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七十年代小後媽 > 第26章 第26章

第26章 第26章

作品:七十年代小後媽 作者:姜絲煮酒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葉姜急匆匆的趕往學校, 半道踫到李主任,被她給攔下來,葉姜急著去學校, 她說道︰“李大姐, 有什麼事情咱回頭再說,我得趕緊去學校看看。”

    李主任火急火燎的說道︰“葉姜啊, 我知道你急, 我把情況跟你說清楚,你心里也好有個應對。”

    “李大姐, 小南考試成績的事情, 你也知道了?”葉姜問道。

    “可不是嗎?今天公布考生的成績,學校去了好多的學生和家長, 我才來上班呢, 金秀鳳就在我面前,耀武揚威的說學校的公告欄里的名次排出來了,錄取的一百二十名考生里面,沒有你家小南呀。”

    “我說這怎麼可能呢,肯定是哪里搞錯了, 金秀鳳非說不可能搞錯,她還專門請了一天假,跑學校看你的笑話去,你一會見到她,別搭理她, 這里面有她啥事啊。”

    “這成績排名是很奇怪, 我去學校就是要搞清楚情況的。”

    葉姜想也沒想就覺得這里面有問題, 小南的成績那麼好, 在陳華家測驗的時候, 發揮的也正常,到了招生考試反而連錄取都沒能錄取。

    她才不信呢。

    李春芹百思不解,“我也覺得奇怪呀,要說小南進不了前十我能理解,但是沒被錄取就太夸張了,陳老師怎麼可能會給一個都不能錄取的學生做保呢?金秀鳳還把我臭罵一頓,說我瞎了眼,她家金魏這回妥妥的進初中部當老師,還冷嘲熱諷的讓你老老實實在家帶孩子,以後別出來說大話了。”

    金秀鳳那N瑟張狂的樣子,恨不得把之前打賭的事情宣揚的所有人都知道。

    說的那話特別難听,狂起來沒個邊,說什麼陳老師老了,連個孩子的學習水平都估不出來,哪能適合去高中部任副校長,說葉姜虛榮心太(強qiang),這下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也不知道羞恥。

    然後就上升到人身攻擊,說葉姜謊話連篇,只為自己考慮,這下連孩子的自尊心都搭進去了,還編造她家金魏(勾gou)搭慕連城的謊言,這樣的女人怎麼配去學校做老師,氣的李春芹又和她吵了一架。

    李春芹急的都上火,“小葉啊,這次閱卷批改的老師,是學校找的幾位下放到離城的大學教授,費了好大的功夫,才把這幾位大學老師安排到高中部任教,這成績一公布,教授們就能離開工棚進學校任教了,哪個不是認真的批改試卷哪,應該不會有人故意改錯的。”

    “你可千萬別去質疑這些閱卷的老師,他們真是不容易,好好的大學教授要去挖礦,現在有機會重新回學校任課,你別叫他們難堪啊。”

    李春芹就怕葉姜急糊涂了,逮到閱卷老師們不管不顧的撕起來,這些老教授們都是高級知識分子,教書育人的本事(強qiang),掐架的能力可沒有,何況是能說會道的葉姜呢。

    而且這幾位教授在離城都沒有親友,也不認識葉姜,沒有理由會為了誰去改小南的卷子,李春芹實在是想不通,這成績到底是怎麼出錯的。

    葉姜深吸一口氣,“李大姐謝謝你提前告訴我,我不會胡攪蠻纏,不會為難這些閱卷的老師,我過去是解決問題不是吵架的,你放心吧。”

    高中部的教學樓已經收拾妥當,食堂的大師傅們在搬運餐具,宿舍樓里高低鋪也安裝完畢,課桌課椅全部就位,高中部已經比開學日期遲了半個多月,這錄取名單一公布,錄取通知單發放之後,就要抓緊開學。

    學校的公布欄里貼著大紅的喜報,上面按照排名公布了一百二十名錄取的考生名字和名次。圍著好多家長和學生在看。

    葉姜徑直走到校辦,里面有四位閱卷老師,年齡都是五十歲以上的老學者,雖然在礦區辛苦勞作了幾年,身上那種學者的斯文和氣質依然還在,葉姜想到了自己的父親,心里對他們就有了好感,這幾位閱卷老師,是不可能在試卷上動手腳的。

