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隨手撿只攝政王 > 第55章

第55章

作品:隨手撿只攝政王 作者:末東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念瑤細細打量著齊三兒。+++全本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旁的小廝縱然再(性xing)子內向, 在主子面前也會有些小動作,可齊三兒站在那里若非時不時眨眨眼,念瑤還以為這是個木頭人。

    他端端正正的站著, 任何小動作都沒有, 雖然一身小廝衣服與旁的下人沒什麼不同,可偏生就是看起來比別人更加冰冷。

    “你從前是跟著齊澤的?”

    齊三兒聞言猶豫了片刻, 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念瑤想了想示意旁人先出去,而後將荷包中的玉佩重新拿了出來。

    “那你知道這玉佩有什麼來歷嗎?”

    等齊三兒抬頭看到念瑤手中躺著的玉佩時, 眼中閃過一絲詫異。

    他並沒有立刻回答, 而是反問道︰“主子爺他,他沒有告訴姑娘嗎?”

    念瑤茫然的搖搖頭。

    “他只說這玉佩比聖旨管用, 叫我好生收著。”

    齊三兒似乎意識到自己逾越了,垂下頭後才緩緩開口。

    “這是少有的岫山玉制的玉佩, 舉世只有兩塊,一塊多年前被埋進了皇陵, 還有一塊便是姑娘手上的,這是大魏朝聖祖爺的東西。”

    一句話驚得念瑤瞪大了眼楮。

    聖祖爺傳下來的東西, 齊澤就這麼,就這麼隨便的給自己了?

    算下來大魏開國已有兩百年了, 這玉佩恐怕比本朝年齡還大吧。

    再看上頭被她隨意系上去的不值錢的紅繩, 念瑤滿心的惆悵。

    但是恐怕便是打造個純金的鏈子來都配不上這玉佩吧……

    “那這‘宸’字?”

    “自然是聖祖的名諱。”

    怪不得齊澤說她要拿出來呂少陽也要忌諱三分,這寶貝當真是比聖旨還要有用。

    “庶奴才多嘴一句。”齊三兒猶豫著開了口︰“既然爺沒告訴姑娘, 姑娘便當它是普通玉牌收著就是,不必思慮太多。”

    齊三兒的話提醒了念瑤,恐怕齊澤就是擔心自己思慮太多不肯收或是收了不肯用,自己若是這樣反而辜負了他一片好心。

    “嗯,我省的。”

    念瑤蹙眉將玉佩重新收了起來, 只是改日得去給它換個繩結才是……

    書房。

    齊仲賢唯唯諾諾站在齊伯奉跟前,“二哥別生氣,我本就是來找齊澤的,方才一听他走了這才著急說了重話,別跟弟弟計較。”

    “你還有臉說!”齊伯奉冷哼一聲。

    “雖說名義上你收了他做義子,可你自從將他名下的鋪子佔為己有後,就對他不聞不問,眼下虧損了來找人?我都替你丟人。”

    齊仲賢一邊听一邊臉上陪著笑,絲毫不見惱的意思。

    待齊伯奉發火發的差不多了,齊仲賢又親自端了茶水遞上去。

    “二哥啊,其實找他詢問賬目的事兒都是借口……”齊仲賢試探著開了口。

    “你什麼意思?”齊伯奉驟然抬頭,冷冷了他一眼。

    “是這樣的……前幾日呂丞相的人忽然來找我詢問齊澤的身世。”

    聞言齊伯奉心里一顫,面上卻裝作不知情的樣子開口,“什麼身世,不就家是漠北的麼?”

    “二哥有所不知,據來的人說啊,這個齊澤像是呂丞相的死敵,而且……”

    齊仲賢忽然壓低了聲音,“我這些年來不容易,一直只能做個末品小官,來的人說只要我能把人帶過去,往後工部尚書就……”

    他的話說到一半停了下來,後面的自然不言而喻。

    齊伯奉雖知曉齊澤早已探查到呂少陽在調查他,昨夜先行離開了,可卻(摸Mo)不準齊澤到底來沒來得及出燕京。

    “我知道二哥為人正直,可是總不能叫我一輩子只做個小吏吧,況且齊澤跟咱們又沒什麼真正的血緣(關guan)系,只要將人交出去,往後我就能住回燕京來,咱們兩家還能互相照顧。”

    齊仲賢繼續說著,換了從前,齊伯奉早開始罵他使歪門邪道了,可現在,齊伯奉心卻被揪著。

    “行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可人已經走了,要找你自己去找。”

    齊伯奉話音落下,屋內恢復了安靜。

    齊仲賢垂眸思索了良久,忽然間開了口,“齊澤究竟什麼人我也听說了,二哥當真不願幫忙找人?不後悔?”

