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隨手撿只攝政王 > 第50章

第50章

作品:隨手撿只攝政王 作者:末東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齊伯奉才出門時, 念瑤便也起了。+++熱門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因著昨夜喝了安神的湯藥,她一夜無夢睡得格外香甜,晨起時覺得頭疼也緩解了不少。

    寧大夫不放心, 早早的過來替念瑤又把了一次脈, 確定她無事後,才放心離去。

    寧大夫攜著藥箱才回到住處, 凳子還沒坐熱呢,齊伯奉身邊的小廝便過來傳喚他過去。

    他一把年紀了, 來回跑路實在有些吃不消, 只是又不好怠慢,便想著先問個大概。

    “誒唷, 老夫這才剛坐下,可是老爺(身shen)體有什麼不適?”

    那小廝名喚元寶, 跟在齊伯奉身邊幾十年了,算是個副管家了。

    元寶方才也跟著齊伯奉進了宮, 這是剛剛回來。

    只見元寶先是搓了搓手,半晌了還是沒有憋出一句話來。

    這下寧大夫就急了, 他雖有些乏累但到底還是瞧病重要,著急的起了身。

    “你這般為難不成是出了大事?那咱們還是快些走……”

    “不是不是……老爺倒是沒事兒。”

    元寶扭捏著攔住了寧大夫, “是, 是二姑娘,她, 她(身shen)體有些不舒服,現在還昏迷著呢,老爺叫您去給看看,您,您最好有個心理準備……”

    寧大夫甚少關心與自己無關的事兒, 身邊也僅有個小廝,因此並不知道昨夜齊茹芸沒回來。

    听聞人竟是昏迷了,寧大夫心下大驚,可卻見元寶仍舊躊躇的模樣,還叫他做好準備,忍不住便要再問。

    可元寶卻死活不再多說,他只好先去看病人。

    等兩人到了齊茹芸的院內,便瞧見齊伯奉黑著張臉在外頭站著。

    寧大夫提著藥箱過去問安後,便要進屋。

    還沒等進屋呢,只隔著一層簾布他便嗅到了一股腐臭血腥的氣味兒。

    待見了躺在(床chuang)上不省人事的齊茹芸後,寧大夫藥箱子差點沒拿穩掉在地上。

    齊茹芸臉(色)慘白,眼底一片烏青,雖有被子蓋著,可(露)出的半截脖頸上仍舊有些黑紅(色)的斑駁。

    她回來後被人喂了些水,因著xia身疼痛又听見有人進來,便隱約恢復了些意識。

    “原該去外頭找個善看女人病狀的大夫來,可此事到底不光彩……”齊伯奉在身後忽然開口,面上盡是難堪。

    他雖還想替女兒遮掩幾分,可這天大丑事是在宮里(發fa)生的。

    當時太監侍衛站了滿屋,恐怕不出兩日燕京里都要口口相傳了。

    寧大夫回過神後清了清喉嚨,這才擱下藥箱把脈。

    他手搭在齊茹芸脈象上了許久,似是有些不解之意,可最終還是定了下來。

    “單從脈象上來看,二姑娘陰虛虧損肝脾勞累,且,且……”

    “咳咳,且因著縱.欲過度導致津血匱乏,若是只這樣倒還好說,可二姑娘體內還殘留著不少迷.情藥毒素,這藥少量並不傷身,但若是大量使用,即便藥力過去也會留下後遺癥狀。”

    听見是藥物所致,齊伯奉皺了皺眉卻並不詫異。

    當時芳華塢里的場景,兩人深度昏迷,再怎麼把持不住也不至于搞的這麼狼狽。

    寧大夫接著道︰“二姑娘的□□老夫不便探看,可照這種情況來說,應該潰爛的極為嚴重,恐怕還會影響日常如廁跟往後生子有孕,不過不傷及(性xing)命,待會兒開了方子配成藥膏,叫丫頭們每日涂抹就是。”

    他說的輕松,可任誰听了這話也知道齊茹芸這輩子算是毀了。

    正值青春年華,卻出了這樣大的丑聞,清白算是沒了,況且(身shen)體上還落下了病根,就算是能正常生子,也沒人願意要她。

    齊茹芸听完後便想開口質問寧大夫,可卻因使不上力來,只能默默流下眼淚。

    她即便沒人敢娶,到底齊伯奉有能力養自己一輩子,可齊茹芸現在更為擔心的是,若是齊伯奉知曉了一切的真相,說不定連齊府也不讓自己住了。

    齊茹芸想起名義上只是去別莊小住的母親至今還沒回來,越發的慌亂起來。

    她不知道齊念瑤如今在哪里,但看齊伯奉現在還願意叫人給自己看病,那一定還有挽回的余地。

    父親再偏心念瑤,總歸沒有證據證明是她先有意加害念瑤的。

    “父,父親……”

    齊茹芸才剛一說話,身子上微微的顫動便立即引來了下半身的劇烈疼痛。

    “二姑娘還是先已養(身shen)體為重,盡量少說少動的好。”寧大夫在旁邊補充道。

    可齊茹芸卻好似沒有听見,她聲音微弱,可憐兮兮將自認為最重要的一句話說出口。

    “女,女兒是被人陷害的……”

    還沒等她一句話說完,元寶在外頭火急火燎的喊道。

    “老爺,順天府來人了,說,說咱們府上的墨煙狀告二姑娘仗勢苛待威脅下人,還指使她人縱火,官差們這就要來拿人了!”

    話音落地,齊茹芸呆住了。

    為什麼?墨煙不是收了銀子以後離開燕京了嗎?

