想到那江水不(干gan)淨,你,你是踫不得髒東西的,所以我才著了急,莫要惱了。”

    這是齊澤一輩子里頭一次哄人,哄的還是個姑娘,是他喜歡的姑娘。

    一番話說得七零八碎,甚至還有些口吃。

    念瑤神(色)漸漸軟了下來,氣惱減輕了些,接著橋上花燈,便看見齊澤濕了一半的衣擺。

    再仔細看,後背跟袖子也濕了不少。

    這下念瑤徹底消了氣,方才旖旎的場景在她腦海里淡了不少。

    “嗯,我,我不惱了。”念瑤低聲,眼神卻關切的看在齊澤濕透的衣擺上。

    冬天的衣裳厚,沾了水一時半會兒是(干gan)不了的,只會越來越冷,念瑤想到這里便焦急起來。

    “方才是我沒顧得上看,咱們快回府去吧,你再不換衣裳發熱起來怎麼辦?”

    齊澤心里著急,若是念瑤不說,他壓根不會注意的自己濕了的衣裳,況且這對他來說也算不得什麼。

    他見念瑤果真不惱了,心下松了口氣,“你不氣就好,我沒事,上次不是還說要放花燈……”

    “還放什麼花燈不花燈的!”

    念瑤沒等齊澤說完,伸手便要去推他走,正好觸踫到沾了水的衣襟。

    江水寒冷,冰涼的觸感讓念瑤心驚。

    她扯著齊澤唯一(干gan)著的袖擺,焦急催促道︰“快走,我們回去。”

    齊澤眼神撇過袖擺上蔥段般的指尖,力氣輕柔,可他卻下意識的跟了過去,冷風吹拂而過,他卻沒有絲毫寒意。

    回去的路上,念瑤知道齊澤只會跟著她的速度行走,便盡量讓自己走快些,幾步還好,時間久了,呼吸便有些急促起來。

    齊澤快走幾步便攔在了念瑤身前,“我真不打緊,慢慢走就是了。”

    可沒想到念瑤竟是蹙起眉眼中有些慍火,“你一直這樣不愛惜自己的(身shen)體嗎?你是個人,□□凡身,別總把自己當大羅神仙。”

    說罷,也不等齊澤回答,氣呼呼的繞過齊澤悶頭往家走。

    念瑤氣惱起來,耳根仍是微微泛著紅,嘴巴微抿更像是只兔子。

    怎麼連生氣都這麼好看,齊澤心里莫名冒出來這麼一句話,眸中浮出一層暖意,頓了頓跟了上去。

    回了府,念瑤想起之前在三伯家齊澤受傷後不去處理的事情,又叫人燒了幾桶熱水送過去,這才安下心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隨手撿只攝政王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