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隨手撿只攝政王 > 第36章

第36章

作品:隨手撿只攝政王 作者:末東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第日一早回程, 楚琳笙趕在出發前來探望念瑤。+++熱門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好一個呂天涵。”楚琳笙都一次面(色)這般的冷峻。

    “仗著有個爹就敢如此胡作非為,連瑤兒你都敢這樣明目張膽的動手。”

    念瑤連忙示意楚琳笙小聲點,又叫墨玉去外面守著, 這才嘆了口氣, “呂丞相一日不倒,他也就毫無顧忌, 這春狩不是皇上親命的嗎,可你看皇上連來都沒來, 明擺著就是呂天涵的意思。”

    也不知道齊澤什麼時候動手。

    想到這里, 念瑤去忽然意識到若是齊澤發兵,恐怕危險是避免不了的。心猛地揪起來, 眼神漸漸變得憂慮。

    楚琳笙看在眼中心疼的替念瑤將膝蓋上的藥換上。

    “對了,昨兒他沒把你怎麼樣吧。”念瑤關切道。

    “借他兩個膽子, 他父親可還仰仗著楚家每年替朝廷送的銀子呢。”

    楚琳笙冷冷道,“這時節山中狐狸本就少見, 昨兒我看見了便要去追,才幾步便發覺不對勁, 想回去的時候竟是忽然來了群府兵,說附近又野獸出沒, 讓我盡快回營帳, 還說瑤兒也已經被送了回去,我這才放心的, 哪知道這些全是呂天涵的圈套。”

    “他呂家這樣定不會長久,我回去就跟父親告狀,哼,雖他們權勢大,可添點堵還是做得到的。”

    楚琳笙接著又寬慰了念瑤幾句, 才依依不舍的離開。

    到了出發的時候,不知為何,原本在外面騎馬的齊澤,今日卻主動上了馬車。

    昨兒念瑤又是驚嚇又是擔心,故而便沒將昨兒被抱住的事兒放在心上,可早上醒來念瑤下意識回想昨天(發fa)生的一切,便情不自禁有些臉紅。

    現下看著齊澤沒事人一樣坐在自己身邊閉目養神,念瑤只覺得有種說不出的尷尬。

    被齊澤逮住的兔子本就還小,如今被念瑤喂了兩次後,便格外依賴她,念瑤擔心它們受冷,就帶到了馬車上。此刻正臥在念瑤懷里被她有一下沒一下的撫(摸Mo)著。

    “它倒是比才來時候乖多了。”齊澤不知何時睜開了眼楮,瞥了眼道。

    念瑤忍不住笑了笑,“其實早上帶進來時還不讓人抱,許是有它怕的人在吧。”

    那兔子也是個欺軟怕硬的,上回被齊澤抓應該是記住了,乖乖縮在念瑤懷里也多半有害怕的緣故在。

    “嗯?”齊澤看了眼縮成團的兔子,試探著將手伸過去想要撫(摸Mo)。

    結果齊澤的手剛落到它背上,原本安安靜靜的小家伙兒立刻緊張的發起抖來。

    “你快別嚇它了。”念瑤連聲替小家伙兒說話。

    “……”齊澤有些無奈的收回了手。

    眼神中有些酸意的看了看被念瑤抱著的小家伙兒,微微哼了一聲,將頭側過去重新閉上了眼。

    活像個爭寵的孩子。

    念瑤低下頭專心安慰著兔子,並沒有看見。

    “給它取個名字如何?”念瑤既有興致的開口。

    齊澤閉目養神,懶懶的道,“隨你。”

    “這小家伙兒渾身雪白,叫雪團怎麼樣?”念瑤想了想詢問道。

    齊澤這才睜開眼,賞賜一般看了看小家伙兒,淡淡道︰“不好,冬天都過去了叫什麼雪團,眼下春天,叫野草得了。”

    他似賭氣一般的話叫念瑤啞然失笑,“這名字怎麼像個沒人要的小可憐。”

    齊澤毫不心虛的承認,“它本來就沒人要。”

    看著齊澤莫名跟兔子有仇一般,念瑤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可如今不是我在養嗎,這可不是沒人要了。”

    “那就叫小草,柴草,再不行叫小白得了。”齊澤略沒好氣的掃了眼兔子,就是不肯好好給它想個名字。

    這些名字一听便極為敷衍,念瑤琢磨著打斷了齊澤,“不好不好,你這些還不如叫雪團呢。”

    這下齊澤沒有再開口,他似默認了一樣,在小家伙兒頭頂揉了揉後,滿意的看著它再次嚇得發抖,這才再次閉上了眼楮。

    到了下車時,念瑤將雪團重新放回籠子里,叫墨玉上來拿,這才下了車。

    等念瑤下去以後,齊澤緩緩睜開了眼楮,他拎起籠子看著瑟瑟發抖的雪團,似是不服一般冷哼了一聲,才心滿意足的下了車。

    呂府。

    呂天涵也才到家,現下躺在太師椅上,身邊圍著幾名女侍替他揉捏著胳膊。

    “說說吧,怎麼回事兒?”

    身邊跪著的親信連連磕了幾個響頭,“奴才辦事不利,害的爺受了罪,奴才該死,奴才該死……”

    “行了行了。”呂天涵不耐煩的打斷了他,“昨兒咱們攔那野種的人呢?”

    “爺,一個也沒回來。”親信聲音有些顫抖,“奴才派人去看了,現場有些血跡,可卻沒有人影。”

    ‘啪’的一聲,茶盞被呂天涵直接摔到了親信的頭上,鮮血順著他的額角瞬間留了滿臉。

    “查,不會查嗎?”

