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七十年代小後媽 > 第41章 第41章

第41章 第41章

作品:七十年代小後媽 作者:姜絲煮酒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葉老師, 這麼早就去學校呀?”

    “竇師傅,你也好早,你特意等在家屬院去學校的必經路上, 不會是專門等我的吧?”

    竇絨花是食堂窗口的後勤師傅,平時也就打飯的時候抬頭看一眼的交情。

    她男人是初中部的虞萬梁, 竇絨花心眼兒小, 自從虞萬梁打賭輸了沒能調到高中部任副校長, 她就把這一切罪過都怪在葉姜頭上。

    小南跟葉姜說過幾次, 說有時候在食堂窗口打飯菜, 踫到竇絨花她還會故意克扣分量, 就是饅頭也會挑最小的那種遞出來。

    竇絨花今天在路上笑臉相迎熱絡的跟她攀談,葉姜覺得這女人想搞事情, 所以話也說的直白。

    “小葉老師別走那麼快呀,時間還早著呢不會遲到的。”

    葉姜走路一向比較快, 竇絨花小跑著才能跟上。

    葉姜放慢了腳步,轉頭跟她說道︰“有話就說, 別拐彎抹角了。”

    竇絨花心里不喜,葉姜也太張狂了些,她都是這麼不給別人留面子的嗎?

    可能是因為期中考試一班的整體成績年紀第一, 然後又被陳華舉薦專業教員的評選,所以一下子膨脹了。

    可一班的成績整體排名第一,那也不是她一個人的功勞。

    班主任還是羅原風呢, 她一個代課老師,憑什麼年紀輕輕的就被推薦評選專業教員。

    葉姜有什麼資格跟她男人競爭。

    竇絨花心里憤恨不已, 說話也沒那麼客氣。

    “葉老師, 我听我家老虞說, 你們學校要在你和老虞之間, 評選一個專業教員出來,是嗎?”

    “你都听說了,還來問我干嘛?”

    “小葉老師,你跟別人說話都這麼不客氣的嗎?”

    竇絨花心里生氣,難怪她家老虞對這個葉姜沒有好感。金主任走的時候也是大罵葉姜。

    小葉老師說話確實很沖,年紀輕輕的不懂得尊重年長的人。

    就算她只是一個食堂的後勤師傅,那也比葉姜大許多,葉姜憑什麼不尊重她。

    那個陳華還提名她去競選專業教員,陳校長也是老糊涂了。

    葉姜都懶得看她,竇絨花興師動眾的跑過來質問,難道還想著憑她自己改變結果不成?

    “我跟說人話的都是比較客氣的。”

    葉姜說道︰“你看你盡問些廢話,虞老師既然都跟你說了你還來問,又不說想干什麼,我干嘛要理你。”

    “我不理你吧你又說我不尊重人,那你倒是有話直說啊,馬上就要到學校門口了,再不說我可進學校了啊。”

    “你……”

    竇絨花拍拍心口,不氣不氣,很快這個葉姜就得意不起來,要反過來求著她竇絨花高抬貴手。

    “好吧,那我就直說了。”

    竇絨花挺直了腰桿,自信滿滿的說道︰“小葉老師,我希望你主動跟學校提出,退出這次專業教員的評選活動,我家老虞在學校服務了十幾年,比你有資格多了。”

    葉姜轉頭看看竇絨花,小南參加招生考試的時候也沒有竇絨花現在這自信的表情。

    竇絨花底氣十足,是覺得學校老師的工資都是她家發的嗎?

    啊不對,是讓她主動退出,這個食堂的後勤大姐,自以為抓到了她什麼把柄?

