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隨手撿只攝政王 > 第43章

第43章

作品:隨手撿只攝政王 作者:末東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很快到了兩天後, 齊府進宮的馬車分成兩輛,念瑤與齊茹芸共乘坐一輛。+++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ck101.org

    念瑤今日換上了湘妃(色)的襦裙,發髻也梳成了莊重的飛雲鬢, 攢金絲的海棠步搖上點綴著幾顆南珠, 通身華貴氣派,好似一朵正在盛放的海棠。

    至于齊茹芸今日也盛裝打扮了一番, 她向來就喜歡將自己展現的不落俗塵,便是今日也只穿素錦(色)的衣裳, 金銀珠寶一概不選最華麗的, 只有一兩個簡樸素雅的。

    只可惜她天生五官並不出彩,本就清湯寡水的面容, 再配上毫無亮點的衣裳,反而更不起眼。

    待到了設宴的寶華殿, 兩人分明同時一左一右下的車,可滿堂的人都被齊念瑤吸引住了目光。

    “喲, 那是誰家的姑娘?我怎瞧著跟當年京華楚家大姑娘楚柳眉那般相像?”

    “能不像嗎?那是齊府大姑娘,楚柳眉的親生女兒。”

    “我說怎麼沒見過呢, 原是那個平日不愛出門的齊家大姑娘啊,嘖嘖, 青出于藍勝于藍, 我瞧著可不比楚柳眉當年差……”

    赴宴的人低聲議論著,齊茹芸看著明明跟自己坐在一張桌上的齊念瑤, 滿心的不服氣。

    不就是靠著衣服打眼嗎?俗氣的很!

    而念瑤則沒有想那麼多,她是第一次入宮,雖微微有些緊張,可好奇更多一些。

    方才進殿後,先是給皇上皇後見禮, 她大著膽子打量了兩眼,皇上雖身著龍袍坐在高位,但卻並沒有半分笑意,反而呆愣愣的。

    至于皇後也沒差多少,臉上帶著笑卻也只是敷衍一般,隨意打發了前來的賓客。

    如今時辰差不多了,人也都到齊了,卻不見有人敢動筷子,更不見皇上發話。

    “呂相到——”

    念瑤正想著,便听見門口守著的太監尖聲傳話,話音剛落,寶華殿內原本的聲音立即安靜了下來。

    呂丞相才進殿內,一眾大臣便已自覺起身拱手行禮,便是皇上皇後,也都忐忑的站起身來。

    “許久沒這般熱鬧過了,坐,大家都坐吧。”

    “是。”

    呂少陽信步走到了僅低于皇位的下首坐下後,眾人這才敢直起身來。

    念瑤從未見過呂丞相,如今看在,他眉眼間與呂天涵甚是相似,頭發胡須黑白參半,面寬帶笑,若非是在這里看到,念瑤還當他只是個尋常人家的老人。

    她才要低下頭,便感覺到一道灼熱的視線打到自己的身上來。

    念瑤看了一眼便心里不痛快起來,呂天涵今日也來了,就坐在他父親的身側,餓狼一般的眸中滿是令人作嘔的貪欲。

    被這樣的目光看著,念瑤連飯都吃不下去。

    之後席間幾次敬酒,雖女眷這里擺的都是些不醉人的果酒,可念瑤從前卻是滴酒不沾的,兩杯下肚又沒吃飯,臉頰便紅撲撲的。

    “瑤兒姐姐可是覺得頭暈?”

    剛才借口如廁的齊茹芸剛剛回來,便關切的問道。

    念瑤眉間蹙起,眸中眼波流轉輕輕點了點頭︰“嗯……”

    之後便不想再與齊茹芸多說,吩咐墨玉道︰“你站後面替我扇扇,興許好些。”

    “姐姐這樣可不行,要不去外頭透透氣兒吧。”齊茹芸拉著念瑤的手便要走。

    好在念瑤還有些力氣,掙(脫tuo)了她的手有些不耐煩。

    “不勞妹妹掛心,這里畢竟是皇宮,不能隨意胡亂走動。”

    墨玉早前便不大喜歡齊茹芸,見她仍固執的要去拉念瑤,直接(強qiang)硬的站在了兩人中間,將她隔檔開來。

    “二姑娘先管好自己就是,姑娘我來照顧就行。”

    她們鄰桌做的便是別家的姑娘,听見連墨玉一個奴婢都這般不給齊茹芸留面子,忍不住打量了兩眼,而後竊竊私語起來。

    齊茹芸面(色)白了一陣,袖中的手緊了緊,不再搭話。

    方才她借口出去,是去見了呂天涵身邊的親信,她只需要負責將齊念瑤帶出去就行了,可她明顯對自己十分不信任。

    另一邊,坐在上首的呂天涵一直沒忘今天他來的真正目的。

    打從進門,他便再也不能將目光從念瑤身上挪開,這般明(艷yan)動人的姑娘,早就該屬于他了。

    可見齊茹芸進來後,僅僅說了兩句話,便再沒動靜,他便有些著急起來。

    呂天涵眼珠子轉了轉,再次舉起了酒杯。

    “父親協助皇上(操cao)持朝政一向很是辛苦,今日好不容易有個休息的空檔,該大醉一場才是,兒子敬你!”

