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隨手撿只攝政王 > 第60章

第60章

作品:隨手撿只攝政王 作者:末東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案牘上被繁雜的折子書信堆得滿滿當當。+++全本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齊澤本意是能常在念瑤身邊, 可他到底還是剛剛接手政務,這些日子忙起來幾乎半點時間都騰不出來。唯有每日在老三口中听一些她的日常,心里才算安定。

    聞言齊澤手中的筆頓了頓, 這才抬起頭看了眼老三。

    齊澤眉間平展眼中卻透著淡淡的寒意, “宮里頭來人不讓走前院,沒叫人守著?”

    念瑤不愛熱鬧, 他擔心人來人往難免吵嚷,故而叫人一直走的後院側門。

    老三瞧出了齊澤的不滿, 連忙解釋道︰“是個才來的沒留神走錯了, 雖恰好沖撞了姑娘,可瞧著也是個有眼力見的奴才, 奉了些瓜果來,是燕京不常見的。”

    齊澤聞言這才想起來下午來的內務府掌司, 他瞥了眼卓側放置的有些蔫了的果子。

    “她喜歡?”

    老三點點頭︰“像是合了姑娘的口味。”

    齊澤搓了搓手指,將筆放了下來, 示意了一眼,荊四便會意的將文仙果奉了過來。

    軟糯的果(肉rou)才剛入嘴, 齊澤便忍不住蹙起了眉。

    雖是不常見的,可味道太過甜膩了。

    再者放置了一下午也不復一開始的冰涼, 咽下去後反而更加燥熱。

    只一口, 齊澤便皺著眉將剩余的重新扔了回去。

    “今兒來的掌司叫什麼名字?”齊澤擱在後,拿茶水漱了漱口才問道。

    “回殿下, 叫王英。”

    “內務府伺候了呂少陽幾十年,如今也該換個總管了,我看王英可以,明兒叫他來當值吧。”

    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在掌司位置上待了十年的王英就成了新任的七品內務府總管, 以至于這個消息傳到內務府的時候,一眾人還有些不可思議。

    原先的總管瞪大了眼楮听完了來人宣旨,而後又不敢相信的反復問了幾遍。

    “王英你他娘狗日的昨兒是送去了什麼金山銀山不成?”

    王英揉著腦袋也有些懵,他怎麼想也沒弄明白這天上怎麼忽然掉了個大餡餅下來。

    他已經五十多歲了,本沒想著還有晉升的機會,昨兒只是想盡量的多套好套好新主子,怎麼才(露)了個面就升了官?

    難道是晉王殿下看一眼自己便瞧出了自己的能力跟忠心?

    看著原總管幾乎要滴血的嫉妒眼神,和立馬就要上前跟自己爭辯的樣子,王英想了想便決定先不去理會他。

    主子的心思比什麼都重要,王英瞥了一眼他便匆匆收拾了一番趕去齊府。

    齊府後院。

    王英鄭重其事整理了衣冠,跪著等待晉王殿下的問話吩咐,他其實也有些(摸Mo)不清楚緣故,可心里還是格外高興與激動。

    齊澤正與荊四交代著什麼,等過了許久,齊澤終于想起來抬頭。

    “昨兒送來的瓜果不錯,一會兒叫人再送些到她哪兒去。”

    王英原本準備了滿腔的話來訴說自己的感激敬慕之情,卻沒想到晉王僅僅只是看重了一份瓜果。

    “是,奴才這就……”

    說到一半,王英停了下來。

    送到‘她’哪兒?

    王英鼓起勇氣帶著膽怯抬頭看了眼齊澤,可齊澤已經回過頭去看案上的冊子了。

    他左想右想也沒想不明白過來是誰,最後還是荊四遞過來一個眼神,叫他先出去候著。

    正直晌午,外頭的太陽毒辣,王英等了一會兒看見荊四出來,連忙迎了上去。

    “荊四爺,奴才膽子小不敢問,方才爺說的送去到底是給誰送去。”

    王英一邊說一邊暗中遞了包碎銀過去,可荊四冷冷看了眼卻並沒有收。

    他比老三(性xing)情更隨和一些,因往後要與人經常打交道,齊澤這才叫他跟在身邊辦事兒。

    “你昨兒的食盒給了誰,往後便往誰那兒送就是。”

    一句話點撥了王英,他立即想到了昨兒在前院踫見的仙女,這齊府里頭如今也只有一位未出閣的大姑娘了。

    王英本不怎麼喜歡齊澤身邊跟著的幾個身帶武藝的太監,可現在卻生出了些好感,連忙又將荷包拿過去,“多謝荊四爺。”

    荊四眯著眼又推給了王英,“宮里那套不必再使了,往後忠心辦事就是,還有,有些話不要出去亂說,多嘴的奴才可活不長久。”

    王英看他堅持,千恩萬謝的拜了拜這才離去。

    “姑娘,昨兒咱們踫上的宮人來求見,說是送了些昨兒的瓜果來。”

    念瑤午睡才醒,懶懶的起身後,聞言眼楮一亮,“叫他進來回話。”

    這些日子齊澤送東西都叫荊四過來,叫宮人來還是頭一次。

    “給姑娘問安。”

