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隨手撿只攝政王 > 第56章

第56章

作品:隨手撿只攝政王 作者:末東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壺內的水很快被齊茹芸倒完了。+++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ck101.org

    她衣衫敞開著, 貼近了還能聞到xia身隱隱散發出來的腥臭。

    “當啷”一聲,齊茹芸將茶壺隨意扔到了桌上,目光渙散著躺回了(床chuang)上。

    她如今孤立無援, 齊伯奉恐怕恨不得跟自己斷絕了(關guan)系, 根本沒有人理會她。

    若是母親在就好了。

    齊茹芸想到這里,在懷里摩挲著掏出了僅剩下的幾塊碎銀子跟簪子。

    “來人。”

    屋門被推開, 一小丫頭走了進來。

    “幫我去齊府郊外的別莊跑個腿,這些東西就都歸你。”

    小丫頭有些為難, “丞相吩咐過的, 您好生住著,旁的奴婢們不敢擅自做主。”

    齊茹芸嘆了口氣, 哭著坐起身,“好丫頭, 算我求你,我如今懷有身孕, 家里都不要我了我肯定不會跑的,只是實在思念母親而已。”

    她七分假意三分真情, 哭的上氣不接下氣,小丫頭看看發亮的簪子, 最終點了點頭。

    另一邊, 齊澤當日深夜出城前,實則先去見了簡玉林太傅。

    這些年來, 簡玉林為首的一部分文官武將表面上漸漸歸順了呂少陽,實則因為知道齊澤的存起,背地里一直在綢繆。

    他呂家之所以能把控朝政這麼多年,無非就是早些年他被封為鎮南將軍,手握虎符, 能調動城防部跟鎮南軍的二十萬將士。

    可幾十年養尊處優下來,鎮南軍早已沒了從前血(性xing),將士們也歇疲懶了,打仗根本不足為懼。

    至于城防部的兵馬實則還是效忠的皇室,只是礙于呂少陽手里的虎符,所以才被他所牽制。

    這也是呂少陽雖威勢早已超越了皇上,卻遲遲沒有底氣正式奪位的原因。

    齊澤這些年私下通過簡太傅聯結了城防部的文將軍,而且在漠北同樣招兵買馬,手中的軍力實則早已超過了呂少陽。

    只需要等待一個更好的時機,便能一舉致勝。

    “殿下當真決定了先入城?”

    昏暗的燈光下,簡玉林胡子花白眉頭緊鎖,“這個法子也不是不行,只是相比之下更加危險,咱們籌劃了十幾年,只要咱們跟城防部的文將軍里應外合,不出半月呂少陽必會支撐不住。”

    “太傅說的對,他呂家的鎮南兵早已不復當年,咱們以少打多不會輸給他。可若是提前入城,”文將軍年逾四十發間也有些斑白,文家世代忠良,若非皇上孱弱又被虎符牽制,根本不會听命于呂少陽。

    齊澤負手而立,想了想態度堅決解釋道,“我等不了那麼長時間了,呂少陽已經發現了我的蹤跡,再拖下去恐怕還要連累齊家。”

    他不能叫念瑤涉險,半分可能也不行。

    良久後,文將軍最先點了點頭,“殿下顧念一眾老臣的安危,屬下實在佩服!如此也好,說不定還能打呂少陽一個出其不意。”

    可話雖說的輕松,三人還是商討到了天亮,齊澤才離開了燕京。

    這半個月來,呂少陽著急搜查齊澤,還要派人替呂天涵找大夫,每天還要抽出時間處理朝政,忙的焦頭爛額。

    他也一把年紀了,這樣忙了幾日後,竟然是病倒了。

    好在太醫診治後只是普通發熱,呂少陽當晚這才提早歇下。

    當夜三更。

    戎馬出身的呂少陽因著喝了安神藥的緣故,睡得很沉,絲毫沒有听見府外不知何時響起的馬蹄聲。

    直到半個時辰後,呂少陽身邊的親信才慌張敲響了門。

    “丞相,丞相大事不好了,城防部文將軍沒有您的指令私自開了城門,然後護著不知是哪里來的兵馬朝皇宮方向去了!”

    在高聲的呼叫中,呂少陽頭疼欲裂的醒了過來。

    他揉著太陽穴仿佛還在夢中。

    “大呼小叫什麼!狗奴才,滾進來回話。”

    外頭的人連撲帶爬的進來,喪著臉將方才的話又說了一遍。

    呂少陽听清楚後一時間急火攻心,氣息喘不上來竟是吐了口血在地上。

    “咱們,咱們的鎮南軍呢?”好半天,呂少陽才擠出一句話來。

    “鎮安軍都駐扎在京郊,只有小部分輪值的守在城里,此刻已經被文將軍的人圍困住了,丞相,丞相咱們怎麼辦?”

    呂少陽身上仍舊滾燙,頭腦昏沉,向來(殺sha)伐決斷的他半天也沒想出個辦法來。

    “快去派人到京郊傳信,讓鎮南軍全部回來,快去!”

