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隨手撿只攝政王 > 第32章

第32章

作品:隨手撿只攝政王 作者:末東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晌午, 蒸好的青團散發著清新的香味兒,念瑤叫人拿去分成了幾份。

    這東西本是南方的吃食,燕京雖也偶有小商販做出來賣, 可不論做法還是食材都比不得念瑤讓人精挑細選的做出來細膩好吃。

    “表姐愛吃甜食, 這份棗泥豆沙餡的你差人送過去。”

    墨玉在旁看著一一記下,又看著旁邊還多出來一份食盒, “姑娘,這份呢?”

    那食盒雕刻的比其他要稍顯簡單, 可里頭卻是念瑤親手用瓷盤好生裝了幾種不同餡料的青團。

    “這份給他送過去吧。”念瑤眼神微微有些閃爍, 緩緩開口。

    墨玉先是微怔,隨即便明白過來這是要送去給齊澤的。

    念瑤心細, 都會記xia身邊人的忌口跟喜好,可唯有齊澤好像是不挑食一般, 故而她才想到這個辦法來。

    “誒,奴婢這就去。”墨玉應下剛拎起食盒, 便又想起一遭事兒來。

    往年清明前後楚家跟齊家的幾個孩子便會相約一起去小青山踏青,李氏還在家中時, 也會叫齊茹芸跟著去。

    墨玉想想今日姑娘跟齊澤的(關guan)系似乎要比之前好上不少,便忍不住開口問道︰“姑娘, 今年踏春可要也喊上齊澤公子?”

    被墨玉一提醒, 念瑤也才想起來。

    只是踏青跟上次楚琳笙的邀約不同,小青山景致甚好可卻不大, 京中權貴子弟也都會過去,齊澤的身份特殊,也不知道他願不願意隨去。

    “你一會兒送食盒時問一問吧,或許當日他有事呢。”

    “姑娘您忘了,這幾日學堂沒課, 大公子都跟咱們去呢。”

    “你且去問吧。”念瑤想了想還是決定不與墨玉解釋了。

    畢竟那只是個幾月前的夢,說出來恐怕也沒幾個人會相信。

    書房。

    齊澤輕輕搓著手指跟齊伯奉一同坐著,只是齊伯奉眼中多了絲往常沒有的恭敬。

    “齊大人無需客氣,當年之事我還要多謝齊大人。當年我假死出宮後,因有人向呂少陽投誠這才暴(露),簡太傅無奈之下假意歸順了他並暗中調查,前些日子才查清楚是劉尚書告的密,安全起見才一直隱瞞著您。”

    “不過……”齊澤側目看過去,“想來齊大人前些日子也猜到了些眉目。”

    齊澤語氣平淡,可齊伯奉心里卻驚詫不已。

    這麼看來,齊澤當時去自己三弟家,許是也有調查自己的緣故。

    “我當時也是猜了個大致,想著即便有出入,也權當行好事了,殿xia身處險境,自然應該小心為上,無妨。”齊伯奉壓下心頭的震驚道,“只是殿下這些來在外辛苦了……”

    “還照舊喚名字就是。”齊澤搓著手指,淡淡打斷了他。

    殿下這個稱呼對于他來說已經很陌生了,這些年安全起見,便是書信中也不敢做這個稱呼。

    齊伯奉也立即點了點頭,“是該謹慎些才好。”

    如今晉王跟簡太傅能放心將真實身份告知,齊伯奉心里也多了絲安心,可心里卻又一直隱隱有些擔憂。

    齊澤在齊仲賢府上時,可沒少被責罰……

    想及此,齊伯奉蹙起眉恭敬的起身,“只是還有一事,希望殿下能夠諒解,我那三弟齊仲賢眼界小心眼小,但卻並非是個壞人,當日之事我代三弟向殿下認罰,還望……”

    齊伯奉乍一提起齊仲賢,齊澤還微微有些疑惑,片刻後才想起那是誰來。

    他擺擺手示意齊伯奉先坐下,而後緩緩道,“小事,無需再提,不過他往後若跟錯了人……”

    齊伯奉心中一松了口氣,連忙道︰“若是他敢投靠了呂家,不用殿下開口,我親自出手。”

    齊澤隨意嗯了聲,而後便與齊伯奉說起往後的計劃來。

    臨走時,齊澤方才狀作隨意的開口問道,“你此前可曾與念瑤說過懷疑我的身份?”