    王英才一進門,就立即行了個大禮,堆了滿臉的笑意,褶子都要咧到後腦勺去了。

    他晌午就弄明白了,要不是昨兒踫見念瑤,他可能再熬個十年也升不了官。

    對他來說念瑤可是活生生的菩薩,恨不得再多拜一拜呢。

    “齊澤不是不讓宮人來前院嗎?”念瑤飲了口茶疑惑道。

    齊澤這個名字近些日子來也有不少人知道,可聞言王英心里頭更加敬畏了些。

    如今還敢直呼晉王殿下從前用過的名字也只有念瑤了,可見這位在主子心里頭的地位。

    “回姑娘,就是殿下叫我送來的,往後您要是再有什麼需要的,只管差人去找奴才,奴才一定好生辦差。”

    這原本是要說著齊澤的話,念瑤才听完便覺得別扭。

    一個內務府的來給她表忠心,當真是奇怪。

    直到王英走後,念瑤還有些莫名其妙。

    念瑤最怕熱,可儲冰到底是個難事兒,即便齊府已經算是顯貴人家,可最熱的七月里也有些供應不及。

    但今年借著齊澤在,念瑤屋里頭便沒再缺過。

    齊澤總忙著沒空出來,念瑤也嫌棄外頭熱懶得過去,念瑤先前還有些忍不住去想齊澤在(干gan)什麼,可十幾天過去,便也就習慣了。

    墨玉看念瑤整日里貪涼就總在屋里頭帶著,擔心她著了涼,便叫人在院落里頭新搭建了個帳子。

    這帳子正好將太陽光都遮蔽住,將屋門打開,涼氣熱氣交匯起來溫度便剛剛好。

    這日,念瑤午睡後便叫人搬了張搖椅到帳子下頭。

    “墨玉,過幾日中元節,扎紙旗的紙記得叫人提前去買。”念瑤一邊吃著剛送來的文仙果,一邊眯著眼楮跟墨玉說話。

    可念瑤說完半天,也沒等到墨玉回話。

    四周驟然間安靜了下來,只有蟬鳴聲在不知疲倦的叫囂。

    念瑤忍不住睜眼去看,便瞧見了齊澤放大的一張臉,而周圍伺候著的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全部退了出去。

    “你,你怎麼……”

    還沒等念瑤說完,齊澤便俯身(吻wen)了上去。

    柔軟熟悉的味道襲來,念瑤瞪大了眼楮看著眼前的齊澤,恍然就竟覺得自己是在夢里。

    陽光透過頭頂的灰(色)的帳子撒下來,仍是有些刺眼且炫目。

    一瞬過後,齊澤眷戀的抬起來身,而後再自然不過的隨意坐在了念瑤身側。

    他今日同樣身著黑(色)的玄衣,可是衣角袖口上都用金線繡上了龍紋。

    “便是我沒空,瑤兒也該去瞧一眼的。”齊澤眼中有些怨意,好像是被人拋棄了一般。

    念瑤才剛想質問他的話,見他這副表情硬生生吞了回去。

    “沒有,只是我如今的身份過去並不合適。”

    念瑤尚未出閣,若是過去反而顯得她是在討好獻媚一般。

    齊澤聞言眼楮一亮,伸手將念瑤嘴角殘留的水漬擦去,“這麼說來瑤兒是想去的。”

    念瑤這才意識到自己上了當,冷哼一聲扭過頭去。

    “我,我可沒說。”

    她今日穿了身天青(色)的薄裙,外頭只罩了件紗織的外襯,肩膀上的肌膚瑩玉一般白皙柔嫩。

    清甜的體香縈繞在鼻息,是他夜里來時忍不住想要刻入骨髓的味道。

    “不如改日我便親自將聘書送到齊大人手里,這樣瑤兒也有合適的身份過去瞧我了。”

    只要念瑤此刻點了頭,齊澤恐怕晚上便叫禮部將禮單親自送過來。

    她此刻側著身,只能瞧見紅紅的耳尖。

    念瑤心里頭跳得厲害,可齊澤越發的靠近,她趕忙轉移了話題。

    “分明就是你太忙了,我也不敢過去打擾。”

    齊澤淡淡的笑了一聲,“瑤兒難道不知道,只要是你,旁的任何事兒都可以先擱置下來。”

    一句話惹得念瑤臉更加紅了,僅僅是開著門的涼氣已經不足以緩解念瑤的熱意。

    念瑤才要開口,院外忽然傳來通傳的聲音。

    “晉王殿下,姑娘,方才門房來問話,說是夫人回來了,要見您呢……”

    墨玉的聲音有些猶豫,其實李氏自打被送到別莊後齊伯奉便一直沒有要他回來的意思。

    可說到底齊伯奉沒有寫過休書,那他她始終還是齊府的夫人。

    念瑤正猶豫著,齊澤已不知何時起了身,“進來回話。”

    “是。”墨玉依言進來。

    “她要見我做什麼?”念瑤也跟著起來,疑惑問道。

    “老爺去年吩咐過,沒有他的同意夫人不能回府,這會兒夫人正在府外被人攔下了,這才要見您。”

    念瑤想想她從前做的事兒,還有如今齊茹芸仍在呂府,心里頭便忍不住的嫌惡。

    只是到底從前一塊生活過十幾年,她想了想忍不住道,“既然是父親吩咐的那我過去也沒用,你叫人還將她送回去吧。”

    “姑娘要不您去瞧瞧?夫人她沒跟咱們別莊的人一塊回來。”

    念瑤想了想還是應了,轉身蹙眉對齊澤道︰“我過去瞧瞧。”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隨手撿只攝政王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