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七十年代小後媽 > 第39章 第39章

第39章 第39章

作品:七十年代小後媽 作者:姜絲煮酒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大姐, 你不在這多住幾天了?”

    “不住了,听說肖老太的兒子舉報了他岳父,兒媳婦的娘家媽帶著人上門把女婿打傷了, 肖老太讓兒子離婚, 她一門心思的要給兒子找個好生養的女人生個親孫子, 不會再來搶孩子,我也就放心了。+++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ck101.org

    慕蓮花神清氣爽,肖老太不會再回來, 慣會作妖的金魏被段大娘撕的在離城呆不下去,當天就走了。

    離城的事情都安頓下來, 這下子她大兄弟和葉姜能安安生生過日子了吧。

    葉姜在供銷社的副食品商店買了一些干貨特產給慕連城的大姐帶回去。

    瑤柱、魷魚絲、海參、蝦米飛螺干各買了一大包。

    上輩子鄒家被查之後,肖老太的兒子第一時間就去舉報岳父好立功減刑。

    肖老太也是堅決的讓兒子馬上離婚和鄒家撇清關系,後續的發展和現在一樣。

    只不過肖老太這次選擇來離城搶孩子, 被葉姜狠狠打了回去, 讓這一切提前了。

    慕大姐看著葉姜買了許多的海產, 連忙說道︰“別浪費錢,這些腌制的海鮮我又不會做,你留著自己家吃。”

    “我們這能吃到新鮮的呀。”葉姜笑著說道︰“回頭我教你做, 保管孩子們愛吃。”

    慕大姐這次來離城,唯一的遺憾就是沒等到她大兄弟回家, 她還有好些話要當面交代那個榆木疙瘩的兄弟,可惜了。

    兩個大的軍綠色行囊都塞的滿滿當當, 全是各種干貨海產。

    葉姜把每種干海鮮泡發的方法都寫在紙上, 每種海產的烹調方法也寫了兩三種, 清清楚楚。

    慕大姐這幾天跟著葉姜學著做過幾次海鮮, 加上有葉姜寫的詳細的食譜, 不愁不會做這些海產。

    想著家里的娃娃和男人都沒吃過, 也樂滋滋的準備回去露一手,給孩子們嘗嘗鮮。

    那些原本要說給慕連城听的話,慕大姐到底沒忍住,換了個方式囑咐葉姜。

    “你倆打算什麼時候生個孩子?”

    葉姜抿唇笑笑,還生孩子呢,睡都沒睡上可怎麼生?

    慕大姐大約是覺得兩人有個共同的孩子感情能更牢靠點。

    葉姜也不想讓慕蓮花擔心,含含糊糊的說道︰“生孩子的事情順其自然吧,該有的時候自然就有了。”

    送走慕蓮花,葉姜去服務社找李春芹。

    李春芹這幾天特別的舒心,金秀鳳回了老家,沒有金魏在這里搞事情,家屬院都和諧了不少。

    李春芹剛剛才放下電話,就看到葉姜過來了。

    她拉著葉姜絮絮叨叨的說著段榮電話里跟她說的那些事。

    “段大娘打電話來找你,我說你去車站送你大姐去了,回頭給她回過去,段大娘說跟我說也是一樣的,讓我轉告你。”

    大概是秦衛那邊的事情進展的比較順利,不然肖老太的兒子不會那麼快就去舉報自己的岳父。

    只是葉姜沒想到,段大娘要說的是金魏的八卦。

    “段大娘都說啥了?”葉姜問道。

    “是金魏回去鬧騰的事。”李春芹滿臉都是對金魏的鄙夷。

    “那個金魏果然是個厚臉皮,听說秦衛家沒事兒,秦衛爸還能恢復職位,居然跑回去要和秦衛復婚呢。”

    “復婚?那怎麼可能呢。”葉姜心想,這事兒金魏能干的出來,不過秦衛恐怕是不會和他復婚的。

    “秦家人不會同意的,她回去找不自在又何苦呢?”

