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七十年代小後媽 > 第38章 第38章

第38章 第38章

作品:七十年代小後媽 作者:姜絲煮酒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慕連城心道, 這大晚上的查什麼房,他一個男同志單獨住招待所,有什麼可查的。+++全本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听對方的聲音還是個女同志, 這都幾點了, 女同志們都不休息的嗎?

    有心不開門吧, 又覺得不好,畢竟還是要配合別人的工作。

    “稍等。”

    慕連城穿戴整齊,軍裝扣的一絲不苟, 然後才開了房門。

    門外一張明艷嬌媚的臉,笑的一臉的得意, 是他的小媳婦。

    不是說不來的嗎?

    她真來了,他反而有點不知道該拿她怎麼辦。

    慕連城詫異了一秒,才笑道︰“不是說不來的嗎?”

    “我要來查你的崗啊。”

    葉姜進屋關門, 這是間標間, 兩張一米五的床, 她笑著問︰“晚上怎麼睡?”

    男人怔了一會,怎麼睡?他不可能在外頭把她怎麼樣的,又想到那天晚上兩個人擠在一張小床上, 血液又熱起來。

    理智早就已經燒的崩潰。

    “你帶結婚證了沒有?”男人問道。

    “什麼?”

    慕連城輕輕踫了踫葉姜的小手,有些冰。深秋的夜晚已經很涼, 他倒了杯熱水給葉姜暖手。

    “兩口子住招待所要登記結婚證,樓下的小姑娘沒問你要?”

    “沒啊。”葉姜也暗自懊惱, 來之前她又不知道慕連城會來接她, 還會開好招待所, 要是早知道, 她就帶上結婚證了。

    “那怎麼辦?不會這麼巧就今天晚上查房, 再說了我們是兩口子怕啥, 我困了我要睡覺。”

    說著葉姜就真的脫了外套鑽進被子里,她眨著眼楮笑著問道︰“你來不來?”

    熱血沖到了頭頂,男人熱的不行,他悶悶的說道︰“你先睡,我去沖個澡。”

    一盆的涼水從頭澆到腳,才讓他清醒了點,出來的時候葉姜已經磕上眼簾睡著了。

    慕連城暗自松了口氣,熄了燈輕手輕腳的掀開被子,在媳婦的身邊躺下。

    葉姜只是眯了一會,也沒真睡著,兩人肩並肩躺著,招待所的隔音都不好,隔壁房間莫約住的也是小兩口,床架子吱呀晃了小半天,隱約夾雜著女人的喘.息聲。

    葉姜面紅耳赤,翻身將臉埋在男人的臂彎里。

    她原本確實存著小心思,打算在這里把男人心里的防線給突破了,可是這的環境也太糟糕了。

    有點什麼動靜樓上樓下左右隔壁都能听見,還得提心吊膽怕查房的。

    葉姜蜷的像蝦米,在慕連城懷里悶悶的說道︰“這里隔音不好……”

    慕連城好像比她更窘迫,給葉姜亂撓的小手拽到懷里,“那你還亂動,老實一點。”

    天還沒亮,慕連城就起了床,葉姜靠在床頭上拉了燈,睜著困倦的眼楮問道︰“你怎麼不開燈啊?”

    “你再睡會。”男人穿好衣服,他動作已經很輕,還是給葉姜吵醒。

    在家的時候葉姜天天都得早起操持著幾個孩子,沒一天得閑,他就想讓媳婦睡個懶覺。

    慕連城坐在床邊揉了揉葉姜的頭發,“我今晚可出不來,你打算在這里住幾天?我出去的時候給你把房費交上。”

    葉姜一口咬在男人手指上,她用了力氣,“你都不來我還住什麼呀,我下午就回去。”

    慕連城手指吃痛,那酥麻的感覺一直竄到心里,他也不躲,“那行,回頭你把房間退了。”

    男人又強調,“走的時候一定跟我說一聲,我去送你,不許偷偷摸摸的自己跑了。”

    說著用床頭的紙筆寫了個電話給葉姜。

    “慕連城,我發現你現在有點黏人了哎。”

    葉姜笑了笑,把寫了電話號碼的便簽紙拿在手里,看一眼就記住了。

    慕連城被媳婦說的微澀,多久之前還一本正經的說過,只要葉姜能留下來三年,讓他和孩子們都安定一點,就要放她走的?

