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七十年代小後媽 > 第24章 第24章

第24章 第24章

作品:七十年代小後媽 作者:姜絲煮酒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葉姜怎麼能說她想搶她男人呢?哪只眼楮看到她動手搶了, 沒影子的事情能亂說嗎?

    她在外面還要臉呢,供銷社的營業員看她的眼神都帶著鄙視,叫她今後怎麼出門買菜, 風言風語的傳到老姑耳朵里, 又要挨一頓訓。+++熱門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听說慕連城跟她都是分房間(睡Shui)的,她得意什麼呀。

    “葉姜, 你不要渾身都是刺呀, 看誰都像是要搶你男人搶你孩子,我比你大幾歲, 好心提醒你一下而已, 總不能因為你嫁給慕連城,就不許他跟女人說話, 你也太霸道了, 讓男人家在外面沒面子。”

    金魏盡量讓自己的聲音平靜一點,她可不能讓葉姜把她的名聲給敗壞了,她還沒正式進校做代課老師呢。

    她知道有一份體面和受人尊重的工作對現在的自己有多重要,現在還不能和葉姜在大庭廣眾之下爭吵。

    “大家都是街坊鄰居,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你抹黑我, 我要你跟我道歉。”

    葉姜覺得好笑,她憑什麼道歉,金魏是徹頭徹尾的利己主義,她認為對自己有利的就是對的,別人都是錯了, 什麼邏輯。

    上輩子葉姜沒來離城, 沒有親眼見過這個女人, 後來在c城倒是見過一次她婆家的人, 零零碎碎的听了一些傳聞。

    那時候手撕金魏的是別人, 不過不是現在這個時候,如果金魏還鬧,葉姜不介意提前通知那個人來。

    葉姜說道︰“金魏,我真的很煩你,我男人和孩子也煩你,我相信你也能看的出來,就不要自討沒趣了,不要再用各種理由接近我家任何人,如果大街上踫巧遇見大家各自走開。”

    “那我要是不走開呢?”金魏咬著牙問。

    “要打听你婆家的地址也不是什麼難事。”葉姜笑笑,“你也不希望你婆家的人來離城煩你吧?反正你以後再煩我,我就去煩你婆家人,你試試唄,看我做不做的出。”

    金魏大驚失(色),這個葉姜難道知道了她目前還沒有離掉婚的事情?那可太糟糕了,都怪秦衛,為什麼不能(干gan)脆點離婚。

    這些男人真的好有意思,明明都過不下去了,還一個勁的問為什麼過不下去,當然是因為秦家倒霉了,秦衛連工作都沒有,害的她在c城的工作也沒了,分的房子也被收回去,要窩在鄉下漏雨的房子里,連吃飯都成問題。

    難道要她一個城里人下地(干gan)活掙工分嗎?怎麼可能!

    為什麼不能爽快的放她走,非要拖著她一起爛在那個稀巴爛的家里呢。

    金魏紅了眼,她一個傾訴的人都沒有,連老姑都不能說,葉姜還是有點手段,居然打听到她遠在c城的情況用來威脅她,她恨死葉姜了。

    金魏說不過葉姜,氣哼哼的走了,她想不通,一個剛結婚的年輕小女孩兒,那臉皮怎麼能比城牆還要厚,心機怎麼能比海還要深。

    從供銷社回家屬院只有一條主街道不用拐彎,金魏在半路就遇到了慕連城。

    她心里一喜,慕團長回來了,她一定要跟慕團長好好說說,葉姜是怎麼只顧自己貪玩,把他三個孩子都扔在海灘上不管的,多危險啊。

    可是慕連城看都不看她,金魏想到金秀鳳的告誡,讓她離慕連城遠點。

    遠點……

    “慕團長,這麼巧啊。”人行道就這麼寬,金魏往中間一站,慕連城就過不去。

    確實過不去,慕連城也不打算停下來跟她說話,掉頭轉了個彎,從小路繞到去供銷社,反正他腳步快,哪怕在供銷社錯過葉姜,也能追的上。

    小城里常住居民都是熟面孔,誰還不認識誰啊,有那從供銷社回來的,目睹了金魏在供銷社門口被慕連城小媳婦嗆得啞口無言,這會居然還好意思上前(勾gou)搭人家男人。

    正常人都會低頭加快腳步就走吧。

    那買鹽的漢子光看熱鬧還不過癮,看慕連城扭頭就走,羨慕的說道︰“這男人長的俊,就是容易招惹大姑娘小媳婦,你看慕團長帶著三個孩子還能娶上漂亮年輕的小媳婦,就這,還有人不管不顧的上桿子倒貼,可真叫人眼熱。”

