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七十年代小後媽 > 第28章 第28章

第28章 第28章

作品:七十年代小後媽 作者:姜絲煮酒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段榮心里一驚, 既然答應幫忙,為什麼要兩個孩子先離婚呢?

    段榮嫁給秦衛他爸之後,和這個繼子(關guan)系談不上好, 但也沒有到交惡的地步。+++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ck101.org

    她守寡幾十年沒個孩子, 四十多歲找了秦衛他爸,就是想找個老伴好好過日子, 平時家里的家務做的也勤快, 給一家人的吃喝都伺候的好好的。

    從她和秦衛爸結婚之後,金魏就沒有做過家務。

    秦家出事以後, 金魏去了離城, 她和秦衛四處奔走,一邊為生計賣些苦力, 一邊打探消息。

    現在金魏回來, 帶回一點點渺茫的希望,段榮也只能壓下心頭的不快,繼續問道︰“小金,我看你去離城之前還跟秦衛保證不會離婚,咋一回來就提離婚的事, 秦衛爸已經出事了,你再提離婚,你讓秦衛怎麼受得了?”

    金魏哭著說道︰“媽,我也不想離婚的,你知道我老姑和老姑夫最心疼的就是我, 他們不想我留在秦家受苦, 非要我回來把婚離了, 才肯幫忙, 我能怎麼辦呢?”

    “那你老姑的意思, 就是離婚才肯幫忙,不離婚就不幫忙了?”

    “小金呀,我腦子笨,實在是想不通這個道理,不離婚才是自家人,你老姑不就是拿這個要挾,好讓你順利離開老秦家?那離了婚她還能幫忙?我是不信的。”

    金魏臉一紅,轉而羞憤道︰“媽,我實話也不瞞你,我老姑就是這個意思,但是我老姑夫說話算話,只要離了婚他肯定會托(關guan)系找人幫忙。”

    “我是這樣想的,我和秦衛先把婚離了,讓我老姑老姑夫幫忙把秦衛爸給弄回來,然後我再和秦衛復婚,您看這個辦法成不?”

    段榮愁眉苦臉的沒說話,如果想救秦衛他爸就必須秦衛離婚,這個主她做不了,“這個家我也不當家做主,等秦衛回來讓他自己拿主意吧。”

    金魏點點頭,“媽,那回頭你跟秦衛說,我是張不開口說離婚的。”

    秦衛回到家已經夜里兩點多,他看到家里客廳還亮著燈,繼母趴在餐桌上打瞌(睡Shui),听到開門的聲音醒了。

    “秦衛回來了。”段榮趕忙絞了把熱毛巾給他擦臉,“餓不?我給你下碗面吧。”

    秦衛點點頭,從兜里掏出一塊八毛錢交給段榮,“段姨,今天的工錢,你收著吧。”

    段榮眼楮就有點紅,接過錢背過身去,擦了擦眼淚,下面條的時候也給繼子的碗里臥了兩個糖心雞蛋。

    平時他們是舍不得吃雞蛋的,都是下的素面,可是今天金魏都能吃雞蛋,賣苦力掙錢的怎麼就不能吃了。

    面條端出來的時候,秦衛看到碗里兩個糖心雞蛋楞了楞,好久都沒有吃過雞蛋了,他也沒吱聲,埋頭把一碗面吃完了。

    外面的東西貴,不但貴還要票,秦衛再晚都是回家吃。

    一直等秦衛吃完了面,段榮才開口說道︰“小金回來了,在屋里(睡Shui)覺。”

    “哦。”秦衛轉頭看了看緊閉的臥室門,問他繼母,“她回來做什麼?”

    他繼母不知道怎麼開口,但是不說又不行,“金魏上回不是說過,去離城找她老姑夫幫忙,回來說她老姑夫同意了,但是必須讓你和金魏先把婚給離了。”

    說完忐忑的看了看繼子,生怕他沖進去跟金魏吵起來。

    秦衛冷笑幾聲,早在家里出事的時候,他就知道金魏遲早要提離婚,她不過是吊著讓他先提出來,好保全自己的名聲。

    只是沒想到,她這麼快就等不急,用這種方式來哄騙他繼母。

    “段姨,金魏的話你也信?如果金魏的老姑夫肯幫忙,咱家出事的那天他就幫了,你看看到現在,他們家有一個人上門來看看嗎?”

