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七十年代小後媽 > 第30章 第30章

第30章 第30章

作品:七十年代小後媽 作者:姜絲煮酒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葉姜, 這麼著急去哪呀?”

    听著這熟悉又討厭的聲音,葉姜頭都不想回,腳步不停的繼續往前走。+++全本耽美小說:   www.ck101.org21ggd  21

    金魏離開了幾天回c城, 應該是和秦衛把婚給離掉, 又回來了。這下,她蹦的更加肆無忌憚。

    慕連城還在家等她, 葉姜沒空跟她扯嘴皮子, 只想早點回家。

    誰敢打擾她跟男人難得的二人世界,她就跟誰急。

    她不想理金魏, 金魏自己小跑幾步追了上來, “這麼急?急著回家見野男人嗎?你也不挑個時間,今天慕團長還在家呢。”

    葉姜停下腳步, 野男人?哪來的野男人。

    她轉身看著一臉得意幸災樂禍的金魏, 和她身邊同樣等著看笑話的金秀鳳。

    “我見的又不是你家的野男人,關你什麼事!我家連城在家,要急也是他急,你上躥下跳的(干gan)什麼?”

    金魏被噎住了。

    葉姜仔細的想了一下,她十五歲之後, 就沒跟哪位男生有過多的接觸,哪怕是同學,也都保持著距離,怎麼可能會招惹上野男人?

    更何況也沒有多少人知道她嫁人來了離城。

    看金魏風.塵僕僕的樣子,應該是剛從火車站回來, 她沒有親眼見到就如此肯定, 那就是金秀鳳見到了。

    家里找來的是誰?葉姜心里拿不準, 不過肯定不是什麼野男人。

    “葉姜你夠不要臉的啊。”金魏自從離了婚, 又知道葉姜有個發小找來了, 肆無忌憚說話也更加的刻薄。

    “你說,你嫁給慕團長之前,做過多少對不起他的事情?(勾gou)搭過多少野男人?”

    葉姜真想給這個沒腦子的金魏臉上扇上一巴掌,好叫她清醒清醒。

    街道上三三兩兩的人都圍了過來,家屬院七大姑八大姨,多多少少都知道金魏那點小心思,離婚後就為當初沒嫁給慕連城懊悔不已,有點風吹草動就揪著葉姜和慕連城不放,巴不得小兩口離婚。

    金秀鳳也是的,那天祁團長才和她大吵一晚,吵的整個北樓那宿都沒人能(睡Shui)得著,她怎麼還縱容金魏胡鬧呢?

    怕不是架沒吵夠吧。

    “金主任,你勸勸你佷女,這是家屬院門口,吵吵鬧鬧的像什麼樣子。”

    “今天文是工團來的第一天,要保持鄰里之間的團結友愛,你不怕你家老祁又跟你吵?”

    “就是,都歇了吧。”

    不提祁大海還好,一提祁大海,金秀鳳就止不住的生氣,祁大海為什麼跟她吵架,吵的她在家屬院抬不起頭來,還不是因為葉姜不消停。

    葉姜沒來離城之前,家屬院多和諧,雖然也有些小爭吵,但沒有一個人像葉姜這樣,不給她留一點點面子。

    “這次可真不賴我家金魏,葉姜自己被野男人找上門,金魏不過就是勸兩句,讓她別頭腦發昏跟野男人跑,葉姜就惱羞成怒了。”

    “葉姜,真的是這樣嗎?”陳老師撥開人群,急急的問道。

    她在學校管著新生報道開課的事情,夏小靈跑服務社打電話去學校,叫她趕緊回來,說葉姜家來了個年輕的男人。

    李春芹不知道去哪了,這麼大的事,她怎麼不過來調解,任由金秀鳳鬧騰。

    “陳老師,您回來做什麼?”葉姜問道,這個點要說回來做午飯,那還早了一個小時。

    金秀鳳本來還猶豫,現在看到陳華回來,那肯定是夏小靈打電話給叫回來的,夏小靈就在葉姜家隔壁住著,听到了慕連城和野男人爭執,所以叫陳華回來滅火的吧?

    金秀鳳心里更加肯定,早上來找葉姜的青年,就是野男人。

    “那肯定是因為陳老師也听到了風聲唄,咱離城就這麼大,你被個野男人找上門,半天功夫就能傳揚開來,你以為我不說,大家就都不知道了?”