    他好想回到那時候抽自己一巴掌,讓他嘴賤,若是將來葉姜拿這話堵他的嘴,他要怎麼辦?

    “我得走了。”慕連城掩飾了自己的窘迫,關了燈說道︰“被子蓋好,別貪涼。”

    慕連城走後,葉姜又睡了個回籠覺,醒來的時候十點多。

    她把房間退了,去朝陽街道找沈月珍。

    ……

    沈月珍請了半天家,把去紀委送檢舉材料回來的秦衛帶來了老宅。

    “葉姜,我去做午飯,有什麼話你和秦衛去屋里說。”

    秦衛跑的一頭都是汗,他臉上有喜色,應該是事情辦的很順利。

    “葉同志,我見到我爸爸了,紀委重新調取了檢舉我爸爸的那份材料,說會派調查組重新調查,真的太謝謝你了。”

    秦衛臉上都是興奮勁,他早就知道爸爸是被人陷害的,沒想到那個人是鄒世宏,現在組織上要重新調查,他爸爸很快就能回家,老秦家不用再被人戳著脊梁骨罵了,他能抬頭挺胸的做人。

    “那就好,”葉姜笑著說道︰“我之前都說了,我也有私心的,那下午就讓段姨跟我回一趟離城?”

    秦衛沒啥意見,葉姜幫了他家這麼大一個忙,秦衛跟他繼母說道︰“段姨,那你看?”

    “當然要去了。”段榮這時候心里又高興又感激,她男人終于有希望出來了。

    她了解她的前兒媳金魏,兩面三刀的女人,秦家要是翻身了,那女人肯定哭著喊著要回來復婚。

    復婚?段榮看看在廚房做飯的沈月珍,小沈多好啊,繼子私下里也說了,想和小沈過日子。

    那會兒秦家窮的吃不飽飯,怕人家姑娘嫁進來吃苦,現在可不一樣。

    老秦要回來了,秦衛也能恢復工作,段榮當然更喜歡做事勤快性格爽利的沈月珍當她的兒媳婦。

    沈月珍可比金魏好相處多了。

    她可不想金魏再回秦家。

    “小葉,那咱們吃了中飯就走?”段榮恨不得現在就過去給欺騙她的金魏臭罵一頓,罵的她沒臉再上秦家的家門。

    “嗯,我男人去車站買車票去了,段姨你吃了飯回家收拾幾件衣裳咱們就走。”

    慕連城給媳婦送到火車站,將買好的車票遞給她,“我會盡快回去,秦衛家這邊的情況,我也會留意著,你放心,鄒世宏家一定沒有多余的精力再想著打孩子的主意。”

    “成,你趕緊回去吧。”

    有她男人在這邊暗中照顧著,秦衛家的事兒基本就算是妥了,秦衛家妥了,她的幾個孩子也能安安穩穩的免受狼外婆的騷擾。

    從c城到離城的火車要十幾個小時,到了離城後都凌晨四點多鐘,這個點連招待所都住不了。

    下了火車後葉姜說道︰“段姨,您去我家湊合一晚。”

    這一路上段榮早就跟葉姜聊熟悉了,也不跟她客氣,“你不嫌我麻煩,我就去你家叨嘮一晚。”

    葉姜本以為要走回家,出了離城的火車站,小關早就等在外面。

    小伙子看到葉姜,上前接過她手里的行李,笑著說道︰“嫂子,我們團長叫我來接你。”

    葉姜心里一甜,他男人想的周到,不過心里也有點過意不去。

    “你們團長也是的,這麼晚了還折騰你們干啥,我走回去就成了。”

    “那怎麼成。”小關滿不在乎的說道︰“這算啥呀,我們經常夜里起來急訓的。”

    小關開著吉普車,給她和段榮送到家屬院門口,說道︰“嫂子,那我就先回去了。”

    “謝謝你啊小關,哪天休假了來家里吃飯。”葉姜笑著道了謝。

    “等我們團長回來,一定來叨嘮嫂子,慕團長老在我們面前夸嫂子做飯好吃,我們就是一直沒好意思來。”

    小伙子不好意思的撓撓頭,一腳油門開著吉普車跑了。

    葉姜望著車尾煙笑了笑,想不到慕連城還是個挺愛炫耀媳婦的人。

    “段姨,我家小,只能委屈你跟孩子們擠一擠。”

    進了家門之後,慕蓮花也醒了,葉姜介紹了一下段大娘,慕連城大姐連聲道謝︰“段大娘,您來的太是時候了,你們不知道,今天郝校長來家訪,問我們是不是對學校有意見,為什麼沒讓倆孩子去學校。”

    葉姜打了熱水,從屋里拿了新毛巾給段大娘擦臉。

    “姐,那你怎麼說的?”

