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隨手撿只攝政王 > 第66章

第66章

作品:隨手撿只攝政王 作者:末東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說話的人正是李氏, 手里的腰牌是齊伯奉前幾日交給她,讓她拿著出城去別莊的。+++熱門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看守城門的士兵聞言又互相看了看,同各自的眼神中同樣看到了為難。

    眼前的這輛馬車來自齊府, 便是不說齊府是晉王殿下未來王妃的娘家, 擱在從前,監察司的齊院長齊大人也是個不好惹的。

    “齊夫人, 您有腰牌要出城我們自然不敢攔著,可上頭規定了……”

    打頭的士兵話還沒說完, 李氏臉(色)便已沉了下來。

    李氏見好言好語說不通, 臉上的柔和瞬間消散,轉而蹙眉厲聲道︰“我一個婦道人家出城馬車上難道還能帶著別的什麼不成?你們什麼意思, 難道是懷疑齊府勾結賊人了不成?”

    全天下都知道當年呂少陽還沒落敗時候齊伯奉也沒有向他低頭,再怎麼也不會有人去懷疑齊府。為首士兵頓時慌張起來。

    “這……齊夫人我們也只是奉命行事, 沒有別的意思。”

    “那就趕緊放行吧。”李氏斂下簾子,語氣中卻隱隱透著緊張, “別耽誤了我的事兒。”

    幾個士兵又猶豫了一會兒,最終看著馬車上寫著齊府的字, 將手里的腰牌還了回去。

    ……

    小門前還有一小段的路,念瑤三人雖看見了李氏, 可對話卻只能隱隱听個大概。

    楚琳笙在念瑤口中也听說了李氏做過的事兒, 因此見是李氏後,只是瞥了一眼, 而後嫌棄的開口︰“嘖,怎麼是她啊。”

    念瑤遠遠看著士兵已經放行馬車疾馳而去,搖了搖頭︰“前兒她回來後說要去呂家再見齊茹芸一面才肯走,我原以為她早就離開了的。”

    “她好好地不走城門,走這個過泔水的通道做什麼?”楚琳笙嘲弄的笑了笑︰“莫不是覺得走城門人多, 被瞧見了丟臉面?”

    李氏出身不好又是從側室扶正的,從前是個極其要面子的人,最在乎排場了,如今竟然淪落到甘願走這小門,也是離奇。

    “便是怕人瞧見也沒可能要走這里。”

    念瑤蹙眉有些不解,倒是沈周一直靜靜听兩人的對話,忽然開了口。

    “齊姑娘,方才我听聞這位夫人先前去了呂家?”

    “對。”念瑤肯定道,“若不是她執意要見齊茹芸,早就該離開了,父親是回稟了齊……晉王殿下後,才送她過去。”

    沈周眸中立即浮現出一絲憂慮來,看著早已遠去不見蹤影的小門外,臉(色)沉了下來。

    “方才雖听的不太清楚,可也大致能看出來是這位夫人執意不讓士兵檢查車內,若是沒有什麼事兒,便是查查又何妨,再者也不必要走這麼個簡陋的小門。”

    念瑤聞言,心里冒出來了不好的預感,“沈公子的意思是懷疑馬車里藏了人?”

    沈周點了點頭,“不無可能。”

    “她藏人做什麼?”楚琳笙歪著頭滿眼疑惑,“總不能叫齊茹芸跟著她去別莊吧,再說等到了地兒就要被別莊的下人發現,也許是你們想多了。”

    “不對。”念瑤想起什麼一般,猛然拉住了楚琳笙的衣袖。

    “若是齊茹芸也就算了,可是呂天涵被囚在呂府中不說,那呂少陽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若是他們趁著這個機會說服李氏,讓她藏一兩個人出城也未可知。”

    沈周立即也符合的點點頭,“如今呂府上下圍的跟鐵桶一般,也只有這個機會能將人送出去了,不行,不管是真是假都要去稟報一聲才是。”

    楚琳笙見兩人都這樣說,也意識到了事兒的嚴重,當下也不再多問。

    正巧此時墨玉已經出來了,幾人來時並未乘坐馬車,此處又偏僻,只能盡量趕路趕快些。

    楚家離得近,楚琳笙先行回了家。

    待快到齊府時,沈周才要與念瑤告別,轉個彎的功夫便感覺的身側一束目光正冷冰冰盯著自己。

    齊澤今日本要乘著馬車回府邸,經過齊府時下意識掀開了簾子,卻不曾想正好看見了同沈周走在一起的念瑤。

    他此刻哪里顧得上什麼大婚前不能相見的禮數,當即便命人停了車。

    “晉,晉王殿下安好。”沈周回身立即行禮請安。

    經過多日來朝堂上的接觸,沈周明顯感覺得這位晉王殿下相比呂少陽更有能力,也更叫人信服。

    可此刻看著齊澤眼眸中冰冷到極點的寒意,沈周頭一次覺得自己被危險籠罩。

    齊澤見沈周行禮並不答話,緩緩走了幾步停在了他的面前。

    念瑤也沒想到能在這里見到齊澤,他今日身著淺(色)雲紋的宮服,明黃的腰帶昭示著王爺的身份。

    這是念瑤第一次見他穿正式的宮服,錯愕了片刻後,看著他身後跟著的人,抿了抿唇便也要行禮。

    “殿下……”

