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七十年代小後媽 > 第33章 第33章

第33章 第33章

作品:七十年代小後媽 作者:姜絲煮酒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祁大海, 你不會真打算讓你.媽把我帶回老家吧?”

    “我媽的決定,我也改變不了,你還是趕快收拾東西, 等會送你們去車站。+++全本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金秀鳳紅著眼楮,手都在顫抖, 她的好婆婆雷厲風行的逼著她把服務社的工作給辭掉,逼著她去給葉姜道歉, 才換來她婆婆幫著金魏說了一句好話,免去了明後兩天去大廣播道歉的羞辱。

    她真不想回去, 她男人四十出頭正是壯年,她不跟在身邊看著怎麼行, 萬一被哪個不要臉的女青年(勾gou)搭了怎麼辦?

    趁著她婆婆在隔壁房間和金魏說話, 金秀鳳還想掙扎一下,讓祁大海幫忙勸勸他老娘, 讓自己繼續留在離城。

    可是這個男人比他.媽還絕情, 這次是鐵了心要攆她走。

    “祁大海, 你心是不是黑的?我做牛做馬伺候你這麼多年,你說讓我回去就讓我回去, 你還有沒有良心了。”

    金秀鳳氣的把裝衣服的箱子摔在地上, 她在離城的工作,奮斗了好多年才(干gan)上副主任,說辭就辭了,金秀鳳心都痛。

    祁大海心思堅定,沒心軟, “你是該回家冷靜冷靜。”

    他請假回家, 是送老娘去車站, 不是听金秀鳳無理取鬧的, 這婆娘在離城的日子過的太舒心,連回家照顧自己親生的孩子都不願意了?

    祁大海郁悶的坐在椅子上,不再理會金秀鳳越來越沒有理智的責罵。

    姚巧娥在另外一個房間里,听到金秀鳳罵自己的兒子,更加堅定了要帶兒媳婦回老家的決心,金秀鳳跟她兒子吵,姚巧娥對金魏就越沒有好臉(色)。

    都是這個攪家精,自從她跑來離城,兒媳婦跟變了一個人,心里眼里只有這個娘家佷女,連自己丈夫都不顧。

    姚巧娥說道︰“金魏,你老姑下午就要走了,你也收拾東西出去租房子住吧,現在你老姑夫一個人,你再住家屬樓不合適。”

    雖說是親戚,可金魏只是金秀鳳的佷女,讓金秀鳳的佷女和他兒子住一個屋頭,外面但凡傳出點不好听的話,她兒子的名聲就毀了。

    加上金魏現在的名聲本就不好,更不能讓她繼續住在家屬院,禍害她兒子。

    姚巧娥是拎得清的,知道自己不提出來,兒媳婦肯定想不到,粗枝大葉的兒子也想不到這一層,還得她來把這個攪家精給打發了。

    金魏慌了,滿離城還有比家屬院住房條件更好的地方嗎?不讓她住這里,難道要她出去租房子住?

    需要付房租就不說了,出去租房子只能租到普通的農家房,條件那麼差怎麼住人啊。

    她說道︰“姑(奶Nai),我老姑都回老家了,老姑夫更沒人照顧,我住這里還可以給我老姑夫做做飯洗洗衣裳什麼的。”

    金秀鳳正哭哭啼啼的,祁大海也不理她,一听她婆婆還要趕金魏走,她一個孤苦伶仃的女孩子還能上哪兒住。

    “媽,金魏說的對,就讓她住這里吧,家里兩室一廳呢,給她住一間又能怎麼樣呢,祁大海也需要人照顧不是。”

    祁大海直覺這樣很不妥當,金魏如果想住這里,那他祁大海只能住部隊不回來,不然進出門多尷尬。

    姚巧娥氣的七竅升天,她早晚有一天要被這個蠢媳婦給氣死。

    “你男人都四十的人了,他手腳又沒斷哪需要人照顧,你腦子是不是被糊住了,小葉家有個男親戚來找,你還上桿子去看笑話,想污蔑人家有私情,作風不好,這輪到你自己男人,你就認為他和你佷女住一個屋頭,人家就不說他作風不好了?蠢的要死!”

    “誰敢說我撕爛她的嘴,這哪能一樣,金魏可是我佷女兒,是正兒八經的親戚,有什麼可說的。”

    “你閉嘴!”

