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七十年代小後媽 > 第16章 第16章(三合一)

第16章 第16章(三合一)

作品:七十年代小後媽 作者:姜絲煮酒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趙大姐, 剛才那個女人是咋回事呀?您(干gan)嘛這麼討厭她?”葉姜隨口問了一句

    “沒啥大事,脾氣不對盤,瞧不慣她做的某些事情而已。+++熱門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趙春芹面(色)不變, 那件事情本來就不怪慕連城, 當時家屬院議論紛紛,連她男人都找慕連城談話, 還好趙春芹知道內情, 跟自家男人將事情的原委前後一說,才免去了慕連城的處分。

    那個不要臉的女人, 她怎麼有臉在外面胡說八道呢?

    趙春芹是服務社的主任, 最厭惡的就是這種空口白牙亂造謠的人,簡直是破壞家屬院的團結和安定。

    她當然不喜歡。

    前段時間听說那女人離婚了, 慕連城剛結婚, 她偏偏這時候回來,趕的可真是時候。

    她怎麼好意思回來?這里又不是她家。

    趙春芹心想,也不知道葉姜知道了生不生氣,等找個合適的機會,把那件事原原本本的告訴葉姜。

    免得葉姜誤會, 影響了小兩口的感情。

    才走到南樓,就听到小西在家里哭,小西打小營養不.良,瘦瘦弱弱的,連哭都像小貓一樣沒力氣。

    葉姜心頭一緊, 慕連城不在家?在家怎麼不哄孩子呢?

    “趙大姐, 我家小西哭了, 我得趕緊回家看看。”葉姜匆匆打了招呼, 就蹭蹭的上樓了。

    “你跑慢點別摔著了, 孩子哭兩聲沒事。”

    听到孩子的哭聲,葉姜的焦急和舉動不像裝的,看她跑的多急呀,雖然是後媽,人家心里也是裝著孩子的。

    趙春芹對葉姜的好感又多了幾分,她回頭看看家屬院的大院門,對遠處的那個女人又增添了幾分不喜。

    “慕連城,你在家嗎?”才上到三樓,葉姜就喊了一聲。

    “在家。”

    慕連城抱著啼哭不止的慕小西走到門口,看到葉姜手里提著兩個網兜,裝著幾條小黃花魚和魚蟹。

    孩子可能是換了個新環境不適應,(睡Shui)醒覺後轉溜著小眼楮四下看看,癟著嘴就哭,慕連城怎麼哄也哄不好。

    他沒帶過孩子,也不知道怎麼哄孩子,又心疼她小渾身哭的沒力氣,只能一直抱著。

    “給我給我。”葉姜將網兜塞到慕連城另外一只手里,從他懷里接過小西,“我們小西看不到媽媽著急了吧?媽媽買菜去了,晚上給小西做魚吃。”

    慕小西緊緊的抱著葉姜的脖子,抽抽噎噎了一會就不哭了。

    她醒來後看不到新媽媽,以為媽媽又跑掉,一下子就哭出來,現在好了,媽媽回來了。

    慕連城深受打擊,他哄了半天都沒哄好,葉姜一回來孩子就不哭了。

    “說起來真奇怪,我才是親爸,怎麼孩子一到你懷里就不哭了?”

    “孩子跟我親唄。”葉姜將小西抱回屋里,“小西,跟你哥哥們玩一會,媽給你們做飯去。”

    慕小西乖乖的點點頭,慕向南把妹妹抱在懷里,“小西,哥哥教你認字。”

    “我也要認字。”雙胞胎里的小北來到新家之後反而更活潑,自己爬上板凳,跟哥哥頭踫頭,裝模作樣的在他書本上指指點點。

    離城條件艱苦,居家生活唯一的便利就是這里天然氣儲備豐富,在大部分城鎮居民還在使用蜂窩煤和大灶的時候,離城的家屬院里,就用上灌裝液化氣了。

    氣也要憑本購買,集體廚房里,家家戶戶還是會用蜂窩煤,爐子上放一把大鐵壺,二十四小時都有熱水用,炖個湯方便,也節約液化氣。

    家家戶戶的灶頭沿著牆放,中間是一條水泥砌好的水池,八個水龍頭,一邊四個。

    葉姜很喜歡這樣的集體廚房,空間大洗菜做飯都方便,而且在外面做飯家里不會弄的都是油煙味。

    她把泡好的大米倒進一口大砂鍋里,放上大半鍋清水,大火燒開,一邊動作迅速的處理水池里泡著的海鮮。

    慕連城站在一邊問道︰“要我做些什麼?”

