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隨手撿只攝政王 > 第40章

第40章

作品:隨手撿只攝政王 作者:末東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念瑤回屋時, 墨玉還沒回來,她倉促著掩飾自己的神(色),將屋里的下人都打發了出去。+++熱門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昏黃燭火下, 念瑤雙手托在了自己發熱的臉頰上, 方才被他唇角觸踫過的下巴此刻尖格外滾燙。

    她到現在腦子還是懵的,一顆心馬上就要跳出般, 安靜的屋內幾乎能清晰听到自己的心跳聲。

    他怎麼敢這樣大膽?

    念瑤甩甩腦袋,那可是將來舉兵(殺sha)進京城的晉王, 他本來就是一個大膽的人。

    可自己怎麼好像也大膽了不少。

    好端端的被輕薄, 可當時自己卻並未對齊澤產生半分的懼怕,只是有些, 有些羞怯……

    念瑤手指冰涼,覆在自己滾燙的臉頰上半天也仍沒有冷靜下來。

    反而腦子里來回浮現著齊澤方才低沉的喘息聲與他輕柔的那句話。

    眼前人, 是自己。

    念瑤心中一動,竟心里覺得甜滋滋的。

    不對不對, 念瑤揉揉發漲的臉,心里別扭起來。

    這, 這分明就是他齊澤在欺負人,誰家道歉要用嘴唇道歉的啊, 就是欺負自己打不過他。

    盡管這樣想著, 可抗拒感卻一直沒有出現在她的心里。

    念瑤並非是淺薄無禮的姑娘,若是換了旁人, 便是踫踫手恐怕她都會覺得惡心,怎麼換了齊澤,反倒只是羞怯。

    冰涼的指尖輕輕撫上了下巴尖的一點,涼絲絲的觸感反而更讓她能想起方才柔軟的接觸。

    只是短短眨眼的功夫,可那一(吻wen)好似在上面印下了烙印, 時刻灼著自己的肌膚。

    從前念瑤雖出門不多,可京中有宴時,亦有不少男子可以來跟她結交,楚琳笙偶爾也會挑還算打眼的打趣起念瑤。

    但她卻從未對誰生出過這樣的心情來。

    信任可以依靠,敬服且又欣賞。

    若非今日齊澤直接明了的說了,她恐怕還是會躲避著自己心里這份被藏得很深的感情。

    窗戶外的忽然間想起一陣的動靜來。

    念瑤回神側目看去,心里卻不知怎麼的升起絲期待來。

    之前齊澤可沒少走窗戶。

    可窗外只是掠過了一群晚歸的雀鳥,聲很快淡去,念瑤眨眨眼楮,收回了目光。

    念瑤心里明白自己期待什麼,可這分明就是不合禮數的,她嘟著嘴,心里暗自怪齊澤帶壞了自己。

    墨玉推門而入時,便正好看見自己家姑娘臉紅撲撲的,嘴角還帶著絲傻笑托腮坐著。

    這四月天還有些涼意,屋內的爐火仍舊燃著。

    莫不是姑娘被熱氣悶傻了?墨玉擔憂的連忙上前將屋內的爐火滅了,這才上前將手里的錦盒拿過去。

    “姑娘瞧瞧,這盒子可還行?”

    寶藍(色)的綢緞錦盒里,躺著一柄折扇,念瑤只看了眼,便揮揮手,“都行,你看著辦吧,到日子記得帶上就是。”

    墨玉應下,將錦盒收了起來,這才關切的道,“姑娘面(色)有些發紅,可是屋里頭悶的了?還是今兒出去吹著了風,要不要喊府醫來瞧瞧?”