    姚巧娥氣的渾身發抖,當初兒子是不想娶金魏的,是她摁頭讓兒子娶回來,現在自己上門幫兒媳婦處理爛攤子還要被頂撞。

    都是報應,都是她當初自找的。

    老太太也火了,再說話就一點沒給兒媳婦留面子。

    “金秀鳳你搞搞清楚,金魏只是你老金家的親戚,和我老祁家沒(關guan)系,她就是不能住家屬院,大海你收拾收拾衣服回部隊住,這套住房退掉讓給更需要的家屬住!”

    “媽你糊涂呀,這套房子退掉,那春節帶孩子來過年咱們要住哪?”

    金秀鳳都做好了另外的打算,如果說不服祁大海幫忙求情,就跟婆婆回老家住到過年,然後帶孩子再回來。

    反正離城的高中也開了,孩子來這邊也能上學。

    姚老太太仿佛看穿了兒媳婦的小心思,她冷笑一聲。

    “你還想回來,還想帶著我孫子孫女回來?你做夢呢,當初是你自己說離城艱苦學校也艱苦,不舍得孩子受苦要放在老家念書,現在倆孩子一個初中一個高中,正是關鍵的時候,你覺得我會讓你用孩子當籌碼好讓你自己回來?”

    “金秀鳳,你配當個媽嗎?老老實實回家照顧倆孩子去!我年紀大了,我也想開了,我不給你們帶孩子,要帶你就自己回去帶!”

    老太太說到做到,跟一旁的兒子說道︰“你還愣著(干gan)什麼,收拾東西回部隊,把這套住房給退掉!”

    祁大海覺得他.媽媽這樣的安排一勞永逸,挺好的,雖說孩子們春節不能過來團聚,但是他有年假可以回家。

    人家小慕前幾年不就是年假的時候回家的嘛,而且他老家在省城,路途也近,回趟家也方便的很。

    “媽,我先送你們去火車站,回來我再收拾東西退房子。”

    “我不要你送。”姚老太太說道︰“你一個副團長三天兩頭的請假處理家里的破事,像個什麼樣子,你也不怕你領導生氣,趕緊收拾一下回去,以後安心把工作搞好,別惦記家里,有媽鎮著掀不起浪來。”

    祁大海頭一點,“那行,我這就收拾東西退房子去。”

    金秀鳳傻了,祁大海真的拎著個包,毫不留戀的回部隊去了。

    ……

    “老姑,你真的要讓我去照相館工作嗎?學校代課老師的工作,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了?要不您多留一天,再幫我找人說說情。”

    金魏感覺天都塌了下來,離完婚後,她都設想好了來離城的幸福生活。

    找一份代課老師的工作,在老姑安排的相親對象中挑一個最好的,然後等著看葉姜的笑話。

    可是她把婚一離,剛回來就遭到了毀滅(性xing)打擊,工作沒了,老姑回去了,現在連住的地方都沒有。

    金秀鳳和婆婆在等車,她說要去廁所,把金魏也帶著,悄悄和佷女囑咐幾句。

    “金魏,那照相館的工作你先(干gan)著,沒有工作,你哪來的糧票油票(肉rou)票?沒有票你在離城要怎麼生活呢?你听老姑的話先去租個房子住著,老姑過年的時候就回來了,到時候再想辦法幫你調換工作。”

    金魏抽抽噎噎的說道︰“老姑,就是出去租房子,我也沒錢呀,你知道老秦家倒霉後,我存的那點錢都給秦衛救他爸去了,上趟回家離婚的路費,還是你給的呢。”

    金秀鳳從兜里掏出五百塊錢,這是她所有的私房錢了,“老姑這點私房錢都給你,你先用著,不夠我再想辦法。”

    “謝謝老姑。”金魏伸手去拿錢,有了這五百塊錢,就不用動她自己的存款。

    她手還沒挨到錢,就有人一把將金秀鳳手上的錢抓到懷里,往內口袋里一塞。

    “好啊金秀鳳,你還藏私房錢,五百塊啊你就這麼大方給你佷女,你對得起你男人嗎?對得起你在老家的兩個娃娃?”

    姚巧娥看到金秀鳳鬼鬼祟祟的拉著佷女去廁所,半天都不回來,還好她多個心眼跟過來看看。

    這個敗家的婆娘,五百塊啊!省城一個爺們在廠里辛苦上一年的班,也不過就掙這些錢,她倒好,一伸手全給了攪家精。

    攪家精有沒有錢生活租房,關她老祁家什麼事。

    姚巧娥對兒媳婦怒目而視,“火車馬上就要開了,跟我上車去!”

