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七十年代小後媽 > 第18章 第18章

第18章 第18章

作品:七十年代小後媽 作者:姜絲煮酒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金秀鳳大了葉姜十幾歲, 她心里估(摸Mo)著哪怕把話說的再難听點,葉姜年紀輕輕礙著面子,也不會吵起來。+++熱門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葉姜確實沒吵, 她心平氣和先同李主任把明天的行程敲定。

    “李大姐, 那就這麼說定了,明天周一, 麻煩您陪我去一趟學校, 我先把我家老大入學的事情辦妥,至于去學校代課, 只要學校認同我的能力, 我是很樂意的。”

    “好好好。”李春芹一連說了三個好字。

    如果葉姜能憑實力去學校代課,那可比去照相館上班(強qiang), 金秀鳳也沒有理由拿工作的事情說她徇私了。

    憑本事競爭唄。

    最不高興的人就是金秀鳳, 這倆人完全把她當空氣,還有葉姜是怎麼回事,初來乍到的,一點面子都不給她?

    慕連城的工資又不是養不活他們一家。該不是慕連城吃了前妻的虧,現在不肯把錢交給葉姜保管, 她不得不出來找份工作吧?

    金秀鳳語重心長,“小葉,是不是慕連城不給你生活費,你大膽的說出來,我們會幫你找他領導, 給你做主的, 你真不用委屈自己。”

    葉姜呵呵一笑︰“金主任, 我工作的事情您別扯到慕連城身上, 在背後抹黑他, 那我可不願意,我們的家事不勞您(操cao)心。”

    “還有啊,金魏昨晚跑到南樓,正好連城下樓倒垃圾,就他倆人站樓下聊了十幾分鐘,半個家屬院都看到了,我就不說這是誰主動誰不主動,這樣吧,以後我管好我男人,見到金魏掉頭就走,您管好您佷女,讓她別來南樓堵人,成不?”

    “大家都是一個家屬院的,前年那點破事真要捅出來,您臉上也不好看,是不是?您有空在這教我做人,不如省下來力氣,教教金魏,慕連城這樣的男人,兩年前她撬不動,兩年後他也撬不動。”

    兩位老大姐饒是見多識廣,家長里短的新鮮事听過不少,這麼一個年輕小媳婦,大咧咧毫無顧忌的說自家男人撬不動的話,她們還是頭次听到。

    這姑娘她不覺得羞嗎?

    葉姜還真不覺得有什麼可羞恥的,她護短、護食、護自家男人,她還有更駭世驚俗的話呢。

    金秀鳳張了張嘴,剛想說葉姜你臉皮怎麼那麼厚呢,就見葉姜輕輕一笑。

    葉姜說道︰“金主任,我想這兩天的接觸,您也知道我是什麼樣的人,想從我手里搶慕連城的女人,恐怕還沒有出生。”

    金秀鳳這次真的跳腳了,“誰稀罕他慕連城啊,帶著三個孩子的離婚男人,也就你當個寶,我家金魏才不稀罕呢,你放心,金魏才不會去南樓。”

    葉姜客客氣氣的說道︰“那我真是謝謝您了。”

    金秀鳳氣的跑出去透氣。

    李春芹咂舌,沒想到這個年輕的小媳婦能把金秀鳳這樣的吵架小能手說跑。

    她又給葉姜的茶杯里添了水,“小葉,你這張嘴可真厲害,我就沒見過比你還能說的,你知不知道金秀鳳,可是我們大院最能吵的一個,大家背地里都叫她無敵金剛小炮仗,一點就著,你今天居然能讓她吃癟,沒吵沒鬧就跑了。”

    “你厲害呀。”

    葉姜不好意思了,“李主任,我上一次這麼得理不饒人的時候,還是在我後婆婆家,她不讓連城帶孩子過來,被我連說了好幾天,說的跳腳又不得不同意,我承認我有時候說話是挺損的,可我平時也不這樣呀,人家不欺負我,我也是笑臉相迎的。”