    葉姜把三只花蟹剁了處理(干gan)淨,手腳麻利的切生姜蔥蒜,“你把蝦剝了吧,蝦(肉rou)一會我要用。”

    十幾只明蝦還是活的,慕連城手法不太熟練,抽蝦線剝殼,好半天才處理好一直,蝦頭隨手丟到垃圾袋里。

    葉姜把蝦盆端過來,自己幾下就處理好一只明蝦,“這蝦頭別扔,等會要爆蝦油呢,我這不用你,你回屋去吧。”

    慕連城站在一旁默默的剝蒜,也沒回屋。

    砂鍋里的大米已經熬出了膠,將腌制過的花蟹和蝦仁倒進去,放上幾根姜絲和鹽,大火煮上一會,一鍋鮮美的海鮮粥就熬好了。

    鐵鍋里倒上香油,燒熱後姜蔥爆香再放蝦頭煎出蝦油香味,大鐵壺里的開水倒進去,一鍋油花滋啦啦的翻滾,湯(色)金黃香氣四溢,然後三四種貝類下鍋一起煮,放上調料翻炒一下,一鍋讓人饞的吞口水的海鮮雜鍋煲就出鍋了。

    小黃魚腌制好,油鍋里兩面煎的金黃就已經很美味,再炒個包菜魷魚絲,整個三樓的過道里都彌漫著讓人忍不住吞咽口水的香氣。

    夏小靈被這香味(勾gou)的饞蟲犯了,忍不住跑到大廚房間,看到慕連城在灶台前一會遞根蔥,一會剝顆蒜,灶頭前梳著麻花辮漂亮的還沒她大的女孩子,就是今天還沒來得及見的慕團長小媳婦吧?

    夏小靈挺個大肚子,走到灶台旁,看著(色)澤油亮的海鮮雜鍋煲,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這就是嫂子吧,晚上做這麼多好吃的呀?能吃的完嗎?”

    葉姜關了火,笑著問慕連城,“這位是?”

    慕連城抬頭說道︰“呂連長的媳婦夏小靈,住咱們隔壁,小呂出任務去了,她媽陳校長在這照顧她。”

    葉姜瞧著夏小靈五六個月的肚子,笑著打了招呼,“你肚子大了,回去歇著吧,廚房地上都是水,擔心別滑倒了。”

    夏小靈砸吧著嘴,看著葉姜端著那一盆盆讓她眼饞無比的海鮮回屋,也沒邀請她品嘗一口,一扭身回自己家。

    她媽還沒開始做飯,夏小靈捧著肚子坐沙發上,饞的嗷嗷叫。

    “媽,慕團長的小媳婦可真摳,做那麼多海鮮,我站那半天了都沒說讓我嘗一口。”

    那一鍋煮的鮮香的海鮮煲啊,聞著就想吃。

    “當面可得叫聲嫂子啊。”陳校長端著菜籃子在小方桌前,一邊削土豆一邊說道︰“你懷著孕人家哪敢給你嘗海鮮,等生完孩子海鮮讓你吃個夠。”

    “我才不叫呢,她看著比我還年輕。”夏小靈又想到那一盤煎的(色)澤金黃的香煎小黃魚,“那還有五六條巴掌大的小黃魚,煎的可香了,魚我總可以吃吧,她連客氣都沒有客氣一下,直接從我面前端屋里去了。”

    夏小靈(懷huai)孕這幾個月,家屬樓里處的好的鄰居,做點好吃的見面踫到了,都會主動叫她嘗一筷子。

    今天例外,在葉姜這里吃了個癟。

    她媽看著她期期艾艾的樣子好笑,“你個小饞貓,小慕家三個孩子等著吃飯,給你一口人家孩子就少吃一口,下午副食品店哪里買得到魚,肯定是去碼頭那里擠得辛苦才買回來點小魚小蝦,人家孩子還沒吃上呢,你倒是惦記上了。”

    “那你明天也給我做香煎小黃花魚。”

    “行行,明天一早我就買魚去。”

    夏小靈趴在窗戶上,看到樓下的空地上有個孤單的身影在徘徊,扭頭喊她媽,“媽你快來,你看看那是誰!”