    金秀鳳心疼的直抽抽,五百塊呢,進了她婆婆的口袋里就別想拿回來了,她辛苦存的私房錢,自己沒花上,佷女也沒落著,便宜了她婆婆。

    金秀鳳抓緊時間交代金魏︰“你听老姑的話先去照相館上班,把自己照顧好,老姑一定會回來的。”

    姚巧娥心中冷笑,金秀鳳這個蠢婆娘到現在都認不清現實,她還想回來?當她這個老娘是吃素的嗎?老老實實在家照顧兩個孩子上學。

    這離城,她是不會再讓兒媳婦回來,攪合的她兒子跟著倒霉。

    金魏憤恨的看著老姑被姚巧娥帶走,只能回去租房子、去照相館做學徒工。

    她心里還抱有幻想,熬到過年就好了,老姑就會回來幫她。

    ……

    “葉老師,我就是純好奇而已,你當初是怎麼看上慕連城的?”羅原風雲淡風輕的問了一句。

    怎麼看上他的,當然是因為上輩子受了太多苦,是這男人堅定的陪了她幾年,不管她怎麼躲,甚至罵都罵不走,那男人用他一腔熱血,才把她一顆碎掉的心又沾上了。

    才讓她後面那十幾年,活的像個人樣。

    那時候的慕連城比現在更沉穩內斂,話不多,卻不像現在這樣羞澀。

    所以這輩子葉姜一重生,在男人最困難的時候找上他。

    安安穩穩的,一家人把日子給過順當、過紅火了。

    “因為我男人長的好看。”葉姜笑著說︰“而且我喜歡孩子,兩年前我下放到山水村的時候,就在想我要有這三個漂亮的像瓷娃娃一樣的孩子就好了。”

    “老天爺待我不錯,現在我男人也有了,娃也有了,我已經很滿足了。”

    羅原風也不知道葉姜說的是不是真心話,他說道︰

    “我剛來,都听大伙兒談論,葉老師之所以嫁給慕連城,是圖他的身份,能讓你爸媽不用下放挖石頭,我就說謠言不可信,慕團長肯定是比大部分男人要優秀的,能配得上葉老師的男人,哪天真想見見呢。”

    葉姜倒是有點詫異,羅原風想見慕連城?

    她整理好手邊的教科書,反問道︰“我听陳老師說過,羅老師還沒有成家,你父母不著急抱孫子呀?”

    羅原風說道︰“我父母早就死了,一直都沒遇到那種默契的靈魂伴侶,就單下來了。”

    他單不單的,葉姜才不關心呢,她把帆布包跨在肩膀上。

    “羅老師,結婚過日子就是柴米油鹽養娃帶娃的那些事,沒有想象中的仙氣兒,你要求放低點,早點成個家吧,那我得先走了,我還要接孩子去。”

    “好,路上慢點。”

    羅原風去食堂吃了晚飯,看到肖楠晚上照例是兩個白面大饃,這次打了一個五分錢的蔬菜。

    晚餐加了份菜的肖楠,和慕向南坐在一起吃著晚飯,兩個年齡相近的孩子頭踫頭,熱切的討論著課堂上學到的新知識。

    羅原風低頭吃了晚飯,回到教師宿舍,他分到的是一間一廳的單身宿舍,有衛生間和廚房,不過他不做飯。

    簡單休息了一會,七點二十的時候羅原風去了高一一班的教室,七點半開始上晚自習,肖楠舉手跟羅原風請教個和同桌爭執不下的數學題,羅原風笑著走過去,在一旁給他和慕向南講解……

    ……

    離城的小學是單獨的學校,和初中部高中部不在一塊,葉姜從高中部過去需要二十分鐘,本來時間是算好了的,到了後正好能趕上孩子放學。

    今天羅老師拉著她多說了幾句,葉姜到了的時候孩子們基本都被接走,離城的治安非常好,有些家里離的近的,孩子們就自己結伴回家。

    葉姜是不放心小北小西自己回家,提前就和老師打好了招呼,一定不能讓孩子自己走,要等她或者慕連城來接。

    學前班的陸老師是一位年輕負責任的女老師,她留守在教室里,等了十多分鐘葉姜才到。

    “媽,你可算來了。”慕向北看到葉姜,一下子就撲過去,好擔心媽媽不來。

    葉姜笑著揉揉他的小腦袋,“抱歉今天來遲了,下次媽媽不會再遲到了。”