    金秀鳳可算逮著理了,金魏去學校工作泡湯的事情她還沒來得及和佷女說,心想或許還可以挽救一下。

    “陳老師,就葉姜這樣的品格,她不配去學校當老師,大伙兒評評理,還沒結婚幾天就招惹男人上門,讓小慕的臉往哪擱,趕緊把她高中代課的工作給撤了,換我們家金魏吧。”

    陳華看著金秀鳳又開始蹦,冷冰冰的說道︰“你們都嫌事兒不夠大是吧,我剛剛已經打電話叫祁大海回來了,就算葉姜家里來了訪客,你也不能不了解清楚就風言風語的傳出這麼多難听的話。”

    金秀鳳又氣又怒,陳華憑什麼給祁大海打電話,就憑她倚老賣老嗎?

    明明是葉姜的錯,怎麼又怪到她金秀鳳頭上了?

    “陳老師,你護短也要有個限度吧,那葉姜結婚前作風不正派,(勾gou)搭的野男人來找她私奔,你還想祁大海回來教訓我,這是個什麼道理!今天必須給我賠禮道歉。”

    陳華被金秀鳳氣到說不出話來,夏小靈在電話里說,對方那男人是文工團的小(干gan)部,長得高高大大模樣俊秀,言語中對葉姜既崇拜又萬分惦記,他還有和葉姜的合照,兩人頭踫頭可親密了。

    大大咧咧的夏小靈,也沒說那是十歲時候的合照,陳華就誤以為是成年人的像結婚時拍的那樣的親密照。

    圍著勸架的、看熱鬧的街坊越來越多,就像金秀鳳說的,離城就這麼大,葉姜今天不當著街坊解決這件事,謠言就會越傳越邪乎。

    葉姜一把將窩在金秀鳳身後的金魏給拽出來,“金魏,有野男人來找我私奔,我自己都不知道,你一個剛下火車的人是怎麼知道的?你當著大家的面說清楚,別造我的謠。”

    金魏看事情鬧得這麼大,心里都快開心死了,葉姜的名聲這下子算是丟到姥姥家了。

    “那男人一大早的去服務社打听你家地址,我老姑親眼看到了,錯不了,你還想抵賴嗎?”

    “你這麼肯定?來找我的男人就一定是找我私奔的?就不能是朋友親戚同學?你這一頂私奔的帽子扣下來我承受不起,你有證據嗎!”

    陳華一下子連連點頭,對街坊鄰居們說道︰“對對,也可能是親戚朋友,誰家還沒幾個親戚呢,金秀鳳你跟小葉有過節,你也不能污蔑人家的清白。”

    “她能有什麼清白,我敢打包票,那男人就是來找她私奔的。”金秀鳳底氣十足的說道︰“不信,大家伙都跟著去葉姜家看看,當面問問不就都知道了。”

    說不定,慕連城和那小青年早就打起來了,慕連城是誰呀,十來年在部隊里的(強qiang)訓,對付一個文職小(干gan)部,估計幾下子就給人揍趴下了。

    也不對,就慕連城那內斂的(性xing)格,說不定問清楚了情況,還大大方方的同意跟葉姜離婚,讓她走呢。

    葉姜看著圍觀群眾,跟金秀鳳說道︰“街坊們要去我家看也可以,我行的正不怕大家跟過去看,我自己還好奇是什麼樣的野男人敢上我家門。”

    她話鋒一轉,厲聲說道︰“今天這事是金魏挑起來的,等會大家都一起幫我證明,我要真的在結婚前跟別的男人(勾gou)(勾gou)搭搭,還讓人來了離城打我丈夫的臉,以後出門人人都能朝我身上吐唾沫,我絕不說二話。”

    “可要是金魏不分青紅皂白的污蔑我,我要她在服務社的大廣播里,連著三天給我賠禮道歉!”

    金魏立馬就不(干gan)了,葉姜自己(干gan)不要臉的事,還想要她道歉,她才不會上當。

    “我也是听我老姑說的,就算那男人不是來找你私奔,也不過就是一場誤會,哪用得著大廣播通報道歉那麼嚴重,我當面跟你說聲對不起總可以了吧。”

    葉姜冷笑連連,“誤會,你說的好輕巧,我一輩子的名聲,慕連城在部隊的臉面,我三個孩子在學校都能叫同學老師鄙夷的抬不起頭來,你輕飄飄一句誤會和對不起就以為行了?”