    陳老師放下削好的土豆,“誰啊?值當你大驚小怪的。”

    夏小靈一副看好戲的樣子,“是金主任的佷女金魏,她不去北樓,跑咱們南樓下面晃蕩(干gan)什麼?不會想著和慕團長來個偶遇吧?哈哈哈,她也不想想自己什麼身份,還惦記著慕團長?要臉嗎!”

    陳老師探頭一看,正好看到金魏抬頭,陳老師臉一沉,將窗戶關上還拉上了窗簾。

    “你懷著孕呢,少些八卦吧,早上排隊買到了半斤豬(肉rou),媽給你做土豆炖(肉rou),你不許下樓找金魏啊。”

    ……

    葉姜把海鮮粥分了五碗,拿小鐵勺給倆雙胞胎,“小西嘗一口,看看愛不愛喝海鮮粥。”

    小西只是嘗了一口,她還不會形容一種食物的美味,只覺得這個粥喝了一口之後就停不下來,臉都快埋到碗里去了。

    葉姜又給她夾了條小黃魚,“別光喝粥呀,魚也很好吃哦。”

    慕向南把饅頭蘸到了海鮮煲的湯汁里,幾口就吃掉一個饅頭,葉老師做的這些海鮮也太好吃了,雖然貝殼沒什麼(肉rou),可是好鮮美呀,一個一個的空殼在面前的桌子上堆成了小山,根本停不下來。

    他從沒吃過這麼好吃的飯菜。

    還有那粥,比他喝過的南瓜粥好喝一百倍。

    三個孩子也顧不上說話,悶頭吃飯,這是他們人生中,吃過的第一頓又美味又沒人罵的飽飯。

    葉姜喝了碗粥吃了一個饅頭就飽了,她放下筷子,看著飯桌上大大小小的一家人,心頭像是被風吹過般甦爽。

    擺(脫tuo)了吳芝蘭,離城的日子應該好過了吧。

    連慕小西都打了好幾個飽嗝,慕連城讓孩子們去屋里玩會,他將桌上的碗盤子摞起來,蟹殼貝殼都收到垃圾袋里。

    “我下樓倒垃圾,你今天累了歇著吧,碗放著等我上來洗。”

    葉姜也不客氣,“那行,我給小北小西(洗xi)澡吧。”

    慕連城下樓,葉姜從床底下拖出大澡盆,家里能轉的開放得下大澡盆的地方就是客廳了,和慕向南把小方桌抬到靠牆,葉姜說︰“小南,去大廚房把咱家爐子上的熱水拎過來。”

    等給小西洗完澡換上小(睡Shui)衣,給小北(脫tuo)衣服的時候,葉姜腦子才得了點空,慕連城倒個垃圾這是把人都摔垃圾箱里了嗎?

    “小南,你從窗戶那看看,你爸倒個垃圾怎麼還不上來。”

    “我看看啊。”慕向南伸頭出去,看到他爸背個手,跟一個女人站樓底下聊天。

    慕向南連忙跑過來,“葉老師,我爸在樓底下跟人聊天呢。”

    葉姜手一頓,“男的女的?”

    “女的。”

    “年輕嗎?”

    慕向南想了下,樓下光線很暗,但大致的五官輪廓還是能看清楚的。

    “看上去比你大幾歲,沒你好看。”

    葉姜手里的毛巾往澡盆里一摔,將小北(脫tuo)掉的衣服又穿回去,“小南,抱著你弟下樓,喊你爸回家洗碗。”

    ……

    金魏在南樓徘徊了許久,竟真叫她踫見慕連城一個人下樓倒垃圾。

    她纏著他說了一堆她爸去世之前的事情,“我爸臨死的時候,還惦記著你這位戰友呢。”

    金魏知道,只有提起她爸,慕連城才會耐著(性xing)子听她說幾句話。

    可是她爸都去世了,也沒啥能說的。

    “慕團長,我離婚了,我老姑接我來離城住一段時間。”

    慕連城也不想多呆,她離不離婚,犯不著特意來跟他說一聲。

    “你老姑家在北樓,這里是南樓,你走錯了。”

    金魏臉白了白,瞧著慕連城英俊的面容,和兩年前時一模一樣,一點也不見老。

    倒是她,結婚兩年憔悴了不少,看上去竟比慕連城要大。

    如果兩年前……

    “听我老姑說你結婚了,孩子也來了?”

