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七十年代小後媽 > 第29章 第29章

第29章 第29章

作品:七十年代小後媽 作者:姜絲煮酒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和葉姜相處過一段時間之後, 李春芹覺得這姑娘太適合慕連城了。+++熱門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上回是慕連城的前妻來鬧離婚,小慕五年都沒有緩過來神,他幾個孩子只能留在老家受後(奶Nai)(奶Nai)的苛待。

    好不容易遇到葉姜, 一家子來了離城, 葉姜對慕連城好,對幾個孩子更是沒話說, 還沒過上幾天安穩日子, 這個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愣頭青就出現。

    能叫她不著急?不發飆嗎?

    還好,葉姜和這愣頭青的情況不一樣, 大概只是小時候的鄰居, 比較好打發,她得想辦法勸說愣頭青回去, 最好別去見葉姜。

    李春芹面(色)嚴肅, “小江同志,你們文工團剛到離城,你先回去歇歇腳,葉姜過的非常好,用不著你(操cao)心。”

    “就算我不(操cao)心, 我媽也(操cao)心啊,嬸子,您就帶我去見見吧,我得親口問問她,她老男人對她好不好, 三個崽給不給她氣受。”

    “什麼老男人, 小葉的丈夫才三十出頭就已經是副團長了, 正是年輕有為的時候, 比你這毛頭小子愣頭青不知道好多少倍, 你不要開口閉口就什麼老男人,你難道希望自己三十歲的時候被人說成是老男人?”

    “不是啊嬸子,我就想見見……”

    李春芹嚴肅批評教育了他,“小江同志,你要明白,即使見面也改變不了葉姜已經結婚的事實,還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你听嬸子的勸,你在文工團也是個小(干gan)部,要注意形象,別犯思想錯誤。”

    金秀鳳在隔壁听半天了,老天哎,葉姜居然也有個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如果不是後來分開,是不是兩人就在家長的安排下結婚?

    啊哈哈,果然她猜的沒錯,葉姜這樣的下放女知青,找慕連城這樣帶三個娃的離婚男人,都是不得已的的選擇,就跟慕連城的前妻一樣。

    那天金秀鳳跟祁大海的一通爆吵,吵的整個家屬院都知道,祁大海說她公報私仇,故意為難葉姜,挑撥小慕的家庭矛盾。

    她哪有,看看,現在是葉姜自己出問題,她結婚前(干gan)嘛隱瞞了小時候家里給安排的口頭婚事啊。

    在金秀鳳眼里,那打小雙方家長的口頭協議指腹為婚什麼的當然算數。

    她和祁大海就是打小的時候兩家家長口頭定下來的,祁大海入伍之後,被金秀鳳的婆婆(強qiang)行叫回來跟自己看中的兒媳婦人選結婚。

    要不然她金秀鳳哪能競爭得過部隊里那麼多的文藝女兵,祁大海年輕的時候也是很招小姑娘喜歡的。

    這男人啊,到頭來還不是得听親媽的話,乖乖的回去結婚,自由戀愛什麼的,都是瞎胡鬧。

    金秀鳳立刻走進來,笑眯眯的說道︰“小江同志,你想找葉姜有什麼難的,她就在對面的家屬樓,我帶你去找她。”

    “金秀鳳!你添什麼亂。”

    李春芹煩死這個女人了,但凡和葉姜沾點邊的人和事,金秀鳳都要(插cha)一腳,她剛才在外面偷听了吧?

    她是不是恨不得葉姜跟小慕前妻一樣,也跟野男人跑掉她才高興?

    真是的,就算沒有葉姜,慕連城也不可能娶她佷女金魏。

    金秀鳳幸災樂禍抖擻的不行,“李主任,人家小伙子來尋親訪友,你推三阻四的就是不讓見,你安的什麼心哪,你看人家小江同志急的,他來離城後恐怕水都沒喝一口,就馬上過來找人了,你要體諒他現在的心情。”

    “這位嬸子說的對,我現在都急死了,我媽還等著我找著了人,給她去個電話呢。”

    江一寧說道︰“我媽跟我爸都在邊疆,那地方就鎮子上一部電話,她知道我今天到離城,估(摸Mo)著天不亮就爬起來,走了五六十里的山路,守在供銷社的電話旁邊呢,您行行好,帶我去見葉姜。”

