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七十年代小後媽 > 第37章 第37章

第37章 第37章

作品:七十年代小後媽 作者:姜絲煮酒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大姐, 家里要是不忙的話,你多留幾天幫我帶下小北小西, 學前班這兩天不能讓孩子去,我得上趟c城找連城。+++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ck101.org

    “我這趟來都做好準備住半個月,你安心忙你的去,孩子我給看好。”

    慕蓮花把家里安排的妥當才過來的,她心疼這個弟媳婦,嫁給她大兄弟沒過上一天的安穩日子,這趟來說什麼也要幫她把家里安頓好再走。

    有慕大姐幫她帶孩子, 葉姜才走的放心, “大姐,辛苦你了。”

    金魏在學校里教學前班,葉姜不可能讓孩子去學校, 她不放心金魏, 她怕肖老太太又從金魏手里頭把孩子給接走。

    今天幸好是她反應快, 不然倆孩子說不定就強行被肖老太帶去車站了。

    那會她去找校長反應情況,金魏咬死口說只是外婆想看看外孫而已, 校長也不能因為親戚來看孩子, 就把金魏給辭退。

    小北還沒有從驚嚇中恢復,他小聲問道︰“媽媽,那個女人是壞老師吧?你什麼時候趕她走,我想要小陸老師。”

    葉姜抱著兒子心疼極了,幸虧小北聰明防範意識強,才沒給狼外婆叼走。

    “放心吧,那個金老師不會在學校呆太久的, 等她走了你和妹妹再回學校。”

    “嗯, ”慕向北點點頭, “那大姑會一直在咱家等到媽媽回家嗎?”

    “那當然了,大姑在這住到你.媽媽回家。”

    慕蓮花瞧著兩個雙胞胎被養胖了一些,小臉白白淨淨的,心里不知道多開心。

    她大兄弟這里什麼都好,就是住房小了些,到現在小兩口還分房睡。

    慕蓮花看看小房間里那張一米二的小床,再看看大房間那張單人床和孩子睡的高低鋪,再瞧著葉姜平坦的小腹,心里也發愁。

    這什麼時候才能懷上孩子。

    哎,這趟一定要等到他大兄弟回來,好好說說他。怎麼能這麼委屈葉姜呢,誰家新媳婦能受得了和丈夫分房睡,她大兄弟也是個榆木疙瘩。

    慕大姐抱著小西,又一次哄著娃,“小西呀,來,叫一聲大姑听听。”

    小西啃著玉米棒子不吱聲。

    學校門口叫過葉姜一聲媽之後,慕小西又不說話了。

    葉姜擇好了菜,去大廚房做晚飯,慕大姐跟到廚房去幫忙,“真難為你了,來離城還不到一個月,就遇到這麼多事兒,那肖老太幾年都不上門的人,這次居然有臉上門要孩子,明天我罵她去。”

    “不用去找著生氣,她蹦不了幾天。”

    葉姜清蒸了條紅鯛魚,炒了個魷魚絲,又做了個海鮮煲,一個肉末茄子,再加一個鰻魚燒肉。

    慕蓮花看著葉姜蒸了足夠五六個人吃的米飯,問道︰“晚上做這麼多菜?”

    “小南說要帶同學一起回家吃飯。”

    葉姜猶豫著要不要把肖楠的事情告訴慕大姐,她糾結了好半天,決定還是說出來。

    肖楠和雙胞胎的樣貌,長的實在是太像了,慕向南今天帶肖楠回家吃飯,就怕慕大姐听到肖楠的名字,在看那孩子的長相,會起疑心。

    還是提前說一聲,免得飯桌上慕大姐說出什麼讓孩子扎心的話。

    葉姜給慕大姐拉到屋里,把肖楠的事情一五一十和慕大姐說了。

    “大姐,連城他前妻嫁過來之前,生過一個孩子,那麼巧還和小南成了同桌,等會兩孩子回家吃飯,你可要裝作不知道,別叫孩子們瞧出你情緒不對,十幾歲的孩子,心思都是很敏感的。”