    齊伯奉微微一怔,“並未向任何人提過,更何況瑤兒一個姑娘家,自然更不會提。”

    看著齊伯奉略有些警覺的神(色),齊澤也有些疑惑。

    自念瑤與他有接觸開始,他便下意識覺得念瑤總有些忌憚自己,一開始讓他來齊府出了善心外,同樣有些怯意在。

    可他當時並沒有動過手,不過是個普通的養子。

    不過念瑤只是個姑娘家,許是自己想多了吧。

    “只是隨口一問,並無旁的意思,大人不必相送,反而叫人起疑心。”

    待齊澤走後,齊伯奉眉間才緩緩浮現出一絲擔憂來。

    方才齊澤對念瑤的稱呼很是親昵,不知是故意的還是早已相熟至此……

    兩人年紀相仿,或許……齊伯奉心里漸漸有了個模糊的答案。

    旁人家對女兒難免會有攀附權貴的期望,可齊伯奉卻只希望念瑤一聲平安喜樂。

    齊澤他將來若能成事,或許就是大魏最有權貴的人,不知到時候還能否還能有此時的心境啊。

    齊伯奉看著齊澤漸漸遠去的背景,微不可聞的嘆息了一聲。

    總歸念瑤還小,齊澤的計劃也才剛剛開始,不急。

    出乎念瑤的預料,踏青的事兒齊澤竟是沒有猶豫的直接應了下來。

    等到了踏青那日,念瑤先去楚家接了楚琳笙,才出發去往小青山。

    “表哥呢?”念瑤看只有楚琳笙一人上馬車,疑惑道。

    楚琳笙立即(露)出一個神秘的微笑,“汪家小姐你還記得吧,跟他指腹為婚那個。”

    念瑤一听,了然的跟楚琳笙相視笑了出來,“今兒天也好,正合適約著姑娘家一塊出去,看來表哥的好事不遠了。”

    兩個小姐妹聊起八卦來便停不下來,嘰嘰喳喳一路,將京中各家公子姑娘間的事兒聊了一遍還覺得不夠。

    小青山雖然也是座山,但地勢比真正的山要平緩很多,如今開春,景(色)正好。

    剛才馬車,念瑤便覺得空氣都比京中要舒暢不少。

    齊鈺與齊澤一輛車,下車後齊鈺便拉著齊澤硬要讓他叫自己練功夫,索(性xing)無事,地勢有開闊,齊澤也樂得指點他一些招式。

    隨著時間推移,來踏青的人也漸漸多了。

    有眼(色)商戶攤販早早擺好桌位,就等這些公子姑娘走累的來光顧他們。

    念瑤與楚琳笙逛了小半個時辰,見齊鈺仍在興頭上,便先隨意找了茶水攤位坐著休息。

    “怡欣若是累的一定要說,咱們歇歇再走也不遲。”

    小青山的山腳下,呂天涵扶著楊侍郎家的大姑娘楊怡欣款款走下馬車。

    一邊說,呂天涵的手不老實的在楊怡欣的手心微微撫了撫。

    楊怡欣兩年前在皇後壽宴時一舞傾城,自此便成了燕京公子哥眼中的頭號美人,甚至市井間還有拿楊怡欣做原型的話本故事。

    旁人趨之若鶩,卻不知這位美人一直對呂天涵傾心以久。

    楊家並非世家,家主也只是個小小的侍郎,家里人原本就盼望著女兒能夠攀上呂家這個高枝兒。

    自打楊怡欣出了名,本不甚在意他的呂天涵反而對她來了興趣,畢竟旁人做夢也想得到的美人,虛榮心作祟,呂天涵也樂得給楊家面子。

    細細的瘙.癢叫楊怡欣面頰緋紅,她舞姿動人,五官長相卻略顯寡淡,呂天涵一開始還有些興趣,但幾次後便有些膩了。

    “便知道爺心疼我。”

    楊怡欣嬌軟的開口,下馬車時腳下像是突然間沒踩穩當般,驟然撲進了呂天涵的懷里。

    她一遍故作慌亂,一遍雙手抱緊了呂天涵的胳膊。

    呂天涵不躲不閃,任由她貼近自己,甚至揚起笑意,伸手便在楊怡欣的屁.股上捏了一把。

    她雖生的一般,倒是個懂情(qing)趣的。

    光天化日下,呂天涵的手不安分的在楊怡欣嬌軟的身子上游走了一圈後,仍舊不罷休的捏住她的下巴,將楊怡欣的臉蛋捏到了自己身前。

    紅潤的櫻唇吐氣如蘭,呂天涵眼楮微微眯起,竟是舔了上去。

    隨後細細品嘗一番後,眸中似有些不樂意,“今日怎沒用我送過去的海棠花胭脂?”

