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七十年代小後媽 > 第35章 第35章

第35章 第35章

作品:七十年代小後媽 作者:姜絲煮酒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北小西, 你們的外婆來看你們啦。”

    離放學還有半個小時,有個黑瘦的老太太在小學的門口找人,說是慕向北的外婆。

    眼生的人門口安保亭的大爺是不會放進來的, 大爺看著這個(干gan)瘦的老太太問道︰“你是葉老師娘家媽?”

    葉老師?肖老太太心想,就是她女婿後娶的那個小女人吧,攪家精一個,听說厲害的不得了。

    幾年前她沒吵過的吳芝蘭, 都在她手里吃了大虧。

    肖老太太擺手, “我不是那個女人的娘,我是小北的親外婆,慕連城前頭那個媳婦的親娘。”

    離城的街坊都知道慕團長的前妻前幾年過來鬧離婚,今年慕團長探親回來,帶回個潑辣爽利的小媳婦,人長得好看,還是高中部的老師。

    大家都知道葉姜是孩子的後娘,這親外婆上門看孩子,淳樸的老鄉們,也覺得沒有理由不讓人家外婆見孩子。

    “現在還沒下課,你在門口等等, 我去跟小北的老師說一聲。”

    保安亭的大爺把情況告訴了陸老師,陸老師並不了解葉姜家的具體情況, 一听說小北的外婆來了, 那孩子肯定高興呀, 忙領著兩個孩子去門口見外婆。

    小北還以為是葉外公葉外婆, 那個外婆可好了。慕向北高興壞了, 葉外婆來了, 媽媽肯定也高興。

    走到門口, 慕向北失望了,這不是葉外婆,這只是一個陌生的老太太。

    媽媽教育他,不要和陌生人搭話,慕向北頭一扭,跟老師說道︰“陸老師,這不是我外婆。”

    肖老太太看著粉雕玉琢的一對雙胞胎,長的可像她死去的閨女,心里就對這兩個孩子喜歡上了幾分。

    這要是領回家收養,肯定和她貼心啊。

    肖老太太一把拉住小孩的胳膊,“小北啊,我真的是你外婆,你爸爸沒有告訴你嗎?媽媽的媽媽就是外婆。”

    慕向北小臉憋的通紅,心想他又不是傻子,當然知道外婆是媽媽的媽媽,還用得著這個老太婆來教他?

    “我有外婆,不是你,我外婆可厲害了,媽媽說過年就帶我去看外婆,你是人販子吧?你趕快走,我媽媽一會就來接我和妹妹放學了。”

    慕向北心里頭有一點點的害怕,覺得這個老太婆是來搶他的,他一把甩(脫tuo)被禁錮住的手臂,沒甩掉。

    肖老太太沒想到親外孫不認她,還說她是人販子,這肯定都是慕連城那個小媳婦教的,不然孩子哪會說這些話。

    肖老太哀嚎起來,不管不顧的就把慕向北抱住。

    “我可憐的親親外孫,你.媽媽已經死了,外婆帶你回家,家里的舅舅和舅媽人可好啦,會給你買糖吃,外婆也會給你買(肉rou)吃,乖,跟外婆回家啊。”

    在她心里,這孩子和她是有血脈相連的,哪怕沒見過不認識,也必須和她親近。

    媽媽死了?慕向北覺得天都塌了下來,早上媽媽還給他做好吃的韭菜雞蛋餅,怎麼下午就死了?

    不會的,媽媽不會死的,都是這個老太婆不好,是她咒媽媽。

    慕向北在肖老太太懷里奮力掙扎,“你胡說,我媽媽不會死的,我媽媽怎麼可能死,你是個騙子。”

    好不容易掙(脫tuo)開,慕向北一把撲到老師的懷里,哭的上氣不接下氣。

    “陸老師,你帶我去找媽媽,我媽媽不會死的。”

    慕向北和慕小西在學前班算是年齡偏小的,長的好看又特別討人喜歡,陸老師平時就格外喜歡這兩個能自理又不打鬧的孩子。

    這會軟萌粉.嫩的瓷娃娃在她懷里幾乎哭暈過去,陸老師心疼的要死。

    “小北不哭,你.媽媽好著呢,馬上就來接你了呀。”

    “真的嗎?”慕向被抽抽噎噎的問道。

    “當然了,陸老師不騙你。”

    小陸老師暫時哄住了慕向北,語氣不悅的跟肖老太太說道︰“你這位老人家怎麼回事,當著孩子的面說話也要注意一點,你看給孩子急的。”

    “我說的是事實,孩子親媽就是死了,現在家里的那個是他們的後媽,我還沒有權利告訴孩子?”