    慕向南抱著弟弟下樓,听到這話幾步跑過來,“爸,就知道跟人聊天,葉老師喊你回家洗碗呢。”

    他瞅瞅對面的女人,對她一點好感都沒有,把弟弟往他爸懷里一塞,“我要不下來喊你,你還不準備回家了?”

    “就來。”

    慕連城把小兒子抱過來,指著慕向南說︰“這是我大兒子慕向南,小的是雙胞胎,還有個女孩跟她媽在家里。”

    金魏笑了笑,想在慕向南這里刷些好感,“大的這個和你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好帥氣呀。”

    慕向南明顯的不耐煩,“你找我爸還有事?他可是有老婆的人,有話不能白天說嗎?黑燈瞎火的你倆站著聊的滿大院都議論,不用避嫌啊。”

    金魏沒想到一個孩子說話這麼直接,慕連城的幾個孩子可真不好相處,她漲紅了臉,轉身就走了。

    慕連城問︰“葉老師讓你下來的?”

    “她不叫我也下來啊。”慕向南看著三樓他家窗戶上的燈火對他爸說道︰“葉老師好像有點不高興,你上去最好解釋一下。”

    “解釋什麼?”

    “就那個啊……”慕向南回身朝後指了指,“你和那女的怎麼回事?我可看著時間的啊,你們站樓下都聊十幾分鐘了。”

    慕連城愣住了腳,覺得他大兒子是不是太早熟了。

    “那是金主任家的佷女。”

    “誰的佷女和你有什麼(關guan)系嗎?結了婚的男人了,你不知道避嫌啊,還跟她說了那麼長時間的話。”

    “我跟她爸以前是戰友,她爸出任務的時候傷了腿是我給背回來的,後來就稱兄道弟了,剛才也就聊了幾句她爸的事情,你想什麼呢。”

    慕向南心想他爸心可真寬,剛才就看到對面樓里好多腦袋伸出來看呢。

    “你這話別跟我說,你跟葉老師解釋去。”

    慕連城覺得有必要和兒子說清楚,他爸可是個正經人。

    “其實挺荒唐的一件事,兩年前,金主任非要把她佷女介紹給我,我跟她爸是平輩,跟她差著輩分,怎麼可能呢,我就一口回絕了。”

    “哪知道金主任熱情過了頭,非要牽橋拉線,喊我去服務社說有事情,我去了才知道,是讓我去跟她佷女相親,金主任找我談判,說什麼她佷女不介意我離過婚有孩子,願意嫁過來隨軍,但是往後不能把你們哥三接過來,只能放在老家養,同意每個月寄二十塊錢的撫養費回去。”

    少年人容易壓不住火,慕向南直接跳起來了,“她臉好大,還想著白搶我爸,誰給她的勇氣呢。”

    慕連城(摸Mo)了(摸Mo)臉,尋思了一下,“可能是覺得你爸沒人要吧。”

    慕向南哼一聲,“幸好你沒同意,不然我恨死你了。”

    慕連城手搭在兒子的肩膀上,瘦弱的少年骨子里和他一樣倔(強qiang)。

    是的,幸好他沒有同意。

    慕向南轉頭問他爸︰“哦我明白了,因為你拒絕了剛才那女的,所以金主任就恨上了你,給咱們家安排這麼小的房子,讓你跟葉老師分房(睡Shui),對吧?”

    慕連城敲敲大兒子腦袋,“這話別出去亂說,給你葉老師添堵。”

    “我肯定不會說,但你拿什麼堵別人的嘴呀,老爸,我勸你以後看到金魏轉身就走,惹不起還躲不起嗎。”

    “行行,都按你說的,你葉老師很生氣嗎?”

    “我不知道,你自己回家看。”

    家里大門反鎖的,慕連城敲了敲門,“葉姜?”