    “我說我們家對學校沒意見,對新來的金老師有意見,她太不負責任了,怎麼能把孩子隨便的就交給心懷不軌的人呢,這幸好是孩子媽踫到了,要是沒踫上,孩子被帶走學校負得起這個責任嗎?”

    葉姜沒讓孩子去學校,就猜到郝校長會來家里,畢竟慕連城是個副團長不是普通人,臨走之前她就提醒過慕蓮花,郝校長有可能會來。

    “姐你說的對,我和郝校長都是一個教育系統的,我不好直接懟他,你今天這麼一說,估計郝校長會讓金魏來咱們家登門道歉。”

    金魏是郝校長的發小給推薦來的,鄒世宏那邊的問題郝校長還沒有听到風聲,自然不好直接把金魏給辭退,駁了他發小的面子。

    “你猜的可真準。”慕蓮花才不接受郝校長的道歉,反正金魏在學校,她就不能再把孩子送學校去。

    “有段大娘在,我看金魏明早還怎麼賣可憐博同情。”

    今天郝校長的話可氣死她了,郝校長說什麼金老師也不容易,被家暴,被前夫打到不得不離婚,如果不能留在離城的學校,根本就沒地方可去。

    原本對金魏還有意見的郝校長,听了她聲淚俱下的哭訴,居然生出幾分同情出來,提出讓金魏給學生家長登門道歉。

    金魏為了自己的工作,只能同意。

    段榮听的義憤填膺,“我竟不知道,我那前兒媳這麼會裝,還是秦衛看的明白,早在離婚的時候就把話說的清清楚楚,可恨我那時候居然還把她當做救命稻草,我真是太蠢了。”

    段榮簡直想甩自己兩巴掌,如果這趟不來離城,不親眼看清金魏的本性,等秦家好了金魏回來哭訴,她和老秦肯定也會像郝校長一樣,被這個女人再騙一次。

    ……

    “葉姜,我那天真的不是有意帶小北小西出學校的,我想著外婆想見見孩子也沒有什麼錯,我就帶出去了,今天特意上門來給你道歉。”

    金魏特意挑了一大早,早到天邊的太陽剛剛泛起了魚肚白就來敲葉姜家的門。

    如果太早了人多她更加吃虧,不如來早一點道完歉在郝校長這里也好有個交代。

    這會子左鄰右舍還沒有起床,金魏就站在葉姜家門口,可憐兮兮的說著道歉的話。

    郝校長被她昨天的一番話打動,今早還特意陪著她來,她盡量把自己的狀態裝可憐一點,並不是想求得葉姜的原諒。

    葉姜原不原諒她才不在意呢,她在意的是郝校長的態度。

    沒想到昨天哭訴的效果那麼好,郝校長居然承諾,只要她上門誠懇的道歉,如果學生家長還是計較不肯原諒的話,就讓她去教小學一年級。

    估計葉姜到時候會氣死吧。

    哈哈哈,金魏心里都樂開了花,沒想到她運氣這麼好,才幾天的時間就心想事成直接去小學部。

    葉姜一大早的就被吵醒,她半倚在門框上,冷冷的說道︰

    “肖老太太來離城連堵我家好幾天,街坊們誰不知道,小陸老師跟你交接班的時候也跟你說過不要讓那老太婆接近我家孩子,你倒好,一天連著兩次把我孩子送到老太太手里頭,你敢說你不是故意的?”