    什麼叫開心,什麼叫出氣,金秀鳳今天全部體會到了,看祁大海還說不說小慕家的矛盾都是她挑撥起來的。

    上回小慕的前妻來鬧離婚,慕連城不是裝大方嗎?痛快的就放前妻去找初戀。

    現在這麼年輕優秀的未婚小青年千山萬水主動來找葉姜,人家年紀輕輕的就是文工團的領導,可不比慕連城差,看他這回怎麼辦。

    金秀鳳說道︰“那行,我抽點空帶你去。”

    李春芹冷冷的看著金秀鳳,然後她拿起辦公桌上的電話,開始撥電話號碼。

    金秀鳳警惕的問道︰“李春芹,你想(干gan)什麼?你給誰打電話?”

    “我給祁大海打電話。”李春芹淡淡的說道︰“我就問問祁大海,不是說好了你別再管小慕家的事,上回他跟你‘心平氣和’溝通是不是不管用。”

    眼看著李春芹已經撥了幾個熟悉的號碼,金秀鳳一把按掉了電話。

    她怎麼敢讓李春芹給祁大海打電話,上回吵架的時候祁大海就說過了,她再折騰,就送她回老家。

    金秀鳳不想回老家,跟著祁大海隨軍多好,有工作、有工資,有寬敞的住房,還不用伺候婆婆。

    她故作惋惜的對江一寧說道︰“小江同志,我手上的工作騰不開,你求李主任帶你去,她跟葉姜(關guan)系最好。”

    外頭有人來找李春芹和金秀鳳,讓她們協助幫忙去部隊的宿舍區,接待這一批的文藝女兵們。

    金秀鳳最喜歡做這種出風頭受贊揚的事兒,她說道︰“李主任正忙著接待人呢,我跟你去。”

    李春芹現在哪有心情忙別的事情,她巴不得金秀鳳不要在這里攪合,金秀鳳一走,李春芹也沒有好言好語的再勸愣頭青。

    “小江同志,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的行為是非常不道德的,你非要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嗎?你就這樣不管不顧的跑來找葉姜,還想帶她走,你也太不要臉了。”

    江一寧有點懵,不明白剛剛還和顏悅(色)的主任為啥突然變了臉,他不太明白,問了句愚蠢的話。

    “嬸子,我來看我小姨媽,問問她婚後的生活過的幸不幸福,怎麼就成了不要臉了?”

    李春芹︰“……”

    小姨媽?沒听葉姜提過她還有個這麼大的外甥啊?

    這是什麼個情況。

    李春芹心里五味雜陳,她剛才太沖動了,看到年輕的小伙子來找葉姜,就自動聯想到男女(關guan)系上去了,從沒想過是來尋親的。

    真不能怪她,葉姜說她爸媽那邊都沒什麼親戚,葉父葉母也是在四十歲的時候才生了葉姜一個,哪能猜到她家還有親戚找到離城來。

    “小江同志,葉姜是你小姨媽?”李春芹的態度明顯和藹了不少,還給江一寧倒了熱茶,“你快說說,你.媽和葉姜是什麼(關guan)系?”

    “這個說來就話長了。”江一寧本來就是個話癆,他想剛剛李主任不會以為他和小姨媽是兩小無猜青梅竹馬的(關guan)系吧?

    那就大錯特錯,也怪他沒有說清楚。

    “我親外公外婆去世的時候,我媽才十來歲,家里親戚貪圖別人家的彩禮要把我媽賣給人家當童養媳,恰好被葉姜的爸媽給踫到了,那時候他們剛剛回國,就收養了我媽,帶我媽換了個城市供她念書。”

    “後來葉外公葉外婆四十歲的時候才生了我小姨,啊也就是葉姜,那時候我媽都二十多歲了早就嫁給了我爸。我葉姜小姨是七八歲的時候,來我家住過兩年,葉外公葉外婆當初收養我媽並不是為了要個孩子,就是心腸好想搭救我媽一把。”

    “我媽跟葉外公外婆相處的時間不長,心里是真把他們當親媽,把我葉姜小姨當親妹妹,時常記掛著,听說我小姨結婚了,嫁的男人還是有三個孩子的,急的不得了,千叮嚀萬囑咐,叫我來看看小姨過得好不好。”