    虞萬梁意氣風發,大約覺得這次來高中部任校長是十拿九穩。

    陳老師寵辱不驚,面上淡淡的不理會虞萬梁的冷嘲熱諷,看到葉姜來了,淡淡一笑,“小葉來了,現在人齊了,有什麼話大家攤開了說。”

    自從排名出來以後,虞萬梁就以副校長自居,說話盛氣凌人,根本就不把陳華放在眼里。

    他本來對一個十二三歲的孩子參加高中的招生考試就不看好,現在成績出來了,果然和他料想的一樣。

    啊不一樣,他料想慕向南怎麼著也能被錄取,可惜啊,他連錄取分數線都沒有達到。

    “小葉同志,這成績出來了你別激動,你在山水村那樣的鄉下地方待久了,都不知道外面的教學水平,估計錯了也是能理解的。”

    虞萬梁說道︰“還是老老實實帶孩子去初中部報名吧,不過孩子報名可以,我認為你並不適合在學校里教書。”

    葉姜沒有接話,她走到辦公桌前,握住陳華的手,“陳老師,這次連累你受委屈,我心里真過意不去。”

    在她來之前,陳華一定已經飽受了虞萬梁和金秀鳳的譏諷,陳老師內斂,不喜歡和人吵,葉姜心里內疚極了,陳老師都是為了小南才受牽連,無端遭人指責,她要是早一點過來就好了,陳老師就不會被這些人欺負。

    “說什麼瞎話呢,事情的結果還沒有調查清楚,別急著道歉。”

    陳華前幾天才親手給慕向南改過高一的卷子,政治語文數學三門主課各一百分,慕向南都考了九十五分以上,做卷子的過程是她全程監督的,孩子沒有作弊,慕向南就算發揮再失常,也不可能連錄取線都沒進。

    “還有什麼好調查的呀,我早就說過一個小學還沒有畢業的孩子,是不可能考上高中的,現在打臉了吧,假的就是假的,再吹噓他也成不了天才。”

    這個咋咋呼呼充滿嘲諷的聲音是金秀鳳,剛才進來的時候葉姜就沒理會金秀鳳快翻的抽筋的白眼,大概是覺得沒人理她,自己跳出來刷存在感。

    葉姜說道︰“金主任,這里是學校不是服務社,你來看熱鬧不合適吧。”

    想想都覺得可笑,金秀鳳既不是家長也不是學校的老師,她來這里純屬看笑話,這時候不打她的臉還留著(干gan)什麼。

    可是金秀鳳完全沒有自知之明,她覺得今天這樣的場合葉姜搞不好會撒潑打滾,那就少不了她這個服務社的主任來維持次序,畢竟學校的老師們都是文明人,肯定招架不了葉姜的一哭二鬧三上吊。

    她怎麼能走呢

    金秀鳳今天可解氣了,葉姜那麼囂張,說繼子能考上高中,這下打臉了吧,慕向南連錄取線都沒進,她還妄想進高中部當任課老師,呸!她一個年輕小丫頭她配嗎?別誤人子弟了。

    金秀鳳的心里都樂開了花,這氣出的,賊爽。

    她家金魏的工作今天就能順利敲定,舒心。

    “你都能來我怎麼就不能來了?”金秀鳳趾高氣昂的說道,這里是學校,可不容葉姜撒潑,虞萬梁都沒發話讓她走,葉姜休想攆她走。

    葉姜看看在坐的幾位老師,說道︰“今天放榜,我來查閱我兒子的成績,就不知道金主任是來查誰的成績呢?”

    金秀鳳眼楮一翻,嘟囔著說道︰“你繼子的成績(關guan)系到我家金魏入職,我當然也能來,有什麼奇怪的?”

    “哦這樣啊,那我有理由懷疑是你在我家小南的卷子上動了手腳,你自己說的,我家小南成績考的不好,你家金魏就能進初中部當任課老師,你有這個動機。”

    “你放屁!我有什麼本事能在幾位老師閱卷前踫到試卷?你少污蔑人!”

