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隨手撿只攝政王 > 第37章

第37章

作品:隨手撿只攝政王 作者:末東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念瑤將手中最後一片菜葉子擺到了雪團嘴邊, 這才起身,齊澤看她格外上心的樣子,又忍不住瞪了一眼縮在角落的小家伙兒。

    齊澤帶著她去園子里隨意尋了個涼亭在里面掛了木板。

    “把機關拿來我瞧瞧。”

    念瑤依言將袖中的機關拿了出來, 小巧玲瓏的盒子里, 原本放置的五根銀針已經用完,齊澤信手重新裝好, 遞給了念瑤。

    “試一試。”他指著僅有巴掌大的模板,好似再簡單不過的開口。

    念瑤還沒反應過來, 暗器便重新回到了她的手里, 念瑤將暗器重新放置回了袖中,“那我試試, 要是不中你可別笑我。”

    “不會,只是你往後再退幾步才行, 若真有人要傷你,這麼近的距離你肯定能中, 只是恐怕早就搶先一步將你制服了。”

    那木板說小也不小,念瑤想著不丟人最重要, 便刻意超前走了兩步,這下被齊澤說中的心思, 只好退遠了些。

    她將胳膊微微抬起, 眼楮看準了方位後,按照之前的習慣, 右手立即去扣動機關。

    ‘叮’的一聲響,經過特殊打磨的銀針深深釘進了木板旁邊的柱子上。

    念瑤掩飾的(摸Mo)(摸Mo)鼻子,這隔了五六人的間距,怎麼可能一下就中,再者機關裝在袖子里頭, 她難免會有偏差嘛。

    “咳咳,意外,再來一次。”

    念瑤說罷便要出手,可胳膊卻被一雙溫熱的掌心抓住。

    齊澤不知何時已經繞到了她的身後,將她總忍不住晃動的胳膊牢牢托住。

    溫熱的氣息在頭頂輕緩吹拂而過,鬢邊散碎的細發隨之撫上了脖頸里。

    “你不能用手去當做度量的方向。”

    低沉的聲音自身後傳來,(胸xiong)膛上微微的震動就緊貼在念瑤的後背上。

    念瑤臉唰一下熱了起來,心跳的厲害極了,好像下一刻就要躍出喉嚨一般,她微微側過臉,垂下眼瞼。

    “你的暗器位置在袖口,所以瞄準的時候一定不能只看手,如果實在沒辦法找準位置,就將手再抬起來一些,目標是人的話就會移動,因此你要更加熟悉動作才行。”

    齊澤不緊不慢的說著,念瑤卻只听進去了一半。

    “來試試。”

    貼在胳膊上的溫熱褪去,念瑤這才輕輕點了點頭。

    她不敢挪動方才齊澤替自己調整過後的位置,直接扣動,銀針卻擦著木板再次射偏。

    “這,這次不算,我方才胳膊舉著的時間長了,手抖了一下。”念瑤眼神逃避,替自己解釋。

    “再來一次。”念瑤輕輕甩甩腦袋,將亂七八糟的念頭都趕走,認真道。

    齊澤並沒有失望,他看著念瑤搖腦袋,嘴角掛上了絲淺淺的笑意,“不急,我可以慢慢教你。”

    四目相對,齊澤眸中的認真與炙熱讓她心中微微顫動。

    “……好。”念瑤生怕他看出自己的羞澀,連忙偏過頭。

    齊澤也好似當真沒有發現,右手再一次貼上了念瑤的胳膊。

    念瑤這次不再多想,端正看著前面,依照齊澤說的,發射時輕輕抬了下胳膊。

    “中了!”她高興的綻出一個大大的微笑,興奮的回頭去看齊澤。

    他一直就在她的身後看著,念瑤回頭時才發現,原來自己已經跟齊澤離得這麼近了。

    齊澤深深看著眼前這個舉手投足都活力昭昭的小姑娘,越發想就這樣一直站在她的身邊。

    “瑤兒。”

    低沉的聲音中帶著濃郁的貪戀,他貼著念瑤胳膊的手猛然握緊,將小姑娘拉到了自己身前。

    春日里和煦的風輕緩撫過,她鬢邊的細發輕緩飄落在臉頰跟脖頸上。

    齊澤目光眷戀,從她的臉上落到了散碎的發絲上。

    他伸出另一只手,似是覺得礙事,輕輕將念瑤臉頰脖頸上的一縷烏絲撩走。

    細膩溫熱的觸感在指尖悅動,肌膚接觸下,他似乎都能感受到念瑤沉沉的心跳。

    若是能像那日一般,將人攬進懷里該多好。

    念瑤早已愣住,他輕柔小心,如伺神般的認真,可細癢的接觸仍叫自己微微顫抖。

    這應該是他第一次這樣喚自己,但卻不是第一次這樣貼近。

    可面對眼前的齊澤,一向鮮少與人接觸的她,竟然並沒有生出反感來。

    齊澤比她高兩頭還有余,當他微微俯首,兩人之間呼吸交錯著,說不出的雜亂(曖ai)昧。

    “齊,齊澤……我,我們繼續練習吧……”

    念瑤微微回神,不知怎麼的,她卻沒有直接反對他的接觸,反而只是想要解除此刻兩人間尷尬的氛圍。

    看著已經臉頰紅透的念瑤,齊澤眼神越發幽沉。

    他喜歡眼前這個小姑娘,不要命的喜歡。

    只要她說一句願意,他甘願做一切事情。

    只要她願意……

    齊澤眼神暗了暗,她願意嗎?