    “本來就是你自己不要臉,我絕對不會在大廣播里道歉的。”金魏堅定的說道,她現在的好日子才剛開始,她還要在離城長久的住下去,無論如何都不能上大廣播道歉。

    “老姑,您說句話呀,您不是服務社的主任嘛,上回慕團長的前妻來鬧離婚,還是您給調解辦理的呢。”

    金秀鳳心想,上回那能一樣嗎?那次各方面都捂得嚴嚴實實,外面的人還以為慕連城和前妻只是普通的感情破裂而已,並不知道內情。

    今天,葉姜被男人找上門的事兒,已經捂都捂不住了。

    她突然就有些害怕起來,萬一那個男人並沒有想帶葉姜私奔的打算怎麼辦?金魏也真是的,怎麼說著說著就跳到私奔上面了,也太夸張了,她昏了頭,也被帶偏了節奏。

    那青年可是文工團的,他上面還有領導,就算要私奔也不能這麼大張旗鼓的來。

    “道歉就不必了吧。”金秀鳳淡淡的說道,“葉姜你不願意承認自己的錯誤,我也懶得管你,金魏咱們回家去,你老姑夫說的對,別參合人家的家事,讓慕連城自己去處理吧。”

    “站住!”葉姜火了,“你們姑佷倆挑起的事,家屬院的鄰居們都圍上來一半兒了,你現在想走人?你覺得我會讓你們走嗎?”

    “你這姑娘怎麼這樣啊,我這是給你台階下,你別不知好歹。”

    金秀鳳拉著金魏,轉身就準備鑽出人群。

    金魏哪會錯過這次機會,她還沒有親眼看到葉姜自己打自己臉呢,還有,她要看看慕連城,對葉姜失望透頂的樣子。

    “老姑你不用怕她,我就是不道歉,她又能拿我怎麼樣呢?”

    葉姜笑笑,“大伙兒看看,金魏這個女人的嘴臉,她想污蔑我之後還讓我自認倒霉,我葉姜可不是好欺負的,如果是你姑佷兩個造謠,你要是不在大廣播里道歉,我就堵在你家門口,連著罵你三天,然後咱們就兩清了。”

    金魏臉(色)大變,她不信葉姜一個年輕的女人能這麼撒潑豁得出去,堵她家門,她老姑夫還在家呢,她張的開口罵嗎,慕連城也不會允許的。

    金魏說道︰“我不信,你敢上我老姑夫家門。”

    “試試就知道我敢不敢。”葉姜說︰“上一個不信的人是慕連城後媽,鬧到山水村大隊書記家,最後呢,她三個親兒子求著他們的娘別鬧了。”

    “今天這事,你想不鬧我都不會同意,現在就去我家,我倒要看看是哪個野男人不長眼,敢上我家的門。”

    街坊們哪有不愛看熱鬧的,葉姜自己都舍的開臉不介意大家跟著,況且還有她和金秀鳳的打賭呢。

    人群一窩蜂的跟在幾個人後面,把家屬院的路都堵了半邊。

    陳華看著身後烏壓壓的街坊,跟葉姜說道︰“小葉,你是不是太魯莽了,咱們應該低調處理才對,何苦把事情鬧大,這可怎麼收場。”

    葉姜是又氣又恨,氣的是哪個不長眼的男人來之前不寫信或者打電話跟她通個氣,害的她和慕連城難得的半天假泡湯了。

    恨的是金秀鳳和金魏,跟瘋狗一樣,嗅到點風吹草動就巴不得那是她葉姜出.軌在先,這姑佷倆心里得多扭曲陰暗,才能不分青紅皂白的咬死口去污蔑一個女人的清白。

    可惡到了極點。

    “陳老師您放心,我葉姜絕對不會有什麼野男人,可能是我爸媽以前的學生,路過離城來看看,沒啥大事。”

    陳華見葉姜不避嫌,肯讓街坊一起跟著,那她心里定是清白透亮的,心里也稍稍安心。

    小慕真的經不起折騰了,三個孩子才好了沒多久,後媽又跟人跑了,哪能受得了這個打擊。

    尤其是兩個雙胞胎小的,把葉姜當親媽,那個小西到現在都不開口說話,再受點打擊,可能這輩子就不會開口說話了。

    陳華越想越氣,金魏不懂事,金秀鳳做了這麼多年的服務社副主任,她也不懂事嗎?