    慕蓮花听的怒火中燒,難怪那女人對她大兄弟一直不冷不熱死也不肯隨軍,原來心里頭有人,當初她去說親的時候干嘛還答應,一害害了幾個人。

    “慕連城居然敢瞞我,等他回來看我怎麼收拾他。”

    “大姐,肖楠那孩子不錯,等會孩子來了你可不能給人家臉色看。”

    葉姜說道︰“說到底,孩子沒什麼錯,也是個可憐的孩子。”

    “我曉得,我肯定不會為難一個孩子的。”

    慕蓮花自己的四個弟弟都是同父異母,現在處的不照樣跟親姐弟一樣,吳芝蘭那麼作,她那三個弟弟對她這個大姐,還是很敬重的。

    所以慕蓮花的心里,也希望肖楠和這三個孩子能相處好。

    葉姜听到樓下有小南說話的聲音,知道孩子回家了,小聲說道︰“好了大姐不說了,出去吃飯吧。”

    慕向南進門先喊了一聲,“大姑,你什麼時候來的?”

    慕蓮花看到短短的時間小南跟換了一個人似的,朝氣蓬勃,心里也高興,把剛才那點子惱火都拋掉。

    “剛到沒一會。”

    慕向南看到飯桌上一桌子豐盛的飯菜,都是他和弟弟妹妹最喜歡吃的幾樣,忙拉著站在門口的肖楠進來。

    “你進來啊,我爸今天又不在家,除了我大姑,你都熟悉的啊。”

    就是他爸,肖楠也是見過的,那晚學校發大水,肖楠就住他家,不是都熟悉了嗎,還這麼拘束。

    尤其是他那個叛徒小妹妹,看到肖楠來了,從椅子上溜下來,跑到門口去牽他的手往屋里拽。

    葉姜看肖楠挺拘束的,站在門口猶豫著沒進門,和藹的說道︰“肖楠你進來吧,這個是小南的大姑。”

    肖楠愣住了,一時間不知道喊什麼好,慕向南在一邊說︰“你別拘束,你也跟我喊大姑吧。”

    “大姑。”肖楠低頭喊了一聲。

    “哎,進來坐。”

    慕蓮花暗自心驚,這對雙胞胎和肖楠長的至少有七八分像,三個孩子里,只有慕向南和慕連城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等這對雙胞胎長大了,和肖楠更像。

    一家人坐下來吃飯,小西主動坐到肖楠的旁邊,她可喜歡這個和她長的一樣漂亮的哥哥了。

    慕小西把自己最喜歡吃的鰻魚夾了一塊到肖楠的碗里。

    “慕小西你好偏心,你都沒有給我夾過菜。”慕向南又酸了,這個小妹妹好像是故意要氣他的一樣。

    “我也不會給你夾菜的。”慕向南氣哼哼的說道,他舀了一勺海鮮煲里的湯汁澆在肖楠的飯頭上,“這個湯泡米飯特別好吃。”

    肖楠也不說話,悶著頭吃飯,他咬了口鰻魚肉,刨了口海鮮汁泡的米飯,鮮美的滋味熨燙著他饑餓的胃。

    這個家里的一切都是那麼美好,只有他是個多余的。

    要是慕向南知道他們是一個媽生的,會不會恨他?肖楠現在越來越怕,他明明知道,可是他沒有勇氣坦白。

    慕蓮花端起飯碗去喂小西吃飯,孩子根本就不讓喂,自己吃的麻溜的很。

    吃完了晚飯,慕向南和肖楠就要回學校。

    肖楠臨走的時候時候說道︰“葉老師,大……姑,那我們回學校了。”

    葉姜看看時間,已經快七點了,七點半他們還要上晚自習。

    “快回去吧。”

    小西跑到門口,拉了拉肖楠的袖子,肖楠蹲下來問道︰“怎麼啦?”