    肖老太太很氣,親外孫不認自己,還把別的女人當親媽,可憐她閨女,拼死生下這兩個小沒良心的娃。

    幸虧她來的早,再過個一兩年,估計孩子心里就沒有親媽的概念了。那她閨女豈不是虧心死了。

    陸老師被肖老太太氣噎住了,孩子被送到學校她就必須對孩子們負責,她才不管眼前這個老太太是不是孩子的親外婆。

    “您不要在學校門口鬧,反正我不認識你,你也沒法證明自己就是孩子的外婆,我現在要帶孩子回教室,你想見孩子,你去找孩子的家長溝通去!”

    陸老師抱著小北,牽著小西就要走,肖老太太搶不著外孫,就去搶小西。

    反正她今天好不容易見到倆孩子,還都合她心意,不能就這麼放走了。

    肖老太的手剛踫到慕小西,冷不丁被小西張嘴一口咬在她手掌的虎口上。

    小西從頭听到尾,她雖然不說話,心里頭可是知道大人們話里的意思。

    她不記得親媽的樣子,但是後(奶Nai)(奶Nai)說的那些話,慕小西一直都記得。

    “親媽都不要的東西,誰稀罕啊。”

    “賠錢貨,給口吃的不餓死就行了,還想吃(肉rou)?”

    只有葉媽媽最好,給她飯吃,給她做新衣裳,給她買橘子糖,還會帶她(睡Shui)覺覺。

    她一點也不想要親媽媽,她只想要葉媽媽。

    這個老太太比她後(奶Nai)(奶Nai)還要壞,想把她從葉媽媽身邊帶走,不咬她咬誰。

    肖老太太手掌吃痛,猛的松開手,開口罵道︰

    “你這孩子怎麼這麼沒教養,連外婆都咬,都是你那後媽媽教的吧?等到了外婆家,好好教教你規矩,反了天了。”

    慕小西眼尖,看到葉姜騎著自行車騎的飛快,已經到了學校門口,她跳起來朝著學校的大門飛奔過去。

    葉姜借了自行車,緊趕慢趕一路騎過來,腿都酸疼死了。

    她看到慕小西撒丫子奔過來,連自行車都來不及停,一把扔在圍牆旁,伸手抱起了閨女。

    慕小西摟著葉姜的脖子,指指後面那個老太太,滿臉都是嫌棄。

    葉姜(摸Mo)(摸Mo)小西的後腦袋,安撫她,“媽媽知道了,小西不怕,那個也是外婆,不過媽媽不會讓這個討厭的外婆帶你走的。”

    小北看到媽媽活的好端端的,還提前來接他和妹妹放學,破涕為笑,從陸老師懷里掙(脫tuo)下來,跑到葉姜跟前揪著她衣角不放。

    “媽媽,這個壞老太婆說你死了,我好難過,幸好媽媽沒死。”

    葉姜一陣心酸,這都是什麼外婆啊,什麼話都敢當著孩子的面講。慕連城前妻那清冷心狠的(性xing)格,也是被這個肖老太一手教出來的吧。

    得虧她今天是騎自行車,放下電話就趕過來,一分鐘都沒敢耽擱。

    陸老師看到葉姜來了,大大的松了口氣,肖老太太這樣的,她還真對付不了。

    “葉老師你可算來了,那位老太太說是小北的外婆……你看我也不了解情況,幸好你來了,現在咋辦?”

    “其實我也不認識小北的外婆長啥樣。”葉姜說道︰“小陸老師,以後不認識的人別叫她見我家孩子,免得把孩子給嚇到了。”

    小陸老師連忙點頭,“可不是,今天就給倆孩子嚇的不輕,這也快放學了,你先給孩子帶回家吧。”

    “好,謝謝小陸老師。”

    葉姜領著倆孩子,從肖老太太身邊經過,老太太拉著個臉,“你這個女人太沒禮貌了,我真的是孩子的外婆,那還能有錯?不信你叫慕連城過來。”

    葉姜把小西抱到自行車的前杠上,小北做後座位上,她也不騎車,就推著走,肖老太太一路跟上去。

    葉姜笑著說道︰“慕連城啊,他中秋節前回不來,您說您是孩子的外婆,那我不能隨便相信,要不您中秋節之後再過來?”

