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七十年代小後媽 > 第40章 第40章

第40章 第40章

作品:七十年代小後媽 作者:姜絲煮酒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西, 林子里面太黑了,別跑。”

    慕小西個頭不高,跑的卻飛快。

    漂亮哥哥說的不對, 林子里面一點也不黑, 前面那就有一堆小火苗,而且有人呢, 她一點兒也不害怕。

    “誰啊誰啊, 沒事往林子里瞎躥啥。”

    竇鐵柱正在林子里燒紙,看到有人進林子深處,本想把火給踩滅, 回頭一看是倆小孩,又放放心心的繼續燒。

    慕小西不跑了, 好奇的看著竇鐵柱,這人怎麼燒一大筐的紙呀, 比她蠢哥哥還要蠢。

    “你不能在這里燒紙的哦。”肖楠追上了小西,把妹妹抱在懷里。

    這個人他認識,食堂窗口打飯菜的後勤師傅竇絨花的弟弟,經常跑去食堂找他姐姐蹭飯蹭菜吃。

    竇鐵柱怎麼不挑地兒呢, 這里已經是林子里的深處了,他燒紙的時候也不挖坑, 也不把周圍的荒草枯柴都拔掉。

    萬一燒起來可怎麼辦,太危險了。

    “你換個空曠一點的地方燒吧。”肖楠說道︰“萬一把林子燒起來了怎麼辦?”

    “哪有那麼多萬一?”竇鐵柱不耐煩的說道︰“你小破孩出去不許跟別人說見過我, 不然我打你。”

    “你不換地方我就說!”

    肖楠見過一次山火,燒了好幾天才被撲滅,他很害怕。

    在課堂上的時候葉老師葉說過, 秋天天干物燥是很危險的, 他沒有讓小南進林子, 就是怕引發火災。

    別人燒紙都是找空曠的地方燒幾張就走,這個竇鐵柱不但跑到林子里,還燒這麼一大筐,太危險了。

    肖楠重新把妹妹背回背上,堅定的說道︰“我現在就去找大人過來,你不走就等著吧,反正我已經提醒過你了。”

    “你敢!我叫我姐給你打飯的時候只打半勺,看你怕不怕吃不飽飯。”

    竇鐵柱理都不理他,心想小破孩就是在嚇唬人,等他叫來人自己早就燒完走了。

    肖楠越想越氣,這人怎麼這樣啊,好心提醒他還不听了。

    他是從另外一條近道兒出來的,想著要不就先回去告訴葉老師,或者找個大人進來勸勸。

    慕小西在他背上戳戳點點,肖楠扭頭問道︰“怎麼了小西?”

    小西指指前頭,肖楠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到夜晚巡防的官兵。

    小關和小宋晚上巡邏的時候格外的留意,今天是冬至,雖然有規定不許封建迷信,但還是有不少老鄉改不掉習俗,偷偷的燒紙。

    他們就要格外的警惕別出什麼意外失火的情況。

    小關不認識肖楠,但是他認識少年背上的小姑娘,那不是他們團長家的小閨女嗎?

    怎麼大晚上的從林子里出來了。

    小關拿手電筒照照對面的少年,“你誰啊,這麼晚了怎麼帶著別人家的孩子在外面?”

    肖楠緊張起來,“我是葉老師的學生,我……我這就帶妹妹回家。”

    小關還有點不放心,問肖楠背上的慕小西,“小西,這個人你認識不?”他看小西在少年的背上不哭不鬧,應該是認識的。

    慕小西點點頭,只吐出兩個字,“哥哥。”

    小關放心了,慕小西幾乎不說話,她能說出哥哥,那自然和這個少年熟悉的很。

    “你們快回去吧,別叫家里大人擔心。”

    “嗯,現在就回去。”

    肖楠走了幾步,又跑了回來,他糾結了一會還是說道︰“我剛才在林子里看到有人燒紙,我說太危險了讓他換個地方,那人也不知道走了沒有,你們要不要進去看看?”

