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隨手撿只攝政王 > 第42章

第42章

作品:隨手撿只攝政王 作者:末東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他的唇很薄, 平日里總淡淡的模樣叫人看了便心生懼意,現下彎起一個弧度來,才算有些暖意。+++熱門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可這抿唇的動作, 偏偏叫人忍不住的遐想, 像在回味方才的味道一般。

    念瑤臉熱的很,不知怎地竟大起膽子泄氣一般抬腳踩在了齊澤的腳上。

    她力氣小, 踩上去于齊澤而言不值一提,可卻仍叫他有些詫異。

    小姑娘是真有些惱了。

    意識到這一點, 齊澤心下一跳, 勾起的唇角也漸漸平復。

    他任由念瑤踩著,不躲不避, 一面貼近了些,在念瑤耳邊低沉的道︰

    “莫惱, 我這就走,瑤兒明日可要記得去上課。”

    潮熱的氣息撒在念瑤耳邊, 害她禁不住一顫,再抬眸望去, 齊澤已迅速抬起身來。

    正好墨玉在外面再次問了一句,念瑤目光無奈挪了回去。

    “進來吧。”念瑤揉了揉有些發脹的腦袋, 輕聲道。

    “姑娘怎自己換的衣裳?那群丫頭當真不留心。”

    “不怪她們, 是我沒叫進來。”念瑤搓搓臉頰,緩了一緩。

    听念瑤這般說, 墨玉這才沒去訓斥丫鬟們,但看念瑤仍有跟昨晚一樣,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樣,忍不住有些擔憂。

    “方才老爺叫人過來問姑娘可是病了,奴婢還沒回呢。”墨玉說著, 替念瑤又披上一件外衫,“雖姑娘說沒事,也沒發熱,但奴婢瞧著還是有些沒精神,不知是不是昨兒累著了,要不還是請府醫過來把把脈吧。”

    念瑤身子微微一僵,連忙飲茶掩飾自己的神(色)。

    “你去叫人回了爹爹,只是昨兒沒睡好,無甚大事,叫他放心。”

    “那姑娘可要多歇息幾日,奴婢提前去替姑娘給先生請假。”

    墨玉言罷,念瑤便想應下,可腦子卻想起了齊澤臨走前叫自己明日不要忘了去上課。

    其實便是自己不去,父親跟先生也不會怪她,可是……

    可是念瑤一想到齊澤今日竟是越發的大膽,便一陣陣心顫。

    她才不是怕齊澤,念瑤不服氣的心道。

    反正明兒去了碧桐院,上課時有先生在,下學了還有墨玉陪著自己,齊澤再怎麼大膽也不會當著別人的面有什麼動作。

    “咳咳,今兒早些歇息就是,不必請假了,我明日照舊過去上課。”

    墨玉只得應下來,而後去叫人回了齊伯奉。

    第日。

    碧桐院中的冬青樹仍舊蒼翠,晨間的風卷起念瑤的的裙角,叫她忍不住打了個戰栗。

    此刻院中只有她與齊茹芸,自打上次走水事件後,念瑤便很少見到齊茹芸,即便是見到了,她也捂著手,不與自己說話。

    可今日自打念瑤進院後,齊茹芸的目光便時不時落到她的身上。

    現下見念瑤被風吹的打哆嗦,更是十分體貼的上前。

    “瑤兒姐姐身子弱,要不先進去吧,想來先生也會體諒瑤兒姐姐的。”

    她聲音仍舊如從前一般淡漠,說出關心人的話來分外違和。

    念瑤詫異的看了她一眼,卻實在親厚不起來。

    自打上次之後,念瑤便瞧出來了,這丫頭跟她母親李氏是一般的人,外頭看著平和安穩,里子卻是個心思重的。

    而且這心思還可能不是什麼好的。

    “這原是府上多年的規矩,四月天了,我無妨的。”念瑤淡漠的回了一句,不經意朝旁邊挪了挪,跟她拉開了距離。

    這里是自己家呢,她實在不願在家里還跟人虛與委蛇。

    齊茹芸見念瑤這般刻意冷淡她也不惱,轉身便又回到了原來的位置上,而後在沒人瞧見的地方,勾了勾唇角,(露)出一個詭異的微笑來。

    看啊,齊府的大姑娘是多麼驕傲明(艷yan)的一個人啊。

    可你越是驕傲,之後便越是痛苦。

    她已經與呂天涵商議妥了,只等兩日後皇後娘娘的壽宴上動手。

    齊念瑤並不熟悉宮里的地形,到時候只要自己稍做引導,將她引導呂天涵提前準備好的院子里頭就行了。

    不知道這朵明(艷yan)的海棠花,在受到呂天涵那樣的紈褲弟子折辱後,還願不願意活下去。

    想到這里,齊茹芸笑意更深了,活不下去最好,死了她更滿意。

    念瑤怎麼也沒想到,齊鈺今天居然請假了。

    她本想著上課時有齊鈺在身旁,齊澤定然不敢任意妄為,也必定不會問她自己究竟是何想法。

    但眼下先生布置了功課後,便按照往日的習慣出去後,便再次只剩下了她與齊澤單獨相處。

    有了前車之鑒,念瑤屬實擔心與他單獨共處一室。

    屋內爐火已經被搬走了,可仍舊比外頭暖和,墨玉擔心念瑤冷熱交替不舒服,便將夾棉的褂子替她提前褪了,只著了單衣束腰襦裙。

    線香徐徐燃著,氤氳在念瑤的身側。

    即便她只是坐著,卻仍能看出玲瓏有致的曲線來。

    齊澤手中的筆頓了頓,將一張寫好的宣紙放置到了一邊。

    卻沒想到他十分簡單的一個動作,落在一直偷看著他的念瑤眼中,惹得她顫了顫。

    “咳咳,你……先生一會兒就回來。”