    陸老師笑著說︰“你家小北好懂事,說媽媽要去學校上課,他想練習自己回家,減輕媽媽負擔呢。”

    “小北,你和妹妹還太小,來離城時間也不長,必須要等爸爸媽媽來接知道嗎?千萬不許跟陌生人走哦。”

    小北點點頭︰“媽媽我知道了。”

    葉姜給兩個孩子牽在手里,跟陸老師說道︰“不好意思啊陸老師,今天耽誤你下班的時間。”

    “沒事,還有幾位家長沒來接呢。”陸老師指著身後幾個小不點說道︰“誰家還沒個急事啊,學前班的孩子們都還小,我們當老師的自然要盡心一點。”

    葉姜很慶幸小北小西能遇到這麼好的老師。

    不過陸老師很快就遺憾的說道︰“過完中秋節我就不能再帶這幫孩子了。”

    “怎麼了陸老師?”葉姜問道︰“為啥不能繼續帶孩子們上課了?”

    陸老師臉上浮現一抹紅暈,有些羞澀的說道︰“我未婚夫家在省城,過完中秋節我就要嫁到省城去,我也舍不得孩子們,可是婚禮的日子家里都給安排好了。”

    結婚是件大喜的事情,葉姜感同身受,當初她嫁給慕連城從山水村學校辭職的時候,孩子們也都舍不得。

    “那提前恭喜你呀。”看陸老師嬌羞的模樣,跟她未婚夫的感情一定很好,葉姜也為她高興。

    葉姜說道︰“希望下一個老師,也能像陸老師這樣負責。”

    到家之後家里還是黑燈瞎火的,葉姜忙著去做晚飯,小北教妹妹畫畫,結果小西的螃蟹比他畫的像模像樣多了。

    小北深受打擊。

    “媽,家里現在就咱們三個嗎?爸爸和哥哥呢?”吃飯的時候,慕向北忍不住問了起來。

    家里一下子少了兩個人,小北還有點不習慣,感覺冷冷清清的,爸爸和哥哥在家的時候多熱鬧呀,他想爸爸和哥哥了。

    “你爸爸以前兩三天才回來一次,也沒見你惦記,你是想哥哥了吧?是害怕晚上一個人(睡Shui)覺嗎?”葉姜笑著問道。

    小北不好意思的點頭,他知道媽媽都是帶著妹妹(睡Shui)覺的,平時都有哥哥陪他,現在哥哥去學校住宿舍,只有周末才能回來,看來今天只能一個人(睡Shui)覺。

    確實有點害怕,可是哥哥走的時候說過,他已經是個大孩子了,要減輕媽媽的負擔,他才不好意思說,他害怕一個人(睡Shui)覺呢。

    但是既然媽媽都猜到了,他只能承認,畢竟說謊可不是個好孩子。

    葉姜把碗筷都收拾了,給兩個孩子洗漱好,她把慕連城(睡Shui)的那張單人床的鋪蓋鋪好,跟小北說道︰

    “你和妹妹(睡Shui)下鋪,媽媽在這里陪你(睡Shui)幾晚上,然後就要習慣自己(睡Shui)覺,好不好?”

    “好的媽媽。”慕向北開心死了,他不用羨慕妹妹有媽媽陪著(睡Shui)覺了,雖然媽媽只能陪幾個晚上,慕向北也知足。

    他一定要克服膽小怕黑,哥哥說過的,他都已經是個小小男子漢,爸爸哥哥不在家,就輪到他來照顧妹妹,給媽媽減輕負擔。

    高中部的周末只放一天半的假,周六上午還要上半天課,學前班是周六周末都放假,學校照顧葉姜家里還有兩個孩子要照顧,周六上午沒安排她的課。

    周五放學的時候,葉姜跟慕向南說道︰“明天你爸回來,你下了課就回家,中午回家吃。”

    “那好吧。”慕向南不情不願的說道︰“哎,我還打算星期天再回家呢。”

    “你爸就在家呆一天呀,星期六晚上你爸就走,你不想見你爸了?”

