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七十年代小後媽 > 第22章 第22章

第22章 第22章

作品:七十年代小後媽 作者:姜絲煮酒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葉姜吶, 你出的那試卷咱也看不懂,你說小南有把握能考進前十嗎?”

    李春芹本來不想當著孩子的面問的,怕給慕向南增加壓力。+++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ck101.org

    可是陳老師用自己的崗位做保, 讓李春芹揪心不已, 如果葉姜家老大考不上前十,陳老師舍掉了副校長的職務多可惜。

    還有那個金秀鳳, 她那張嘴, 能在家屬院里說上半年。

    都在一個家屬院,抬頭不見低頭見的, 葉姜到時候多難受啊。

    李春芹覺得陳老師這個決定有點草率了。

    葉姜知道慕向南肯定行, 她笑著問︰“小南,你有信心嗎?”

    少年想了一下, 問道︰“葉老師, 是招生的卷子難,還是你給我測驗出的卷子難?”

    葉姜說道︰“對你的學習,我一向很嚴格,當然是我出的卷子難。”

    慕向南又問︰“那我要是語文數學都考九十五分以上,能進前十嗎?”

    按照葉姜上輩子教高中的經驗, 如果主課都考九十五,進前十是十拿九穩的。

    “可以。”

    听了葉姜肯定的回答,少年自信的說道︰“那我肯定能進前十,不給你和陳(奶Nai)(奶Nai)丟臉。”

    李春芹看著慕向南如此自信,心里稍微踏實了一點。

    “陳老師看過你的測驗卷願意做保, 你又這麼自信, 那我就等你們的好消息。”

    早上來的時候, 葉姜把小西小北放在服務社, 幾個年輕的女孩子看到這對漂亮的雙胞胎, 稀罕的不得了。

    一上午零食飲料把兩個小的都喂飽了,葉姜道了謝,接了雙胞胎,帶著三個孩子買了菜,趕著飯點回家做飯。

    陳華每天中午也趕回來給女兒做中飯,昨天夏小靈吵吵著要吃鰻魚燒(肉rou),她一大早就去買了(肉rou)和鰻魚,不過她從來沒做過。

    這次她買的鰻魚,賣魚的大師傅幫忙處理好了,葉姜在大廚房洗菜的時候看到陳華在切五花(肉rou),忙過去幫著配調料。

    “陳老師,小南的招生報名太謝謝您了,只是我也怕他萬一考不進前十,連累的您那麼好的崗位都便宜了別人,讓我心里怎麼過意的去呢。”

    陳華不以為意,笑著說︰“你.媽媽當年就聰明,你是她教出來的女兒,差不了。”

    “而且我看了你給小南出的卷子,你家老大只要正常發揮,在離城這里拿個前三問題不大的。”

    陳華在離城教了一輩子的書,她看了慕向南做的那些卷子,就知道這孩子不是一般的聰明。

    小小年紀很難得,有葉姜這樣的後媽,當做親生兒子一樣的培養,這孩子以後前途好著呢。

    “其實我對我家老大也有信心。”葉姜笑著說︰“他沒正經的參加過考試,這次又是縣里的統一招生考試,真怕他怯場發揮失常。”

    “所以啊,這幾天你別給小南太大壓力,這兩天別熬夜復習了,讓孩子放松放松。”

    陳老師打趣的說道︰“你也別有負擔,你緊張孩子就更緊張,我都快退休了,去不去高中部任校長都無所謂的,我就是覺得你能力這麼(強qiang),我們又缺老師,你不去高中任課太可惜。”

    她嘆息道︰“這高考說不準哪年就恢復,得有個好老師教才行啊。”

    離城這麼艱苦,大部分的孩子只能通過高考考出去,那些年孩子們還有個盼頭,學起來也有勁,後來大學停止招生,最後離城連高中部都停招了。

    還是她力排眾議,提出恢復高中部的教學,這才有了今年的統一招生考試。

    陳華又笑著說︰“好了不說這個了,你還是教我怎麼燒這個鰻魚燒(肉rou)吧,小靈這個小饞貓,嘗過你做的鰻魚燒(肉rou),昨晚吵了我一晚上,非讓我今天去買鰻魚,這不鰻魚買回來了,我也不會做。”

    “你啊,以後要是準備燒什麼新菜,你幫我家也買一份,回來我給你錢票,跟你學著做,省的小靈鬧我。”