    “我大老遠的,哪有功夫一趟趟的跑。”

    肖老太太幾乎跟不上葉姜的步子,跑的氣喘吁吁,“我來看看我外孫的權利也沒有了。”

    “看孩子沒問題,想打其他的主意我勸您省省心。”

    葉姜不緊不慢的說道︰“孩子您也看到了,這快到中秋節,您還是趕緊回家過節去吧。”

    肖老太太心道□□的事情,犯不著跟這個當後媽的說,只要她女婿同意,就能把孩子帶走。

    話說她女婿也沒什麼理由不同意,他自己都撿著年輕漂亮的小姑娘娶回家,遲早都要再生幾個,那她閨女的孩子可不就是根草了,還不如她帶回家。

    兩邊都舒坦。

    “我還沒看到我女婿呢,我有話跟他說。”

    葉姜不會讓她見到慕連城的,慕連城連他後媽吳芝蘭這樣的老太太都纏不過,要是真讓她見了慕連城,她男人還不得被煩死。

    葉姜說道︰“慕連城真不在家,不信您跟我回去看看,您也別想著去部隊找他,就是我,那也不敢上部隊影響他工作的。”

    肖老太太還是不信,離中秋節還有好幾天,慕連城能不回家?這個女人在騙她。

    反正介紹信上開的是探親,時間還多的是,錢票也足夠,她就在這守著,總能守到她女婿回家的。

    她閨女給慕連城生了三個孩子,慕連城不能不給她這個丈母娘幾分面子,不好跟她吵起來。

    肖老太太打的一手好算盤。

    “那我上你家看看,看看我外孫們住的環境,這總可以吧。”

    “可以啊。”葉姜笑著說︰“不過我家地方不大,晚上不能留宿,看過了您得自己去住招待所。”

    “放心,我不住你家。”肖老太太就這麼一直跟著葉姜,走到了家屬院的門口。

    陳華正好也下班了,她看到葉姜身邊跟著個小老太太,問道︰“小葉,這位是?”

    葉姜說道︰“這位老太太說是孩子們的親外婆,要上家里看看去。”

    “哦。”陳華心里一緊,小慕家的情況她比較了解,當初小慕前妻來鬧離婚,據說都沒有提前和娘家說。

    這位老太太連自己的閨女結婚前未婚先育的事情都不知道,一看就知道對女兒不看重。

    小慕前妻離婚五年,人都去世了她才想起來看外孫,恐怕也沒什麼好事。

    葉姜把自行車停到家屬院樓下,明天騎到學校再還給同事,她牽著孩子們的小手,拿鑰匙開了家里大門。

    “您看,家里真沒人,慕連城十天半個月才回來一次,等他回來,我就去招待所通知您,成不?”

    肖老太太四下打量著,房間是(干gan)淨,就是太小了,這怎麼能住的開人。

    她兒子和兒媳婦,在c城的住房,比這大了一倍還多呢,孩子們跟著在這里,那不是受罪嗎?

    做個飯還要跑到屋外頭去,太不方便了。

    肖老太太也不說走,她就是不相信,慕連城會放著這麼年輕漂亮的媳婦不回家,還十天半個月,那男人能受得了?

    她才不信呢,肯定到飯點就回來了。

    葉姜也不理她,去大廚房做晚飯,肖老太太想趁這個機會跟倆孩子套套近乎。

    “小北寫字哪,給外婆看看寫的啥。”

    慕向北拿出田字格本子,在寫今天陸老師教的生字。

    “老師今天教了我們‘人’字,說做人要誠實、善良,千萬不要起壞心眼,會遭報應的。”

    後面那句是慕向北自己加上去的。

    肖老太太踫了一鼻子灰,轉頭去看女娃娃,“小西,外婆教你哦,以後不能咬人的。”

    慕小西頭一扭,完全不理這個已經被她定義成比後(奶Nai)(奶Nai)還壞的老太婆,她端著小馬扎,跑到大廚房安靜的坐在角落里,看葉姜做晚飯。

    肖老太太氣的要死,心道這兩個孩子才五歲,就機靈的沒辦法管教,等帶回去得好好打上幾頓才老實。

    她中午到現在都沒有吃過東西,聞到大廚房的飯菜香,肚子咕咕叫的更加受不了。

    “你在做啥給我外孫吃呢?”

