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隨手撿只攝政王 > 第39章

第39章

作品:隨手撿只攝政王 作者:末東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念瑤回到家時天已經擦黑了, 朝霞把院落中的路映出了濃濃的絳紫。+++熱門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墨玉,你去庫房里尋個好點的錦盒給裝好,過幾日沈周公子生辰帶過去。”念瑤淺聲吩咐道。

    原本沈周生辰宴她並不知道, 可楚琳笙告訴了她, 再加上今兒還正巧踫上了沈周,怕是也要收到請帖了, 自然不能不去,這才隨意選了一柄折扇。

    墨玉依言應下, 才剛走不遠, 一道低沉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沈周又是誰?”

    聲音驟然傳來,此處距離念瑤的院落不遠, 便沒有點燈,念瑤猛然听見被嚇了一跳。

    “是我。”

    齊澤負手自昏暗中慢慢走了過來, 隔著夜(色)看不清他是何神(色)。

    念瑤用手拍了拍(胸xiong)口,掩飾著自己臉上的熱意, “你,你怎麼在這兒。”

    昨兒之後, 念瑤便有些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齊澤。

    昏暗下,齊澤漸漸走近, 他寬闊的肩膀正好替念瑤擋下了穿堂風, “正巧路過而已。”

    呸。

    念瑤雖心里忐忑,卻也知道齊澤這話是唬她的。

    “這兒離我院子近的很, 卻不是你平日走的路,怎麼就正巧路過了……”念瑤刻意哼了一聲,背過身去,也把自己泛紅的臉頰藏了起來。

    可齊澤卻並沒有做出解釋,反而越發的近了, “你還沒回答我。”

    低沉的聲音後便是淺淺的呼吸,靜謐的夜(色)下,听起來格外清晰。

    “沈周嗎?”念瑤解釋道︰“邑國公家的大公子,過幾日生辰呢,今兒跟表姐出去給他選……”

    “不是這個。”

    念瑤的聲音被打斷,齊澤緩步轉到了她的身前,語氣中帶著試探,而後便是一聲長長的嘆息。

    “瑤兒……”

    齊澤意味不明的輕喚,心里卻盡是緊張。

    今日本想隨意尋個借口來找念瑤,卻听聞她已經出門了,方才從念瑤口中听見了個什麼‘沈周’,他心里便壓制不住的急迫。

    他對她的生活知之甚少,從前有念瑤排斥的李卓遠,可還有他並不了解的。他擔心昨日的回答念瑤會說出一個自己根本沒听過的名字,他無比害怕自己會失去好不容易抓住的溫暖。

    這讓原本淡定的心起了波瀾,他還是想要一個答案。

    哪怕這個答案只是簡單的‘沒有’,他心里也能安下來一些。

    念瑤一點點抬起眼瞼,正對他齊澤一雙滿是眷戀的雙眸。

    她立刻明白,齊澤這是說昨天的問話。

    “我……”念瑤覺得自己渾身上下哪怕頭發絲兒都冒著熱氣,許久許久,才搖了搖頭,“我,我不知道。”

    不是有或者沒有,而是不知道。

    她不知道自己的情感算不算的上喜歡。

    齊澤對這個答案似乎很不滿意,眉間微微皺起。

    夜(色)中,月亮被樹梢擋住,僅有不遠處院落里的一盞微弱的昏黃燭光,念瑤眼睫輕顫,紅潤嬌顏的唇瓣微微閉合,目光閃爍的避開了他。

    齊澤的目光釘在念瑤泛紅的耳尖,他伸手輕輕撫了上去,卻在要觸踫到的那一刻頓住。

    “瑤兒可知道我的答案嗎?”

    溫熱的呼吸撒在念瑤的頭頂,她手心緊緊攥住衣角,聞言心里竟是有些期待。

    齊澤的答案,會是自己嗎?

    鬼使神差的,念瑤想起楚琳笙的話來,她沒有察覺到,自己竟然期待自己的名字出現在齊澤的口中。

    同時,她心里又生出了一絲怯意,如果是自己想錯了,那該有多失望啊。

    她有些慫了。

    “不,不知道。”念瑤聲音細弱,“天晚了,我要回去了……”

    齊澤手始終沒有觸上自己長久以來的渴望,慢慢收了回來。

    他不想讓她覺得有一絲半毫的(強qiang)迫。

    可听見念瑤回避的語氣,不知道為何,齊澤的心里莫名升起了股燥意。

    她不知道,他可以告訴她,為什麼要躲開?

    念瑤說罷便有意轉身,齊澤心里越發悶的慌,只想立時三刻叫念瑤明白自己早已心悅與她。

    “瑤兒。”

    話音落下時,齊澤已經拉住了念瑤的手。

    剛從外面回來,念瑤的手異常冰涼,而他卻好似火爐一般將她裹住,熾熱的一如兩個人此刻的心。

    “不知道無妨,我告訴你。”

    齊澤語氣中帶著不容拒絕的意味,另一只手輕輕捏住了念瑤光滑的下巴。

    他眸中灼熱,手心發燙,再沒如此認真的說過話。

    “眼前人,便是心上人。”

    短短一句話,簡潔明了的幾個字,卻被他說的格外堅定。

    念瑤的心撲通撲通跳著,似乎下一刻便要躍出嗓子眼一般的激烈。

    眼前人,便是心上人。

    是她。

    心里慌亂,念瑤卻立即捕捉到了深處的喜悅。

    指尖跟下巴上的炙熱緊貼著自己冰涼的肌膚,真真切切的告訴念瑤,這一切都是真實(發fa)生的。

    “我知曉也許會嚇著你。”齊澤眸中升起一絲怯意。

    這是念瑤第一次看到齊澤會有這樣的神(色),他什麼也不怕的一個人,此刻卻在自己面前(露)了怯意。

    “沒,沒有。”

    念瑤原以為自己會慌得話都說不出來,可看到齊澤這樣,她心里卻不是滋味。

    她不想叫他害怕難過。

    低聲呢喃,齊澤眼中卻綻出光彩來。

    她說沒有嚇著,那是不是對自己並沒有十分抗拒?

    齊澤輕輕松開了捏著念瑤下巴的手指,他已經很小心翼翼了,卻仍舊在上面留下了淡淡的紅痕。

    兩人間的距離近的幾乎貼在一起,念瑤微微抬著頭,眼中只有他。

    呼吸交錯間,齊澤緩慢靠近,垂下眼眸在那道紅痕上笨拙的印下一(吻wen)。

    念瑤沒料到自己安慰(性xing)的解釋引來了他這樣大膽的舉動,微微顫了顫立即退了兩步。

    若方才臉頰僅僅是發燙,此刻就是熟透了。

    “你,你,你,你這是做什麼……”念瑤語無倫次的開口,眼尾一片淺紅。

    齊澤瞧著驚嚇到不知所措的小姑娘,眸中眷戀更加深邃。

    男女之事上,他了解很少,可卻忍不住的想要像剛才那樣去做。

    “我捏紅的,給你道歉。”齊澤替自己的行為解釋道,目光仍舊釘在她的唇邊。

    誰家道歉是這樣道歉的?

    念瑤想這樣問,卻怎麼也開不了口。

    她心里亂的很,各位滋味混雜在一起,方才微微的喜悅也被膽怯所取代。

    看著兩人間不短的距離,念瑤眼神閃爍著,跺跺腳(干gan)脆轉身跑了。

    這,這真的太羞人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隨手撿只攝政王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