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七十年代小後媽 > 第34章 第34章

第34章 第34章

作品:七十年代小後媽 作者:姜絲煮酒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青山綠水的山水村已經過了農忙時節, 男人們依舊需要下地,吳芝蘭自從和三個兒子大吵一架之後,慕老二和慕老三周末不再過來吃飯, 孫子們也不來。+++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ck101.org

    最疼愛的小兒子和小兒媳去城里的食品廠上班,更是不回家。

    不!老四兩口子周末休息的時候也回家,卻是回小兒媳的娘家,給吳芝蘭氣的, 叉腰在家門口給三個兒子罵的狗血淋頭。

    這下三個兒子在媳婦的挑唆下, 越發的不上門,按媳婦的話說,讓他們的老娘冷靜冷靜。

    看著空蕩蕩的青磚大瓦房,吳芝蘭越發的孤單,她倒是去找二兒媳、三兒媳鬧過幾回。

    可是沒用,只要她一上門鬧騰,兩個兒媳婦甩手就回自個兒的娘家。

    她們的男人(干gan)了一天的莊稼活,下地回來鍋是冷的,床是冰的,孩子們餓的哇哇叫,立刻跳腳跟他們的親娘再吵一架。

    鬧過幾次之後, 吳芝蘭也鬧累了,從全村最風光招搖的老太太, 變(成cheng)人人笑話的孤零零老太婆, 吳芝蘭的心里都快扭曲了。

    這天她一生氣, 自己稱了二斤(肉rou)回家, 做了頓噴香的紅燒五花(肉rou), 可是一個人再怎麼吃也不香甜。

    下午吳芝蘭坐在院子里打盹, 門外有人在問︰“親家在家嗎?”

    親家?現在還有親家上門嗎?

    三個兒媳婦的娘家恨不得和她劃清界限老死不相往來, 哪還有什麼親家上她家的門。

    吳芝蘭眯起了渾濁的眼楮,看到院門外站著一個(干gan)瘦的老太太,她琢磨著也不認識啊,不是山水村的人,怎麼叫她親家呢?

    “你誰啊?”吳芝蘭起身走過去,把人看的更仔細些,確定不認識。

    “好幾年沒見,親家都忘了我啦?”老太太(干gan)笑起來,“我是你大兒媳婦的娘。”

    吳芝蘭一下子沒反應過來,大兒媳?葉姜?

    不對不對,葉姜的爸媽不多久之前見過,知識分子體體面面的,不是這個(干gan)瘦老太太的模樣。

    吳芝蘭疑惑的問道︰“你是肖柔的娘?”

    “對對,得虧親家還記得我。”肖老太太樂呵呵的就往屋里進,“親家,我這走了一路了,家里有茶葉不,泡杯香茶解解渴。”

    還香茶呢,家里茶葉末子都沒有,吳芝蘭給她倒了杯白開水,從堂屋里拖了條板凳出來。

    “親家坐,你這趟來啥事兒?”

    要說這個肖柔的媽也真是有意思,姑娘結婚她嫌路遠,娘家一個人沒來。

    後來吳芝蘭和肖柔因為誰掌管慕連城工資的事情鬧的不可開交,肖老太太連夜上門給閨女撐腰,和吳芝蘭連吵了好幾天,最後讓閨女順利的接管了慕連城的工資。

    好幾年的時間,包括肖柔生孩子那兩次,肖老太都沒來,搶錢的時候不嫌累,就來了那麼一回。

    吳芝蘭心里是很討厭肖老太的,肖柔和慕連城早都離婚好幾年,她這會上門(干gan)嘛?準是打什麼小算盤。

    吳芝蘭最近的日子過的太郁悶了,都沒有鄰居肯跟她說話,所以她最討厭的肖老太上門,吳芝蘭都忍不住跟她倒起了苦水。

    她把慕連城回鄉怎麼救落水的知青、怎麼在三天內結婚、又是怎麼不顧她這個當後媽的反對,在小媳婦的鼓動下,堅決的把三個孩子帶去了條件艱苦的離城隨軍。

    害得她現在每個月得不到一毛錢,氣的在肖老太面前,又將葉姜從頭罵到腳。

    肖老太太絕對是一個合格的听眾,一邊听一邊幫著吳芝蘭一起罵,听到慕連城結婚的時候,更是激動。

    “我那個女婿真是沒良心哦,我閨女給他生了三個崽,他這麼快就又娶了,親家母,不是我說你繼子不好,你這繼子真是個沒良心的男人。”

