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七十年代小後媽 > 第25章 第25章

第25章 第25章

作品:七十年代小後媽 作者:姜絲煮酒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每天晚飯後, 南樓的大廚房里最熱鬧,左鄰右舍聚在水槽旁,一家一個水龍頭, 洗碗的、洗衣服的, 手上不緊不慢,互相分享著各自這一天的見聞。+++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ck101.org

    外面風大雨大, 也絲毫影響不了大伙嘮嗑的興致, 就連(懷huai)孕的夏小靈,也搬出個小馬扎坐在過道上, 加入了閑聊的隊伍。

    擔心台風的, 就葉姜一個人。

    慕連城一回家,家務活他就全包了, 今天葉姜不用洗碗。

    男人穿著軍綠(色)的襯衫褲子, 腰間系著黑(色)的皮帶,勒出精瘦的腰身,袖子挽到胳膊肘上面,認認真真的在水槽前洗碗。

    一堆的女人中間,他一個大男人家太打眼, 旁邊的大媽打趣說道︰“咱們這棟家屬樓,就小慕一個人幫媳婦洗碗,哪像我們那些個大老爺們,吃完飯碗一推,不是看報紙就是下樓散步, 可叫咱們羨慕, 小葉同志是怎麼把男人管教的這麼服帖的?說出來讓咱們學習學習。”

    慕連城的臉上有可疑的紅暈, 被大媽說的不好意思, 抿唇不說話, 葉姜瞧著男人冷峻的側臉,越看越喜歡。

    夏小靈酸了,“齊大娘,您怎麼就只夸慕團長,我們家呂平也洗過碗,他還給我洗過衣裳呢。”夏小靈想到兩個月沒見的丈夫,心里又酸又甜。

    齊大媽打趣說道︰“小靈你就別酸了,大伙都知道你家呂平好,等你男人回來,你再顯擺吧。”

    夏小靈甜甜一笑,輪到疼媳婦,她家呂平也不差。

    她轉頭看葉姜的眼楮一直在慕連城身上,酸溜溜的說道︰“小嫂子,你別再盯著慕團長看了,陪我說說話嘛。”

    葉姜這才轉頭看了眼夏小靈,“今天那糖醋魚排的做法你記住沒有?明兒個想吃自己做,要不是看你(懷huai)孕嘴饞,我真是一塊都不想給你嘗,你好意思一個人吃了我半盤子的魚排。”

    夏小靈︰“太好吃了嘛,越吃越想吃,根本就停不下來,這不能怪我,要怪就怪你做菜太好吃了。”

    葉姜其實也不是真怪她,今天買了兩條魚,其中一條原本就打算給陳華家的,她不會做,葉姜教著教著就順手做完了整盤菜。

    “這大風什麼時候會停呢?外面好像下雨了。”

    葉姜還是擔心台風,上輩子慕連城跟她說的台風的那件事情應該不大不小,所以她听過就忘了,這會怎麼也想不起來。

    但是心里總是突突的跳,感覺很不好。

    陳華在離城住了大半輩子,對每年什麼季節刮什麼風有經驗,她說道︰“這是小台風,到明早風雨就停了,不礙事的,小葉你不要慌。”

    她以為葉姜從內陸過來,第一次看到台風害怕。

    南樓里的鄰居最短的也在離城住了好幾年,也說道︰“我看白天那雲層是白雲不是黑雲,刮不起大台風,沒啥好擔心的。”

    葉姜卻不是在擔心這個,她就是想不起來慕連城那年跟她說的台風後的那件事。

    當時覺得沒啥大不了的,這會突然間就上了心頭,肯定是有關聯的。

    她這個腦子啊,偏偏這個時候想不起來。

    慕連城把洗好的碗送回去,轉身又回來提熱水,跟葉姜說道︰“老大帶弟弟妹妹在走廊里玩,我給你放(洗xi)澡水,你正好回去洗個澡。”

    他音量不大,還是叫夏小靈听見了,那羨慕勁就別提有多明顯,“等呂平回來我也好好教育教育他,他還沒給我打過(洗xi)澡水呢。”