    小葉一大家子本來好好的,金秀鳳為什麼非要作天作地的巴不得給她一家拆散,安的什麼心哪。

    ……

    慕連城在樓下等了一會,葉姜說中午要回來,他特意下樓等,琢磨著怎麼跟媳婦兒說,給她大外甥揍了……

    葉姜會生氣的吧?

    他目力好,遠遠的瞧見家屬院的門口走來烏壓壓的一群人,葉姜在人堆里依然那麼打眼。

    本來下樓等就是想著能單獨跟葉姜道歉,這麼多人怎麼說。

    等等,怎麼會來這麼多人?

    “慕連城,你在樓下站著做什麼?家里來的人走了?”葉姜瞧見慕連城獨自一人站在樓下,心道金秀鳳口中的野男人走了?

    到底是誰啊,只要還在離城,她非得見見不可。

    慕連城以為葉姜已經知道她大外甥來找她,江一寧被他揍的不輕,膝蓋窩那一下他是用了力氣踹上去的。

    踹的葉姜的大外甥走路到現在還一瘸一拐的,這會在樓上揉腿呢。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慕連城哪好意思說,自己是因為吃醋,問都沒問清楚,就給葉姜的外甥揍了。

    “他在樓上歇著,我瞧著他餓急了,你昨晚炖的冰糖銀耳蓮子粥,我給他盛了一碗,正吃著呢,你上去看看?”

    葉姜︰“……”

    慕連城你腦子被門板夾過了吧,你這大方也忒大方過頭了,自己下樓頂著太陽,讓來找你媳婦的男人坐家里吃她煮的銀耳粥。

    這年銀耳和冰糖多難買啊,她費了多少工夫,從老鄉家里淘換那麼一點點回來,在大廚房的爐子旁守了大半夜才炖出膠質,這是留著晚上給小西小北吃的。

    當著街坊的面,她又不好跟慕連城發作,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仰頭朝著三樓喊道︰

    “哪個男人那麼不長眼,跑到我家來找麻煩,給我滾下來。”

    江一寧吃著在井水里冰過的銀耳蓮子粥,饑餓的肚子被熨燙的舒服極了,這銀耳蓮子粥炖的軟爛香甜,特別的美味,吃了一碗還想再吃一碗。

    不過他知道這東西來的金貴,小姨夫大約是覺得揍錯了人不好意思,拿銀耳蓮子粥封他的嘴。

    沒事,他知趣的很,銀耳蓮子粥這麼好吃,他感覺胳膊腿都不怎麼痛了。

    碗里的銀耳粥見底,江一寧意猶未盡,心想小姨夫還是很不錯的,他肯定不會跟葉姜小姨說。

    听到樓下的喧嘩,江一寧跑到走道探頭往下一看,好家伙,烏壓壓的一群大媽大姐們擠在樓下。

    看這情況,這是半個家屬院的鄰居都來了吧。

    他來看小姨,鄰居們要不要這麼大的陣仗,離城的人可真好客。

    中間那個最年輕最漂亮的女孩子,臉上有著惱怒,仰著頭在看他。

    江一寧使勁的揉揉眼楮,這和小時候不大像,小時候的葉姜小姨是圓嘟嘟的臉,現在瘦成了瓜子臉,五官還是能看出小時候的輪廓的。

    女大十八變,葉姜小姨這也變的太好看了,他都不敢認。

    “你是葉姜嗎?”江一寧興奮的問道,看那女孩氣(色)狀態都很好,小姨夫沒騙他,葉姜在這里過得還不錯。

    “你先下來。”葉姜仰著脖子都酸了。

    這年輕人她不認識,瞧著他一臉的熟絡,心里奇怪的很,仔細想了又想,兩輩子都沒有招惹過他。

    因為葉姜這輩子的人生軌跡完全不同,上輩子她在郭洋手里遭難,葉父葉母下放到z城挖石頭,不想養女擔心更是好幾年都沒有聯系。

    後來葉母葉母恢復了名譽,葉姜遇到慕連城,可是葉姜這個養姐一家又遇到意外去世,兩家親戚再也沒有見過。

    所以重生後的葉姜,沒有認出來長成大小伙的大外甥。

    江一寧樂呵呵的跑下來,跑到葉姜面前,也顧不上去想怎麼這麼多人,就去拉葉姜的手。

    “葉姜,你是越大越漂亮了,我剛才都不敢認。”

    葉姜撥開他的手,疑惑的問道︰“你誰呀…,別動手動腳的,我丈夫還在旁邊站著呢,我看你穿的軍裝,你是文工團的吧?別以為我丈夫不敢打你,你再試圖踫我一下試試!”