    慕小西從兜里拿出顆橘子糖,喂到肖楠嘴里。

    橘子糖甜絲絲的,還是上回那個味道。

    今天這頓晚飯,是肖楠吃的最開心的一次,還有妹妹給他糖吃。

    一旁的慕向南酸的翻江倒海,“慕小西啊慕小西,我白疼你了。”

    小西想了想,算了,這個哥哥那麼小氣,也給他一顆糖吧。

    慕向南這才開心起來,揉亂了妹妹的頭發,“周末回來帶你玩。”

    慕小西看到媽媽給她扎的漂亮小辮子被蠢哥哥揉的亂七八糟,氣的扭頭跑回屋里,早知道不給他糖吃了。

    “小西好像不喜歡別人揉她頭發。”肖楠說道︰“你要跟她說對不起,你不是故意的。”

    “是嗎?你咋知道的?”

    肖楠懷疑慕向南是個智障︰“小西嫌棄的表情那麼明顯,你看不出來嗎?”

    慕向南︰“……”

    一點都沒有看出來,他小妹妹不是從頭到尾都一個表情?肖楠是怎麼區分的?

    兩個半大的孩子大聲的爭執,葉姜和慕蓮花忍不住相視一笑。

    慕蓮花問︰“你打算啥時候和孩子們說。”

    “我跟慕連城商量過,打算等孩子們高中畢業了再說。”

    兩個人把餐桌收拾了,慕蓮花把髒碗拿到水槽里清洗,葉姜給孩子們洗澡。

    臨睡覺的時候,葉姜說道︰“大姐,我不在的這幾天,你帶著孩子就在家屬院轉轉,肖老太膽子還沒有那麼大,不敢來家屬院搶孩子的。”

    “我曉得,你去c城辦完事,和連城一塊兒回來嗎?”

    “這不一定,他那邊時間說不準,可能我先回來。”

    肖老太太心里有鬼,在學校門口被葉姜逮個正著後,晚上就沒再上門堵她女婿。

    鄒顏在招待所又急又氣,“媽,我打听了,慕連城出任務去了真不在離城,現在孩子也接不走,咋辦吶?”

    大師都說了,接不回孩子,她娘家可是要倒大霉的。

    肖老太太說道︰“別急,那孩子總要上學的,我跟金魏說好了,這次只帶我孫子出來,孫女兒就不要了,咱們兩個大人,還能帶不走一個孩子?”

    ……

    早晨五點半的火車,葉姜四點就起床梳洗,慕大姐昨晚睡的是她大兄弟的單人床,感覺手腳都伸不開,也不知道慕連城那麼大的個子,是怎麼在這樣的小床上湊合的。

    她給葉姜又檢查了一遍錢票和證明,證明沒帶可住不了招待所。

    葉姜說她不住招待所,她回老宅子住。

    兩個孩子還在睡覺,葉姜輕手輕腳的從抽屜里把那份檢舉材料裝進軍綠色斜背包里。

    “姐,我走了啊,孩子你幫我看好,這幾天要用的錢票,抽屜里都有。”

    “放心吧。”慕蓮花也小聲的說︰“最好能和連城一塊兒回來,我有話要跟他說。”

    去c城要坐上十幾個小時的火車,到了c城的火車站,葉姜有種恍若隔世的錯覺。

    上輩子,她在這里生活過很多年,一切都沒有變,還是記憶中的模樣。

    c城後來是全國首屈一指的大城市,人口也多,夜晚的火車站熙熙攘攘。

    葉姜下了車,自然是知道坐哪路公交車回老宅。

    上回沈月珍給她寫信,告訴她金魏和秦衛離婚的經過,這次在電話里葉姜就和沈月珍說好了,讓沈月珍帶著她去秦衛家。

    不然她貿貿然的去找秦衛,指不定人家會有戒心。

    “葉姜,這里。”遠遠的就有個熟悉的聲音在喊她。

    葉姜回頭一看,看到是慕連城,驚喜的說道︰“你怎麼知道我要來?”