    “可不是嗎,誰知道她怎麼想的呢。”

    李春芹說︰“金魏鬧騰了好幾天,秦家沒有一個人理她,听段大娘說金魏放下狠話,買了車票跑到一千多公里之外的h城,恐怕不會再回來了。”

    不回來也好,大家都省心。

    李春芹和葉姜都不想再提起金魏。

    李春芹問道︰“對了小葉,你來找我有啥事兒?”

    葉姜說明了來意,“李主任,我想找個阿姨,幫我接接孩子再做頓晚飯,要常住離城底實厚道的,您這邊有合適的人選嗎?”

    肖老太來鬧騰了一次,也給葉姜提個醒,還是得找個阿姨幫忙,免得一到下課就害怕遇事兒耽誤了接孩子的時間。

    李春芹早就覺得葉姜該找個阿姨幫忙,慕連城也不是天天都能回家,葉姜又沒個長輩幫襯的,一個人怎麼忙的過來。

    “家屬院的涂大娘挺合適,她小閨女涂紅雨才去學前班當老師,她在家閑不住,上回還跟我說想找個事情做做。”

    昨天小北說很喜歡新來的紅雨老師,和以前的小陸老師說話一樣的溫柔,涂大娘是李主任推薦的,又是紅雨老師的媽,葉姜也能放心。

    李春芹帶著葉姜去了涂大娘家,涂大娘一听挺樂意的。

    葉姜家事情不多,只需要周一到周五給她接接孩子,做一頓晚飯,有時候葉姜回來的早還自己做晚飯,小葉也大方,一個月給十五塊錢。

    涂大娘一口答應下來。

    葉姜當即說道︰“那就從今天開始吧,涂大娘您跟我一塊兒去接孩子,先熟悉熟悉。”

    涂大娘和她都住家屬院,這比找外面的人要方便不少,葉姜很滿意。

    到了學前班,涂紅雨看到自己親媽也來了,還打趣自己媽,“媽,我這都上班好幾天,您還不放心呀,郝校長都說我給孩子們帶的不錯,一個月後肯定能轉正。”

    涂大娘瞧著小女兒因為工作被認可開心的模樣,心里很高興。

    “哪兒呀,我給自己找了個事情,周一到周五幫葉老師接孩子,可不是來看你的。”

    葉姜把倆孩子牽到涂大娘跟前,笑著跟孩子商量著。

    “小北小西,以後媽媽每天早上送你們來學校,晚上放學讓涂奶奶來接,好不好呀?”

    小北一听涂奶奶是紅雨老師的媽媽,還和他們家住一個大院,點頭說道︰“好的媽媽,有涂奶奶來接,媽媽每天晚上就不用那麼著急了。”

    “你家孩子可真懂事。”

    涂大娘被這兩個小萌娃給萌化了心,她以前也幫不少人家帶過孩子,這麼小的孩子,沒有像小北這樣體貼心疼自個兒媽。

    小北乖乖的牽著涂奶奶的手,以後就是這位奶奶來接他和妹妹放學,媽媽就可以不用那麼累了。

    “我家孩子都挺懂事。”

    可能是之前在山水村吃過太多的苦,三個孩子格外的懂事,兩個小的特別好帶。

    她牽著小西,一路和涂大娘說說笑笑的回了家屬院。

    ……

    “葉老師,我爸到底什麼時候回來啊?”

