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隨手撿只攝政王 > 第57章

第57章

作品:隨手撿只攝政王 作者:末東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齊澤離開後, 屋內恢復了平靜,窗戶縫刮進來的微風卷起輕薄的紗帳,一切都好似沒有(發fa)生。+++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ck101.org

    念瑤這一覺睡得極好, 雖說這幾日越發熱了, 可朦朧中總覺得有絲涼風徐徐吹來。

    “姑娘醒了。”墨玉端著銅盆走了進來。

    念瑤起身把水輕緩撥到臉上,而後擦拭道︰“嗯, 昨兒冰鑒是不是比往常放的多,後半夜一點也不熱了, 往後就照昨兒的量放吧。”

    墨玉撓了撓腦袋, “與往常一樣啊。”

    一邊說墨玉一邊去開窗戶透氣,走近了她才發現窗戶竟是沒有關嚴。

    “怪不得姑娘說涼快, 也不知道昨兒那個粗心的丫頭關的窗戶,竟是留了個縫隙。”

    窗戶被打開後, 晨間的涼風正吹在念瑤剛還帶著水珠的臉頰上。

    絲絲涼意讓念瑤頭腦瞬間清醒了不少。

    窗戶?

    她記得昨兒窗戶是關好的啊,除非是又被人打開了?

    難不成是齊澤……

    可是依照齊澤的身手, 不該還留個縫隙才對。

    “許是風刮開的吧。”念瑤心中猛然有些失落,淡淡道。

    墨玉撇撇嘴, “姑娘就會替那些小丫頭說話。”

    用過早飯,念瑤照例在去院子里喂雪團。

    雪團已經比之前更胖了些, 敦實的趴在念瑤腳下吃著菜葉子。

    “姑娘……”

    听見聲音念瑤側身便看見齊三兒一身黑衣神情嚴肅的站在一邊, 而手里則抱著只比雪團小一圈的兔子。

    齊三兒是個比齊澤還要冷冰冰的人,這麼多天跟在念瑤身邊一共沒說過幾句話。

    如今叫他抱著個毛茸茸的兔子反差格外的大。

    念瑤‘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你,你這……”

    齊三兒尷尬的搓了搓衣角,隨即生硬的將手里的小兔子遞給了念瑤。

    “這是爺讓送過來的。”

    那小兔子一直被抓著有些害怕,顫顫著不敢亂動,任由念瑤撫(摸Mo)。

    念瑤聞言手上頓了頓, “他回來了?”

    齊三兒老老實實點了點頭,這整個燕京,除了念瑤恐怕都知道晉王回來了吧。

    念瑤想起沒有關嚴實的窗戶,出聲問道,“那昨天夜里……”

    齊三兒這下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了,齊澤並沒有讓他說旁的話,他不敢多嘴。

    可齊三兒不說話才反而不正常。

    念瑤略想一下便知道昨夜齊澤一定是來過了。

    想起入了夏後自己晚上只穿著輕薄的紗制里衣後,念瑤臉瞬間熱了起來。

    也不知道他瞧見了多少……而且怎麼也不把自己叫醒呢。

    莫名的,念瑤心里頭有些委屈。

    都已經一個月沒見了,齊澤來去倒是方便的很,直接飛來飛去穿行自如。

    可是她卻好像什麼也不知道。

    “瑤兒,瑤兒昨天晚上出了大事了……”

    楚琳笙剛到齊府,隔著老遠便呼喊著念瑤。

    念瑤情緒仍舊有些低落,隨手將小兔子扔進籠子里拉著楚琳笙進了屋子。

    進了屋,楚琳笙照例灌下去了兩杯茶水後,才興奮的開口。

    “昨天夜里城內的火光你瞧見了沒?估(摸Mo)著全城的老百姓都沒睡好。”

    念瑤不明所以的替楚琳笙順了順後背,

    “我昨天睡得挺好的,什麼火光?誰家著火了嗎?”

    楚琳笙聞言愣住了,“你沒瞧見?”

    念瑤搖了搖頭,她昨夜天擦黑就睡下了,一覺到天亮,齊澤來也不知道。

    “我今兒早上听人說啊,昨夜有個什麼什麼晉王忽然同城防部的文將軍里應外合,將呂家圍困住了,就連呂少陽的鎮安軍都沒來得及發現呢。”

    “听說那晉王十年前就死了,不過好像手里有個聖旨,是假死來著……哎呀不管怎麼樣,都跟咱們老百姓沒什麼(關guan)系,最重要是呂少陽這壞老頭兒終于有人制的住他了……”

    楚琳笙絮絮叨叨著說著,念瑤已經怔怔的有些發懵。

    竟然速度這麼快?

    齊澤昨夜發兵入城,到底是哪里來的時間來看自己的?

    他是個鐵人不用睡覺嗎?

    “瑤兒,瑤兒?”

    楚琳笙說到一半便發現念瑤坐著出神,伸手在她面前揮了揮。

    “瑤兒也驚著了對不對?這要是那個晉王被呂少陽發現了,恐怕免不了就是一場惡戰呢,燕京城不知道多少百姓要遭殃。這一點這個晉王倒是比姓呂的(強qiang)上一些。”

    楚琳笙的話反而更提醒了念瑤昨夜齊澤其實是有多麼危險。

    “表姐,齊……晉王可有受傷嗎?”