    旁人都哈哈大笑,“我們家男人也沒給自己媳婦打過(洗xi)澡水,羨慕不來的。”

    葉姜有心事,沒跟大伙兒貧嘴,回去匆匆洗了澡,風大雨大的也不能出門,她很早就帶著小西(睡Shui)覺。

    半夜里風雨更急,葉姜坐了起來,上輩子男人跟她提過一次,說有一年刮台風,把學校的宿舍刮塌了幾間,幸好每年的台風到來之前,學校都會讓住校的學生們回家住,沒有造成傷亡。

    可是肖楠還在宿舍里。

    上輩子肖楠被人救起的遲,嗆了好多水,當天晚上是在醫院的病房里度過的,沒去學校的宿舍。

    這回葉姜救了他,台風來臨的這晚他被陳華帶去了學校住宿舍。

    葉姜坐不住了,不會陰差陽錯的給肖楠安排到那幾間即將倒塌的宿舍吧?

    不會這麼巧吧?葉姜越想越躺不住,連忙起身去另外一個臥室里找慕連城。

    她進來的時候慕連城也醒了,低聲問︰“刮風害怕了?”

    葉姜小聲說︰“肖楠還在學校的宿舍里,這大風大雨的我不放心,其他孩子都回家或者住親戚家了,就他一個人在宿舍,咱們過去看看。”

    慕向南睜開眼楮,迷迷糊糊的問︰“葉老師,你剛在叫我嗎?”

    肖楠、小南,諧音听起來是一樣的,少年準備起床,慕連城說︰“我跟你葉老是去看看肖楠,我把妹妹抱過來,你接著(睡Shui)吧。”

    “哦。”慕向南翻個身,“那以後你們叫我向南,別叫小南,听著真分不清。”

    給小西抱到小北(睡Shui)覺的下鋪上,讓雙胞胎一起(睡Shui),兩人拿上雨披去敲陳華家的門。

    慕連城問道︰“你怕宿舍會被雨水泡塌?按理說應該不會的。”

    葉姜這會很肯定,那年男人跟她說的台風後的事故就是學校宿舍的事,雨水跑爛了宿舍的地基,加上大風吹了一.夜,連倒了三間房,後來還是部隊上派工兵連過來,緊急搶修,才讓學生們很快又住進了休整加固後的宿舍。

    上輩子沒有學生傷亡,那是因為宿舍是空的,可現在肖楠還住里面呀。

    陳華披著外套出來開門,看葉姜和慕連城都穿著雨披站在她門口,不解的問道︰“這大半夜的,你倆準備去哪,再過幾個小時雨就要停了,等雨停再出門吧。”

    葉姜說道︰“陳老師,肖楠還在學校的宿舍里,這每年的台風都要刮塌幾間民宅,我和慕連城過去看看,又怕學校的保安不讓進去,您給寫個證明我帶著。”

    陳華是非常清楚學校宿舍的情況,遠沒有教學樓牢固,好幾年都沒有翻修過,年老失修一直都撥不出錢來加固。

    這兩年一有台風她就讓學生回家住,沒有親戚的就去各個街坊家借住一晚,也是她疏忽了,以為這次台風小抱著僥幸的心里,才沒給肖楠安排,讓那孩子一個人呆在宿舍里。

    “我跟你們一起去,我穿衣服就來。”

    葉姜說︰“雨太大了,您還是在家吧,我和慕連城過去就行。”

    陳華動作快,已經穿好衣服和雨披,她換上一雙齊膝的黑(色)膠鞋,拿上手電筒說道︰“我身子骨硬朗著呢,不過去看看我也不放心,趕緊的吧。”

    幾個人的動靜把夏小靈給吵醒了,她挺著肚子出來問道︰“媽,你們這是要去哪?”