    葉姜樂的哈哈笑,“好,下次遇到孕婦能吃的魚蝦,我多買一份回來。”

    葉姜挺佩服陳華的高瞻遠矚,兩年以後高考恢復,離城考出去三位大學生,其中有一位年齡很小,考的名次又非常高,還被記者采訪了呢。

    當時的報紙報道了好多天,全國恢復高考的那年,總考生幾百萬,錄取率不到百分之五。

    所以一個年紀又小,考得又好的考生,自然最受關注。

    葉姜對他的關注,並不是在他高考的這年。

    幾年以後,她家老大過失(殺sha)人,目擊證人和報案人就是那位考生。

    當時那位考生已經畢業並且參加工作了。

    她家的小南,因為那人的證詞,過失(殺sha)人判了死緩,她死的時候也沒有再見到她家老大。

    ……

    “葉老師,你心比我還寬啊,後天就要考試了,今天還有興致帶我和弟弟妹妹來趕海。”

    慕向南嘴上這麼說,心里還是很高興的,內陸長大的孩子,從來沒有去過海邊,早就想去大海邊看看。

    來了離城後,吃了幾天小後媽做的美味海鮮,昨晚听她說海邊退潮的時候,能挖到上次吃過的那種貝類,海螺啊蜆子螃蟹之類的。

    運氣好的話,還能在海邊的大石坑里撿到海魚呢。

    葉老師說趕海要趁早,早上天沒亮,慕向南就起床,給弟弟穿衣服,兩人都穿著黑(色)的小膠鞋,拿著網兜和小木桶,桶里裝著幾把短柄的小鏟子。

    期待的不得了。

    葉姜起床後做早飯,給小西扎小辮兒,慕向南等的急,又不好說什麼,急匆匆的扒了幾口早飯,就說吃好了。

    葉姜喂飽了雙胞胎,說道︰“該教的我都教你了,考試前你復習那兩天有什麼用,現在啊,就是讓你好好玩一天,放松一下心情,考試的時候別緊張。”

    慕向南听葉姜這樣說,心里更放松,“好 ,今天我爸回來,咱們多撿點海螺海螃蟹什麼的,晚上還做海鮮雜鍋煲吧。”

    “行啊,走吧走吧,去遲了趕海的人一多,可就撿不到什麼了。”

    趕到海邊的時候已經退潮了,有不少附近的漁民,老人帶著半大的孩子,都在沙包里挖貝類。

    三個孩子早就看呆了,他們沒見過大海,哪怕現在是退潮,依然覺得壯闊無比。

    清晨的海風吹的人身心舒暢,慕向南興奮的跑向淺灘,“葉老師,大海也太美了吧!”

    少年長期被壓抑的內心,在這一刻得到了釋放。

    他忍不住對著遠處的大海大聲的喊了幾嗓子,惹得附近趕海的人都彎腰笑起來。

    沒見過大海的可憐孩子。

    葉姜把慕向南喊回來︰“小南,你看好弟弟,寸步不離的看著他,你撿那些拱起來的小沙包挖,有驚喜哦。”

    慕向南一口答應下來,早在山水村的時候,他就知道看好弟弟不要去水塘邊,這里是大海,他當然不會放弟弟一個人亂跑。

    葉姜帶著小西,在退了潮的沙灘上胡亂挖著,小西很乖,也不亂跑,葉姜的思緒很快混亂起來。

    她的心思根本就不在挖貝殼上。

    那年老大出事過後,葉姜去圖書館找出當年高考前後的報紙。

    當時記者采訪了那位年輕的考生,問他高考前什麼事情最難忘。

    那個考生,也就是日後指正她家老大(殺sha)人的少年說,他最忘不了的,就是當年從鄉下趕到離城參加高中的招生考試。

    那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時刻,他在大海邊坐了很久,忘記了漲潮的時間,被海浪卷到了大海里。

    少年還詳細描述了落水的那片礁石灘,就離葉姜不遠。

    葉姜望過去,那里現在一個人也沒有。

    “葉老師,你看我和弟弟抓到了什麼?”

    慕向南牽著弟弟,提著小木桶飛快的跑過來,獻寶似的給葉姜看,“是兩只海螃蟹,晚上咱們可以喝海鮮粥嗎?”

