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隨手撿只攝政王 > 第67章

第67章

作品:隨手撿只攝政王 作者:末東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前日李氏架不住齊茹芸的苦苦哀求, 又想想自己如今又被齊伯奉厭棄,便想著賭一把。

    畢竟齊茹芸還懷了呂家的孩子,將來呂家一旦重新得勢, 即便齊茹芸將來只是個側室, 那自己也能回到燕京來,總比待在那荒涼的別莊一輩子的好。

    因此李氏幫著兩人隱匿到了自己出城的馬車上, 至于呂府中的,只是呂天涵找來的替死鬼。

    駕車的人原是齊伯奉雇來送李氏去別莊的, 並非齊府中人, 李氏給了他些銀錢後,他便同意將幾人從小門送出城去。

    小門外通的這條路本是走泔水的, 走的人少,路面也格外凹凸不平, 一路上甚是顛簸。

    若僅僅只是顛簸也就算了,偏偏還有一股子濃的叫人睜不開眼的腐臭味兒。

    這種臭味兒比泔水還要濃郁惡心, 好似放餿了半個月的飯菜圍繞在馬車周圍。

    李氏與呂天涵拿著帕子擋住了口鼻還好一些,齊茹芸正懷著孕, 平日里已經很是不適了。

    在這種環境下,她身子又不好, 才出城不到半柱香的功夫, 就一個勁兒的犯惡心。

    “母親……”

    齊茹芸臉上浮腫著,面容憔悴, 眼珠子上布滿了血絲,她使勁捂著口鼻,喃喃著搖頭︰“咱們,咱們還沒到嗎?這條路怎麼這麼長……”

    李氏連忙上前替她順著後背,一手仍不忘了將鼻子捂著, 符合道︰“是啊,再這麼每目的走下來,什麼時候是個頭兒?”

    而馬車的另一邊,呂天涵目光厭煩的在兩人身上掃過,用錦帕緊緊捂著口鼻。

    “慌什麼……”

    呂天涵話還沒有說完,齊茹芸便開始(干gan)嘔起來。

    她(干gan)嘔的聲音沙啞又難听,布滿血絲的眼楮瞪大了嚇人。

    可帕子拿開後,更加惡臭的味道登時沒了遮攔,直接襲入齊茹芸的呼吸間。

    方才還(干gan)嘔個不停的她,只覺得胃里翻江倒海,喉頭一陣酸意哽咽涌了上來。

    齊茹芸翻著白眼連忙掀開窗簾,只听‘嘩啦’一聲,更沙啞的嘔吐聲從她嗓子眼兒里發出。

    可窗外只會比馬車內更加難聞,窗簾拉開後,更濃的臭味隨風飄進了馬車。

    這下呂天涵不論如何再去捂著鼻子,臭味兒也難以抵擋了。

    “晦氣!快帶拉上啊!”呂天涵連聲厲呵,可惜嘔吐著的齊茹芸此時根本顧不上他的話了。

    呂天涵又不耐煩的嘟囔了幾句,馬車卻驟然停了下來。

    “夫人,我看這路途顛簸,要不停下來歇一會兒,叫姑娘也好休息休息。”

    駕車的車夫只是齊伯奉雇來的,並不認識馬車內多出來的兩個人,他收了李氏的銀子,也是一片好心。

    李氏看著難受的不住流淚(干gan)嘔的齊茹芸,不忍心的嘆息了一聲。

    但下一刻李氏卻試探著小心詢問呂天涵,“呂少爺,咱們要不就休息一會兒,又是臭味兒又是顛簸的,芸兒這身子實在吃不消。”

    馬車停住,齊茹芸也吐完了,又(干gan)嘔了兩回,哽咽著在旁邊附和。

    “我,我實在難受的很,反正府里頭有人暫時假扮,一時半會兒沒人會發覺,要不……”

    “不行。”呂天涵捂著口鼻,不耐煩的蹙起眉,“我說你到底明白沒明白現在是什麼狀況,吐了又如何,還能死了不成?”

    要知道他們如今可是在逃命啊,呂少陽遲遲沒有動靜的緣故就是害怕齊澤拿呂天涵做人質。

    好不容易有了機會逃出來,身邊偏偏還帶著個晦氣的女人。

    呂天涵心中咒罵著,但想想外頭的車夫,又見李氏明顯忍著不耐陪著笑的神(色),呂天涵冷哼一聲,暫時咽下了心里的火氣,長嘆一聲。

    “唉,你就忍一忍,等父親接到我們,往後要什麼有什麼,不然又得回去過被人看守著的日子,我瞧著也快了……”

    ……

    齊茹芸嘔吐停車的功夫,小門外早已守著的暗衛接到通知後,已順著痕跡跟了過來。

    荊四原本還以為要多費些功夫,可沒想到遠遠竟看見了停著的馬車。

    這條路周圍的密林中,暗處已被跟來的暗衛所包圍,而車里的人沒有半分察覺。

    反而車內還不斷有人在交流,可以分辨出有三個人在里頭。

    “四爺,听聲音是咱們要找的人。”

    荊四比老三面相要和善很多,可聲音卻同樣陰柔,帶著絲絲寒意。

    “我去回稟殿下,你們幾個帶人給我暗中盯好了,來前爺吩咐了,看到有人來接應他們你們只潛伏在暗中即可,一定要記住他們去了哪兒。”

    “四爺放心。”