    “啊?”念瑤收起目光,丟了魂似的隨意擺了擺手,“我無事,歇息吧。”

    墨玉仍是擔憂的又叫人送了碗姜茶過來,這才服侍念瑤躺下。

    當晚,念瑤毫不意外的失眠了。

    平日里沾枕頭就著的念瑤,不管怎麼尋找姿勢,都覺得睡不舒服,不是枕頭高了就是被子厚了,翻來覆去到了後半夜。

    她眼楮一閉上,腦子里便全是齊澤近在咫尺的側臉跟那蜻蜓點水一般的(吻wen)。

    還有她心里自己都扯不清楚的感情。

    這個月宋霖先生告假,算起來明兒就該回來了,若是去上課,齊澤又偏偏坐在自己身側。

    她還沒有想好到底該怎麼面對他,這真是躲都躲不掉。

    就這麼翻騰了一夜,天蒙蒙亮時,在幾聲響亮的雞鳴中,念瑤這才淺淺睡去。

    “墨玉,墨玉我在睡會兒啊……”

    一大早,墨玉才剛喊了兩聲,念瑤便將腦袋埋進了被窩里,氣若游絲的哀求道。

    “可是今兒要去碧桐院啊。”

    墨玉嘆了口氣,正要再去喊,被窩里(露)出一張可憐巴巴的小臉,眼窩下蒙了層灰黑(色)。

    “替我告假,我真的太困……”

    念瑤眯著眼楮,眼皮子上像墜了秤砣睜也睜不開。

    困是一方面,還有一方面,是她想起只要過去便要跟齊澤見面,心里慫了。

    等墨玉終于妥協去給自己告假後,念瑤這才大松了一口氣,而後縮進被窩里安心睡去。

    ……

    碧桐院。

    齊澤看著身側空蕩蕩的書桌,眼神暗了下來。

    念瑤睡醒時已經過了晌午,屋內溫熱,她便起身換了衣裳自行倒了茶。

    不知何時等在窗戶外的人听見了動靜,利索了開窗躍了進來。

    “可是不舒服了?”齊澤眉間微皺,仔細打量著睡飽後,面(色)紅潤的小姑娘。

    念瑤一口水仍舊含在嘴里,眼睜睜看著他旁若無人的進來,好半天才咽了下去。

    “你,你怎麼又這麼進來了……”念瑤壓低了聲音,生怕外面的丫鬟听見。

    “我擔心你。”齊澤語氣十分理所當然,還熟練的倒了杯茶坐了下來。

    看著跟在自己房內一般不見外的齊澤,念瑤目瞪口呆。

    從前還沒發現,他不光膽子大,臉皮也挺厚。

    “瞧著倒是好好的。”齊澤打量著念瑤,“還是昨兒惱了,不想見我?”

    昨天那一(吻wen),齊澤想了很久期許了很久,鬼使神差的竟做了出來,他昨夜同樣輾轉反側到了天亮。

    念瑤見他提起昨日,臉頰上的紅立即滿眼開來,從脖頸到耳朵尖,無不散發著熱氣。

    “你,你欺負人。”

    小姑娘憋著半天,聲音又細又弱,好似齊澤當真做了十惡不赦的事一般。

    齊澤目光灼灼,直看的念瑤垂下了眼睫。

    他這才沉沉的嘆氣,“我道歉了的。”

    說的便是你道歉的方式欺負人,念瑤心里默默道。她正要抬頭分辨,抬眼便跌進齊澤幽沉的眸中。

    齊澤不知何時已經起身,寬闊的(胸xiong)膛就在自己鼻尖上,他低下頭,一點點貼近念瑤。

    有了昨日,念瑤哪里還敢同他直視,慌亂著想要起身躲避。

    可越是心里慌亂,便顧不得旁的,旁邊的凳子正好絆住了念瑤的右腿,她輕哼一聲便往後倒去。

    熟悉的溫度剎那間握住了念瑤的手,輕輕一拉便將人擁進了懷里。

    清甜的馨香縈繞住齊澤,他心里一股暖流劃過,眸中神(色)微沉。

    念瑤跌倒那一刻便緊閉上了雙眼,直到感覺到後背堅實的倚靠後,才撲閃著眼睫睜開。

    他的氣息比昨日還要重些,眸中的被一層暖意覆蓋。

    這怎好像是自己在投懷送抱一般?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隨手撿只攝政王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