    “慕連城老實,又不願意和女人家糾纏,兩年前金魏鬧的那一出相親的鬧劇,慕連城吃了多大的虧呀,他也不說,我孩子還小,您說我再不厲害點,這一家子,可不就是只有被人欺負的份了。”

    “你趕緊喝口水潤潤嗓子吧。”李春芹道︰“我就是佩服你能拉的下臉來,沒說你錯,兩年前那事你都知道啦?那正好,省的我說了。”

    葉姜笑道︰“慕連城都和我說了,我總覺得金魏這次回來,是沖著慕連城的,也不知道我和慕連城結婚,能不能讓她死心,希望是我多想了吧,我要養孩子教孩子,真沒空跟她撕。”

    李春芹讓葉姜放心,“小慕不是那朝三暮四的人,但這男人吧,也架不住人家上桿子倒貼,腦子一抽就容易沖動犯錯誤,你還是看緊一點。”

    “嗯,李主任那明天我帶孩子來找您,我得趕緊去買菜了。”

    葉姜對慕連城是一百二十個放心的,就是覺得金魏的糾纏很煩,對家里三個孩子影響也不好。

    希望她能有點自知之明,別再盯著慕連城了。

    “行,你趕緊去吧,今天供銷社有豬(肉rou)賣,你帶(肉rou)票了沒有,去遲了可就買不到了。”

    “帶了的,今天就想炖點(肉rou)給孩子們解解饞。”

    ……

    今天去供銷社排隊排的巧,輪到她的時候還有一小條豬(肉rou),葉姜買了半斤肥瘦相間的,又去了魚市,魚市的魚賣的快,排到葉姜只剩下幾條叫不上名字的小魚,全買回去給孩子打牙祭都不夠。

    葉姜指著盆里一條兩斤多的海鰻說道︰“大姐,這海鰻我買了能幫我處理下不?”

    那大姐說道︰“賣魚的大師傅有事出去了,我是旁邊蔬菜櫃台的,我知道你一個女孩子害怕(殺sha)海鰻,我也怕,這樣,我幫你敲暈了,你拿回去叫你男人幫你處理(干gan)淨,不就成了。”

    說完也不等葉姜說話,撈起那條海鰻一棍子敲暈,塞袋子里遞給葉姜,“你抓緊,這海鰻要是醒了我估計你半路就得扔了。”

    葉姜︰……

    大姐您既然都知道,為啥不(干gan)脆敲死再裝袋子里?

    葉姜一路小跑,剛到家屬樓下就喊︰“慕連城,你快點下來幫我拿菜籃子。”

    隔壁的夏小靈在屋里跟她媽打趣說︰“慕團長這小媳婦,可真嬌氣,買個菜還要男人下樓接,我看等慕團長回部隊了,她找誰撒嬌去。”

    “都說了要叫嫂子。”陳老師說道︰“我跟小葉討教怎麼做紅燒黃花魚才好吃,人家熱情的很,手寫了菜譜,還幫我配齊了調料,你不就是眼饞他們小夫妻恩愛嗎,眼饞啥,小呂打電話回來都說了,你生孩子前,他一準回來。”

    慕連城听到葉姜叫她,匆匆的下樓,接過葉姜手里的菜籃子,“累了吧?要不今天我做飯?”

    葉姜抹著跑出來的一頭汗,“不累,就是袋子里的鰻魚好像醒過來了,你幫我把鰻魚處理了,活的我不敢弄啊。”

    慕連城瞧著她(強qiang)忍著不適的樣子,知道年輕的女孩子大部分都怕弄這種活的海產,他說道︰“怕你還買,沒有魚就等下次好了。”

    “你以為我想買啊,我還不是想讓孩子們吃飽點,今天買了半斤豬(肉rou),和這條海鰻一起,能燒一大盤子呢。”

    “海鰻也不好吃啊,你這不是(糟zao)蹋豬(肉rou)嗎?咱有二斤(肉rou)票,多買點就是。”

    葉姜爬上樓,從廚房拿了菜刀和案板一股腦塞給慕連城,“你還真是不會過日子,這(肉rou)一頓吃完了,剩下這一個月怎麼過,別廢話了,趕緊處理鰻魚去,我保證做出來你們搶著吃。”

    鰻魚燒(肉rou),葉姜的姥姥拿手好菜,葉姜還記得姥姥手把手教過她,光是那濃郁香醇的湯汁,泡上米飯她就能吃一大碗。

    過了十幾分鐘,慕連城進屋,“海鰻我按你的要求處理好了,你去看看符合你做菜的要求不?”