    葉姜想了想,從工作到生活,這段時間都很正常啊,也沒啥野男人來找她的八卦能做文章。

    那麼,這女人的自信哪兒來的呢?憑什麼認為她會退出評選。

    葉姜笑著說道︰“竇師傅,你大概是算術不太好,那麼我算筆賬給你听听。”

    “我現在拿的是七級的工資一個月六十二塊錢,評上專業教員後,同樣的七級工資我每個月能拿八十七塊五,你說說看,我為什麼要主動退出競選活動,白白的每個月少拿二十多塊呢?”

    “葉老師的賬算的當然精明,我確實是不會算賬,但我還是能分清有些事情,比多出來的那點工資更重要。”

    竇絨花得意的一笑,正常人當然不會退出,可是葉姜就不一樣,首先她家不在乎每個月多出來的這二十多塊錢的工資。

    慕團長每個月兩百多塊,葉姜就是不上班一家人都夠用了,況且這還關系到她兒子的名聲和前途呢。

    和區區二十多塊錢比起來,葉姜肯定要做樣子給外人看,她便宜兒子比自己的工作更重要。

    “葉老師,你知道昨天晚上有不少人都偷著去燒紙的事情吧?”

    昨晚一場大火沒燒起來,鬧的人人都知道,小南也是其中之一,葉姜怎麼可能不知道。

    “這事大家都知道。”

    竇絨花神情嚴肅的說︰“上頭領導們可發話了,昨天晚上違規偷著燒紙的人,一個都跑不掉必須嚴肅處理。”

    葉姜點頭︰“應該的,幸虧大火被及時撲滅沒有造成更大的損失,嚴肅處理也能避免某些人的僥幸心理。”

    “小葉老師站著說話不腰疼啊。”

    竇絨花嘲笑她,“你兒子慕向南昨晚也去燒紙了,你不會不知道吧?我弟弟可全都看見了,你聰明的呢就主動退出專業教員的評選,不許和我家老虞爭,我就讓我弟弟不去舉報你兒子。”

    昨天晚上葉姜那幾個好兒子,幾個孩子不知道哪根筋搭錯了跑去燒紙,恰好被她弟弟給看見了。

    她弟弟過來一說,竇絨花就覺得這是老天在幫她男人,趕在評選的時候葉姜家兒子犯了錯。

    這要是平時可能也沒什麼,畢竟每年偷著燒紙的人也多,沒人會揪出來單獨說事兒。

    可今年不一樣,今年因為燒紙差點燒出大火來,領導們決定批評教育嚴肅處理。

    葉姜這女人慣會裝,嘴上說著心疼孩子,看看這次到了和自己利益相關的時候,還顧不顧得上她那個便宜兒子。

    就算葉姜不肯讓步,竇絨花也不怕,她還可以去找慕團長。

    畢竟慕向南是慕團長的親兒子,他知道了肯定會給葉姜施壓,叫葉姜為了兒子主動放棄和虞萬梁的競爭。

    竇絨花故作驚訝的說道︰“呀,小葉老師不會還不知道你兒子昨晚也燒紙去了吧,要不你到了學校問問你兒子再決定?”

    葉姜想笑,竇絨花以為用這件事情就能拿捏她了?

    她從來都沒有想過要幫小南隱瞞。

    既然做錯了,小南就該和其他人一樣接受批評。

    更何況還有居心不.良的人想用這件事情要挾。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竇絨花今天能用這事兒要挾她主動退出不許和虞萬梁競選,下回還不知道要挾她做出多少不合理的讓步呢。

    葉姜淡淡的說道︰“我已經知道了不用你提醒,小南燒不燒紙的,跟我評選專業教員有什麼關系?你想多了吧。”

    竇絨花急了,這個女人天天表現出她是個好後媽,看看,只要跟她自己利益相關的事,一下子就暴露本性了吧。

    “小葉老師,這可關系到你兒子的前途呀。”

    她家老虞絕對不能被這個女人搶走了評上專業教員的機會,一年能多四百多塊的工資呢。

    “小葉老師你可不要不識好歹,等你家大兒子高中畢業,身上背著個封建迷信思想的大錯誤,可安排不了好工作。”