    海螃蟹比上次買的花蟹小多了,但這可是他和弟弟親手抓的呢,少年的臉上都是幸福的光。

    葉姜笑著說︰“好啊,兩只可不夠,你們再去挖一點。”

    少年身姿飛揚,豪氣萬丈,帶著弟弟一個又一個的挖著小沙包,說要抓半桶回來。

    葉姜心思重重,離城的那個考生,和慕向南有深仇大恨似的,不應該的呀。

    他沒有說當初是怎麼得救的,所以葉姜只能估計大概的時間,在漲潮的時候去那片礁石灘。

    不管怎麼樣,她要救下那位考生,她想知道後來那幾年,他到底經歷了什麼,要那樣恨她家老大。

    小西稀里糊涂的挖到一只大海螺,笑的跟朵花一樣,拿給葉姜看。

    葉姜拿出小手絹,幫她擦掉臉上的泥沙,“小西好厲害,這是香螺,晚上把螺(肉rou)煮了,貝殼留給小西收藏起來好不好?這可是我們家小西抓到的第一只海螺呢。”

    小西高興的點點頭。

    葉姜心頭一酸,那年小西已經可以正常說話了,猛然間撞見哥哥們受傷流血的慘樣,深受打擊封閉了內心又肯說話。

    孩子們在沙灘上玩了幾個小時,有經驗的老人過來告訴葉姜,馬上要開始漲潮了,抓緊帶孩子回去。

    葉姜點頭,她帶著三個孩子來到安全地帶,在一艘等待修補的漁船旁,跟慕向南說道︰

    “小南,我現在要去礁石灘,看看有沒有困在里面的海魚可以抓,葉老師要交給你一個任務,你留在這里看住弟弟妹妹,絕對不可以離開他們一步,可以做到嗎?”

    慕向南看著遠處海天交接線,就他都能看出來海水在上漲,葉老師怎麼還要去礁石灘。

    他有些擔心,“葉老師,我听好幾個老(奶Nai)(奶Nai)說馬上要漲潮了,你別去了吧,太危險了。”

    葉姜看著手腕上表,差不多到了那個考生說的落水時間。

    她說道︰“我就過去看看,沒有魚的話我馬上回來,你記住了,以弟弟妹妹的安全為先,絕對不可以帶著他們過去找我,就留在這里。”

    慕向南總覺得有些不安,“那你快點回來,你要出點啥事,我爸可饒不了我。”

    葉姜笑著拍拍他肩膀,“放心吧,葉老師是大人了,能對自己的行為負責。”

    她想馬上去礁石灘看看,可惜有人不讓她走。

    葉姜想,她怎麼這麼倒霉,趕個海都能遇到金魏,這女人真是來克他們一家的。

    “葉姜,這都快漲潮了,你不帶孩子回家,還亂跑什麼呀,太危險了。”

    金魏剛剛到,她是不趕海的,她掐著點來是從趕海的漁民的收獲里,挑些品相好的海鮮回去,不要票價格也便宜。

    踫巧看到葉姜把三個孩子往海灘上破舊的漁船旁一扔,自己又跑去玩。

    到底是年輕貪玩,只顧自己不顧孩子,這都什麼時候了還玩水,她大概是不知道漲潮時的厲害。

    慕連城找了她可真是倒了血霉了。

    金魏替慕連城不值,沒有對比就不會嫉妒,兩年前她還沒覺得慕連城有多好,現在卻覺得這個男人的優點,已經可以彌補他有三個拖油瓶的缺點了。

    工資高、級別高、回家幫老婆做家務、不是那種甩手大爺,而且工資全部上交還不管媳婦怎麼花。

    天哪,她以前怎麼沒發現這些閃光點。

    金魏略帶著氣憤,也不知道是氣葉姜還是氣自己以前眼瞎。

    “孩子們要是出了意外,你怎麼向慕團長交代!”金魏氣沖沖的就質問起來。

    葉姜瞅著已經開始漲潮了,哪有功夫跟她閑扯。

    “你烏鴉嘴咒我孩子?這里地勢這麼高,漲潮也漲不到這兒來,往南樓去兩趟,我家男人都不理你還往我們跟前湊,你要臉不要?”

    金魏最恨別人說她不要臉,“葉姜!你講話真是粗魯不堪,我們現在說的是孩子的安全問題,你不帶孩子走,我帶!”

    她好大的臉!