    楊怡欣眼神水光朦朧,“忘,忘記了……”

    呂天涵頓時沒了興趣,隨手將人扶正。

    “行了,咱們走吧。”

    楊怡欣被他摩挲的渾身乏力,面上泛著不正常的潮紅,听他這樣說才微微直起身來,卻仍不罷休借口身子軟靠在呂天涵的身上。

    前幾日,呂天涵命人給楊怡欣送去了一身緋紅(色)的襦裙,叫她今日出來穿著。

    可如今穿出來了,呂天涵反而越看越覺得丑。

    那日元宵節烏篷船上驚鴻一瞥,緋紅(色)嬌俏身影便印刻在了他腦海中。

    後來一直想見上齊念瑤一面,卻總是沒尋到機會。

    本想在楊怡欣身上找找慰藉,可她清湯寡水的面容一點也撐不起來緋紅(色),反而更顯得寡淡。

    今日一同跟來的還有劉尚書家的公子,便是當日元宵節跟在呂天涵身邊的人劉恆。

    劉恆慣會討好,他見兩人完事兒了,這才陪著笑跟了上去。

    他們走走停停到了山腰處時,劉恆卻忽然眼前一亮。

    “呂少爺您快瞧,那邊坐這兒的是不是齊家的大姑娘?”

    呂天涵扭頭看去,便瞧見自己思念數月的齊念瑤此刻就在自己不遠處。

    她今日換了身天青(色)的襦裙,清新不失嬌媚,一顰一笑皆如畫中走出一般,但只看側面,就能看身段的窈窕,呂天涵索然無趣的心情瞬間興奮起來。

    “看來我與她當真是有緣分。”呂天涵嘴角流(露)出沉沉的笑意,眸中的欲念幾乎要貼上去了。

    ……

    方才楚琳笙叫了兩三份點心後便說要去折幾枝桃枝帶回去,這會兒只剩下念瑤跟墨玉在茶點攤子坐著。

    “齊姑娘可是一個人?”

    念瑤抬眼便瞧見個不相識的男人湊到了自己身前,再看過去,他身後還站了一男一女。

    “不是。”念瑤不知道他為何知曉自己的名諱,但見他語言輕佻眼神輕浮,便沒好氣冷冷的答道。

    那人正是呂天涵,他聞言笑了笑像是早知道一般,“今日相遇也是有緣,在下呂天涵,相與齊姑娘結識一番。”

    听到他的名字,念瑤心中微微一驚。

    她沒見過呂天涵,可也听說過名字。呂天涵的父親便是把控朝政幾十年的呂丞相呂少陽,也是秘密追(殺sha)了齊澤多年的人。

    呂家可以說是大魏真正的皇室,念瑤雖不常出門,可對于呂天涵的名聲也略有耳聞,听說是個徹頭徹尾的紈褲子弟,日日留戀煙花場所喝酒作樂。

    她壓下心頭的惡心,起身微微行禮,而後仍舊冷淡的看了眼呂天涵。

    “呂公子既已知道我的名諱,我也沒什麼好說的了,還望呂公子行個方便,一會兒我的同伴就回來了。”

    她說著,看向呂天涵坐著的位置,趕客的意思十分明顯。

    那楊怡欣被晾在一旁,眼中早已起了怒火,看著莫名冒出來一個比自己生的好看的女人忿忿著。

    楊怡欣見呂天涵雖有心,可念瑤卻明顯不給面子,心下暗罵她假清高,這京中誰家姑娘不想得到呂天涵的青睞?