    “就是以後想去參軍,他也過不了政審,別以為他爸是副團長就能走後門,群眾的眼楮可是雪亮的。”

    葉姜已經懶得再跟她多說一句話,轉頭就往學校大門口走去。

    “哎你這個女人是怎麼回事兒,我話都說這麼清楚了你不明白嗎?你兒子的前途還能比不上你那點兒工資?你男人又不是不能掙錢,何必為了二十多塊錢較勁呢。”

    “兩碼事,而且……”葉姜停住腳步,看著竇絨花一臉的厭煩,“你與其操心我家的事,不如回去關心關心你弟弟,他的麻煩比我們家更大。”

    她弟弟能有啥事,不就是昨晚也去燒紙了嘛。

    只要說服了葉姜退出評選,那她弟弟不去舉報葉姜兒子,那幾個孩子自然也不敢去舉報她弟弟。

    有什麼好怕的。

    “小葉老師你真不肯退出?”竇絨花一路追到學校門口,還不死心,看到葉姜不理她,直接上手拽住了葉姜的胳膊。

    天天揮動鍋鏟的後勤師傅們手勁都大,葉姜的胳膊被抓的生疼。

    今天是周一啊,返校的學生和老師們都好奇的看著她倆。

    年輕的老師被食堂後勤師傅拉扯著,是挺稀奇的。

    葉姜瞧著胳膊上的那只爪子越來越有力氣,掙又掙不脫,說道︰“竇師傅,你先松開行不行?”

    “不行!”

    竇絨花被葉姜無所謂的態度氣到嘔血,反正是繼子,是便宜兒子,葉姜這是有恃無恐啊。

    “你必須給個說法,你真的要看你兒子開大會遭點名批評?你不想想你男人,他也會跟著丟臉的。”

    “那也是我家的事,跟你沒有關系,你管的太寬了。”

    葉姜心想這拉扯的不行啊,早上讓慕連城送小北小西去學前班,自己早點來學校備課,可不想把時間耗在和竇絨花的拉扯上。

    她看到陳華也到了學校門口,揚聲說道︰“陳老師,竇師傅說有意見要找學校提提。”

    竇絨花嚇的趕緊松手,狠狠瞪了葉姜一眼。

    她不嫌事兒大?還敢叫陳校長,就不怕她生氣把慕向南燒紙的事情給舉報出來?

    陳華快步走了過來,“竇絨花你不去食堂準備午飯,纏著葉老師干嘛?”

    陳華看到葉姜被食堂的做飯師傅堵住,認出這是虞萬梁的媳婦,忍不住上前質問。

    葉姜笑著跟陳華說道︰“竇師傅說我德不配位,勸我退出專業教員的評選,別不知深淺的跟虞萬梁老師爭呢。”

    “教務處的決定也是你一個食堂師傅能插手的?”

    陳華一听就來氣,“竇師傅,最近有不少學生投訴,說你給他們打的飯菜缺斤少兩,你可別因為你個人的情緒,給整個食堂抹黑,免得整個食堂的師傅們都跟著你一塊兒挨批評。”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

    陳華在這里,竇絨花不敢再放肆,她可不想得罪陳校長,弄得食堂的工作都沒了。

    那食堂的工作油水可大了,不是誰都能進的。

    竇絨花不甘心的轉身,心想說不通葉姜,她找慕團長說去。

    ……

    “虞老師,今天怎麼來我們高中部了?有事?”

    羅原風看到虞萬梁,心道他莫不是來這邊找老師拉票的。

    虞老師年紀也不小了,咋還那麼天真呢。

    葉老師是高中部集體認可選出來的,他們這邊的老師,當然會把票投給葉姜,怎麼可能會投給他虞萬梁。

    不過既然虞萬梁來了,面子上還是要寒暄幾句的。

    虞萬梁早上被他媳婦給點醒了,心想與其來套關系拉票,還不如找個老師去勸說葉姜主動退出。

    那這人選也是有講究的,羅原風最合適。

    他和葉姜都教高一一班,平時兩人工作上交集比較多,而且男同志考慮問題更全面,肯定會全方位幫葉老師“分析”,勸說她為了家庭退出這次評選。

    “羅老師,有個事情我拿不準,想找你商量商量,你看方不方便出來談談?”