    陳華說︰“我和小葉去學校看看肖楠,你回屋(睡Shui)覺吧。”

    夏小靈一點困意都沒有,每次刮台風她媽媽就(睡Shui)不著,擔心學校的宿舍房子,每回都提前安排學生回家的回家,借住的借住。

    台風過後啥事沒有,還要被虞萬梁冷嘲熱諷一番,她媽這是圖的啥呀。

    夏小靈很好奇,她媽媽這麼急去把肖楠從學校宿舍里接出來,準備安排到哪?不會是打算安排到葉姜家吧?

    葉姜能同意嗎?她家房子本來就小,肖楠和慕向南又是那樣的(關guan)系……夏小靈想想都挺頭疼的,虧的葉姜不計較,還肯過去看看。

    保安室的老梁在(睡Shui)覺,看到陳華帶著人過來嚇了一跳,瞌(睡Shui)都醒了。

    “陳校長,這風大雨大的,你咋來了?”

    “我去宿舍看看學生。”

    老梁一邊開鐵門一邊問︰“學生不是都回家了嗎?宿舍都空了呀。”

    陳華解釋說︰“有個來參加高中招生考試的外地考生沒地方住,我給安排到學校宿舍了。”

    這會風還不小,刮的幾個人幾乎站不住,葉姜和慕連城一左一右的攙扶著陳華,老梁不放心,拿了手電筒跟上他們。

    “那可糟糕了,我吃過晚飯去宿舍樓那邊巡視的時候,排水渠被雜物堵上,水都淹沒到我小腿肚了,我以為宿舍里沒人就沒過去看。”

    陳華的心頭一緊,那幾間宿舍如果被海水泡一.夜,再加上這麼大的風,那不知道能不能撐到天亮。

    她本想這次台風小,往年那麼大的台風都沒事,就今年淹了地基,幸好葉姜來提醒,還主動要過來看看,萬一出點啥事宿舍塌了砸了肖楠那孩子,她一輩子都不能心安,這人啊就是不能存僥幸心理。

    幾個人著沒到膝蓋的渾水,一路走到低矮的平層宿舍樓,外面的雨水都已經淹到大人的膝蓋,可想而知宿舍里也已經水漫金山了。

    陳華走到最里面那一間敲門,“肖楠,在里面嗎?”

    過了一會,半大的少年赤著腳著水起來開門,陳華用手電筒照了照,少年穿著長褲,褲腳一直卷到膝蓋上方,他那件襯衫用一根舊衣架晾在架子(床chuang)上。應該是晚上洗了晾起來的。

    “陳老師,你們怎麼來了?”

    少年縮著肩膀,他來的時候就身上的一身衣服,也沒有(睡Shui)衣,晚上把襯衫褲子洗了,穿個大褲衩(睡Shui)覺,(睡Shui)到半夜發現宿舍被水淹了,想出去外面風雨交加又出不去,況且他也沒地方可去。

    醒來後他蜷縮著坐在床角,眼睜睜看著宿舍的水一直快漫到下鋪的高度,剛才有人來敲門,他才把半(干gan)的長褲穿上。

    慕連城拿著手電筒繞著宿舍樓轉了一圈,回來說道︰“地基都泡軟了,誰也不知道這宿舍樓什麼時候會塌,太危險了,總之不能住人,先把孩子帶回去再說,我明早就安排工兵連過來搶修。”

    陳華听慕連城說地基泡軟了,心里一慌,跟孩子說道︰“把東西收拾收拾,跟我們走。”

    少年愣住了,不知道要走去哪里,陳華又催了一遍,少年才轉身把半(干gan)的襯衫穿上,從上鋪上拿了書包、布鞋,包里有一些課本書籍,還有那套新衣服。

    肖楠把書包背上,布鞋抱在懷里,赤著腳走出來。

    葉姜問︰“給你的新衣服呢?怎麼不穿?”

