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七十年代小後媽 > 第32章 第32章

第32章 第32章

作品:七十年代小後媽 作者:姜絲煮酒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葉老師, 咱們一班的老師怎麼都這麼年輕啊,這個羅老師和你比,誰教的更好些?”

    羅原風站在講台上給一班開班會, 葉姜和另外一位教物理的崔老師都和學生一起,坐在講台下面。

    邁入高中生涯的第一天, 慕向南格外的興奮,悄悄問葉姜︰“羅老師一個人來支教的啊?他老婆孩子沒有跟過來嗎?”

    葉姜小聲說道︰“別亂打听, 羅老師可是個大學生,大城市來的厲害著呢, 你上課的時候可不能再亂講話破壞課堂紀律,專心听講吧。”

    “嗯。”少年答應了一聲, 不再說話, 全新的學習環境讓他從(身shen)體到精神都亢奮不已。

    羅原風的講話告一段落,班級里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孩子們對這位放棄大城市便利的生活自願來離城支教的羅老師, 印象非常好。

    年輕風趣平易近人的青年老師, 更容易和學生們拉近(關guan)系。

    葉姜有點出神,沒太听清羅原風說些什麼。

    上輩子(發fa)生過的那些事情, 一幕幕的在她眼前晃過。

    看上去溫文爾雅的羅原風, 是怎麼(刺ci)激到小南失控,失手將他從三樓的窗戶推下去的?

    樓底下有施工材料,一根拇指粗細的鋼筋扎穿了羅原風的(胸xiong)膛,這一幕恰好被路過的肖楠看到。

    羅原風死了,小南的一輩子也毀了, 肖楠站出來指證小南後, 去了幾千里之外的山區支教, 後來一直沒有回來。

    這三個人, 糾葛在一起沒有一個落到好下場,葉姜心里都愁死了。

    “葉老師,葉老師。”講台上的羅原風在叫她,葉姜在走神,壓根沒听到。

    慕向南悄悄晃了下葉姜的胳膊,“葉老師,羅老師在叫你呢。”

    “哦。”葉姜收回思緒,微笑的的看著前方的羅原風。

    羅原風也笑笑回應,“下面請我們的葉老師,上講台說幾句,同學們鼓掌歡迎。”

    葉姜站了起來,在孩子們熱烈的掌聲中,走向了講台。

    開完班會,後面接著的是羅老師的課,葉姜回到辦公室,準備自己上午的兩節課,陳華從校長辦公室過來,笑著問她。

    “小葉,和你們班的羅老師相處怎麼樣?他特意跟學校申請,到一班當班主任跟你做搭檔,說年輕的老師更有(干gan)勁,一定會和你一起把一班的教學提升成年級第一。”

    葉姜心里吃了一驚,她以為羅原風來一班當班主任,是學校安排的,是他自己主動申請嗎?

    真的像羅原風說的那般,他想找年輕有創新的老師搭檔,還是他只是單純的想帶一班?

    葉姜更有理由懷疑心中的那個猜測。

    她面上保持著平靜,“挺好的,羅老師(性xing)格溫和,很好相處的一個人。”

    “那就好,他帶著省城高中校長的推薦信過來的,人品應該沒問題,不然人家校長也不會在推薦信上大大夸獎了小羅一番。”

    “您放心吧,工作教學上,我一定全力配合羅老師,以他的意見為先。”

    葉姜為了驗證心里的猜測,跟著陳華去了校長辦公室,她把門一關,開口問道︰“陳老師,有個事情我不好直接問慕連城,想跟您打听一下。”

    陳華一听是他們小兩口的事,以為小兩口鬧了矛盾,忙問道︰“啥事?”

    “您知不知道慕連城前妻離婚的時候,要去找的初戀叫什麼名字呀?”

    原來是問小慕前妻的事,難怪葉姜不好直接去問慕連城,小慕前妻都已經去世幾年,葉姜現在問起,是不是又有什麼人在她面前挑撥她和小慕的(關guan)系?