    葉姜冷笑,“搶不走我男人,就改變策略搶我孩子了?你試試,看看孩子跟不跟你走。”

    金魏又羞又氣,明明是葉姜的錯,怎麼話一從她嘴里說出來,就變成別人不要臉呢?

    她也是好心啊。

    金魏轉頭一臉嚴肅的和三個孩子說道︰“你們的小後媽太不負責任,金阿姨帶你們回去好不好,等你們爸爸回家,真的要好好說道說道,怎麼能把孩子交給這樣不負責任的人手里,慕團長心也太大了。”

    “不交給我難道交給你?金魏你忘了嗎?兩年前你來離城看上慕連城,就隱瞞了在c城的相親對象,你哪來的自信覺得慕連城會為你拋下三個孩子不要?你想想你提的那條件,現在有臉跟我孩子說話嗎?”

    “一碼歸一碼,我們現在說的是孩子的安全問題,我老姑說的對,你這人心機好重。”

    金魏(強qiang)行去抱雙胞胎,“金阿姨帶你們走。”

    都不用葉姜(干gan)預,三個小刺頭看到金魏伸過來的手,討厭的連連後退。

    小北見過這個女人,上回她去找爸爸,媽媽就生氣了,害的他只能讓爸爸(洗xi)澡,他也想像妹妹那樣,讓媽媽幫洗香香呢。

    “你是壞女人,我不要你抱!”

    金魏猛的收回手,她看到,這三個孩子的眼里,對她充滿了深深的厭惡。

    葉姜肯定是背著慕連城,在孩子面前說了她許多壞話,所以孩子們看到她才會如此有敵意。

    她小瞧了葉姜。

    慕向南听他爸說過,這個女人不但想搶走他爸,還讓他爸不要他們兄妹三個,現在還跑來氣葉老師。

    這女人咋一點自知之明都沒有呢。

    “你別想著搶我爸。”慕向南惡狠狠的,像個齜出獠牙的小狼幼崽,“我和弟弟妹妹都不想看到你,絕對不會跟你走的,你煩不煩啊!”

    葉姜實在等不得了,她不想等會那件事情里有金魏的圍觀,“金魏,你熱臉貼過來被我家孩子抽回去,臉不疼嗎?你居然還能站在這里,我佩服你。”

    金魏︰……

    太氣了,她需要好好冷靜一下,金魏連海鮮也不買了,轉身就走。

    葉姜看著金魏走遠了,跟慕向南說道︰“老大,看好弟弟妹妹,葉老師一會就回來。”

    慕向南看著潮水漲上來,心里慌了,“葉老師,你快點回來,你不會游泳的啊……”

    在山水村的時候,葉老師失足掉河里,要不是他爸經過救起來,葉老師可就沒了,他和弟弟妹妹也沒機會離開後(奶Nai)(奶Nai)家,跟著爸爸來離城。

    “沒事,我死不了。”

    葉姜之前是不會游泳,可是後來她學會了,要不她也沒膽子在漲潮的時候跑礁石灘去。

    轉過那片礁石灘,葉姜又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就是這個時候啊,怎麼不見人呢?難道被海浪卷跑了?

    她仔細的看著附近的海域,突然一個猛子扎下去,游了十幾米遠,將海浪中一個掙扎的白襯衫少年給拖住。

    那真是生死一線,她在(脫tuo)力前才游到了淺灘,她的身影剛從齊腰深的海水里站起來的時候,慕向南把弟弟妹妹抱進破船的船艙里,嚴肅的告誡道︰

    “呆在船里不許出來!”

    小北從沒見哥哥這麼嚴肅過,嚇的連連點頭。

    慕向南飛快的跑向海灘,他水(性xing)好,不怕水,和葉姜一起,把那個溺水的少年拖上了岸。

    “葉老師,他是不是沒氣了啊?怎麼不動了呢?”慕向南第一次看到溺水的人,有些手忙腳亂,生怕他死了。

    “死不了。”葉姜氣喘吁吁,“你快去找人來幫忙。”

    慕向南也不耽擱,轉身朝著遠處的三三兩兩的人群跑去,邊跑邊喊。

    “來人啊,有人落水了,救命啊!”