    “爺,既然這位姑娘不同意,咱們便別打擾了吧。”楊怡欣假模假樣的勸說,心里則早已恨得牙癢癢。

    她一邊說著一邊拿手搭在了呂天涵的腰上,柔情蜜意的模樣像是故意做給念瑤看一般。

    呂天涵卻冷冷瞪了回去,楊怡欣立即委屈的收回手。

    那念瑤分明嫌惡的神(色),呂天涵卻怎麼看怎麼順眼,有了佳人在前,那楊怡欣跟她比起來當真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他最愛的就是看著滿嘴對說不的女人最終屈服在自己身前的樣子,念瑤越是表現的厭煩,呂天涵便越是興奮。

    “這有何妨”呂天涵調笑這開口,“我是不介意跟人同桌的,在下可是舊聞姑娘芳名,怎麼舍得就此離去呢?”

    輕浮的戲弄叫念瑤更是惡心。

    她猜測楚琳笙回來還有一段時間,想想齊澤齊鈺幸好不遠,便直接起身,想要離開。

    呂天涵眼神隨意往後看了一眼,劉恆便十分狗腿的湊了上來,“齊姑娘這是嫌棄位置不夠了,店家呢?快再抬張桌子過來。”

    念瑤不知這人又是誰,直接無視了他,跟呂天涵冷聲說道︰“不必麻煩了,我們自是不敢搶呂公子的位置,換個店家就是,墨玉咱們走。”

    那劉恆常跟在呂天涵身邊,這點小手段是用慣了的,自然也踫見過不配合的姑娘家。

    見念瑤要走,他立刻變了臉(色),直接攔在了念瑤身前。

    “齊姑娘,這可是呂公子,你當真要走……啊——!”

    劉恆才剛上前一步,墨玉已經護住了念瑤,還沒等他說完,便有一黑(色)身影縱身而來。劉恆還沒反應過來,便已經大叫著倒在了路邊。

    齊澤面(色)黑沉,眸中寒意逼人擋在了念瑤身前。

    念瑤雖面上淡定,可心早已提到了嗓子眼,看齊澤過來後,竟是突然安心下來。

    可下一刻,呂天涵隨身帶著的護衛便將幾人團團圍住,他不會武功,呂家又招不少皇室的忠臣記恨,呂丞相不放心故而才命護衛隨身跟著他。

    十幾個護衛各個膘肥體壯,念瑤下意識的捏住了齊澤的衣袖。

    “莫慌。”齊澤淡淡的開口,絲毫不將那些護衛放在眼里,而後滿懷(殺sha)意的看著周圍的護衛。

    周圍原本聚集看熱鬧的此刻也慌亂著跑開,生怕牽扯到自己,好在此時楚琳笙也回來了,看見這陣仗下了一跳。

    “呂少爺?你怎麼在這兒?劉恆公子這,這怎麼躺地上了?”

    楚琳笙大腦筋的從幾個護衛身邊過來,這才看到嚇得縮在齊澤身後的念瑤,而齊鈺也是滿臉嚴肅,這才意識到不對勁。

    呂天涵此時終于彎彎嘴角走了過來。

    劉恆方才被踹到了心口處,咳湊著也爬起身來,怒氣沖沖看著齊澤,“你小子敢對我動手?你算個什麼東西,也敢在呂公子面前囂張!”

    齊澤嚴重的寒意越發重了起來,他眼神眯了眯,仿若再看一個死人。

    “囂張?”齊澤冷冷的開口,“你若再上前一步,今年就能叫你過上清明。”

    換了旁人說這話,念瑤還會覺得是夸張,可她就站在齊澤的身後,她想起上次親眼看著齊澤打人的場景,忽然間竟開始擔心他會不會直接將眼前這個人打死。

    “住嘴。”呂天涵卻忽然制止了劉恆,隨後笑盈盈道︰“楚姑娘莫著急,是我朋友不懂事,嚇著齊姑娘了,誤會而已,大家都不要著急。”

    楚琳笙狐疑的看了他一眼,這呂天涵在燕京名聲可一直不好,早年便有逼死窮人家姑娘的傳聞,只是礙著呂丞相,大家也只敢私底下說。

    “既如此,呂公子你的護衛擋著我們的路了,讓開我們要走了。”齊鈺冷聲開口,他還未入朝,可對呂天涵的名聲也早有耳聞。

    “呂公子。”劉恆何時被這樣打過,他著急的開口想要個說法。

    呂天涵卻抬抬手,示意護衛讓開。

    直到他們幾人走遠後,他眼神仍盯著念瑤的背影不放。

    “呂公子,就這麼放過他們了?”劉恆忿忿不平的氣道。

    “你懂個屁。”呂天涵眼中流(露)出絲不屑,“她這樣的女人不能用(強qiang)的,得慢慢來,以後有的是機會。”