    小關心里一驚,還跑到林子深處去燒,想死啊。

    慕小西想到剛才那個討厭的叔叔威脅漂亮哥哥,還說不給他吃飽飯,太可惡了。

    “一大筐。”慕小西惜字如金。

    “什麼?”小關根本就听不明白慕小西在說什麼。

    肖楠心頭一暖,小妹妹這是在幫他出氣,他解釋說,“林子里的那個人拿了一筐紙在燒。”

    原來是這個意思,小關點點頭。

    等等,一筐?那不失火才怪呢,他趕緊說道︰“我們這就去看看,你們趕緊回家去。”

    肖楠這才掉頭,背著妹妹回去。

    ……

    竇鐵柱又往火堆上撒了把紙錢,“爹啊,你一定要保佑我這次能順利去水產合作社上班,這可是個天天能吃到魚的地方,我姐給我介紹的工作我都不想干。”

    夜里起風了,他又沒挖坑,燃燒的紙錢吹出去幾張,一下子就點著了旁邊的枯草。

    竇鐵柱心想那小破孩真是個破嘴,還真被他說中了。

    他趕緊用腳踩,哪里踩的滅那麼多火星子,又听到嘈雜的腳步聲往這邊過來,心里一急,那個該死的小鬼不會真去叫人來了吧。

    在林子里偷偷燒紙可不能被人知道,竇鐵柱也顧不得了,掉頭就跑。

    好在後面的那幾個人忙著滅火,也顧不上追他,他慌不擇路的跑出林子,踫到了在林子外面等人的慕向南。

    慕向南在等肖楠和妹妹,看到林子里冒煙了,還有個人慌慌張張的跑出來。

    還是那個天天給他少打飯菜的食堂師傅竇絨花的弟弟。

    當下就一把拽住竇鐵柱的衣袖說道︰“嗷,你去林子里燒紙了對不對?林子里都冒煙了,肯定是你點著的,你別走你得負責去滅火。”

    滅火?開什麼玩笑,這濃煙一起來,馬上就會引來駐地的官兵和居民趕來救火,他不溜等著被抓嗎?

    “你別亂說,我沒有燒紙。”竇鐵柱一看對方是個小孩,旁邊的小土坑里還有燒完的紙灰,就知道這孩子剛剛也在燒紙。

    竇鐵柱嚇唬他說道︰“我倒是看見你在燒紙呢,不許說你今晚在小樹林看到我,不然我就去舉報,說你偷偷跑到西邊的空地燒紙,你後媽、你爸,都得挨批評!”

    “你……你怎麼惡人先告狀!”慕向南氣怔住了,原來他偷偷跑出來燒紙,後果這麼嚴重?

    被人知道他燒紙,為啥小後媽和他爸都要挨批評?

    趁著慕向南發怔的時候,竇鐵柱一把甩開他的手,飛快的跑了。

    好在附近的一隊駐地官兵火速的趕來控制住火勢的蔓延,小關小宋趕緊回去搬救兵。

    ……

    那一頭,葉姜剛剛趕到學校,就踫到了羅原風和崔老師。

    “小葉老師,這麼晚還來學校啊?”

    崔老師和羅原風吃完了餃子,坐在空曠的食堂里聊了會天,感嘆了一會兒各自的身世,準備回宿舍休息。

    看到葉姜大晚上的跑學校來,崔老師不禁好奇的問起來。

    “我來找慕向南,他和肖楠帶著弟弟妹妹說回宿舍拿東西,到現在都沒回家,我不放心來看看。”

    羅原風抬手看了下腕上的表,詫異的說道︰“還沒回去嗎?”

    他是七點二十看到慕向南他們拿了東西離開宿舍的,現在八點五十五,燒個紙錢也要不了這麼久?

    孩子們到底跑哪燒去了?

    崔老師說道︰“對了羅老師,吃飯前听你說過,你看到小南他們從宿舍走的時候是幾點來著?孩子們快到家了吧?要不葉老師再回去看看。”

    葉姜忙問道︰“我八點半才從家里出來的,羅老師是幾點看到孩子們從宿舍走的?”

    “我看到的那會是七點二十。”羅原風也急了,一個半小時都沒有到家,指不定跑哪兒耽誤了時間。

    “崔老師你先回宿舍,我跟小葉老師去找找。”

    “我跟你們一塊去找。”崔老師一听孩子不見了,也著急,非要跟著一起去找。

    羅原風不想崔老師跟著,他說道︰“崔老師幫著在學校里找找,看看宿舍里有沒有。”

    “那也行。”崔老師知道自己年紀大了跟不上他倆的腳步,只能留下來又在學校里到處都找了一遍。

    羅原風和葉姜走出學校後,他才坦白道︰“小葉老師,有個事情我必須跟你說一下,咱們邊走邊說,先到西邊的林子那里找一找。”

    葉姜眼角抽抽,羅原風搞什麼鬼,去西邊的林子?