    海邊的漁民多少都會一點急救的土方法,听到有人喊落水了,急忙跑過來救人。

    控腹的,做人工呼吸的,那個溺水的少年在眾人的救治下,把肚子里的海水吐了出來。

    “醒了醒了。”眾人歡欣雀躍,“這孩子命大,這都漲潮了再遲一遲命準沒了,誰救上來的?”

    “孩子,你誰家的?瞧著好眼生啊?”

    葉姜悄悄的退出人群,跑回小破船那里,她也鑽進船艙,從帶過來的空桶里,拿出一個小油布包。

    包里有一塊窗簾布,還有一套(干gan)淨衣裳。

    葉姜把窗簾布一掛,在船艙里換掉身上的濕衣裳。

    慕向南還沒從救人的震驚中緩過來,帶著弟弟妹妹站船邊,問船艙里的葉姜。

    “葉老師,你趕海還帶衣裳啊?你怎麼知道今天會有人落水的?”

    “我哪知道啊,我就是想著萬一趕海的時候弄濕了衣服我怎麼回去啊,就帶了一套唄。”

    雖然這個理由很合理,慕向南還是覺得有點奇怪,葉老師神神秘秘的,不過他發現了,葉老師水(性xing)比他還好啊……

    “你水(性xing)這麼好,在山水村落水的時候(干gan)嘛不自己游上來,你是不是早就看上我爸了?等著他救你上來好嫁給他?”

    葉姜︰……

    現在的孩子咋這麼雞賊呢,她還沒有想過這一層呢,不過慕向南提醒了她。

    葉姜說道︰“可別跟你爸說我會水啊,他要是知道了我還真不知道怎麼解釋。”

    換好了衣服,她收起小窗簾,笑著跟小北說道︰“小北也不說好不好?爸爸要是知道媽媽會游泳,就會把媽媽趕走了。”

    媽媽可不能走,慕向北連連點頭,“我不說,也不讓哥哥說。”

    說著就緊張兮兮的抱他哥大.腿,“哥哥,你也不能說哦。”

    慕向南不屑的呲了一聲,“我才懶得說。”

    “小北小西,離你哥哥遠一點。”

    葉姜把濕衣服上的海水擰到空木桶里,然後,她提起木桶將桶里那點海水,澆在了老大身上。

    慕向南︰……

    他完全沒有想到,小後媽會潑他水,他哪句話惹她生氣了?

    “葉老師,你潑我水(干gan)嘛啊?”少年不解的問道。

    “你忘了?我不會游泳,這人是你救上來的,你衣服怎麼可能不濕呢?你說對不對?”

    慕向南︰“你都對,你都有理,這回家也和我爸說,人是我救的?”

    “那當然了。”葉姜從船艙里跳下來,抱著小西,牽著小北,跟慕向南說道︰“人好像被救醒了,咱們過去看看,大家伙都在找救人的小英雄呢。”

    ……

    “好年輕的小媳婦,溺水的這孩子是你家大兒子救上來的?”

    “是啊,他說要去礁石灘那兒看看有沒有被沖上來擱淺的魚,魚沒抓到,反倒是救了這孩子。”

    葉姜看圍觀的老鄉不太相信她能有個這麼大的兒子,忙說︰“我是他後媽。”

    老鄉們恍然大悟,難怪呢,哪有這麼年輕的小媳婦就生出這麼大兒子的,原來是繼子。

    “今天浪大,這倆孩子可夠幸運的,弄個不巧,可就叫海浪都卷走了。”

    這里是大海,風大浪急,那個少年被救上來昏昏沉沉,還有些溺水後遺癥,一個勁的打著寒噤,人也開始發熱。

    葉姜懇求一旁的老鄉,“麻煩大家把這孩子送去醫院,醫藥費我先墊著。”

    這年老鄉們都不富裕,大家伙又想救人,一想到家里連油鹽都省著吃的苦日子,就沒人敢提送醫院的事,誰家也不願意為一個不認識的人去墊醫藥費。

    一听葉姜主動提出來,大家心里的負擔都放了下來,兩個人合力抬著溺水少年,給人送到了醫院。

    這里靠著大海,接診的醫生一年也要踫到幾次溺水救治的人,檢查醫治後給開了單子,出來問圍著的一圈老鄉。

    “孩子叫什麼名字?誰是他家屬?去繳費吧。”

    一听繳費,老鄉們後退幾步,葉姜牽著三個孩子在中間很打眼,那醫生把繳費單遞到她跟前,“你是孩子家屬?”

