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隨手撿只攝政王 > 第47章

第47章

作品:隨手撿只攝政王 作者:末東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齊澤反應很快, 右手拉住了念瑤的掌心,轉身便將人護在了懷里。

    她燙的像塊火炭,眼尾微微泛紅, 隱隱有些淚痕。

    齊澤心也仿若被擱置在了油鍋里反復烹炸。

    “再堅持一下, 馬上就到了。”

    “信我,一會兒就好……”

    低沉熟悉的聲音在念瑤耳邊漸漸變得遙遠, 她身上好燙,可是卻沒有辦法緩解半分。

    “熱……”

    念瑤費力睜開眼楮, 微微眯起著, 看著眼前模糊的人影漸漸清晰。

    一雙手不自覺的便拉扯住自己的衣領,想要扯開。

    只是下一刻她的動作便被齊澤拉住。

    他將念瑤的胳膊輕柔的放到自己肩上, 隨後不再顧及,將人從正面抱起。

    這樣他能走的更快些, 也能隨時看到念瑤的狀態。

    齊澤方才問了外頭看門的人,知曉念瑤中的藥物是‘眼兒媚’。

    他早年在外偶爾翻閱過醫書典籍, 知曉這藥的厲害。

    這藥原本就是為煙花女子準備,雖然濃烈卻並不致命, 沒有真正的藥能解毒。

    除了男女之事可緩解癥狀外,必須依靠自身的耐力抗過去。

    除此之外, 便只能用迷香麻痹神經, 讓她暫且睡去。

    可是……

    齊澤看了眼已經開始漸漸失去意識的念瑤,心揪著一般難受。

    雖說他過去的快藥(性xing)不深, 但也要忍兩個時辰左右,她身子本就弱,一定是耐不住的,但若要用迷香,也會叫人頭疼上好幾天。

    “我們是去哪兒?”

    齊澤眼神暗了暗︰“承安宮。”

    承安宮不算冷宮, 可當年比冷宮還要冷,那是他曾居住過得地方。

    “你如今這般,帶出宮去我怕被人瞧見,也不易叫更多人知曉,承安宮多年沒有人住,你莫怕。”

    齊澤解釋完,念瑤輕輕嗯了一聲。

    許是齊澤走的快了些,顛簸之下,念瑤的神思漸漸恢復了點。

    她咬咬牙,將身子努力蜷縮成一團,眼楮緊緊閉了起來,試圖能壓制下渾身亂竄的燥熱。

    前方,磚紅(色)的宮牆映入眼中。

    齊澤提了口氣,竟是抱著念瑤躍過了紅牆。

    宮牆內的陳設一如多年前一樣,可齊澤顧不上沉湎。

    他隨意踢開了正宮大門,屋內的床褥竟然還帶著些原有的顏(色),只是布滿了灰塵。

    齊澤將念瑤擱置在椅子上,迅速將灰塵掃盡,而後褪下了自己的外衫平鋪在床榻上,之後才將人小心的抱過去。

    “這里不會有人來,你放心,但過一會兒要更難受……”

    小姑娘眼角更紅了,一雙手不安分的在衣領上來回摩挲。

    她側著身子眯起眼楮,溫柔的遠山眉此刻皺在了一起,本就嫣紅的唇瓣被緊緊咬著。

    白皙柔軟的手仍舊拽著齊澤的衣角不放,眸中懇切卻又抑制著。

    他才說完,念瑤便想起什麼似的,手心緊了緊又松了下來,肩膀微顫著像是要縮到牆角。

    齊澤的目光柔和了些。

    他知道念瑤是怕的,但卻因為相信自己反而有些猶豫。

    齊澤伸手攥住了念瑤比自己小上一號的手,冰涼黏膩的手心被他緊緊握住。

    “難受便拉著我就是……眼下有個辦法能幫你緩解。”

    他的聲音像是救命的稻草,念瑤眼神晶亮,“什麼?”

    “用迷香麻痹神經。”齊澤替念瑤拂去掛在臉頰上的烏絲。

    “可雖然能使你睡沉,但身上卻仍舊難受,這是(強qiang)行叫你忍耐的辦法,兩個時辰左右便會無事,過去之後頭也會疼許久。”

    “還有……”

    齊澤說到一半,頓了頓停了下來。

    “還有什麼?”

    還有便是與人歡好,此法無副作用,可立即緩解。

    齊澤心中想著,卻並搖了搖頭︰“沒什麼……”

    燥熱感一浪又一浪的襲來,念瑤好似要被吞噬在火里一般,即便無人觸踫,酥麻感自心里傳來,擴散到四面八方。

    “用,用迷香。”