    陳華怕葉姜和慕連城鬧矛盾,就把當年自己知道的情況都說了。

    “小慕前妻死活都不說,這種丑事她當然不肯說,就連她娘家爸媽哥嫂,都不知道她在結婚前生過孩子的事,更別提她的初戀是誰了。”

    當初陳華的佷子去打听的時候,那個女人已經死了,她的初戀也跟著勘探隊去了別的地方,後來就不知道去了哪里,那都是好幾年前的事兒了。

    “我听我佷子說,找過去的時候一個死一個走,沒見到人,听當地的人說那男人叫秦楓,你問這個(干gan)嘛,可千萬別在小慕跟前提。”

    秦楓?這名字她沒有听說過。

    上輩子葉姜懷疑過,肖楠那麼恨小南,被小南失手推下樓的羅原風,是不是肖楠的親生父親呢?

    後來她千查萬查,就忘了從一個已經死掉的人身上查起。

    秦楓後來是不是改了名字,改名叫羅原風,然後他現在回來找自己的兒子肖楠。

    如果羅原風真的就是慕連城前妻的初戀,葉姜怕他對慕連城和三個孩子有什麼企圖。

    畢竟小南上輩子就毀在他手里。

    陳老師看葉姜在走神,連忙說道︰“你可別想歪了,以前的事情都過去了,小慕的前妻也死了不會再回來,不要老揪著過去的事情不放,跟小慕鬧矛盾啊。”

    葉姜知道陳華誤會她吃醋,她哪會和一個已經去世的人吃醋,只是擔心家里的男人和孩子。

    “我就隨口問問,不會和慕連城吵架的。”

    辦公室的電話響了,陳華接了起來,講了幾句就放下了電話。

    她嘆口氣,說道︰“小葉呀,家和才能萬事興盛,你看看祁大海家,現在鬧的是不可開交。”

    “怎麼了呀?”葉姜問道︰“不是說祁團長的老娘過來了嗎?她沒阻止金秀鳳?我看大廣播到現在也沒響,不該出什麼岔子的吧?剛才是誰給您打的電話呀?”

    “是李春芹打來的,說金秀鳳在服務社給祁大海的老娘頂撞的不輕,想讓我過去勸架。”

    金秀鳳為了給佷女弄到學校做代課老師,不止一次的在她面前說風涼話,陳華想想都慪氣。

    現在金秀鳳又為了娘家佷女頂撞婆婆,她婆婆可不是個善茬,就讓金秀鳳的婆婆好好收拾她吧。

    陳華說道︰“金秀鳳家的破事我不想管,小葉你也別參合,我估計金秀鳳這次會被她婆婆帶回老家去,金秀鳳不在離城,咱們都能清靜不少。”

    金魏沒了疼她寵她的老姑做靠山,也蹦不起來,葉姜家的日子,總算能消停點了。

    葉姜忙說道︰“我躲還來不及,哪會管她家的事,金秀鳳的婆婆真這麼厲害?”

    “你以為呀,那老太太守寡還能把幾個孩子都供上高中,祁大海更本事,進了部隊一直升到了副團長,她不會讓最有出息的兒子叫金秀鳳給拖了後腿。”

    葉姜的後婆婆吳芝蘭也厲害,可在葉姜面前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不過老慕家的矛盾是葉姜佔著理。

    葉姜也挺好奇的,金秀鳳那個厲害婆婆,要怎麼管教自己親手挑選的兒媳婦,老太太這一氣,會不會後悔當年給親兒子包辦的這樁婚姻呢?

    ……

    李春芹早上來服務社上班,還是沒有看到金秀鳳,心想這個女人也太懈怠工作,她佷女承諾的早上來廣播站道歉,她還想賴掉不成?

    昨天太忙了,到了晚上才知道葉姜一天經歷了那麼多風波,她下午還把小葉拉過去幫忙。

    今天無論如何,也要看著那個金魏在大廣播里跟葉姜道歉不可。

    沒等來金魏,倒是先等來了金秀鳳的婆婆姚巧娥。

    姚老太太六十多歲,精神抖擻,穿一身藏藍(色)的棉布衣褲,(干gan)淨利落的走到了服務社的辦公室里。

    李春芹是認識她的,姚老太太每年春節,都帶著孫子孫女來離城,和兒子兒媳婦一塊兒團聚。

    金秀鳳雖然糊涂,她婆婆還是不錯的,每次來都帶些老家的特產送給李春芹家。

    李春芹連忙讓座,“姚大娘,您這是提前過來過中秋節的?”