    “嗯……還是有點想的。”

    慕向南愛死了學校的生活,連周末都不想回家,因為肖楠沒地方去,周末的宿舍里就只有他和肖楠。兩人想討論多久的功課就討論多久。

    可是他也有點想他老爸,想弟弟妹妹,哎,只能抽一天時間回家住。

    葉姜笑了笑,還沒長大呢就想飛,小南上輩子和慕連城的(關guan)系一度緊張,葉姜就是想讓這對父子多點相處的時間,改善(關guan)系。

    小北知道明天爸爸和哥哥都要回家,高興的(睡Shui)不著覺,還是小西更淡定,小西是只要葉姜在,她可以誰都不稀罕。

    “媽媽,咱們明天還去碼頭買魚好不好?”慕小北問道。

    “你其實是想去碼頭那里玩吧?”葉姜被小北逗的忍俊不禁,小小的孩子都學會口是心非了。

    “以後你想做什麼就大膽的說出來,放假了咱們去玩又不是什麼壞事情,不用找其他理由的哦。”

    慕向北嘿嘿一笑,覺得媽媽太聰明了,他心里想什麼都能猜到。

    “媽媽,我其實就想去碼頭玩,有漁船回來,能看到好多稀奇的魚和貝殼,還可以買魚回來吃。”

    “好,那明天咱們就去碼頭。”

    葉姜鋪好了鋪蓋,在慕連城(睡Shui)覺的那張單人(床chuang)上躺下來,可能是因為這張床是慕連城(睡Shui)過的,這晚她(睡Shui)的格外安心。

    就連男人回家開門的聲音,她都沒有听到。

    慕連城到家已經是半夜,他習慣(性xing)的先開小房間的房門,看看媳婦和閨女,意外的發現小(床chuang)上是空的。

    他轉頭看看大房間的門,想到小媳婦有可能是(睡Shui)在他的單人(床chuang)上,心跳都快了幾分。

    衛生間里直接用涼水沖了把澡,慕連城站在客廳里猶豫了一會。

    是去小房間自己(睡Shui)?還是去大房間看看老婆孩子?

    葉姜(睡Shui)覺淺眠,有點動靜她就醒了,今天他開門(洗xi)澡小媳婦都沒醒,是這幾天又上班又帶孩子,累著了。

    糾結了半天,慕連城轉身去了小房間,在那張一米二的小(床chuang)上躺下。

    枕頭上還留著葉姜愛用的洗發水的香味,慕連城想到那個晚上,他和葉姜兩個擠一張床,媳婦主動親他的那次……

    今天還是(睡Shui)在這張(床chuang)上,不過懷里是空的,空的就空的吧,為啥渾身都燥熱呢,忍耐了好一會也沒(睡Shui)著,男人爬起來又沖了個冷水澡。

    ……

    葉姜起床後,慕連城剛端著早飯進來,她看到男人的俊臉,意外的驚喜,忍不住上前抱住親了一下。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從昨天晚上到早上,她一點動靜都沒有听到,(睡Shui)覺(睡Shui)的太死了,連男人什麼時候到家的都沒發現。

    “昨天夜里。”

    慕連城僵硬著後退一步,要命了,這大白天的被小媳婦親上一口,就渾身發燙。

    他把早餐放在桌子上,好像怕小媳婦生氣,又補充了一句︰“後半夜才到家,怕吵醒你和孩子,我就在小屋(睡Shui)了。”

    葉姜探頭看了看小房間的床,被子疊的是豆腐塊,床單整理的沒有一絲的皺褶,是慕連城一絲不苟的作風。

    “你可以喊醒我一起(睡Shui)的嘛?”葉姜咯咯的笑,她倒要看看,這男人打算憋到什麼時候。

    “爸爸回來啦。”小西小北自己穿好了衣服,出來看到爸爸都很開心。

    小北問道︰“爸爸要跟我們一起去碼頭嗎?媽媽說早上帶我們一起去碼頭買魚哦。”

    慕連城擺好了碗筷,笑著對兒子說道︰“好,吃完早飯就去。”

    “你們先去刷牙洗臉。”葉姜把臉盆毛巾拿下來給小西,小北端著小板凳,兩人去水槽那里刷牙洗臉。

    葉姜現在就開始培養兩個小的自理能力。

    慕連城一直瞧著葉姜忙前忙後,連聲說道︰“先坐下來吃早飯,我去看孩子。”

    他監督了雙胞胎刷牙洗臉,都落座後,男人又說︰“葉姜,你今天還穿結婚那天的那身衣服好不好?”