    葉姜冷冷的說道︰“那在調查結果出來之前,也請你閉嘴!”

    金秀鳳自認為今天底氣十足,要跟葉姜吵個天翻地覆,把這段時間丟掉的面子都吵回來,她也不想想這是什麼場合,這是學校,大家在討論學生考試成績的時候,哪里輪到她上下蹦。

    虞萬梁的心里已經把自己當成高中部的副校長了,他站出來主持大局,“好了大家都不要吵了,安靜一點,我把情況先說明一下,再討論決定好嗎?”

    葉姜洗耳恭听,“虞老師,您說吧。”

    “葉姜你也太不懂禮貌了,還虞老師,要叫虞校長了。”金秀鳳這會恨不得給虞萬梁供起來,她心想虞萬梁來高中部當副校長是板上釘釘的事,那陳華繼續留在初中部,肯定不待見她家金魏,說不定還會阻撓金魏的入職。

    那她現在只有討好虞萬梁,讓虞萬梁給陳華施壓,好叫金魏順利的得到這份工作。

    她覺得自己打算的很妥當不會出問題,得罪陳華也是不得已,反正她就快要退休了。

    葉姜心道這個金秀鳳急過頭了吧?她想求著虞萬梁把金魏安排到學校任課,也不能這時候稱呼他為校長。

    事情還沒最終確定呢,就她這恭維的叫一聲副校長,若虞萬梁當不成臉就丟大發了,還不得恨死金秀鳳,那時候金魏想再進來教書,更是難上加難。

    葉姜說︰“我家老大的成績還沒有弄清楚,現在就下定論也太早了,等虞老師真當上副校長再說吧。”

    金秀鳳氣急,葉姜這時候還敢不給虞萬梁面子,真是自己找不自在。

    “你是不到黃河心不死,我真懶得跟你這樣不講理的年輕小媳婦講道理,講不通,心累。”

    葉姜毫不客氣的叫她閉嘴,“那你就別說,我听著也累。”

    虞萬梁心里有氣,這個葉姜年輕氣盛不給他面子,金秀鳳更是討厭,他還沒當上副校長呢,他自己都不著急,金秀鳳這上躥下跳的(干gan)什麼?生怕別人不知道他迫不及待想陳華副校長的位置?

    成何體統!現在就開始給他招恨。

    虞萬梁拍拍桌子,語氣不悅的說道︰“金主任你再吵就給我出去,學校里沒有你放肆的地方,這里面有你家什麼事兒嗎?吵吵吵,像個什麼樣子。”

    他沒有趕金秀鳳走,是因為虞萬梁知道,有些他不方便說出來的話,借著金秀鳳的嘴說出來也好,就是這女人太笨,該說的不該說的她也分不清。

    虞萬梁說道︰“小葉同志,現在考試的成績出來了,你有異議我理解,畢竟你當初那麼堅定的認為自己高中文化的水平能比得上大學教授的水平,你家老大是少年天才肯定能考進前十名,但是咱們要講事實嘛,現在結果出來了,慕向南連前一百二十名都沒有進。”

    他看了看葉姜不急不惱的樣子,心想這姑娘倒是沉得住氣,比金秀鳳(強qiang)。

    虞萬梁沉痛的說道︰“估計孩子心里也不好受,小葉同志你回去好好勸勸,讓孩子別灰心,就是你自己以後可別再做這種拔苗助長的事情了。“

    “這樣吧,”虞萬梁故作大方,“讓孩子去初一重新讀一遍初中,兩年以後再考嘛,咱們初中部的老師都有非常豐富的教學經驗,再不濟,陳老師也在初中部,你們兩家住隔壁,讓陳老師給孩子補補課,兩年以後肯定能考上高中。”

    葉姜心里呵呵冷笑,這個虞萬梁確實和夏小靈說的那樣,表面上大度公道,骨子里卻很小家子氣,睚眥必報。

    他三兩句就想把她打發走?怎麼可能,她還沒有查清楚小南的考試成績。

    對付他這樣的人,葉姜也不怵,虞萬梁要臉,比金秀鳳好對付。

    “虞老師,我家孩子如果沒考好,我肯定讓他從小學五年級讀起,大道理我父母教了我二十多年,不用您再教一遍,我今天來學校是質疑我家老大考試的成績的,您不要偏題了呀。”