    “人家在離城,又是在部隊里,出來一趟不方便,沒空過來也是可以理解的。”

    段榮雖然知道繼子說的沒錯,可是現在唯一的希望都在金魏身上,她好不容易撈到這根稻草,怎麼也不舍得放手。

    秦衛說︰“這事我知道了,您去(睡Shui)吧。”

    家里只有兩個臥室,也不知道秦衛晚上會不會進金魏的那個房間,段榮忍不住想哭,這個家怎麼就成了現在這個樣子,她怕繼子看見她哭,急忙走回自己的房間。

    秦衛把髒碗拿到廚房,洗了碗後,在沙發上坐到天亮。

    他繼母真是個可憐人,守了半輩子寡,嫁給他爸還沒過幾天好日子,他爸又被抓進去,現在人都不知道在哪。

    秦衛沒有想到,最後想盡一切辦法不想讓這個家散了的,是他的繼母,是那個可憐的心里記掛著結婚不到一年的老伴的女人。

    而不是他秦衛的妻子。

    天亮的時候金魏起床,她開門準備去梳洗,看到秦衛坐在沙發上,眼神愣愣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看著有些嚇人。

    她坐過去溫柔的說道︰“你昨晚怎麼不進屋(睡Shui)?”

    秦衛躲開她伸過來的手,站起身說道︰“你收拾收拾東西,咱們去街道開離婚證明,既然你要離,我就跟你說清楚,離掉以後,再想復婚是不可能的。”

    段榮也出來了,金魏跑到她身邊,生氣的說道︰“媽,你看秦衛說的什麼話,你昨晚怎麼跟他說的呀,你到底有沒有把我的意思跟秦衛說清楚。”

    段榮急忙說道︰“我說清楚了呀。”

    秦衛看不過去了,他繼母這樣的才會被金魏騙,金魏就是不想離婚後,繼母到處去說她金魏沒良心,夫家一出點事就急著離婚好重新嫁人,才用一段謊話來堵他繼母的嘴。

    “金魏,你別鬧我繼母了,我的話就放這,要離就徹底離,沒什麼復婚一說,要不就不離,你留在家好好過日子,我就是去碼頭扛沙包也不會讓你餓肚子。”

    金魏一口氣就頂到了嗓子眼,秦衛這什麼意思?他現在都淪落到賣苦力了,有什麼資格說養活她。

    她金魏的老姑老姑夫都是有頭有臉的人,憑什麼窩在別人家的舊房子里,每天吃糠咽菜。

    她要去離城,現在就要離開這個讓她窒息的男人和地方。

    “好,秦衛,離婚是你說的,你別後悔,我們現在就去離婚。”

    秦衛往沙發上一坐,沉默了一會兒,抬頭堅定的說道︰“金魏,離婚是你提出來的,開證明的時候你當著街道主任的面,說是你堅決要離婚,要和我老秦家劃清界限,以後也不會復婚,不然,這婚我是不會離的。”

    這樣的女人叫他寒心,無論他爸以後能不能出來,秦衛相信憑自己的本事,家里日子會好起來的,既然這個女人要撇清(關guan)系,那就斷的徹徹底底。

    金魏轉臉埋在段榮懷里哭,“媽,我還不是為了我爸能早點出來,你看秦衛這麼埋汰我,你們這是要逼死我呀。”

    段榮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她知道繼子的脾氣倔,說出來的話就是板上釘釘,她想了想,把金魏拉到屋里。

    “小金,你別跟秦衛較勁,就按他說的先把婚離了,等你老姑夫把他爸弄回家,讓他爸好好說說他,秦衛還是很听他爸的話,你看這樣行不?”