    他剛說完,便有一眾來巴結的大臣紛紛附和。

    呂少陽膝下只有呂天涵這一個兒子,自然寵的很,便依言又邀了眾臣飲。

    念瑤自然也跟著喝了幾杯果酒。

    她方才只是有些臉熱,此刻只覺得頭昏昏沉沉,搖晃了兩下便要倒下去,幸好墨玉扶了一把。

    “誒唷,瑤兒姐姐還是出去透透氣兒吧,外頭有宮人專門備下了熱水,若是僅幾杯果酒暈倒在這殿內,恐怕就要出丑了。”齊茹芸借機開口勸道。

    念瑤晃了晃腦袋,看著已經有些重影的齊茹芸,遲疑了片刻。

    “有宮人備了熱水?墨玉你出去替我拿進來……”

    “那恐怕不行。”齊茹芸連忙打斷道:“下人更不能隨意走動了,姐姐你便別(強qiang)撐著了,快去吧,就在殿外呢,一眼就能瞧見。”

    見念瑤仍舊猶豫,齊茹芸(干gan)脆狠了狠心,“要是姐姐擔心找不到人,我陪姐姐去也行,方才我去方便,正好看見了。”

    念瑤還記得,上一次齊茹芸對自己這樣殷勤後,她便發了病,隨後家中還走水了。

    可此時是在皇宮內,她齊茹芸一個姑娘家,再如何大膽也不敢在宮里做什麼手腳,再者有墨玉陪著自己,想來也是無妨。

    而且雖說宴席上出于禮貌盡量不要隨意走動,可周圍也有不少的官家子弟喝多了出去透氣兒的。

    或許是她過分憂慮了吧。

    念瑤按著墨玉胳膊的手緊了緊,壓著她起了身,“既然如此,就勞煩芸兒了。”

    聞言齊茹芸心里已經樂開了花兒,面上卻仍舊謙和的笑笑,“姐姐客氣了,走吧。”

    她剛站起身來,坐在念瑤對面的齊澤便察覺到了,看著念瑤臉頰緋紅,便知曉她是沒喝過酒有些醉意了。

    可齊澤的目光掃過念瑤身側的齊茹芸,眸中閃過一絲寒意。

    他自打進殿後,因著是繼子的身份,便一直坐在齊伯奉的身後,正好將自己隱藏起來。

    此時見念瑤出去,便要動身跟著過去瞧瞧。

    而他才剛起身,便被早有準備的呂天涵看在眼里。

    呂天涵早便知曉齊澤要跟來,只要齊澤出了殿門,自然有人去擋住齊澤。

    這皇宮可不比獵場,就算你齊澤有天大的本事,那麼多的宮殿房間,也不可能立時三刻將人找到。

    而齊念瑤被人帶到該去的地方後,呂天涵自然也會過去,到時候生米煮成熟飯,什麼都晚了。

    呂天涵輕蔑的看著齊澤走出去的背影,沖身邊人使了個眼(色)後,便也借口方便從另一側出了殿門。

    念瑤出去之後,只見寶華殿外空蕩蕩的一片,並沒有齊茹芸所說的。

    又跟著齊茹芸往前走了一段路後,念瑤示意墨玉停下來。

    “二姑娘,不是說有宮人候著嗎?”墨玉毫不客氣的冷聲問道。

    齊茹芸知曉馬上就要有人來動手了,心里免不了有些緊張,“咳咳……有的,再往前走幾步就是。”

    說完,齊茹芸指著殿外的隨意一處。

    出了殿門後,外面空氣流通,念瑤吹了吹風便沒有方才頭暈了,她狐疑的順著看了一眼,有些不明白齊茹芸騙自己出來到底什麼意思。

    “算了,我已經好些了,咱們回去吧。”

    念瑤才剛說完,扶著自己的墨玉悶哼一聲,倒在了地上。

    “墨玉——”

    念瑤話還沒說話,便被抹了迷藥的手帕捂住了口鼻,瞬間癱軟下來。

    “誒唷小兔崽子,你小心著點,傷重了,可就壞了爺的興致了!爺可說了,只能將人迷暈,不能受分毫的損傷。”

    呂天涵身邊的親信罵罵咧咧的說完,才吩咐道,“行了行了,趕緊把人送過去。”

    這才轉過頭來,似是剛看見齊茹芸一般,“齊二姑娘且回去吧。”

    簡單的一句話說完,他便轉身離去,分毫沒把齊茹芸看在眼里。

    可此時的齊茹芸根本不計較這些,她看了看齊念瑤被拖走的方向,方才緊張的心情已經安定了大半。

    她甚至恨不得今日已經過去,便能立即看到齊念瑤被侮辱後求死的場景。

    念瑤睜眼時,周圍一片昏暗。

    她覺得自己的腦袋沉的像是頂了個秤砣,方才只是出來透氣兒,怎麼忽然間自己就暈倒了……

    對了,墨玉方才好像也昏倒了。

    念瑤試探著喊了一聲墨玉的名字,四周靜悄悄的,半天也沒有回應。

    她搖搖腦袋,撐著沉重的身子試圖坐起來,這時候才驚覺自己頭上被套了個什麼東西。

    僅僅是起身的動作,念瑤便覺得身子格外酸軟,念瑤立即將蒙著頭的黑(色)絲帕拽下來,抬眼看到了雕花的楠木床。

    屋里的門窗都被緊緊關上,她這才反應過來放生了什麼。

    恐懼感立刻襲來,念瑤想起今日齊茹芸莫名的殷勤,再想想這里是皇宮,縱然極力忍著,眼淚還是掉了下來。

    “有,有人嗎?……”

    軟綿無力的聲音響起,屋內屋外似乎都沒有人,唯有桌上一根(艷yan)紅(色)的線香徐徐燃著。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隨手撿只攝政王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