    那是塊荒地,慕向南就是再頑皮也不會大晚上的帶弟弟妹妹去那玩。

    況且今天是冬至,很多老鄉都偷著去那邊的荒地燒紙,孩子們更不可能去的。

    “羅老師,你要跟我說什麼?”

    “都怪我,今天中午小南跟我聊了幾句,說起今天是冬至,我說冬至有習俗,要給去世的親人燒紙。然後小南就說他親媽也死了,我問他想不想給親媽燒點紙,小南說想,可是他買不到紙錢。”

    葉姜心里一急,羅原風後面還有話吧,她問道︰“然後呢?”

    羅原風懊惱不已,看上去比葉姜還急。

    “都是我不好,我買了點草紙給了小南,沒想到他沒跟大人說,晚上自己偷偷去燒,估計是去西邊林子附近的那片空地,我們去那找,準能找著。”

    葉姜︰“……”

    難怪慕向南吃晚飯的時候就有心事,跟肖楠嘀嘀咕咕的,又是不回家住,又是要回宿舍拿東西。

    他就是听了羅原風的話想去給去世的娘燒紙吧?

    羅原風他添的什麼亂,這種嚴打的時候能縱容孩子去燒紙?還給他們提供原材料?

    葉姜氣的想罵人。

    “羅老師,你既然知道小南有這個心思你不勸著點,還給他買紙錢也太亂來了,他才十三歲還在念書,要是被學校知道了是要記大過的,你想害死他嗎?”

    羅原風連連道歉,“都是我的錯,現在最關鍵的是把孩子找到,別聲張,別叫人知道他們是去燒紙,所以我才沒叫崔老師跟著。”

    葉姜在心里給羅原風罵了十七八遍。

    “還用你說,我當然知道。”

    ……

    “葉老師、羅老師。”慕向南還沒等到肖楠和妹妹,就看到小後媽和羅老師找了過來,心里一下子慌了。

    眼睜睜看著前面的林子著了火又被撲滅,好多官兵來來回回,慕向南怕踫到他爸不知道怎麼解釋趕緊往回走,還沒走到學校就遇到了小後媽。

    他今天不但撒謊騙了小後媽,現在妹妹和肖楠還不知道什麼情況。

    少年第一次害怕的不知道怎麼辦,也不敢瞞了。

    葉姜忙問道︰“肖楠和你妹妹呢?你們沒在一塊兒?”

    慕向南抖抖索索,哽咽著說道︰“小西跑林子里去了,肖楠進去找她,讓我帶弟弟到安全的地方,我想去喊人來著,跑到這里就看到你們了。”

    林子里?

    葉姜抬頭看過去,那邊的火勢雖然控制住了,可是濃煙被風吹的蔓延的到處都是。

    萬一走不出來耽擱了時間,燻也能給人燻暈過去,會死人的。

    葉姜氣的趕緊跑過去找人,“慕向南你站這里不要動,看好你弟弟。”

    好在沒走多遠,就看到肖楠背著慕小西過來了。

    肖楠看到葉姜老師,知道今天偷跑出來燒紙的事情瞞不住,心里很愧疚,都怪他沒有勸住小南。

    他把小西交給葉姜,忐忑的說道︰“葉老師都是我不好,沒看好他們。”

    葉姜看看小西,精神頭還好,身上沒有傷,才放心下來。

    慕小西瞧著媽媽臉色不好,很生氣的樣子,搖搖葉姜的袖子,又指了指肖楠的腿。

    “媽媽,哥哥腿被樹樁劃破了。”

    小西肯說話了?還一下子說了十一個字,真是破天荒。

    “你腿怎麼了給我看看。”葉姜說著就要去掀肖楠的褲腿,看看他腿上的傷嚴不嚴重。

    “沒……沒事。”肖楠連忙退幾步,“就劃了一下。”

    慕向南帶著弟弟也跑了過來,氣喘吁吁的說道︰“葉老師,咱們回家吧。”

    羅原風想把肖楠帶回宿舍,一個是查看他腿上的傷,二個也是要問問晚上什麼情況。

    “葉老師先帶孩子們回去吧,肖楠回宿舍嗎?正好跟我一起走。”