    金魏想了想,老姑夫太愛惜自己的名聲,連她進學校當個任課老師都不肯跟學校說一句,又怎麼會給秦家幫忙呢。

    秦衛他爸可能幾年都出不來,那段榮心里還指望她幫忙,就不敢出去敗壞她名聲,等過幾年時間長了,沒人記得這個事,她就不怕了。

    “媽,我听你的,那我先跟秦衛把婚離了,中午你別等我吃飯,離了婚我就走,把離婚證給我老姑夫看,求他幫幫咱家,等爸出來了,我就回來。”

    “好好,那你們快去。”段榮不像她繼子那般堅決,她心里還是抱著一絲希望,希望金魏真的像她承諾的那樣,離了婚以後能求她老姑夫幫忙,能讓老秦早點回家。

    段榮從枕頭底下拿出一個舊手帕包起來的小卷,慢慢抖開,里面是疊的整整齊齊的一疊毛票,一塊的、幾角的,還有一分兩分的,金魏猜測這些應該是秦衛這段時間打零工掙來的。

    段榮說道︰“我這還有二十多塊錢,你帶過去吧。”

    金魏本來不想接,這些零頭小票子她還看不上呢,她老姑每個月給她的零花錢,就足足有二十了,再說等她當了中學的老師,從八級工資拿起,一個月也能拿五十四塊錢。

    想到剛才秦衛冷冰冰的樣子,金魏伸手把那疊零碎的票子拿在手里,“媽,那我先帶著,花不掉我再帶回來。”

    秦衛推開房門,冷著臉看金魏的貪婪,“金魏,上趟你回離城就把家里的錢全帶去了,段姨攢的這點子生活費你還有臉拿,你到底是不是人?你有心嗎?”

    金魏沒好發作,她不想跟秦衛吵,先把婚離了再說。

    金魏又把錢遞回去,“媽,這錢你還是收著吧,我回去如果不夠花,問我老姑借一點。”

    去街道打證明,街道主任照例是要調解的,金魏一直支支吾吾的不說話,指望著秦衛先開口,可是秦衛也不說話,街道主任看兩個人不說為什麼離婚,那她哪能給寫離婚證明呢。

    “月珍啊,你倒兩杯水過來。”

    汪月珍用搪瓷缸子泡了兩杯熱茶端過來,從山水村跟著葉姜的爸媽來到了c城後,葉姜爸媽把家里那套老房子的鑰匙給了汪月珍,讓她安心住著,老兩口就去了科研組。

    葉父葉母十幾年前就帶著葉姜四處奔走,很多年都沒回過c城,老房子雖然有鄰居定期打掃,還是落了不少灰,汪月珍花了好幾天才把老屋徹底打掃了一遍。

    後來汪月珍在街道找了份工作,前幾天葉姜寫信過來,想讓她打听下金魏婆家的事情,今天看到秦衛和金魏來離婚,她就留了意。

    “先喝點水,別急,慢慢說。”汪月珍把茶杯放到兩人跟前,順勢在主任身邊坐下。

    主任急啊,街道每天都有那麼多的工作等著她去處理,她不能在這兩人身上耗一天時間吧。

    主任說道︰“你們倆到底為啥鬧離婚,說又說不出原因,我看你倆就是一時沖動,回去冷靜冷靜,過幾天就好了。”

    主任五十多歲的人,她的觀念里,組成個家庭不容易,當然不希望這對小兩口離婚。

    說著起身就要走。

    金魏急了,“主任,您就給我倆開個證明吧,我倆感情破裂,沒有辦法再繼續生活下去。”

    “怎麼個破裂法?”

    主任重新坐下來,那來鬧離婚的,無非就是那幾個原因,男人打老婆的,家里窮的過不下去老婆要遠走高飛的,還有某一方的家庭成分有問題要劃清界限的,總要說個清楚。

    金魏想了半天,也沒有想出個合理的解釋來,她沒想過打個離婚證明還這麼麻煩,街道主任這是吃飽了撐的吧。

    她低頭說道︰“家里日子過不下去,我要去外地投奔親戚,和我丈夫友好協商才決定離婚,我們雙方都自願,主任您就給開個證明吧。”

    秦衛听了半天,金魏這時候還要裝無辜,他冷冷一笑,“既然你鐵了心要離婚,就當著主任的面把話說清楚再離,別含含糊糊的,有什麼意思呢?”

    “不就是我爸犯了思想錯誤被抓,我沒了工作,家里沒了收入你覺得過不下去才離的,大大方方的說出來,我秦衛也是個有骨氣的,你要走我不攔著,我現在還是那句話,你既然瞅準了老秦家會爛到底,以後就別回頭,無論啥時候,我都不會再同意復婚。”

    秦衛又說︰“你離了婚一走了之,我老秦家在c城還要做人,我不怕別人說我沒本事看不住媳婦,我不能讓人說是我秦衛人品有問題,媳婦才要離婚的。”

    “金魏你自己說說,你嫁到老秦家,我們一家對你怎麼樣?家務活我繼母包了,我每個月的工資都交給你,家用都是花我爸的工資,兩年,你我的工資加起來快兩千了吧,這次家里出了這麼大的事,你拿了一分錢出來沒有?”