    “你爸說今天能到家。”

    “我爸騙人,說好最多兩個月就回來,現在都三個多月了,他到底還要不要這個家了?答應送給我的鋼筆也沒個影子。”

    慕向南有點想他爸,幾個月沒見到爸爸,忍不住抱怨了幾句。

    慕向北撅著嘴,也同樣的滿臉不高興,他心里又想爸爸,又生爸爸的氣,這麼長時間都不回來陪他和媽媽。

    小北順著哥哥的話說道︰“爸爸是騙子。”

    今天是冬至,葉姜在包餃子,慕向南說喜歡吃豬肉白菜的,小北說喜歡吃韭菜雞蛋的,她就調了兩種餡料。

    “呀,小北這樣說爸爸要傷心了哦,爸爸也很想你們呀。”

    慕連城本來一個多月前就該回來,又被派去別的地兒出任務,電話里說是今天能到家,這都已經過了吃晚飯的點,也不知道男人趕不趕的回來。

    “好啦,你們三個就別埋怨爸爸啦,趕緊去洗手,等著吃餃子啊。”

    墊了紗布的竹篾子里擺滿了包好的餃子,葉姜看天色不早,不能叫孩子們餓著肚子空等,起身去大廚房燒水下餃子。

    “肖楠,你帶小西去水槽洗手,這小壞蛋現在只听你的話。”

    今天是周末,又是冬至,有吃餃子的習俗,學校的學生都放假回家,宿舍里又只剩下肖楠一個。

    慕向南不想肖楠一個人在宿舍里啃冷饅頭,邀他一起回家吃餃子。

    肖楠死活不肯,慕向南生拉硬拽的給他帶回家。

    “小西,跟哥哥去洗手。”肖楠牽著慕小西,小西點頭跟在他後頭。

    葉姜把豬肉白菜餡和韭菜雞蛋餡的餃子分批下到鍋里,看著水槽前兩個大的帶著雙胞胎小的打肥皂洗手,其樂融融的叫她看著心里歡喜。

    端著兩盤剛煮好的餃子進屋,小飯桌上只有兩個小的,葉姜問道︰“小北,你哥哥呢?”

    小北指指大房間,葉姜推開門,看到小南和肖楠在房間里嘀咕著什麼。

    “你倆嘀咕什麼呢,快出來吃餃子。”

    “來了。”慕向南拿了筷子過來。

    葉姜跟四個孩子說道︰“圓盤子里的是豬肉白菜的,方盤子里的是韭菜雞蛋的,餃子包的多,你們敞開了肚皮吃。”

    慕向南問道︰“不等我爸了?”

    “你們先吃,你爸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呢。”

    葉姜給孩子拿了上回用干辣椒末炸的辣椒油和醋,慕向北捧著五個碟子,看葉姜又準備出去,問道︰“媽媽,你不來和我們一起吃嗎?等下餃子要被吃光了哦。”

    葉姜笑著說道︰“媽媽再去給你們做兩盤煎餃子。”

    陳老師家晚上也吃餃子,她包好了餃子來廚房,看到葉姜燒熱了油鍋做煎餃,笑著說道︰“你也不嫌費事,煎餃子多麻煩。”

    葉姜不嫌麻煩,順手將煎的兩面金黃的煎餃裝了一盤給陳華,“給孩子們換下口味,這盤您帶回去給小靈嘗嘗。”

    這煎餃聞著就香,估計夏小靈那個小饞貓又惦記上了,陳華說道︰“那我也不跟你客氣,小慕晚上回來不?”

    “說是今天晚上一定回的。”

    葉姜也拿不準,這男人一走就三個多月,期間就打了兩三回電話,叫她擔心死了,回來好好收拾他。

    兩盤煎餃子端進屋,慕向南夾了一個咬一口,立刻說道︰“葉老師,這個好吃,你快坐下來吃吧,別等我爸了。”

    葉姜心里想著慕連城,她也不怎麼餓,吃了幾個就放下了筷子。

    她下餃子的時候數過了,一盤子裝二十五個,兩盤水煮餃子、兩盤煎餃子加起來一百個,她吃了七八個,小北小西一人也只吃了十幾只。

    剩下的都叫肖楠和慕向南吃的一干二淨。

    半大的小子這麼能吃,葉姜笑著問他倆,“吃飽了沒?餃子包了很多,我再給你們下兩盤?”