    肖老太太跑到大廚房里,看到葉姜已經炒好了兩個菜,紅燒帶魚、韭菜炒雞蛋、還有一個文蛤蒸雞蛋。

    老天,這個敗家的婆娘,現在的雞蛋多貴啊,她炒韭菜里就放了兩個,蒸雞蛋里也放了兩個,一點都不會過日子。

    “你家一天就要吃四個雞蛋?”

    肖老太太簡直不敢相信還有這麼敗家的婆娘,“你怎麼買得到這麼多雞蛋的?”

    “一天四個怎麼夠。”

    葉姜晚上只蒸了三小碗的米飯,多一粒都沒有,“早上還要給倆孩子一人煮一顆白水蛋,雞蛋不夠都是找老鄉家里用錢票換的。”

    還吃白水煮雞蛋,肖老太太更(肉rou)痛了,這花的都是她女婿的錢。

    “你下回給小北煮一個雞蛋就可以了,小西是個丫頭片子,哪用得著吃什麼雞蛋,浪費。”

    葉姜暴躁了,沒法壓住火氣。

    “我們家就女孩子金貴,什麼好東西都緊著小西來,家里要是只剩下一個雞蛋,小北寧可不吃也要給妹妹吃,你懂什麼。”

    端了飯菜,葉姜喊孩子們吃飯,跟站在門口的肖老太太說道︰“真不好意思,今晚沒做您的飯菜,這些米飯只夠我和孩子吃的,您去國營飯店吃吧。”

    肖老太太聞著噴香的晚飯,(摸Mo)著餓得咕咕叫的肚子,沒好氣的說道,“我才不吃你家的飯,我等我女婿。”

    葉姜把小西搬出去的小馬扎給她,“那您坐門外慢慢等吧。”

    反正今晚慕連城也不會回家,她愛等就等唄。

    隔壁的夏小靈,聞著飯菜香今天是壓根沒敢出去,她媽不讓出去八卦,說葉姜要智斗那個來搶孩子的狼外婆,誰都不許出去瞎參合。

    夏小靈問陳華,“媽,那個老太婆什麼時候能走啊。”

    “等到不耐煩的時候就會走。”陳華說道︰“誰都別理她,她自己就蹦不起來了。”

    葉姜吃完了飯出來刷碗,肖老太太已經靠著走廊的牆壁打瞌(睡Shui),看到葉姜問道︰“我女婿回來了?”

    葉姜笑著說︰“沒呢,都跟您說了,中秋節之前他不回來,您偏不信我有什麼辦法。”

    肖老太太撇撇嘴,這都吃完晚飯了,慕連城真的不回來?

    她站起來拍拍褲子上的灰,說道︰“你個小丫頭可別騙我,我明天晚上還來。”

    “隨便。”葉姜說道︰“您自己帶(干gan)糧啊,我家可不管飯,也不管茶水。”

    肖老太太︰“……”一口老血差點沒嘔出來。

    ……

    “葉老師,今天早上有個老太太來學校找我,說是我外婆,還說我媽死了。”

    慕向南悶悶的踢著腳底下的石頭子,想到那個老太婆說的那些話,心里越發的難受。

    少年的親媽走的時候,他已經能記事了,只記得那年親媽走的異常決絕,他從村子里一路追到火車站,親媽都沒有回頭。

    她一次都沒有回頭。

    他好恨啊,可是听到那個女人死了,他心里還是很難過。

    不像小北小西,都記不清親媽長什麼樣子,自然也就不難過。

    慕向南大了,他外婆一來,親媽去世的消息肯定也瞞不住,葉姜也沒打算瞞。

    “你外婆說想帶你和弟弟妹妹去他們家,你願意去嗎?”

    “我才不去!”少年抬起頭,眼楮里有害怕和擔憂,“葉老師,你不會是嫌我和弟弟妹妹煩,想把我們三打包送走吧?”

    “那個老太太說,你以後要生自己的孩子,肯定要把我和弟弟妹妹攆走的,我爸也會向著你,不要我們三個了,你真的不要我們了嗎!”

    葉姜氣的點著慕向南的額頭,“就你這智商你還考第三名呢,葉老師對你們怎麼樣你看不見嗎?別人說你就信,你自己沒腦子沒眼楮不會看不會想的?”