    “要離,你就痛痛快快的一句話,你嫌秦家倒霉了,嫌棄我秦衛沒本事繼續養你,你要離婚再嫁,你說就是了,我馬上就跟你離。”

    金魏感覺自己被秦衛狠狠的打了臉,站起來把面前那杯熱茶潑到了對面男人的臉上,激動的語無倫次。

    “你明知道我不是因為這個原因才跟你離婚的,為什麼要敗壞我名聲,你就這麼恨我嗎?你要是不想離就算了。”

    汪月珍和主任都嚇了一跳,怎麼能拿熱水潑人呢,主任身上都被潑到了好多茶葉,燙死她了。

    汪月珍急忙拿來毛巾給主任擦衣服上的茶葉渣,又絞了把冷毛巾給秦衛,“你趕緊冷敷一下,臉都燙紅了!”

    秦衛清秀的臉上掛著還沒泡開的茶葉,因為做苦工曬成小麥(色)的皮膚燙紅了一大片,幸好沒有破皮。

    他就這樣面無表情冷冷的看著對面的女人,心里頭冷的結了冰。

    汪月珍看秦衛也不接毛巾,情急之下把冷毛巾敷在他燙傷的額頭和臉頰上,抓起他的手叫他自己按著。

    金魏看到秦衛任由一個陌生的年輕女人踫他的手,心里想起了慕連城,慕連城從來不讓大姑娘小媳婦近身,連袖子都不給踫,跟別提想踫到他這個人了。

    一想到慕連城,就想到那男人的萬般好處,他前妻鬧離婚的時候,看看人家慕連城多大度,她前妻可是要去找初戀啊,慕連城一句責備的話不說,還壓下了實情給她前妻留點臉面,二話不說就離了。

    再對比看看秦衛,離個婚就撕破臉,他是男人啊,就不能大度點?非得把她一個女人逼的沒有退路?她當初真應該退掉這門婚事,去給慕連城的孩子當後媽。

    金魏一頭的火氣沒地方宣泄,指著汪月珍的鼻子罵道︰“你這個女人是怎麼回事,我這還沒離婚呢,你就拉扯我丈夫(干gan)什麼!你要不要臉啊?”

    汪月珍可不是好欺負的,現在明擺著就是金魏想一腳把丈夫踹了,還要做出一副受害者其實不想離婚的樣子來,真叫她惡心。

    “你是不是瘋了,你還當他是你丈夫嗎?那一杯滾燙的茶葉水,你怎麼能潑到他臉上,燙瞎了眼楮你伺候他一輩子嗎!”

    “都別吵了!”

    主任擦掉身上的茶葉漬,今天晚上還要去參加婚宴呢,剛上身的新衣服就弄髒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洗的出來,她等會還要回家換衣服,心里對始作俑者也沒了好感,壓根不想再調解。

    主任問金魏,“我現在就確認一下,離婚是不是你提出來的?”

    金魏看看面容冷清的男人,心道指望他開口說離婚估計是指望不上了,咬牙說道︰“是,是我提出來的,可我是有原因的……”

    “我現在不想知道你的原因。”主任擺擺手,轉頭問秦衛,“你媳婦現在提離婚,你同意不?”

    秦衛的聲音很冷,“我同意。”

    主任拿出紙筆開始給他倆寫離婚證明,大致的意思就是因為生活驟變感情破裂,女方提出離婚男方同意等等。

    金魏看著寫好的離婚證猶豫了一下,“主任,您能給重寫下嗎?把我提出離婚改成雙方協商後共同決定離婚?”