    少年紅了臉,低頭說道︰“外面下雨我怕打濕了,我想留著考試的那天穿。”

    葉姜心下黯然,這孩子跟她初次見到小南的時候一樣,自卑、警惕、心氣兒(強qiang),小南是來了離城後,才開朗陽光起來。

    肖楠這會的狀態,就跟山水村時慕向南的狀態一個樣。

    現在小刺頭又多了一個,她可真是個(操cao)心的命。

    慕連城將身上的雨披(脫tuo)下來給孩子,少年不接。

    慕連城是個話少的,不知道要怎麼跟前妻的孩子說話,他覺得自己家的小南就夠讓人頭疼的,這個少年比小南大一歲,看著更倔。

    葉姜給他披上,“外面下著雨呢,你也不想把書和衣服都淋濕吧,萬一淋了雨感冒,影響了後天的考試怎麼辦?”

    少年這才穿上雨披,跟著他們撤出了宿舍。

    老梁送她們到學校門口,“陳老師,你們準備給孩子帶哪去?要不在我這傳達室里湊合一晚吧。”

    葉姜說道︰“不用,我們給帶去家屬樓,誰家不能湊合一晚呀,陳老師您說對吧。”

    陳華也點頭,“對對,就住我家,客廳里給他打個地鋪。”

    四個人頂著風冒著雨,慕連城身上的雨披給了孩子,早就淋得透濕,葉姜心疼極了,剛到家就把他推到衛生間,打了熱水叫他擦洗一下換衣裳。

    肖楠跟著陳華去了她家,進門後看到屋里有個二十多歲的孕婦在打量他,孩子有些拘束,腳都不知道往哪兒放。

    夏小靈還是第一次看到肖楠,發現這孩子和那對雙胞胎容貌相似,大約長的都像他們的媽媽,慕向南的長相像他爸。

    陳華拿了毛巾給孩子,肖楠低頭說了聲謝謝,先擦起了書包上的水滴。

    葉姜進屋的時候慕向南也起來了,在屋里問道︰“葉老師,你把人帶回來啦,晚上要住咱家嗎?”

    葉姜點點頭,夏小靈(懷huai)孕五六個月,恐怕不習慣家里有陌生人,慕連城剛好從衛生間換好衣服出來,葉姜說道︰“要不讓肖楠在咱們家湊合一晚,等宿舍加固好再搬回去?”

    慕連城倒是沒什麼意見,看看家里三個小的已經起床了,不知道葉姜要怎麼安排。

    “那晚上咋(睡Shui)呢?”

    葉姜蹲xia身跟小西說道︰“寶貝呀,今天晚上跟你小北哥哥擠一下好不好,讓爸爸(睡Shui)咱倆的床,爸爸的那張小床讓給一個小哥哥(睡Shui)一下,可以嗎?”

    小西面無表情,堅定的搖搖頭,她喜歡跟媽媽(睡Shui),不想把媽媽讓給爸爸。

    葉姜抱抱小閨女,繼續說道︰“小西先看看那個小哥哥好不好,如果喜歡就讓他留下來,不喜歡媽媽就在客廳里給他鋪個地鋪行不行?”

    小西想了一下,既沒有搖頭也沒有點頭。

    葉姜心里想,小西雖然不說話,其實是三個孩子中最聰明的,可能是血濃于水,上輩子小西對這個同母異父的哥哥,天生就很親近,也真是奇怪。

    她站起來跟慕向南說道︰“小南找件(睡Shui)衣出來,我去你陳(奶Nai)(奶Nai)家領人。”

    慕向南撇撇嘴︰“都說了以後叫我向南,不然我怎麼知道你喊誰呢。”

    葉姜笑︰“好,我知道了。”

    陳華從衣櫃里抱了鋪蓋,打算在客廳里給肖楠打地鋪,葉姜進門後說道︰“陳老師,我跟連城和家里的孩子都說好了,讓肖楠去我家湊合一晚。”

    陳華猶豫了一下,覺得有些不妥,“你家三個孩子夠擠的了,在我這住是一樣的。”

    “小靈(懷huai)孕著呢,家里突然多個人恐怕她不習慣,我家孩子多,肖楠過去住還自在一點。”