    肖楠連連擺手,“葉老師我們吃飽了。”

    豬肉白菜的和韭菜雞蛋的都好吃,煎餃子更香,一不小心就吃撐了。

    慕向南揉著吃撐的肚子悄悄給肖楠使眼色,肖楠有種做賊的感覺鼓著腮幫子不說話。

    慕向南急了,在桌子底下偷偷踢了他一腳,沒成想替到慕小西腿上。

    慕小西可不是個肯吃虧的妹妹,這個哥哥神經病,吃飽了還踢人。

    小姑娘沉著臉,也不說話拿了顆橘子糖用筷子戳了幾個洞,泡在辣椒油里後喂到哥哥嘴里。

    慕向南一直在給肖楠使眼色,沒留意他妹妹的小動作,心想慕小西今天有進步,主動給他吃糖了。

    橘子糖剛一進嘴,辣的他跳起來,“慕小西你個小壞掉,你不知道我不吃辣啊。”

    慕小西指指褲子上的鞋印子,這是他剛剛踢錯踢到慕小西褲腿上的。

    慕向南不吱聲了,咬牙把沾了辣椒油的橘子糖一口給吞掉。

    怎麼辦呢,自己妹妹喂的糖,沾了辣椒油也必須吃啊。

    葉姜笑的樂不可支,問慕向南,“你和肖楠在那密謀什麼呢?”

    肖楠紅著臉不說話,他覺得慕向南那提議該跟大人說一聲,可慕向南又不讓他跟葉老師說。

    少年左右為難,干脆不說話。

    慕向南說道︰“葉老師,我跟肖楠回宿舍了,我們晚上還是在宿舍住吧。”

    葉姜狐疑的問道︰“不是說好今晚在家住,等你爸回來的嗎?”

    “誰知道他幾點能回來啊?”慕向南說︰“我還是回宿舍吧,不等了。”

    “不行。”葉姜直覺老大想搞事情,估計還想攛掇著肖楠跟他一塊兒干。

    “今天學校里都沒人,你倆都不許回去,就在家睡一晚。”

    慕向南知道葉老師說一不二,今晚想回學校住宿舍估計不大可能。

    “那好吧,那我陪肖楠回宿舍取他的衣服毛巾牙刷。”

    肖楠忙說道︰“我自兒個回宿舍住……”

    冷不丁腿上挨了一下,這下慕向南踢對了,肖楠抿著唇沒繼續說。

    葉姜想了想,“那好吧,你倆快去快回。”

    “好 。”慕向南拽了肖楠的胳膊,溜得飛快。

    “我也要去。”慕小北眼疾手快在慕向南出門之前抱著哥哥大.腿,“我也要跟哥哥出去玩。”

    慕小北以為哥哥就是想出去玩會,他可不想錯過和兩個哥哥一塊兒玩的機會。

    平時這兩個哥哥周末都忙學習,不帶他玩,今天晚上他可不會放兩個哥哥自己去玩。

    慕小西有樣學樣,一把抱住肖楠的胳膊,眨著水靈靈的大眼楮要這個哥哥抱。

    葉姜說道︰“你倆帶著弟弟妹妹吧,不然你們一走他們又要生半天的氣,尤其是小西。”

    慕向南掰著小北的手,想讓他松開,“哥哥一會兒就回來,你在家等著。”

    “我不,我就不。”慕向北抱的更緊。

    “哎,你們倆真麻煩,算了算了,就帶你們一起吧。”他抱起了弟弟,示意肖楠給小西也帶上。

    肖楠沒辦法,慕小西幾乎掛在他胳膊上,他只好把妹妹抱起來。

    從家屬院到學校,來回也要不了一個小時,現在是晚上七點不到,葉姜也就沒有在意,收拾了餐桌捧著碟子去了水槽。

    陳華也在洗碗,遠處荒涼的田埂山坳里,還能看到星星點點的火光。

    今天是冬至,民間有燒紙的習俗,破四舊之後就沒人敢明著燒了,也有膽子大的帶著紙錢跑到人煙稀少的荒地里偷偷的給祖先燒幾張紙錢磕幾個頭。

    陳華嘆口氣,這些老的習俗老百姓哪能丟的掉呢。

    陳華問道︰“今天冬至啊,剛看到小南帶著弟弟妹妹出去了,沒跑遠吧?”