    主任早就不耐煩了,沒良心的事情她不做,她收了筆,“我了解到的情況就是這樣,你提出離婚,街道無法調解,你男人無條件同意,你還要怎麼樣呢?你要不滿意就別離,離婚證明拿來我撕了。”

    “別,我離。”金魏心道大不了以後不回c城就是,她收了證明書,一刻也不想耽擱,“秦衛,我們去離婚吧。”

    金魏順順利利的和秦衛把婚給離了,拿到離婚證,她心情好了點,拉住一言不發扭頭就走的前夫說道︰“秦衛,你相信我,我總有一天會回來的。”

    秦衛冷哼一聲,沒叫她踫到自己的衣袖,“回不回來都跟我沒(關guan)系,也不需要和我說,我家的事,從此和你一毛錢(關guan)系都沒有,老秦家,不會給你留回頭的路。”

    男人轉身就走,金魏怔怔的發了會呆,這回退路是被堵死了,算了,那她就安心留在離城吧。

    就算最後等不到慕連城,她有一份中學老師的體面工作,也不愁再嫁。

    她老姑保證過,要給她找一個好小伙,那至少得是連長以上,比不上慕連城,也不能比夏小靈的男人呂平差。

    買好火車票,臨上車的時候,金魏給服務社的辦公室打了電話,“老姑,我和秦衛把婚給離掉啦,馬上上火車了,回去是不是就能到學校代課了呀?”

    金秀鳳昨天剛跟祁大海吵了一晚上,嗓子沙啞眼楮紅腫氣不順,她喝了口胖大海泡的茶水,“你先回來再說。”

    金魏听到她老姑沙啞到不正常的聲音心里一慌,“老姑,我去學校工作的事沒出什麼意外吧?”

    “電話里不太好說,我這還有事,先掛了啊。”

    金秀鳳看了看對面的李春芹,放下了電話。

    ……

    c城街道辦事處里,主任看著被茶葉漬弄的斑斑點點的新衣服,郁悶的說道︰“這金魏剛嫁過來的時候,我真沒瞧出她是這麼涼薄的人,其實秦衛的爸爸就是被小人陷害舉報了,事情還在調查沒有下定論,她就這麼迫不及待的離婚劃清界限,我做了一輩子的街道主任,第一次看走眼。”

    汪月珍笑笑,給主任重新沏了一杯茶,讓她消消氣,“知人知面不知心,我覺得秦衛早點離開這女人是好事。”

    “哎不說他們了,我給你介紹那對象你去相了沒有,人家小伙子那天從窗戶外面看了你一眼,就托我給說和,你好歹去見見啊。”

    汪月珍紅了臉,她才來c城沒多久,本就是想離開山水村,換個新環境重新開始生活。

    她現在還不想感情方面的事,她知道自己是個什麼情況,紙是包不住火的,如果對方知道她的遭遇,肯定掉頭就走。

    汪月珍說道︰“主任,我現在還不想談對象,您幫我給回了吧。”

    葉姜托她了解秦家的情況,今天這一場離婚給鬧的,汪月珍對金魏的印象非常不好,葉姜也沒說為啥要打听。

    汪月珍猜測,葉姜在離城,金魏也在離城,兩人肯定是有什麼矛盾。

    如果有矛盾,那肯定也是金魏先挑起的,就金魏這兩面三刀的做派,汪月珍擔心葉姜會吃虧。

    她就把金魏和秦衛離婚的爭執原原本本寫在信里,貼上郵票給葉姜寄了過去。

    ……

    “慕連城,向南還沒有準備好嗎?”

    “他還在糾結穿哪雙鞋子,你上回給他買的回力鞋,還有新買的布鞋,他拿不準穿哪雙。”

    慕連城今天休假,雙胞胎已經去學前班上了好幾天課,一開始小西還有些不習慣,葉姜在學前班陪了兩個半天,小西就慢慢適應了班級生活。

    慕向北到了班級,就跟撒歡的小幼崽一樣,成了班級最活潑的小男生,很快和小伙伴們打成一片,他很愛護妹妹,兩個孩子在學前班過渡的很順利,沒讓葉姜(操cao)多少心。

    她本來準備自己送雙胞胎去學前班,讓慕連城帶著小南去學校報到。

    現在看這情況,很明顯小南這個親爹不靠譜,指望他估計會遲到。

    葉姜進了房間,看到慕向南穿著白(色)的確良襯衫,軍綠(色)的府綢長褲,葉姜把黑(色)的布鞋放到他床前。

    “這有啥好糾結的,穿這雙黑(色)的布鞋,配你的白襯衫特別好看,回力鞋你帶上。”

    “我听葉老師的。”慕向南高高興興的換上了新鞋子。

    “葉老師,要不你送我去報道吧,我爸他老說我,疊個被子說我疊的不規範,回頭到學校還說我,我可不想入學的第一天就在我爸的教訓中度過,那也太糟糕了。”

    “你還頂嘴了,你那被子疊的本來就不行,我教你你還不樂意,我能不說你嗎?”