    陳華一想也對,葉姜都不覺得麻煩,是她想多了。

    肖楠忐忑的走進那個讓他期待又羨慕的家,他心里是知道的,這里有他的三個弟弟妹妹,那年媽媽來找他的時候,他好開心,以為媽媽是來帶他走的,可是媽媽說了好多話,說了一天,最後走的時候還是拋棄了他。

    那年他還小,才八歲,還是記住了媽媽說的幾件事,媽媽嫁人了,不是嫁給他的親生父親,媽媽要離婚了,但是不能帶他走,他有三個弟弟妹妹,如果有一天弟弟妹妹來了離城,他可以來看看。

    今天,他來了。

    可是弟弟妹妹都不認識他,這個秘密只有他一個人知道。

    昏黃的燈光下,三個孩子都好奇的打量著眼前的少年,慕向南看著少年袖口磨得快禿的襯衫,心想小後媽說的沒錯,這個和他同齡的少年,日子過得大約比他在山水村還不如。

    慕向南對這個少年抱著平常心,並不知道他小後媽是因為這人是他的哥哥,才給帶回來的。

    葉姜指著肖楠問小西,“寶貝呀,喜歡這個哥哥嗎?咱們是讓他(睡Shui)地鋪還是(睡Shui)你爸爸的單人床?”

    慕小西烏黑的眼珠子轉了兩下,跑回自己屋,拿了小枕頭自己爬上小北(睡Shui)的下鋪,跟葉姜豎起一根手指,示意她只把媽媽讓給爸爸一天。

    葉姜一下子看懂了,笑著親了親她的小臉蛋,“好的,就一天。”果然嘛,小西雖然什麼都不知道,還是再一次對肖楠這個哥哥莫名的親近起來。

    葉姜看了看手表,離天亮還有幾個小時,她分配好床鋪,跟幾個孩子說道︰“趕緊(睡Shui)覺去。”

    忙到大半夜,葉姜也有點困了,回屋後,她習慣(性xing)的(脫tuo)掉外衣,準備換上(睡Shui)衣(睡Shui)褲。

    身後是關門的聲音,慕連城咳嗽了一聲,“葉姜,我還在這呢。”

    葉姜才沒理他,繼續換衣服,管他看不看呢,“你不在這你還準備去哪?晚上你(睡Shui)里面,我(睡Shui)外面。”

    慕連城全程低著頭,等葉姜換好了(睡Shui)衣才坐到床邊,“你(睡Shui)里面吧,這床窄,我怕你掉地上。”

    葉姜怕自己夜里翻身會把男人擠到地上去,說道︰“我喜歡(睡Shui)外邊,怎麼,你還準備等我(睡Shui)下了從我身上翻過去不成?”

    半天,男人才沉著氣躺到了(床chuang)上,葉姜拉了燈繩,(摸Mo)索到床邊也躺下來。

    這是她第二次和慕連城(睡Shui)一張(床chuang)上,上一次還是在山水村結婚的那天,那時候床大,男人離的老遠,都不挨她的邊,這會,他想躲也沒地方躲。

    兩人肩挨著肩,葉姜才堪堪沒有被那塊突起的床沿杠到背,身邊是男人均勻的呼吸,听著很淡定。

    呵……淡定。

    葉姜翻了個身,身邊的男人僵直了身子,也跟著翻身,側身躺著問︰“擠著了?”

    葉姜的額頭踫到了慕連城的下巴,她像上輩子那樣,將臉埋在男人的心口,听著他驟然慌亂的心跳。

    “慕連城,你別推開我。”

    男人的手一僵,緩緩落下來,抱住了葉姜。

    這女孩遇到他也是太苦了,拖著三個孩子不說,現在又多了一個。

    要說不管肖楠也是可以的,畢竟這不是他的孩子,可是一想到肖楠和雙胞胎酷似的臉,他又狠不下心腸,他的姐姐和弟弟們也是同父異母,從骨子里,慕連城是同情這個孩子的。

    孩子有什麼錯?孩子沒錯,只要管好了別讓他犯錯就行。

    這是慕老頭活著的時候經常跟他說的一句話,讓他管好三個弟弟,別叫吳芝蘭帶歪了。

    還有葉姜,提前一步給幾個孩子準備著,好讓將來他們哥幾個相認的時候,別生出嫌隙來,如果沒有葉姜,他的生活還是一團陰霾,包括孩子們的。

    葉姜在慕連城懷里很安心,她閉上眼楮,“慕連城,你還記得咱們在火車上遇到的那對母子嗎?就是陸大娘和她繼子。”