    “查了,奴才命人查了整個獵場,連根頭發都沒見著。”

    呂天涵冷哼一聲直起身來,他這輩子都沒有吃過這麼大的虧,這齊澤究竟是個什麼人物,竟然能出手(殺sha)人後還叫人找不見尸體,便是燕京府尹也沒這個能力。

    莫非他身世並非自己所探听的那樣簡單?

    當時只叫人查了他是全家都死了來投奔齊府的,從前家里具體是做什麼的卻沒有仔細去探明。

    眼瞧著呂天涵越發的生氣,親信眼珠子滴溜溜轉了幾圈。

    “爺,還有一事,只是不知道有沒有用……那齊府還有位二姑娘,只是听說跟齊大姑娘相處的並不好,還甚是心悅那個野種。”

    “爺您若還對那齊大姑娘有心,咱們或許可以再尋個機會,到時候跟這位二姑娘說不定還能配合配合,上回那‘眼兒媚’還留有不少呢……”

    听完這話,呂天涵眼楮一亮,“算你小子還有點腦子!”

    ‘眼兒媚’是花街柳巷里藥(性xing)最猛的春/藥,甭管男女只要中了沒有一個還能有理(性xing)的。

    到時候再把那齊念瑤拉到個沒人的地方,不用他動手,齊念瑤自己都要求著他。

    “你先下去吧,過幾日再尋個機會,還有,你再去查查那齊澤來燕京前的身世。”

    念瑤的膝蓋只是普通磕傷,休息幾日後便已經大好。

    齊伯奉自打從獵場回來後,便忙了起來,有時候還會叫齊澤去書房,一待就是一下午。

    今日齊伯奉是抽空才過來看望念瑤的。

    “瑤兒今兒怎麼樣了?”齊伯奉擔憂的問道

    “已經不疼了,爹爹放心。”

    齊伯奉眼中卻仍有些憂慮,像比往常藏了不少心事一般,“瑤兒受了委屈爹爹知道,那呂家勢大,可行事作風不講道理殘暴蠻橫,早晚沒有好下場,只是現在還不是時候……”

    念瑤听完詫異的看過去,這話難道是說齊澤已經開始動手了?

    “女兒心里拎得清楚,賬早晚要算,但也明白要想成事需先忍耐,爹爹放心就是。”

    齊伯奉原先還擔心念瑤要怪自己膽小怕事,不替她出頭,如今听了念瑤這般懂事的言論,心里便微微松了口氣。

    待念瑤送齊伯奉走後,她便又順手拿了把(干gan)草坐到院子里喂起了雪團。

    也是喂了雪團後,念瑤才知道原來兔子並不只是胡蘿卜,更多喜歡吃(干gan)草蔬菜一類的東西。

    雪團仍舊小小的,她一只手便能托舉起來,三班最啃起食物來速度極快。

    念瑤好笑的撫(摸Mo)這雪團的耳朵,“又沒別的兔子跟你搶,急什麼。”

    “小家伙兒就是沒出息。”一聲低沉的聲音從身側響起。

    念瑤不由抬頭去看,正好看見齊澤立在一旁。

    挺拔的腰身瘦卻不顯文弱,反而格外高大,正好將照在念瑤身上的太陽光遮擋住。

    念瑤有一剎那的失神,而後連忙又低下了頭,“它,它一只兔子,你想讓它多有出息啊,好好吃飯就夠了。”

    也不知道為什麼好好地齊澤對雪團忽然這麼大的敵意,當初還是他抓給自己的。

    齊澤不滿的將目光從雪團身上挪開,而後便看見念瑤紅紅的耳尖。

    他心里的氣兒這才減退了些,嘴角不由自主綻出笑意來,“等它吃飽了,我帶你去練練那暗器怎麼使用的。”

    柔和下來的聲音叫念瑤緩緩平靜了些,“不是之前教過嗎,我會的。”

    “不行,準度還不夠。”齊澤眼神忽然晦暗下來。

    再過不久,他便能光明正大的保護念瑤了,可是在曝出身份前,念瑤如果出門,自己萬一沒在身邊……

    齊澤想起獵場的事兒,眉頭便又蹙了起來。

    念瑤正好抬頭望見,便以為齊澤是覺得自己不想去。

    “好,我去就是。”她安慰(性xing)的開口。

    齊澤眉間這才舒展開,他蹲xia身撿起一片菜葉子,學著念瑤的樣子喂到了雪團嘴邊。

    結果雪團看都沒看一眼,扭過頭用三瓣嘴叼住了念瑤手里只剩一半的菜葉。

    看著明顯被區別對待的一幕,齊澤的手微微有些僵硬,而後不滿的將菜葉子扔到了雪團頭頂。

    “咳咳,喂好了就走。”

    念瑤看齊澤在雪團這里吃了癟,捂著嘴偷偷笑了出來。

    再看雪團,腦袋抖了抖將菜葉子甩下來,依舊吃的十分香。

    “你跟這小家伙發什麼火兒?”念瑤笑完了,站起身忍不住問道,“那日回來便看你跟它撒氣,它乖乖吃東西怎麼還招惹著你了。”

    齊澤抿著嘴瞥了雪團一眼,冷哼一聲卻不肯說話,轉過身恰好(露)出有些微微有些紅的耳根。

    作者有話要說︰ 齊澤(炸毛)︰抱兔子不如抱我!

    念瑤(冷漠)︰謝邀,但你手感不好。

    齊澤︰qaq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隨手撿只攝政王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