    肖楠點點頭,晚上都這樣了他當然不好意思再去慕向南家里,默不作聲的跟在羅原風後面。

    葉姜把肖楠叫住,“肖楠晚上別回宿舍了,回家里葉老師有話要跟你說。”

    “嗯。”肖楠自覺做錯了事,估計葉老師晚上是要批評他的,低頭站著也不再說話。

    給孩子們帶回家,葉姜往椅子上一坐,看著面前四個低頭等著挨訓的孩子們說道。

    “說說吧,今天這事兒是誰的主意?”

    肖楠抬頭看看,剛想張嘴說話,慕向南就說道︰“葉老師,是我的主意,我知道錯了。”

    “那你知道你錯哪兒了?”

    少年想了想,低頭說道︰“我不該去給我親媽燒紙,惹你生氣。”

    葉姜氣的拍桌子,“慕向南,你連你錯在什麼地方都不知道,你再好好反省一下,你到底錯哪兒了?”

    慕向南仔細想了想,難道不是這個原因嗎?

    葉老師嫁給他爸,辛辛苦苦上班照顧他和弟弟妹妹,他居然偷偷的去給親媽燒紙,惹小後媽傷心。

    他想不出來還有別的原因,慕向南半天都沒想明白。

    葉姜嘆口氣,“小南,你以為你給親媽燒紙葉老師會生氣嗎?我告訴你,我氣的並不是這個。”

    慕向南抬頭不解,“啊?那你在氣什麼啊?”

    “你大晚上的跑去燒紙不跟家里大人說,你知不知道這件事情有多嚴重,如果被學校知道了你和肖楠都要被記大過。”

    “你還帶著弟弟妹妹一起,現在是秋天,荒郊野外的玩火多危險,有考慮過弟弟妹妹的安全嗎,課堂上葉老師沒教過你們防火常識嗎?”

    慕向南羞愧極了,原來葉老師氣的是這個,是在擔心他和弟弟妹妹的安全啊。

    都怪他不好,這下子怎麼辦呢?

    少年後悔萬分,“葉老師,我真知道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

    “以後,你還想有以後?”

    葉姜真的是氣的頭疼,慕向北和慕小西縮在後頭不敢吱聲,葉姜點著他們的小腦袋。

    “你們兩個也記住,做任何事情都要跟家里大人說,只要是合理的媽媽會同意的,敢犯和哥哥一樣的錯誤,我就讓你爸爸揍你們,記住沒有?”

    慕向北連忙點頭,“媽,我知道了。”他以後可不敢學哥哥的樣兒,欺騙媽媽。

    小西也點點頭,她沒有騙媽媽,她今天的錯就是亂跑到林子里。

    ……

    慕連城回到家,看到四個孩子靠牆站了一溜排,葉姜坐在椅子上揉著太陽穴。

    今天的火勢還沒燒起來就被控制住,他過去的時候已經撲滅了,想著家里的孩子不知道回來沒有,沒有多停留就往家趕。

    “你們怎麼惹的葉老師生這麼大氣?晚上偷跑到哪兒去了?”

    慕向南抬頭看看他爸,有點不敢說。

    小北顧慮沒那麼多,大膽的開口說道︰“哥哥偷偷跑去燒紙,沒跟媽媽說。”

    燒紙?給誰燒紙?

    慕連城的太陽穴一跳一跳的疼。

    葉姜站起來,看著剛回來的男人說道︰“我該說的我都說過他們了,這是你兒子,你自己來管吧。”

    她跟肖楠說道︰“肖楠,跟葉老師下樓走走。”

    肖楠轉頭看看慕向南,少年朝他擺擺手,示意他快走,一會他爸估計要開始揍他了。

    葉姜下樓後掀起他褲腿看了看,有幾道淺淺的口子。

    這孩子,回來這一路都不說,倒是挺能忍的。她帶著肖楠先去衛生所包扎了一下。

    “肖楠,你知道你今天錯哪兒了嗎?”

