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七十年代小後媽 > 第42章 第42章

第42章 第42章

作品:七十年代小後媽 作者:姜絲煮酒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葉姜差點拍手叫好了。+++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ck101.org

    慕連城這麼老實的男人, 什麼時候學會給別人下套了?

    還是說,這男人只在她面前老老實實的啊?

    慕連城瞧著葉姜驚呆的樣子,又怕給媳婦嚇著了, 他在外面是很嚴肅的,回家在葉姜面前, 不知道該怎麼辦的那個人總是他。

    他在葉姜耳邊小聲說道︰“你男人又不是個傻子,就他們這點小伎倆, 以為能坑到咱們一家, 就連小西小北也不會上他的當。”

    葉姜低頭笑了好一會,慕連城知道護短了。

    虞萬梁和竇絨花的臉皮還真厚,一個去找羅原風當說客, 一個直接找上慕連城。

    現在這臉打的,虞萬梁還不知趣嗎?

    虞萬梁不知趣,而且他根本就沒空去想他小舅子燒不燒紙的事。

    就算竇鐵柱燒紙了又怎麼樣, 他慕連城的兒子還燒紙了呢。

    慕團長莫不是個傻的吧, 親生兒子都不顧了?果然有了後娘就有後爹。

    虞萬梁不死心的說道︰“慕團長,你就沒什麼話要跟葉老師說的嗎?”

    他在心里不停的祈禱︰你說啊, 你趕快說啊, 說出來好給你媳婦帶走。

    一個女人家, 年紀輕輕的帶著三孩子,她有時間精力付出嗎?夠資格評專業教員嗎?

    那些決定把票投給葉姜的老師,心里到底是怎麼想的, 完全沒道理嘛。

    看著虞萬梁這麼急切, 葉姜也笑著問道︰“慕大團長, 你有什麼話要跟我說?”

    “你快說啊慕團長, 別耽誤時間投票就要開始了。”虞萬梁急道。

    慕連城瞧著小媳婦又叫他慕團長了, 拿不準她這會是不是在生氣。

    他斟酌了一下說道︰“也沒什麼要緊的事情, 就是讓你別緊張、別怕,我跟兒子都在外邊支持你,你好好比,肯定能比得過虞老師。”

    虞萬梁︰“……”

    搞了半天,慕連城要說的就是這?虞萬梁心里一寒,今天這評選輸定了。

    “小南也在外面啊?”葉姜心頭一暖,有慕連城這話,這三個月沒白等他。

    “在呢,不耽誤你們投票,我出去和兒子一起等你。”

    兩人這波狗糧撒的,所有老師都快被死了,只有虞萬梁,氣的差點原地栽倒。

    投票半個多小時就結束了,大禮堂的門打開的時候,葉姜笑盈盈的走出來。

    慕向南急忙走過去,問道︰“葉老師,結果怎麼樣,你贏了還是虞老師贏了?”

    放學之後,慕向南沒去食堂吃飯,跑到大禮堂的外邊,等他小後媽的評選結果。

    葉姜笑著說道︰“期中考試語文和政治兩個滿分都在咱們班級,我能把你們教的這麼好,怎麼可能會輸。”

    “那就是你贏了對不對?你評上專業教員啦?”慕向南興奮的問道。

    “當然了。”

    慕向南心放到肚子里,他要把這個好消息告訴肖楠去。

    “我晚上不回家吃飯了,我還要寫檢討呢,你倆回去吧。”

    陸續走出來的老師們紛紛給葉姜道賀,恭喜她評上了專業教員。

    只有走在最後面出來的虞萬梁怒氣沖沖,一臉失望的回到了家里。

    他媳婦竇絨花中午沒有說服慕連城,回家後氣的晚飯都沒有做。

    她和葉姜的談判完全失敗,葉姜死鴨子嘴硬不肯買賬,慕連城怎麼也不為兒子著想,全向著他媳婦呢。

    現在竇絨花只希望虞萬梁在學校里能說服葉姜,如果說不服,那也要爭取其他的老師們把票都投給他。

    好不容易等到虞萬梁回家,竇絨花連忙迎上去,接過她男人手中的公文包。

    “咋樣了老虞,評選出結果了嗎?”