    “辦公室里都不方便談嗎?”羅原風只好走了出來,“虞老師您說吧,不過違反規定的事情我可不能做。”

    “看您說的,我也是老師,怎麼可能讓羅老師做違反規定的事情呢。”

    虞萬梁看四下無人,才說道︰“我那小舅子昨天晚上看到慕團長家的大兒子,也就是你們班的慕向南同學跑出去燒紙。”

    “今天大廣播里都通報了,讓昨晚燒過紙的老鄉們去服務社登記名字,還讓大伙兒互相監督舉報,有隱瞞不報的查到也要嚴肅處理。”

    羅原風心里一驚,肖楠他們燒紙還給人看見了?那要是被點名批評記了大過,畢業以後找工作都難。

    他可不能看著肖楠這孩子毀在這件事情上。

    “虞老師跟我提這件事,是不是已經想出解決辦法了?您就直接說,別繞彎子了。”

    羅原風說話這麼直接,讓虞萬梁還有些尷尬,他也不兜圈子。

    他直接說道︰“我媳婦說如果葉老師能退出這次專業教員的評選,就讓她弟弟不去舉報慕向南同學燒紙的事,我說一碼歸一碼,讓她別參合學校的教務,但是我媳婦不听我勸啊,自己去找葉老師談判去了。”

    “這不是胡來嗎?大人們接受批評是應該的,可是孩子們應該給他們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我說不服我媳婦,她說要讓她弟弟不去舉報,葉老師必須退出評選。”

    虞萬梁觀察了一下羅原風的臉色,看到對方的臉上微微動容,繼續說道︰

    “我來沒有別的意思,就想讓羅老師給葉老師分析一下,到底是孩子的前途重要,還是她的評級重要,我左思右想,學校里也就羅老師最大公無私,知道我全是一片好心才來提醒的,至于和不和葉老師說,全看羅老師自己的決定。”

    羅原風打量了下虞萬梁這只老滑頭,話說的好听,還不是因為他知道這次的評選大概率是要輸給葉姜。

    才會縱著他媳婦用這麼損的辦法威脅葉姜。

    羅原風說道︰“虞老師您先回去吧,看到葉老師我會提一下的。”

    “那行。”虞萬梁放寬了心,笑著說道︰“還是羅老師深明大義,是個明白人。”

    虞萬梁走後,羅原風沉默了半天,還是決定找葉姜談談。

    他也想知道,在葉姜的心里,是孩子重要還是她的工作重要。

    這樣兩難的處境,葉姜會怎樣選擇呢?

    ……

    “肖楠,剛才下課的時候羅老師把葉老師叫到辦公室,說有重要的事情要說,咱們倆听听去。”

    “偷听老師講話的行為是不好的,昨晚才犯過錯誤,你膽子還這麼大。”

    “不是啊,我剛听到羅老師提到昨晚咱倆燒紙的事,肯定跟我們兩個有關。”

    慕向南做錯了事之後特別的敏.感,羅老師因為昨晚燒紙的事叫走他小後媽,他一定要跟過去听听。

    因為一班期中考試整體成績都高出其他兩個班,語文和政治滿分的好幾個,她小後媽才被舉薦評選專業教員。

    今天學校就要投票評選,偏偏昨天晚上他闖了禍,現在誰找他小後媽,慕向南都覺得那人是在搞事情。

    小後媽太難了。

    “你不去我去。”慕向南說著就往外跑。

    肖楠跺跺腳,不放心也跟了上去。

    “葉老師,我希望你能認真的考慮,專業教員以後還有機會能評,小南和肖楠兩位同學的機會可只有一次,你不退出評選,他們就要被人舉報,你真的不肯為兩個孩子做出點犧牲嗎?”