    葉姜先接了繳費單,然後解釋道︰“醫生,我們都不是孩子家屬,那孩子是我家老大救上來的,醫藥費我先墊著,我讓我家老大回家拿錢去。”

    中年醫生打量了下葉姜,女孩面善的很,帶著三個孩子,大的那個渾身濕透應該就是救人的少年。

    這一家子不錯,給人救了還願意墊醫藥費,那醫生說道︰“醫藥費不急,等孩子情況穩定下來,我問問他家住哪,等他家人來付醫藥費也行。”

    溺水的少年情況穩定,老鄉們都趕著回家做午飯陸陸續續散了。

    葉姜從兜里掏出家里鑰匙,“小南你趕緊回家換衣服去,我房間床頭櫃的下面那個抽屜里有錢,你換好衣服再拿點錢過來。”

    慕向南攥著鑰匙問道︰“葉老師,那我拿多少錢過來啊?”

    葉姜看了下繳費單,掛號一毛五,觀察床位費五毛,處置費八毛,檢驗費兩毛,那孩子喉嚨里吸進去一點雜物呼吸一直滋滋啦啦的,異物取出費藥品費兩塊,加起來三塊六毛五。

    葉姜說︰“你拿五塊錢過來,來的時候叫上你陳(奶Nai)(奶Nai),她是學校的老師,這孩子只要上學,她就能認識。”

    慕向南二話不說,一路跑著回家,在家門口被陳華拉住。

    陳華剛吃完飯,在水槽邊洗碗,因為(懷huai)孕的女兒在家,她每天中午不在學校食堂吃飯,都回家做飯吃。

    看到慕向南一個人回家不見葉姜和兩個雙胞胎,陳華問道︰“小南,你趕個海怎麼衣裳都濕了?你弟弟妹妹和你後媽呢?”

    慕向南正好要找陳華,“陳(奶Nai)(奶Nai),今天在海邊救了個和我差不多大的男孩,送醫院去了,葉老師和我弟弟妹妹都在那看著,讓我回家換衣服拿錢交費,現在找不到他的家人,您跟我一塊去吧,葉老師說他要是在離城上學您都認識。”

    “那你快換衣服。”一听有可能是學校的學生出了事,陳華趕忙把碗送回家,跟夏小靈交代了一下,就跑到葉姜家等慕向南。

    慕向南把濕衣服(脫tuo)下來扔洗衣盆里,也顧不上去衛生間沖澡,拿了條毛巾胡亂擦了一下。

    海水和淡水是不一樣的,被海水打濕了不沖洗一下,身上總有一種海腥氣,黏膩的很不舒服,他也顧不得擦洗,換上衣服跑去小臥室。

    床頭櫃下面的抽屜里,放著糧油票本和幾十塊零錢,慕向南拿了些票和五塊錢,又從廚房里拿了兩個空飯盒,用買菜的布袋子裝好。

    “小南,被救上來的那孩子叫什麼?”

    “我也不知道,他喉嚨里卡了東西,我走的時候他還在治療呢。”

    慕向南把裝著飯盒和錢票的小布袋子往肩膀上一跨,下樓後跑的飛快,“陳(奶Nai)(奶Nai),葉老師和我弟弟妹妹還沒吃中飯,我先去醫院送錢送票。”

    “咱們坐公交車去。”陳華在他身後喊道︰“公交車就一站路。”

    慕向南回頭說道︰“等車的時間都夠我跑到醫院了,您慢點,我先走啦。”

    到了醫院,慕向南把錢交給葉姜,自己拿了點零錢和票,帶著弟弟妹妹去醫院的食堂打飯。

    葉姜在窗口排隊繳完費,拿著找回的錢和票據回病房,正好被那醫生瞧見。

    “咦?你怎麼把費用給繳了?不是讓你等他家人來了交,那孩子沒什麼事了,你家大的小的好幾個孩子,趕快回去吧。”

    葉姜看到病(床chuang)上的少年因為疲累已經(睡Shui)著了,笑著說道︰“沒事我先墊著吧,如果他有家人,來了再給我錢也一樣的。”

    “那行,醫院有食堂,你去打點兒飯菜吃吧。”

    “謝謝醫生,我家老大帶弟弟妹妹打飯去了。”