    吳芝蘭撇撇嘴,心想是你閨女死活要離婚,孩子也不要,是個男人都會再娶啊,怎麼就叫沒良心了。

    不過慕連城確實是不孝順她這個後媽,有個人幫著她一起罵,吳芝蘭罵的更起勁。

    “可不是,你不知道他新娶的小媳婦,真的找不到比她更厲害的,把我一家攪合的天翻地覆,我親生的三個兒子都跟我離了心,現在都不上門來了,你說她是不是個攪家精!”

    吳芝蘭喝了口水,她好久沒有罵這麼痛快過了,而且還有人當听眾,附和她。

    “那個攪家精哦,為了把我繼子每個月的工資都掐在手里,(強qiang)行把三個孩子都帶走,我那三個可憐的孫子呦,指不定現在在吃苦呢,我這心里面,痛的一宿一宿的(睡Shui)不著覺。”

    “什麼!我女婿的新媳婦把孩子也帶走了?”肖老太太氣的大罵,“她一個後媽憑什麼帶走我外孫,親家你怎麼也不攔著?”

    “我攔不住,你那好女婿威脅我三個兒子,我三個兒子怕他們的大哥,都跪下求我,你說我還能怎麼辦呢?”

    吳芝蘭跺跺腳,“親家母,慕連城的工資早就不是一百多塊了,他提了副團長,能拿兩百多,那個攪家精為了錢,哪肯把孩子留在家給我帶。”

    吳芝蘭氣哼哼的,那麼多錢,她現在一分也拿不到。

    對了,光顧著罵那對沒良心的繼子和繼子兒媳婦,她還沒問肖老太這趟來有什麼目的。

    這個精明的老太太無事不登三寶殿,大老遠的來難道想從她這里撈好處?

    那可沒有,她一分錢都不會給肖老太的。

    “親家母,肖柔離婚的時候不是給你家發了電報了嗎?你咋還來了呢?”

    “哎,我那閨女命苦,離婚後跑到一個好遠的山疙瘩里,沒過多久就出意外死了。”

    她閨女死的那年,當地領導發了電報給老肖家,問他們要不要把遺體領回去。

    那麼遠怎麼領,肖老太當時就說,就埋那兒吧,現在想來還覺得有氣,不知道她那個死腦筋的閨女為什麼放著好日子不過,要離婚。

    肖老太太嘆氣說道︰“我想著她不是還留下三個娃娃嗎?兩個小的還那麼小,我就想給接回去,我家來養,哪知道我親外孫,被個野女人給帶走了,我心痛啊。”

    吳芝蘭心里不屑,估計是肖家日子過不下去,想來搶孩子,好分慕連城的養家費吧。

    她算盤打的好,可惜來的不是時候,孩子早就叫後媽給帶走了。

    就算不帶走,吳芝蘭也不可能把孩子給肖老太的。

    但是現在不一樣,吳芝蘭得不到孩子,還真想看看肖老太有沒有本事跟葉姜那個當後媽的爭。

    葉姜害的她好好的一個家散了,跟兒子離了心,幾個兒媳婦現在都跟葉姜學,不听她這個當婆婆的話,害的她有三個兒媳婦,都享不了當婆婆的福。

    吳芝蘭怎麼能不生氣,逮到一點點機會,她就想給葉姜添堵。

    “葉姜都不肯把孩子留給我,親家母估計也要不到。”

    吳芝蘭故意說道︰“那女人可厲害了,把我那繼子掐的死死的,你知道的,這男人嘛,最見不到年輕的女孩子撒嬌,那個葉姜啊,慣會使手段,哄的慕連城什麼都听她的。”

    “那還反了天了。”

    肖老太太氣的站起來,“我自己的親外孫,憑什麼不給我,我閨女都已經死了,我這個當外婆的就是孩子最親的人,誰也別想跟我爭!”