    “我承認這是我的錯。”

    金魏一副做錯事心痛到極致的樣子,“因為我的工作是肖老太太給介紹的,我當時是想著報答一下肖老太太,我想著老人家也不容易,只是想看看外孫,我也不知道肖老太太利用我,想把孩子搶走呀。”

    金魏聲淚俱下,如果不認識的人,還以為這位可憐的老師被蠻不講理的家長故意刁難。

    至少郝校長就是這麼認為的。

    他已經開始同情金魏,幫著金魏勸說葉姜。

    “小葉同志,你也是一位老師,知道咱們教師的工作不容易,兢兢業業的就怕出一點差錯,這件事情上小金老師確實做錯了,但是我覺得可以給她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改過自新?”葉姜覺得好笑,“郝校長您的同情心還真是泛濫,感情差點弄丟的不是您家的孩子,您怎麼不同情同情我。”

    “我可是個後媽,萬一孩子出了什麼閃失,您覺得我丈夫會不會埋怨我?我丟了孩子下半輩子還能睡得著覺嗎?那我家庭破裂和我丈夫互相埋怨一輩子日子過不安生,我也得去原諒這個差點弄丟我孩子的人?”

    葉姜說完轉頭看看站在客廳里听的臉色激動的段大娘,示意她不要著急,不要現在出來打臉,听听金魏還有什麼話說。

    慕蓮花早就見識過葉姜的能力,她用眼神兒示意段大娘淡定一點,她弟媳婦就是這麼爽利的人,想賣可憐博同情?哼!在葉姜這兒才行不通呢。

    郝校長被葉姜說的老臉通紅,心想難怪金老師一定要他陪同,說葉姜肯定不會接受她的道歉。

    “小葉同志,那現在孩子不是沒事兒嘛,咱們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能因為一件還沒有發生的事情,就把一位可憐的女人逼上絕路吧,你也是女人,通融一下就接受她的道歉吧。”

    金魏配合著痛哭了起來,心里卻在得意的想著,葉姜千萬別同情她,最好不要原諒她,這樣郝校長就會安排她當學校的正式教員,可以去教一年級,跟班上一直教到五年級,然後去教初一……

    哈哈哈,她的好日子就要來啦。

    她已經看透了葉姜是個得理不饒人的女人,果然,葉姜就如她料想的一般說出了尖酸刻薄讓郝校長越發同情她金魏的話。

    “我不通融。”葉姜說道︰“這個女人哪里可憐了?有哪一點值得別人同情的地方?她不離開學前班,我孩子就不會去上課,這是我的底線我絕對不會讓步的。”

    金魏心想太好了,一切都如同她料想的一樣。

    她今天來的目的已經達到,葉姜不是認為她聰明無比嘛,還不是做了她金魏的墊腳石。

    “郝校長,您看到了吧,小葉老師對我有誤會在先,誤會我和慕團長有私情,所以一直針對我,我在她這里是得不到原諒了,只能按照您說好的,去教一年級。”

    葉姜啞然,金魏靠著裝慘會騙人就能讓郝校長把她調去一年級任教?

    老實人都這麼好騙的嗎?

    幸虧段大娘來的及時,不然今天郝校長就被金魏給騙慘了。

    葉姜正色說道︰“郝校長,您不會真的要把金魏調到一年級當老師吧?”

    郝校長也為難,他沒想到葉姜死活不肯通融,他確實跟金魏說過,如果葉姜不肯原諒,就把她調到小學部。

    “小葉同志啊,那怎麼辦呢你又不肯原諒金老師,我不能讓你家孩子不上學,也不能讓可憐的金老師走上絕路啊,我只能把金老師從學前班調走。”

    葉姜瞧著金魏暗暗得意的眼神,說道︰“那這樣吧,郝校長您說說金魏怎麼個慘法,就像您說的我也是女人,如果她真慘的話我也不會為難她。”

    “葉老師你說話當真?”

    “我說話一向都算數。”

    “小金老師她跟我說……”

    “郝校長!”金魏打斷郝校長的話,她不想讓葉姜知道她在郝校長面前編造的那些謊話,葉姜可不是那麼好騙的。

    “怎麼了小金老師?”