    江一寧︰“……”葉姜小姨和小時候一樣(性xing)格爽利,像朵帶刺的玫瑰,從小到大都沒人能欺負得了她,無論男女。

    確定無疑,這就是他小姨媽。

    葉姜再看看面(色)泛紅的慕連城,跟男人說道︰“慕大團長,我真不認識這人,你給他趕走吧,我今天可真的要被氣死了。”

    慕連城︰“……”這是你大外甥啊。

    金秀鳳還以為慕連城是有苦說不出,憋的臉(色)通紅呢,在江一寧和慕連城還沒來得及再次開口說話的時候,金秀鳳大膽的站出來。

    她現在底氣十足,幾乎可以斷定早上來的這個小伙子,就是想帶走葉姜,就算不至于私奔,他們兩個人也說不清道不明。

    “大家都看到了吧,可不是我瞎說,這小伙子明顯就是專門來找葉姜的,大家看葉姜還裝不認識呢。”

    她嘲諷的看著葉姜,“小葉同志,你當著大伙兒的面,坦白承認,何必鬧的越來越難看。”

    葉姜現在一頭霧水,有男人來找她,瞧著慕連城並不生氣,還給他吃她親手炖的銀耳蓮子粥。

    慕連城不生氣,葉姜卻生氣,這男人是真沒把她放心里,是不是隨隨便便來個男人,他都能叫別人領走她。

    況且這年輕的男人她還不認識呢。

    “我確實不認識他。”

    “還撒謊,人家都有你倆的合照。”金秀鳳居然動手,從江一寧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了那個小夾子,晃到葉姜的面前。

    “你還狡辯什麼,你自己拍的照片你抵賴不掉吧,你可千萬別說這照片上的不是你。”

    葉姜︰“……”

    她已經很多年都沒有進過照相館,更別提跟男人拍照片,“你別晃啊,拿來我看看。”

    江一寧沒提防,冷不丁的被金秀鳳從口袋里掏走了珍貴的照片夾,也毛躁起來,這位金主任早上還熱情的很,要來帶他找小姨媽,怎麼這會跟葉姜小姨嗆上了?

    江一寧是個護短的五好青年,看到有人欺負他小姨,還搶他東西,不客氣的質問。

    “你這個女人怎麼回事,我同意了嗎?你就從我口袋里拿東西…”

    “你閉嘴。”葉姜看了那張兩寸的黑白照片,照片上跟她站一塊的十來歲小男孩,當時個頭還沒她高。

    葉姜忍不住笑起來,再抬頭看看小青年,十來年不見,小男孩長成了大小伙子,個頭和慕連城一般高了,那兩年養姐喂的好,她和小男孩都吃成了球。

    現在他長高了,人也瘦了,長成個陽光帥氣的大小伙,難怪她沒認出來。

    她哪能想到,他能找到離城來。

    葉姜合上照片夾,笑眯眯的問︰“你是江一寧?”

    “對啊,你認出我啦。”

    “嗯,變化蠻大的,不看照片真不敢認。”

    江一寧憨厚的笑笑,“你變化也大,要不是這一圈人里就數你最漂亮,我也不敢認。”

    他倆一人一句,葉姜也承認了認識江一寧,話里的意思二人還很熟悉,金秀鳳得意的說道︰“葉姜,你還有什麼話說,小江同志千里迢迢的來找你,你還敢否認你跟他之間沒點兒私情。”

    “你臉皮厚的,還敢大張旗鼓的當著街坊相認,你給慕連城留點臉吧。”

    江一寧懵了,什麼私情?他和小姨媽之間哪來的私情?這女人瞎說什麼呢。

    “好哇,我算是知道早上你(干gan)嘛說話陰陽怪氣的,金主任,你平時也是這麼欺負我家葉姜的?我一定要跟你領導投訴你,我現在就去服務社!”