    肖楠想了一下,剛剛小南反省就反省錯了。

    “我不該由著小南去燒紙的,我知道的時候就應該反對,勸不住就應該跟大人說。”

    葉姜看看這個也才比小南大一歲的少年,總是那麼的小心翼翼,他想墊著腳尖夠到那一絲來自親人的溫暖,所以明知道慕向南偷偷去燒紙的行為不對,還是想順著弟弟,所以跟著他一塊兒去。

    “肖楠,其實葉老師已經知道了你的小秘密了哦。”

    “什……什麼?”肖楠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葉老師知道什麼了?

    不可能是那件事情吧?如果知道了,葉老師還能對他那麼好嗎?

    不可能的。

    葉姜說道︰“葉老師早就知道你和小南小北小西都是一個媽生的,不但我知道,小南他爸爸也知道,我們原本想著等你們高中畢業再說。”

    “今天出了這樣的事情,葉老師說出來就是要告訴你,不要因為心里有負擔就遷就別人好嗎?你要做你認為是對的事情。”

    肖楠怔怔的不知道說什麼好,原來大人們都知道,一直以來,都是他想多了嗎?

    他以後也可以,開開心心沒有負擔的和弟弟妹妹們一起玩?

    肖楠這會兒有點想哭,他還以為葉老師叫他下來,是要罵他的。

    “葉老師,那,那我今晚還能回家住嗎?”

    “不然你要回哪去呢。”葉姜拍拍少年的肩膀,“回家吧,哦對了,暫時先別告訴小南,等你們讀完高中我會告訴他的。”

    肖楠連忙點頭說道︰“我知道了葉老師。”

    ……

    慕連城問大兒子,“所以,今天晚上你們三個也跑去西邊的小樹林燒紙去了?”

    “嗯,去了。”慕向南不敢再瞞,老老實實的承認。

    “不止我們三個,還有肖楠哥哥也去了。”慕小北徹底的坦白,他要做個好孩子,很麻溜的就把同伙肖楠哥哥給供了出來,“肖楠哥哥也燒了紙,他還磕了頭。”

    慕連城氣的胃疼,要不是葉姜走的時候告誡他,不許打孩子,他搞不好就要狠狠的揍老大一頓。

    他才多大?十三歲就學著大人去燒紙,也不看看現在是什麼環境,誰敢明目張膽的跑去燒紙。

    今天晚上一場沒燒起來的火,明天就得揪出一批在小樹林燒紙的‘封建思想’去開批判大會。

    活活就要把他給氣死。

    慕向南被小後媽一通道理說的服服帖帖,已經深刻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

    老老實實的坦白之後,少年看著他爸越來越沉的臉,預感到不好,他爸可沒有葉老師那麼好的耐心。

    “老爸,你要揍我嗎?”

    少年一副豁出去的樣子,讓慕連城頭疼不已。

    “本來是要揍你的,你葉老師不讓打孩子,你現在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沒有?”

    “認識到了,以後不敢再這麼膽大妄為瞞著大人做危險的事情,更不敢帶著弟弟妹妹一起干壞事。”

    還算他反省的快,知道自己錯在哪兒了。

    慕連城敲了敲桌面,“寫五百字的檢討,寫不完不許睡覺。”

    “哦。”慕向南哀哀戚戚的答應了,跑去書包里拿紙筆,回來分給了弟弟妹妹。

    小北眨著無辜的漂亮眼楮,老天……他才五歲,字還認不得幾個呢,怎麼寫五百字呢?

    “爸爸,我也要寫五百個字嘛?”

    “你和妹妹寫五十個字的檢討吧。”

    肖楠站在桌子旁,彎腰寫著老爸交代的五百字檢討。

    抬頭看到肖楠跟著葉老師回來了,紙筆配備齊全往旁邊的空位子上一拍。

    “肖楠,過來寫檢討吧,五百字。”

    肖楠︰“……”

    憑什麼啊,你爸布置的又不是我爸。

    肖楠還挺怕慕連城的。慕向南的爸爸有軍人的威嚴,被慕向南這麼一說,他想溜又不敢跑,只能認命的跑過去,拿起了筆刷刷的寫起檢討。

    葉姜可折騰累死了,想跟慕連城放開了睡的心思被澆的透涼,自己跑去屋里躺了會。

    過了半天,慕連城手里頭拿著四份檢討書進來,看到葉姜疲憊的躺在被子上,心疼她為孩子急了一晚上。

    他坐到床邊上說道︰“今天急壞了吧?檢討書我看了,幾個孩子還挺誠懇的,你要不要起來看看?”