    辦公室里只有羅原風和葉姜,羅原風就把早上虞萬梁來找他的事說了一遍。

    雖然知道虞萬梁那個老滑頭是想威脅葉姜退出評選,羅原風仔細思考了一番,還是慎重的請求葉姜妥協。

    沒辦法,孩子的前程更重要,現在是特殊時期,一點小錯誤以後都有可能被人反復揪出來做文章。

    現在能掩蓋掉更好,葉老師怎麼就想不通這個道理呢。

    在這件事情上,葉姜有自己的考量,她說道︰“羅老師,早上竇絨花來找我談判的時候,我就說的很清楚,我家的事情不用別人插手。”

    她笑了笑,“沒想到虞萬梁不死心來找你當說客,好吧,那我就多說幾句,你認為我不肯退出評選是因為舍不得?”

    “不然呢?還能有什麼原因?”

    羅原風嘆口氣,“我也不想勉強葉老師,不過是不想看著孩子們因為一點點無心之失,就毀了一輩子的前途。”

    “罷了,今天我說這個話已經是過度干涉葉老師家的私事,還希望葉老師看在我是為了孩子好的份上,不要見怪。”

    知道她會見怪不還是說了出來,書上都說謙謙君子溫潤如玉,羅原風外表上看就是個謙謙君子。

    偏偏葉姜不喜歡,她不喜歡羅原風這樣的性格。

    怎麼看也是她男人的品格更好,慕連城前妻都什麼看男人的眼光啊。

    葉姜心里腹黑了一番,“羅老師,小南和肖楠兩個才十三四歲,難道你要縱容孩子們,做錯了事情用謊言和妥協去掩蓋嗎?”

    “那往後的日子還長著呢,我能所有的事情都替他們扛著?把倆孩子養成沒有擔當的廢物?”

    “今天因為燒紙的事情妥協一次,明天就能因為別的事情再妥協第二次,那孩子們還能學會知錯就改?你以為你是在幫他們,其實你是害了他們呀。“

    大道理麼……葉姜可比他能說呀。

    兩年以後恢復高考,政策也會慢慢好起來,到時候誰還會記著今天因為燒紙上批評大會的事?

    肖楠和小南兩個人混在那麼多老鄉里面一起上台檢討,誰會特意關注他倆。

    倒是那個在林子里面燒了一筐紙錢的竇鐵柱,怕是跑不了要被刑拘。

    葉姜在心里掂量過,現在叫小南主動承認錯誤,無非就是寫一份檢討被學校記一次過,影響不了他們高考。

    如果妥協隱瞞下來,那萬一昨晚還有其他老鄉瞧見了給舉報出來,可就是罪加一等。

    到時候別說孩子,就連慕連城也得挨領導的批評。

    誰叫慕向南是他兒子呢。

    得不償失的事情,沒必要跟竇絨花妥協,讓虞萬梁白撿個便宜。

    羅原風听了葉姜的話臉上失了血色,葉老師的大道理一套一套的,說不過她。

    “那肖楠……”羅原風說道︰“葉老師既然已經決定了,我就不再勉強,如果對方舉報的時候沒提到肖楠,希望葉老師也不要提,兩個孩子能保一個是一個。”

    “行呀,我肯定不會多嘴。”

    窗戶外面的慕向南听的義憤填膺。

    怎麼一個個都來勸他小後媽放棄專業教員的評選,憑什麼放棄!