    葉姜喝了口粥,抬頭看他,“今天去碼頭,我穿裙子不方便呀,咋啦?”

    慕連城微微紅了臉,“今天咱們一家去照相吧。”

    結婚的那天,葉姜穿的那身碎花裙子特別的好看,今天就想再看一次。

    難得,慕連城主動提出去照相,葉姜說︰“你終于開竅啦,上午去碼頭,照相等下午小南回來,咱們一家再換衣服去照相。”

    慕連城低頭吃早飯,解釋道︰“那天你養姐打電話,讓咱們家拍張全家福,還讓多拍幾張照片,洗出來寄給她。”

    不但讓寄照片,還催他們早點生個孩子,這話慕連城沒說,他覺得葉姜還沒做好準備跟他生孩子。

    慕連城被碗里的粥給嗆住了,老天,他又在胡思亂想什麼,早晚要越界犯錯誤。

    葉姜瞧著男人越來越紅的臉(色),在桌子底下踢了他一腳,“亂七八糟的事情,留著晚上再想,啊不對,你今晚又不在家(睡Shui),想也沒用。”

    慕連城︰“……”

    ……

    漁民老肖一眼就認出人堆里穿著軍裝的慕連城,就是上回不砍價排在人群最後頭找他買黃魚的男人,他又用魚網將自己分到的魚蝦給蓋了起來。

    葉姜把倆孩子交到男人手里,囑咐他道︰“你看好孩子,我擠過去買魚。”

    慕連城遠遠的就瞧見上回賣他黃魚的老肖揮手跟他打招呼,知道他那里有魚,他拉住葉姜說道︰“你不用擠,能買到。”

    “你確定?回頭你兒子吃不上魚,要鬧騰你我可不管。”

    “我確定。”

    等買魚的人群都散了後,慕連城帶著葉姜一起走到老肖的魚船旁邊,問道︰“老鄉,今天有什麼魚?”

    老肖把漁網拿開,熱情的說道︰“還是黃魚,不過今天的黃魚小,但是有十幾條呢,還有一斤多明蝦,還有一些海瓜子,你要不要?”

    小北看著那些小黃魚高興的說︰“媽,我今天還想吃黃魚面,還想吃蒜蓉開背蝦,媽媽,我們都買了好不好?”

    還能剩下這麼多海鮮不用和別人搶,葉姜還挺佩服慕連城的,以為他上回來跟人家老鄉約好了。

    “那這些小黃魚怎麼賣?蝦和海瓜子我都要了,老大哥您一起給算便宜點。”

    老肖麻利的把小黃魚稱了重,“黃魚還是上回跟你男人講好的價錢,不要票三毛六一斤,這些小黃魚有兩斤六兩,就算九毛三,蝦有一斤八兩加上那一小盆海瓜子,一共給一塊五毛錢吧。”

    葉姜算了下,蝦和海瓜子還是比較實惠的,就是小黃魚的價格高了,葉姜笑著說道︰“老大哥,您這是小黃魚呀,哪能按照大黃魚的價格,這小黃魚您可算貴了。”

    老肖心想女人家果然愛還價,不如男人爽快,他笑著說道︰“你男人上回來買魚,就夸他小媳婦做飯比國營飯店的還好吃,這大黃魚小黃魚的,在你手里頭做出來,那不是一樣好吃的嘛。”

    葉姜被老鄉逗樂了,“我做飯好吃,您也不能給我按大黃魚的價格呀,您再重新算算。”

    老肖爽朗的笑著說︰“大閨女,我們出海打漁幾天才能回來一趟,自己都舍不得吃的這點魚蝦,你就別還價了。”

    他知道葉姜身邊的男人是個不在小事上計較的,轉頭跟慕連城說道︰

    “大兄弟,你媳婦這麼漂亮,娃娃這麼可愛,你舍得她們在大日頭底下曬著講價啊,統共就一兩毛的差價,就別計較了。”

    慕連城果然如老肖期待的那樣,跟葉姜說道︰“要不就買了吧,你上回不還說做黃魚面,要小黃魚更好嗎?”

