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隨手撿只攝政王 > 第65章

第65章

作品:隨手撿只攝政王 作者:末東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墨煙與墨玉同歲, 當年一同被齊伯奉買進了齊府,只因墨玉身子更加(強qiang)壯些,便被送到了念瑤身邊。

    兩人的從前交集雖算不得深厚, 可在一府共事多少也有些情分在, 故而墨煙被困在城里出不去,身上又沒銀子時, 便想到了來找墨玉求助。

    “她也是個可憐人。”念瑤輕輕嘆息一聲,“若不是齊茹芸當時起了歪心思, 她也不至于如今吃這個苦頭。”

    墨玉點點頭, 心里暗自啐了一口齊茹芸,而後解釋道︰“奴婢原先與她也有些交情, 她昨日實在撐不下去這才求到了奴婢。”

    “這戒嚴也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才結束,若是真要持續個一年半載也不能總去救濟她, 奴婢大膽問姑娘,能不能通融通融叫人將她送出去。”

    墨玉說完, 便又連忙揮了揮手,“姑娘若是覺得為難便只當奴婢沒說就行。”

    到底只是個有‘一些’交情的朋友而已, 犯不著叫主子為難。

    念瑤想了想,心中還是有些不忍, “現下京城還在戒嚴, 我也不好隨意叫人出去,況且她當日是被父親趕出去的, 便不能再回府了。”

    她頓了頓,接著道︰“這樣吧,改日我再拿些銀子給你,你去送給墨煙,讓她先尋個農家借住些日子, 等過幾個月說不定戒嚴就沒了。

    墨玉聞言便要跪下道謝,卻被念瑤攔了下來,只好一個勁的道謝。

    “奴婢替墨煙謝謝姑娘。”

    “無妨,到底也曾是府里的人……對了,你說她現在城隍廟住著是嗎?”念瑤眼前一亮,似是想起什麼來。

    念瑤︰“(干gan)脆明兒你就去給她送些碎銀子,我同你一道過去。”

    “啊?”墨玉聞言立即撥浪鼓似的搖頭,發愁的道︰“城隍廟周遭住的都是些乞丐痞子,姑娘您怎麼能去呢?您能好心賞些銀錢給她已經是大恩了,奴婢一個人去就行。”

    念瑤卻狡黠的笑了笑,“不光我去,明兒咱們喊著表姐一塊兒。你忘了城隍廟在城西了?”

    城隍廟所在的城西正好有幾家制麻糖的店鋪,中元節也快到了,算算日子正好趕上吃今年新制的麻糖。

    念瑤雖不喜歡出門,可也有些日子沒動過了,再者今兒賜婚的消息才到,恐怕明兒楚琳笙就會忍不住跑到找她。

    果然如念瑤所料,第日上午,念瑤才剛起床沒一會兒功夫,楚琳笙就風風火火的跑了來。

    一進門就扯著嗓子喊人。

    “瑤兒你怎麼才剛起啊,昨天那麼大事兒你怎麼還跟個沒事兒一樣,哎呀,我听了消息可急死了,這怎麼忽然好好的你就被賜婚了?”

    楚琳笙才進院子就說了一大通的話,接著咕咚咕咚灌了杯茶。

    “那個晉王你可見過?是個什麼(性xing)情的人你可知道?姑父也是不懂事!怎麼也不替你想想呢,萬一是個品行不……”楚琳笙說到這里,眼珠子轉了轉,聲音沉了下來。

    “咳咳咳,萬一是個品行有虧的,瑤兒你這可是一輩子都要被耽誤了。”

    念瑤打著哈欠伸了個懶腰,笑吟吟听楚琳笙把話說完後才開口。

    “這我可要替爹爹說句話了,他問過我的,我同意後爹爹才接下聖旨的。”

    楚琳笙這下更加錯愕,一把抓過了念瑤的手。

    “是那個混蛋暗中逼迫你了?瑤兒咱們不怕啊,大不了姐帶你闖蕩江湖去,明兒我就來教你練劍,準能趕在婚期前逃出京城。”

    她一番話說得正氣凜然,儼然一副江湖女俠的模樣。

    楚琳笙的脾氣念瑤太清楚了,想一出就是一出,著急起來什麼也管不了。

    可听完她竟然要帶自己去闖蕩江湖,念瑤再也繃不住笑了出來,直笑得彎著腰貓進了身後墨玉的懷里。

    楚琳笙被笑得有些(摸Mo)不著頭腦,慍怒著哼了一聲,“我說正經的呢,這可是終生大事,瑤兒你要為自己以後著想,還有那個齊澤呢?怎麼出了事兒就不見人了?虧我從前還看好他。”

    見楚琳笙惱了,念瑤揉著笑得有些疼的肚子連忙湊了上去。

    “我知道表姐是為了我,好表姐,別惱了,怪我沒把話說明白,你先消消氣,等下我跟你慢慢說。”

    楚琳笙氣來的快去的也快,再者她也並非真的生念瑤氣,扭捏了不到一會兒就又關切起念瑤來。

    “你快些跟我說說到底怎麼會事兒,齊澤那小子呢?”