    “你那個外婆可不是什麼好人,你舅媽不能生,她這次來只想帶走你弟弟妹妹,不想要你,不過葉老師才不會讓她帶走你們兄妹中的任何一個,你安心學習就行,其他事不用你(操cao)心。”

    “難怪呢,那個老太婆說先帶弟弟妹妹走,等我念完高中再來接我,我有爸爸,有……有葉老師,我才不跟她走。”

    少年放心下來,伸出小手指,“那我們拉鉤,你永遠都不能走,不能像我媽那樣,拋棄我和弟弟妹妹。”

    少年帶著滿心的希望,仿佛只要葉姜跟他拉鉤,他就不會再次變成沒媽的孩子。

    葉姜跟他拉鉤,“好,葉老師不會走的,也不讓別人帶走你們。”

    她拍拍少年的肩膀,“別想那些不開心的事了,去上課吧,你要是不想見你外婆,我就跟門口的保安說說,別再放她進來。”

    “嗯,我不想再見她了。”

    ……

    小南住學校,只要門口的保安不放肖老太太進來,她就沒辦法再打擾小南。

    葉姜就沒那麼清靜,學前班的陸老師,根本就不讓她見小北和小西,肖老太太也真是有毅力,她就在學校門口等。

    一直等到葉姜放學了來接兩個孩子回家,然後跟著去葉姜家門口等。

    每回她想跟小北套近乎,小北就躲到房間里畫螃蟹,小北很想不通,為什麼媽媽不攆這個討厭的老太太走,由著她坐在家門口,好煩。

    飯菜吃著都不香了。

    肖老太太不信慕連城不回家,她自帶了(干gan)糧、水杯,渴了就自己進屋從暖水瓶里倒一杯白開水,就著開水吃一個白面饃饃。

    “你們不用管我,我非得等到我女婿不可,我等我女婿不犯法吧,我看你們誰敢攆我走。”

    葉姜︰“……”

    這老太太還真不嫌累。

    葉姜該吃吃,該喝喝,到了晚上七八點的時候,肖老太太就回招待所(睡Shui)覺去了。

    李春芹打听了情況後,都替葉姜糟心,“小葉,你要不要打個電話去部隊,讓小慕回家來處理。”

    “不用,慕連城要是回來,哪纏得過這老太太,讓她蹲個十天半月,她自己就得著急回去,都不用我來攆走。”

    “我就是怕她在你跟前晃悠,嘔的你沒辦法生活和工作。”

    葉姜笑的一點也不在意︰“我還真不嘔,我天天早上送孩子,晚上關門(睡Shui)覺,她影響不了我什麼。”

    她嘆氣說道︰“我就是想不通,有些人為啥听不懂人話,像金秀鳳、金魏,還有慕連城這個前岳母,都跟個智障一樣,完全不考慮別人的想法,也不管別人願不願意,就覺得自己是對的,別人都是錯的,這種自我良好的感覺也不知道誰給他們的。”

    李春芹說道︰“世上什麼樣的人都有,這慕連城幸虧娶到你這樣厲害的,但凡軟弱一丁點的,都叫這些個極品親戚們,吃的骨頭渣都不剩,小慕有福氣啊。”

    葉姜心想,她也挺有福氣的,上輩子不是有這男人和他的幾個孩子,她也挺不過來。

    沒事,有多少極品讓她們都來,想欺負她男人和孩子的,她一個個都給收拾了。

    李春芹一拍腦門兒說︰“你瞧我這記(性xing),咱不說這些糟心的事,今年部隊上的慰問演出,給咱們家屬們也留了座,中秋那天晚上,你要不要去看看?”

    葉姜猶豫了一下,她家三個孩子呢,她帶孩子過去,會不會給慕連城添麻煩?

    “我帶著孩子呢,就不過去了吧。”

    “去吧,我跟你說,那文工團的演出可好看了,小慕看到你去,肯定高興。”

    李春芹笑著說道︰“你大外甥那張嘴喲,在部隊里給你夸上了天,還有警衛團的小關小宋兩個在一旁跟著夸,大家都想瞧瞧他們慕團長的媳婦呢,你就去吧。”

    葉姜想她正好還有事情要跟慕連城說,這肖老太太天天堵在家門口,慕連城也不好回家的,索(性xing)趁這個機會,見面再跟男人說幾件事情。

    “李大姐你那天去嗎?”