    吳芝蘭心里頭暗笑,孩子還有親爹呢,她當外婆的憑什麼帶走孩子。

    這老太太來要孩子,看她這態度,不像是來搞錢的,那就奇怪了。

    管她呢,能有個人給葉姜添堵,也是極好的,吳芝蘭心頭一陣兒的暢快。

    “親家母,你真心疼孩子,你就去離城看看,跟你女婿好好商量,你只要不提錢,不要慕連城的工資,那個女人肯定巴不得把這三個拖油瓶甩掉,她還年輕的很,早晚都要生自己的孩子,你這過去要孩子,正合那個女人的心意。”

    “我孫子才不是拖油瓶呢。”肖老太太說道︰“親家母,那我也不跟你閑扯瞎耽誤功夫,我這就去城里買車票去離城,找我外孫去。”

    “好好好,你抓緊去,遲了買不到票。”

    送走肖老太,吳芝蘭心情大好,一想到很快就有人去離城找葉姜的麻煩,她就開心的不得了。

    吳芝蘭把飯菜一熱,就著香噴噴的紅燒(肉rou),吃了兩大碗白米飯,撐的肚子都不能動。

    她年紀大了,腸胃不好,又吃的頂到了胃,半夜的時候疼的在(床chuang)上打滾,哀嚎的鄰居都听見了,趕緊的叫來了慕老二和慕老三,兩兄弟連夜把他們的媽送到了醫院。

    ……

    肖老太回到城里的招待所,跟兒媳婦說道︰

    “真真的沒想到,我那女婿好沒有良心,這才幾年的功夫,他就又娶了個才二十二歲的小媳婦,這麼年輕的女人根本就不會照顧孩子,他慕連城嘴上說的好听,是找個女人給他帶孩子,我呸,還不是只顧自己快活!”

    肖老太心想,如果她女婿誠心要找個女人帶孩子,就應該找個年紀大點老實本分的女人,安安心心在家看孩子,而不是帶著孩子跑離城去。

    當初她閨女還是孩子的親媽呢,都沒有隨軍去離城,憑什麼便宜了別的女人。

    肖老太的兒媳婦在招待所(睡Shui)了個午覺,醒來听她婆婆說孩子不在山水村,說道︰

    “我這生又生不出來,我媽說的,先收養一個,帶幾年就能帶來弟弟妹妹,現在孩子都被帶走了還怎麼收養。”

    鄒顏嫁到老肖家好幾年都生不出孩子,肖老太太到現在都沒能抱上孫子,心里其實是很有意見的。

    但是鄒家有錢有勢,兒子在岳父的安排下現在是個小領導,她雖然是婆婆,對這個兒媳婦也不敢擺婆婆的款。

    肖老太太說道︰“你.媽說的一點沒錯,你看那吳芝蘭,沒嫁給慕老頭之前,在前面那個婆家也是好幾年沒生養,後來給慕老頭填房,就因為慕老頭前頭的兩個老婆生了一兒一女,吳芝蘭嫁過去沒幾年,接二連三的生了三個兒子,在老慕家腰桿也挺直了。”

    “所以啊,你不是不能生,咱家就是缺個孩子旺一旺,你听媽的,我那閨女能生,第二胎是個雙胞胎咧,只要帶回家去,保管你三年抱倆。”

    她兒媳婦都被說心動了,她又有點擔心,之前以為孩子還在山水村,跟吳芝蘭要人會順利一點,吳芝蘭那個人就是貪財,只要給她點錢,那孩子不難帶走。

    可現在孩子被親爹和後媽帶走了,再想要可就難了。

    “媽,那慕連城能把孩子給咱們收養?畢竟是他自己的親生兒子,估計會舍不得吧?他不給怎麼辦?”

    肖老太太毫不在意,“被帶走了咱們才好跟他要呢,你想啊吳芝蘭多難纏,從她手里要孩子還真不容易,現在不一樣了,慕連城新娶了個小媳婦,你想啊,那後媽還不得恨死我閨女留下的三個孩子。”

    “這天底下哪有後媽稀得前頭女人留下的孩子,她巴不得咱們都接走,好給她騰地方,自己生幾個親生的出來呢。”

    道理是這麼個道理,可人家不還是有親爹的嗎。

    鄒顏說道︰“你女婿能舍得?听說他現在都是副團長了。”

    “副團長又怎麼樣?還不照樣是我女婿,那三個孩子都是我親外孫,我說怎樣就怎樣,他還敢不听?”