    “我哪有心思這麼早來過節。”

    姚老太太直言不諱,“我是為著我那蠢兒媳婦,祁大海昨天給我打電話,我才知道我那兒媳婦(干gan)了多少蠢事,氣都給我氣死了。”

    李春芹抓了把茶葉,給姚老太太泡了熱茶,她心道姚巧娥到了離城不回家找兒子兒媳婦,反倒來服務社找她李春芹,莫不是有事情要交代。

    “老太太消消氣,金秀鳳還沒來上班,您要不先回家看看。”

    “不用回去我也知道她一會就要來服務社,代替她娘家佷女在大廣播里給別人道歉。”

    姚巧娥嘆氣,這個兒媳婦是自己挑中的,現在也只能她自己來管教,她還抱著最後一絲希望,想給金秀鳳留點臉。

    “李主任,一會我那兒媳婦來服務社,你幫我勸勸她別替她佷女去道歉,那娘家佷女再親,能有自己的丈夫親嗎?她也不想想,她出面道歉,我家祁大海在部隊里能抬得起頭?那上級下級背地里還不得笑話死他。”

    “就是這個道理啊。”李春芹說道︰“姚大娘,這件事確實是金秀鳳和她佷女先挑頭,您不知道昨天鬧的半個家屬院都在慕團長家,等著看他媳婦的笑話。”

    “葉姜雖然年輕,也是識大體的,一直要求的也是金魏來道歉,怎麼金秀鳳還想幫佷女道歉?她糊涂啊。”

    姚巧娥恨鐵不成鋼,大伙都是明白人,連她蠢兒媳的佷女都門兒清,偏偏她自己犯糊涂。

    “李主任,你幫我勸勸,能勸阻當然更好,如果勸不住,我這趟來離城,就把我那兒媳婦給帶回老家,不能叫她拖我兒子後腿。”

    姚老太太已經把話都說到這份上,她這是想再給兒媳婦一次機會,李春芹心想勸估計是勸不住金秀鳳,既然老太太開口求了,她再不願意,也要應下來。

    “那行,您到旁邊的辦公室坐會兒,等會金秀鳳過來我再勸勸,勸不住,您再出面吧。”

    “好。”姚老太太起身,“我倒要看看,我這個傻兒媳婦能為她娘家佷女,荒唐到什麼地步。”

    李春芹沒一會兒就等到了金秀鳳,和跟在她身後的金魏。

    金魏的臉上沒有絲毫的悔意,有人替她背鍋,她看上去很輕松,看到李春芹甚至還裝無辜笑著打了聲招呼。

    李春芹瞧不上金魏的做派,根本沒理她。

    金魏說道︰“老姑,我們先去廣播室吧,早點念完道歉信我跟你一塊兒去文工團那邊幫忙去。”

    “好,咱們這就去,我跟你說,文工團也有不少文職(干gan)部,你多多認識。”

    李春芹冷笑不已,金秀鳳蠢的厲害,她去廣播站念完道歉信,還有臉去部隊?還想讓金魏認識文工團的好小伙,她腦袋里到底裝的是什麼?

    她一點也不想勸金秀鳳,可是姚老太太親自開口,李春芹不能不賣老人家一個面子。

    “金主任,念道歉信不急在這一兩分鐘,你先等一等,听我說幾句。”

    金秀鳳一臉的不耐煩,這個李春芹又要說什麼風涼話?

    “李主任,有什麼話等我念完道歉信再說。”

    “那可就來不及了。”

    李春芹說道︰“金主任,你可是祁大海的媳婦,你跑去念道歉信,就是承認你誣陷造謠了小慕媳婦和別的男人有私情,你家祁大海會因為你在大廣播里的道歉,在部隊抬不起頭來,為著你男人著想,這道歉信你讓金魏自己念。”

    “小金年輕,這事兒很快就會過去,真不行你把她送到下面鄉鎮的學校,等過幾年再調回來,就沒有人記得這件事,對她影響不了什麼,你別犯糊涂。”

    金魏氣的渾身發抖,都臨門一腳的時候,李春芹出來跳什麼跳,這里面有她什麼事兒?多管閑事!

