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七十年代小後媽 > 第14章 第14章

第14章 第14章

作品:七十年代小後媽 作者:姜絲煮酒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李春芹心里估計是金秀鳳趁她不在服務社的這兩天,重新分配了住房。

    那女人的心眼兒真小,不就那麼點事兒嗎?

    那點破事記仇記到現在還沒忘,可至于給這對新婚的小夫妻添堵。

    這套房子總共才四十多個平方,兩個臥室一大一小,大的那間臥室放一張木質的高低床,對牆一張九十公分的單人床,靠窗一張寫字桌,剩下的空間還夠一個人轉身的。

    小點的次臥擺了張一米二寬的小床,再加一個床頭櫃就抵到牆了,床尾直接連著單開門的衣櫃。

    一米二的床……一米二的床,慕連城一米八幾的大個子,一個人(睡Shui)都嫌小,讓他夫妻兩個怎麼(睡Shui)?

    翻個身都能掉地上去。

    雖然家具棉絮都是全新的,李春芹還是極度不滿意。

    軍人服務社就是要為隨軍的這些家屬們做好後勤保障工作,李春芹是服務社的主任,這事她必須管。

    “小關,我問你話呢,誰讓你們換的?”

    小關恨不得馬上遁走,他就是個跑腿的,“是,是金主任讓我們換的,她說我們團長的級別只允許住兩室一廳,不能違反規定。”

    李春芹︰……

    按規定是只能住兩室一廳,可是三室一廳空著也是空,人家孩子多(干gan)嘛白放著不給人住呢。

    好一個金秀鳳,當個副主任了不起啊,拿規定當雞毛令箭,回頭就去找她理論,她自己(干gan)了多少違反規定的事兒了。

    葉姜估計這個叫金秀鳳的副主任,因為某件事情一直記恨慕連城,這次抓到機會,按照規章制度不肯通融。

    房子小一點也沒什麼,夠住就行。

    葉姜挽著李春芹的胳膊,在房間里走動,說著自己的安排。

    “李大姐,我覺得這房子挺好的,我家老大帶弟弟(睡Shui)上下鋪,我帶著閨女(睡Shui)次臥室的小床,這不就妥妥當當的嘛。”

    “那……那你男人(睡Shui)哪?”

    葉姜指指主臥室的單人床,“慕連城(睡Shui)這,晚上還能照看孩子。”

    李春芹沒想到葉姜這樣安排,行是行,可這樣一來,她夫妻二人不就要分房(睡Shui)了?

    那咋成,這房子一旦住下來,一兩年內都不會再調整。

    剛結婚的小夫妻分房一天兩天還行,時間長了準出問題。

    慕連城可是二婚,李春芹到現在還記得他前妻來部隊鬧的聲撕竭力,她可不想慕連城再離一次婚。

    李春芹連連搖頭,“這不成,你別急著收拾行李,我現在就回去找金主任,商議給你們換房子。”

    “真不用,我們能克服困難,不給組織添麻煩。”葉姜一再的推讓,“李大姐,您看我剛來家屬院,不想因為房子的事情讓大家為難,再因為這個引起您和金主任起紛爭,那我以後在家屬院里還怎麼和大家相處啊。”

    “我是下鄉的知青,四個人一間宿舍也住了二年,您看這屋里家具被褥都是新的,放下包袱就能住人,我沒有什麼不滿意的,等以後連城升正團級了,再麻煩您幫我們調換,大家都不為難。”

    李春芹心下感動,離城的條件極其艱苦,家屬院的住房就這條件,都要像葉姜這樣通情達理,她的工作也好做多了。

    “那好,先按你說的辦,你看看還缺什麼回頭去服務社找我。”

    “好 。”送走李主任,葉姜挽上袖子準備將兩大包的行李先收拾出來,一回頭看小關還站門口。

    她笑著說道︰“小關,還麻煩你去跟你們團長說一聲,等會回家要是我和孩子不在家,就去服務社找我們。”

    “好,我現在就去。”小關被新嫂子一說臉也紅了,躥的飛快。

    小關和警衛連的幾個人被金主任叫來搬家具的時候,真擔心新嫂子會吵起來。

    他們團長可真有福氣,新嫂子又好看又講理,小關邊跑邊想,團長也挺慘的,嫂子都隨軍了,兩人也不能(睡Shui)一張床,這和分居有什麼區別嘛。

    慕向南看著新家心里高興,離開了山水村,離開那個讓他窒息的後(奶Nai)(奶Nai)一家,他對哪都滿意,“葉老師,你真這麼安排?讓我爸和我們(睡Shui)大屋?”

    “那不然呢?”葉姜手腳麻利,撿了塊毛巾將家具都擦了一遍,兩大包衣服零食副食品都收拾好,“你爸娶我就是為了照顧你們哥三,你弟弟妹妹還小,不這樣安排怎麼(睡Shui)的下。”

    慕向南隱約覺得這樣分配房間,對他爸好像挺不公平的,不知道他爸回來生不生氣。

    葉姜問倆小的,“向北和小西餓不餓呀?”