    金魏長的不差,在這些中年男人的眼里,那是比自己生過好幾個孩子的婆娘好看多了,至少那腰肢就很細,買鹽的漢子忍不住多看了金魏兩眼。

    旁邊他婆娘抄起 面杖就給了他一下,“你眼熱是吧,也不瞅瞅你長那慫樣,也有臉當著你媳婦的面看別的女人,你害臊不!你怎麼不學學慕團長,除了自家媳婦那別家的媳婦姑子他從來不多說一句話。”

    連打了好幾下,下手一次比一次重,買鹽的漢子連連求饒,她媳婦擰著男人耳朵回家,臨走還不忘朝著金魏的方向啐了一口,滿臉不屑的走了。

    真不要臉,人家小媳婦話都說的那麼明顯了,踫到慕連城她還好意思半道堵上去,祁團長和金主任的臉真叫這個佷女丟光了。

    金魏氣的眼淚都流下來,離城的人思想太落後、太封建,結了婚的男人就不能和女人講話了?看她男人多可憐,當街被打了也不敢吱聲,真窩囊。小地方的人見識少真愚昧啊,那大城市的人風氣就開放的多,

    她連想說的話都沒有來得及說呢,慕團長就走掉了,金魏心想,慕連城不肯跟她說話,那她就寫信,將葉姜的大意任(性xing)全都寫在信上,托人帶去給他總行了吧。

    ……

    慕連城繞了點路,從供銷社的方向追上了回家的葉姜。

    葉姜被身後男人的腳步嚇一跳,摟緊懷里的小西,心想這光天化日的離城不可能有無賴小混混。

    一轉頭看是慕連城,臉上有了笑意,“今天回來的好早,特意來接我的呀?”

    慕連城緊抿著唇,微微點頭,“小南說你帶著孩子又要買菜,讓我來接你。”

    葉姜把懷里的小西交給男人,自己挽著他胳膊,心里甜的跟蜜一樣。

    “你兒子要是不叫你來,你就不來接了?”

    “不是,那我總得問問他你上哪兒了?”

    才幾天的功夫,大部分的街坊都知道了葉姜是慕連城新娶的小媳婦,女人來買個菜慕團長也巴巴的過來接,兩人感情可真好。

    走過路過的街坊打招呼的時候也紛紛打趣,葉姜倒是大方,慕連城趁著沒人,低聲說道︰“大街上人太多,要不你先松開手?”

    “我不要。”葉姜故作委屈,隔著衣服在他胳膊上連掐了幾下,“剛買菜的時候踫到金魏了,又講些大道理要教我做人,討厭死了,你這會不讓我挽你胳膊,街坊還以為咱倆感情不好,本來分房(睡Shui)就已經讓大伙看笑話了,你還嫌我被笑的不夠多。”

    葉姜的委屈讓慕連城無言以對,這姑娘嫁給他之後就沒過上幾天清靜的好日子,本以為來離城就是苦一點,哪知道又多出個金魏,再想到剛路上金魏堵他,也不知道那女人是怎麼回事,他是得找祁大海說一下。

    “金魏的事我來處理,我找祁大海,讓他把佷女送回去。”

    “你一個團長,這些家長里短不用你處理,免得落人口實,說咱們欺負她呢。”葉姜說道︰“真的,你不用管,金魏這段時間應該不會再來煩咱家了。”

    “你這麼厲害?怎麼做到的?”

