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隨手撿只攝政王 > 第62章

第62章

作品:隨手撿只攝政王 作者:末東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等(奶Nai)嬤將齊家豪從李氏的手里搶過來時, 他白嫩柔軟的手背上已經通紅。

    而李氏卻似是壓根沒有注意到一般,悲傷的沉浸在自己的情緒中。

    她死命掙扎著想要再過去,哭嚷著喊家豪的名字, 可惜家豪此刻眼中只有膽怯與陌生。

    齊伯奉嘆息一聲便先讓(奶Nai)嬤帶家豪出去等著。

    “你也看到了, 家豪如今被照顧的很好,也不需要你。”齊伯奉冷著臉走了過來, 言下之意便是要她盡快離開。

    李氏流著眼淚死命的搖頭,“是他沒認出來。”

    “認出來又如何, 我早便說了, 你的心思德行來教導家豪,將來只會誤導他, 如今我是看在夫妻多年的份上才將你送到別莊,要是你在執意下去, 休書也並非不能寫。”

    齊伯奉是個刻板的人,認定的事兒便會比任何都(強qiang)硬, 李氏自然也知曉他的脾(性xing)。

    可是如今李氏當面听到他提到休書,心里還是禁不住的酸楚。

    她的娘家沒有權勢, 要是被休了父母絕對不會收留她,白白將她養在家里。而她也早沒了再嫁的資本。

    “伯奉……”

    李氏的聲音有些沙啞, 她緩緩起了身, 紅著眼看了看屋外被(奶Nai)嬤抱著哄的家豪。

    “當真沒有一絲情意了嗎?”

    昔日里,她也曾視眼前這個男人為自己一生的良人, 她小戶人家出身,一開始只渴求能在齊府安穩做個側室。

    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便的想要更多,也漸漸的忘了自己一開始也不過是齊母在世時隨意選來的添房。

    李氏眼楮紅腫著,幾乎是祈求著他的憐憫。

    可是齊伯奉卻還是轉過了身, “你放心,我會叫別莊的人好生侍奉。”

    冰冷的語氣再也不復從前的溫存,話音落地,李氏頹然癱到了椅子上。

    李氏目光漸漸有些呆滯,她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怎麼忽然就被厭棄到了這般地步。

    就連自己的親生孩兒都認不出來自己。

    她絕望的看著仍在哭鬧的齊家豪,長嘆了一聲眼淚再次落了下來。

    “那我能再去見一面芸兒嗎?”

    “她做的事兒想必你也知道了,我不也不再會認這個女兒,你若是要見自己去就是了,我會叫人跟著你,到時候看完了再送你回去。”

    齊伯奉說完後,驟然身後竟是響起了一陣笑聲。

    待他轉頭便看見李氏正譏笑著看著自己。

    “伯奉啊,你是不是只認那個狐狸精生的女兒這一個孩子啊,嗯?呵呵……什麼夫妻情分,這些年來,你根本沒將我視作你的妻吧。”

    她譏笑著等著看齊伯奉窘迫,可齊伯奉卻大大方方的直視了過去,沒有絲毫猶豫。

    “看來你一直對眉兒有怨意。”

    “難道不是嗎?”李氏聲音尖銳起來。

    齊伯奉微微嘆了口氣,踱步到了門口後,才嘆道︰“我待幾個孩子都是一樣的。”

    言罷,齊伯奉不願與她多說半句話轉身離開了,這次之後,恐怕他不會再見這個相伴十幾年的妻子了。

    看著齊伯奉走遠的身影,李氏坐在堂內在一眾小廝注視下再次哭了出來。

    他說他待幾個孩子都是一樣的,可待她呢?

    她這輩子在齊伯奉心里永遠都比不過那個已經死了許久的楚柳眉吧。

    想到這里,李氏藏在袖中的手漸漸握成了拳頭。

    這日,簡太傅與幾名大臣與齊澤商議過政務後才要離去,卻忽然被齊澤喊住留了下來。

    待其他人都離開後,齊澤才擱在筆,嚴肅正經的站起了身。

    簡玉林這些年來忍辱假意拜在呂少陽門下,暗中又冒著生命危險聯系齊澤,早年還曾做多齊澤的老師。

    可他雖有這些功績,在齊澤回京後反而更加的遵循禮制。

    他年紀大了便特赦坐著回話,見齊澤起身連忙也跟著站了起來。

    “太傅,我有一事不太明白。”

    齊澤比方才還要鄭重的開了口,簡太傅花白的胡須顫了顫,蹙起沒緊張的問道︰“可是城外呂少陽有什麼消息了?還是殿下這幾日朝政上有何不同的見解?”

    “與這些都無關。”

    齊澤搖了搖頭,“我一直視您為師,唯一的長輩……我听說上門求聘需要家中長輩親自一同前去,否則便是沒有禮數……”

    他一本正經的語氣,絲毫不像在開玩笑。

    簡玉林愣了愣才弄明白了齊澤的意思,而後竟是忍不住笑了出聲。

    “殿下,您是王爺身份,若是看上誰家的姑娘,只需要宮中下旨即可,不需要像民間那般禮數繁瑣。”

    “只是下旨就行?”齊澤不可置信的問道。

    看著朝堂上(殺sha)伐決斷的晉王忽然間跟情竇初開般的樣子,簡玉林眼中的笑意越發的深了。

    簡玉林無奈的點了點頭,“是的殿下,下旨後禮部會替殿下籌備好一切送到那姑娘府上,再找監天司擇良辰吉日便可大婚。”