    下面鄉鎮?就離城已經相當艱苦,那下面鄉鎮是個什麼情況,搞不好還沒有葉姜下放的山水村環境好。

    而且離城有駐軍,有家屬院,只有在離城找一份好工作,她才有機會嫁個好男人,至少是軍官級別的吧。

    金魏恨死了來添亂的李春芹。

    “老姑,我自己去念道歉信吧,念完我馬上去車站買車票,離開離城不給你添麻煩,省的你處處遭人詆毀。”

    金秀鳳狠狠剜了一眼李春芹,怪她多管閑事,她心疼佷女。

    “可憐的孩子,你還能去哪里呢,有天大的事情老姑都替你扛下來,咱們別理李春芹,現在就去廣播室把道歉信給念了,我帶你去學校給你推薦工作去。”

    李春芹看著金秀鳳和金魏快步走向廣播室,暗自搖頭,隔壁她婆婆親耳听到兒媳婦為了娘家佷女失去了理智,已經不再抱有希望了吧。

    她走到旁邊辦公室,跟姚巧娥說道︰“姚大娘,我已經盡力了,您快去阻止金秀鳳(干gan)傻事,她佷女最會裝可憐,您可別心軟。”

    姚巧娥冷笑一聲,“我活了這麼大把歲數,再能蹦的攪家精,到了我手里頭,她也蹦不起來。”

    姚老太太腳步穩健,疾步追向了廣播室。

    金秀鳳經常來廣播室播報一些大小通知,(操cao)作熟練的很,她以前學過播音,播音員要求的是每分鐘一百二十個字,道歉信五百個字,她打算念快一點,三分鐘念完道歉信。

    金魏把手里頭的保溫杯打開遞到她唇邊,“老姑喝口茶再念吧。”

    “不用,等念完了再喝。”

    金秀鳳潤了潤嗓子,準備快速的把這份丟人的道歉信給念完,廣播室的大門就被人一把推開。

    “誰啊這麼不長眼,不知道我在播音室啊。”

    金秀鳳特別煩播音的時候被人打擾,她回頭一看,魂都要嚇掉,她婆婆來了。

    金秀鳳丟下道歉信,忙跑過去扶她婆婆,“媽,你怎麼來了,你等我一會,我把道歉信念完就陪你回家歇著。”

    姚巧娥一把推開兒媳婦的手,虎著臉說道︰“你現在什麼都不要說,馬上跟我回家收拾東西,下午我們就買車票回老家去。”

    金秀鳳忐忑的問道︰“媽您這是听了誰的謠言?我怎麼能回老家呢,我還要留在離城照顧祁大海呢。”

    “你可拉倒吧,你以為我還會信你的話嗎?你說離城艱苦,把兒子女兒都留在老家讓我帶,好我幫你帶,你說你要照顧祁大海,你就是這麼照顧我兒子的?”

    祁大海的老家在省城,生活條件好,加上他兒子女兒一個上高中,一個上初中,而離城的高中部已經停了幾年,就把孩子都放在老家給婆婆帶。

    姚巧娥親眼所見,看到兒媳婦被娘家佷女哄的團團轉,連丈夫孩子都不顧,哪能不生氣。

    她氣的罵起來︰“你死人啊還站著不動,要我來請你走不成?今天這個道歉信你敢念就不是我兒媳婦,你自己掂量著看吧!”

    金秀鳳一下子就萎了,她簡直不敢相信,她的婆婆會因為這麼一點點小事情,就說出不認她做兒媳婦的話來。

    她可是為老祁家生了一個兒子一個女兒,倆孩子的成績在學校里都是拔尖的,她不信,不信她婆婆會這麼對她。

    “媽,是慕連城還是李春芹在您面前嚼舌根的?事情不是他們說的那個樣子,您不要偏听偏信,金魏可是咱們自家的親戚,那些人都是合起伙來欺負咱家。”

    “金魏只是你家的親戚,跟我老祁家有什麼(關guan)系?”

    姚巧娥看兒媳婦還在維護佷女,簡直不把她這個婆婆放在眼里,索(性xing)就把話給挑明。

    “你別把人家都想的跟你一樣陰暗,沒有人在我面前挑撥是非,要說一定有的話,那也是祁大海親自給我打電話,他一個副團長啊,都管不了自己的婆娘,還要我坐了一.夜的火車跑過來替他管,我的臉都叫你丟盡了,趕快回家,別在這里丟人現眼!”