    慕連城說道︰“記著呢,小南後來還取笑我,說我沒攤上一個好後媽。”

    “你的命是不好,不過你現在遇到我,我旺你,你和孩子會越來越好的。”

    慕連城心里一寬,這姑娘今天倒是還規矩,這麼小的床,要是她亂動起來,他可吃不消。

    葉姜嘆氣,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對不對,她現在對肖楠種善因,將來慕向南能到善果嗎?

    她問慕連城︰“陸大娘說人心都是(肉rou)長的,咱們對肖楠好,以後這孩子會記著小南小北小西是他的弟弟妹妹,不會害他們吧?”

    慕連城知道葉姜的良苦用心,他摟緊懷里的女人,“不會的,孩子們有你管著,壞不了,還有我呢。”

    听了慕連城的保證,葉姜懸著的心才慢慢放下來,外面風雨再大她也不怕了。

    然後她開始嘆息,連嘆了好幾聲。

    慕連城忍不住問︰“你又怎麼了?”

    葉姜︰“美(色)當前我(睡Shui)不著,慕連城,你說你這不是折磨人嗎?我好氣啊。”

    慕連城︰“……”

    (睡Shui)不著受折磨的那個人是他才對吧,他故作鎮定的說︰“別鬧,孩子們都在隔壁房間,別給他們吵醒了。”

    葉姜湊過去在他唇上踫了一下,久久都沒有松開,半天才笑倒在男人懷里,“這個程度,吵不醒孩子的吧?”

    慕連城恨不得給她手腳都捆上,就知道撩撥人,在她跟前,他定力真沒那麼好。

    所以慕連城用被子給她裹住摟在懷里,“(睡Shui)吧,再鬧我就給你捆起來了。”

    ……

    慕向南發現了,今天她小後媽心情格外好,早飯都豐盛好多,可能是因為台風過去,出太陽了吧。

    他爸一大早的就回部隊去了,听說要打報告安排工兵連過來修繕學校的宿舍,吃早飯的時候,慕向南問對面的少年,“肖楠,我听陳(奶Nai)(奶Nai)說你學習成績也好,一會讓葉老師出題,咱倆比試一下怎麼樣?”

    少年悶著頭吃飯,對面的是他弟弟……

    他不知道怎麼說,也不想比,比輸了他不開心,比贏了弟弟不開心,他現在只想安安靜靜的吃頓飽飯,他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飯菜。

    “你不是怕了吧?我跟你說,雖然我沒有念過初中,但是我葉老師教的可好了,我肯定不會比你差。”

    慕向南存了較勁的心思,心想陳(奶Nai)(奶Nai)夸肖楠成績好,那還能有他好不成?非要比一下不可。

    少年吃飽了放下筷子,也耿著脖子說道︰“比就比,輸了不許哭鼻子。”

    慕向南放下碗,“行,誰輸了誰洗碗。”

    葉姜真是被這兩個大的氣的頭疼,“明天就要考試了,就一天的時間,我哪有功夫給你們出卷子,瞎胡鬧什麼呢。”

    “我家有空卷子,讓他倆比一下。”夏小靈挺著肚子站在門口,樂呵呵的說道︰“為了出這次高中的招生考卷,我媽托老同學找來省會城市去年的高一卷子,就在家里放著呢,我給你倆拿過來。”

    葉姜瞪眼看著她︰“夏小靈,你是還嫌我家不夠熱鬧是吧?”

