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隨手撿只攝政王 > 第54章

第54章

作品:隨手撿只攝政王 作者:末東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袖長白皙的手上, 躺著一枚古樸的白玉。+++熱門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借著朦朧的月(色),玉石竟也絲毫沒有黯淡,昏暗下看瑩潤有光, 格外通透。

    而中間則是雕刻成了鏤空的樣式, 周圍的龍紋圍繞著正中心一個‘宸’字。

    “趙乾禹。”齊澤低聲緩緩開口。

    “嗯?”

    “趙乾禹。”齊澤耐心的重復了一遍︰“這是我的本名,我的字是簡玉林簡太傅起的, 喚子澤。”

    “也有個澤字。”念瑤眸中掠過一絲欣喜。

    齊澤寵溺的看著終于有些高興的念瑤,點了點頭, “嗯, 這個表字幾乎沒有人知道,所以拿來做了名字。”

    念瑤一直知曉齊澤並非他的本名, 之所以一直沒問,是她總覺得換了個名字便有種莫名的陌生感。

    現下听見他的表字有一個相同的字, 心里頭便好受了些。

    齊澤將僅巴掌大小的玉佩塞進了念瑤的手里。

    他手心溫熱,玉佩卻冰冰涼涼的, 念瑤心里驟然一顫。

    “我隨很快就會回燕京,但到時候恐怕不能時時在你身邊, 在外頭這玉佩比聖旨都有用,你只要大庭廣眾拿出來叫人都瞧見了, 便是呂家人亦不敢輕易動你。”

    當今皇上不過是呂家的傀儡, 聖旨自然沒什麼威懾力,可這玉佩竟然能壓制呂家的人, 念瑤不由疑惑起來。

    念瑤打量著手心精致的玉佩,觸手生涼,不見一絲雜質。

    “為什麼是個‘宸’字?”她端詳了片刻,想起方才齊澤名字中並沒有這個字困惑道。

    齊澤見她收了,眼眸中笑意更深了。

    他撫了撫念瑤散亂的碎發, 柔聲道,“什麼字不重要,你知道這玩意兒有用就行。”

    念瑤更加疑惑了,听齊澤說來,這分明是個頂重要的玉佩,可他卻給的十分隨意。

    岫山玉罕見,上頭系繩結絡子的孔瓖嵌了一圈金邊兒,原本有的繩結早不知道哪里去了,只剩下孤零零的玉石。

    念瑤想了想,從枕邊的荷包里翻找出了一根往年燈節隨意買來的紅繩系了上去。

    紅繩纏繞在蔥白的手指上,念瑤熟練的系了個扣子。

    玉佩垂下來,念瑤拎在指尖彎彎眼眸,“好,我收著。”

    軟襦的聲音中帶著一絲甜意,齊澤忍不住回味方才她唇上的味道,亦是甜的。

    念瑤將玉佩收到了荷包內。

    “你明兒一早就走嗎?我,我可以送送你的。”

    聞言齊澤不禁笑出聲來,他輕輕點了點念瑤的額頭。

    “傻丫頭。”

    齊澤回身看了眼窗外戶外頭的月(色),臉(色)沉了沉,“一會兒就走,齊院長也知曉的。”

    “我很快回來。”齊澤隨即轉頭,認真道。

    念瑤亮晶晶的眸子里已沒了方才的擔憂,既然齊澤說他很快回來,她信他。

    “上次宮里的事兒呂少陽已經對齊家起了警惕,雖說有了玉佩他明面上不敢動你,可我還擔心他會背地里下手。”

    齊澤擔憂的接著道,“明兒會有個叫老三的過來,是我身邊的暗衛,叫他給你做幾天侍衛。”

    “那你怎麼辦?”念瑤先是著急的問完,便想起齊澤既然敢起兵身邊一定有不少人才。

    她羞怯的側過頭不好意思起來,“不過你自己武功就很厲害的……”