    金秀鳳轉念一想,既然她婆婆來帶她走,何不趁這個機會先回家,正好那道歉信也不用念了。

    慕連城和葉姜,就算今天听不到大廣播里的道歉,也不好意上門找她婆婆一個長輩吵架。

    至于要不要跟婆婆回老家…那肯定不會回去的,到家了好好求求婆婆就是了。

    她給金魏使個眼(色),示意她跟著一塊兒走。

    姚巧娥還能不知道她兒媳婦的小心思?

    她瞧著金魏低頭跟在後面想跟著蹭她老太婆的面子,大喝一聲阻止了她。

    “你跟上來(干gan)什麼?你把道歉信念完了再走!”

    金魏怔怔的抬頭,這個老太太可不像她老姑那麼好忽悠,她委屈道︰“姑(奶Nai),我真不是故意要惹事的,這道歉信我念不出口,您就幫幫我吧。”

    “是啊媽,您輩分大,只要您開口,慕連城和她媳婦也得給您幾分面子,您就幫幫金魏吧。”

    姚巧娥心道,金秀鳳真是豬油蒙了心,不怪她兒子打電話回家搬救兵,她輩分大就能倚老賣老?自己都快被婆家趕回老家,還不忘娘家佷女。

    她當年怎麼會挑上這麼個愚蠢的兒媳婦。

    姚巧娥說道︰“能幫她的只有她自己,她不念道歉信就不許回家屬院,免得別人上門罵,連累的我兒子的名聲。”

    老太太語氣不容反駁和質疑,“金秀鳳,你現在馬上跟我回家收拾東西去車站,否則,我讓我兒子打報告申請調職,離開離城,以後你都甭想隨軍,老家也別想回,我會告訴你的兒子女兒,他們的媽媽心里只有娘家佷女,連親生的兒女都顧不上了!”

    金秀鳳知道自己的婆婆向來是說一不二的(性xing)格,哪怕是祁大海都得听。

    如果不按照婆婆的意思做,祁大海今天就能打調職報告,祁大海都不在離城,她在離城的工作和住房,自然也就沒有了。

    金秀鳳轉頭和金魏說道︰“金魏,你姑(奶Nai)在這,老姑也幫不了你,你就去大廣播里給葉姜念一遍道歉信,很快的,兩三分鐘就結束了。”

    金魏哭紅了眼楮,“老姑,我不能念呀,你答應過我爸爸,要護著我的。”

    姚巧娥看到金魏還在往自己兒媳婦身上賣慘使苦(肉rou)計,氣不打一處來。

    “你就是哭死過去,有我在,你老姑也不敢再替你兜著爛攤子,你不道歉也可以,自己買車票回c城吧。”

    金魏才把婚給離了,c城哪兒還有她能呆的地方,她才不要回去見秦衛,被人笑話呢。

    金魏不得已,不情不願的拿起了道歉信,心里恨恨的想,早知道需要自己念,這封道歉信就不該寫的這樣低三下氣。

    大廣播里響起了年輕女人哽咽的聲音,語氣里盡是委屈。

    “昨天在家屬院里,由于我金魏的錯誤認知,誤會了前來尋親的江一寧同志和葉姜同志之間的(關guan)系,給葉姜同志造成了極大的名譽損害。”

    “經過了解,江一寧同志是葉姜同志的外甥,兩人是親戚(關guan)系,我金魏在這里鄭重的向葉姜同志道歉,保證今後嚴于律己,不再混亂編造謠言……”

    ……

    “葉老師,你外甥的話,我得喊什麼呀?”

    慕向南打了一份米飯,一個炒豆角,一個冬瓜湯,和葉姜坐在食堂的小飯桌上,邊吃邊問。

    “如果見了面就喊表哥。”

    小西小北中午在學前班吃小飯桌,葉姜中午就不想回去做飯,和慕向南一塊兒吃學校的食堂。

    慕向南說道︰“我今天听了廣播,我才知道昨天學校里那麼多同學,為什麼都找我打听我家里的事情,說話還陰陽怪氣的。”

    “你同學們都問了你啥?”