    慕連城低頭看看自己這個無所不能的小媳婦,他和吳芝蘭幾年沒談妥的家庭矛盾,叫葉姜幾天就處理好,來離城一家五口住的擁擠她也住的開開心心,還有那個金魏,他就是不想金魏再去煩葉姜。

    可是葉姜自己就處理好了,慕連城感覺自己快要喪失男人的作用了。

    “我有金魏的把柄啊,她只要不把我逼急了,我也不會撕的她下不來台。”但是葉姜是有底線的,跟她怎麼著都行,金魏不能打她孩子的主意。

    夏小靈趴在窗戶上,看到慕連城抱著孩子,葉姜一手挽著慕連城的胳膊,一手提著菜籃子,兩人有說有笑的進了家屬院。

    她唏噓了一番,“媽,我小嫂子跟慕團長手挽手回來的,她還真沒生氣呢。”

    陳華拿了錢票也探頭出去看看,剛好看到葉姜在上樓梯的時候,趁著沒人踮起腳尖在慕連城的臉頰上親了一下,慕連城反倒是紅了臉,腳底絆了一下差點把孩子都摔了,幸好葉姜扶的快。

    陳華欣慰的笑了,“葉姜是個講理的人,小慕前妻在結婚前的事情葉姜也不生氣,說小慕自己都被瞞著,怎麼能怪他呢,我這懸著的心才放下來,你在家好好歇著,我去醫院接肖楠,帶他去學校宿舍住。”

    葉姜和慕連城到家的時候手也沒松開,慕向南抬頭看了下他爸和小後媽,不像是吵架的樣子,再看小後媽搭在老爸胳膊上的手,又低頭看書。

    小北從房間里跑過來翻看葉姜的菜籃子,問道︰“媽媽,晚上吃什麼好吃的呀。”

    “今天買了兩條魚,一條清蒸,一條做糖醋魚排。”

    葉姜剛把菜籃子放下來,陳華就過來問道︰“小葉,我剛去供銷社沒買到適合肖楠穿的衣裳,他個子和你家小南差不多,小南有什麼不穿的衣服不?我帶一套過去給那孩子換一下。”

    陳華本來是不好找葉姜開這個口的,可是在供銷社沒買到合適的成品衣服,肖楠來離城就身上那一件白襯衫,連個洗換的都沒有,一問之下才知道,到晚上那孩子就把身上的衣服洗了,白天再穿上,听的陳華一陣心酸。

    葉姜進房間,來離城之前她就知道這里艱苦,在a城的時候想著法的跟人換布票給幾個孩子買布買衣裳,葉姜把在a城買的一套慕向南還沒穿過的新衣服拿出來。

    “向南,這套新衣服讓陳(奶Nai)(奶Nai)帶去醫院給肖楠,家里還有布,我明天再帶你去做一身衣裳,你看行不?”

    既然是買給小南的,要送人也要征求他的同意,這年布票緊缺,孩子有身新衣服都寶貝的跟什麼似的,哪舍得送人,當初給小南買了兩套新衣服,小南舍不得都穿,非要留一套下來,說是過年再穿。

    現在要把他留著過年穿的新衣服送人,也不知道孩子願不願意。

    慕向南抬頭看看,點點頭說道︰“可以。”

    得到了慕向南的同意,葉姜把手上的新衣用油布袋子包好交給陳華,“陳老師,這套我看肖楠能穿,您帶過去吧,您跟肖楠說這是新的,不是別人穿過的。”

    陳華連忙說道︰“哪用得著新的啊,你看看有沒有小南不要的舊衣服就成。”

    一套新衣服不光是錢的問題,還有布票,這年頭一人一年才二十二尺布票,葉姜家孩子這麼多,她不知道攢了多久呢,怎麼好意思要她家的新衣服。

    葉姜解釋道︰“舊衣服不合適,十二三歲的孩子自尊心都(強qiang),這倆孩子要是都考上高中就成了同學,你讓肖楠穿向南的舊衣裳,他心里肯定難過。”

    難過還必須穿,因為不穿就得光膀子,這才是最難過的。

    不能因為一件衣裳,就叫這兩兄弟產生了隔閡。

    陳華一想也是這個道理,就接了過來,“小靈(懷huai)孕了也做不了新衣裳,我還攢了些布票,回頭錢票我補給你。”

    “真不用。”葉姜把櫃子里攢下來的布拿出來給陳華看,“從a城帶過來的,夠給孩子裁好幾套新衣服了,錢也不用給我,一套衣服我家還是贊助的起的。”

    “那行,也不跟你客氣了。”

