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隨手撿只攝政王 > 第38章

第38章

作品:隨手撿只攝政王 作者:末東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姑娘?”

    墨玉的聲音驟然在耳邊響起, 念瑤怔怔的抬頭,才發現墨玉早已替她將膝蓋處的藥膏涂好,而自己已經發呆了許久。

    “已經不疼了, 明兒就不涂了吧。”念瑤收回右腿, 隨意的吩咐道。

    墨玉正要轉身,聞言無奈又哭笑不得的嘆了口氣, “姑娘,這句話您都說三遍了。”

    “……嗯?”燭光下, 念瑤撲閃著眼楮充滿疑惑, “啊,是嗎?”

    “是……”墨玉解釋道︰“吃完飯一遍, 剛上藥前一遍,這又一遍, 您腿雖然不疼了,可內里有些淤血仍沒化開呢, 還是等兩天吧。”

    墨玉不厭其煩第三次重復道,念瑤卻像頭一次听見這話, 緩緩應了下來。

    可墨玉看著丟了魂一般的念瑤,卻有些擔憂, 自打從院中回來後, 這一天下來,不管做什麼念瑤都心不在焉。

    “姑娘可是有什麼心事?”墨玉忍不住關切道。

    話問出去了好一會兒, 也沒見念瑤回應,再看過去果真又跑了神。

    墨玉無奈的搖了搖頭,“姑娘,您啊要是有心事,就跟奴婢說一說, 也許奴婢幫不了什麼忙,可好歹也……”

    “墨玉,你覺得齊澤是個什麼樣的人?”

    沒等墨玉說完,念瑤便打斷了她,突然問道。墨玉怔了片刻,便依言思索了一會兒。

    “他故意戲弄過姑娘,因此原先奴婢覺得他是個壞人。”墨玉老老實實的開口,“只是後來他多次幫姑娘解圍,而且還很得老爺重視,最重要姑娘也跟他很是親近了不少,姑娘覺得他好,那奴婢也覺得好。”

    “我,我跟他很親近嗎……”念瑤錯愕的瞪大了眼楮。

    怎麼自己覺得跟齊澤之間是再正常不過的交流接觸,他們原就在一個府上住著,難道那些不是尋常的見面嗎?怎麼就‘很是親近’了?

    “是你天天就跟在我身邊才這樣覺得。”念瑤也不知道自己是在替自己解釋,還是替墨玉解釋。

    “不是這樣。”墨玉想了想搖搖頭,“咱們府上,就沒見齊澤公子跟出了姑娘以外的人說過話,就連大公子他都很少接近,但是卻總主動的來尋姑娘。”

    “而且姑娘從前也甚少與什麼人親近,不管誰來咱府上小住讀書,都幾乎沒什麼交流,可自打齊澤公子來了後,姑娘卻很是關注他,反正跟待其他人不同,咱府上都知道姑娘跟齊澤公子相處的好。”

    听完墨玉的一番話,念瑤眼神有些閃爍的辯解,“我,我那是有原因的。”

    她一開始是擔心齊澤將來抄了齊家,這才對他關注多了點,他過得舒服了,將來齊家也有靠山。

    可如今得知了齊澤已跟父親暗中聯合起來,這一切自己也不用(操cao)心了。

    齊澤也早已不需要自己了,或許自己可以減少些對他的關注。

    只是……這份關注好像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從有目的變成了一種習慣。

    她習慣在人群中追逐齊澤的身影,習慣了有他在心里便安穩的感覺。

    那是一種長久累積下來的信任感,除了齊澤,沒有人能代替。

    白天涼亭里的一幕在念瑤腦海中浮現,旖旎(曖ai)昧的氛圍便是現在想起來,念瑤仍覺得臉紅。

    溫熱的觸感好似黏在了胳膊肌膚上,齊澤低沉的問她有沒有喜歡的人。

    念瑤還清楚記得,當時自己下意識去看了眼齊澤,心里再沒有第二個名字。

    “姑娘說有原因便有吧,天晚了,姑娘明兒再想吧。”墨玉將屋內多余的蠟燭熄了,只余下手里托著的一盞。

    念瑤這才回過神,收拾收拾躺到了(床chuang)上。

    ……

    第日一早,念瑤拿著菜葉子坐到了院里有一搭沒一搭的喂著雪團,心里卻總能想起那個送自己雪團的人。

    小家伙兒沒幾天的功夫已經長大了不少,原本的尖臉也圓了起來,肚子也總吃的鼓鼓的。

    “嘖,這小家伙兒怎麼這麼胖了,這烤了可比之前(肉rou)多。”

    念瑤不回頭都听出來這是楚琳笙的聲音,沒好氣又無奈的嘆道︰“表姐,你就放了雪團吧,天天見了它跟沒吃飽一般。”

    “它叫雪團?”楚琳笙饒有興致的坐到了一邊,伸手便要去抱,“嗯,白倒是挺白,就是氣質跟這名字不符,倒像只哈巴狗的名字。”

    又看念瑤護著雪團不給自己,笑罵道,“臭丫頭,我還能搶了就跑不成。”

    念瑤這才笑嘻嘻的將小家伙遞了過來,“齊澤還說它就吃草,要叫它什麼野草小草的呢。”

    “野草?”楚琳笙重復了一遍便大笑起來,直笑腰都彎了,才緩緩平靜下來。

    “你們倆當真是一家……”