    “出了。”虞萬梁進門就躺沙發上,語氣不好,“你晚飯做了沒有,都餓死了。”

    “我哪有心情做晚飯呀,我這不焦急等結果嗎?”

    竇絨花坐到他男人身邊,一個勁的問道︰“到底評上誰了,你說說呀看給我急的。”

    虞萬梁一把推開他媳婦。

    “你看看我臉上的表情,像是評上專業教員的樣子了嗎?要不是你信誓旦旦的說可以說服葉姜退出評選,我一早就去找其他老師拉票了,怎麼可能臨到評選開始的時候,才知道你什麼也沒(干gan)成,我早該曉得指望你的餿主意是行不通的。”

    “你知不知道今天投票結果出來我被笑話成什麼樣子,二比八的比例輸的啊,那個葉姜能說會道,把我們初中部老師的選票都拉走了不少,選票結果一出,我一輩子的老臉都丟盡了。”

    虞萬梁是無論如何也不會承認,是自己在學校的人緣兒太差,差到本部的老師都把選票投給了葉姜。

    關鍵這還是實名制投票,大家好像都不怕得罪他一樣,眼睜睜看著葉姜的票數遠遠的把他甩在後面。

    竇絨花剛才沒站穩,被她男人一把摔到了地上,她也顧不上惱火,氣的起來大罵葉姜。

    “我就知道是那個女人使了手段,仗著自己年輕漂亮,在學校里也不避嫌和其他老師套近乎拉票,太不要臉了,怎麼沒人管管!”

    虞萬梁氣的說道︰“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麼用?”

    “怎麼會沒用呢。”竇絨花進了廚房摔摔打打的咽不下這口氣,一轉頭又出來。

    “葉姜既然不讓咱們家好過,我也不會讓她舒坦,她兒子慕向南偷偷燒紙是事實,我一定要去舉報,讓她兒子畢業了找不到好工作。”

    “你還舉報人家呢,你弟弟在林子里燒紙的事情,葉姜兩口子都知道,你弟弟的(性xing)質可比人家惡劣多了。”

    虞萬梁冷笑著說道︰“要我說啊,你也別現在去,等開檢討大會的時候,你再去舉報。”

    竇絨花不解,“為啥要等到開檢討大會的時候再去,現在去舉報不就得了?”

    “你傻啊,到臨開大會的時候舉報,葉姜才沒法鑽空子,不然你一舉報她就會說,她正好帶兒子主動來檢討呢。”

    “就葉姜那張嘴,死的都能說成活的,肯定要等到他們沒機會反悔的時候再去。”

    竇絨花連連點頭,“還是老虞你想的周到,哼哼,等我舉報了她家,葉姜還不是要受牽連挨批評,再讓她得意幾天。”

    虞萬梁又氣又餓,沖他媳婦說道︰“還不快做飯去,你要餓死你男人嗎?”

    虞萬梁沒評上專業教員心情不好,竇絨花也不敢繼續觸他的霉頭,更加不敢提想要點錢給她娘家弟弟的事兒。

    算了,先做飯給她男人哄好吧。

    ……

    慕連城去學校找葉姜之前,跟涂大娘說他們要遲點回來,拜托涂大娘接到小北小西帶回她家玩一會。

    到了家屬院,葉姜和慕連城先去涂大娘家接了孩子。

    回到了家,慕向北看到飯桌上用紗網罩著的三菜一湯,開心的跑過去。

    “媽媽,你都把晚飯做好啦,我好餓哦。”

    飯桌上就有筷子,慕向北夾了一筷子的清蒸白鯧魚,立刻苦著臉吐到了垃圾桶里。

    “是涼的哇,好腥氣,這絕對不是媽媽的手藝,肯定是爸爸做的飯。”

    他爸爸做飯沒有媽媽好吃,慕向北可憐兮兮的看著葉姜,心想媽媽上班很辛苦,要不就勉(強qiang)吃一下爸爸做的飯吧。

    葉姜看到桌子上的清蒸魚、爆炒海蟶子,魷魚絲還有一道花蛤湯,都沒有動過筷子。

    這幾道海鮮涼了以後不腥氣才怪呢。

    葉姜把飯菜拿去加熱,看到鍋里的米飯一點都沒有動,問慕連城,“你中午做了飯怎麼沒吃啊?”