    念瑤笑吟吟親手替楚琳笙倒了茶,這才緩緩開口,“齊澤在宮里頭做他的晉王呢。”

    “噗……”

    楚琳笙才剛放進嘴里的一口茶水瞬間被噴了出來,盡數落在了念瑤的裙擺上。

    可她此刻卻顧不得這些了,瞪大了眼楮不可置信的擱下茶杯,狠狠搖了搖念瑤胳膊,“好妹妹,你不會受了(刺ci)激做夢呢吧。”

    念瑤忍著笑,正經的拉過楚琳笙的手,“好姐姐,當真是這樣。”

    ……

    一直等念瑤重新換了身衣服後,楚琳笙還處在震驚中沒有恢復,時不時的回頭狐疑的打量著念瑤。

    念瑤笑著將手里的扇子輕輕在楚琳笙身側 扇了幾下,“行了別想啦,我今兒本就要喊你出去呢,正巧你過來。”

    聞言楚琳笙頓了頓,後知後覺的點了點頭,“啊?哦……念瑤,這也太不可思議了,跟天橋表戲法大變活人一樣,怎麼一下子就能做了王爺去呢……”

    念瑤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我是問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出去。”

    楚琳笙這才反應過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這不是覺得不可思議嘛,走走走,咱們這就走。”

    說完還不忘撓撓頭,喃喃自語︰“可我怎麼好像忘了什麼呢……”

    等兩人走到了門口,念瑤看到門外不知道等了多久的沈周以後,楚琳笙才在一旁捂著嘴驚呼。

    “遭了,我忘了沈周跟我一起來的了!”

    沈周看到兩人出來以後,無奈的笑了笑,並沒有介意。

    原來楚琳笙今日是想跟沈周一同來探望念瑤的,可因為來的太早,楚琳笙擔心念瑤還沒起便叫沈周先等一會兒。

    沒想到念瑤跟楚琳笙說了這麼個大事件,她震驚之余也將沈周等著自己的事兒忘得一(干gan)二淨。

    好在沈周也明白楚琳笙的(性xing)子,並沒有追究多問。

    而且沈周在听說了念瑤所說的晉王的事兒後,也並沒有絲毫疑惑。

    楚琳笙忍不住疑惑問道︰“你怎麼好像早就知道了一般?”

    “雖說將來說不定要陪你去闖江湖,可我現在到底也算是個有品級的朝臣,早便見過殿下了。”沈周溫和的解釋完,看著楚琳笙眨了眨眼。

    楚琳笙立即揚起了眉毛,故作生氣,“好啊,原來你早就知道了卻不跟我說。”

    “這……”沈周頓了頓,無措的搓了搓手里的扇子,“我還以為齊姑娘早就跟你說過了,至于賜婚的消息我也才知道的……”

    沈周在楚琳笙身邊像個無措的孩子一般小心翼翼,念瑤正要開口替沈周解圍,楚琳笙就已經先親昵的拍了拍沈周肩膀。

    “沒有怪你的意思,好啦我們走吧。”

    念瑤在一旁看著兩人間不知何時形成的默契,暗自笑了笑。

    城西多是集市,城隍廟還要更偏僻一些。

    等念瑤她們逛了一會兒,又去買了麻糖後,這才要去城隍廟。

    “一會兒叫墨玉進去送就是,瑤兒你跟我們在外頭等著,可千萬別進去。”

    楚琳笙生怕念瑤心軟進去瞧那個丫頭,那里面又髒又亂的,念瑤最不能踫污濁的東西了。

    等到了地兒後,墨玉便拿著碎銀子獨自走進去,念瑤她們在外頭的一處茶鋪里坐著休息。

    通向這里的唯一一條路四周滿是雜草,再走幾步便是燕京城的城門。

    這里的城門並非主要通行的地方,是平日里輸送城中泔水的,狹小的只可供兩輛馬車通行,因此甚少有人走。

    可因著現在城里戒嚴,便是這個小門,也被一隊士兵看守著。

    念瑤打量了一會兒後,便覺得無趣,轉過頭來便正巧看到一輛馬車順著這條路走過來。

    楚琳笙也看到了這輛馬車,疑惑問道,“不是城中戒嚴嗎,怎麼還有人想出去?”

    她與念瑤都不太關心朝堂上的事兒,這話自然是問的沈周。

    沈周聞言也抬頭去看,只一眼便蹙起眉頭來,“若是朝臣家的馬車要出去也並非不行。”

    沈周說完便看向念瑤。

    那輛馬車從三人坐著的茶鋪面前快速馳過,馬蹄踏在地上掀起一陣塵灰。

    而過去之後,三人正好看見馬車後面懸掛的木牌,那上頭刻著個大大的‘齊’字。

    “這是……齊府的馬車?”念瑤不可置信的開口,滿眼都是詫異。

    “姑父要出城做什麼?”楚琳笙並未多想,只是好奇的問道。

    “爹爹一大早便去了監察司啊,而且即便是爹爹,也定然不會去走這個過泔水的小門吧。”

    念瑤同樣(摸Mo)不著頭腦,想了想又接著道︰“走,咱們去瞧瞧。”

    茶鋪離著城門還有一段距離,三人走過去時,那輛馬車已經在城門口停了一會兒。

    守著的士兵似乎很是為難,其中為首的跟身邊的人商量了幾句,猶豫著開了口。

    “如今是非常時期,上頭嚴令要挨個巡查,您雖有牌子,但例行的檢查還是不能避免。”

    念瑤聞言便斷定馬車內絕對不是父親。

    齊伯奉為人刻板,恐怕士兵不說,他也要先讓人檢查一番才行。

    馬車內卻遲遲沒有動靜,好半天後,一個念瑤熟悉的面孔從車窗內探了出來。

    “幾位,齊府的車難道還怕搜查不成?只是我今日實在身上不爽,下不了車,就通融通融吧。”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隨手撿只攝政王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