    郝校長被金魏大聲打斷了有些不悅,“我還不都是為你考慮,你的遭遇雖然可憐淒慘,但是為了說服葉老師,我也不得不說出來,如果葉老師听了你悲慘的遭遇還是堅持要你離開學前班,那我馬上就把你調到小學部,還給你分一套教師宿舍。”

    郝校長的承諾讓金魏面露喜色,她點頭說道︰“哎,家丑不可外揚,可我現在都快活不下去,也沒法再幫我前夫家掩飾了,您說吧。”

    呵……葉姜冷笑,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金魏真的是什麼話都敢亂說。

    那就成全她吧。

    “郝校長您說來听听,我也想知道金魏那得多慘的身世,才能讓您心生同情。”

    郝校長語重心長,還細數了自己對金魏改觀的心路歷程。

    “其實一開始我對小金老師也是有偏見的,可當小金老師說,兩年前她和慕團長相親都快談的差不多了,最後因為她爸爸不同意,強迫她回家隨便嫁了個人,才導致她倉促組建的婚姻不幸福。”

    郝校長怕刺激到葉姜,還有些話沒說出口,金魏當時在他辦公室哭的跟個淚人一樣。

    說本來和慕團長組建家庭的人是她啊,這次回來看到慕團長娶了新人,心里一時鑽了牛角尖才和葉姜嗆了幾次,她現在已經認識到錯誤。

    “慕團長人品這麼好,小葉老師當然體會不到被男人喝醉之後拳腳相加的暴力,小金老師也是被他男人打的受不住,好不容易才離了婚,c城她是不敢回去的,怕她前夫還找她麻煩,離城要是再呆不下去,你讓她一個離婚的女人該怎麼辦呢?”

    葉姜算是听明白了,金魏的賣慘就是拉扯別人,把她身邊所有人都說成壞人,襯托的自己像個小可憐。

    葉姜看著一旁毫無悔意的金魏,冷聲問道︰“金魏,你確定你和前夫離婚的原因是因為秦衛家暴動手打你?”

    “那還能有假!”金魏理直氣壯,反正不可能有人去c城求證的,她只要咬死口說前夫動手打人,大家都會同期她。

    “葉姜,你自己找了慕團長這樣的好男人,你是不知道我的苦處,你身在福中怎麼就不替我想想,你知不知道我前夫喝醉了動起手來,那是照死里打……”

    段榮在客廳里根本就听不下去了,她控制不住的發抖,這個女人怎麼能在外面胡說八道!

    她不顧慕蓮花的阻攔,沖出來照著金魏的臉上甩了一巴掌。

    “金魏,你還有沒有良心了?我家秦衛動過你一根手指頭嗎?那麼老實憨厚的男人,月月工資上交不喝酒不耍錢,你騙我們離婚的時候你是怎麼說的,我今天要好好的跟你對峙!”

    “媽?你怎麼來了?”金魏捂著臉不敢置信的看著段榮,她這個後婆婆怎麼出現在葉姜家里?

    金魏渾身冰冷,她不能跟段榮對峙,必須馬上把段榮弄走,否則她在離城的生活就全完了。

    “媽,你先回家去,我回頭慢慢跟你說。”

    金魏上前拉著段榮就走,“你怎麼能來離城打我的臉,你還想不想我老姑夫幫忙救秦衛爸爸了?你趕快買車票回去,你今天打我一巴掌的事,我會想辦法跟我老姑夫解釋的。”

    “我呸!”段榮重重的朝金魏臉上啐了一口,“你個不要臉的下賤.貨,還想騙我一個老婆子,我才不會上你的當,離城雖然離我家遠,我也不能任由你敗壞秦衛的名聲。”

    這時候天色已經大亮,不少鄰居都已經起了床,段榮不由分說,就把金魏給拖下樓,一直拖到大院子里。

    郝校長已經完全懵了,葉姜淡淡的說道︰“郝校長,剛才那位大娘是金魏的前婆婆,您也不能听金魏的一面之詞,咱們下去一起听听段大娘怎麼說吧。”

    “各位街坊鄰居,我知道大伙兒都忙,我舔著老臉求大伙兒停下來听我老婆子說幾句話,不然我真的是要被憋死了。”

    “怎麼回事啊?大清早的又鬧起來了?”

    “哎呀那個不是金魏嗎?每次鬧出大動靜都和她有關,她又做什麼妖了?”

    “不知道啊,過去看看。”

    原本寂靜的大院子一會兒工夫就圍滿了七大姑八大姨,陳華和李春芹都擠到葉姜身邊。

    “小葉這怎麼回事兒?”李春芹問道。

    “李主任別急,您听一會兒就明白了。”

    陳華看看旁邊的郝校長,“郝校長你不住這吧?也跑過來八卦?”