    楚琳笙搖了搖頭,“那我可不知道,這個晉王估計要比從前的呂少陽還要厲害,拿著聖旨,是當今皇上的皇叔,說不定那日便要坐上那個位置了。”

    “皇位……”念瑤下意識便說了出來。

    楚琳笙連忙神神秘秘的點點頭,“听說啊如今就在宮里頭住著呢,嘖嘖……”

    後來直到楚琳笙離開,念瑤都仍舊有些發怔。

    她怎麼也沒想到齊澤的速度會這麼快,而且竟然做到了兵不血刃。

    “墨玉,你去看看父親在不在。”

    墨玉猶豫著開了口,“姑娘,老爺從昨兒就沒回來,說是怕您擔心不讓告訴您。”

    念瑤眉頭蹙的更重了。

    好像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昨天燕京城(發fa)生了什麼,只有自己被蒙在鼓里。

    剛來的小兔子被念瑤關在了雪團的籠子里。

    小兔子似是有些害怕比他大上不少的雪團,縮在角落里頭瑟瑟發抖。

    雪團一開始並沒有理會它,到了下午,才試著跟它靠近。

    可是才一靠近,小兔子反而抖得更厲害了。

    雪團從身下叼了片菜葉子給它,它猶豫了許久,才小心翼翼的啃食了起來。

    念瑤看著兩個小家伙的互動,竟是想起了自己與齊澤一開始相識的情景。

    那時候自己也怕極了齊澤。

    可等慢慢接觸後,自己卸下了防備,齊澤反而好像離自己越來越遠了。

    看著身側不遠處立著的齊三兒,念瑤有一瞬間想要叫他離開。

    反正齊澤現在也回來了,呂少陽也被控制了,她自然不再需要保護。

    入夜。

    念瑤並不知道齊澤今天到底會不會來。

    看著那扇雕花木窗,她賭氣一般刻意的叫人將窗戶從里面反鎖了起來。

    “咱們的銅鎖呢,給這窗戶鎖上。”

    墨玉將許久沒有反鎖過的木窗拿木棍抵上,苦兮兮的嘆了口氣。

    “這上頭沒有(插cha)銅鎖的地兒啊姑娘。”

    看著墨玉為難,念瑤這才放過了這窗戶。

    等墨玉替自己熄燈離開後,昏暗中,念瑤看著黑漆漆的房頂,忽然間竟是緊張起來。

    若是齊澤根本不會來,那不顯得自己有些一廂情願了嗎?

    可若是來了……

    念瑤晃晃腦袋,心里暗自叮囑自己不要多想,趕緊睡覺。

    一夜無夢。

    念瑤醒來時特意看了看被木棍頂住的窗戶,不知怎地心里竟是有些失望。

    兩個小兔子(關guan)系比昨天好了很多。

    小的那只不敢來吃念瑤手里的菜葉子,雪團就將自己的給它送到嘴邊。

    念瑤忍不住想要去揉揉小兔子的腦袋,安撫一下,還沒等小的發抖,雪團倒是先緊張起來。

    “怪不得齊澤說你是沒良心的小東西!”

    念瑤學著齊澤將菜葉子隨手扔到了雪團的腦袋上,哼了一聲後回到了屋里。

    當天晚上,念瑤訕訕著叫人將木棍放了下來。

    心里也跟著有些難過。

    他想來找自己隨時都行,可是自己以後若要見他,恐怕就是三拜九叩了。

    夜里念瑤躺在(床chuang)上,(摸Mo)著荷包里的玉佩,便想著明天得叫齊三兒給齊澤送回去才是。

    ‘  ’

    細微的聲響忽然傳入耳朵,念瑤詫異的瞪大了眼楮坐了起來。

    半天後,聲音又響了一遍。

    念瑤握著玉佩的手緊了緊,心里頭卻仍舊帶著些惱意。

    她昨兒費盡心思將窗戶關好,今兒剛把木棍給拆了,人反而又來了。

    隨後便是窗戶被打開的聲音。

    齊澤小心翼翼的躍進來,生怕驚擾了念瑤休息。

    可等他走近了,才看到人正好好坐在床邊,眼角紅紅的垂眸。

    “這個還給你。”

    念瑤不等齊澤說話,先將手里的荷包遞了過去。

    齊澤接過來打開,便瞧見里頭的玉佩上原本的紅繩被換成了一條銀(色)的鏈子。

    旁邊還有上次自己看到的那張符紙。

    原來這符紙是給自己的,齊澤嘴角不自覺揚了起來。

    “那符紙原是給你求得,想叫齊三兒給你送去,可是現在看來你已經不需要了,至于玉佩,我原先不懂事,不知道那東西這般重要,你拿回去吧。”

    念瑤起身垂眸悶聲說完,齊澤心里一顫,俯身去看才瞧見淚珠子已經不知道何時從念瑤的眼角流了下來。

    齊澤將符紙單獨拿了出來,鄭重收到了懷里,卻把玉佩再次遞了過去。

    “送出去的便不會再拿回來。而且……這玉佩原就是歷任皇後的聘禮之一。”