    知道內情的陳華被葉姜的大度徹底折服,葉姜是真通透,拎得清,現在就開始為慕向南打算上了,這對同母異父的兄弟,遲早都是要相認的,慕連城真是好福氣,能娶到葉姜。

    陳華帶著新衣服和錢票,急匆匆的趕去醫院接肖楠。

    葉姜拿新衣服給陳華的時候,慕連城全程都是傻的,他是知道肖楠身世的,慕向南跟他說救起來的那個少年叫肖楠的時候,他就猜到了。

    他不知道怎麼跟葉姜解釋,家里還有三個孩子在。

    慕連城跟慕向南說道︰“老大,你帶弟弟妹妹下樓玩會,爸有話要跟葉老師說。”

    慕向南還以為他爸要批評葉老師把家里的東西隨便送人,他放下筆說道︰“老爸,你也太小氣了吧,那衣服是買給我穿的,我都沒說啥你急什麼啊,至于為這點小事說葉老師嗎?”

    慕連城無語了,他在兒子心里就是個小氣的人?

    “咱們家是你葉老師當家做主,我哪敢說她,你趕緊騰地方,我有要緊的事和你葉老師說。”

    慕向南慢吞吞的站起來,“那就是不能被我听見的話唄,神神秘秘的。”

    葉姜笑著把小西小北交給他,“估計是你爸又犯什麼錯誤要坦白求我原諒,你們在他不好意思說,小南你就給你爸點面子,半個小時以後再上來。”

    “早說嘛。”慕向南抱起妹妹,牽著弟弟下樓玩去了。

    孩子們一走,家里安靜下來,葉姜把門一關,轉身靠在大門上,看著慕連城笑,“說吧。”

    女孩笑盈盈的看著他,俏麗的臉上帶著絲狡邪,仿佛知道他接下來要說什麼。

    從陳華進屋討要慕向南的衣服,葉姜一通道理將新衣服給了她,這姑娘要是知道肖楠是老大同母異父的哥哥,不知道心里咋想。

    那年剛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他心灰意冷。

    前妻心里不但有人,還有了孩子。離婚以後,他一個人扛下下所有的事情,連慕大姐也沒說,結婚前他沒告訴葉姜,是以為這輩子都不會再遇到那個孩子。

    他前妻死後,就沒人知道肖楠在什麼地方,誰能想到,那孩子就在離城附近不到一百里的地方,現在還來了離城。

    慕連城走到葉姜的身邊,指節蜷的發緊,壓抑的聲音帶著沙啞,“葉姜,有件事情瞞了你,你……你听了以後生氣發火怎麼對我都行,咱不當孩子面吵行不?”

    葉姜心里好笑,多大點事也值當這麼小心翼翼的,她才沒那麼小氣呢。

    逗逗他唄。

    “你外面有別的女人了?”

    慕連城臉上一紅,“不是,怎麼可能。”

    葉姜說道︰“只要不是這個事就行,其他事我都不生氣,你說吧。”

    慕連城張了張嘴,才艱難的說了出來,“肖楠,是我前妻未婚時生的兒子,離婚的時候我才知道,不是故意要瞞你的。”

    他想,葉姜肯定要瘋,要質問他為什麼現在才說出來,她剛才還把小南的新衣服給了那孩子。

    本來這個家就夠亂的了,現在又多出個孩子,跟他慕連城沒(關guan)系嗎?血緣上是沒有(關guan)系,可是跟他三個孩子有(關guan)系。

    這四個孩子都是同一個媽生的,也都被親生母親拋棄,前妻來鬧離婚的那幾天一直都住在招待所里,有一天人突然就不見了,怎麼找也找不到。

    後來她自己回來的時候,眼楮是哭腫的,李春芹問她去哪了她也不說。

    現在想想,前妻消失的那一天,應該是去找大兒子肖楠去了。她會怎麼跟那個孩子說?說她是不得已才拋棄他的?說她過幾年就會來接他?

    肖楠還不知道親生母親已經死了,再也回不來,但他肯定知道他母親還有三個孩子,他和小南是兄弟。

    “這事陳老師跟我說過,我知道過了呀,不然我能拿小南的新衣服給他?”

    葉姜撫平男人緊皺的眉頭,心疼他一個人扛下太多的事情。

    “這不是你的錯,也不是幾個孩子的錯,我說話直,這都是你那前妻的錯,那既然已經錯了,咱們也不能破罐子破摔吧。”

    “小南聰明,听陳老師說肖楠那孩子成績也好,八成這次兩人都能考上高中,在學校里磕磕踫踫兩年,我總不能讓這倆孩子過成仇人,要是他們相處好了,咱們家以後也能消停些,你說是不是?”