    葉父葉母年輕的時候對這個收養來的女兒有點兒像是對汪月珍的那種心態,你有困難,我盡量幫你一把,也沒想著要什麼回報。

    加上搞科研的跟著工作組幾年換一個地方,後來養女嫁人去了邊疆搞建設,葉父葉母也被發配去了a城,聯系的就更少。

    可是養女對葉父葉母是有真感情的,要不是葉父葉母用收養的方式將她帶出那個狼窩,出錢供她念書,她哪有後來那般幸福的生活。

    可是養父養母卻因為出身的問題被下放到a城,讓江一寧的媽媽心里怎麼能不難過。

    李春芹也為自己剛才的魯莽感覺挺對不住這個小伙子,現在看他濃眉大眼,又覺得這個小伙子著實不錯,缺心眼也缺的可愛。

    “你早點說清楚(關guan)系呀。”李春芹笑著說道︰“誤會一場,鬧出個大笑話,走吧,我帶你去家屬樓找你小姨。”

    江一寧不好意思的(摸Mo)(摸Mo)後腦勺,“我葉姜小姨比我還小一歲呢,我不好意思說嘛,李主任您也別宣揚成不,回頭文工團的戰友們知道我有個這麼小的小姨,一準要打趣我。”

    “行,我不說。”

    服務社離家屬院就隔一條馬路,李春芹帶他到南樓來。

    “離城條件是有點艱苦,你小姨家這套住房比較小,住的有點擁擠,不過這都是暫時的,我們新的家屬樓已經在蓋了,過個一二年,就給她家換套大點的,你回頭給你.媽打電話的時候,別提住房問題,免得你.媽擔心,反正你小姨現在過得很幸福。”

    江一寧說道︰“我記住了,李嬸,都說好不提我小姨呢,我從小到大也都是喊她名字,葉姜葉姜的叫慣了。”

    “成,你看我這記(性xing),又忘記了。”

    到了葉姜家門口,李春芹敲了敲門,家里沒人,她說道︰“高中部今天報道,你小姨…葉姜兩口子應該送孩子去學校了,你是去服務社等還是在這等?”

    江一寧說︰“去服務社我也急,我就在這等吧。”

    “那我去給你借個小馬扎來,你坐著等。”

    夏小靈(懷huai)孕一直在家,李春芹從她家借了個小馬扎,說葉姜家來親戚了。

    夏小靈在家呆的都無聊死了,眼楮里都泛著八卦的光,“親戚?男的女的?多大了?”

    李主任說︰“你瞎打听啥,安心在家養胎吧。”

    李主任把小馬扎往葉姜家門口一放,跟江一寧說道︰“小江同志,我那邊事情多我先忙去了,你有事就去服務社找我。”

    “謝謝嬸子,您忙。”

    江一寧看看整潔的家屬院,心想這環境還不錯,他葉姜小姨家里是啥樣啊?

    他趴著窗戶縫隙往屋里看,只能看到客廳里的布局,是挺小的,客廳看上去只有七八個平方,上樓的時候他還注意到,廚房都不在屋里,用的還是公共大廚房。

    時間過得可真快,葉姜小姨在她家過十歲生日的時候,他還記得清清楚楚,一轉眼小姨就嫁人了。

    江一寧心里唏噓不已,小姨打小就漂亮、聰明,長大了肯定更漂亮,什麼人不好嫁,非得給人做後媽。

    葉外公葉外婆寫信也不寫清楚,只說小姨嫁了人,從說親到打結婚證都沒用三天……

    然後就帶著男人的孩子來離城隨軍,可給江一寧的媽媽心疼壞了。

    江一寧的心里也不樂意,他那麼漂亮的小姨,憑什麼給人當後媽。

    “同志,你是我小嫂子家什麼人吶?”

    身後有人問話,嚇的江一寧連忙轉身,看到隔壁一位年輕的女鄰居,挺著五六個月的肚子,站在門口打量著他。

    江一寧立正行了個標準的軍禮,“我是文工團的,和葉姜是親戚,這次來離城,正好來看看她。”

    夏小靈笑了,“我又不是你領導,你不用跟我敬禮。”

    她看到被李主任借走的小馬扎就在這愣頭青的腳旁邊,說道︰“你坐呀,你跟我小嫂子以前就認識嗎?”