    還特意等在車站接她。

    “我們政委打電話跟我說的,來之前你怎麼也不告訴我。”

    男人臉上有絲悶氣,越發的感覺自己是個多余的。

    來c城這麼大的事,也沒有提前和他說一聲,葉姜來處理的,還是他家那些惱人的破事。

    他在葉姜心里,就是個扛不了事的男人?

    要不是政委回家听自己媳婦李主任說葉姜要來c城,在李主任的交代下,給他打了電話,他都不知道媳婦要來。

    他接到電話的時候,就給服務社打了電話找她大姐,才知道了葉姜的火車班次。

    他大姐慕蓮花是個急性子,在電話里給他一通的數落,數落他不是個男人,什麼事都叫葉姜出面扛下來,自己躲在後面快活。

    慕大姐跟弟弟說︰“你前頭媳婦娘家媽的破事,你也讓你現在的媳婦管,你是不是腦子缺跟筋?人家葉姜還能耐著性子跟你過日子,我都覺得是你上輩子救了人家,葉姜這輩子是來給你一家報恩的,不然真解釋不了,這要換了我,一天都過不下去。”

    慕連城解釋了,說葉姜不讓他管,叫他別出面,換來慕大姐更嚴厲的責備。

    “你啥時候變的這麼听話了,我看你從小還挺有主見的,一到女人身上你就沒腦子,自己媳婦你不心疼啊。”

    慕大姐越想越有氣,足足在電話里把慕連城罵了半個小時。

    听的李春芹在一旁直咂舌,小慕他大姐,真是個厲害人。

    慕連城都被他姐給罵自閉了,他深刻的檢討了自己的行為,他猛然間想到,葉姜什麼事都不叫他管,是不是心里就沒拿他當丈夫。

    他整個人都跟墜到冰窖一樣冷。

    大廣場上停著輛吉普,葉姜跟著慕連城上了車,男人來接她葉姜挺高興的,說了個地址。

    “前面那個路口左轉,沿著朝陽大道一直開,到前進巷的路口停,那巷子里進不去車,我走過去就行。”

    “前進巷的是爸媽的老宅子?”慕連城特意在‘爸媽’兩個字上咬了重音。

    “對啊,你還記得沈月珍嗎?”

    沈月珍?好端端的提沈月珍干嘛,慕連城郁悶了。

    “提她干嘛?”

    葉姜听出不對,男人好像從上車就在自己跟自己較勁,她轉頭看看男人,問道︰“你這趟任務不順利?”

    “挺順利的。”慕連城將吉普車開上了朝陽大道,說道︰“招待所的房間我開好了,你幾點能完事?我提前來接你。”

    “你忙你的。”葉姜說道︰“月珍要帶我去秦衛家,可能會比較遲,我和月珍說好了,晚上在老宅子里和她睡。”

    “嗯。”好半天,男人才應了一聲︰“那我自己去招待所睡。”

    “這個路口停。”葉姜來不及細想,透過車窗她看到沈月珍已經在路口等她了。

    沈月珍接到葉姜,看是慕連城送她來的,笑著打了招呼。

    慕連城搖下車窗跟葉姜說道︰“那我走了?”

    葉姜都走到巷子口,回頭看到男人還沒走,以為男人擔心她,“你回去呀,有月珍陪著我呢,出不了什麼事。”

    慕連城欲言又止,他本想晚上來接葉姜去住招待所的,很明顯媳婦沒這個打算,他嘆口氣自個兒開車走了。

    “你還沒吃飯吧?我給你下碗面。”沈月珍打開院子門上的鎖,“你看看,你還記得這房子的樣子不?”