    葉姜眼楮都沒有睜開,懶洋洋的說道︰“你瞧著誠懇就行,你叫孩子們睡覺去吧,我想他們以後也不敢亂來了。”

    就是明天挺麻煩的,要是因為失火的事情查起來,肖楠和慕向南兩個都跑不掉。

    她心里嘆氣,明天看情況再說吧。

    ……

    昨晚火勢被撲滅之後,竇鐵柱一大早上的打听到上面要嚴肅處理昨晚在林子里燒紙引發火災的人,正四處找呢。

    他心里慌了,萬一昨晚遇到的那兩個小鬼把他供出來,嚴重的情況他可能要坐牢。

    越想越害怕,竇鐵柱忙跑去找他姐商量,至少他姐夫和慕向南那個小破孩的後媽是同事,去說說情也好。

    “姐,我跟你說個事。”

    “啥事?”竇絨花正在做早飯,有什麼話不能在家說,非要把她拉到外面來說,“你姐夫還在等著吃早飯上班去呢,有啥事你快說。”

    “昨晚林子里著火的事情你知道吧?”

    “鬧這麼大動靜我怎麼可能不知道。”竇絨花還以為是啥大事,和她又無關反正她沒去燒紙。

    竇絨花說道︰“火是從林子里面燒起來的,听說有人看見了那個在林子里燒紙的人,正四處找著呢。”

    竇鐵柱昨晚一晚上都沒有睡好覺,就是為了這個事情發愁。

    昨晚那兩個小孩估計是被他的話嚇住了,一听說會連累自己的爸媽挨批評,所以到現在還沒敢說出來。

    可是現在不說,不代表他們以後不說,得想個法子好好敲打下他們的家人。

    “姐,我昨晚其實也去燒紙了。”

    “什麼?你昏了頭了吧,听說縣里的領導們非常震怒,要嚴肅處理,昨晚所有燒過紙的老鄉都必須自覺的出來認錯寫檢討,我看你現在怎麼辦!”

    竇絨花氣的狠狠打了她弟弟幾下,忙又問道︰“沒人看見吧?”

    只要沒人看見,就沒事。

    “葉老師家的那個慕向南看到了。”

    竇鐵柱不敢跟他姐說火勢是因為他才起的,只能含糊著說︰“幸好慕向南大晚上的也是跑過去燒紙,我已經警告過他,要是說出來大家都要倒霉,我看他到早上都沒說,應該是被我嚇住了。”

    “但是我怕那孩子嘴不嚴,要不你今天讓我姐夫到學校後,再跟葉老師說下,只要她家不把我舉報出來,我就不去舉報她兒子,咱們兩家就當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

    竇絨花氣的跺腳,“你知不知道你姐夫正在和葉姜競爭專業教員的名額,你讓你姐夫現在去求葉姜,你覺得合適嗎?”

    “怎麼是求呢?”竇鐵柱說道︰“她兒子也燒紙了啊,說出來大家都倒霉。”

    “而且她家好像倒霉的更嚴重吧,以後那孩子高中畢業了他爸肯定要給他弄進部隊,蓋上封建迷信的污點,慕向南以後連入伍都入不了,要說起來,他們家更怕才對。”

    竇絨花一想也是啊,她男人正在跟葉姜競爭專業教員的評選,這麼好的機會送上門,干嘛不用呢。

    真是老天都在幫她男人,竇絨花笑著說道︰“我知道了你回去吧,我現在就跟你姐夫說去。”

    竇鐵柱還是不放心,反復交代他姐,“條件都好商量,只要讓葉老師家的孩子別出去亂說就行。”

    “知道了,我有分寸。”

    竇絨花喜滋滋的回了家,看她男人已經吃了早飯,忙上前問。

    “老虞,你們學校今天是不是要評選專業教員來著?那個葉姜又被陳華推薦了吧?”

    “是啊。”虞萬梁換好衣服準備去學校。

    “你問這事兒干嘛?我可沒空跟你閑話,我要去學校跟那幾個老教授們拉拉關系,爭取一下他們幾個人的投票。”

    虞萬梁的教導主任一職被撤掉之後,好不容易等到這次評專業教員的活動。

    別小看這個專業教員,工資和普通教員差別可大了。

    他在教師崗位上做了幾十年,現在拿的是五級工資七十多塊錢,要是評上了專業教員,同樣是拿五級的工資,就能漲到一百一十多。

    初中部舉薦的是虞萬梁,高中部這次舉薦的就是年輕的新老師葉姜,但是專業教員這次只有一個名額,全校老師投票選出來。

    虞萬梁能不重視嗎。

    她媳婦竇絨花喜上眉梢笑著說道︰“哎呀我知道這次評專業教員你特別重視,你們學校好些個老師都要把票投給那個葉姜對不對?”