    人家孕婦都站著,江一寧也不好意思坐,他說道︰“打小就認識,小時候我們(關guan)系可好了。”

    然後,熱衷于八卦的夏小靈,和話癆的江一寧,就著他和葉姜怎麼個好法聊的不亦樂乎。

    愣頭青江一寧,又沒提前告訴夏小靈,葉姜是他小姨媽。

    ……

    慕連城送了雙胞胎去學前班後,就去供銷社買菜。

    平時都是葉姜來買菜的,她照顧著一家人的口味,總是買些孩子們愛吃的魚蝦蟹,輪到自己來買菜,他竟然不知道葉姜愛吃什麼。

    “慕團長今天來買菜啊?”賣菜的大姐看到慕連城來買菜,站著半天也沒選好要買什麼,笑著挑了幾樣菜給他,“小葉平時都愛買這幾樣,說你和孩子喜歡吃。”

    慕連城問了一下,“那葉姜有說過她愛吃什麼菜嗎?”

    賣菜的大姐偷著笑了,“你自己的媳婦愛吃啥都不知道?”

    慕連城有些不好意思,他在家吃飯的次數不多,還真沒注意過葉姜愛吃什麼,感覺她每樣菜吃的都不多。

    然後,慕連城每樣都買了一點,還是賣菜的大姐說了一句,“別買太多,吃不掉要壞掉的,小葉說她愛吃黃花魚,不過今天可買不到了。”

    葉姜愛吃黃花魚嗎?慕連城不太確定,每回做了魚蝦,她都是先緊著孩子們吃。

    每個月那點魚票(肉rou)票本就不多,慕連城突然說道︰“我去碼頭看看,還能不能買到魚。”

    賣菜的大姐笑了笑,慕團長還是挺疼媳婦的。

    碼頭上有漁船回來,今天收獲挺豐盛,水產合作社的人收完魚後,漁民們還分到了不少。

    有眼尖的漁民看到人群後頭有個穿軍裝的男人,也不往人堆里擠,就在後面排著隊,老肖心想這男人到底是部隊里有紀律的,但是像他這樣不擠的,等輪到他連只蝦也買不到了。

    那些來碼頭等著從漁民們手里買魚蝦的街坊們都愛還價,老肖悄悄把自己分到的兩條一斤多的黃花魚拿魚網蓋上,他想男人買東西不愛還價,這兩條魚賣給那個穿軍裝的,說不定還能多賣幾毛錢呢。

    圍著買魚的人群散去以後,慕連城也不抱希望,今天估計買不到魚蝦了。

    老肖跑到慕連城跟前,熱情的說道︰“同志,我船艙里還有兩條留著自家吃的魚,你要不要。”

    “是黃花魚嗎?”慕連城問道。

    “是啊,一斤多一條的,平時這麼大的可沒有,我不要你票,這價格不能低了,得按水產社的市價,一斤三毛六,你看行不?”

    慕連城很少去買菜,想著現在的魚價好像是這個價格,能有魚就不錯了,他哪顧得上還價,直接說︰“兩條我都要了。”

    三斤一兩多,兩條魚賣了一塊二,老肖的臉上笑開了花,拿個網兜裝好交給他。

    自留的魚蝦能賣上這樣的好價錢可不是經常有的。

    慕連城道了謝,提著魚走的很快,葉姜送小南去報道,應該也快回來了,要不要跟她說這是他特意給她買的魚,中午就做了吃掉呢?

    “小慕,難得休息一天你還買菜啊,葉姜還沒回來嗎?”

    金秀鳳從部隊的宿舍區回來,都沒顧得上回家做中飯,她要趕著去火車站接佷女金魏,恰巧踫到了買魚回來的慕連城。

    “金主任,”慕連城停下來打了招呼。

    祁大海那天特意跟他道歉,說已經和金秀鳳“溝通”過了,她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以後不會再和葉姜起爭執。

    所以金秀鳳這會跟他說話,慕連城礙于祁大海的面子,反倒是不好直接走掉。

    “葉姜送小南去學校了。”

    “對了小慕,早上文工團有位叫江一寧的年輕小同志來找葉姜,看小伙子的樣子特別急,說是跟葉姜從小一塊兒長大的,到我們服務社打听葉姜的住處。”

    “文工團?”慕連城怔了怔,“不是今天才到的嗎?”

    年輕的男軍官,還認識他媳婦呢?慕連城心一下子就揪了起來。

    難怪金秀鳳要停下來打招呼,恐怕是特意要告訴他,有年輕的小伙子來找葉姜,等著看他笑話的吧?