    葉姜和父母十幾年都沒有回來住過,本以為破爛不堪的小院子,被沈月珍打理的干淨整潔。

    牆角栽著幾叢月季花,淡淡的花香味飄散在空氣中。

    沈月珍去廚房下面,葉姜著急,說道︰“要不咱們先去秦衛家,把正事辦了回來再吃。”

    沈月珍已經點了火在燒水下面,“你別急,大晚上的人跑不了,我跟秦衛和他後媽都打好招呼了,人家晚上等你。”

    秦衛听沈月珍說葉姜那里有能證明秦立清白的材料,今天沒去做零工,專門在家等著。

    段榮急的坐不住,跑來街道問了沈月珍好幾次,葉姜什麼時候到。

    沈月珍讓段榮回家等,葉姜要晚上才能到,這會葉姜到了也急,到底是什麼檢舉材料,讓這沒見面的兩家人急成這樣。

    下面條很快,另外一口鍋里炒了個雪菜肉絲,面條下好後,肉絲往面里一扣,沈月珍和葉姜,一人一碗肉絲面,給肚子添飽。

    沈月珍碗也沒刷,放下碗筷說道︰“走,我帶你去秦衛家。”

    段榮娘家給他們住的那套房子是煙廠宿舍,很老舊的筒子樓,秦衛家在四樓。

    晚上有鄰居看到兩個年輕的女人來找秦衛,還八卦了一會。

    “這會還有女人來找秦衛,稀奇啊。”

    秦衛和媳婦離婚的事情鄰居們都曉得,有人認得沈月珍,跟旁邊的人說道︰“那個齊耳短發的是街道的小沈,另一個年輕漂亮的看著眼生,莫不是小沈給秦衛介紹的對象?”

    “不能吧?那麼漂亮的大姑娘能看上秦衛這個離過婚又沒有工作的男人?”

    沈月珍听到了,她可不想傳出對葉姜不好的謠言來。

    這里是葉姜的老家,或許有一天葉姜會回來。

    沈月珍幾步走過去,大大方方的介紹了一下,“這位是我的妹妹來看我,我晚上正好有事情找段大娘,我妹妹就陪我一塊來,大家可別亂說,我妹妹已經結過婚了。”

    原來已經結過婚了,沒有八卦能打听,鄰居們也就各自散了。

    葉姜笑著說︰“上回我大外甥去離城看我,也被人說是野男人上門,今天幸虧你陪著來,不然解釋不清。”

    “哎,做女人真不容易。”沈月珍嘆口氣,跟葉姜一塊兒爬樓梯。

    敲了敲段榮家的大門,一個快五十歲的女人開了門,她就是段榮,在家焦急的等了一天。

    段榮打量了一下沈月珍身後的姑娘,又年輕又漂亮,她能幫到秦家?

    段榮將她們讓進屋,探頭出去看看,沒有鄰居在觀望,這才進門把門給關上。

    沙發上一個年輕消瘦的男人站了起來,沈月珍介紹到︰“這就是秦衛。”

    她又跟秦衛說道︰“秦衛,這是葉姜,我住的房子就是葉姜家的老宅,你們聊,我下樓轉轉再上來。”

    沈月珍心想他們待會聊的都是些緊要的事情,她一個外人不好在屋里听,還是下樓等葉姜聊完了再一起回家。

    秦衛上前給沈月珍拉回來,說道︰“我們家的事,沒什麼是你不能知道的,你不用出去。”

    沈月珍沒想到秦衛這樣大膽,當著別人面還敢拉扯她,繃著臉說道︰“趕快放手。”

    秦衛松了手,幾步走到門口,將門栓給插上,意思是不教沈月珍出去。

    沈月珍紅了臉。

    葉姜心想他這兩人是有情況啊,等晚上回去好好審審月珍,啥時候開始和秦衛發展上的,這秦衛離婚也沒多久。

    段榮泡了兩杯茶過來,端給葉姜和沈月珍,“你們坐著說話。”

