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隨手撿只攝政王 > 第53章

第53章

作品:隨手撿只攝政王 作者:末東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屋內唯一的亮光是從窗口傾瀉進來的月光, 皎潔柔和的撒在地面。+++全本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外面夏蟲輕鳴,卷進來絲絲涼風。

    可念瑤卻覺得屋內的溫度在直線上升,臉上燙的像是著火了般。

    “舍不得誰, 嗯?”

    低沉的聲音透著纏綿人心的溫柔, 暖熱的氣息與自己的交織在一起,將念瑤的臉頰暈染的越發嫣紅。

    她的確已經有些習慣了齊澤從窗子進來, 可卻沒有想到他竟然如此大膽的親了自己。

    念瑤一顆心隨著他的氣息輕顫,卻是不敢再嘴硬。

    “我……我……”

    旖旎的氛圍下, 兩人間像戀人一般緊挨著彼此, 念瑤眼楮怔怔看著齊澤。

    猶豫了半天,扭捏了半天, 始終是不敢說出來。

    朦朧月(色)下,齊澤眼眸微暗。

    念瑤每每臉紅時, 便宛如嬌(艷yan)欲放的海棠,小巧的耳垂粉嫩, 花瓣一般帶著(誘you)惑。

    更能叫人著迷的,是被她輕輕咬住的嫣(紅hong)唇瓣。

    玲瓏秀氣, 瑩潤可口。

    “不說?”

    齊澤輕聲開口,眉間舒展再一次認真俯下了身。

    “唔……”

    再次觸踫到嫣紅的柔嫩, 齊澤忍不住多停留了一刻。

    輕輕一抿, 果然如他所想,格外甜美。

    再抬頭時, 小姑娘已經臉紅成了蝦子,雙手緊緊捏著衣角微微發顫。

    杏眼中泛起了淡淡的水汽,眼尾有些發紅。

    齊澤頓時心揪了起來,他心疼她。

    “別怕,不親了。”

    清冷的聲線中滿是擔憂, 念瑤委屈的看著齊澤,以為他終于知道自己害怕,要停下來了。

    可哪知道齊澤嘴上說著別怕,眸中盡是心疼,卻好似上癮了似的又輕輕印在了她的下巴尖兒上。

    略帶著些安慰的意思。

    念瑤下巴上溫熱的氣息轉瞬而過,心里更是跳的厲害,一切還沒等她反應過來。

    可等回了神兒,念瑤眼中的淚水再次聚集出來,一滴淚珠兒順著臉頰滴到了下巴上。

    “不,不是,不是說不親了嗎?”

    她委屈巴巴的低聲嗚咽著。

    齊澤下意識接住了滑落的淚珠兒,看著念瑤哭,他顯得有些無措。

    猶豫了一會兒,齊澤方將沾著淚的指尖輕輕拂過念瑤的唇角。

    “不親這里了,親旁的地方。”

    念瑤︰……

    看著他認真的模樣,念瑤又緊張又無奈,顫顫著抹了抹眼角。

    “旁的地方,也不行。”

    齊澤眉間微微蹙起,執拗的搖了搖頭,“可是我忍不住。”

    他恨不得每時每刻都能見到她,恨不得將人光明正大攬進懷里。

    壓制著心里濃烈的佔有欲已經叫他耗費了太多力氣,唯有偶爾的一點點觸踫,能給他絲慰藉。

    從前僅僅覺得能嗅到那股清甜的香味便能滿足,可(欲ru)望卻永遠也填不滿。

    見不到她,心里便空落落的缺了一塊。

    念瑤僅僅捏住衣角的手指尖兒微微泛白,齊澤心疼的想要將她的手拉開,卻被她有意的閃躲。

    可齊澤動作要更快一些,柔軟的小手被他拽到了手心里。

    包裹著微涼的指尖兒,齊澤將她拉到了自己(胸xiong)前。

    “我一見你這里就高興,它還叫囂個不停,所以才忍不住。”

    齊澤拂過念瑤臉上最後一滴眼淚,將她的手輕緩放在一邊,眼眸垂下。

    “我又嚇著你了。”

    “明兒我可能要離開幾日……你莫怕,我就是想瞧瞧你就走了。”

    他的語氣恢復了清冷,眼眸微黯。

    自上次入宮後,他便知道自己的身份怕是藏不了多久了,呂少陽已經開始著手調查自己。

    他從前是料定呂少陽不會猜到自己躲在京城,如今有了目標,憑借呂少陽的能力,要不了多久,便是沒有證據也能猜到。

    好在他比呂少陽提前規劃,早早做好了準備。

    一開始他的計劃是聯系京中的大臣,內外一起發力舉兵攻進燕京,可如今提前出了意外,呂少陽不會再給他更多的時間了。

    而且……

    齊澤的目光眷戀的投在念瑤身上。

    他若是在外舉兵,齊府一定會被嚴查,他怎麼放心念瑤一個人。

    再者說來,打仗非一朝一夕的事兒,許久都不能見念瑤,他做不到。

    因此齊澤這幾日跟簡玉林另外商議了計策。

    既然暫時不能動手,那他就恢復了晉王身份,正大光明的進京。

    越是這樣,呂少陽反而不好直接跟他動手。

    這樣的話,他也有時間積攢兵力,也能時時見到她。

    齊澤緩緩起身,語氣中卻是溢出來的失落。

    “你早些歇息,我走了。”

    起身的一瞬間,他才轉過身,衣角上便有了一股小小的阻力。

    齊澤心中一動,回首便見念瑤揚著小臉,淚眼朦朧的眨巴著眼楮。

    “你方才,方才說要離開?”