    葉姜剛打了盆熱水(洗xi)澡,她淡淡的說道︰“等會,我(洗xi)澡呢。”

    家里就那麼大點地方,衛生間也小,葉姜不想提著水桶在衛生間里湊合,趁著家里三個男人不在,門一鎖先洗個澡再說。

    慕向南站門口說道︰“你看吧,都是你連累的我和弟弟被關門外。”

    “瞎說什麼,你葉老師(洗xi)澡呢,耐心等一會吧。”

    等到門開,小小的客廳地上放著一個大澡盆,里面半盆帶著肥皂沫的(洗xi)澡水冒著熱氣。

    慕連城把兒子往地上一放,“找媽媽幫你(洗xi)澡,爸爸去洗碗。”

    葉姜抱著慕小西,兩個人香噴噴的靠在小臥室的房門上,葉姜似笑非笑的瞧著男人,“慕團長,我今天累了,辛苦你給你兒子(洗xi)澡吧。”

    她指指地上的澡盆,“我搬不動,你倒下(洗xi)澡水。”

    轉身門一關,抱著香香軟糯的小西(睡Shui)覺,不理會門外的三個男人。

    慕向南牽著弟弟,“我去燒熱水,你自己的老婆自己哄吧。”

    小北抱著他爸褲腿,眨巴著眼楮說道︰“爸,以後不要跟別的女人說話,不然以後回家沒飯吃。”

    慕連城詫笑,(摸Mo)(摸Mo)小兒子軟軟的頭發,這麼點大的孩子這也懂?他這兩個兒子都機靈的很,就是小女兒不知道怎麼了,到現在也不開口說話。

    他嘆口氣,倒了(洗xi)澡水,抱著碗去水槽那里洗去了。

    等他洗了碗回來,葉姜的房門還是關著的,他提了熱水去衛生間沖了把澡,轉頭回大房間,跟大兒子說道︰“你哄弟弟(睡Shui)覺,我去找葉老師談談。”

    慕向南提醒他爸,“道歉就道歉,你態度誠懇點。”

    慕連城手搭在葉姜房間的門把上,扭了下沒反鎖,他沒進去,而是輕輕敲了敲門,“葉姜,(睡Shui)了嗎?”

    片刻後,葉姜從門內閃出來,“小西(睡Shui)了,你不去哄兒子(睡Shui)覺,敲我門(干gan)啥?”

    慕連城回頭看他大兒子小兒子,從對面房間里探出了腦袋,笑著罵道︰“回去(睡Shui)覺。”

    他回頭︰“下去走走?咱們說說話。”

    “成啊。”

    家屬院里也有不少飯後散步的住戶,慕連城都一一介紹了,葉姜笑著打了招呼。

    “咱們找個人少的地方吧。”慕連城說道。

    不知不覺就走到了人跡稀少的後院門口,葉姜說︰“現在沒人了,你想說什麼。”

    慕連城不說金魏的事,是覺得他和金魏之間壓根就沒什麼,可是今天金魏回來,以後葉姜和她難免會踫上。

    “就是金魏的事,前年我回老家奔喪,回來後金主任沒通知我,就自作主張的安排我和她佷女相親,之前就拒絕了,之後更不可能答應,後來就傳出是我主動約金魏相親的。”

    “我們政委找我談話,說金魏在老家已經相過親,兩家都見了面下了定,讓我不要纏著金魏。我就說了,我和金魏爸爸像兄弟一樣,那金魏就是我晚輩,我怎麼可能和她相親,是金主任纏著我一直說這事,我也煩。”

    “後來李主任幫我作證,這事才算了,否則我那時候就能被記個大過。”

    葉姜氣急,“那你就由著她們污蔑不解釋?自己扛下來這盆髒水?”

    “部隊的領導是知道的,家屬院……我一個大男人總不好特意找這些大姐大媽們說吧。”

    葉姜瞪了他一眼,“我還不知道你什麼人,寧願自己吃點虧,李主任那里,你是不是也特意交代過,讓她別說的?”