    葉姜也不拐彎,從包里拿出那份檢舉材料出來,“秦衛,這里面是鄒世宏偽造材料檢舉你父親的證據,還有一些他自己違法亂紀的材料,你明天去找你師傅的徒弟,把這份檢舉材料給他看,他就曉得自己做偽證是要被揭穿的,肯定會跟你一起去自首,有了他的口供和這份材料,你父親很快會被放回來。”

    秦衛顫抖著手接過這份十幾頁能證明他爸清白的材料,他求了那麼多人,都查不到一丁點的消息,這個姑娘是怎麼弄到這些材料的?

    “為什麼要幫我?”秦衛哽咽著問道,從他父親出事到現在,壓力和旁人的冷嘲熱諷幾乎將他的脊梁都壓塌了。

    “也不是特意來幫你的。”葉姜說道︰“這里面關系還挺復雜,我丈夫前妻的兄弟,娶的就是鄒世宏的女兒,鄒顏幾年都不能生,她婆婆肖老太太,也就是我男人的前岳母,居然跑到離城,死皮賴臉的要搶我家幾個孩子,我不耐煩他們。”

    “後來托人一查,才發現鄒世宏這麼多違法亂紀的事情,我就把材料都要過來了。”

    葉姜直言不諱的說道︰“你去檢舉鄒世宏,鄒顏和肖老太就顧不上搶我家孩子,你父親也能洗刷冤情早點回家,但是你不能說這些資料是我給你的。”

    “我曉得。”秦衛保證道︰“葉同志,不管你是出于什麼目的,你都幫了我家一個大忙,這份人情我一定記著,你什麼時候讓我還,我絕對不說二話。”

    秦衛知道這是他老秦家走了大運,如果不是肖老太去離城鬧的葉同志煩不勝煩,人家怎麼可能多此一舉去查找鄒世宏違法亂紀的材料。

    不管別人是出于什麼原因,秦家都感激不盡。

    段榮摸著眼淚,把那份檢舉資料看了又看,她其實是不識字的,但是段榮就覺得那十幾張紙,是她老伴回家的希望。

    “太好了,葉同志啊,我們都不知道要怎麼感謝你。”

    “感謝倒不用,不過我還真有件事情,想請段大娘幫忙。”

    “你說,只要我能幫的上的,我一定幫。”段榮一口答應下來,她一個只會圍著灶台轉的女人,也不知道能幫上葉同志家什麼忙。

    只要能幫上,再難她都會去做。

    “是您前兒媳金魏。”

    “金魏怎麼了?”段榮連忙問道,金魏離婚的時候,說要回離城找她老姑夫幫忙,段榮都還記著呢。

    她剛剛還在想,這些檢舉材料是不是金魏老姑夫準備的,難道是金魏離婚回去,真的信守承諾幫了秦家的大忙?

    那等秦衛爸爸回來,金魏會回來和秦衛復婚嗎?

    段榮心里有點犯難,秦衛這幾天好像對街道的小沈有點意思,可要是金魏跑回來復婚,老秦家受了金家的恩惠,那秦衛不跟她復婚也說不過去。

    可秦衛那性格,肯定是不走回頭路的,到時候鬧起來咋辦呀?

    “葉同志我問一句啊,這檢舉材料是金魏老姑夫給你的嗎?”

    這話問出來,秦衛就緊張了,如果是金魏老姑父準備的材料,他都不想要了。

    他不想接受金魏的任何恩惠,可是現在這麼好的機會能救他爸,他難道要放棄嗎?