    “考試成績?這有什麼好質疑的。”虞萬梁拉下了臉,指著幾位閱卷老師說道︰“小葉同志,在幾位老教授面前你放尊重些,他們以前可都是受人尊重的大學老師,你懷疑幾位閱卷老師針對你家孩子故意打低分?我告訴你那是絕對不可能的,有我在就不允許你侮辱他們的品格。”

    虞萬梁心想,今天幸虧把幾位閱卷老師都喊過來對峙,不然真堵不上葉姜的嘴,事關他工作崗位的調動,不能由著葉姜胡鬧。

    他自持身份不願意和葉姜吵,拿眼楮看看一旁的金秀鳳,示意她這時候該點醒葉姜,讓她趕緊滾蛋別在學校鬧了。

    金秀鳳明白,她早就想開口,只是怕又被人懟,說這里沒她說話的份。

    她清了清嗓子,“小葉啊,這就是你的不對了,你還說過呢,你自己的爸媽也是教授,你現在懷疑幾位閱卷老師,那是不是你爸媽以前也(干gan)過違法亂紀的事情啊?虞老師已經很大度,讓你家老大進初中,你還不知足,你瞧不起學校的老師,那你讓你三個孩子都別去學校,你繼續在家給你孩子補課唄。”

    葉姜斜眼看金秀鳳,她和虞萬梁一唱一和配合的倒是默契,好啊,那就讓他們把話都說完,然後一巴掌打回去,省事。

    四位閱卷老師早就漲紅了臉,原來是有家長的孩子沒被錄取,跑來學校質疑閱卷工作的嚴謹(性xing),這種事情以前也不是沒有遇到過,有那情急的家長見孩子沒考上,會到學校來鬧,要求看考生的卷子。

    家長的心情他們理解,但是幾位閱卷老師可以拍(胸xiong)口保證,絕對沒有徇私。

    “小葉同志,這次閱卷工作我們沒有偏袒任何一位考生,也沒有針對任何人,在今天之前,我甚至都不認識你家孩子,我們幾位老師怎麼會故意針對他呢?”

    葉姜對著幾位閱卷老師深深的一鞠躬,謙遜的說道︰“我沒有懷疑您幾位,我相信這次的閱卷是公平公正的,您和其他幾位老師絕對不會作弊錯改,我今天來不是質疑您,我心里非常尊重幾位老教授,我來這里只是想弄清楚情況,求一個明白。”

    幾位閱卷老師面上這才緩和了一些,這位年輕的家長比他們以前見到的那些,一見面不分青紅皂白就撒潑撕鬧的家長好多了,他們心里對葉姜也改觀了不少,好像並不像虞老師之前提醒他們的那樣不講理。

    金秀鳳咋呼呼的說道︰“你自己都相信閱卷沒問題,那你還上躥下跳(干gan)什麼?這不是耽誤學校的工作嘛?這錄取通知書都已經發放下去了,沒你家的就是沒你家的,你不嫌棄丟人你就繼續呆著,我看慕連城回來怎麼收場,你給他留點臉吧,你沒嫁給他之前,小慕還沒這麼鬧心過呢。”

    葉姜淡淡的笑了笑︰“金主任,你提起我家連城,我倒是想起來了,你這無緣無故的參合到學校的招生工作,你就不怕祁團長知道?啊對了,今天這麼大的日子怎麼就你一個人來?你不就是著急你佷女的工作嘛,金魏呢?她哪兒去了?不會是怕東窗事發跑回家離婚補救了吧?”