    慕連城打量著葉姜,她才認識他幾天?就知道他是什麼人?語氣說的這麼肯定呢?這丫頭……

    “是金魏他爸,給我打電話,說她女兒在c城老家被人戳脊梁骨,說金魏在c城明明相了親下了定,一轉頭又和別的男人相親,c城那家男方當時就上門,討要聘禮。”

    “我那老戰友的意思,叫我委屈點,說是我托金主任做媒,並不知道金魏在老家已經相過親許過人家了,金魏在老家說的那對象家,才作罷,沒過幾天金主任就送金魏回家結婚去了。”

    那年金魏二十四,男方二十二,男方的媽媽生病活不了多久,想看著兒子結婚,雙方都不願意再等,急匆匆的就結了婚。

    葉姜對金魏這個女人的做法實在沒有好感,她現在來離城是小住還是長住?

    “慕連城,我跟你說,以前你看著老戰友的面子怎麼忍我不管,現在有我在,我可不能讓別人往我孩子爸身上再潑髒水,你不在乎,我孩子還要抬頭挺(胸xiong)的做人呢。”

    慕連城心想,孩子怎麼就成你的了,他果然只是附贈的那個啊。

    他忙說道︰“我就是怕你誤會,連帶著看孩子也不順眼,是我多想了,你是最大度最講理的。”

    葉姜轉頭懶得看他︰“我才沒那麼大度,我這麼漂亮能(干gan)還能給你帶好孩子的你都看不上,還非要跟我弄什麼三年之約,金魏那個段位太低,我有必要放在心上嗎?”

    慕連城︰……

    該說的話都已經說清了,以前就他一個人在離城,別人說什麼他也不在意,現在葉姜帶著孩子都在,他就不能再由著別人造謠,讓葉姜和孩子被人指指點點。

    慕連城這次主動牽了葉姜的手,葉姜詫異的看著他,這男人轉(性xing)了?終于發現她的好了?

    等轉到院牆的另外一邊,葉姜才發現自己自作多情了,祁大海蹲在牆角,郁悶的抽著煙。

    葉姜上前笑著打招呼,“祁團長,您蹲這(干gan)嘛?”

    祁大海一哆嗦,手上夾著的煙都掉地上了,“啊……我散步走累了,蹲下來歇一會。”

    他每次散步都是固定的道路,差不多也是固定的點從大院的後院門進來,沒想到今天踫到小慕兩口子,在後院門口說悄悄話。

    祁大海不願意繞路從前門走,心想他倆一會不就散步到別的地方了,等人走了他再進去吧。

    這一等,就將慕連城跟葉姜說的話都听全了。

    祁大海心想,他媳婦當初在家里罵慕連城的時候,和慕連城現在說的不一樣啊,她說慕連城高傲,非得拿捏金魏,金魏一氣之下就回老家,隨便找了個人嫁了。

    後來金魏婚姻不幸福,金秀鳳可沒少在背地里罵,說是慕連城耽擱了她佷女。

    那現在這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是他媳婦騙他?還是慕連城怕小媳婦生氣說了假話?

    祁大海隨便聊了兩句,就匆匆的回家。

    葉姜看祁大海走遠了,身邊的男人就把手抽了回去,葉姜知道這男人故意的。

    “慕連城,你是不是早知道祁團長會從後門進家屬院啊……”

    “是。”

    “那你這話不單單說給我听的了?”

    “也是踫踫運氣,剛听到那腳步聲,很像是老祁走路的步伐。”

    葉姜心想這男人機警的很嘛,難怪向南和小北都是機靈鬼。

    到家開門,她沒開燈,怕吵著孩子(睡Shui)覺,壓低聲音說道︰“看不出,你還挺壞的。”

    慕連城進屋後也壓著嗓音說道︰“老祁還是個有主見的人,我現在說出來,以後金主任在他面前說什麼,老祁也不會偏听偏信。”

    慕向南听到動靜爬起來,一拉客廳的燈繩,看到他爸和葉老師有說有笑,抱著肩問︰“你倆和好了?”

    葉姜說︰“我跟你爸本來也沒吵架呀,趕快(睡Shui)覺去,別把你弟弟吵醒了。”

    慕向南輕嘆一聲,“咱家可真是多災多難的,剛從老家過來,就遇上惦記我爸的人,葉老師,這回我站你這邊。”接近他爸的女人他都沒有好感,除了葉老師。

    慕連城這回知道,帶娃不是件容易的事,大了都敢管他爸了,他跟葉姜說︰“你說他這(性xing)格倔的,我小時候倔也不敢跟我爹這麼說話。”

    葉姜,“你別看我,你自己生的兒子向著我,我高興還來不及呢,我肯定不會說他的,你就受著吧。”

    ……

    金魏滿腹心事的回到北樓,北樓條件好些,廚房都在屋里,她老姑在廚房做飯。

    金秀鳳嗔怪道︰“讓你別去南樓,你非要去,見到人了?”