    葉姜這才出來,鰻魚片開去骨,切成一段段的碼在盤子里,洗的(干gan)(干gan)淨淨,就連豬(肉rou)都切好了,放在另外一個盤子里。

    鍋里倒上熱油,先把鰻魚段煎好撈出來,蔥姜蒜下鍋爆香,再放紅燒(肉rou)翻炒,炒出(肉rou)香後,把提前調好的半碗醬汁倒進去燜煮,然後把煎好的鰻魚倒進去一起小火慢炖。

    整個三樓住戶,又被奇異的、混著海鮮和(肉rou)味的香氣(勾gou)的饞蟲都犯了。

    夏小靈恨自己不爭氣,被香味吸引不知不覺走到了廚房,恰好葉姜掀開了鍋蓋,鍋里的湯汁翻滾,半鍋鮮香的魚(肉rou)讓她鬼使神差的說了句丟臉的話。

    “嫂子,你燒菜也太香了,鰻魚紅燒(肉rou),我還從沒吃過,能讓我嘗一筷子不?”

    說完她就後悔了,葉姜這麼小氣,昨天沒給她嘗菜,今天肯定也不會。

    夏小靈自己紅了臉,“我就隨便一說,開玩笑的。”

    葉姜拿了個(干gan)淨的碗,夾了一小塊鰻魚(肉rou),一塊五花(肉rou),再配上一點炖出膠質的湯汁遞到她手里︰“這鰻魚你能吃,你嘗吧,不過就這一筷子啊,多了可沒有。”

    “謝謝嫂子。”

    夏小靈開開心心的接過來,咬了一小口鰻魚(肉rou),那種海魚的鮮美和五花(肉rou)的濃郁混合在一起,讓人欲罷不能的美味讓她顛覆了對海魚的認知,以前吃的都是啥玩意哦,為啥葉姜做啥都那麼香呢。

    夏小靈意猶未盡,不過她也不好意思再要著吃了,她媽說的對,葉姜家孩子多,人家要緊著孩子吃呢。

    “嫂子,改天你能教教我媽怎麼做這道鰻魚燒(肉rou)嗎?太好吃了。”

    “可以啊,這又不是什麼難事。”

    “嫂子你人真好,人美心善。”

    葉姜︰“好了別夸了,你昨天指不定在背後罵我小氣呢,回家吃你的黃花魚吧。”

    夏小靈不好意思的笑,“這都被你猜到了,我承認錯誤還不行嗎?你以後教我做飯吧,我做了好吃的也給你吃。”

    “得了吧,等你生完孩子再說。”

    兩人就這樣閑聊著,有不少北樓的人過來洗菜洗衣服,夏小靈問北樓的一個嬸子,“張姨,你們咋來我們這邊洗菜接水,我們南樓的水不要錢的嘛?”

    張嬸笑著罵了一句,“瞧你小氣的樣,我們北樓停水了,這大中午的家家都要吃飯,來接你們點水也要叫喚。”

    葉姜心里一咯 ,金秀鳳家也要吃飯,那是她來呢還是她佷女金魏來?

    好煩。

    金秀鳳買了菜回家,家里沒人,她拉住旁邊的鄰居問︰“看到我們家金魏沒有。”

    鄰居說道︰“咱們北樓剛才停水了,金魏端著盆髒衣服去南樓,說要給你洗衣裳呢,我說現在是飯點,那邊都是洗菜做飯的,這衣服什麼時候不能洗啊,等北樓來水了再洗唄,你佷女不(干gan),說閑不住剛過去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七十年代小後媽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