    葉姜氣的翻白眼,這男人會不會過日子啊,她也不好在外面下男人的面子,爽快的掏出一塊五毛錢給了老肖。

    回去的路上,葉姜算賬給慕連城听。

    “慕大團長,咱們今天買的這些黃魚,你要讓我來買,至少能便宜三角錢,你別小看這每頓飯省下來的幾角菜錢,累積成一個月,那就是好幾十塊,你知道照相館的學徒,一個月也只拿二十多塊錢。”

    這還只單單是飯錢這一項開銷,慕連城雖然一個月能拿兩百多的工資,可是家里孩子多,支出的項目也多,錢要精打細算才有余糧。

    慕連城哪會算這些居家過日子的賬,被小媳婦說的羞愧,“那下回我也砍砍價。”

    葉姜噗嗤笑了,“你這樣的哪是個會還價的人,你壓根就不知道菜市場的價格吧,得了,下回還是我來買菜。”

    慕向南中午放學就回了家,他第一次吃到黃魚面,一個人吃了兩大碗,直呼好吃,說想帶一碗回學校,給肖楠也嘗嘗。

    葉姜說︰“小南你晚上不在家(睡Shui)啦?”

    慕向南看看他爸,說道︰“我爸下午就走,那我也回學校吧,在家呆著沒意思,我想回學校和肖楠一起做題。”

    這老大上了高中,一刻都不願意在家呆,葉姜也沒辦法,給他裝了一大飯盒的黃魚面的湯頭。“面條帶過去就糊在一起了,你到了學校去食堂借口鍋,自己下面條,然後把湯倒進去就能吃了。”

    “好 。”這是周末,食堂本就不開火供應飯菜,有些住學校的老師就會去食堂,給上錢票自己做飯,做完收拾(干gan)淨就行,和大師傅說一下,下個面條熱個飯菜是沒問題的。

    一家人都換了最好看的衣服,去了照相館照相,照完全家福,慕向南就直接回了學校。

    葉姜和慕連城帶著孩子回家,男人把碗洗了,地拖了,瞧著實在是沒什麼家務能做,看看時間也到了歸隊的時候。

    他跟葉姜說道︰“今年中秋節怕是不能回來,要留你和孩子在家。”

    今年文工團來慰問演出,慕連城在部隊當然回不來,這樣的慰問演出幾年才有一次,慕連城要是自個兒跑回家過節,那他的同僚們和下級,背地里肯定也要說他。

    “沒事,你節後回家也一樣。”葉姜笑著跟男人說道︰“就一條,別被哪個女文藝兵給纏住腳了。”

    慕連城咬咬牙,“除了你,誰還能纏的住我,我還有半個小時,要不要進屋談談?”

    “昨晚你不談,這大白天的孩子還在家,你故意的吧。”葉姜使勁掐了他一下,“慕連城,你給我等著。”

    ……

    又到了新的一周,給小北小西送到學前班,葉姜就去了學校,周一下午的最後一節課是政治,離下課還有十分鐘的時候,陳老師來班級找她。

    陳華站在窗口招手,“葉老師,你出來一下。”

    葉姜走到窗口問道︰“怎麼了陳老師。”

    “有你電話。”

    陳華說︰“是慕連城大姐,她先打到服務社,李春芹說你在學校上課,給了她我辦公室的電話,慕連城大姐又打來了辦公室里。”

    山水村是沒有電話的,慕蓮花要走到城里的供銷社才能打電話,連轉了兩次打到學校來,怕是有什麼急事。

    可是還有十分鐘才下課,葉姜說道︰“陳老師,麻煩您跟我大姐說一下,讓她再等十分鐘,我下課就給她回電話。”

    “那行,下了課你別耽誤,直接到我辦公室來,我听慕連城大姐在電話里還挺急的。”

    葉姜也挺急的,可她現在是一名老師,不是特殊的緊急情況,她都不能提前離開講台,四十個學生都看著她呢,她不能為了自己的個人私事,影響到孩子們的學習。

    好不容易熬過十分鐘,下課鈴一響,葉姜抱著教科書出了教室,慕向南追了上去,“葉老師,是大姑來電話了嗎?”

    “嗯,你回教室,家里的事情不用你(操cao)心,我能處理好。”

    陳華早就在辦公室等她,她把紙上抄下來的電話號碼給葉姜,“小葉,你快給小慕他姐回電話吧。”

    葉姜瞟了一眼電話號碼就記住了,快速的撥了過去。

    電話接通後,慕連城的大姐焦急的說道︰“葉姜啊,你可算給我回電話了。”

    慕蓮花的聲音很焦急,葉姜心頭一沉,問道︰“怎麼了姐?出什麼事兒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七十年代小後媽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