    李春芹說道︰“你去我就去。”

    葉姜點點頭,“好,那我也去吧。”

    ……

    中秋節是周五,文藝慰問演出就定在周五晚上,七點開始,十一點結束。

    周五下午上完兩節課,高中部也開始放假,晚自習就不上了,讓同學們回家過中秋節。

    葉姜跟慕向南說道︰“小南,你真不跟我們去部隊看文藝演出嗎?不是每年都能看到的哦。”

    葉姜想讓慕向南跟她們一起去部隊看文藝演出,還能看到他爸爸,晚上再一塊兒回家。

    他想回學校,第二天再返校就是,哪知道少年倔(強qiang)的很,怎麼說都沒法打動他。

    鐵了心要留下來。

    “那有什麼好看的,我不去。”

    慕向南果斷的拒絕掉,現在除了學習,已經沒有什麼能讓這個少年提起興趣的事情了。

    再說了,肖楠沒地方去,又不肯上他家過節,慕向南正愁沒機會留下來陪這個同桌,這會正好有理由。

    “葉老師,你帶弟弟妹妹去看吧,我晚上就不回去了,我跟肖楠在宿舍里自己過節。”

    “今天中秋節哎,你確定要留在學校陪肖楠?”

    到底是中秋節,葉姜還是想一家人團聚在一起,回頭到了部隊,慕連城沒看到大兒子,心里還不得難受啊。

    可是小南固執的很,就是想留在學校里,葉姜都說了好半天了。

    半大的少年有自己的想法,並不愛湊熱鬧,他說道︰

    “我今天跟肖楠聊天,聊到我親媽死了,我還沒哭呢,肖楠就哭了,我看他哭了,不知道怎麼的,我自己也哭了,我就是不想留他一個人在宿舍。”

    肖楠為啥要哭啊?慕向南問他,他死也不肯說,還一個人跑回宿舍里蓋上被子悶頭(睡Shui)覺。

    其實肖楠也沒(睡Shui)著,慕向南都听到了,他是躲在被子里哭。

    “弟弟妹妹有你和爸爸,中秋節每年都有,葉老師,今年就讓我在學校,跟肖楠一塊兒過節吧,你看行嗎?”

    葉姜心想,肖楠那孩子心里比老大更苦,知道親媽死了連傾訴的人都沒有,算了,老大有自己的主見,隨他吧。

    他們兄弟倆感情培養的好,日後也少些麻煩。

    “那你留下來吧,回頭我跟你爸說一聲。”

    “謝謝葉老師。”

    ……

    “小姨媽,這邊,我給你和孩子留了好位置。”

    江一寧熱情興奮過了頭,逢人就介紹這是他年輕貌美的小姨媽,還有可愛漂亮的雙胞胎表弟表妹。

    好像生怕別人不知道,又要誤會什麼,就差拿個大喇叭去舞台上喊一嗓子了。

    葉姜煩死他了,他這一路喊的,好多部隊年輕的官兵們,還有文工團的文藝兵,都朝這邊看過來。

    葉姜臉皮再厚,也架不住這麼多人看她。

    “你忙你的去吧,我和李主任坐一塊還自在一點。”

    “那哪兒行啊,你們選的那地兒視線不好,你坐前排來,跟我小姨夫坐一塊。”

    按照軍階排位,慕連城的位置是在前邊兒,葉姜一點也不想坐前面,她就等著文藝演出結束,能跟慕連城說上幾句話。

    葉姜眼風掃過去,藐著大外甥,“江一寧你煩不煩,老圍著我轉(干gan)什麼,我就喜歡坐這兒,趕緊在我眼前消失。”

    “哎,那好吧。”

    江一寧還挺怕他小姨媽的,畢竟他小姨媽一個電話打到他.媽那去,他就得退層皮。

    葉姜和李主任一塊,李主任抱著小北,葉姜抱著小西,坐在了最後面那排。

    李主任是想把前面的位置留給年輕人,年輕人愛熱鬧,葉姜呢,今晚實在是吸引了太多人的目光,現在只想低調的坐在後面,安靜的看完演出。

    底下一溜的年輕官兵,在小關和小宋的贊美下,時不時的回頭看他們團長的新媳婦。

    小關和小宋都什麼表達能力啊,形容的一點都不準確,新嫂子比想象中還要漂亮許多。

    慕連城在演出開始的時候才和政委陸新民一塊兒過來,他剛進來就瞅見了坐在後排的小媳婦和兒子閨女,愣了愣,隨後是掩飾不住的驚喜。

    他想過去跟小媳婦坐一塊,又怕陸政委笑話他,猶豫了一會沒落座。

    陸新民是李春芹男人,哪天他媳婦回家不夸贊小慕媳婦的,陸政委對慕連城的新媳婦自然是有了好感。

    他笑著說道︰“後頭那個是你媳婦吧,你還愣著(干gan)什麼,去後頭坐。”