    他小後媽憑實力被推薦上,干嘛要讓給那個虞老師。

    慕向南氣的直接沖出學校大門。

    “小南你去哪兒?”肖楠趕緊的追上去,“下午還有課呢。”

    慕向南跑了一會兒,茫然的站在大馬路上不知道該怎麼辦。

    想了一會兒他決定了,“早上我听到大廣播里說,昨晚燒過紙錢的,如果主動去服務社登記寫檢討,可以罰的輕一點對吧?”

    “對,你要去嗎?”肖楠問道︰“我怕你爸爸和葉老師會挨批評。”

    “那不去怎麼辦?看著我小後媽被人欺負嗎?白白的把評選專業教員的機會讓給虞萬梁?”

    “我不干!虞萬梁想要贏我小後媽就憑本事爭,背地里搞小動作威脅我媽,我才不會讓他得逞。”

    “以為舉報我就怕了嗎?我現在就去主動承認錯誤,哪怕退學呢,也是我活該。”

    慕向南氣的胸膛起伏,他其實很喜歡上學,他從來沒想過因為自己的一時犯二,會有被退學的可能。

    都怪自己。

    肖楠沒有繼續阻止慕向南,他只是堅定的站在小南旁邊,“咱倆一塊去,昨晚可不是你一個人,我也燒紙了啊。”

    慕向南跳將起來,氣的大聲說道︰“你是不是傻啊,那個竇鐵柱只看到我燒紙,沒有親眼見到你燒紙,你逞什麼能啊,我一個人去就行了,你回學校去上課吧。”

    “竇鐵柱沒看見那我也燒了紙啊。”肖楠說道︰“不能因為他沒看見我就裝做沒做過錯事,別爭執了,抓緊時間去李主任那登記好,下午還要回來上課呢。”

    葉老師說過的,做他認為對的事情。

    肖楠認為自己現在的決定是對的,所以他要陪著小南一起,去承認錯誤。

    ……

    因為出了趟三個多月的任務,慕連城這次有三天的假期,昨晚可熬死他了,小媳婦也不跟他說話。

    不但不跟他說話,也不黏人了,大約是真的被氣傷了。

    早上慕連城主動送孩子去學前班,中午他在家默默的做好了午飯,等了半天他媳婦也沒有回家吃中飯……

    慕連城自閉了,三個月前,他小媳婦還說過,只要他在家,她就回來吃中飯。

    慕連城有點心虛,午飯也沒顧得上吃,就跑到學校門口。

    他想了想又不好意思進去打擾媳婦的工作,默默的走了回來。

    然後,慕連城就遇到了好死不死到處找他告狀的竇絨花女士。

    “慕團長,可算是找到你了。”

    竇絨花心想還來得急,學校的專職教員評選工作是在下午放學之後舉行。

    只要慕團長下午去學校警告教訓葉姜,讓她主動退出,她男人虞萬梁就穩贏了。

    “竇同志,找我有什麼事?”

    慕連城心情雖然不太好,還是耐著性子在家屬院門口停住了腳步。

    “哎呀慕團長,你真的要好好說說葉老師,她油鹽不進一點都不為你家老大考慮,你不能再這麼由著她性子來,你看給葉老師慣成什麼樣兒了,哪家的男人這麼縱容媳婦的,寵過頭了遲早她要給你闖禍的呀。”

    慕連城心想,這女人又是個什麼毛病,一上來就在他面前詆毀葉姜。

    他媳婦可真不容易。

    “哦,你難道也是找我媳婦麻煩結果沒討到便宜,就想挑撥我們家的內部矛盾?”

    “慕團長你看你說的什麼話,我只是想跟你反映個情況,葉姜她不听勸,還得你回去好好說說她。”

    這女人邏輯匪夷所思。

    慕連城說道︰“我不幫我自己的媳婦反而幫你去找我媳婦的麻煩,我還沒有病到那個程度吧,你是覺得我比較好糊弄嗎?

    竇絨花氣的翻白眼,這慕連城被葉姜迷昏了頭吧?