    慕連城心下一寬,葉姜知道了還這麼安排?她是真心為了小南考慮。就連小南都說了,這個家除了他那點工資,真沒什麼可讓別人圖的,偏偏葉姜不圖錢。

    然而發現自己沒什麼可讓葉姜所圖的,慕連城居然有些挫敗感。

    “那咱們後面怎麼辦?要告訴小南事實嗎?”

    “別,先看看這兩個孩子能不能和平相處,如果能處的好,多個兄弟也不是什麼壞事,你看你家里那三個弟弟,雖然吳芝蘭不講理,你三個弟弟人還是不錯的,最後要不是他們去跟吳芝蘭鬧,咱們也不能走的這麼順利。”

    這點慕連城也認同,大人的錯怪不到孩子的頭上,他就是有點擔心,如果小南知道他親媽是個什麼樣的人,心態會不會崩潰,帶孩子這方面,他是真不如葉姜,那就都听她的。

    “行,等你覺得合適的時候,你再跟小南說。”

    葉姜想,怎麼著也得等小南把高中兩年念完,參加完高考再說,現在就得花點精力看著這兄弟倆別鬧,別處成仇人。

    上輩子肖楠指證老大的時候,那冷漠的樣子她看著都害怕,他們倆之間一定是(發fa)生了什麼無法解開的誤會。

    好在現在兩人都還是心思純粹的少年,少年人之間,是沒有她葉姜解不開的死結的。

    該說的都說清楚了,葉姜笑著問他︰“慕連城,你剛才是不是說過,只要不吵架,我怎麼對你都行……”

    慕連城一下子窘迫起來,他是說過這話,他的意思是只要不當著孩子的面吵,葉姜怎麼鬧他吵他都行,他都會心甘情願受著的。

    可這姑娘現在說這話明顯不是這意思。

    慕連城說道︰“葉姜,現在是白天。”

    葉姜哈哈大笑,這男人臉紅的樣子跟個大男孩一樣,都叫她不忍心再捉弄他。

    她把門拉開,“回來一趟不容易,下樓陪陪你兒子吧。”

    ……

    趁著下午有點時間,葉姜讓慕連城帶著雙胞胎玩,她拿著布料帶著慕向南去裁縫鋪里做衣裳,裁縫鋪就在服務社後面的那棟小平層,要去裁縫鋪就得穿過服務社的大門。

    才進門,就被一個老大姐拉住不讓走,葉姜一看,好像是在供銷社買菜的時候見面點過頭但不認識的街坊。

    這不能怪她,她才來離城幾天呀,哪能把所有的街坊都記住。

    葉姜被她拉著不讓走,只能讓李春芹帶小南去後面量尺寸裁衣裳。

    “這位大姐,您拉著我到底有啥事啊?”

    姚翠花正跟金秀鳳吵的不分上下,看到葉姜來了眼楮一亮,拉著她就不讓她走。

    她就是今天在街上用 面杖暴揍愛拿眼楮瞟人家小媳婦的彪悍大姐。

    “金秀鳳,你得管管你佷女,大街上拉扯已婚男人像什麼樣子,人家不理她還追,我們離城的風氣都叫她一個人破壞了,還拿小眼神兒(勾gou)搭我丈夫,下回再這樣,我這 面杖可就不客氣,招呼到她身上去了。”

    金秀鳳也不是善茬,“姚翠花,豆腐加工廠的工作選不上你,你跟我鬧有什麼用,就你家男人那慫樣兒,三十多歲快四十的老男人了,我們金魏怎麼可能看得上,你睜著眼楮說瞎話,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姚翠花也暴了,自己的男人自己可以說,但別人說就不行,“你看不上三十多歲的男人,你佷女看得上啊,之前就有風言風語的說金魏就喜歡已婚的男人,三番四次去找慕團長,我今天可親眼看到了,金魏把路堵的讓慕團長都沒法走,今天人家媳婦在這里,咱們把話說清楚。”

    “我跟你說不清,現在是說工作的事情,少扯我們家金魏。”

    金秀鳳氣哼哼的,偏偏葉姜好死不死的在這里,讓她看了笑話,“姚翠花,我不允許你在外面造金魏的謠。”