    她聲音又軟又細,揚起臉的模樣格外可愛,眼中帶著絲不解。

    齊澤有一瞬間甚至想要帶著她離開。

    可想想此去路程遙遠,便忍了下來。

    “嗯。”

    齊澤應聲回身,“你連只兔子都舍不得,卻偏偏舍得我,我走便……”

    “舍不得的。”

    她急急的打斷了齊澤,聲音有些嗚咽輕顫。

    “舍不得你。”

    念瑤生怕他沒有听明白,著急的又重復了一遍。

    就是因為雪團是齊澤送的,她才舍不得給齊家豪。可他方才直截了當的來問,她哪里好意思直接說出口啊。

    短短四個字,卻是齊澤心念已久,听過最好听的話了。

    他第一次動手傷人(性xing)命時,手也沒此刻顫抖的厲害,心里跳的快極了,像要飛出來了一般。

    “你,你還要走嗎?”

    念瑤在齊澤說要離開時,心里的一絲矜持已沒了蹤影。

    她的心里被不安佔據,習慣了齊澤的存在,習慣了一切都不要怕因為齊澤一定會在。

    明知道有一天齊澤會離開,可卻可以回避,不敢面對。

    甚至暗示自己,一切都會像現在這樣一直下去。

    窗外一朵黑雲將月(色)遮蔽,屋內登時黑了一半。

    “齊澤……”

    黑暗中,齊澤許久沒有回話,念瑤看不清他臉上的神(色),停止了哭泣,聲音微微有些沙啞。

    她沒看到,齊澤眼眸中已被笑意佔據,不說話只是因為心中又是欣喜又是緊張。

    甚至手指控制不住的輕顫、

    “你,你不怕我?”

    念瑤搖了搖頭,也不管黑暗中他是否看得見,“你只要別像剛才那樣,就不怕。”

    話音落地,一陣齊澤重新回到了她身邊。

    溫熱的氣息再次流轉,與念瑤的鼻息纏繞。

    “好,我答應你,以後都不會那樣了。”

    他的話念瑤向來相信,現在鄭重其事的承諾,念瑤立即便點了點頭。

    “但我還是要離開幾天,不過很快就回來了。”

    齊澤目力極好,即便昏暗下仍舊能將念瑤的神(色)看清楚。

    她神(色)轉變成失落,想要說什麼卻又不咽了回去。

    “你想問什麼我都會說的。”

    齊澤以為她要問自己去做什麼,可念瑤鼓了鼓氣,有些擔憂的開口。

    “你會有危險嗎?”

    齊澤怔了怔,心中一陣暖意,“放心,不會的。”

    “好。”

    念瑤話音落下,屋外的黑雲忽然間飄走,月光再次傾撒在屋內。

    方才知道齊澤離自己不遠,可此刻忽然間看到近在咫尺的臉,念瑤猛然還是有些不適應。

    可想起方才齊澤問自己是不是怕他,念瑤還是穩了穩心神。

    “你回來了以後……還是齊澤嗎?”

    還是那個總是護著自己,被她帶回家的齊澤嗎?

    夢中的晉王後來自封了攝政王,那樣一個高不可攀的地位,是她不敢妄想的。

    念瑤目光灼灼,第一次絲毫不帶回避的看著他。

    齊澤身心都動了動,他的瑤兒總是這樣溫婉的出人意料,總是叫他一天比一天的動心喜歡。

    “是。”

    他將她冰涼的指尖再次鎖在手心,放在了自己(胸xiong)前。

    堅定的口(吻wen)不摻雜半分猶豫。

    自那日隨她回家,他便知道自己逃不掉了。

    不管未來還是現在,齊念瑤便是他放在心尖上的的唯一一人。

    她如光一般將他居住的深淵照亮,只見一次便印在了自己每一寸骨骼上。

    刻骨柔腸的喜歡,流在血液中的,怎麼可能改變?

    念瑤任由齊澤的手被他拉著,不躲不避。

    也許是忘了,也許是習慣了。

    看著齊澤認真的模樣,念瑤自己也不清楚為什麼,她打從心底沒有辦法去抗拒。

    “嗯,我信你的。”

    念瑤唇角綻出一絲微笑來,眼眸彎彎還帶著淚痕,紅紅的眼角嫵媚動人。

    念瑤才剛說完,齊澤鬼使神差的緩緩俯身。

    他的唇角不知何時變得有些(干gan)澀,印在念瑤紅紅的眼尾上,微微有些膈人。

    這一次,齊澤沒有立即離開。

    念瑤緊張的不敢挪動,只好氣急開口。

    “你!你方才還說……哼,說話不算數,我不信……”

    唇角緩緩向下移動,隔著一絲空隙,並沒有直接貼著肌膚。

    直到他目光對準了自己,念瑤硬生生將後面的話咽進了肚子。

    “瑤兒若總這般可口誘人,我方才的話便當不得真了。”

    清甜的氣味兒環繞著齊澤,他喉嚨滾動,極力的壓制下心頭的沖動。

    齊澤輕聲說完,才輕緩的起身,眷戀的看了眼她的唇角。

    方才抿了一抿,好似比他想象中的還要甜一些。

    只是……只是現在吃不著了。

    被齊澤這樣看著,念瑤再一次脹紅了臉,目光閃爍著不知道怎麼應答。

    好半天,貓兒似的嚶嚀道,“你耍賴。”

    被他握著的手此刻也滾燙著,念瑤試圖想要掙(脫tuo),卻發現自己已軟綿無力。

    齊澤嘴角也微微揚起,想了想從懷中掏出一物件來。

    “拿這個抵消如何?”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隨手撿只攝政王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