    “哦,應該是我媳婦家的親戚。”

    “我看著不像親戚。”

    金秀鳳憑著自己的猜測說道︰“小伙子來了就拿出和葉姜的合照,我看那小伙子怪惦記葉姜的,他呀,是知道葉姜結過婚來離城隨軍,還是心心念念的找過來,一定要見一面。”

    金秀鳳看到慕連城白了臉(色),心里竟然有種莫名其妙的痛快。

    “我當時忙著出去,是李主任接待的,李主任給那小伙子領到你家去了,你趕快回家看看吧,別讓人家等急了。”

    “我知道了。”慕連城沉著臉,轉身就走。

    金秀鳳得意的笑了笑,今天慕連城家,肯定會熱鬧,也不知道慕連城會不會像上次那樣大方,放葉姜跟這個小青年走呢。

    等接到金魏,回來打听一下,看看他家吵不吵架就知道了。

    慕連城心里沉的要死,成天叫嚷著放葉姜走,這會子真有人來,還是個各方面條件都不錯的未婚青年,他反倒是放不開手。

    走到南樓的時候,他甚至都不敢上樓去面對來跟他搶葉姜的男人。

    他有資格比得過人家嗎?

    他看到夏小靈坐在一樓的樓梯口,上樓的時候被夏小靈給攔住了。

    “慕團長,小嫂子還沒有回來,我跟你說個事。”夏小靈聲音壓的很低,好像生怕被人听見。

    “什麼事?”慕連城心里一沉,夏小靈(懷huai)孕後天天在家,她也見到來他家找葉姜的男人了?

    就夏小靈這八卦的(性xing)格,恐怕已經從那個年輕的男人嘴里,把他和葉姜從小到大的事情都打听清楚了。

    夏小靈急著說道︰“我小嫂子的發小找過來了,我都幫你打听清楚啦,事情沒有多大的事,但是你如果處理不好,後果就會很嚴重。”

    慕連城問︰“怎麼說?”

    “是這樣的,我小嫂子小時候在江一寧家住過兩年,江一寧的媽媽就相中我小嫂子了,一心想讓我小嫂子給她做兒媳婦,我看江一寧對我小嫂子那也是念念不忘,這回說是听他.媽媽的意思找來的,說不定還想打我小嫂子的主意,你上去後可得跟他表明態度,叫他死了那個心。”

    夏小靈生怕慕連城還像上回那樣,輕易的就放葉姜跟著江一寧走。

    慕連城可是軍婚,他不點頭同意離婚,是沒人能帶走葉姜的。

    慕連城的心已經碎成八瓣,夏小靈還不停的在拾攛,“慕團長,你別犯傻,我小嫂子這樣的後媽,你不可能再給三個孩子找到第二個了,真的,你們倆就不該分床(睡Shui),擠擠嘛,總能(睡Shui)的下的。”

    慕連城家門口,坐著一個二十多歲樣貌清秀的年輕軍官,慕連城打眼一看,就知道是文工團的文職(干gan)部。

    那青年認出慕連城的軍階,站起來行了個禮。

    然後跟見了自家人一樣笑著說︰“你就是我家葉姜的丈夫?”

    他家的葉姜?什麼時候就成他家的了。

    慕連城黑了臉,轉頭跟探頭探腦的夏小靈說道︰“你回家歇著吧,等會听到動靜別出來。”

    夏小靈吐了吐舌頭,趕緊跑回家。

    慕連城開了門,淡淡的說道︰“進來說話。”

    江一寧忐忑的跟著慕連城進屋,大門在他身後關了起來,還反鎖上了,他更慌張。他小姨夫好嚴肅。

    “你來找葉姜的?”

    “對,她什麼時候回來?”

    “中飯前肯定能回來。”

    “哦。”

    江一寧見他小姨夫也沒說讓他坐,他就不敢動,一路上想好的那些豪言壯語,各種娘家人的優越感在慕連城的威懾下,蕩然無存。

    在慕連城面前,江一寧安靜老實的像個剛入伍的新兵。

    慕連城往椅子上一坐,問道︰“你知道葉姜結婚了,還來找她(干gan)什麼?”

    江一寧咽了口唾沫,擠出一句話,“我媽讓我來看看葉姜過的幸不幸福。”

    慕連城沉著臉,冷笑一聲,“那要是不幸福呢?你打算怎麼做?”

    江一寧身子發麻,小姨夫真的是好凶殘,他葉姜小姨能受的住不?