    “滾。”

    齊伯奉黑了臉擠出了這個字,然後便看他這個弟弟同樣沉著臉直接走出了書房。

    緊接著還沒到晚上,便傳來了封城的消息,除了城門不允許出入外,京中各戶人家都開始進行搜查。

    另一邊念瑤听說這個消息後同樣懸心了兩三天,萬幸的是一直沒有听說有人被抓的消息。

    半個月的時間過得很快,念瑤整日里看看話本逗逗雪團,偶爾家豪也會過來,日子倒還算悠閑。

    而呂少陽原本大肆在燕京追捕齊澤的同時,開始在各地尋找大夫。

    原因便是他的獨子呂天涵醒了,只不過……只不過從此再不能行人道。

    這對于從前流連煙花地沉迷女人身的呂天涵來說,比(殺sha)了他還要痛苦百倍,更何況他還是呂家獨子。

    “這個王八蛋,活該!”楚琳笙啐了一口,狠狠道。

    “還有那個齊茹芸,如今京里誰不知道她行為放.蕩,惡意縱火傷人被逐出了家門,哼,只關在順天府便宜她了。”

    那日宮中的事兒(發fa)生後,念瑤便將真正的原因原原本本告訴了楚琳笙。

    如今事情過去將近月余,因著無人替齊茹芸申辯,至今還關在牢里。

    “他們是惡有惡報,咱們別說那些不開心的了。”

    念瑤將手里的松子剝開,給楚琳笙遞了過去,隨即又低聲笑了出來。

    “我可听說大學子沈周近日里竟然練起劍來了,結果自己衣裳劃破了好幾件呢……”

    楚琳笙聞言立即紅了臉,嘟囔著咽下松子,毫不客氣的開口。

    “那個呆子當真不是個練武的料,我都教了十幾遍了,他還是不開竅!”

    “什麼?”念瑤不可置信的湊了過去,“表姐竟然還有耐心教人練劍的時候?”

    說完又促狹的笑了笑,“看在表姐當真跟這個沈周公子相配。”

    還沒等念瑤笑完,楚琳笙已經掐著腰站了起來,“好啊,瑤兒長大了學會打趣人了,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楚琳笙說著便要來撓念瑤的癢癢(肉rou),兩個小姐妹笑得扭成了一團。

    ……

    “姑娘,姑娘順天府來人了。”

    正鬧著,墨玉蹙眉走了進來,兩人聞言臉(色)也沉了下來。

    “可問是什麼事兒?”

    墨玉似是有些惱火,跺了跺腳道︰“跟二姑……呸,跟齊茹芸有(關guan)系,好像是說呂丞相發話庶她無罪,還說過要先將人送回來,過幾日再嫁到呂家去。”

    話音剛落,念瑤跟楚琳笙面面相覷。

    等反應過來楚琳笙已經氣得直接拍了桌子,“姓呂的是不是腦子有毛病啊!”

    念瑤也怔住了,自己兒子都已經不能人道了,做爹的怎麼還想著給兒子娶妻?

    莫不是覺得當日之事有損齊茹芸的名聲,良心發現了?

    “依照爹爹的(性xing)格應該不會同意。”

    墨玉連連點頭,“老爺發了一通脾氣後將人轟走了,難不成呂家還要將人從大牢里娶回家?”

    楚琳笙撇撇嘴,“這事兒旁人做不出來,呂家人難說!不過也是奇怪,齊茹芸剛關進去的時候不來救人,怎麼突然就鬧這麼一出,要不是呂家人轉了(性xing)子,就是……”

    楚琳笙驟然停了下來,跟念瑤對視了一眼。

    念瑤嘆了口氣,沉聲補充道,“就是她(懷huai)孕了。”

    想來想去,呂少陽能拉xia身段來接她回府,只有這一種可能。

    齊茹芸若是真的懷了孩子,這對她來說可能也是最好的結果了,將來若能將孩子生下來,或許還能母憑子貴,就此在呂家了卻余生。

    ……

    呂少陽的動作很快,見齊伯奉不同意將人接回家,當真直接將人從大牢里接到了府里。

    一個原本未出閣的姑娘家先是鬧出了丑聞,接著連個名分都沒有,直接下人放在馬車上抬到了家里。

    這種事兒別說本朝了,就是往前再看三百年,也是獨此一例。

    更何況呂天涵不能人道的事兒也早已傳開了,老百姓茶余飯後說起此事,竟是不知道該罵誰才好,便都當做一樁奇聞說笑。

    齊茹芸的日子並不好過。

    她的確(懷huai)孕了,只是被接到呂府後,除了明日例行的診脈外,她從未見過除了下人以外的任何一個人。

    更重要的是,就連大夫也不知道其實她的xia身依舊沒有治好。

    齊茹芸每日里既要忍耐xia身的疼痛與瘙癢,還要躲避著呂府的下人自己偷偷清理。

    “能替我給呂少爺通傳一聲嗎?我如今到底是什麼身份住在這里,我能不能給母親傳個信兒?”

    齊茹芸喝下安胎藥後,哀求著身邊的人。

    “丞相說您是被家里人趕出來的,但是顧念您跟少爺的情分,只要您將孩子生下來,將來可以留下做個侍妾。”

    身邊的人不厭其煩的重復道。

    齊茹芸早已習慣了這話,身下的瘙癢叫她難忍,故作生氣冷笑一聲叫她們出去。

    侍妾?

    她從前自恃極高,如今卻只能做個侍妾?

    門關上的那一刻,齊茹芸眼淚也流了下來。

    齊茹芸听見外頭的人走遠後,這才緩緩起身,自行解開衣衫,清洗著xia身緩解難忍的瘙癢。

    她知道自己能出大牢全靠肚子里的孩子,她恨呂天涵,更不喜歡這個孩子。

    可她更怕的是一旦有人知道了她xia身的病狀,會更加嘲笑她,會覺得她會傳染給孩子。

    到時候她連去的地方都沒有了。

    只要她如果真能生下孩子,依照呂家的勢力,或許將來連齊家的人都會低自己一等!

    作者有話要說︰ 明天三更,嚶~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隨手撿只攝政王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