    夏小靈嘿嘿一笑︰“閑著也是閑著,讓他倆做一套卷子練練手,明天也能發揮出更好的成績。”

    畢竟沒有親眼看過小南實戰,夏小靈比葉姜還要急,如果慕向南考不進前十,她媽媽的崗位可就便宜了虞萬梁,親自考考小南,夏小靈才能安心。

    兩個少年把髒碗收到洗菜盆里,往水槽里一放,說道︰“誰都不許動,說好了誰輸誰洗的。”

    葉姜沒好氣的說︰“就算有現成的卷子,你們做完我和陳老師還要改呢,一上午的時間能夠嗎?不洗碗中午吃什麼?別廢話了,我來洗碗,你倆去陳(奶Nai)(奶Nai)家做卷子去。

    兩個孩子在陳老師嚴格的監督下,在規定的時間內完成了三門主課的測驗卷,語文、數學和政治,等他們做完卷子,葉姜的中飯早就做好了。

    陳老師盯著他倆做卷子沒時間做飯,葉姜就一把都做了,中午兩家並在一塊吃。

    午飯剛吃完,慕向南把桌子一收拾,就催著葉姜改卷子,他就想知道,他和肖楠誰成績更好。

    慕向南在南樓的空地上拔著狗尾巴草,給小西做花環,小西嫌棄死了,頭一扭跑到肖楠旁邊,伸手要他抱。

    慕向南嘴巴張老大,小西還從來沒主動讓他抱過呢,果然是別人家的哥哥香點是嗎?

    氣死了。

    “慕小西你給我回來。”慕向南擺出做哥哥的威風,“過來我抱你。”

    小西都不帶理他的,那個哥哥天天繃著臉,跟爸爸一眼凶巴巴的,新來的小哥哥看著就溫柔的很,她早上把熱粥不小心灑到新哥哥的腿上,他都沒有皺眉。

    而且他長的跟自己一樣好看,難道大家都沒有發現嗎?

    小西從兜兜里掏出一顆橘子糖遞到肖楠的嘴邊,歪著頭要給他吃糖,肖楠愣愣的,不知道這個小妹妹為什麼放著親哥哥不要,來跟他套近乎。

    慕向南更酸,都快氣炸了,慕小西是傻了吧,她的糖從來不給別人吃的,不,只給過葉老師,那麼,她為什麼對肖楠那麼好?

    還給他吃糖,他做親哥的還沒吃到呢。

    “慕小西你個笨蛋,不許給他吃糖。”慕向南就差過去搶了,心里受到了一萬點傷害,他可愛的小妹妹,為什麼對別人更好,這不科學。

    慕小西眨巴眨巴眼楮,淚珠子很順利的就下來了,小北在一旁解釋說︰“肖楠哥哥,小西喜歡你才給你吃糖,你快吃吧不然她就要哭了,她一哭半天都停不下來,可煩死人了。”

    慕小北最煩妹妹哭鼻子,她一哭媽媽就會去抱她,可煩可煩了。

    肖楠臉漲得通紅,第一次有人給他糖吃,還是他的妹妹,看著這個和自己五官幾乎一樣的小娃娃,他接過橘子糖,放進嘴里慢慢的嚼起來。

    橘子糖帶著淡淡的橘子香味,從口腔一直甜到心里,後來這味道,肖楠記了一輩子。

    他生命中第一口甜,是妹妹給的。

    慕小西看到新哥哥吃了她的糖,才滿意的嘆口氣,坐到他身邊,低頭吃起糖來。

    慕向南深深的被挫敗,退而求其次,至少他在妹妹心里的地位不能比肖楠差吧,“慕小西,也給我一顆橘子糖,不然哥哥就生氣了。”

    慕小西抬頭看看對面凶巴巴的哥哥,舉起一顆紅潤美味的橘子糖,慕向南猶豫了一下,還是走了過來,伸出手,“給我吃的嘛?”