    “慕團長,我就直說了吧,昨晚你兒子慕向南跑到西邊的空地上燒紙,恰好被我弟弟看到了,這樣吧,你叫葉姜下午主動退出專業教員的評選,我就叫我弟弟不去舉報你兒子。”

    慕連城扯起唇角冷笑了一聲,“你在威脅我?”

    “不不,我哪敢威脅你,我這是為你好啊慕團長,孩子的前程多重要,被舉報出來可就全毀了,相比之下葉老師那份工作算什麼呢,你可千萬別犯糊涂呀。”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慕連城是個聰明人,不可能听不懂。

    竇絨花有點猜不透對面的男人在想什麼,他面上波瀾不驚的樣子,難道真的不在乎他的兒子?

    慕連城反問︰“我憑什麼相信你弟弟看見了,你莫不是撒謊騙我,騙我媳婦?”

    “怎麼可能呢,我弟弟真的是親眼看到的,他昨天晚上去林子里燒紙,出來就踫到你家慕向南也在燒紙,不信你回去問你兒子。”

    慕連城點點頭,淡淡的說道︰“知道了,原來昨天晚上在林子里燒紙的是你弟弟,我這就到服務社找李主任舉報去。”

    “你……慕團長你等等。”

    竇絨花嚇了一跳,怎麼了這是,不是應該她們去舉報慕向南的嗎?這麼就變成慕團長要去舉報他弟弟了。

    他不顧自己的兒子啦?慕團長這是吃錯藥了吧。

    她弟弟當然不能被舉報,她男人也必須評上專業教員。

    竇絨花急昏了頭,大聲的喊道︰“慕團長,你別娶了新媳婦就忘了你兒子,你可是親爸,別偏心太狠了。”

    “我家的事情不用你管。”

    慕連城一句話就讓竇絨花心涼了半截。

    “你現在回家叫你弟弟去自首,還能減輕點兒處罰,如果他不去自首,我就帶著兒子一起去舉報他。”

    “你還敢威脅我媳婦兒,不但我不答應,我兒子也不會答應的,你這如意算盤,今兒個是打錯了。”

    竇絨花呆站在原地,不會吧?不可能吧?不但沒幫上她男人虞萬梁,還把親弟弟搭進去了。

    怎麼辦?難道真的要讓弟弟去自首嗎?不行的呀,去自首肯定要判刑的。

    可是不自首被舉報,到時候只會判的更重。

    要不就當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如果慕向南那個小兔崽子敢去舉報,就讓她弟弟咬死口不承認好了。

    ……

    下午放學後,學校的老師都到了大禮堂里,準備投票評選出最終的專業教員人選。

    葉姜年輕開朗,幾個月來和學校的老師相處的都很好。

    虞萬梁眼睜睜看著葉姜和一個又一個擁有投票權的老師寒暄著。

    她怎麼還能那麼淡定呢?這投票都快開始了,她怎麼還不跟校領導們提出退出競選?

    難道是因為竇絨花上午的工作沒做好,沒有說服葉姜?

    哎,都說了他媳婦那個腦子跟個漿糊一樣,話都說不好怎麼可能說的過嘴皮子厲害大道理一套接一套的葉姜呢。

    那羅老師呢?羅老師也沒有說?

    虞萬梁急了,他找到羅原風後半帶埋怨,“羅老師,我早上的知心話白給你講了,你沒跟葉老師提?”

    羅原風看著在人群里穿梭自如的葉姜,這個女人的身上有一種非常強烈的親和力,幾乎是每個正常人都愛跟她打交道。

    “我說了。”羅原風無奈的笑笑︰“葉老師沒有采納我的意見,她有自己的想法,要不你自己去說說?”

    看來羅原風也失敗了,虞萬梁坐不住,跑過去找葉姜,“葉老師,借一步說話。”

    葉姜笑著跟旁邊那位老師說道︰“抱歉啊,虞老師找我好像有急事,我待會再過來。”

    走出幾步之後,葉姜問道︰“虞老師,您有什麼指示?”