    葉姜就是因為知道今天是個特殊的日子,才會讓肖楠在家住。

    “幾個孩子回宿舍陪肖楠拿換洗衣服,一會兒就回來。”

    ……

    “小南,我們這樣瞞著葉老師不好吧?我覺得還是應該跟大人說一聲。”

    “這咋說呀,我說我去給我死去的媽燒燒紙,葉老師心里肯定難過死了,不能說,只能偷偷的去燒。”

    “哥哥,你要燒紙錢給誰呀?”慕向北充滿了好奇,“為什麼不能告訴媽媽。”

    “你小孩子別問。”慕向南告誡弟弟︰“回家不許和媽說听到沒有,不然下回不帶你玩。”

    “哦哦,那好吧。”慕向北答應了幫哥哥保守秘密。

    慕向南從床底下拿出一只小竹籃子,上面蓋了一塊塑料布,他把塑料布掀開,“你看,東西我都準備好的。”

    肖楠看到小竹籃里面是一疊草紙,一盒火柴,忙問道︰“你從哪兒弄來的?”

    現在破四舊,這些東西供銷社里可弄不到,民間就算偷著賣,他一個學生可沒人賣給他。

    “是羅老師給我弄來的。”

    慕向南把塑料布重新蓋好,跟肖楠說道︰“抓緊時間找個空地方燒了就回去,遲了葉老師要擔心的。”

    肖楠遲疑了一下,背起慕小西跟在小南的後頭,“羅老師怎麼會給你準備這些東西?”

    慕向南一個半大的孩子,他自己是不可能想的到冬至燒紙這個習俗,是羅老師告訴他的。

    他說道︰“今天中午的時候我看羅老師一個人在後院牆那里傷心,我就過去問他怎麼了,羅老師說家里有個親人去世幾年,晚上想給她燒燒紙。”

    “羅老師還問我,我親媽去世之後有沒有給她燒過紙錢祭拜過,我說我外婆這次過來鬧,我才知道親媽已經死了。”

    肖楠心里很不好受,他的親媽也沒了。

    他現在才知道慕向南這念頭是和羅老師聊天才勾起來的,東西也是羅老師給準備的。

    “然後羅老師就給你準備這些紙錢了?”肖楠問道。

    “對啊,羅老師說葉老師雖然好,但是親媽也不能忘,沒人祭拜多可憐啊,我是長子要懂事,晚上悄悄兒的去燒了,既對的起親媽,葉老師也不會傷心說我沒良心。”

    少年覺得這是個兩全其美的辦法。

    本來想跟爸爸商量一下,可是老爸到現在都沒回來,他只好自己做主跑出來。

    肖楠心想,羅老師說錯了,他才是媽媽的長子,身邊的三個都是他的弟弟妹妹,那他……要不要也給親媽磕個頭呢。

    小路越走越荒涼,前面就是小樹林了,能看到有不少老鄉都躲在小樹林里燒紙。

    火光星星點點的,大家都心照不宣,哪怕踫個照面也當不認識,腳步匆匆的燒完紙錢就走。

    背上還背著慕小西,肖楠不想再往前面走,跟慕向南說道︰“前面都進林子了,就在這里燒吧。”

    慕向南放下小北,在地上挖個小土坑,把那疊土黃色的草紙放在坑里,擦了跟火柴去點。

    厚厚的一疊黃紙根本就燒不起來。

    慕向南郁悶了,“怎麼這麼難點啊,肖楠你試試。”