    “要我說啊您也真是的,不了解情況就逼著人家離婚,你就不怕金魏兩頭騙?騙完你這頭再回去騙婆家?這事情她又不是第一次(干gan)了。”

    “兩年前她不就是瞞著已經有對象的身份,還好意思要和我家連城相親,我勸你有這功夫在我這墨跡,還不如買張火車票,去c城看看的好。”

    “你少提我們家金魏!”金秀鳳氣的跳腳,“好好好,我們都等著看看,你今天還有什麼本事,能把一個小學還沒有畢業的人,再次忽悠到高中部上課,群眾的眼楮都是雪亮的,你以為還有人像陳老師那樣上你的當?你做夢去吧。”

    金秀鳳把校辦當做菜市場,已經引起了所有人的反感,是時候把她打發出去了。

    葉姜平靜的說道︰“虞老師、陳老師,我請求將無關人員趕出辦公室,她太吵了,你們不嫌腦殼疼嗎?我這還沒說一句她就蹦出兩句,我想問問大家,是想听我跟她吵架還是咱們心平氣和的把問題給解決呢?”

    還想趕她出去?金秀鳳冷笑,卻听到虞萬梁下了逐客令,“金主任,麻煩你出去一下,不要影響我們和學生家長討論事情。”

    金秀鳳傻眼了,她還鬧不明白,虞萬梁為什麼突然翻臉趕她走,本來金秀鳳就沒有資格進辦公室,是她自己臉皮厚,加上之前沒人說她,就一直留在這里準備看葉姜的笑話,這會被虞萬梁一說,偃旗息鼓。

    “那我不說話了,我就在旁邊看著。”

    “看什麼?看熱鬧還是看笑話?學校是你看熱鬧的地方嗎?”陳華語氣嚴厲,從早上開始她忍這個金秀鳳就忍的夠久了,這會子大家意見統一,都讓她滾出去,哪里還能讓她多留一分鐘。

    金秀鳳心不甘情不願的出了辦公室,不過她沒走,留在走廊听里面的動靜。

    葉姜從身上的軍綠(色)帆布包里拿出兩份試卷,交給幾位閱卷老師。

    “幾位老師,這個是c城去年的高一測驗卷,政治語文數學三門主課,我家慕向南和肖楠兩位同學,在招生考試的前一天,在陳老師的監督下完成的,我想請幾位老師看一下,不要考慮這次的招生考試,只客觀的評價一下手里的這兩份卷子。”

    四位老教授花了半個小時看了兩份卷子,紛紛說道︰“兩個孩子都很不錯,如果只看這次的測驗,他們倆應該都能進前十。”

    陳老師在一旁說︰“我親自監督倆孩子做的,閱卷也是我和小葉一起批改,絕對不會作弊。”

    其中一位閱卷的老教師拿出錄取名錄,從上面開始往下數,數到第九名的時候,指給其他幾位老師看,“這次招生考試,肖楠考第九名,那就奇怪了,慕向南同學的測驗成績略好一些,怎麼反而沒有上榜呢?”

    四位老師對眼看看,心想不怪人家長著急,這換了誰都吃不下飯(睡Shui)不著覺,學習好的反而沒被錄取,不查查誰能甘心。

    “那要不咱們把慕向南的卷子找出來重新批改一次看看?”有位老師提議,這算是閱卷老師們惜才,做出的最大讓步了,這成績定了就是定了,再重新改,不就說明他們的閱卷工作不到位,那是要受大處分的。

    虞萬梁第一個不同意,“這一千多份試卷,要找到什麼時候,高中部已經比開學時間遲了半個多月,著急著開學,哪有人手再去重新閱卷,而且,這是重新批改你一家的事兒嗎?今天你來抱怨一句,就給你家孩子重新改,一旦開了這個先例,那落榜的一千多位個個都跑來鬧,學校的正常工作還要不要做了?我堅決不同意。”

    虞萬梁自認為自己說的合情合理,他是不可能讓葉姜推翻這次招生考試的名次的。

    葉姜也是太矯情了,她家孩子那麼小,再讀一遍初中多大點事,非要鬧,真不懂得顧全大局,這樣的人,怎麼能讓她進學校代課?還初中部呢,教小學她都沒有資格。

    虞萬梁氣壞了,“陳老師發句話吧,你要是不想推薦我任這個副校長就直說,我是無所謂的,但是咱不能耽擱了高中部的開課,一百多名學生和老師都等著呢,這是大家盼了好幾年的事情,不能叫葉姜給攪合了吧。”