    念瑤一雙遠山眉極盡溫柔,不好意思時眼眸微微垂下,更叫人心疼憐愛。

    齊澤心中熱潮流過,目光看著她微紅的臉頰不想挪開。

    夜(色)越發深了,寂靜的屋內唯有兩人的呼吸聲。

    “我得走了。”

    他盡可能的拖延著,試圖再跟她多說點什麼,但時間不等人。

    良久,念瑤紅著臉點點頭,“好,我等你回來。”

    ……

    窗戶被輕巧的關上,月光也被遮蔽在外。

    因著宋霖先生請假不用去碧桐院,第二日墨玉沒有來喊,念瑤便一覺睡到了辰時。

    外頭天光大亮,順著窗戶縫隙鑽進了屋內照在念瑤眼皮上。

    念瑤緩緩坐起身伸了個懶腰,才喚墨玉進來伺候。

    “姑娘這幾日可是睡得不好,方才廚房來送早飯,奴婢听屋里沒動靜,都沒敢叫姑娘起來。”

    念瑤拿著梳子的手頓了頓,嘴角不自覺(露)出一絲羞澀的笑意。

    “沒有,或許是夏日臨近便忍不住睡懶覺吧。”

    昨夜齊澤走之後,念瑤輾轉了許久才接著睡著。

    她雖對齊澤的離開心里有些忐忑跟擔憂,但想想齊澤不放心自己以及他的舉動,心里莫名有些竊喜。

    念瑤擱下梳子,忍不住(摸Mo)了(摸Mo)荷包里的玉佩,眉眼浮上一層暖意。

    ……

    快到晌午時,齊仲賢竟是突然從京郊過來了。

    齊仲賢是念瑤三伯,早年得齊老太太寵愛,但卻(性xing)子懶散愛好偷(奸jian)耍滑,在各方面都沒什麼建樹。這麼些年下來還只是個工部小吏。

    自齊老太太去世齊府分家後,除了每年例行的祭奠,便是過年兩家都甚少來往。

    怎麼偏偏在齊澤剛走就來了?

    念瑤帶著疑惑匆匆趕過去,還沒到屋里便听見里頭正吵嚷著什麼。

    “齊澤原來的鋪子賬目上出了問題,我來就是想簡單問問他從前是怎麼個標準,二哥你這突然跟我說人走了是什麼意思?他可還是我(干gan)兒子呢,不跟我說一聲就走?”

    齊仲賢質問的聲音極大,念瑤听著不自覺皺起眉來。

    齊澤的鋪子原是做漠北那邊的野獸皮毛生意的,雖說當初只是他掩蓋身份的幌子,卻也實打實是燕京里頭開了多年的店面。

    依照齊仲賢的能力應該只是生意上吃了虧,不可能會查到齊澤的身份不對勁兒。

    “我听他說了,說是鋪子的地契還有里頭下人的(賣mai)身契都給你了,既然如此不管怎麼經營都跟齊澤無關,你非要找他做什麼?”

    齊伯奉不緊不慢的開口,語氣中帶著試探。

    “我……是我(干gan)兒子,我關心一下怎麼了?”

    齊仲賢有些心虛的開口。

    念瑤也就在此時恰好進門,齊伯奉似乎是不想讓念瑤知道這事兒,給齊仲賢使了眼(色)後,便叫下人先上菜。

    齊家豪也被叫了來給齊仲賢請安,圓滾滾的身子學著大人的架勢作揖,格外的嬌憨。

    許是方才齊仲賢的話引的眾人都不太愉快,雖有王氏在一旁不停調和著氣氛,一頓飯吃下來,除了年紀小的齊家豪,仍舊都沒什麼好臉(色)。

    “多謝姑母”念瑤看著王氏不停的給自己夾菜,也只是淺笑著客氣道謝。

    她知曉王氏素來寬厚和順,可想想齊仲賢這個三伯這副總是偷(奸jian)耍滑的模樣,實在生不出親近的心來。

    倒是齊家豪最是高興。

    昨兒因著他喜歡雪團來跟念瑤說過話後,便對一直心心念念著要去找念瑤玩兒,今兒吃飯也硬要挨著念瑤做才肯。

    齊家豪吃飽後,又伸手夾了塊桂花糯米藕,“瑤姐姐吃這個。”