    念瑤腰身還沒彎下,齊澤的手便已先行到了她的胳膊上。

    寬大有力的手輕輕一拖,便將念瑤身子扶正,又隱隱借力,暗中將人朝自己的位置拉了過來。

    像是無意,卻又好似在昭示主權一般。

    “你不許行禮。”齊澤聲音低沉,可卻能叫其他所有人听的一清二楚。

    念瑤臉上立即熱了起來,揉搓著錦帕輕輕嗯了一聲。

    這時,齊澤才好似剛剛想起沈周一般。

    “沈大人無須多禮。”

    他嗓音仍舊低沉,卻隱隱透著寒意,叫人一下便能听出不滿來。

    沈周聞言大松了一口氣,“多謝殿下。”

    起身後的沈周這才想起方才的事,連忙開口,“殿下,臣有事要稟報。”

    齊澤雖對剛才他單獨與念瑤走在一起心里很是介意,可也知曉沈周的為人,便示意他說下去。

    等齊澤听完之後,面(色)也沉了下去。

    “荊四。”

    “奴才在。”

    若是李氏當真藏了人,那事不宜遲。齊澤食指在隨身的扇墜上搓了搓,眼眸中閃過一絲寒意。

    “去叫一隊人馬順著小門搜查,再叫一隊人暗中查探,有了蹤跡先隱匿起來,回來稟報。”

    “是。”

    等齊澤安排妥當後,才跟沈周淡淡道︰“我自由安排,你先回去吧。”

    看著沈周離去,念瑤仍有些疑惑,正要開口詢問,抬眼便對上了齊澤略有不滿的目光。

    念瑤頓了頓立即明白了什麼,想想方才齊澤對沈周的態度,心里竟是有些覺得好笑。

    但見齊澤越發沉的目光,念瑤連忙收斂了笑意,淺聲解釋道︰“我今兒是同表姐出來的,沈周如今可听表姐的了,這次沈周要再去提親,表姐絕對要帶著他闖江湖去,到時候你可別不放人啊。”

    她一番話將沈周與楚琳笙的(關guan)系表(露)了出來,齊澤眼中的陰沉這才消退了一些。

    而後念瑤才笑盈盈問道︰“若人真就這麼跑了可算是大事兒呢,怎麼也沒見你著急啊。”

    “早便料到他們會借機逃走,城外都安(插cha)了人手,方才說暗中跟著的人便是叫荊四去通知他們,只是沒想到他們竟然要借著齊府的馬車離開罷了。”

    齊澤解釋完,念瑤這才意識到齊澤自然比她想的更為周全。

    而後念瑤又看齊澤身後跟著的宮人跟侍衛,笑著朝旁邊退了幾步。

    “可別叫人瞧見咱倆見面,萬一給禮部那些老臣知道了,不得說殿下你不守禮數嗎?”

    她撒嬌又沖齊澤眨巴著眼楮,惹得齊澤心頭一熱。

    “之前要走還有一層怕齊大人介意的緣故,至于禮數……”齊澤眼神陰晦掃了眼身後,那些人立即垂下頭眼觀鼻鼻觀心,生怕惹了齊澤注意。

    齊澤轉頭的功夫,眼神已溫和下來,看著念瑤柔聲解釋︰“放心,沒人敢說我。”

    齊澤又看看念瑤身邊僅有墨玉一人,接著道︰“齊三呢?”

    念瑤示意齊三在府里頭,“今兒跟著表姐沈公子一同出來的,想著人帶多了不方便,便叫他在家了。”

    “如今婚事已經傳了出去,到底呂家的人還沒抓完,保不齊會有些殘黨余孽還在燕京,你要覺得不方便,便吩咐他暗中跟著就是。”

    念瑤好生應下來後,齊澤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我得去趟呂家看看究竟如何了。”齊澤說完,忽然垂xia身子,又淺聲道︰“你乖啊。”

    輕柔的呼氣消散的很快,念瑤回神時齊澤已直起身子來。

    念瑤余光立即看了看周圍,發現這里並沒有人經過,而齊澤身後的人也都不敢看過來後,這才紅著臉學著齊澤方才的樣子戳了戳他的手指,輕輕點了點頭。

    淺淺的接觸齊澤心里已將方才的不暢盡數揮走,他眸中浮現出一絲暖意這才離開。

    燕京城外。

    寫著齊府字樣的馬車里,李氏緊張的看著眼前坐著的呂天涵。

    呂天涵病後,身子雖調理好了一大半,但陽虧血虛,如今多走幾步都會累,現在一臉慘白,看著沒有絲毫精氣神。

    “呂,呂公子不說出城門就有人來接應嗎?”李氏小心翼翼的問道。

    身側的齊茹芸已有四個月的身孕,身形略顯臃腫,原本縴瘦的下巴上多了不少的贅(肉rou)。

    齊茹芸也是一臉擔憂,“是啊,都到出來這麼久了,會不會丞相根本不知道咱們逃出來了。”

    听著兩人的問話,呂少陽只覺得氣不打一處來。

    “ 攏 蛉找遜篩氪 楦蓋祝 飫鎪擋歡 孤穹湃耍 忝嵌 裁矗俊br />
    李氏名義上算是他的岳母,可呂天涵語氣上卻沒有絲毫的尊敬,反而很是不耐煩的冷哼了一聲。

    李氏面(色)立即有些不悅,擱在從前,她必定要好好說道一番,可看著齊茹芸在旁邊帶著哀求的目光,嘆了口氣忍了下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隨手撿只攝政王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