    怎麼辦?好難辦,啊啊啊。

    “我媽的意思是,要是葉姜在這的日子過的不開心,就讓我帶她回…去…”

    “你那麼听你.媽的話?你自己就沒個主見?”慕連城心煩氣躁起來,恨不得給江一寧拖到樓底下暴揍一頓。

    他的葉姜,是不可能交給這種男人的。

    慕連城單手就扣住江一寧的胳膊,反剪到背後,再一腳踢到他膝蓋窩,“你們文藝兵平時都不練的?你要是打的過我,我就讓你帶她走。”

    江一寧對臉懵逼,開什麼玩笑,他只是個文藝兵,小姨夫可是入伍多年正兒八經訓練過的特種兵好嗎,他能打得過才怪。

    “等等,我不是來打架的,我就是來替我媽看看葉姜過的好不好,我胳膊好像(脫tuo)臼了,喂喂,小姨夫你別沖動啊啊啊啊…疼疼疼!”

    “還提你.媽,你還是不是個男人了,就你這樣的慫貨,我這麼可能把葉姜交給你……”

    等等,這慫貨剛才叫他什麼來著?小姨夫?

    慕連城松了手,“你剛才叫我什麼?葉姜沒有兄弟姐妹,她哪來的外甥?你這年齡也不對吧?你看上去比葉姜還大……”

    江一寧疼的眼淚都下來了,小姨夫怎麼能這樣呢,他對葉姜小姨也這麼凶巴巴的嘛?

    就小姨夫這凶殘狠捩的樣兒,小姨過得再不幸福,他也帶不走。

    江一寧在心里哀嚎︰媽,我對不起你,我帶不走我小姨!

    “小姨夫,這個解釋起來要好久的,要不你先幫我把(脫tuo)臼的胳膊接上咱們再說,成不?”

    ……

    “向南,你(睡Shui)上鋪還是下鋪?”葉姜給慕向南送到學校的宿舍,連板的上下通鋪,十二個人一間,床鋪對面靠牆放著六個大櫃子,分上櫃下櫃,給學生放衣服臉盆。

    “我(睡Shui)上鋪。”慕向南指著肖楠床鋪上方的那個空床鋪說道︰“肖楠,我(睡Shui)你上鋪成不。”

    “只要是空鋪,你都可以(睡Shui)。”肖楠把自己為數不多的物品整理放進櫃子里,他(睡Shui)下鋪,就選了對應床鋪的下櫃。

    葉姜單獨拿出一個打包好的行李包交給肖楠,“肖楠,這些是我和陳老師送給你的開學禮物,有被子、臉盆、飯盒,還有一套(睡Shui)衣,一雙新布鞋。”

    肖楠臉紅了,結結巴巴的說道︰“葉老師,我…我不要。”他心里是非常想要的,這些都是他急缺的生活(用yong)品,每個同學都有,就他沒有。

    他本來打算每天晚上等同學們都(睡Shui)了,自己到水井邊打水沖一沖,他怎麼好意思要別人的東西。

    葉姜把包裹解開,將秋被鋪到他的床鋪上,家里再困難的,孩子入學該有的鋪蓋都有,只有肖楠的床鋪上墊的是一張舊席子。

    “老師給你買啥你就收著,別有心里負擔,你現在的任務呀,就是好好學習,將來總有一天你會考上大學,畢業了再找一份好工作,就有能力把今天老師給你買的這些東西,都還給老師,這樣不好嗎?”

    肖楠把眼淚給憋回去,他現在是小男子漢了,不能再哭。

    “葉老師,你帶我們一班嗎?”

    “對,我帶你們一班,你和向南都要爭氣,看看誰拿第一好不好。”

    “好。”肖楠輕輕的點頭。

    葉姜走的時候把肖楠拉到沒人的地方,給他一個小布包,“肖楠,陳老師給你申請了每個月三塊錢的補助,你們正是長(身shen)體的時候,三塊錢哪夠吃一個月,布包里有五十塊錢,還有一些糧票,是我補貼給你一學期的生活費。”

    肖楠瞪大了眼楮,看著那一小卷紙幣,五十塊啊,他接觸過的錢從來沒有超過一塊的。

    “葉老師我不能要這錢。”非親非故的,他已經收了葉老師送的被子臉盆暖水壺這些生活(用yong)品,哪能再要錢。

    “一個月三塊,我,我也夠用了。”學校的食堂里,四兩米飯一毛錢,大饃五分錢一個,如果一天只吃兩個大饃,是夠吃一個月的。

    少年卑微的想維系自己可憐的自尊,可是如果沒有老師給他申請助學金,他連大饃都吃不上。

    葉姜把那一小卷錢硬塞到他手里,“別倔了,葉老師不圖你的報答,你只要記著,以後你出息了,有能力了,也給需要幫助的人伸把手,好不好?”