    荊四吩咐完,這才轉身回了城內。

    京城呂家。

    昔日富麗堂皇的呂府如今早已被抄了家,破落的院落中僅有幾處不能拆走的亭台還留著。

    齊澤隨意尋了把椅子坐下後,才叫人去將府里的呂天涵跟齊茹芸找來。

    其實,齊澤早已料到了呂天涵一定會借機逃走,只是不知道他們究竟要何時動手。

    呂少陽逃走的這些日子來遲遲沒有被他們找到,齊澤便想出了這麼個主意。

    他先假意叫人嚴守呂府,而在呂府一些很難被人發覺的地方,刻意留下了破綻,這樣便可以引呂天涵上鉤,給他覺得自己能逃走的錯覺。

    之後齊澤再派人跟著呂天涵尋到呂少陽的蹤跡。

    只是齊澤漏算了李氏忽然回燕京,這才沒有及時發覺。

    好在有念瑤恰好今日撞見了齊府的馬車,這才叫暗衛及時跟上去。

    荊四回來稟報時,齊澤已經將頂替呂天涵兩人的奴才找了出來。

    “爺,咱們的人跟上了,這次真是多虧齊姑娘發現了他們。”

    說起念瑤來,齊澤神(色)不禁柔和了一些,“嗯,叫人跟緊了,等接應的人來便叫城防部直接帶兵過去,至于呂家的人……”

    齊澤頓了頓,想起念瑤往後一定還有出門,若是一直徹底解決了此事,她難免要擔著害怕。

    “打起來刀劍無眼,呂家的人不必活捉。”

    清冷的聲音滿是寒意,縱然是荊四也詫異齊澤這個決定,吃驚的看了一眼後忙應了下來。

    城外。

    馬車上的三人又足足趕了半個時辰的路,幾乎快要越過京郊時,才有一隊兵馬從路側接應過來。

    呂天涵聞聲激動的掀開車簾,翻身下馬後卻不見一個熟悉的面孔。

    “你們……我父親呢?”

    為首的正是呂少陽從前統領的鎮南軍將領,“公子莫怕,屬下是奉丞相命來接應你們的,保險起見,丞相在營地等公子。”

    呂天涵狐疑的看了看,又詢問了幾句,這才放心下來。

    而馬車內的李氏母女兩個,聞聲同樣激動的留下了眼淚。

    不管呂少陽是否還能重新回到丞相的位置上,可總比她們之前的境遇要好上幾百倍。

    馬車隨著軍隊一路行至到了扎營的地方,等到了時已經天黑。

    等下了馬車,果真見呂少陽須發花白滿眼血絲的出來迎自己的親兒子。

    可還沒給父子兩人相互問候的時間,身後已忽然將響起了廝(殺sha)聲,護在馬車後面的軍隊士兵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城防部一舉攻破。

    “這,這是怎麼回事?”

    呂少陽震怒之下竟是懷疑到了親兒子身上,一把將人抓到了半空,呂天涵立即哭喊著與他無關。

    可身後的人並沒有給呂天涵繼續解釋的時間,橫空一支利箭射來,直接刺穿了呂天涵的(胸xiong)膛。

    溫熱的鮮血噴濺在呂少陽的臉上,也噴濺在了身側李氏母女倆的衣擺上。

    齊茹芸直接尖叫一聲昏了過去,李氏則傻愣在原地,看著四周廝(殺sha)的人群,不知是嚇傻了還是根本沒有反應過來,眼楮一眨不眨的癱倒在女兒身邊。

    ……

    一場廝(殺sha)過去,多年沒有上過戰場養尊處優的鎮南軍潰敗。

    將領繳械投降頭,周圍或死或殘的士兵一片頹然。

    泥地上,污濁的水混雜著鮮紅的血液流淌,呂少陽眼神空洞,被人押解著回了燕京。

    他知道,一切都完了。

    “四爺,這兩個怎麼辦?”隨城防部來的暗衛將李氏母女單獨帶了過去問道。

    她們一個至今昏迷不知道是死是活,一個則像是痴傻了般,直愣愣看著前面一句話也不說。

    荊四面無表情看了一眼後淡淡開口︰“她們不重要,隨便尋個車押解進京等候發落吧。”

    入夜,齊府一如往常寧靜,可念瑤卻並沒有絲毫睡意。

    她回來後一直等到天黑也沒見父親回來,便猜測今夜齊澤一定另有安排。

    上一次齊澤入京時,齊伯奉也是一夜未歸,那天晚上齊澤賭上了(性xing)命帶兵攻打入城,可念瑤卻被他保護著什麼也不知道。

    故而念瑤猜測他今晚要動手後,縱然齊府再如何平靜,她的心也一直懸著。

    “姑娘,還不休息嗎?”

    墨玉拎著燈籠走到院子中,看著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的念瑤溫聲詢問。

    念瑤搖了搖頭,“你叫丫頭們不必陪著了,先去休息就是。”

    夜(色)涼薄,夏末的微風已帶著絲絲寒意。

    念瑤忍不住打了個哆嗦後,卻仍遲遲不願進屋,墨玉幾次勸說後都不成,只好拿了件披風替念瑤系上。

    忽然,院外的冬青樹上響起了一陣的動靜,念瑤嚇得猛然一顫,墨玉連忙護在了念瑤身前。

    好半天後仍舊沒有動靜,墨玉這才松了一口氣。

    “姑娘莫怕,許是鴉雀之類的。”

    墨玉說完,便轉身欲退到一旁,可回身的功夫,只見方才自己怎麼勸也不見動的念瑤,已利索的回了屋內。

    作者有話要說︰ 走一章劇情,明天發糖。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隨手撿只攝政王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