    齊澤听完這才若有所思的沉靜下來,片刻後抬起了頭。

    “煩勞太傅替我擬旨。”

    簡玉林詫異的看了過去,要知道現在京中各家有姑娘的都盯著齊澤的後院呢。

    “不知殿下看中的是誰家姑娘,是有意許側室還是……”

    齊澤沒有半分猶豫,目光灼灼。

    “本王要娶齊院長家的大姑娘齊念瑤為晉王妃。”

    一直住在齊府的晉王忽然已府邸修繕結束的名義搬走了。

    三日後,一隊宮人帶著吏部籌備的滿滿兩車的聘禮帶著聖旨到了齊府。

    賜婚的旨意是以宮里小皇帝的名義下的,齊伯奉收到旨意時也有些詫異。

    他雖早便知道齊澤的意思,卻沒想到他動作會這般的快。

    朝臣接旨時需要所有家眷一同接旨,傳旨的宮人宣讀結束後,卻遲遲不見齊伯奉叩首接旨。

    “齊大人?”宮人好心提醒了一句。

    可齊伯奉卻好似沒有听見一般,眉間蹙著像是在思索什麼。

    他曾說過,念瑤與齊澤的身份懸殊,即便晉王有意于她,只要念瑤不同意,他便會護著念瑤。

    齊伯奉緩步走到了念瑤身邊,“瑤兒若是……”

    齊伯奉話還沒有說完,念瑤已猜到了父親的意思,紅著臉頰輕輕點了點頭。

    見念瑤這般反應,齊伯奉這才安下心來,眼中浮現出了暖意,慈愛的在念瑤肩頭拍了拍,而後才鄭重其事接下了聖旨。

    “姑,姑娘,這怎麼就,就忽然給您跟晉王賜婚……”

    回去的路上,墨玉還有一些不敢置信。

    念瑤紅著臉揉著帕子垂眸,“我也沒想到會這麼突然。”

    三日前齊澤的晉王府邸修築好了後,他便直接搬了過去。

    念瑤原還想著是政務繁忙,齊澤便招呼也沒跟自己打便離開了,哪知道竟忽然有了這道賜婚的旨意來。

    她甚至還想了下次見齊澤一定要好好質問他為什麼突然離開……

    等回了屋內後,念瑤還沒用晚飯,墨玉便先出去叫人張羅了。

    誰承想屋門大開著,齊澤便如鬼魅一般無聲無息落到了窗台外。

    才剛坐下的念瑤立即驚得站了起來,連帶著掀翻了桌上的茶盞。

    茶盞落地的聲音引來了外頭伺候的丫頭,那丫頭連忙走了進來,“姑娘小心些。”

    念瑤掩飾著自己臉上慌亂的神(色),清了清喉嚨後道︰“嗯,你收拾完便下去吧。”

    “是,姑娘若有什麼事兒叫奴婢。”

    念瑤胡亂點著頭,而後臉熱著看了一眼已經空蕩蕩的窗外。

    “咳咳,你收拾完先下去吧,我想小憩會兒,墨玉傳飯回來了叫她先等等。”

    “誒。”

    待丫頭離開後,念瑤看著門關上才算松了口氣,可還沒等她回頭,身後便忽然傳來一陣溫熱。

    “你,你要嚇死我了。”

    念瑤嗔怪著捶打著齊澤的(胸xiong)口,臉上卻紅紅的帶著羞怯。

    “無事,他們發現不了。”齊澤沉聲解釋著。

    念瑤靜了靜立即想到了什麼,忽然哼了一聲,“你也沒跟我說一聲就直接走了。”

    齊澤反手握住了念瑤的手,狹長的眼中微微帶著歉意,“不是,我是听簡太傅說男女大婚前一個月不能見面這才走的。”

    他說完,抓著念瑤的手緊了緊,深深嗅了嗅。

    “可是我後悔了……比上次離開還要想你……”

    齊澤想想上次厲害將近一個月的時間,都不禁懷疑自己是怎麼熬過來的。

    這次僅僅三天,他便已經克制不住想要見念瑤的沖動了。

    “只是旨意已經下了,朝臣們知道後便一定會盯著的,只能先這樣見你。”

    齊澤柔聲解釋著。

    可是念瑤的眉間卻仍舊沒有舒展開,一雙小手在齊澤的手心不停的掙扎著。

    “可,可也有點太突然了。”

    她喃喃說著,“今兒去領旨時候嚇了一跳,還以為是出了什麼事兒。”

    齊澤低沉笑了出聲,在念瑤的鼻尖點了點,“有我在能出什麼事兒?便是把你送到漠北去,我也陪你一起。”

    聞言念瑤連忙搖頭,“那不行,咱倆都不要去。”

    才剛說完,屋外便傳來一陣說話的聲音。

    “怎麼把門關上了?”

    “墨玉姐姐,姑娘方才說她要小憩會兒這才……”

    念瑤身側的溫熱忽然消散,齊澤松開了她的手,沉聲問道︰“你還沒用過飯?”

    “嗯,才剛叫人去傳飯。”

    齊澤摩挲著她一縷發絲,“那你叫人將飯送進來,我陪你吃。”

    言罷齊澤便轉身先躍到了院落中。

    念瑤紅著臉想要拒絕,他卻已經听不到自己說話了,只好先叫墨玉送寄哪里。

    墨玉聞聲而入,等丫頭們將飯菜擺放好後,念瑤又頂著墨玉疑惑的目光讓人先出去。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隨手撿只攝政王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