    “還能有啥啊,問我知不知道我後媽相好的找上門來了,問你會不會跟男人跑,跑了學校不就少了個老師,還說他們幸好不是一班的。”

    “反正就是各種酸話諷刺的話,給我氣死了,要不是肖楠拉住我,我差點就跟他們打起來了。”

    葉姜慶幸自己昨天堅定的要求金魏去大廣播里道歉,是非常正確的選擇,不然就小南這(性xing)格,沒有肖楠拉著他昨天肯定都跟人打過八場架了。

    “小南,你這沖動的(性xing)格要改改,你如果控制不了想動手,也要先想想家里的弟弟妹妹們,你是哥哥,你要給他們做榜樣。”

    葉姜有些憂慮,小南聰明,可也是個暴躁的小刺頭,被人挑唆幾句很容易就動手,他不改改這(性xing)格,以後容易吃虧,還是吃那種不可挽回的大虧。

    “你得跟葉老師學,能動口的絕對不要動手,听到了沒有。”

    慕向南听說了昨天事情的經過,心里是真佩服他小後媽,明明是要動手(干gan)架的矛盾,她壓著壓著,壓回到了造謠者家里,讓人家自己家去解決。

    昨天來質疑他小後媽人品不好的同學,今天听到了大廣播里的澄清和道歉,課間的時候都來跟他道歉。

    小後媽真厲害,或許以後遇到問題,不一定需要靠動手。

    昨天幸虧是肖楠攔住了他。

    這會食堂里沒什麼人,窗口的大師傅都準備收工,肖楠才端著個飯盒去窗口打飯。

    “肖楠,葉老師在這里,你到這邊來吃。”慕向南揮手叫住了打了飯想走的同桌。

    肖楠腳步停了停,看看飯盒里的兩個饅頭,有點想溜到沒人的地方悄悄吃了,想到這飯錢還是葉老師給的,硬著頭皮走過去。

    葉姜瞧瞧他飯盒里的兩個白面饅頭,這孩子連份蔬菜都不舍得打,葉姜不好當著小南的面說什麼。

    半大的小子都有自尊心,要勸說也只能背著人悄悄說。

    羅老師來的遲,他打完飯菜走過來,很自然的就在葉姜這桌坐下了。

    “羅老師好。”肖楠和慕向南都禮貌的打了招呼,今天的班會開的很成功,加上羅原風課講的好,將一堂數學課上的風趣生動,同學們都很崇拜他。

    羅原風也注意到了肖楠飯盒里只有白面饅頭,他把自己面前一葷一素兩個菜連著二兩米飯的飯盒推過去。

    “你們正是長(身shen)體的時候,課業又重,光吃饅頭可不行,老師的這份給你。”

    肖楠紅了臉,葉老師給了她錢,夠吃一個學期的伙食費,是他自己想節省一點下來買筆和書籍,他不想在生活上連頓午飯都要老師接濟了。

    肖楠捧著自己的飯盒站起來說道︰“我明天就打菜了,謝謝羅老師,我回宿舍吃。”

    “肖楠你等等我,中午羅老師布置的那道題目你解出來沒有?咱們倆討論一下。”

    慕向南收拾了自己的飯盒,跟葉姜說道︰“葉老師我也走了。”追肖楠去了。

    羅老師看著被肖楠拒絕的午餐,失落的說道︰“現在的孩子自尊心都太(強qiang),我只是想幫他。”

    葉姜說道︰“其實咱們學校困難生不少,每天只吃大饃咸菜喝開水的也有不少,肖楠只是不想讓自己變成有人照顧最特別的那個吧。”

    羅原風無奈的笑笑,“可是你也給肖楠買被子生活(用yong)品和生活費,這些他都要了,我不過就是想讓他吃好點,他倒是毫不猶豫的拒絕掉。”

    葉姜笑笑沒說話,羅原風在食堂里當著許多同學的面,這叫施舍和特別關照,肖楠肯定不樂意。

    不過她也不打算點破。

    回到辦公室之後,意外的發現金秀鳳在這里,旁邊還有個她不認識的老太太。

    葉姜想,這老太太是陳老師提到過的,金秀鳳的婆婆吧?