    人言可畏,事情傳難听了,搞不好金魏的工作都會泡湯。

    姚翠花冷笑,好像手里的葉姜是她的王牌,能吧金秀鳳給炸了,“小葉同志,你是不知道哇,我買完菜先走,可巧踫到金魏堵住慕團長的路。”

    她用手比劃了一下,“攏共就這麼寬的人行道,金魏往中間一站,恨不得伸開手臂再攔一下子,不過小葉同志你放心啊,你男人看都沒看那女人一眼,掉頭就走,現在這樣自覺的男人不多嘍。”

    葉姜大致听明白了,慕連城來接她的時候,踫巧又遇上了金魏,葉姜也是蠻佩服金魏的,她都警告了金魏,再纏著她家里的任何人,就去聯系金魏的婆家。

    金魏是以為她不敢嗎?

    葉姜說道︰“我信得過我丈夫的為人,就是金魏確實挺煩人的,大姐您不知道,買菜的時候我就跟她說的很明白了,我們一家都要臉,希望大家見面互相繞道走,可是金魏居然教我怎麼做人,說我管男人管的太寬了,讓我男人在外面沒有面子。”

    “我就不明白了,那我男人被個不知道有沒有離婚的女人給纏住就有面子了?翠花姐您說是不是?”

    姚翠花眼楮里都是興奮的光,這里面還有什麼八卦不成,葉姜這麼說,肯定是听到風聲了。

    她看到金秀鳳被葉姜的話氣的臉紅脖子粗,居然沒有開口反駁,真是少見吶。

    “小葉同志啊,那金魏不會還沒有離婚吧?啊哈哈真是笑死我了,老娘我活這麼大還從來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人。”

    “翠花姐你不要亂猜測,人家離沒離婚我真不知道,不過我想金主任肯定知道,要不您問她,我要去給我家老大裁衣裳去,裁好衣裳還要回家做飯呢。”

    “耽誤你時間了。”

    姚翠花放開葉姜,心里的郁悶一掃而空,慕團長這小媳婦真是個機靈通透的人,她和金秀鳳為豆腐加工廠的工作吵了一個中午不分上下,葉姜幾句話就叫金秀鳳臉都綠了。

    哈哈哈好解氣。

    金秀鳳確實不敢跟葉姜在這個時候吵,因為她沒有底氣,她佷女金魏確實還沒有離婚,而姚翠花那張嘴是唯恐天下不亂的,假的都能給說成真的。

    她自己的男人不檢點盯著金魏看,不去管好自家男人還跑過來罵金魏,為什麼,不就是因為姚翠花想進豆腐加工廠上班沒去成嗎。

    葉姜進到裁縫鋪,看到大師傅在給慕向南量尺寸,李春芹在一旁問著他早上在海邊救人的事,慕向南一一都答了,不過他沒有說是小後媽下海救人的那一段。

    離城地方小,有點什麼事都夠大家津津樂道好幾天的,李春芹本來已經听別人說了一部分,又從慕向南這里打听全了,心想葉姜挺大方的,新衣服都舍得直接給一套,這就又帶著小南來裁衣服。

    她帶來的布料不像是離城供銷社里的,顏(色)和料子都好,應該是來的時候從老家的城市一路背過來的。

    這不過年不過節的,也舍得拿出來給孩子做衣裳。

    葉姜走過去給李春芹拉到廊檐下問︰“李大姐,金主任怎麼就跟人吵上了?”

    “都是因為豆腐加工廠工作的事,吵半天了我懶得管,兩個都不是好貨,你誰也別招惹。”

    李春芹說道︰“姚翠花的男人確實不太檢點,喜歡盯著大姑娘小媳婦的看,白天當著姚翠花的面夸金魏好看,被姚翠花胖揍了一頓,還不解氣,找個由頭又來服務社指桑罵槐。”

    “下次你見到她男人也離遠點。”

    “可我也不認識她男人長什麼樣呀?”