    慕連城微微紅了臉,點了頭,挨著擁擠的人群往後面挪去。

    一路上被好多下屬同僚們羨慕嫉妒︰

    “慕團長,新嫂子可真好看。”

    “小慕,你運氣也太好了吧,你媳婦這麼俊,難怪看不上咱們給你介紹的。”

    慕連城都一一應了,

    “是好看。”

    “對,我運氣是好。”

    “來讓一讓,小關你這堵的我也過不去……”

    費了好大的勁,慕連城才擠到葉姜的身邊,旁邊的家屬趕忙給他挪出一個空位來。

    慕連城在葉姜身邊坐下。

    “也不提前跟我說一聲,我好出去接你和孩子。”

    葉姜用小手指去(勾gou)男人的手指,在座位底下捻了捻。

    “想給你個驚喜嘛,小南說不過來,要在宿舍里陪肖楠一起過中秋節。”

    慕連城點了點頭,“嗯,孩子大了,隨他吧。”他將媳婦兒的小手攥在手心里。

    他收獲了一路的羨慕嫉妒,他的媳婦,是最好的,慕連城的心髒都被填的滿滿的,這時候的男人,壓根就忘了自己提出的什麼破三年約定。

    演出已經開始,小北早就從李主任的懷里爬到爸爸的懷里,看了三分之一的演出,兩個孩子就困了,窩在他們懷里(睡Shui)覺。

    看著孩子(睡Shui)著了,周圍的人也被底下的表演吸引了注意力,原先還時不時回頭看的小青年們,這會也只顧著看台下的表演,每一個節目結束都伴隨著熱烈的掌聲。

    葉姜看沒人注意後排,才低聲在慕連城耳邊說道︰“小南知道自己親媽死了。”

    慕連城一怔,“誰告訴他的?”

    “是你那個前丈母娘,孩子的親外婆說的。”葉姜嘆口氣,說道︰“已經來了好幾天了,我說你中秋節之前不回來,她不信,天天在家門口守著要見女婿。”

    “她來要錢的還是來為難你的?”

    “都不是。”

    葉姜貼近男人耳邊說道︰“你那好丈母娘,這次過來是要找你攤牌,要收養小北和小西,把倆孩子帶走。”

    “她兒媳婦不能生,就把主意打到你兒子閨女的身上。”

    “她憑什麼覺得我會同意。”慕連城氣的冷笑,“等演出結束,我跟你一起回家,把她打發走。”

    不能所有的事情都丟給葉姜,他媳婦嫁過來已經夠委屈的,還要一天天的處理這些糟心的事情。

    慕連城決定了,“這事你別(操cao)心,我請幾天假來處理。”

    葉姜忙說道︰“別,我心里早就有了計較,正想告訴你這半個月就留在部隊別回家,最好是節後你去外地出個任務去,過個十天半個月再回來,我這邊就能把她打發走,保證她不再回來。”

    慕連城心里又愧疚又感動,他小媳婦什麼都能扛,他反倒變成沒什麼用的那個。

    可是以前的糟心事一件又一件,他不能讓葉姜一個人全扛下來。

    他是男人,這些事本該他出頭去處理的。

    葉姜知道男人心里想什麼,麻煩的人和事一件又一件,慕連城怕她委屈,想在她前頭都替她扛下來。

    可是這些家長里短女人間互相撕逼的事兒,慕連城真不擅長,他要是能搞得定,就不會被前妻和吳芝蘭掐的死死的。

    自己的男人自己心疼,葉姜說道︰“你听我的,肖老太我來應付不用你出面。”

    “不過真有件事要你去幫忙,咱倆打配合,我(干gan)我擅長的,你做你擅長的,把老肖家那點不要臉的妄想,狠狠的打回去。”

    “你要我做什麼?”慕連城問道,他媳婦兒終于有任務派給他了。

    “你托朋友去查查鄒顏的父親鄒世宏,鄒顏想要我孩子,她娘家如果後院起火,她就顧不上咱們這邊。”

    “那要是鄒世宏身上(干gan)淨,查不出問題呢?”