    “媽,她就是葉姜。”金秀鳳手一指,馬上就放下來,別過臉不去看葉姜。

    姚巧娥上前握住葉姜的手,笑著說道︰“小葉同志,今天廣播里的道歉信是我看著金魏念完的,下午我就帶我兒媳婦坐車回老家,這段時間你們倆鬧了不少矛盾,走之前我讓我兒媳婦過來給你道個歉。”

    姚巧娥說的挺誠懇,葉姜忙說道︰“道歉就不必了,金魏已經在大廣播里道過歉,今天我大兒子還說,幸虧造謠的人自己在廣播里承認了,他昨天差點跟取笑他的同學打起來。”

    “我理解,你這樣做是對的,這不單單是你自己一個人的名聲,還有你孩子和你男人的。”

    姚巧娥中年守寡,一個人拉扯大幾個孩子,知道在這個年代,女人不容易,但凡被人誣陷作風不好,孩子男人都跟著被人瞧不起。

    姚老太太轉頭跟金秀鳳說道︰“你還不過來道個歉,你看給小葉同志家造成多大的麻煩。”

    金秀鳳不情不願的上前,“葉老師,以前都是我不好,我馬上就要回老家,希望你別再計較了。”

    葉姜笑笑,“既然你們按照約定在大廣播里道過歉,以前的事情一筆(勾gou)銷,兩不相欠,以後要是有人再惹我,我照樣打回去。”

    金秀鳳嘴角抽了一下,這個葉姜真不是個善茬,她跟姚巧娥說好了,她來跟葉姜道歉,她婆婆幫忙說說情,免去金魏後面兩天的大廣播道歉。

    “媽,那個事……”金秀鳳想提醒她媽。

    姚巧娥瞪了她一眼,“你出去等我。”

    然後她跟葉姜說道︰“葉老師,祁大海和小慕到底是同僚,希望不要因為家屬之間的矛盾,讓他們男人之間產生了嫌隙,你回去跟你家男人說說,別因為這事兒,跟祁大海有了矛盾。”

    葉姜笑著說道︰“這點您放心,不用我說,我男人也不會將家里的情緒帶到部隊的,他和祁團長之間沒矛盾。”

    姚巧娥這才放松下來,對葉姜也有了好感。

    “小葉同志,我說話直你別生氣,你這孩子的(性xing)格是得理不饒人,但我覺得這沒錯,比我那拎不清的糊涂兒媳婦(強qiang)多了,現在我把她帶走,以後也少個人煩你。”

    “沒事,我不嫌麻煩,反正我佔著理吃不了虧。”

    姚巧娥心想,這姑娘果然是個不肯吃虧的主,在她面前想倚老賣老恐怕不行。

    所以老太太換了更加誠懇的態度,“小葉老師,你看現在澄清也澄清了,明後兩天的大廣播是不是就免了?我不是為金魏開(脫tuo),我是想啊,連播三天那真的會讓街坊們看笑話的,他們不但會笑話金魏,恐怕連你也跟著一起笑話。”

    葉姜想了一下,姚老太太說的不無道理,第一天大家還能同情她葉姜,嘲諷金魏是個攪事精,那到了第二天第三天,恐怕就有人說她葉姜刻薄不饒人,說金魏可憐了。

    想想家里還有三個孩子上學,葉姜點頭說道︰“那看在您的面子上,這事兒就算過去了,以後金魏不找我麻煩,我絕對不會去找她的麻煩。”

    姚巧娥連連說好,帶著金秀鳳回家收拾行李,她真的,買了兩張下午回老家省城的火車票。

    ……

    高中上午四節課,下午兩節課,晚上還有兩節晚自習,葉姜不是班主任,晚自習不用她看,放學後她就準備去接小北小西。

    羅原風收拾了教材,想讓葉姜留一下,一起商討下他整理出來的教案。

    葉姜有些歉意的說道︰“羅老師,我帶回去晚上看,明天咱們再踫頭合計下行不?我得去接我小兒子和閨女放學。”

    “好,那你帶回去看。”羅原風把手里的教案給葉姜,定定的看了葉姜一會。

    葉姜被這個外表溫和的男人看的發毛,問道︰“羅老師還有事?”

    羅原風也察覺到自己的失態,忙說道︰“上午旁听了葉老師的一節語文課,你的教學水平不比大學教授差,我剛才就是好奇,像葉老師這樣優秀的未婚青年,慕團長離了婚又有三個孩子,當初你是怎麼看上慕團長的呢?”

    他笑的很坦然,好像這只是不經意間閑聊出來的話題。

    葉姜收拾挎包的手僵了僵,她抬起頭,認真的看了眼對面的羅原風。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七十年代小後媽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