    葉姜坐在醫院的走廊上,心里嘆氣,這孩子是個孤兒,沒有家人,不會有人來給他繳費的。

    也不能說是孤兒吧,他的媽媽,生下來就拋棄了他,後來被肖家鎮的一戶人家收養。

    要說小南的少年時期不幸福,這個溺水少年也好不到哪里去。

    小南有個刻薄的後(奶Nai)(奶Nai),少年有個混賬的舅舅,成天野種野種的使喚他,從來沒叫過少年的名字。

    這些情況,都是在老大出事之後,葉姜多方打听才了解到的。

    陳華坐公交車也很快,老大帶著弟弟妹妹在食堂還沒回來,她就到醫院了。

    “小葉,那孩子怎麼樣了?”陳華焦急的問道。

    可能孩子家長還不知道,幸虧有葉姜在這照顧,看到葉姜手里的繳費單,陳華感嘆,葉姜是個心善的,連醫藥費也給墊上了。

    “您別急,醫生說已經沒有危險,喉嚨里的異物也取出來了,孩子(睡Shui)過去了,您進去看看認不認識這孩子。”

    病(床chuang)上清瘦的少年閉著眼楮,哪怕是(睡Shui)著了眉頭也緊鎖,他看上去和小南差不多大,葉姜知道,少年比小南大一歲。

    陳華一看這少年溺水後虛弱的模樣,又痛又悔,拉著葉姜到門外說話,害怕把這孩子吵醒。

    “這孩子叫肖楠,下面一個鄉中學的學生,昨天帶著鄉里的介紹信來學校找我,就是你們走之後,他後腳跟就來學校,也是問我要報名表,想參加這次的招生考試。”

    “他手續帶的都齊全、學校和鄉里的介紹信都有,還有老師給開的推薦信,我就給這孩子報了名。”

    “我一看這孩子一個人來離城報名,身上連住招待所的錢都沒有,我就跟學校的虞老師說,讓他給孩子在學校的宿舍里安排一張床鋪,我今早去學校沒找到人,一問虞老師,他才說昨天忙忘記了,沒給孩子安排。”

    陳華當時就火了,沒有顧忌同事間的面子,給虞萬梁好一頓批評。

    那孩子沒錢沒票,只能(露)宿街頭,不知怎麼就走到碼頭那里,少年不知道漲潮的厲害被卷進海里,幸虧葉姜帶著孩子去趕海,給人救了上來。

    “這孩子說起來也是個孤兒,他養父母去世之後,便宜舅舅不拿他當人,小葉啊,你跟這孩子有緣分,等他以後有出息了,得好好報答你。”

    “是我們家老大救的。”

    葉姜低頭,後來的後來,她才知道,肖楠是慕連城前妻下鄉之前未婚生下來的兒子。

    那年未婚生子是要被全村戳脊梁骨罵的,肖柔躲到一個偏僻的小村子里把孩子生下來就下了鄉,然後很快和回家探親的慕連城結了婚。

    那年慕連城二十二歲,還是個小連長,一個月九十五塊錢的工資,寄回來九十給肖柔養孩子。

    後來他升了營長,工資也漲了,還是只給自己留一點點,其余的全部寄回來。

    葉姜想,肖柔給第二個兒子取名叫慕向南,心里應該是對這個被她拋棄的大兒子有些內疚和感情的。

    但是這個女人是感情至上,心愛的白月光在她眼里大過一切,五年前和慕連城離婚的時候,一個孩子也沒要,未婚時生的肖楠既不相認也不要,就這麼和白月光跑了。

    肖楠從小受盡了白眼,他那個便宜舅舅野種野種的叫,都忘了自己的名字。

    慕向南不知道今天救上來的這個少年是他同母異父的兄弟。

    葉姜想,慕連城有四個異母兄弟,那以後,小南應該也不會排斥他有一個同母異父的哥哥吧?

    這兩兄弟現在把(關guan)系處好,等將來知道了真相就不會鬧的你死我活的。

    葉姜說︰“陳老師,那等肖楠醒了您給帶學校,安排個住的地方吧,我給孩子出點錢票,考試前不能叫他餓肚子。”

    陳華不接她遞過來的錢,“等肖楠醒了我就帶他回學校住宿舍,吃住我都給他安排好,你帶三個孩子已經很不容易了,這些都不用你(操cao)心,你去食堂找孩子,趕緊吃中飯去。”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七十年代小後媽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