    她語無倫次的一番話齊澤卻听明白了意思,忍不住輕笑了出來。

    念瑤才說完,便意識到是自己有些反應過度,可也已經來不及了,齊澤的笑聲在耳邊淺淺響起,她臉再度浮現出了一層桃紅。

    這下手里的字也寫不好了,念瑤(干gan)脆將筆擱了下去,氣呼呼的轉過頭不去看齊澤。

    屋外無非就是棵十幾年如一日的冬青樹佇著,再怎麼也看不出個花兒來。

    她看了一會兒,便覺得沒意思,只是心里頭仍舊虛著,生怕齊澤拿這事兒來取笑自己,(干gan)脆硬著頭皮(干gan)坐著。

    ……

    屋內越發的靜了,她原想齊澤或許會有什麼別的動作,或者問自己話,但卻沒有。

    周圍只有念瑤的呼吸聲,她坐了會兒心里的氣兒也消散了些,便忍不住的想要回過頭偷看一眼。

    畢竟自己的字還沒寫完,主要是為了這個,才不是去看齊澤的!

    這般替自己解釋完,念瑤這才慢騰騰的轉過頭去。

    她的目光先掃在了案牘上,毛筆仍舊老實躺著,可原本寫了一半的宣紙卻不知去了何處。

    “你方才也說先生一會兒就回來,再不趕緊寫完,定要罰你了。”

    齊澤沉沉的聲音響起,念瑤詫異看過去。

    只見自己寫了一半的宣紙上,另一半已被齊澤用同樣的小楷續寫滿了。

    “怎麼字體你也會仿?”

    近一年的相處,念瑤當真越發覺得自己撿回家的是個了不得的人物,好像樣樣都會一些。

    “不會。”齊澤頭微低看著筆尖,“只是瞧你寫字久了。”

    他與自己攏共一起上了月余的課,念瑤听完先是感嘆齊澤學習能力(強qiang)悍,之後怔了怔有些臉紅。

    自己平常寫字時,從未注意過齊澤,照他這樣說來,想很早便看了……

    那種心思,原來很早前就有了嗎?

    “好了。”

    齊澤的話打斷了念瑤思緒。

    寫滿了的宣紙遞到了念瑤眼前,“旁的都給你補上了,只是名字最能展現一個人的字跡,你來寫吧,”

    “莫要被先生發現了罰你抄書,那我可又要多寫不少字了。”

    “多,多謝。”

    念瑤輕聲道,“你放心,便是先生發現也只會罰我的。”

    齊澤眸中笑意深了些,他看著念瑤縴細白皙的手腕搖了搖頭,“罰你與罰我有什麼區別,總歸我替你寫就是了。”

    小姑娘平日里走路遠了都要不舒服,被罰抄書還不知道累成什麼樣呢。

    “咳咳。”宋霖先生一聲輕咳。

    兩人同時轉身做好,念瑤拿筆寫下自己的名字後,忍不住側眼看了看。

    她早已沒有半分後悔撿齊澤回家了,甚至有些慶幸自己能做那個夢境。

    畢竟他早些來的話,從前自己抄的書,就有人替她分擔了。

    念瑤心里莫名欣喜,可卻不敢細細去探問自己,便把緣故歸結到了這上面來。

    往年皇後娘娘的壽宴是不大辦的。

    一來大魏的皇帝只是呂家的傀儡,至于後宮,不過是呂家為了防止皇上暗中勾結大臣,隨意挑選的民間女子。

    那所謂的皇後娘娘也只是邊陲小縣縣令之女,根本不值得大辦。

    二來之前都不是整數,便也沒人在意。

    可今年不同,今年是皇後娘娘三十歲整數壽辰,也是呂少陽接手朝政做的第四十年丞相。

    朝中的人雖說名義上是替皇後娘娘過壽辰,實則卻是沖著討好呂少陽去的。

    今日齊伯奉親自來了趟碧桐院,跟幾個孩子說了這番話。

    可念瑤听完齊伯奉跟她說完這些後,便沒了興致。

    “爹爹從前不是從來不與呂家有往來嗎?”

    “嗯。”齊伯奉側目看了眼另一邊的齊澤,“只是他這次已皇後的名義下的旨意,不能不去”

    “我也去。”齊澤眉間蹙起,淡淡道。

    念瑤聞言心中一驚,她不知道早年呂少陽見沒見過齊澤,這樣明目張膽回宮,難道不怕被認出來。

    齊伯奉同樣面帶憂慮,怔了怔便叫齊澤單獨叫了出來。

    “我這次來只是知會下幾個孩子,殿下還是小心為上。”

    齊澤卻毫不在意,目光隔著窗戶掃過里面端坐的小姑娘。

    “無妨,他從沒見過我不說,而且本就想借機進宮一趟見見我那不成器的皇佷兒。”

    齊澤的年紀並不比皇上大幾歲,可名義上卻只是正經的皇叔。

    齊伯奉聞言也只敢點點頭,依言應了下來。

    作者有話要說︰ 齊•小學雞•澤日記︰周一 晴 今天替媳婦兒寫了作業,媳婦兒一定愛慘我了。

    腸胃炎反復,又不好意思請假,前幾天只好少發一點上來。

    但是!我今天終于不拉肚子了!我好了!我又可以粗長了!(掐腰抬頭)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隨手撿只攝政王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