    金魏幫老姑擇韭菜,“看到人了,還有他大兒子和小兒子,慕團長和兩年前一樣年輕,一點都沒有變,反而我現在老了。”

    “我剛在窗戶那看了一會,你倆站樓下十多分鐘,都說了些啥?”

    “還能有啥,說的都是我爸去世前後的事情,我自己的事,他一句都沒有問,我說我離婚了,慕團長連眼皮子都沒有眨一下。”

    金秀鳳想到慕連城那個嘴皮子利索的新媳婦,問道︰“那你見到他小媳婦了沒有?”

    金魏搖搖頭,“白天的時候遠遠的看到一眼,看不大真切。”

    金秀鳳麻利的炒了兩個菜,關了火叫她吃飯,金魏問︰“不等我老姑夫一起吃?”

    “他去找政委了,晚上不在家吃。”

    金魏拿了筷子,跟著她老姑坐到餐桌上,半天也沒動。

    她長嘆一口氣,“現在我離了婚,他反倒是結了婚,早知道今日,當初就不該和慕團長提那些要求。”

    金魏抬頭問︰“老姑,如果當初咱們不那麼堅決的讓慕團長拋下孩子,他會同意和我結婚的吧?如果那時候嫁給他,哪怕是給三個孩子做後媽,也好過我現在的下場。”

    金秀鳳恨她佷女不爭氣,現在還想著慕連城,“你別犯糊涂啊,當初你條件多好啊,他慕連城連我們提出來的那麼點小要求都不答應,就不是成心想娶你,你爸把你托付給我照顧,我就不能讓你糟踐自己。”

    “等過個一兩年,你老姑夫提了正團級,再調任到大城市去,他手底下沒結婚的好小伙子多的是呢,到時候老姑再給你找個好的。”

    金魏沒跟她老姑爭論,未婚的好小伙,哪有慕團長級別高,而且她又離了婚,可選擇的本就不多,再加上有慕連城在那比著,金秀鳳能給她介紹的“好小伙”,她是看不上的。

    她老姑夫這麼多年都沒有提上正團級,等他老姑夫調任還不知道要等多久,金魏今年二十六,她知道自己等不起了。

    可惜了,兩年前要是有現在這份心態,不去計較慕連城有三個孩子,現在和慕連城住一起甜甜蜜蜜過日子的,就是她金魏。

    “老姑,我听說慕團長和他媳婦不住一個屋子?他那小媳婦會不會和他前妻一樣,也有個相好的,你說他們在一起能過幾年?”

    “能過幾年也與你不想(干gan)。”金秀鳳說道︰“說起這個事我就有氣,現在家屬院都在議論,說我心眼小給慕連城穿小鞋,我是有苦說不出啊。”

    “李春芹要把慕連城安排在咱家隔壁的那套三室一廳,我一想那哪成啊,我馬上就要接你過來住,我能讓慕連城住隔壁?讓他和他媳婦天天在你面前晃來晃去給你添堵?只能把他一家安排到南樓去住。”

    “我都是為了你,打碎牙齒往肚里咽,連說都沒法說,你可爭點氣,別再去找慕連城了。”

    金魏被她老姑說的一口氣沒嘔出來,本來在慕連城那里受了他大兒子的氣,被杠了幾句心里不痛快,現在她老姑這麼一說,更堵得慌。

    “當初都是你跟我爸阻撓,老姑是你說的,後媽不好當堅決不能讓他前妻的孩子過來,還有我爸,非說他和慕連城是忘年交,是兄弟,拿這個借口不同意我找慕連城,你們看看,看看我現在的下場,到頭來還不是離婚。”

    金魏的話就像是一根魚刺扎在金秀鳳的喉嚨里,咽不下去吐不出來,臉上也有了惱意。

    “你嫁給秦衛的時候,他家條件那也是相當不錯的,只是沒想到秦衛的爸爸犯了政治錯誤,從化工局被撤職查辦,秦衛也丟了工作,這些我又不能提前料到,你現在的意思就是怪我了?”