    葉姜知道慕連城是拿部隊的紀律要求兒子,他也真不會挑時候。

    她在供銷社給慕向南買了不少生活必需品,暖壺、被褥、搪瓷臉盆、牙刷牙膏毛巾,到現在都還攤在房間里沒打包收拾好。

    “你們爺倆一大早的盡瞎耽誤功夫,到現在行李都不收拾,等著報道呢。”

    慕連城只負責監督,“是他自己換個衣服糾結到現在沒收拾的,我早都跟他說過,遲到了算他自己倒霉,沒人幫他。”

    這是他們父子倆定的規矩,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葉姜和雙胞胎吃好了早飯,實在是等不及了,才進來催促。

    “你趕著今天對你兒子上綱上線?你昨晚(干gan)嘛不讓他提前收拾?”

    慕連城跟做錯事的一樣,怕葉姜又說他這個當爹的不盡責,忙解釋,“收拾這些用不了五分鐘,我們已經提前半小時起床,我哪知道小南手腳這麼慢。”

    葉姜氣笑了,“你以為你兒子是你嗎?緊急集合的時候穿衣疊被再加打包都要不了三分鐘,你覺得給你兒子五分鐘已經很多了是吧?看給你能耐的。”

    她把慕連城推出去,“你現在送小北小西去學前班,我帶小南去報道。”

    高中離家不遠,葉姜的意思是每天下了晚自習可以回家住,慕向南不肯,同學們都住宿舍,他也想過集體生活,每天下了晚自習還能一起在宿舍里討論功課呢。

    慕連城想鍛煉一下大兒子獨立生活的能力,也贊成他去住宿舍,然後周末回家住。

    葉姜手腳麻利的把慕向南要帶去學校的生活(用yong)品打包好,一回頭看到慕連城還站在門口沒動,問他︰“你怎麼還不走?你不認識去學校的路?”

    慕連城臉一紅,想起一直要講又沒好意思開口的事,“還有十多天就中秋了,今年文工團要來離城慰問演出。”

    葉姜把自己縫的兩個一模一樣的小書包分別給雙胞胎背上,蹲xia身子跟孩子說道︰“小西寶貝,今天爸爸難得休息一天,讓爸爸送你們去上學好不好。”

    慕小西乖乖的點頭,親了葉姜一下,轉身要她爸爸抱。

    上了幾天學之後,小西雖然還是不說話,(性xing)格開朗了很多。

    葉姜站起身說道︰“挺好的,文工團要來演出,你們團里的小青年們激動壞了吧,你是不是也挺激動的?”

    那些個能唱能跳的文藝兵們,不知道多受大伙的歡迎,慕連城難道又招惹上哪個文藝女青年了?

    慕連城听出葉姜話里的酸刺,笑著說道,“我保證,我沒招惹過文工團里的任何人。”

    他臉(色)有些微紅,“就是往年吧,服務社的李主任都會帶著家屬們幫忙一起準備大禮堂、宿舍區,你……你去不去?”

    葉姜也是家屬,她也可以去的,可是高中馬上就要開課了,她估計是沒時間。

    但是慕連城就有點小小的私心,他希望葉姜能在周末的時候抽一天時間過去,警衛連的小關和小宋,見人就吹噓慕團長家的小媳婦多漂亮多能(干gan),大伙兒都吵著要看新嫂子。

    慕連城第一次,生出了男人小小的虛榮心。

    他也想讓別人瞧瞧,他小媳婦多麼漂亮能(干gan)。

    真該死,不該給葉姜添麻煩的,慕連城抱著閨女,牽著小兒子,詫詫的轉身,“我送孩子去學校了。”

    葉姜心里一甜,慕連城居然主動邀請她去部隊(露)臉嗎?那他這是要正式跟所有人介紹自己的媳婦了?

    葉姜跑過去問,“那別人問起我來,你怎麼說?說我是你什麼人?”