    金秀鳳冷哼一聲,他們家葉姜這種話都說出來了,還說沒有私情。

    “你還投訴我,我還沒去文工團投訴你作風不正呢,年紀輕輕的不學好,那大好女青年多的是,(干gan)嘛非得(勾gou)搭別人家的媳婦。”

    江一寧︰“……”這話好難听,他要給他小姨媽出氣。

    “葉姜是我…”

    “祁團長,麻煩您過來一下。”葉姜打斷了江一寧,她看到祁大海在人群外面徘徊了一會,知道是陳華打電話叫回來的。

    既然回來了,那就一塊兒听听吧。

    省的金秀鳳回去在祁大海面前又找借口開(脫tuo)。

    瞧熱鬧的街坊自動讓出一條道,祁大海走上前來,先狠狠的瞪了自家媳婦一眼。

    在人群外面的時候,他隔壁的鄰居三兩句話就把前因後果跟他說了一遍。

    祁大海氣的七竅生煙,他這個婆娘是怎麼回事喲,踫到個找葉姜的男人就紅口白牙的說人家是來找葉姜私奔的,證據呢?

    就算有確鑿的證據人家小青年親口承認了就是要帶走葉姜,這事也不歸她金秀鳳管。

    人家慕連城自己媳婦的事兒,他都沒發話呢。

    況且那小青年什麼都沒有說,只是提了兩人小時候在一塊生活過兩年。

    祁大海陪著笑說道︰“小葉啊,又和你嫂子鬧口角了?我上回說她了,她就是不長記(性xing),回去我再好好說說她,你家里還有客人,我們就先回家了。”

    “回什麼回,街坊們都在呢,你沒看到葉姜剛才怎麼說我的,還讓我在大廣播里跟她道歉,還說要上你祁大海的門上罵三天,這事我不能忍,今天必須要有個結果。”

    金秀鳳看到祁大海果然回來了,開口就責罵她,還給葉姜陪笑臉,心里怎能服氣。

    “葉姜,你天天說你男人要臉,你孩子要臉,那你跟這小青年怎麼回事?你跟街坊們解釋解釋。”

    “是要解釋一下,都是一場誤會。”葉姜說,“但是金秀鳳,等我解釋了,你晚上就回家準備寫道歉信吧,記得寫三封,大廣播里每天都不能重樣兒。”

    祁大海皺皺眉,看葉姜這麼淡定,慕連城也沒有惱火,今天這鬧劇八成又是個誤會,他這個憨婆娘,要是鬧到廣播站去道歉,以後她就別想出門了。

    “小葉,這事是你嫂子不好,你看這樣行不行,我讓她現在就給你道歉。”祁大海看葉姜面上淡淡的,心想葉姜心氣兒高,還得他拉下臉來和慕連城說說。

    “小慕,你勸勸你媳婦,我說說我媳婦,這事就這麼算了行不行,我讓金秀鳳現在就給你媳婦道歉。”

    慕連城抿著唇沒說話,這件事他不能做葉姜的主,葉姜今天受大委屈了。

    更何況,他今天還把小媳婦的大外甥給打瘸了……

    他自己還愁怎麼求葉姜原諒呢。

    “祁團長,這事你別跟我說,我在家里都是听我媳婦的,你跟葉姜商量吧。”

    祁大海︰“……”慕連城居然怕老婆!一米八幾的大個子,居然是個怕老婆的人。

    祁大海只能又去同葉姜商量,“弟妹啊,你看這事……”

    “這事不能算!”一直在一旁看熱鬧的金魏,眼見著她老姑被老姑夫瞪了一眼,瞪的不敢再說話,這事就這麼算了?

    她怎麼能放過這個機會,本來是想讓老姑出頭,自己躲後面看就行了,現在只能自己出面,讓葉姜下不來台。

    祁大海虎著臉,跟金魏說道︰“你一個小孩子家也跟著你老姑胡鬧什麼,還不趕快回家去。”

    金魏紅著眼楮說道︰“我老姑今天可受了委屈了,葉姜怎麼說也是新來的,總是鬧的我老姑下不來台,我心里瞧著難受,老姑夫你別管,如果真冤枉了葉姜,我去廣播站給她道歉去!”