    他把手上的火柴遞給肖楠。

    “你這樣點是不對的。”肖楠把草紙打散開,卷成一個小卷,“剛才那個太厚了,草紙之間都沒有空氣怎麼燒的起來呢,你再試試。”

    慕向南再次擦了根火柴,這次燒著了。

    少年對親媽的印象都快模糊了,只記得那個女人經常躺在床上哭。

    夜夜都摸眼淚,也不管他。

    慕向南把草紙一張一張的放進小土坑里燒著的火苗上,想了想,他自言自語的說了幾句。

    “媽,我以後可能不會再給你燒紙了,爸爸說我長大了,我得考慮葉老師的感受,她對我和弟弟妹妹可好了,比你當初對我要好得多。”

    “你當初不要我,我本來想也不要你的,哪怕你回來我也不要你,可是外婆說你死了,我心里還是很難過。”

    因為他對親媽還有一點兒印象,心里恨的再狠,知道她死了不可能不難過。

    “羅老師說死去的親人沒人燒紙錢好可憐的,那我今天給你多燒點,以後我就要給葉老師當兒子了,你別怪我,是你先不要我的。”

    慕向南跟去世的親媽好好做了個告別,又分了點草紙給肖楠,“你不是說你.媽也去世了嗎?你也給她燒點紙吧。”

    “那……那好吧。”肖楠學著慕向南,把草紙一張一張的丟進火苗里。

    “你應該再挖一個坑呀。”慕向南急忙說道︰“你燒到這個坑里,就都燒給我媽了。”

    “再挖坑太麻煩了,就一起燒吧。”肖楠一股腦把手上的草紙丟進小土坑,窘迫的說道。

    反正都是燒給同一個媽,只是沒法跟慕向南說。

    少年沒有多想,他扯過弟弟,“小北,給媽媽磕個頭吧。”

    紙錢都燒完了,他朝著小土坑的方向磕了個頭,心里也跟親媽做了告別。

    “是外婆說的那個媽媽嗎?”慕向北問道,那次狼外婆說他親媽死了,慕向北還問過媽媽。

    後來媽媽跟他說,親媽就是把他和妹妹生下來的那個媽媽,也是媽媽,如果不好區分的話,以後可以叫她葉媽媽。

    慕向北當時就說了,他只要葉媽媽。

    慕向南站起來,拍了下膝蓋上的灰,說道︰“是啊,她把你生下來了,你就磕個頭吧。”

    “那好吧。”慕向北學著哥哥的樣子,也朝著小土坑磕了個頭。

    輪到慕小西,慕向南朝妹妹招招手,“小西過來。”他想讓小西也磕個頭。

    慕小西才不過去,這個蠢哥哥,媽媽又沒有死,燒什麼破紙磕什麼頭,氣死她了,她要回家找媽媽告狀去。

    慕小西從地上撿起一個土坷垃,狠狠的砸在蠢哥哥的腦袋上,然後掉頭就跑。

    這烏漆嘛黑的她要跑哪去?跑的還是回家的反方向,肖楠急了跟慕向南說道︰“你看好小北我去追小西。”

    少年拔腿就去追妹妹。

    ……

    周末的晚上學校里沒什麼人,就連住校的老師也沒幾個。

    羅原風瞧見一班的慕向南和肖楠兩個,帶著弟弟妹妹回了學校,過不多一會兒四個孩子拎著個小竹籃子悄悄又走了。

    郁悶了一天的臉上難得露出笑容。

    羅原風也回了教師宿舍,拿著一個報紙包起來的小包裹,走到荒草叢生的學校後院牆那里。

    找了塊背風的空地,羅原風將報紙里的草紙點著了。

    他蹲在地上找了個枯樹枝撥著草紙堆,嘴里念念的說道︰

    “阿柔,我今天中午和向南聊了會,那是個好孩子,心里還記著你。”