    “是。”

    那小廝匍匐著便要出去,可沒一會兒就跑了回來。

    “丞,丞相府外已經被兵馬圍住了……”

    話音落地,呂少陽身軀再也使不出半分力氣,軟腳蝦一樣癱倒在了地上,眼眸中盡是絕望。

    ……

    今夜燕京城內火光大盛,文將軍攜城防部十萬兵將,文官也隨簡太傅一同早早候在了皇宮外。

    長街上,黑暗的夜(色)被火把照的通亮,齊澤拎槍騎在馬上,不怒自威。

    另一邊,才剛得了消息的當今聖上坐著龍攆匆匆趕了過來。

    遠遠瞧見齊澤,便被他冷冽的神(色)嚇得心里顫了顫。

    不等齊澤下馬,小皇上先行下了攆車,瘦弱的身子臉(色)發白,恭恭敬敬的在齊澤身前作揖。

    “佷兒見過皇,皇叔。”

    見到小皇上如此懦弱諂媚的模樣,眾臣雖早已見怪不怪,可還是有些忍不住嘆了口氣。

    小皇帝名喚趙英,八歲便被呂少陽扶持上了皇位,所有的一切他都說的不算,一直活在了呂少陽的陰影下。

    這樣一個傀儡皇帝,自然沒什麼骨氣的。

    齊澤看著比自己還年長兩歲的所謂皇佷兒,心里卻只覺得酸楚。

    他策馬行至小皇帝身前,這才翻身下馬,伸手將小皇帝的手腕扶了起來。

    “你回宮吧,往後照舊做你的皇帝。”

    小皇帝詫異的瞪大了眼楮,滿臉的不可思議。

    文將軍跟簡太傅幾人一時也有些出乎意料,他們都以為齊澤該直接登基為帝才對。

    畢竟眼前這個皇帝,實在沒什麼能力。

    “晉王殿下,您看……”

    “不必多說,我自有打算。”齊澤淡淡打斷了簡太傅的話。

    一個晉王都叫念瑤膽怯許久了,他若是直接坐了皇位,那小丫頭不得對自己退避三尺?

    ……

    齊澤將宮里的一切事務安排妥當後,天已經蒙蒙亮了。

    他揉揉眉頭,將眼中的困頓掩去,揮手將文將軍叫了過來。

    “齊府那邊怎麼樣了?”

    文將軍對于齊澤的這個吩咐有些(摸Mo)不著頭腦,“依照殿下的吩咐,齊府所處的街道只排了一堆士兵守衛,其余的一切如常。”

    昨夜整個燕京所有百姓家都不免被外頭的兵馬聲吵醒,唯有齊府,好似什麼也沒(發fa)生。

    齊澤聞聲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叫文將軍退下。

    齊澤惦念著的念瑤此刻分毫不知外頭已經換了新天地,正睡得香甜。

    天(色)擦亮,天邊呈現一片深藍(色)。

    齊澤落地時,念瑤所住的院子內,仍舊如從前一般寧靜。

    只是他才要進門,忽然一黑(色)身影攔在了自己面前。

    那人看清了是齊澤後,立刻跪倒在地。

    “奴才不知道是殿下……”老三言語中有些緊張。

    齊澤示意他起來後,才道︰“她還睡著?”

    老三怔了怔才反應過來問的是念瑤,連忙點頭,“自,自然。”

    “嗯,文將軍辦事還是妥帖。”

    齊澤滿意的點點頭,才叫老□□下。

    可他正要推開窗戶時,卻猶豫起來。

    一來是擔心自己吵醒了念瑤,二來已經月余沒見她了,猛然間,心中竟是有些擔心。

    猶豫著齊澤的手已經貼到了窗戶上。

    他輕巧的躍進屋內,一眼便瞧見了床邊耷拉出來的半只手臂。

    如今已入了夏,念瑤屋內雖擱置了冰鑒,可仍舊是熱的。

    白(色)的紗制帷帳將床榻遮掩住,念瑤瓷玉般的手腕(露)在外頭,隱約能瞧見里面的人衣衫半掩。

    (春chun)光乍泄。

    齊澤心頭一動,一夜的奔波都沒叫他勞累,此刻他卻覺得腳下格外沉重。

    目光在帷帳上停留,曼妙的身姿玲瓏有致。

    窗戶半掩著,晨間的涼風順著縫隙鑽了進來,吹拂起帷帳的一角。

    她鬢間的碎發被輕輕撫起,沾染到了脖頸與眼角,睡夢的小姑娘舒服的抿了抿唇,緩緩翻了個身。

    輕薄的被子被這個動作掀開,春(色)更盛。

    齊澤心頭熱潮涌出,可忍了忍還是將眼神錯開了。

    枕頭邊上,她貼身帶的荷包(露)出一個角來,旁邊卻擺著個黃(色)的符紙。

    什麼時候拜的菩薩?

    齊澤從不信所謂天神,可腦海中浮現出念瑤一本正經的模樣來,還是彎了彎嘴角。

    屋內寂靜,念瑤睡得香甜,齊澤的心也在這一瞬間寧靜下來,竟叫他忽然間起了困意。

    齊澤甚至想此刻能就在念瑤身邊俯身在桌側小憩片刻,這種安靜溫暖的感覺,只有在她身邊才有。

    可今日還不行。

    他上前一步,想替念瑤將被子蓋好再走,可卻在貼近的那一刻,心里的眷戀再也控制不住的涌了上來。

    念瑤氣息溫熱平緩,嫣紅的唇瓣誘人可口。

    這一幕在齊澤離開的一個月中,夢見過數次,可每次都在失望中醒來。

    他在離開後才發覺,自己比想象中還要想見念瑤。

    “嗯……”

    小姑娘似是察覺到了他同樣溫熱的氣息,不舒服的嚶嚀一聲。

    這一聲好似貓兒撓在了齊澤的心上,他喉嚨微微顫動,不敢再有旁的動作。

    還是這樣誘人,叫他見了便再也挪不開眼。

    天光越發的亮了,齊澤不知道自己看了多久,卻仍舊不願挪動半步。

    最終還是院內丫頭們的腳步聲響起,齊澤才輕手輕腳的離開。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隨手撿只攝政王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