    一邊說,小胖手一邊遞到念瑤身邊。

    他手小,桂花糯米藕又胖又圓,一雙筷子被拿的晃晃悠悠。

    念瑤連忙想要去接,哪知道還是沒有撐到遞過來的時候。

    藕心內夾帶的糯米混雜著湯汁兒,咋剛好挨著盤子時,落到了念瑤的裙擺上。

    家豪身邊照顧的(奶Nai)嬤沒料到他忽然想起來夾東西給念瑤,根本來不及阻止。

    等掉下去了,(奶Nai)嬤才驚恐的趕忙上前替念瑤擦拭裙擺。

    “大姑娘莫生氣,是奴婢沒看好小少爺,都怪奴婢沒眼(色),大姑娘您……”

    “沒事。”

    念瑤笑著擺了擺手。

    再看齊家豪,在一旁嚇得眼圈已經紅了,想哭卻又憋著,不知所措看著自己。

    “家豪下次若是想叫姐姐吃什麼,就告訴姐姐,姐姐自己去夾就好,等家豪長大些有力氣了再自己動手好不好?”

    家豪听完立刻紅著眼點點頭,“好。”

    念瑤這才叫(奶Nai)嬤先去照顧家豪,又示意墨玉過來替自己收拾。

    許是方才(奶Nai)嬤動作大了沒留意,正好將念瑤貼身帶的荷包撞到了地上。

    荷包內原沒什麼大不了的東西,念瑤看了看齊澤給自己的玉佩沒有摔壞後,便也沒做計較。

    倒是齊伯奉坐在念瑤旁邊,在看到玉佩的那一刻臉(色)變了變。

    “咳咳……瑤兒先去換身衣服收拾收拾吧。”

    熟了的糯米撒在裙擺上被擦掉後僅留下一塊淺淺的印記,念瑤想著齊仲賢在便想等都用過飯再回去換。

    可齊伯奉驟然開口,倒叫念瑤怔了怔。

    念瑤看了眼齊仲賢,“無事,我陪三伯三伯母用完飯再換就是。”

    “都是一家人,不會跟你計較禮數的,回去收拾吧。”齊伯奉說完,狀做無意卻又好似再跟念瑤(強qiang)調一般道︰“記得下次一定要將荷包收好。”

    荷包?

    念瑤臉(色)微微沉了下來,她點點頭應下後退了出去。

    等回去換了身衣服後,念瑤再次將裝著玉佩的荷包拿了出來。

    那塊玉佩在白天看更顯得瑩潤有光,十分通透。

    方才念瑤將玉佩拿出來時,刻意避開了三伯齊仲賢的視線,卻正好被父親看到。

    連一向沉穩的父親都突然著了急,這玉佩究竟什麼來歷?

    正想著,便听見外頭有人通傳。

    “姑娘,老爺忽然叫一位小廝來跟著伺候姑娘。”

    念瑤眸中立即來了神采,“叫人進來回話。”

    話音才落,便有個身著齊府下人衣服的小廝進來。

    他生的普通,身材不高甚至有些消瘦,像是中年人卻沒有胡子,瞧不出什麼年紀來。

    “你是……老三?”念瑤試探問道。

    老三垂眸,恭敬的答道︰“姑娘折煞奴才了,往後叫奴才齊三兒就行。”

    他聲音有些喑啞低沉,像是刻意做出來的,用來掩飾自己原本的聲音。

    作者有話要說︰ 抱歉讓大家久等了,我糾結了很久之後到底要不要換地圖去漠北。

    不過終于決定還是在燕京啦~

    很抱歉斷更了三天,今天兩更,明天三更~

    評論抽十個紅包!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隨手撿只攝政王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