    金魏抽抽噎噎的像是受了極大的委屈,“葉姜這下你滿意了吧。”

    葉姜冷眼瞧著金魏的表演,要是不了解的人,還真容易被她的外表和演技欺騙呢。

    “行,你和你老姑,哪個去道歉都行,到時候你們自己商量吧。”

    葉姜回身看著江一寧,恨不得一巴掌給他拍死,從小就不肯喊她小姨,說太丟臉了。

    看到了吧,現在差點給她招惹了大麻煩。

    葉姜說︰“江一寧,我真是被你害慘了,金秀鳳說你是野男人,是要來帶我私奔的,你以為今天為什麼會來這麼多街坊,大家都等著看我男人的笑話呢,你不給我解釋清楚,我就打電話給你.媽,你看你.媽媽會不會跑過來劈了你。”

    江一寧腿肚子都嚇軟了,“別,葉姜你千萬別跟我媽說這事,她真能連夜買車票趕過來揍我。”

    葉姜涼涼的看著他,眼里都是恐嚇的味道,“你叫我什麼?”

    “小…小姨媽,我錯了,我以後再不敢喊你名字了。”

    太他麼嚇人了,怎麼就變成他要拐走小姨媽了。

    江一寧氣憤的沖到金魏面前,將剛才沒講完的話繼續說完︰“你這位女同志是怎麼回事,跟我小姨媽有什麼仇什麼怨,有個男人來探望一下,到你嘴里就變成私奔了?”

    “你心里得有多陰暗,才能把所有人都想的這麼不堪,要按你的意思,那親戚間是不是都不要走動了?”

    金魏大驚失(色),這麼大的男青年,怎麼可能是葉姜的大外甥。

    “你不可能是她外甥,葉姜爸媽只有她一個女兒,她哪來的外甥,你這是狡辯,是幫葉姜開(脫tuo)。”

    江一寧對金魏印象差到了極點,懶得跟她吵,他個子大,再往花壇上一站,所有街坊都能看清這個大小伙。

    江一寧對街坊們解釋道︰“我媽是養女,我葉外公外婆因為出身的問題不想連累我們一家,所以才在戶口本上把我媽的名字去掉了,但是當初收養(關guan)系在老家那里都能查到的,大家要是不信我就打電話回去調檔案。”

    “我是文工團的,這趟來離城慰問演出,來看看我葉姜小姨難道不正常嗎?怎麼就被金主任說的這麼難听,她必須在大廣播里公開道歉,給我小姨恢復名譽!”

    江一寧說的言之鑿鑿,義憤填膺,葉姜也坦坦蕩蕩。

    再加上金秀鳳口中那張親密的合照居然只是兩個十來歲的小孩子的照片,看輪廓五官明顯就是這兩人小時候的照片。

    街坊們心想這家屬之間鬧矛盾,鬧出這樣一出下不來台的鬧劇,祁團長和慕團長又都在,她們哪好意思繼續看熱鬧,紛紛勸和。

    “誤會一場,都是街坊鄰居,我們知道小葉同志坦坦蕩蕩,是個正派人。”

    “是啊是啊,金主任你給小葉道個歉,以後別再揪著小葉家的事情瞎參合了。”

    有和金主任要好的街坊和稀泥,“大家都散了吧,該回家做中飯了。”

    金秀鳳這時候裝死人,一聲都不吭,她覺得自己太倒霉了,不,不是自己太倒霉,是葉姜太走運,今天不道個歉,回去和祁大海又是一通吵。

    金秀鳳不情不願的走上前來說道︰“小葉同志,這次是我不對,不該不了解情況就瞎猜測,給你造成了不好的影響,我跟你道歉,以後我保證不再參合你們家的事兒了。”

    哪怕真有人來鼓動葉姜私奔,她也不管了。

    葉姜說道︰“金主任,您說的可真輕巧,今天這幸虧是我大外甥來看我,要是換了正常的朋友、同學,或者是任何一位男同志,我是不是就解釋不清了。”

    “你上嘴皮下嘴皮一踫,輕易就能毀掉我的名聲,你覺得我會接受你的道歉嗎?”

    金秀鳳也火了,“那你想怎麼樣?”

    葉姜看著之前不嫌事大不停在挑唆的金魏說道︰“按照說好的,金魏明天一早就去廣播站,連續三天在大廣播里跟我道歉!”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七十年代小後媽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