    秦衛抬頭看看沈月珍,臉上盡是痛苦的神情。

    沈月珍別過臉,沒有給秦衛任何回應。

    葉姜奇道︰“段大娘您怎麼會這麼想,這份材料和金魏以及祁團長沒有任何關系,您可千萬別出去亂說。”

    “好的好的,不是她幫忙的就好,我不會出去亂說的。”

    段榮連連點頭,跟金魏無關就好,秦衛也不用兩難了。

    秦衛也大大松了口氣,他問道︰“葉同志,你剛說讓段姨幫什麼忙?你接著說。”

    “金魏在離城,跟肖老太太攪合到了一起,鄒顏的爸爸把她安排到了學前班,我倆孩子沒法去上學,怕金魏把孩子給了肖老太。”

    葉姜說道︰“我也不知道那女人腦子里在想些什麼,總之我不能讓金魏繼續留在離城,還要段大娘過去一趟,給她的厚臉皮撕開。”

    她把金魏在離城怎麼作的她老姑被婆婆帶回老家,老姑夫退掉了房子回部隊住都說了。

    “您知道嗎?金魏跟她老姑和老姑夫說,秦衛家暴動手打她,她根本就沒想過要幫秦衛把他爸救出來。”

    “她放屁,我家秦衛什麼時候動手了?”

    段榮徹底死心,也好,金魏做的這麼絕,等秦家好起來了,她也沒臉再回來。

    “小葉同志放心,等秦衛把材料遞上去,我就去離城走一趟。

    不單單是為了葉姜,段榮心想,她要撕的金魏在離城待不下去,也沒臉回c城。

    ……

    葉姜家的老宅是棟兩層的小院子,沈月珍住二樓的臥室,葉姜梳洗後,都快十點了。

    她笑著問道︰“小沈同志,你和秦衛是怎麼回事呀?老實交代,你倆發展到什麼程度了?”

    沈月珍紅了臉,被葉姜打趣的發澀,“哪有什麼關系,就他和金魏離婚那天被金魏潑了一臉的熱茶,我給他絞了條冷毛巾而已。”

    “只是這樣而已嗎?我看秦衛今天都去拉你的手哎,段大娘看的一點都不稀奇,這中間肯定還發生了其他故事吧?”

    沈月珍嘆口氣,說道︰“前幾天我媽來了,喊我回家嫁人,說城里有個死了媳婦的男人要討個老婆,肯給八百塊錢的彩禮,我說那男人都五十多了,能當我爹的年紀,我不肯,我媽就吵了起來,說我被男人糟蹋了,還能換八百塊的彩禮就不錯了,給我氣的,當時就想一頭撞死算了。”

    葉姜忙勸道︰“那又不是你的錯,你可千萬別做傻事。”

    “那天吵到氣頭上了,我在老家都挺過來了,沒理由現在去死。”

    “我媽一直罵罵咧咧的,可巧秦衛路過,他不知道發什麼瘋,沖進來就跟我媽說,他已經跟我好上了,不會讓我回家嫁人的,我媽問他能給多少彩禮,秦衛就把扛包掙的幾角錢拍桌子上,說他現在就這麼多,愛要不要,給我媽氣的一愣一愣的。”

    沈月珍想起她那個貪財的媽在秦衛手上吃癟就想笑。

    “我當然也得配合,我說我跟秦衛都住一塊了,吃糠咽菜我都跟他過,不會回家嫁人,也沒錢給家里,讓她當我死了,我媽當時就氣的回去了。”

    “本來我想這事就這麼算了,哪知道那秦衛當了真,就真過來找我,說他自己也是個離婚的男人,要啥啥沒有,就一把子苦力氣,沒資格介意我以前的事,叫我想開點。我說了他幾次讓他別來,他非不听。”

    沈月珍還是過不了心里那一關,葉姜勸道︰“你別老糾結過去那點事,我看秦衛人挺好的,你好好考慮考慮。”

    沈月珍睜著眼楮好半天沒說話,不是沒有考慮過,只是她不想將自己的後半生將就下去,如果再找個脾氣不對付的,寧願自己過一輩子。

    再看看吧。

    “你大姐在離城給你帶孩子,你就等你男人忙完事一道兒回去唄。”沈月珍熄了燈,躺在床上說道。

    “他這次要一兩個月才能回得去,我明天就得走。”

    說起他男人,葉姜這會放空了腦袋,才突然想起來,慕連城好像說開好了招待所,還說如果葉姜不去住,他自己過去住算了。

    男人在這邊的駐軍是有宿舍住的吧?