    郝校長頭都抬不起來,感覺這次要丟大面子了,“路過,路過……”

    段榮毫不理會金魏哭泣著求她別鬧,這女人敗壞秦衛的名聲胡編亂造,她這次鐵了心要還她家秦衛一個清白。

    段榮一把甩開金魏的手,高聲說道︰

    “街坊們,金魏是我前兒媳婦,為什麼她會成為我前兒媳呢?想必大家都知道了金魏說的離婚原因,我老秦家倒霉了,落魄了窮的揭不開鍋,秦衛借酒澆愁還動手打媳婦,所以金魏忍不了離了婚,她是這麼跟大伙兒說的吧?”

    “是啊,金魏的老姑逢人就說她佷女兒可憐,被男人打怕了不得不離婚,我們都知道啊。”

    街坊們心想這中間莫非還有什麼隱情?

    段榮心里像是被人扎了一萬根鋼針一樣的痛,她哭的好大聲,喘了好幾次才能再次開口說話。

    “事實根本就不是這樣,我家秦衛是個老實人,從來不會動手,金魏騙我們說她老姑夫可以幫忙把秦衛爸救出來,但是必須要求秦衛和她離婚,她還口口聲聲的說她不想離婚,等秦衛爸救回來,就回家和秦衛復婚。”

    “我家秦衛有骨氣啊,當時就說了離婚可以絕對不復婚,老秦家也不要她幫忙,秦衛兩年的工資都攥在她手心里,這女人走的時候一毛錢都沒有掏過。”

    “錢就算了我們給了媳婦就不會再要,可是婚都離了她不能在外面這麼黑了心肝的抹黑我家秦衛。”

    “老實人就活該被欺負嗎?我老婆子沒用啊,被這個女人騙了這麼久。”

    段榮越說越氣,越說越傷心,又忍不住大哭起來。

    老秦家被人欺負的太狠了。

    街坊們結合金魏這段時間作的妖,她老姑都被她作回家,老姑夫祁大海寧願把房子退了回部隊,肯定都和金魏有關。

    大家紛紛同情那個哭的快背過氣的段大娘。

    李春芹眼楮里都冒出了淚花,她把段榮扶起來,“段大娘快別哭了,澄清了就好,我們都相信你。”

    金魏已經面如死灰,她還想狡辯,“你污蔑我,葉姜給了你多少錢?媽我可是你兒媳婦啊,你非要把我逼死不可嗎?”

    “我污蔑你?”段榮已經語無倫次,她索性把秦衛的離婚證和當初街道開的離婚證明拿出來,給圍觀的街坊們一一傳看。

    “大家看看這離婚證上面的日期,還有街道給開的離婚證明,上面清清楚楚的寫明了,是她金魏嫌棄老秦家窮了主動提出離婚,為著離婚證明,金魏一杯滾燙的熱茶潑在秦衛臉上,差點燙瞎了我家秦衛的眼楮,這都是有人證的!”

    李春芹看了離婚證上的日期,氣不打一處來,“金魏啊,這麼說你糾纏小慕的時候還沒離婚哪,你臉皮也是厚到家了。”

    李春芹怕以後金魏又出去敗壞慕連□□聲,也顧不得了。

    “那今天都說到這個份上,我也必須要給小慕澄清一下,當初小慕可沒有主動要跟金魏相親,是金秀鳳亂拉線,把小慕騙到服務社和金魏見面的。”

    “其實那時候金魏就已經和秦衛下過定準備著要結婚,還有臉去欺騙小慕,大家都知道小慕的性格,顧忌女同志的面子和名聲就忍了沒說,以後大家可不許在背後亂嚼舌根!”

    人群看著金魏的眼神里滿滿都是嫌棄。

    金魏腦子里一團亂麻,她沖到郝校長跟前,哭著說道︰“郝校長,您別相信她們,我都是被冤枉的,如果我不能去小學教書,只能死路一條了。”

    “小金同志,我也幫不了你。”

    郝校長轉頭就走,“我現在正式通知你,你已經被開除了,不要試圖來學校找我,我不會讓門衛放你進來的。”

    看熱鬧的人群被李春芹勸散,金魏茫然的站了一會,什麼都完了,她怎麼會落到今天這個下場。

    她把所有的怨氣都撒在段榮身上,語氣惡毒。

    “老太婆你得意什麼,我還存了一千多塊錢,換個地方哪找不到人嫁,你呢,守寡守了好幾十年,好不容易嫁個老頭子,還不是要再次守寡!”