    “我只是隨便說了幾句,他晚上就給你燒紙去了,你這是頭一次,有兒子給你祭拜呢。”

    “兩個小的恐怕記不得親媽了,你也別難過,你離開他們的時候,他們還沒斷奶。不過今天晚上都跟著哥哥們一起給你磕頭。”

    “咱們的兒子我瞧著也很好,比向南還要穩重些,我現在還不打算告訴他,我是他父親,我想留到最重要的時刻再說,現在還不能跟他相認,你別怪我。”

    火苗漸漸的熄滅,羅原風又沉寂了下來,片刻後,他像是想起了什麼。

    “對了阿柔,我遇到貴人改了名字,以前的生活我不會再提,以後也不會再給你燒紙,今年是最後一次,從今往後,你就活在我的記憶里好不好。”

    同樣留在學校的崔老師,放學的時候收到了小葉老師包好的生水餃,晚上他去學校的食堂借了鍋灶,下了兩大盤豬肉白菜的餃子。

    他正想再回宿舍找找羅老師,迎頭踫到了把他拉到食堂里,端出下好的水餃來。

    “羅老師你去哪了?剛才在宿舍沒找到你,快過來一起吃餃子。”

    羅原風剛才在風口里站了一會兒,將身上的煙塵都吹盡了才回來,他平靜的說道︰

    “我去學生宿舍巡視了一下,看看還有沒有哪位同學留在學校里。”

    崔老師教二班的語文,他是當初那四個閱卷老教授之一,對學校的情況還是蠻了解的。

    “估計只有你們班的肖楠一個人在宿舍吧?”

    “他去慕向南家了,我看宿舍里沒人,估計晚上又是住向南家。”

    “那兩個同桌關系真不錯,肖楠運氣好,葉老師待他跟向南也差不了多少。”

    崔老師感嘆道︰“我看葉老師買日用品一買就是買雙份,送到學校的,有向南的就有肖楠的一份。”

    羅原風低頭笑笑,“葉老師心細,對困難家庭的孩子都很照顧。”

    幾個孩子對葉姜,都特別的尊敬,就是肖楠,現在葉老師說什麼他也都听。

    崔老師遞了筷子給羅老師,“快嘗嘗這餃子,剛出鍋的味道怎麼樣?”

    羅原風嘗了一口熱騰騰的餃子,贊美道︰“這餃子餡調的好,比國營飯店包的還好吃,崔老師你的手藝不錯,我今兒個怎麼沒看見你包餃子?”

    “我哪能包出這麼好吃的餃子啊。”崔老師一口氣吃了好幾只水餃,才停下來說道︰

    “是小葉老師送來的,她體恤我年紀大了孤零零的一個老頭子,送來的時候還跟我說,冬至了哪怕一個人也要吃碗熱騰騰的餃子,小葉老師人可真不錯。”

    羅原風怔了怔,沒想到正在吃的餃子是葉老師送過來的。

    “慕團長運氣可不是一般的好。”羅原風輕輕的說道。

    “可不是,離城誰不這麼說,誰不眼熱他的好福氣。”

    ……

    慕連城風.塵僕僕的回了家,他說了今晚回來,就一定要回來。

    不然小媳婦該有多失望。

    “葉姜,開門。”慕連城大包小包的站在門口,他看到屋里亮著燈,知道葉姜在家等著他。

    “來啦。”葉姜在房間里疊衣服呢,听到是男人的聲音,心里微微一顫,三個多月沒見了,男人有沒有想她?

    她把衣服往床上一堆,連忙跑出來開門。

    慕連城看上去有點憔悴,應該是趕了好幾天的路,本想罵他幾句怎麼這麼晚才回來,話都到嘴邊了又咽回去。

    舍不得罵。

    葉姜給他絞了把熱毛巾擦臉,定定的看著男人。

    慕連城被小媳婦瞧的心頭發熱,三個月沒見葉姜和孩子,怎麼能不想。

    他故作輕松笑著說道︰“我臉上很髒嗎?這麼看我。”他下了火車都來不及洗把臉就回來了,就為了早一點到家。

    葉姜一把將他推到屋里,貼在他身上問道︰“你沒吃晚飯吧?你是先吃我呢還是先吃餃子?”