    “方才該講的都說過了,已經不用練了。”齊澤緩緩開口,心里卻緊張的要命。

    “啊?……哦……”念瑤沒料到他這樣說。

    念瑤眼神飄忽,繼而看向他握住自己胳膊的右手。

    白皙修長的指尖微微泛紅,手掌心外卻隱約能看到一條黯淡的傷疤,那是上次在冰場留下的。

    “瑤兒下半年就要過及笄禮了吧。”

    粗沉的氣息在念瑤耳邊吹拂過,齊澤淺聲問道。

    念瑤覺得自己耳尖燙的都要冒火了,她輕輕別過頭,不敢與他對視,“嗯。”

    齊澤嘴角勾起,隨後微不可聞的輕嘆,“可有喜歡的人了嗎?”

    喜歡的人?

    念瑤怔了怔,不知該如何作答。

    她從來沒有想過這件事兒,似乎那是離自己很遙遠的問題,可轉眼間,好像每個人都開始像她提起。

    下意識的,念瑤看了一眼齊澤,卻被他炙熱的目光嚇住了。

    齊澤的手再次緊了緊,聲音想從嗓子最深處發出來的,“嗯?”

    被他這樣看著,念瑤心猛然間漏掉了一拍般,“我……我不……”

    她的回話被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打斷,齊澤眼楮微咪,緩緩松開了手,垂眸退了一步。

    “姑娘,奴婢可找到您了。”墨玉眨眼功夫轉過彎走了過來。

    “方才姑娘出去奴婢沒瞧見,這雖入了四月也還有風,屋里的丫頭也不知道給姑娘帶個披風……”

    在墨玉碎碎念中,念瑤已經快速轉過身,將神(色)掩了過去。

    而後竟是顧不得墨玉的目光,直接逃跑一般垂眸離去。

    墨玉看著從自己身前跑過的念瑤,撓撓頭趕緊又跟了過去。

    直到念瑤的身影消失,齊澤這才緩緩收回目光。

    好像嚇著她了……

    不過,不著急,他願意等她。

    齊茹芸單獨接到呂天涵的請帖時嚇了一跳。

    京中誰人不知道呂天涵才是真的太子爺,而且(性xing)格跋扈殘暴,人人避而不及。

    “來人怎麼說的?”齊茹芸拿著手里的描花請帖,只覺得燙手。

    那小廝是門房上的人,依照原話回道︰“只是說單獨送給二姑娘的,還說二姑娘一定不會失望,多余的便沒有了。”

    齊茹芸皺起眉,將請帖隨手翻開來看了兩眼,而後淡淡道,“知道了,你下去吧。”

    她跟這位大名鼎鼎的呂公子半點(關guan)系都沒有,可卻正如他所說,這請帖的內容的確叫人很感興趣。

    請帖中夾了張薄薄的信紙,說有辦法撮合她與她歡喜的人。

    沒提名字,可齊茹芸心里卻明白是誰。

    ……

    接到請帖的第二日,齊茹芸便如約去了定好的茶樓。

    呂天涵早便到了,看見齊茹芸的那一刻,也只是隨意招了招手。

    “呂公子好像料定了我會過來。”齊茹芸落座後冷冷道。

    呂天涵卻笑了笑,命人給她上茶。

    齊茹芸手燙傷後便一直甚少出門,即便是出去也將手包裹的嚴嚴實實,端茶杯時卻不小心將手帕扯掉了一點。

    里頭褶皺可怖的皮膚立即(露)了出來,齊茹芸眼神一變立即又拉了上去。

    呂天涵來之前叫人查了齊茹芸那日在獵場一直包著手的緣故,目睹這一幕也只是(露)出一個古怪的笑意。

    他掩飾住眼中的厭惡,直接道︰“我知道你對那野……咳咳,齊澤的心意,可以幫你一把。”

    “並非是我小看呂公子。”齊茹芸對呂家同樣有些忌憚,若非是她如今覺得自己走上了絕路,也不會這樣大膽前來。

    齊茹芸寡淡的臉上(露)出一絲懷疑,“貴府是位高權重,可這事兒並非是說說就能解決的。”

    “辦法你別管,但我需要你幫我件事。”

    “齊念瑤是你姐姐吧。”呂天涵將茶盡數飲下,“過幾日宮里會已皇後娘娘壽辰名義設宴,到時候將她騙到我說的地方去,剩下的你便放心就是。你們姐妹兩個,應該很好說話才是。”

    齊茹芸微微一怔,立即明白了呂天涵為何要幫她。

    “這,這倒是不難。”

    雖然齊念瑤已經對她有了戒心,可她卻知道那是個多麼心軟的人。再者到時候叫人胡編個理由也行,這再簡單不過。

    上次被齊澤狠厲的拒絕後,她便一直不服氣。憑她的身份,難道連個沒身份的齊澤都配不上?

    還不是因為有齊念瑤在,只要她還在,便能勾著齊澤的眼神,只要她還在,便沒人看得見自己。

    好啊,那為什麼不毀了她。

    “那你便是答應了?”呂天涵迫不及待確認道。

    齊茹芸眼神逐漸寒了下來,她勾勾嘴角,“事後呂公子可記得我的事兒就行。”

    縱然之後齊澤仍舊不願意,可只要毀了她齊念瑤,她便高興。

    作者有話要說︰ 今天開始恢復晚上十點更新啦!

    前兩天上吐下瀉的現在終于好了!!大家注意夏天不要吃生冷的,不然容易腸胃炎哦~

    本章下前五評論發紅包,麼啾~!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隨手撿只攝政王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