    “再說了,有了後媽就有後爹,我那沒良心的女婿,恐怕早就不待見我苦命的閨女生的那三個孩子,肯定同意給咱們帶走。”

    鄒顏一听她婆婆說的也很有道理,這邊可是親外婆,和舅舅舅媽,總比讓孩子跟後媽受罪(強qiang)。

    她說道︰“媽,我听說那老大虛歲都十三了,這麼大的孩子養不熟的我不要,我們就帶那對小的雙胞胎回去好了。”

    這樣她孩子就有了,收養的還是姑姑家的,關鍵這姑姑還死了,不用擔心把孩子養大後有人來跟她搶。

    要是收養後自己再生兩個大胖小子,那在人前也能挺直腰桿。

    想想就美的慌。

    肖老太太說道︰“那肯定的,大的不要只要小的,除非我那女婿每個月都給錢,咱們就把三個孩子都帶上。

    鄒顏家雖然不缺錢,她爸和她男人的工資都高,但是她自己也有哥嫂,她爸媽的錢補貼不了多少給她。

    听說慕連城加上軍齡補貼一個月有兩百多塊,如果三個孩子都帶走,他怎麼著也要給一半吧。

    有了這一百來塊,她連班都不用去上,專心在家帶孩子調養(身shen)體,很快就能生出自己的孩子。

    鄒顏喜滋滋的說道︰“媽咱們還等什麼呀,買票回老家,重新開證明去離城接孩子去。”

    ……

    慕蓮花是兩天後才听說這件事的,還是慕老二在醫院照顧他娘,問她為啥吃(肉rou)都能吃出病來,差點沒搶救過來。

    吳芝蘭也是大意了,才把肖老太找過來要孩子的事情一說,說她回家打證明開介紹信,要去離城要孩子。

    慕老二又給他.媽吵了一頓。

    “媽,你可不就是吃飽了撐的,我前嫂子娘家是什麼樣的人你不知道啊?還鼓動他們去離城給我大哥大嫂添堵,得,我看你這病還沒好,你在醫院多住幾天吧,反正你兜里有錢,我要回家下地(干gan)活掙工分,一家子老小就指著我掙的這點工分吃喝呢。”

    “你個死沒良心的跑哪去?自己老娘病了也不照顧,我怎麼生了你這麼個不孝順的東西。”吳芝蘭氣的捶床罵道。

    慕老二一頭的火氣,“我給老三老四叫過來,輪流伺候你,行了吧。”

    “你們男人不用(干gan)活的啊,你媳婦呢?我這住院了她怎麼不死過來伺候,還有老三老四媳婦,你把這幾個懶婆娘都給我叫過來,自己婆婆生病都不照顧,她們不怕天打雷劈!”

    慕老二不敢讓自己媳婦過來,他媳婦根本就受不住他娘的脾氣,已經在吳芝蘭住院的那天回娘家去了,慕老二還趕著回家給兩娃做晚飯,這幾天累的他早上都爬不起來床。

    “你的幾個好兒媳婦,都回娘家了,你就別鬧了,非要把你三個兒子都鬧離婚你才快活?我不跟你吵,我去叫老三老四來,我一個人伺候不了你。”

    “這種不孝順的婆娘你留著做什麼,你們三兄弟人人都有村里人羨慕的大瓦房,什麼樣的婆娘找不到,你給我離!趕緊離。”