    若是上次之後,念瑤只是在他心里留了個影子,這次之後,可當真刻在了心頭。

    只是就怕她是個跟她父親齊伯奉一般的頑固。

    呂天涵嘴角浮現出冷笑來,“實在不行,再用(強qiang)的也不遲。”

    可劉恆卻不大關心女人,他揉著自己被踢得生疼的(胸xiong)口,“那小子怎麼辦?他這踢得雖是我,可明擺著是打您的面子啊。”

    呂天涵眼神也漸漸冷下來,他瞥了眼劉恆,“好辦,他功夫再厲害,也架不住人多不是?”

    劉恆瞬間明白了他的意思,心下這才好受了些。

    另一邊,楚琳笙听念瑤將事情復述後,氣的大罵呂天涵。

    倒是齊澤一路上默不作聲,許久後才突然間開口,“跟在呂天涵身邊的是誰?”

    “那是劉尚書家的大公子,整日里巴結討好呂天涵,科舉沒中硬是巴結來了個小官做,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那位姑娘又是誰,我瞧著倒是有些眼熟。”念瑤好奇的問道。

    楚琳笙氣惱的開口,“兩年前皇後壽宴時念瑤你見過一回,楊侍郎家的大姑娘,那楊怡欣也是,好好地清白人家姑娘放著不做,整日里跟個娼.妓一般勾搭呂天涵,听說啊,倆人早就生米煮了熟飯,惡心的緊。呂天涵明白就是拿她當個玩意兒的,她也真是腦子出毛病了。”

    隨後,幾個人也沒了再逛下去的心情,各自回了家。

    當天晚上,劉尚書的府內後園一名黑衣人悄無聲息的落地。

    第二天,便傳出劉恆被人打成重傷後又溺水的消息來,听說要不是下人發現,劉恆恐怕已經沒命了。

    ……

    齊府北廂房,黑衣人跪在地上。

    “爺,現在動劉尚書是不是早了?”

    “早晚要清理的人,這次只是他兒子,下次……”齊澤眼神盡是寒意,“下次可不會這麼便宜他了。”

    這日念瑤到家用過午飯後,午睡剛起,墨玉便過來說齊澤在外面等她。

    “今兒怎不‘另闢蹊徑’了?”念瑤打趣的開口。

    齊澤神(色)卻並不高興,他從懷中掏出來一個袖珍錦盒,遞了過去。

    那袖珍錦盒材質像是金絲楠木的,上頭刻了幾朵盛開的海棠花,小巧玲瓏,正好能被握在手心。

    “這是個可以藏在袖子里頭的機關暗器。”齊澤緩緩開口解釋,“精巧還容易(操cao)作,若是遇到危險,只需手指輕輕扣動盒子下方的機關,便會發射出去幾支帶著麻藥的銀針。”

    齊澤說完,眼神暗了暗。

    他原本是想要放毒藥的,可擔心念瑤見不得死人,又害怕念瑤一不留神自己中招,故而才叫人打造時用了麻藥。

    可一想到讓念瑤遇到危險的人,他便又只想著讓對方死。

    “這麼神奇?”念瑤驚喜的接錦盒。

    她哪里見過這等江湖機關,小心的放在手里擺弄了好一會兒。

    “小心。”齊澤見她要去扣動機關,連忙抓住念瑤的胳膊。

    “我知曉的。”念瑤盈盈笑著,“只是熟悉下流程。”

    話音才落,眼神便又挪到齊澤拉住自己的手上,她本以為說完齊澤便會放開,可沒想到齊澤竟認真的看著自己。

    他神(色)少有的認真,手上的動作緊了緊,才緩緩松開來。

    作者有話要說︰ 恭喜劉恆喜提盒飯~

    感謝在2020-07-28 19:08:33~2020-07-29 20:57:33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橙子皮 2個;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隨手撿只攝政王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