    “指示不敢當。”虞萬梁笑著說道︰“中午羅老師跟葉老師說的事情,葉老師竟然一點都不在乎,這可關系到你兒子慕向南呀。”

    葉姜點頭說道︰“我知道,我都懂,我謝謝您的好意。”

    “但我這人最不喜歡被人威脅,你讓我退出我還偏就不退出,虞老師想贏我就趕緊拉票去,剛才至少一大半的老師,都表示要將票投給我呢,您還不趕快去挽救一下。”

    虞萬梁︰“……”

    她還真是一點兒都不謙虛呢。

    怎麼辦?難道看著自己輸嗎?評不上專業教員,漲不了工資是小事,丟面子可是大事。

    就在虞萬梁急的想回家罵他媳婦竇絨花的時候,看到慕團長走進了大禮堂。

    虞萬梁心中一喜,是了,他那個傻媳婦還是有一點點聰明的,知道說不動葉姜,就跑去找慕連城告狀。

    那慕向南是慕連城的親兒子,慕連城自己的工資一個月就有兩百多,根本不需要葉姜的這份工資養家。

    相比之下,他肯定會為了兒子讓葉姜妥協的。

    他現在來學校,一定是阻止葉姜的一意孤行,讓她退出評選的吧。

    一定是的。

    虞萬梁心中一緩,一點兒都不著急了,他笑著說道︰“葉老師你回頭看看,慕團長來了。”

    葉姜回頭一看,果然是她男人。

    慕連城來干嘛?

    葉姜跑過去,大禮堂這麼多人,她又不好意思拉扯他,只能悄悄的掐了掐男人的掌心,笑著問道︰“你怎麼來啦?”

    大禮堂里這麼多老師,都笑盈盈的看著門口的方向。

    心想這新婚小夫妻就是不一樣,慕團長很疼他小媳婦啊,這放學了才一會兒沒有回家,就急著過來接了。

    大約只有虞萬梁,認為慕連城是來勒令葉姜退出評選的。

    本來今天這投票眼看著他都沒希望了,慕團長在關鍵時刻被竇絨花給說動了。

    不過听說慕團長挺怕小媳婦的,虞萬梁覺得自己很有必要給慕團長加把勁,這男人嘛,在外面哪能被媳婦壓一頭,太不像話了。

    虞萬梁上前寒暄道︰“慕團長來了啊?早上听我媳婦說找慕團長有點事兒,我怎麼問她也不說,看上去挺急的樣子,不知道她找慕團長談了沒有?”

    虞萬梁的本意,是提醒慕連城別優柔寡斷,為了兒子趕緊給葉姜領回家去,別在這耽誤他的正事兒。

    慕連城看了看虞萬梁,這個就是竇絨花的丈夫,看來竇絨花找他的事情,虞萬梁是知道的。

    所以這男人就默認了用卑鄙下作的手段想要讓葉姜退出,欺負威脅葉姜。

    那就……

    “找了。”

    “哦?”虞萬梁心頭一喜,面上還裝作詢問的樣子,“那你們聊的怎麼樣?”

    “一般。”

    “我媳婦說的可都是肺腑之言啊,句句屬實,旁觀者清,慕團長也不能一味的縱容媳婦兒亂來,也得听听別人的意見對吧。”

    慕連城說道︰“原來虞老師也知道你媳婦說的都是實話、真話?你能確定嗎?”

    “確定,我當然確定,真的不能再真了。”

    “那就好,我還怕冤枉人了呢。”

    慕連城跟葉姜解釋道︰“竇絨花今天是找過我,說她弟弟昨晚去小樹林燒紙了。”

    “既然虞老師也承認這是事實,那個跑小樹林燒了一筐紙引發了大火的人,就是虞老師的小舅子沒跑了。”,,網址m..net  ,...︰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七十年代小後媽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