    念瑤掩飾著自己詫異的神(色),回過身囔囔道︰“那你就去把它還給皇後娘娘。”

    半晌後,念瑤耳後傳來的溫熱的氣息。

    齊澤走近了一些小心翼翼的將她攬在了懷里。

    “我知道讓你擔心了,是我不好。”

    他越是這樣說,念瑤眼淚反而越發止不住。

    好一會兒後才拿拳頭輕錘著他的肩膀,抽泣著道︰“你回來怎麼不跟我說,怎麼不叫醒我……”

    齊澤任由她錘著,心疼的撫著念瑤的後背︰“我是怕吵醒你,昨兒本來想來找你,可是忙到了後半夜,便想著今天過來。”

    念瑤原本滿心的委屈難受,此刻在齊澤解釋下盡數消散。

    她揉了揉眼角,方覺得兩人之間貼的近極了。

    臉唰的熱了起來,念瑤收回手便要轉身,可卻被齊澤緊緊攥住,怎麼也掙(脫tuo)不開。

    “你,你可有受傷?”她小聲道。

    齊澤淺笑著搖搖頭,“沒有。”

    “那我往後是不是不能在白天見到你了?我听說你很忙……”

    齊澤安撫著她的後背,低聲解釋道︰“前幾日可能還有許多事要我去處理,再等等就沒事了。”

    “那……”念瑤猶豫了一下,“那你往後可要去做皇上嗎?”

    這本是極嚴重的問題,念瑤猶豫是擔心會叫齊澤對自己生出疑心來。

    可齊澤神(色)如常,淺聲反問道︰

    “瑤兒想讓我做嗎?”

    “我?”念瑤詫異的瞪大了眼楮。

    “嗯,如今的皇上不堪大任,便是沒了呂少陽,我若是不做自然也會有旁的有野心的上來,可皇帝無非就是個位置,是個名頭,只要我還在,要不要這個名頭都是一樣的。”

    齊澤毫無保留將心里所想說給了念瑤。

    “瑤兒若是想,我明兒便來聘瑤兒做我的皇後,反正聘禮瑤兒也收了。”

    他話鋒一轉,念瑤頓時羞的低下了頭。

    “誰,誰要做什麼皇後……”

    齊澤一副了然的模樣點了點頭,“也好,那便做夫人也行。”

    念瑤雖從未明說出過自己的感情,甚至連她自己還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不是喜歡。

    可念瑤卻記得,自己在齊澤要離開時心里有多麼的不舍。

    這些日子來,她甚至天天都在擔心著他。

    “我,我不跟你說了!”

    念瑤將手抽了出來,背過身去不在與他說話。

    好半晌過去,她臉上仍舊燙的厲害。

    念瑤思慮了許久,“我想想再回答你好不好。”

    “那你把這個收著。”

    說著,齊澤將玉佩重新擱到了念瑤手里。

    玉佩上的冰涼隔著荷包傳到了念瑤手心,她心里顫了顫,點了點頭。

    “還有就是呂少陽跑了,鎮南軍仍在京郊,或許還要不太平幾天。”

    “呂少陽跑了?”

    齊澤眉間卻仍舊平坦,絲毫不在意,“府兵護著他跑的,不過是(強qiang)弩之末罷了,鎮南兵不足為慮,只是又要幾日見不到你了。”

    念瑤卻有些憂慮,“那你千萬要小心,記著時時把符紙帶著,我听表姐說這符紙是開過光的,可靈了。”

    聞言齊澤眼中笑意更深。

    “還沒過門,便有做夫人的架勢了,夫人放心,為夫遵命便是。”

    月(色)下,念瑤臉頰粉嫩,晶亮的眼楮眨巴著,輕輕錘到了齊澤肩膀上,“我,我跟你說正經的呢!”

    “是是是,是為夫不正經……”

    “你還說!”

    齊澤不躲不閃任由念瑤的拳頭落下,眉宇間盡是寵溺。

    這是他一個月來最高興的時候了。

    念瑤著急之下,竟是忘了正在夜間,聲音沒忍住有些大了。

    “姑娘可是有什麼吩咐?”

    墨玉聲音驟然響起,念瑤嚇得連忙僵住,動也不敢動。

    ……

    墨玉過了會兒沒听見回話,便以為是以自己听岔了重新回了屋內歇下。

    念瑤听到關門聲這才松了口氣,結果抬眼便瞧見齊澤正笑吟吟看著自己。

    齊澤緩緩靠近了一些,俯到了念瑤耳邊。

    “……”

    念瑤以為他要說什麼,可半天沒听見動靜,便忍不住側頭去看。

    哪知道念瑤才將臉頰側過去,正好踫到了齊澤溫熱柔軟的唇瓣。

    一息之間,齊澤已滿意的將頭抬了起來,臉上是得逞的笑意。

    作者有話要說︰ 三更結束~

    給大家原地炖個鴿子湯︰咕咕咕咕咕……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隨手撿只攝政王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