    楚琳笙話還沒說完,便在念瑤的警告似的眼神憋回了肚子里。

    “咳咳,好了好了,不跟你鬧了,我來是找你有事兒的,過幾日沈周生辰宴,我這還沒想好要送什麼,陪我出去走走看看吧。”

    說起沈周來,念瑤有些詫異的看了眼楚琳笙。

    沈周是邑國公家的長子,去年楚家有意與邑國公聯姻,但楚琳笙可不是只會順從的(性xing)子,聲稱那沈周是個讀書人,而自己是個江湖人,說兩人道不同不相為謀,怎麼也不肯答應。

    這事兒本就只是兩家家長隨意說起的,並沒有定下,楚家又慣著楚琳笙,便就自此作罷。

    可不知道沈周一個老實本分的文華院學士,什麼時候看上了大大咧咧的楚琳笙,某次宴會酒後竟然聲稱此生非楚琳笙不娶。

    雖說鬧了笑話,好在楚琳笙說是她先不給沈周面子拒婚的,又顧念他是酒後胡言,便不與沈周計較。

    哪知道宴會散後,沈周竟真派人給楚琳笙送去了邑國公府家傳的羊脂玉的七巧白玉簪。

    向來天不怕地不怕的楚琳笙竟是被那只傳長房兒媳的七巧白玉簪嚇住了,派人給送了回去,又收拾了東西連夜出了京城。

    “喲,某人這是轉(性xing)兒了?”念瑤揶揄的看眼楚琳笙,“還是表姐收了人家的簪子覺得過意不去了?”

    “咳咳咳。”楚琳笙心虛的側過頭,“那簪子是邑國公府家傳的,我可不敢收,還不是爹爹非讓我去,我要是不帶禮物過去,免不得人家要嘲笑我楚家掏不起份禮錢來。”

    “再說了,我才不會看上那個書呆子呢……”

    楚琳笙別別扭扭說完,又忍不住催促念瑤動身,兩人這才出了門。

    “瑤兒你瞧,這柄劍單

    看劍鞘就很是與眾不同,不如就它吧。”

    街上人來人往,各式各樣的店都有,偏偏楚琳笙只看得見賣兵刃的。

    念瑤想想沈周這個文華院大學士天天拿著毛筆的書生模樣,再看看楚琳笙手里的劍,猶豫了起來。

    “要不,要不表姐咱倆去隔壁的書局瞧瞧?說不定踫見罕見的孤本古籍。”

    “他天天都泡在書里,肯定覺得沒意思。”楚琳笙想也沒想答道。

    眨眼功夫,那劍已被楚琳笙抽了出來,“果真好劍,嘖,要不這柄我留著用吧,再給沈周選個另外一柄!”

    劍光閃過,念瑤忍不住退了一步,“……表姐開心就好。”

    至于沈周收到開不開心,就不知道了。

    楚琳笙買了送給沈周的生辰賀禮之後,又給自己買了一堆的兵刃武器,這才心滿意足離開。

    巧的是,路過隔壁書局時,正好遇上了來買書的沈周。

    看到楚琳笙,沈周眼神一亮,喊住兩人便上來打招呼。

    沈周頭發束的一絲不苟,清風霽月疏闊俊朗,眉眼間總是帶著溫和的笑意,文質彬彬的一瞧就是個讀書人。

    楚琳笙瞧見了他,下意識將手中的劍往身後藏了藏,小聲嘟囔道︰“怎麼又踫見他了。”

    又?念瑤目光在兩人間來回看了兩眼,果真瞧出不對勁來。

    原先兩人見面都很少說話,沈周也總含蓄的不敢上前打擾,可如今沈周竟然熟門熟路的上前打招呼,還欲伸手接過楚琳笙手中的物件。

    念瑤沖沈周淺淺點了點頭,這才問道︰“之前表姐也遇到過沈周公子嗎?”

    沈周走進自然也听到了楚琳笙的抱怨,卻也不惱,看著楚琳笙溫和的笑了笑,“兵器鋪在這書局隔壁,我們倆又都是這兩家鋪子的常客,單這個月就踫見好幾回了。而且前幾日楚姑娘幫我在這書局里抓了個賊。”

    怪不得楚琳笙直奔著兵器鋪來,說起去書局便直截了當的拒絕。

    念瑤心里暗自偷笑,面上卻趕緊嘆道︰“表姐這麼厲害!”

    不等楚琳笙回話,沈周已經點了點頭,眸中掩飾不住的驕傲,“嗯,當日楚姑娘出手,三兩下便將那賊人擒住了,在下一直佩服的很,當真是厲害極了。”

    “咳咳咳,那是你沒見識過武功厲害的……”楚琳笙被夸的臉微微泛紅,眼里卻看得出帶著笑意。

    沈周便順著她的話,連聲應下,順便又夸了她幾句。

    “方才便瞧見二位手里拿著劍,可否借我也看看。”沈周狀作無意的開口。

    楚琳笙卻緊張的將劍藏到了身後,“不行!我們江湖人最看重的就是自己的兵器,不能隨便給別人看。”

    言罷便拉著念瑤要離開,沈周也不(強qiang)留,只是眼中卻滿是失落。

    兩人走後,念瑤側身回看了一眼留在原地仍有些低落的沈周。

    她正要問楚琳笙為什麼不直接說那是送給沈周的,便見楚琳笙眉眼間有藏不住的笑意。

    “真是個呆子,瑤兒你說是不是?”

    念瑤頓了頓,似是明白了什麼一般,笑道︰“可能是吧。”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在2020-08-04 21:35:14~2020-08-05 22:26:36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明眸 5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隨手撿只攝政王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