    肖楠捏著手心里的錢票,哽咽的說道︰“好,我記住了。”

    葉姜拍拍他肩膀,“回宿舍吧,今天好好休息一天,明天就要上課了。”

    回到宿舍,葉姜跟整理床鋪的慕向南說道︰“向南,我就先回去了,你爸還在家等我呢。”

    “成,葉老師你趕緊回去吧,我特別期待住宿舍,你跟我爸說別(操cao)心我。”

    葉姜看著慕向南像個(脫tuo)韁的小野馬,笑著說︰“周末還是要回家住的。”

    一想到慕連城在家等她,葉姜的腳步輕快起來,這一大下午的二人時間,和男人做點什麼好呢?

    ……

    “老姑,真的有野男人上門來找葉姜呀?”

    “那還能有錯,我親眼看到,親耳听到的。”

    離城的火車站,金秀鳳接到金魏後,把年輕俊秀的野男人來找葉姜的事情當個笑話說給金魏听,這陣子,只有這件事情最叫她解氣。

    “對了,你和秦衛離掉沒有?”金秀鳳問道︰“秦衛沒為難你吧?他動手沒有?”

    “哎,秦衛差一點就動手,被街道主任攔下來,街道主任人還挺好的,她看到秦衛想動手打我,就寫了離婚證明,陪著我去把婚給離掉了。”

    金魏從斜跨的布包里把離婚證拿給金秀鳳看,“老姑這下放心了吧,我現在可是單身,再不用擔心別人戳咱們的脊梁骨了。”

    “離掉就好,你安安心心的住在離城,老姑給你介紹個好對象。”

    說起介紹對象,金魏的心思又活絡起來。

    本來她都不對慕連城抱什麼幻想,可是現在不同呀,居然在她離婚的時候,踫上野男人來找葉姜。

    這不就是老天爺都替她鋪路,把慕連城這樣的好男人,留給她的嘛。

    “老姑,你說慕團長會不會同意葉姜跟那個野男人走呀?”

    “走不走的都跟咱們沒(關guan)系。”

    金秀鳳抱著看慕連城笑話的心態說道︰“我看對方那小青年,條件不比慕連城差,我要是葉姜,我也跟他走啊,有的選的時候,誰願意給別人家的孩子當後媽,自己生的那才親。”

    金魏可不這麼想,她現在特別想給慕連城的三個孩子當後媽。

    如果葉姜死活要跟野男人走的話,真鬧起離婚來,慕連城該怎麼辦?

    那男人太可憐了,幸好她這次回去,果斷的和秦衛離了婚,不然就錯失了這麼好的機會。

    慕連城的孩子已經帶來了離城,葉姜要是走了,他總得找人給他帶孩子。

    金魏說道︰“老姑,咱們走快點,去南樓看看,說不定葉姜和慕團長已經鬧起來了。”

    “這熱鬧咱們可別參合,你老姑夫說我瞎參合別人家的事,還和我大吵了一架呢,別管人家的閑事。”

    這是閑事嗎?這(關guan)系到她金魏後半生的幸福,金魏哪肯錯過。

    “老姑,你想想葉姜之前是怎麼欺負我的,這次我說什麼也要當面諷刺她幾句,看看她還有沒有臉再說我,咱們就去看看嘛。”

    金秀鳳其實也很想親眼看看,葉姜要怎麼跟慕連城解釋,她巴不得把事情鬧的越大越好。

    “可是你老姑夫要是知道了,又要跟我吵。”

    “吵不起來,我老姑夫是最講理的人,這次可不是咱們找事,是她葉姜自己被野男人找上門,丟臉都丟到家里了,還怕別人看笑話嗎。”

    “那行,咱們就去看看,看葉姜怎麼跟慕連城解釋來找她的野男人,哈哈哈,我想想都覺得解氣。”

    金魏扯著唇角冷笑,葉姜天天見面就說她金魏不要臉,現在打臉了吧,自己被野男人找上了門。

    她必須要在現場,親眼看看葉姜怎麼自己打自己的臉。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七十年代小後媽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