    她烏青的眼圈瞪的極大,手指抓住衣袖,嗓子里發出一聲嘶啞的怪叫。

    這下別說齊伯奉了,滿屋的人都驚住了,靜悄悄的一片,只有齊茹芸那邊隱約發出怪異的聲音來。

    人在情急緊張之下,(身shen)體甚至會(脫tuo)離大腦的控制。

    齊茹芸瞪大了眼楮,面目格外猙獰,身上的疼痛外加方才的消息,叫她好似身處地獄一般。

    她想要哭出來裝可憐博取齊伯奉的憐惜,她想要開口解釋自己還是那個最乖巧的二姑娘,她甚至想直接昏過去!

    可她此刻什麼也做不到,僵住的身子讓她無法動彈,極致的疼痛叫她無法閉上眼楮。

    齊茹芸眼前的視線漸漸模糊,她看不清楚齊伯奉什麼表情。

    原本安靜的屋內忽然間鬧哄哄的,她甚至只能隱約看見齊伯奉嘴巴動了動,可說的什麼話卻絲毫也听不見。

    雖然听不見,可齊茹芸知道齊伯奉此刻一定憤怒極了,她拼了命的想要起身,失敗後,便用盡全身力氣將胳膊從被褥里探了出來。

    蒼白的手指上,隱約還有幾處淤青。

    齊茹芸朝著齊伯奉的方向抬手,“父親,我,我沒有……”

    可接連而來的事情叫齊伯奉不敢再去相信這個從前不愛說話的女兒。

    他好像此刻才真正看清楚養了十幾年的孩子真正的模樣。

    這個孩子已經不知道在什麼時候,變成一個可怖到自己都覺得惡心的歹人!

    “別喊我父親!我沒你這樣的孩子!”

    緊接著,齊伯奉踹翻了屋內的桌子,拂袖而去。

    良久,屋內回府平靜,寧大夫也長嘆一口氣跟著離開。

    屋內原有的丫鬟縮在角落里交頭接耳著,眼中竟是厭惡與不屑。

    齊茹芸躺在床榻上,瞪大的眼楮酸疼卻怎麼也無法閉上。

    她仰起頭,床幔是最好的甦州錦緞,繡了她最愛的牡丹花,雕花的床沿是上好的沉香木……

    她本是齊府尊貴的二姑娘,可此刻怎麼連個下人都敢嘲笑自己?

    終于,酸澀的眼眶終于留下了熱淚,齊茹芸死魚一般毫無生氣的嘆了口氣。

    “什麼?順天府的人來拿齊茹芸?”

    念瑤方才喝完藥小憩了一會兒,醒來後听到了這個消息。

    “那還能有假,奴婢悄悄去看了眼,來的官兵還都帶著刀呢。”

    墨玉喘了口氣接著道︰“奴婢偷听了才知道,上次府里走水後,二姑娘……呸呸呸,那個毒婦去威脅墨煙,若是她不肯代替自己頂罪,就要她母親對她娘家哥哥動手,然後又給了墨煙一筆銀子,叫墨煙離開京城。”

    念瑤只是猜測上次自己發病跟齊茹芸有(關guan)系,卻怎麼也想不通縱火的緣故來。

    “可她好端端的縱火做什麼?”

    燕京地處北方,每一家的府邸都緊挨著,一家著火那整條街道都危險,故而縱火罪在律法中格外嚴重。

    上次好在滅火即時,墨煙又甘心認罪,齊伯奉這才沒有報給官府。

    “奴婢原來是也不明白呢,方才听說墨煙交代,是那毒婦悄悄藏了麻布引姑娘發病,又怕被人發現要燒了麻布,這才起了火。”

    念瑤聞言半天沒有說話,撓了撓頭頂淡淡道︰“……蠢貨,她不會先埋了嗎?”

    這話引得墨玉禁不住發笑。

    “誒唷我的好姑娘,你怎麼還替她想怎麼遮掩犯罪行為呢?要奴婢說啊,她才聰明過了頭,心里心虛又害怕,這才想徹底毀了證據。”

    “嗯。”念瑤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也是她咎由自取。”

    念瑤惋惜的搖了搖頭,若非是她先起了歹心,還好生做齊府二小姐呢。

    “對了姑娘,咱們怎麼不把那毒婦昨日害你的事兒也告訴了老爺啊?這要是老爺知道了,說不定直接將她逐出家門呢。”

    “說了不就叫齊茹芸也知道昨兒的事兒是齊澤(干gan)的了?便是不說,她也必然解釋不清的。”

    念瑤淡淡解釋道。

    說起齊澤,念瑤忍不住朝敞開的窗戶看了一眼。

    她以為,以為齊澤今日還會過來看著她喝藥的……

    失落的神(色)倏忽閃過,念瑤立即遮掩了神(色)。

    想來今日墨煙忽然趕到燕京,還能大膽狀告齊茹芸,一定也是齊澤背地里做了什麼手腳吧。

    他的能力漸漸展(露)的越來越多,比念瑤所想的還要厲害不少。

    而且近日,齊澤越發不在乎隱藏自己的行蹤了,甚至不在乎出入皇宮。

    或許離他恢復晉王身份的日子真的不遠了。

    但等到了那時候,他一定不會再住在齊府了吧……或許,或許還會離開燕京。

    齊澤曾向自己表(露)過心意,但他可曾想過,若是他不再只是個普通人,若他終究要成就一番偉業。

    到時候,她會不會成為他的負擔?

    作者有話要說︰ 齊茹芸女士,您的盒飯外賣正在配送中,請注意查收哦~

    嚶嚶嚶,最近熬夜上癮了感謝在2020-08-17 02:28:35~2020-08-18 03:22:00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橙子皮 3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明眸 2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隨手撿只攝政王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