    齊澤便知曉她要這樣說,從懷中拿出瓶子,將人輕輕扶在自己懷中。

    他將瓶口遞到念瑤嘴邊,小心的喂下了昏睡兩個時辰的量。

    可是迷香到發作確有一段時間,念瑤滾燙的身軀緊緊靠在他的身上。

    這會兒的功夫,念瑤的意識更加消散了,(身shen)體不再受到大腦控制,本能的去尋找距離自己最近的物體依靠。

    床榻上僅有齊澤的外衫鋪著,因怕念瑤胡亂動起來傷了自己,只能先將人拘在自己懷里。

    齊澤身上的溫度跟念瑤比起來要低上許多,她本能的尋找著比自己冰涼的地方。

    再加上渾身的黏膩酥麻,柔軟的身子不舒服的在他懷里來回磨.蹭。

    齊澤方才著急,便下意識忽略了(身shen)體上的變化,此時被如此不加防備的眷戀,他呼吸都開始灼熱起來。

    “齊澤……你……”

    迷迷糊糊間,小姑娘輕柔的喚著他的名字,可她聲音呢喃,根本听不真切。

    他情不自禁低下頭湊近了念瑤,想要听她說的什麼。

    可念瑤便在他的懷中,還很是不安分,他才將耳朵錯過去,念瑤原本蹭著他胳膊的腦袋轉了一轉。

    溫熱的唇瓣頃刻間觸踫到了他的耳垂。

    酥癢眨眼功夫便從輕輕一點,擴極到了全身。

    齊澤整個人都僵住了,身子更是動也不敢動一下。

    可念瑤卻對此絲毫不知,她有了這輕輕一點的冰涼,便想要更多。

    柔軟的唇瓣摩挲著便要繼續探尋過去,齊澤早已面紅耳赤,他從未如此狼狽。

    想到念瑤此刻並沒有意識,齊澤心里有有些覺得是自己在欺負她。

    驟然,齊澤將身子坐正。

    可下一秒,目光便再一次被不安分的小姑娘引.誘過去。

    她眼尾泛著薄紅,白玉玲瓏的耳垂上也沾染了絲嫣然,媚眼如絲勾人心魂,嗓子眼兒里頭是不是有幾聲難忍的喘音。

    不能再這麼下去了。

    齊澤吞了吞唾沫,便要將人放置在(床chuang)上。

    哪知道她沒了意識卻依舊聰明的很,一雙手緊緊攥著齊澤的衣服,齊澤擔心傷了她,也不敢用力去掰扯。

    就這麼僵持了好一會兒,齊澤險些便要沖動時,念瑤才終于悠悠睡去。

    他呼吸低沉的松了口氣,閉上眼楮將心中所想壓制下去,而後將人小心擱置在了床榻上。

    半刻鐘後,齊澤神思漸漸清明。

    他只著中衣走出了房門,微風吹了好一會兒,才緩了過來。

    再看向屋內時,齊澤眼中只有心疼跟不忍。

    呂天涵該死,他神(色)晦暗下來。

    方才是他去的早,從看守的人那里知曉了這次是齊茹芸勾結了呂天涵才騙念瑤出去的。

    之後齊澤吩咐了身邊的暗衛將齊茹芸打昏後帶到了芳華塢內,並且在一般人瞧不見的房梁上擱置了迷.情.藥。

    那藥的藥(性xing)猛烈,一根便足夠兩人的量,非要迷醉個兩三時辰不可。

    可若是十來根一起燃了,就算有人緩解,恐怕也要一天才好。

    從前再如何精.壯的人,事後恐怕也要留下隱疾。

    直接(殺sha)了呂天涵太便宜他了,若是叫他這個視(色)如命的人往後做不了男人,比要了命還難受吧。

    冷哼一聲,齊澤冷聲喊道︰“老三,你去叫人在芳華塢外守著,他們的人過去就直接解決掉,等明兒一早再叫人回來。”

    “是。”

    寶華殿。

    宴席漸散,齊伯奉眼瞧著兩個女兒跟齊澤出去後便再沒回來,心越發焦灼,再也顧不上旁人,稟告了皇上要去尋人。

    皇上支支吾吾了一會兒,待看呂少陽神(色)如常,也不敢叫侍衛幫忙去找,只是叫齊伯奉自己帶了幾個小太監出去。

    呂少陽打從宴席開始便將自家兒子的小動作看在眼里,眼下見齊伯奉去找人,不慌不忙的喝盡酒盅里的酒。

    “可是天涵將人帶走了?”呂少陽擱置下就被,蒼老的聲音透著寒意。

    平日里呂天涵有什麼事兒自然有呂少陽的人看著,如今听見問話,身邊的人不敢隱瞞,將今日的事說了一遍。

    “既然是齊府的人……”

    他攏共就得了這麼一個兒子,打小便寵著,雖說有些愛好玩樂,可卻也並非痴傻之人,再者愛好女(色)對一個男人來講,屬實不算什麼大事兒。

    況且這次又是齊伯奉那個老頑固的女兒,他一個讀書人,朝堂上引經據典叫人拿他沒辦法,著實討人厭。

    呂少陽花白的胡子顫動著,“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兒,隨他去吧,等天涵盡興了自然就把人帶回來了。”

    作者有話要說︰ 原來的給幾個人看都說肯定要鎖,希望現在這樣能沒事!

    嚶嚶嚶,熬夜給碼完的,我沒有斷更!我只是晚一點……(嘻嘻)

    上一章節著急沒放完。。。原諒蠢作者吧!!

    下一章評論下抽紅包!!麼麼麼!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隨手撿只攝政王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