    四位閱卷老師面面相覷,不太明白虞萬梁為什麼要這麼激動,孩子的家長還沒有提解決方案,他就一板子拍死,搞得好像心里有鬼一樣。

    可是閱卷老師們能得到這次在高中任課的機會,也是不容易的,事情不明朗之前,他們也不好再發表意見,畢竟他們現在還不是學校的聘用教師,隨時都有可能被打回礦區。

    葉姜笑著說道︰“虞老師別激動呀,我也沒說現在就去那一千多份試卷里找,其實要搞明白我家小南的成績很容易,咱們把前十名的試卷調出來方便嗎?”

    “你這是什麼意思?”虞萬梁狐疑的問道。

    葉姜故意不解釋,“您先說方不方便找吧。”

    陳華好像明白葉姜的意思了,她站起來說道︰“好找,前十名點出來之後,試卷是單獨存放的,為了公平公正,請虞老師跟我一塊兒去拿試卷。”

    虞萬梁(摸Mo)不透葉姜要做什麼,但是他知道不能任由這個姑娘鬧下去,要說不同意她提出的要求查閱前十名的試卷,又怕以後當上副校長被人說不夠公正,權衡之下,虞萬梁提出了一個條件。

    “小葉同志,你想查看前十名的試卷也可以,不過我話可說在前頭,如果這十份考生的試卷給你看了,你提不出有力的證據,學校不會再任由你胡鬧,你必須接受慕向南落榜的事實,老老實實的回家帶孩子去初中部(插cha)班上課,你同意嗎?”

    陳老師提醒葉姜,“小葉,你考慮清楚再回答,一切以孩子的學業為主,不用考慮我。”陳華希望葉姜不要答應虞萬梁的提議,這件事情必須要一查到底。

    測驗的時候小南明明考的那麼好,怎麼到了招生考試就名落孫山,這不正常。

    哪知道葉姜點頭同意,“虞老師,就按您說的辦。”

    “那還等什麼?陳老師我們去拿考卷,下午還有一堆工作要做呢。”副校長是很忙的,他沒工夫在這里跟葉姜扯皮。

    金秀鳳在門外也听不太清楚,十句話听到三四句,看到里面到現在還沒有結果,虞萬梁不但沒把葉姜打發走,還由著她胡鬧去檔案室拿考卷。

    她嘴快就說道︰“虞老師陳老師,你們二位(干gan)嘛要為了一個小孩興師動眾的呀,完全沒必要嘛,葉姜要是還鬧,我上部隊找慕連城去,讓他回來管管她媳婦,給學校添了這麼多麻煩,太亂來了。”

    陳華現在對這個金秀鳳越來越反感,金魏沒來之前,金秀鳳嘴碎一點,但是也沒喪失理智到人身攻擊的程度,她現在為了佷女能進學校代課,簡直是無法理喻。

    “你少添亂了,這里面有你啥事?犯得著去找慕連城嗎?人家才帶著工兵連把學校的宿舍給搶修好,你還想去找小慕的麻煩?要不要我去找政委,讓他找你家祁大海好好談談,那部隊的事情再忙,媳婦該管還是得管,一個服務社的副主任,管到我們子弟學校的頭上了,他祁大海能耐了啊。”

    金秀鳳立刻閉嘴了,她男人最不喜歡她多事,這個副主任本來就不想讓她(干gan),要是讓祁大海知道她跑學校來瞎參合,指不定要吵上好幾天。

    “我也是好心嘛。”金秀鳳停下了腳步,不敢再跟上去,學校的檔案館,不是她能去的地方。

    這下有點糟糕了,好像虞主任都開始對她不耐煩,她幫著數落葉姜,讓這次的招生成績維持原樣,對虞主任也是有好處的呀,他為什麼要生氣?