    跑出去開什麼招待所啊,還讓她也過去……

    黑夜里,葉姜蒙著被子笑起來,笑的沈月珍撓她咯吱窩,“想到啥好笑的事情了?說出來听听。”

    “我晚上不在這住了。”葉姜起來拉了燈繩,麻利的穿衣服穿鞋。

    沈月珍靠在枕頭上,歪著腦袋問道︰“大晚上你跑哪去啊,要不要我陪你。”這黑燈瞎火大半夜的出去,她還不放心呢。

    “不用,你睡吧,我男人在招待所,我過去找他去。”

    她也是糊涂了,當時心里想著事,沒留意男人語氣里的失落,三十的人了,還老實的讓人心疼。

    現在過去找他,他會被嚇一跳的吧?

    沈月珍披上外套起來,“你不早說,我說走的時候看到慕團長悶悶不樂的呢,早知道從秦衛家出來,你就直接去招待所好了。”

    “行了你別送了,我認得招待所在哪。”

    趕上了末班的公交車,車上沒什麼乘客,售票員大姐問道︰“哪站下?”

    “四牌樓站。”

    “五分錢。”

    葉姜給了一角,售票員找回五分,撕了張票給她。

    看她一個年輕的姑娘提著行李包,又要在四牌樓站下,那肯定是要去住招待所了。

    “探親還是訪友呀?這個點四牌樓的招待所估計住滿了,你不如多坐幾站路,到陳塘站的那個招待所住,那邊人少一般不會住滿,保險一點。”

    葉姜笑著道了謝,“我丈夫在四牌樓的招待所開好房間了。”

    那就是來探親的了,售票員大姐沒再說什麼,往後走跟下一個上車的乘客收票錢。

    車窗外只有昏黃的路燈,那年在c城見到慕連城,是在一個下大雪的夜里,也是在四牌樓招待所的門口。

    兩人擦肩而過的時候,慕連城回頭喊了聲︰“葉老師……”

    後來她帶了小西小北的班主任,男人就經常來,再後來,大伯給她介紹對象,相親的時候才知道對方是慕連城。

    坐了六站路,到了四牌樓站的時候,售票員大姐忙喊道︰“前面的小姑娘,四牌樓站到了,快下車。”

    葉姜回過神,差點坐過了站,她連聲道謝,下了車後進了招待所。

    葉姜從包里拿出介紹信、證明,交給櫃台後面服務員,“同志,我住店。”

    “我們這住滿了呀。”櫃台後面梳著麻花辮、臉上有幾顆雀斑的小姑娘抱歉的說︰“陳塘的招待所可能還有房間,要不我找我們鍋爐房的師傅陪你一道去?”

    這年大部分的人還是很善良淳樸的,怕她一個姑娘走夜路不安全,主動提出找人送。

    “謝謝同志,我丈夫在這里開好了房間,516房叫慕連城,您給查一下。”

    “好,你等一下。”小姑娘挺熱情的,翻開了登記本,查了一下說道︰“原來長那麼好看的軍官同志是你丈夫呀,晚上我還看到他下樓打開水呢,我帶你上去吧。”

    “不用,我自己上去。”葉姜沒讓小姑娘帶,自己蹭蹭的就上了五樓。

    順著走廊找到了516的房間,葉姜敲了敲門。

    “誰?”里面有下床走動的聲音,男人似乎很疑惑,這麼晚了誰來敲他的房門。

    葉姜忍著笑,故意啞著嗓子說道︰“查房的,快開門!”,,網址m..net  ,...︰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七十年代小後媽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