    雙胞胎都點頭,小西依舊不說話,向北小聲說︰“餓了。”

    在山水村的時候,向北是從來不敢說餓的,說了就挨打挨罵,這個新媽媽真好,不會打他們。

    葉姜將櫃門一關,對慕向南說道︰“別愣著,去燒點開水給你弟弟妹妹沖麥(乳Ru)精,先吃點面包餅(干gan)墊墊肚子,一會咱們去供銷社。”

    慕連城尋思著家里沒什麼吃的,回家的路上去了供銷社買吃的,踫巧李春芹在,她拉住慕連城一頓夸。

    “連城啊,你這個新媳婦沒得挑,人漂亮不說,還知書達理,雖然暫時(性xing)的因為住房的問題讓你們小夫妻分房(睡Shui),組織上一定會盡快幫你們解決這個問題的,不會讓你們分太久。”

    慕連城︰……

    (發fa)生了什麼。

    慕連城買了兩斤新鮮的蛋糕拎在手上︰“李主任,我媳婦和孩子中午沒吃呢,家里沒米沒面的,我先回去了。”

    “你等下,我都給你們準備好了。”

    李春芹拖過一個大箱子,“我剛去食品站買了米、面調料,這些重的東西你先扛回去,菜等會你們自己買新鮮的。”

    慕連城按著李主任遞過來的小本上的數目,點清了錢票,“謝謝李主任。”

    他扛著箱子爬上三樓,看到倆雙胞胎端端正正的坐在小板凳上吃餅(干gan)喝麥(乳Ru)精,慕連城問他大兒子,“你.媽……你葉老師呢?”

    慕向南手指次臥室虛掩的房門,“葉老師說累了,躺一會就去買菜。”

    慕連城放下箱子,讓大兒子將米面收進廚房,轉身進屋去看葉姜。

    年輕的女孩閉著眼楮歪在疊好的被子上,慕連城心里有些疼,兩天一.夜的火車,還要照顧三孩子,換誰不累。

    次臥室里連個坐的板凳都沒有,他只能側身坐床沿上,看到葉姜睜開了眼,說道︰“累了就好好休息,缺什麼東西你列個單子,我去買。”

    葉姜坐起來,曲著腿笑,“你心疼啦?我腰疼你給我揉揉。”

    說著就去拉他的大手。

    慕連城微澀,“我看你精神的很,不累就起來吧。”

    “真是沒良心。”葉姜說︰“大房間讓給你們爺三住,我帶小西(睡Shui)小屋,今天李主任可全程听到了我這麼識大體的安排,用不了三天,全家屬院都知道,慕連城和他的小媳婦,因為房間小孩子多,不得不分房(睡Shui)。”

    葉姜挑眉一笑︰“慕大團長,我這麼安排你還滿意嗎?你不是三年都不踫我嗎?這下名正言順不用挑戰自己的意志力了。”

    慕連城︰……

    這姑娘啥啥都安排好了,沒讓他(操cao)一點心,又叫他慕團長,那就是生氣了,慕連城無奈,“說不過你。”

    他從兜里掏出一疊錢票,“今天剛發的工資和糧票油票,回來的路上李大姐幫我們買好了米面油,我按數都給她錢票了,東西扛回來在廚房,你還出去買菜嗎?我下午明天還有一天半的假,能幫你扛扛東西,後天就正式回部隊里了,二三天才能回家住一晚。”

    葉姜忙問︰“你不是還有幾天假嗎?怎麼變成一天半了?”

    慕連城說︰“剛去銷假了。”

    這男人也太實誠了,有假也不休,葉姜起身穿鞋子,“那咱倆去買東西,向南在家帶弟妹,晚上給你們做好吃的。”

    葉姜翻了下慕連城發的各種票,心想(肉rou)票怎麼這麼少啊?

    “慕連城,一個月才二斤(肉rou)票?家里三個孩子,這哪夠呀?”

    慕連城也嘆氣,“離城地理位置特殊,物資全靠外調,道路艱難運過來又不方便,一個月就二斤(肉rou)票,還得在供銷社有(肉rou)的情況下才能買的到,要不說離城的條件艱苦呢,如果不是這趟回家知道吳芝蘭虐待三孩子,我還打算等過幾年調任之後再接他們。”

    葉姜扶額,三孩子都是長(身shen)體的時候,可難死她了。

    “離這二里地有個漁村,(肉rou)沒有,魚蝦總有吧。”

    “你看那票里有魚票,比(肉rou)票多點,魚市上有海魚供應。”

    部隊的食堂一個星期會有幾頓海產,大師傅不大會做海鮮,總之沒什麼人吃。

    “你要是想買魚得起早點,今天這都下午了,估計魚市買不到了。”

    葉姜讓慕向南在家看著弟弟妹妹,她和慕連城剛下樓,就踫到一位三十多歲的女人,高顴骨,臉上帶笑的時候都覺得那笑容帶刀子似的。

    “這就是連城的新媳婦啊?也太年輕了。”女人笑著搖搖頭,“會不會帶孩子啊?”

    葉姜轉頭問慕連城,“這位大姐是?”

    慕連城介紹道︰“這位是軍人服務社的金副主任,咱們家的家具被褥都是金主任一手(操cao)辦的。”

    哦,這位就是李春芹口中,心眼兒小記仇記到現在的金秀鳳了。

    葉姜燦爛一笑,“金大姐,多虧您給我們分這麼好的房子,我跟連城說,我還年輕,家里三個孩子又小,過幾年再想生孩子的事,我家連城不肯啊,說怕岳父岳父有意見,現在可好了,都不用(睡Shui)一個屋,想生也生不出來,我爸媽也怪不著他,您說對吧。”

    金秀鳳臉上青一陣白一陣,感覺臉被葉姜扇的真疼,明兒個全家屬院都知道,就是因為她,慕連城和媳婦要分房(睡Shui)。

    慕連城︰……

    姑娘,你真不能矜持點兒?非要全家屬院都知道他慕連城好慘,娶了媳婦也不能(睡Shui)!

    葉姜翻著憤怒的小眼神︰怪我?是你自己不(睡Shui)的。

    慕連城,你媳婦就這樣的人,金秀鳳想讓我吃虧,我讓她吃了啞巴虧還說不出來!

    話說,你一個副團長,前幾年又沒帶家屬過來,和服務社的大媽咋結了怨?

    你倒是說說。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七十年代小後媽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