    李春芹道︰“反正你看那面相油膩目光猥瑣的,都離遠點。”

    葉姜︰“我懂了。”

    ……

    金秀鳳下了班氣呼呼的回了家,今天他男人回來的早,在客廳的燈泡下面看報紙,金魏在廚房里熬芋頭八寶粥,看到金秀鳳回來了,隔著廚房的窗戶笑著說道︰“老姑回來了,一會就能吃飯了。”

    祁大海離得近些,看出金秀鳳一臉的不高興,問道︰“你又咋了,孩子跟你說話呢你也不應一聲。”

    金秀鳳勉(強qiang)笑笑,“還能有啥事,服務社的事情唄,天天處理鄰里之間的糾紛,我都難死了心情哪能好。”

    祁大海心道奇了,他媳婦不是最喜歡處理這些家長里短的糾紛嗎?一回家還津津樂道的說給他听,他都煩死了,每次都借口買鹽買醬油躲出去,讓耳根子清靜點。

    “我去食品站買點副食,一會就回來。”祁大海說著就要出門。

    這次金秀鳳難得沒有罵他一到飯點就跑出去,只是叮囑他早點回來,外面要刮台風了。

    金魏也看出她老姑心情不好,把芋頭八寶粥盛出來後連菜也不炒了,跑出來問道︰“老姑,你這是被誰給氣著了?”

    金秀鳳從窗戶那看到她男人已經走出了家屬院門口,轉身關上了門才質問金魏,“除了你還有誰能氣到我,你不是答應老姑不去找慕連城?你怎麼又在路上堵人家,我的老臉都沒地方放了,你既然這麼不听話,我也管不了你,好好,我明天就送你回家,我不管了。”

    金魏大驚失(色),老姑頭一次說這麼重的話,又是誰跑她那里亂嚼舌根。

    “老姑,我今天統共就出去半個小時,在供銷社買了芋頭豆子就回來了,我怎麼就不知檢點的堵男人了,您可不要听別人胡說。”

    “我胡說嗎?姚翠花親眼看到了,你攔住路不讓慕連城過去,你跟他說話人家都不搭理你,掉頭就走,你真不知道羞恥嗎?”

    “我找姚翠花講理去!”金魏氣哭了,“她男人不懷好意的看我,我還惡心的要死呢,現在還造謠,姚翠花本來就嫉妒老姑嫁的好工作好,拿我離婚的事來戳老姑的心。”

    金魏伏在桌子上哭了好一會,見她老姑還是沒有松口,跑過去抱著金秀鳳,“老姑我可以跟你發誓,下次再遇到慕連城,我也掉頭就走,你一定要再相信我一次。”

    金秀鳳心里堵得難受,“你這個傻孩子啊,你知不知道葉姜可能已經知道你還沒有離婚的事情,今天在服務社的時候,人家裝作不經意的說給姚翠花听,那姚翠花是什麼人吶,最喜歡打听別人的**,只要她有機會,她肯定托人去c成問你家的事。”

    “所以啊,現在最緊要的,就是你必須馬上回去和秦衛離婚,我明天就請假,陪你回c城,要是老秦家不肯,我就讓你老姑夫出面,一定把這婚給離了再回來。”

    金魏心里一顫,可不能讓她老姑跟著一起回c城,那她之前說的那些話不是穿幫了嗎?

    她抹(干gan)淨眼淚說道︰“老姑,不用你陪我回去,等把學校工作的事情落實好,我自己回去離,家里鬧的實在不成樣子,您給我留點臉吧。”

    “那秦衛混起來可是會動手打人的,我肯定要陪你回去。”金秀鳳關切的說道︰“有老姑在,老秦家不敢放肆。”

    金魏急了,“就是因為秦家混蛋,您才不能去啊,萬一您過去了,秦家來離城鬧,影響了我老姑夫的仕途怎麼辦,那不是吃虧的更多嗎?”

    祁大海提不上正團長一直都是金秀鳳的心病,她也怕因為金魏這個佷女作風的問題影響了丈夫的仕途,猶豫了一下心里就兩難了。

    “那你一個人回去能處理的好嗎?”

    “我可以的,老姑你相信我,等這次的台風一過去我就回去,一定把婚給離了。”

    ……

    葉姜趴在窗口看外面的大樹被大風刮的胡亂搖擺,回頭跟收拾飯桌的男人說道︰“慕連城,起風了呀。”

    “嗯,要刮台風了。”

    慕連城走到她身後把窗戶關上,“你還沒見過台風吧,沒事這次台風不(強qiang),一兩天就過去了。”

    葉姜心里突突的跳,有一年離城刮台風出了件大事,上輩子她听男人提過一次。

    是這年嗎?她怎麼一下子想不起來了呢?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七十年代小後媽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