    李春芹暗自搖搖頭,這個女人太惡毒了,哪個男人娶了她真是倒霉哦。

    段榮冷笑一聲,出了這口悶氣她現在渾身都舒坦。

    “金魏啊,你的福氣都是被自己作沒的,你還不知道吧?我家老頭子馬上就要洗刷冤屈回家了,組織上已經在調查鄒世宏污蔑我家老頭的舉報材料,秦衛也能很快恢復工作。”

    “不過老秦家今後怎麼樣,都和你無關,你知道秦衛的性格,是不可能再讓你進老秦家的門。”

    金魏徹底呆住了,秦衛居然還有翻身的一天?秦立能洗刷冤屈恢復原職?

    天哪,秦衛的爸爸在被舉報之前可是剛剛提了化工總局副書記的位置,她如果留在原單位里,要不了幾年就是副科長。

    金魏一陣陣的暈眩。

    站不穩的她更是被一個急切奔跑的人撞倒,重重的摔在地上。

    肖老太太剛剛一直在人群里看熱鬧,听到最後一句話的時候就跟天打雷劈的一樣。

    如果秦衛爸爸是被冤枉的沒事,那麼暗中舉報的鄒親家就有事,還是大事。

    親家倒霉她兒子就要倒霉,她急忙上前問道︰“你說謊,我鄒親家能量那麼大,是不可能出事的?”

    段榮心道這個刻薄的老太太就是來搶小葉家孩子的肖老太了吧。

    別人家心肝寶貝的孩子憑什麼給她,她可真不要臉。

    “說不說慌的你自己回c城看看不就知道了?想不到我老頭子是被鄒世宏舉報的,真是一報還一報,按照老秦家當初倒霉的慘樣兒,你那親家一樣都少不了。”

    “免職是跑不了,哦對了,他違規給自己女婿安排的工作,肯定也會被罷免,你還是回去問問你那好兒子,有沒有參與他岳父干的那些違法亂紀的事兒。”

    “如果有,被查出來可是要判刑的,自首還能判的輕一點,你趕緊回去吧說不定還能趕著他被抓起來之前見一面。”

    “你騙人我不相信。”

    肖老太太這時候哪有心思再去管孩子不孩子,她兒子就是她的命。

    她飛一般的奔去供銷社打電話給兒子單位,偏偏那頭說他兒子剛被調查組帶走問話。

    鄒顏也跟著打了個電話回娘家,她娘家媽在電話那頭焦急的問她孩子怎麼還沒帶回家,她爸已經被帶走調查了,讓她必須立刻馬上把雙胞胎帶回來給她爸解災。

    肖老太太一把推開哭哭啼啼的兒媳婦。

    “都是你這個喪門星,如果不是你生不出孩子我怎麼會來離城,我不來離城那葉姜就不會去c城找段榮,肯定是葉姜給老秦家出的主意去舉報你爸,不然段榮能跟她來離城幫她趕走金魏?”

    鄒顏傻了,她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氣。

    “是你自己說孩子是你外孫子一定要來搶的,你現在怪我?不是你出的餿主意我爸爸能出事?我現在就回家跟你兒子離婚!”

    “離就離,我肖家還不稀罕你呢,跟你家劃清界線我兒子就沒事了,到時候再娶個能生養的女人,我家才不稀罕你,看在你爸能幫我兒子安排工作的份上我已經忍你好幾年了。”

    “你這個惡毒的老太婆你一定會遭報應的,你女兒就是被你天天罵夜夜罵給咒死的,我現在就跟你撇清關系,免得被你咒死!”

    婆媳兩個連罵了一路,買了最早的車票回c城。

    段榮可真解氣兒,今天知道了金魏到處騙人撒謊,她對臉色發白戰栗發抖的前兒媳生不出一點兒的同情心。

    葉姜幫了她家大忙,她也要幫幫葉姜,把這個金魏從離城趕走。

    “金魏啊,你還有臉杵這兒?趁著沒被唾沫淹死之前趕緊收拾東西買張車票走的遠遠的,離城沒你呆的地兒了。”,,網址m..net  ,...︰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七十年代小後媽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