    吃餃子?還吃什麼餃子,他腦子里現在就一個念頭。

    什麼都不要管,先把這個只會撩事兒的媳婦給吃了。

    慕連城心跳快了幾分,“先吃餃子吧。”

    葉姜恨死了,在他唇上咬了一口,沒給他好臉色跑去廚房下餃子去了。

    慕連城摸了下臉,幾天都沒洗澡了,他身上髒的很,媳婦都不嫌棄他的嗎?

    葉姜給男人下了盤豬肉白菜餡的餃子,男人坐在桌子邊悶頭吃著。

    還是家里的飯菜香,媳婦包的餃子也好吃。

    葉姜把剩下的生餃子撒上面粉,都放進櫥櫃里。

    她給男人端了碗餃子湯,“對了,肖楠晚上住咱們家,還像上回那樣安排,你的單人床給肖楠睡,小西跟小北睡下鋪,咱倆擠小臥室的小床,你有意見不?”

    意見?他哪敢有意見,慕連城瞧著小媳婦咬牙切齒的樣子,知道自己晚回來一個多月,媳婦兒生氣了。

    也有可能是剛才的選擇題選錯了答案,媳婦才生氣的。

    “行,都听你的。”

    葉姜揚起唇角笑了,跑過去趴在男人耳邊說︰“家里可不怕人查房,你要不要放開了睡?”

    慕連城被餃子湯給嗆住了,听明白媳婦兒的意思,臉唰的一下紅到耳根,咳嗽了好幾下才緩過來。

    “家里四個孩子,我還真放不開,這房門也不怎麼隔音。”

    葉姜恨恨的咬了他一口,“你到時候輕點不就行了。”

    慕連城差點就沒控制住,現在就想給小媳婦抱屋里去,他還是忍住了。

    “對了,孩子們去哪了?”

    葉姜瞧著牆上的掛鐘,差五分鐘到八點半。

    她說道︰“小南帶著弟弟妹妹陪肖楠回宿舍拿衣服毛巾,七點鐘就去了,這都八點半了也該回來了呀?”

    “學校麼?”慕連城說道︰“我過去找找吧。”

    “我跟你一起去。”

    葉姜拿了鑰匙放在門口花壇的底下,如果小南他們在半路錯過了先回來,可以自己開門。

    剛出了家屬院,踫到好幾輛裝著子弟兵的卡車經過,慕連城眼尖,看到小關和小宋攔停了他們。

    “出什麼事兒了?”

    小關急著說道︰“今天冬至,有幾個老鄉偷著在西邊的林子里燒紙,一下子給那些枯草燒著了,咱們連隊都過去救火,團長你剛回來在家歇著,火勢不大我們去就行了。”

    慕連城一步就跨上了卡車,跟葉姜說道︰“你找著孩子就回家,我過去跟著救火。”

    葉姜也不知道這火勢有多大,她男人遇到事兒總是沖在前面。

    她擔心的眉心擰成一團,“你注意安全,別把自己的命不當回事兒,遇到危險想想家里的老婆孩子,別不要命的往前沖。”

    “我知道。”男人握緊她的手又松開︰“沒事兒的,山火我們都撲過幾次,你找到孩子就在家安心等著我。”

    部隊和老鄉們都紛紛去救火,李春芹剛跟自家男人通過電話,看到葉姜焦急的模樣,忙過來安慰她。

    “我問過我男人了,火勢不大,前頭的部隊把火勢都控制住了燒不起來,一會他們就回來了。”

    葉姜這才放心,跑去學校找她幾個孩子。,,網址m..net  ,...︰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七十年代小後媽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