    慕小西冷漠的搖搖頭,然後送到了自己的嘴里。

    “慕小西,我是你哥哎,你個小叛徒我不喜歡你啦。”慕向南氣的跑回去,一個人在太陽底下生悶氣。

    小北趕緊跑到親哥哥身邊,把自己最喜歡的大白兔拿了一顆出來,“哥哥,我跟你好,你吃大白兔。”

    慕向南恨恨的剝了大白兔的糖紙後塞到嘴里,用力咬了一下,抱起小北就上樓,看看陳老師和小後媽的卷子改出來了沒有,妹妹已經輸掉了,考試成績可千萬不能再輸。

    小西也想回家了,她自己能走樓梯,可是小北都有人抱,她也要抱。

    慕小西伸手讓肖楠抱抱,肖楠猶豫了一下,還是抱起了她。

    他的妹妹好乖,又香又暖,還給他吃糖,心里空掉的那一塊突然就發酸,這就是有了親人的感覺嗎?

    沉甸甸的。

    陳華改完了卷子,听著樓下幾個孩子吵吵鬧鬧的聲音問︰“孩子們不會是吵起來了吧?”

    “不會,就正常的磨牙而已。”

    葉姜听力好,樓下的喧嘩她都听了個七七八八,加上夏小靈八卦,上來後都笑瘋了,“你家小西真的太可愛了,雖然不說話,我瞧著機靈的很,給向南氣的一愣一愣的。”

    小西就是這樣的,從來都是三個孩子中最聰明的那個。

    慕向南沖上樓,急忙的問道︰“葉老師,陳(奶Nai)(奶Nai),卷子改出來了嗎?”

    已經快日落西山了,陳華把改好的測驗卷給他倆看,“三門主課各一百分,向南考了二百八十九分,肖楠考了二百八十一分,都是好成績,肖楠別氣餒啊,主要是葉老師教的太好了。”

    慕向南總算是扳回一局,“陳(奶Nai)(奶Nai),明明是我更聰明呀。”太好了,他每門可都考了九十五分以上,沒給葉老師丟臉。

    肖楠以為自己會沮喪會失落,可這回听到成績沒有慕向南好,他一點也沒有生氣,因為慕小西又給了他一顆橘子糖,給慕向南氣壞了。

    轉眼就到了考試的那天,葉姜仔細檢查了兩個孩子進考場要帶的草稿紙和筆,叮囑他們別慌,正常發揮就能考出好成績。

    一千多名考生陸陸續續走進考場,葉姜回家帶孩子做飯,心卻一直記掛在考場上。

    連著幾場考完後,別的家長都是問孩子考的怎麼樣,葉姜不問不提,慕向南好奇的問︰“葉老師你都不問問我考的怎麼樣嗎?”

    葉姜笑著說︰“你考完出來一點都不緊張,我看你這麼自信的樣子,那肯定是考好了呀,還用問嗎?”

    沒幾天學校的宿舍加固好了,成績也出來了。

    閱卷結束放成績的這天,葉姜在家里收拾停當,正準備去學校查成績的時候,夏小靈神(色)凝重的跑過來,支支吾吾的讓她現在就去學校。

    慕向南抬頭看看,“小夏老師,我成績出來了嗎?進前十沒有?”

    夏小靈臉上一僵,故作鎮定的說道︰“應該出來了吧?我這不是讓你小後媽現在就去學校查嘛,你別急。”

    葉姜讓慕向南在家帶弟弟妹妹,她出來後才小聲問道︰“你支支吾吾的在屋里不方便說,現在總可以說了吧?”

    夏小靈這才揉了揉(強qiang)撐著笑僵的臉,憂心忡忡。

    “你快去學校,校長室都鬧起來了。”她用小的幾乎听不見的聲音說道︰“小南不在前十,他連錄取線都沒夠上,不在一百二十名錄取生名單里,你快去學校看看怎麼回事,該查就查,別跟那虞萬梁客氣。”

    慕向南連一百二十名都沒考進?葉姜冷笑一聲,她倒要看看這里面是誰在搗鬼,找鄰居借了個自行車,葉姜騎上就往學校的方向去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七十年代小後媽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