    慕老二氣的轉頭就走,一句話都听不下去了。

    他把老三老四踢到醫院去照顧親娘,自己跑到慕大姐家,把事情經過一說,讓慕蓮花趕緊給大哥大嫂打電話,告訴他們早做準備,別讓肖老太把孩子給搶走了。

    慕蓮花估計肖老太差不多已經到了離城,哪里還敢耽誤。

    她都沒空罵吳芝蘭,顧不上跟生產隊長請假,放下鋤頭就去了供銷社打電話。

    葉姜之前打過一次電話,把離城服務社辦公室的電話號碼給了她,說服務社離家屬院近,有事就打到服務社去。

    慕蓮花期盼葉姜能在家,不過人家服務社的主任說,葉姜去高中部當代課老師去了,給了她校長辦公室的電話。

    慕蓮花放下電話就撥通了校長辦公室的電話,那頭說葉姜還有十分鐘才下課,讓她等一會,等葉姜下了課給她回過去。

    十分鐘的時間,也讓慕蓮花等的心焦。

    她大兄弟前妻的娘家媽也不是什麼好貨,小慕和他前妻結婚的時候,前妻娘家都沒有來個人。

    肖老太太這一趟來,居然是為了打孩子的主意。

    呸!她自己兒媳婦不能生,居然想打她大兄弟幾個孩子的主意。

    也不想想自己的女兒(干gan)的丑事,還好意思回來要孩子。

    十分鐘的時間,慕蓮花在心里把肖老太罵了幾千遍,順帶把吳芝蘭也從頭罵到尾。

    葉姜下了課匆匆忙忙跑到校長室,上回因為和羅老師談話,耽擱了接孩子,這次慕大姐打電話來,她更不能不回,又要耽擱接孩子的時間,看來真的要找一位老阿姨,幫忙接孩子做晚飯。

    葉姜給那頭的供銷社電話號碼撥過去,慕蓮花等的正心焦,馬上就接起來了。

    “大姐,你這麼急找我,家里沒出啥事吧?”

    “家里都好的很,不是家里的事,是有人要過去找你和連城的事。”

    葉姜一愣,有人要過來找她的茬,誰啊?吳芝蘭?

    她可不怕吳芝蘭,來就來唄,她手里頭,還留著吳芝蘭寫的保證書呢。

    “是吳芝蘭嗎?她還不死心呀?”

    慕蓮花急道︰“不是吳芝蘭,她還有點自知之明,從你這撈不到什麼好處,只能在家天天鬧她自己的兒子媳婦。”

    葉姜奇了,那還能有誰,她問道︰“大姐你快說,到底是誰要過來找我的晦氣。”

    慕蓮花心里都愁死了,她大兄弟的前丈母娘,現在跑過去鬧葉姜,這不得給葉姜嘔死。

    她大兄弟那沉悶的(性xing)格,吵架也不會,又不能像女人那樣撒潑打架,只能(干gan)瞪眼看著葉姜受氣。

    這叫她怎麼說出口呢。

    “是連城前妻的娘家媽,她自己的兒媳婦好幾年不能生,就打起了幾個外孫的主意,要收養回去,說什麼養幾年把家里子孫運帶旺,她兒媳婦就能生了。”

    葉姜︰“……”

    啊呸!什麼亂七八糟的人都想來跟她搶孩子,真拿自己當根蒜了?

    就算是根蒜,她也給炒吃了。

    “大姐,人來離城了嗎?”

    “兩天前來的山水村,如果她不耽擱的話,現在估(摸Mo)著已經到了離城,你可得把孩子看好嘍。”

    上輩子慕連城是好幾年之後才帶走三個孩子的,葉姜突然想起來了。

    好像就是在這個時間段,慕連城前妻的娘家媽,跑到山水村跟吳芝蘭搶孩子,死活要把雙胞胎帶走。

    慕連城的三個孩子就是吳芝蘭的搖錢樹,吳芝蘭怎麼可能給肖老太太,一個她都不給。

    孩子的後(奶Nai)(奶Nai)和親外婆,在山水村扯皮了半個月,從村頭打到村尾。

    最後因為吳芝蘭兒子多,險勝肖老太太,把她趕出了山水村,沒叫孩子的外婆把孩子搶走。

    這輩子葉姜提前把孩子帶來了離城,所以吳芝蘭就和肖老太太成了知音,添油加醋的鼓動肖老太太來離城,要從葉姜這里搶孩子。

    肖老太太原本應該和吳芝蘭鬧騰的那一出鬧劇,這輩子自然就轉移到了離城,變成和葉姜互撕。

    葉姜說道︰“大姐,有我在呢,不會讓孩子們的狼外婆,欺負到他們的,我不跟你說了,我得趕緊去學校接孩子。”

    “你快去!”慕蓮花說道︰“有搞不定的就打電話到供銷社,讓人給我帶口信,我買車票過去幫你。”

    掛了電話,葉姜也顧不得跟陳華解釋,抓起挎包,借了個自行車騎去了小學。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七十年代小後媽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