    “你先調查,查不出問題咱們再想別的辦法。”

    葉姜可以肯定鄒世宏身上是有問題的,他借著手中的權利中飽私囊,還舉報了自己的頂頭上司︰秦衛的爸爸秦立。

    葉姜能知道這些,多虧了上輩子的經歷,秦立是在一九七九年洗刷冤屈,恢復了職位,後來還一路升遷成了石油化工總局的大領導。

    當初舉報秦立的鄒世宏被依法查處,查出許多問題,判了十五年。

    葉姜只不過是讓這些事情提前(發fa)生,誰讓鄒顏和肖老太聯合起來想搶她孩子。

    她現在知道了,自己的重生是有意義的,許多事情都可以聯系在一起,拆著拆著就把這一套九連環給慢慢解開了。

    她現在,就是那個給慕連城和孩子解環的人。

    這個過程中,肯定會給某些人造成影響,但那也是讓壞人的惡行不能得逞,讓好人免遭厄運。

    想傷害她家人的那些自私愚蠢的人,葉姜早就同情不起來。

    上輩子,除了她男人和父母,又有誰真正關心過她呢。

    慕連城捏了捏她的手心,輕聲說道︰“我盡快調查清楚,這幾天你真不要我回家嗎?”

    “你是真不怕麻煩啊?”葉姜打趣道︰“今天是中秋節,肖老太太瞅準了你會回家,肯定在家門口守著,你要回去不正好給她撞個正著,那晚上誰都別想(睡Shui)覺了。”

    慕連城一想也是,他最不耐煩跟女人吵架,不管是他後媽吳芝蘭還是前岳母肖老太,得虧了有葉姜。

    男人心里越發的不是滋味,總是葉姜在付出,他幾乎就沒為她做過什麼。

    “葉姜,”男人低頭在她耳邊小聲說道︰“你是我媳婦,我不想自己變成個要被媳婦沖在前頭護著的男人,你總得讓我為你做點什麼。”

    “這倒是奇了哎,是哪個男人說要我等三年的呢,就篤定我會反悔。”葉姜笑彎了眉眼,“現在輪到你自己繃不住了吧。”

    “活該啊,你自己慢慢涼快去吧,現在三個小刺頭跟我特別貼心,我有兒有女,你嘛……”

    葉姜拖長了尾音,慕連城紅著臉問道︰“我什麼?”

    “你呀……基本上就是個陪襯。”

    ……

    李春芹抱著小北,幫葉姜把(睡Shui)熟的孩子送回家。

    黑燈瞎火的上了樓梯,看到家門口一團黑影。

    “媽呀。”離春芹嚇得叫起來,“這誰呀?”

    “是小北他外婆,老太太您怎麼還沒回去啊?”

    葉姜開了門開了燈,先把孩子送到(床chuang)上,蓋好小薄被子,才出來看困頓的睜不開眼楮的狼外婆。

    肖老太太眼楮不時的往屋里瞅,“你們晚上不是去部隊看文藝演出了,我女婿呢?沒跟著一起回來?”

    “他忙,回不來。”

    葉姜說道︰“老太太,這都快十二點了,我們也要(睡Shui)覺,你回招待所吧。”

    “那我問你,你去部隊看到我女婿了沒有?你有沒有跟他說我來找他好幾天了?”

    葉姜說道︰“我說了呀,我不但說你來了,我還跟他說,你兒媳婦不能生,想要收養小北和小西呢。”

    肖老太太心里一驚,這女人是怎麼知道她想收養倆孩子的?

    啊是了,一定是山水村那邊打電話過來說的,那個吳芝蘭也不是什麼好貨,一邊鼓動她來離城帶走孩子,然後就一個電話把事情捅給這個女人知道。

    算了,反正她知道也影響不了結果,做主的還不是她女婿。

    肖老太太說道︰“那我女婿怎麼說?他同意了?”

    葉姜冷著臉,“怎麼可能同意!慕連城的工資,就是再來三個孩子他都能養的活,況且我現在高中教書,一個月還有六十多塊錢的工資,你覺得我家有啥理由會把孩子給你?”

    “所以老太太啊,您還是回去吧,別在這里耗時間了,你媳婦不能生,你該帶她去醫院,而不是上我們家來要孩子。”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七十年代小後媽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