    “自然是我媳婦,還能是什麼人。”

    葉姜跳起來,當著孩子的面她也不敢太放肆,只好在慕連城的臉頰上親了一下,然後給雙胞胎也一人親一下。

    “既然你們的爸爸(強qiang)烈要求,那我也只好去啦。”

    慕連城走到門口,又回頭問葉姜,“你中午在學校吃食堂還是回家吃?”

    今天是新生報道,葉姜只是個代課老師,又不是班主任,不需要留在學校,她笑著說,“你在家,我中午當然回來。”

    三個孩子都在學校,她和慕連城中午居然能有個難得的二人世界。

    回,肯定得回來。

    慕連城眼神閃爍,心里有點不確定,他今天,是不是太放肆了。

    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那行,送完孩子我去買菜,在家等你。”

    慕向南都看不過去了,“你倆膩歪就不能換個時間?小北小西都快遲到了。”

    葉姜心情好到飛起,慕連城說要等她呢,看著男人抱著孩子下樓,才回身問道︰“向南,你東西收拾好了沒有,收拾好了我們去學校,我中午還得回家,你趕緊的。”

    ……

    離城已經好幾年沒有文工團過來慰問演出,頭一批文藝兵團已經到達了離城,所以李春芹和金秀鳳兩個人都忙瘋了,也顧不上掐架。

    辦公室來了個穿著軍裝的年輕人,亮出證件說是文工團的六級文職人員,叫江一寧,想來服務社打听個人。

    接待的人是李春芹,她看這個小伙子高大英俊,就忍不住問了句,“結婚了沒?有對象不?”

    江一寧看著人模狗樣一表人才,人有點愣頭青,這是李春芹對他的第一印象。

    他給軍裝外套的紐扣解開,憂心忡忡的說道︰“我要找的人如果找不到,我媽哪有心思管我的婚姻大事,如今好不容易打听到,她嫁了人跟著隨軍來了離城,我正好跟文工團來離城演出慰問,我媽就打電話,催我到了離城一刻都不能耽擱,得馬上找。”

    李春芹說道,“小伙子別急,來離城隨軍的家屬,就沒有我不認識的,你說,你要找誰?”

    “我找的那姑娘叫葉姜。”江一寧從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個小夾子,抽出一張兩寸的黑白照片遞給李春芹。

    他指著左邊的十來歲大的女孩說道︰“您看,這是葉姜過十歲生日的時候我跟她一塊兒照的,後來就分開了,中間通過幾封信。”

    “前段時間听說她嫁給一個有三個孩子的老男人,還被迫來離城這樣艱苦的地方隨軍,葉姜那是嫁人嗎?那就活(脫tuo)(脫tuo)給老男人家當不要錢的保姆啊。”

    “我們全家都急死了,尤其是我媽,說如果找到了,盡量想想辦法,能把她帶回去最好。”

    李春芹再看幾眼這個小伙子,剛才還覺得他英俊爽朗,現在怎麼看怎麼不順眼。

    他來(干gan)什麼?想撬走葉姜?

    “小江同志,你們家和葉姜很熟悉嗎?”

    “當然熟悉了,葉姜的爸媽年紀大,她有幾年的時間幾乎是我媽帶著的。”

    李春芹心里一驚,那不會是這小伙子的媽相中了葉姜,逼著兒子來找的吧。

    “你.媽喜歡有什麼用,那也要你喜歡才行,對不對?不過現在說什麼都遲了,葉姜已經結婚了,你不是也知道了嗎?”

    江一寧恨恨的說,“葉姜太慘了,她才二十二歲,居然嫁了個三十多歲的老男人,老男人還有三個娃,我一定得見面問問她,只要她說日子過的不幸福,我就給她帶走!”

    李春芹氣死了,現在的年輕人怎麼能這樣呢,知道人家結婚了還舔著臉來參合,就憑他十歲之前跟葉姜認識?

    小慕可真是坎坷,江一寧這玩意兒倒底是從哪蹦出來的?

    她絕對不允許他去破壞葉姜現在幸福的家庭。

    李春芹氣憤的說道︰“年輕人,你有什麼資格帶葉姜走,人家都已經結婚了,婚姻生活幸福的很。”

    “你現在跑來看葉姜,是非常不道德的行為,就是破壞人家的家庭,就是不要臉!”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七十年代小後媽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