    金魏抹掉憤恨的眼淚,飯也不吃了,轉過飯桌跑到金秀鳳身邊,“老姑,我怎麼會怪你呢,我就是心里難過,同事親戚天天在我背後指指點點,c城我是回不去了,您能在離城幫我安排份工作嗎?我爸死了我只有你一個親人,我想留在你身邊。”

    金秀鳳被金魏這一說心里又護短起來,她就一個哥哥,哥哥就金魏這一個女兒,金秀鳳原本就打算在離城給她介紹個工作,不叫她回c城了。

    “現在照相館和豆腐加工廠里缺人,你看你想去哪工作,我都好安排的。”

    她是副主任,安排個把工作還是沒問題的。

    金魏對這幾個工作都不感興趣,她說道︰“老姑,我想去學校當個代課老師,你能安排的了嗎?”

    金秀鳳看著佷女淒淒慘慘哭紅眼的模樣,心疼極了,“成,你高中畢業,當個老師肯定沒問題,明天我就去找陳校長說說。”

    “謝謝老姑。”

    金魏一抬頭,看到祁大海進了家門,忙起身說道︰“老姑夫回來了,吃飯了嗎?我去給您添雙碗筷。”

    祁大海一擺手,“在外面吃過了,讓你大姑泡杯熱茶來,你眼楮怎麼紅了?”

    “跟我老姑說起我爸去世的事情,心里難過。”

    金魏拿了他老姑夫的茶杯,抓了把茶葉,金秀鳳接過來說道︰“我來泡吧,你不知道你老姑夫的口味,這茶葉要泡的不濃不淡,你控制不好量。”

    祁大海笑笑︰“哪有那麼講究,別听你大姑瞎說,在這就當自己家別拘束,住到過年再回去。”

    金魏這次來就不打算走了,听祁大海這麼說,面上一僵,含糊著應道︰“嗯,我听我老姑的。”

    ……

    夜里,金秀鳳在被窩里跟她男人商議︰“老祁,我打算在這邊的學校里,給金魏找個代課老師的工作,你要是見到陳校長,也提一下,我怕我說話沒你好使。”

    祁大海一愣,他這個老婆對娘家的事情特別上心,還準備讓佷女在離城長期住下來?

    他說道︰“工作的事情不著急,你讓她先住些日子散散心。”

    見丈夫沒打算幫忙,金秀鳳有點不高興,“陳校長的女兒夏小靈(懷huai)孕在家歇著,學校里正缺個代課老師,不趁這個空檔把金魏介紹進去當老師,後面可就難了。”

    祁大海想到晚上在後院牆角听慕連城說的那些話,就很反感他老婆要幫金魏在離城安排工作的事。

    他一掀被子,氣的在臥室里來回走動,“你這不是添亂嗎?哪不能去,偏要弄到離城來,小慕已經結婚了,我晚上還遇到了他們小夫妻散步,人家感情好著呢,你別想那些不該有的念頭。”

    金秀鳳也氣了,“才不是為他慕連城呢,你知不知道,秦家出事之後,金魏她男人丟了工作跟霜打的茄子一樣窩囊,耍酒瘋還打了她好幾次,金魏要離婚老秦家不肯,她不得已才躲到離城來。”

    祁大海駭了一跳,“這麼說金魏還沒離掉婚?那更得讓她離小慕遠一點,作風問題上你可千萬別縱著金魏犯糊涂,讓她住一兩個月,回去先把婚離了再談工作的事情。”

    “那不是老秦家不肯離嗎?”金秀鳳說道︰“要不你出面給c城那頭的街道主任打個招呼,叫他們順利把婚給離了,我就這麼一個佷女,不可能讓她再回去遭罪的。”

    祁大海冷笑兩聲,被他婆娘氣的一點困意也沒有了。

    “金秀鳳你是真蠢還是裝蠢,你佷女離不離婚和我有什麼(關guan)系,我怎麼能跨省管到地方的街道上去?這是要受處分的。”

    “還有你那個大佷女,說的話也不能盡信,如果她丈夫真動手打人,她跑街道一鬧,人家能不給她離婚?這里面怕是有什麼隱情,你還是問清楚的好。”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七十年代小後媽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