    虞萬梁看自個兒的媳婦就跟看神經病一樣,這個憨婆娘,既然知道他這次最大的競爭對手是葉姜,還樂這麼高興干嘛?

    “是是是,這你都知道了,還在我面前添晦氣。”

    “我有個辦法能讓葉姜主動退出這次專業教員的評選。”竇絨花看著丈夫得意的說道︰“你想不想知道?”

    “你能有什麼好法子?”虞萬梁的媳婦兒只是學校食堂做飯的後勤人員,怎麼可能干擾得了學校的工作。

    況且那個葉姜還是個油鹽不進的厲害人,不可能別人說兩句,她就不去競選這次的專業教員。

    他媳婦莫不是瘋了吧?

    虞萬梁沒理竇絨花,夾上公文包就準備去學校。

    竇絨花急了,她的這個辦法肯定能讓葉姜主動退出,她就是想拿捏一下自己的丈夫,沒想到她男人不買賬。

    “老虞你別走啊,我真的有好辦法,保管叫葉姜主動退出,但是我也有一個條件。”

    “跟我還談條件?”虞萬梁不悅,“我可是你男人,幫我就是幫這個家。”

    他這個媳婦那點小心思他還能不知道,不就是為了想管著家里的經濟大權嗎?

    那是不可能給他媳婦管的,這女人手上有點錢就拿回去補貼給娘家弟弟一家。不過如果他媳婦真的有好辦法的話,他也可以做一點讓步。

    “你又想要什麼好處?先說說看,過分的條件我可不會同意的。”

    竇絨花心中得意,她男人為了這次教員的評選,肯定能同意她的要求。

    “那我要是能讓葉姜主動退出,你評上專業教員,每個月多出來的四十多塊錢工資都必須給我。”

    四十多塊錢呢,抵得上一個工人的工資了,她自己可以攢一部分私房錢,還可以給一部分給她娘家,想想心里就美的慌。

    “給你?好讓你去貼給你弟弟?”

    虞萬梁氣不打一處來,“我不同意,反正你看著辦,我評不上也是咱們這個家的損失。”

    竇絨花馬上妥協,“那這樣吧,我出力不能一點好處都不佔吧,你第一年漲幅的工資部分給我,以後的我都不要,行了吧。”

    這個家她不管經濟大權,只能從虞萬梁每個月給的那點生活費里摳一點菜錢出來。

    那點錢夠干什麼呀,她也想嘗嘗手里頭有錢的滋味。

    這多出來的部分,一年也有四百多塊,這是一筆‘巨款’了,只消她去找葉姜說上幾句話,威脅她一下就能到手。

    而且他男人擠掉葉姜評上專業教員,以後長期得到實惠的還不是她自己家。

    “怎麼樣,你給個準話兒?”

    虞萬梁問道︰“你真的能讓葉姜主動退出?到底是什麼辦法你先跟我說說。”

    如果葉姜能主動退出是再好不過的事兒,省的他低三下氣的去求那些偏向把票投給葉姜的老師們。

    竇絨花小聲跟虞萬梁嘀咕了幾句,然後笑著說道︰“怎麼樣,我的辦法好吧,都不用你出面。”

    虞萬梁覺得這個法子可行,為了教員評選揪了幾天的心才算放下來。

    “法子是個好法子,保險一點你去找葉姜,我去學校找個有權威的老師說一說,再給葉姜施壓,雙管齊下把握更大。”

    如此一來專業教員非他虞萬梁莫屬,虞萬梁臉上都笑開了花。

    趁著男人心情好,竇絨花接著說道︰“那你頭一年漲幅的工資說好的可得交給我。”

    “行,只要我能評上專業教員,就給你行了吧。”

    竇絨花大喜,“那我現在就去找葉姜,保證她求著咱們,你就等著好消息吧。”,,網址m..net  ,...︰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七十年代小後媽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