    以金秀鳳的見識是想不通這里面的關節,她這下反而不敢走,非要留下來等到最終結果不可,她就不相信,虞主任會讓自己的副校長職務,被葉姜給鬧沒了。

    只要虞主任能當上高中部的副校長,葉姜就得灰溜溜的回家帶孩子,金魏也能順利的來學校代課。

    陳華她是已經徹底得罪,現在只能指望著虞萬梁能順利當上副校長。

    虞萬梁行嗎?金秀鳳挺直了腰桿,他肯定行,金魏的工作就指著他了。

    四位閱卷老師也想不通,葉姜去看前十名考生的試卷有什麼用,正確的做法就是從一千多份試卷里,把慕向南的試卷給找出來,看看問題出在哪。

    “小葉同志,不是我們倚老賣老,實在是想不明白你去看那前十名(干gan)什麼,我們幾個都不怕辛苦,可以幫你一起找出你家孩子的卷子。”

    葉姜笑著道謝,自信的說道︰“等會拿來的那十份試卷里,肯定有我家小南的。”

    “這話怎麼說?”

    “幾位老師,我堅信我家小南肯定能考進前十名,也相信你們的閱卷工作公平公正,我懷疑是有監考老師,在收卷子的時候,涂改調換了小南卷子上的考生編號,等會你們看看,前十名卷子里面,有沒有答題字跡和我家小南字跡一樣的,事情不就一清二楚了。”

    如果真像葉姜說的那樣,那這就是很嚴重的監守自盜行為,太讓人氣憤了,毀了孩子幾年的刻苦學習成果,嚴重敗壞了師德。

    幾個閱卷老師慎重起來,又從頭看了一遍葉姜帶來的慕向南的測驗卷,字跡工整,看得出這位考生私下里沒少練過字,下過苦功夫。

    現在,只需要虞老師和陳老師,把前十名的試卷拿過來,做個對比就清清楚楚。

    虞萬梁不想陳老師認為他是為了副校長的職位,才故意針對葉姜和她的孩子,取了試卷後他說道︰“陳老師啊,你知道我這人最公正,我是從大局出發才不同意小葉同志把事情鬧大,你一定要理解我啊。”

    陳華平和的說道︰“我理解,不過虞老師我問一下,如果從這十份試卷里查出有問題,那你說咱們是不是應該一查到底,我希望虞老師不要再用顧全大局的理由阻礙我們還一位無辜考生的公正,還他本來就該有的名次!”

    虞萬梁被陳華說的臉上掛不住,“那是當然,如果真是你們說的那樣,我寧願不當這個副校長,也不允許埋沒一個天才少年。”

    試卷一拿過來,四位閱卷老師開始和那兩份測驗卷核對,對到第九名的時候,答題字跡和肖楠的測驗卷一對比,沒錯,肖楠的第九名是憑本事考上的。

    第八名沒出問題,答題字跡和慕向南的完全不一樣。

    第七名…第六名…一直核對到第三名的整套試卷,答題字跡和慕向南的測驗卷一模一樣。

    “是這個,是這個!”四位老師分別仔細核對了,第三名的試卷上,是慕向南同學的答題字跡,“錯不了,誰不信誰自己過來看!”

    太好了,不是他們閱卷出了問題,不用接受處分,可以繼續留下來在學校教書,還避免了一位考生的冤屈。

    閱卷老師們激動的很,“學校一定要還這位考生一個公道。”

    這時候的葉姜也控制不住,差一點,小南就叫人毀了學業,污蔑了品格,她哽咽了好一會才平靜下來。

    “陳老師,小南沒給咱們丟臉。”

    陳華到底是經歷過大風浪的,從頭到尾都很淡定,“我從來沒有懷疑過自己的評估能力,我就說過,小南能考進前三名。”

    陳華寬慰了葉姜,拿過那份試卷,再核對了名次表,指著第三名的考生名字說道︰“這個趙一名同學,我是有所了解的,成天的曠課,巴不得早點念完初中,要去國營飯店當個學徒,說他最大的夢想就是當廚師,當廚師又不是什麼丟人的理想,我還鼓勵過那孩子一回,無論是哪一行,都能出狀元,考到特級廚師證,也算是那一行的狀元了。”

    陳華話鋒一轉,極其嚴厲的質問,“你們告訴我,年級倒數第一的學生,是怎麼在招生考試中,考出前三名的?”

    “誰能給我解釋一下!這件事必須查!”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七十年代小後媽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