    慕連城跟著葉姜後頭去了廚房給她打下手,“你中午沒回來……”

    葉姜愣了愣,這人……她不回來他就不吃飯了?

    “慕連城,你有點任(性xing)哦。”看到兩個孩子圍過來,葉姜笑著說︰“小西和小北可別學你爸爸,媽媽不在家就不肯吃飯。”

    葉姜又炒了個韭菜雞蛋,想到男人還有兩天假,就是不湊巧沒趕上周末。

    “那我明天中午回來吃,你還做飯嗎?”吃晚飯的時候,葉姜笑著問了一句。

    慕連城從昨晚回來一直到現在,都沒有啥機會好好和媳婦說說話。

    昨天晚上給幾個孩子帶回來批評教育,等(睡Shui)下都後半夜了,葉姜沾枕頭就(睡Shui),一大早的又要去學校。

    本想著中午能回家說上幾句話,她忙的又沒回。

    他抬頭看著媳婦說道︰“要不我明天去銷假,把假期留到周末,你看呢?”

    葉姜一想也行,不然白天她和孩子們都在學校,慕連城一個人在家都不知道做什麼。

    她去水槽那洗碗的時候,慕連城拿著從外地買回來的各種水果糖跟慕小西交換。

    “小西,晚上和小北哥哥(睡Shui)好不好,小南哥哥不在家,你小北哥哥說晚上(睡Shui)覺會害怕。”

    “不能慣著。”慕小西已經願意說些簡單的句子,但是大部分的意思還是要靠猜。

    慕連城在家統共也沒待過幾天,和孩子相處的時間更少,他問小兒子,“你妹妹這話啥意思?”

    慕向北翻譯道︰“哥哥去上學之後,媽媽之前在大屋里帶著妹妹陪我(睡Shui)過幾晚,現在我都自己(睡Shui)了兩個多月了,爸爸你都不知道,我已經可以自己(睡Shui)覺覺了嗎?”

    慕連城︰“……”他還真不知道。

    慕向北一下子撲到爸爸懷里,打滾賣萌求抱,“爸爸回來我好開心呀,今晚不用一個人(睡Shui),可以跟爸爸一起(睡Shui)覺覺。”

    慕連城無奈的抱起兒子,得了,他連兒子閨女都搞不定,還想跟媳婦(睡Shui)覺?

    還是想想怎麼把住房問題給解決。

    葉姜收拾停當後進屋,看父子三個在那討價還價,又出去打了熱水兌在大澡盆里,“小西過來(洗xi)澡,慕連城你帶你兒子到衛生間去洗。”

    慕連城看著足夠兩個孩子折騰的大澡盆問道︰“上回不還兩個孩子一起洗嗎?(干gan)嘛分開洗這麼麻煩?”

    “上回?上回都是三個多月前的事情了。”

    葉姜說道︰“你閨女大了,不肯再跟小男生一起(洗xi)澡,哪怕是雙胞胎哥哥也不行,她現在都不肯去(睡Shui)小北的床鋪,已經知道男生女生要分開(睡Shui)了。”

    “是嗎?”慕連城驚訝的看著小閨女,才三個多月不見,閨女變化就這麼大了嗎?

    也是,三個月前小西還不肯開口說話呢,現在遇到高興的時候,願意叫他一聲爸。

    葉姜看慕連城傻楞著不動,催促道︰“你發什麼呆呀,趕緊帶小北去(洗xi)澡,現在天氣涼了用熱水擦下就好,別耽擱太長時間,免得著涼了感冒。”

    “好。”慕連城答應著,打了熱水給兒子(洗xi)澡,順道自己也在衛生間沖了把冷水澡。

    慕向北用手心接了點涼水,凍的一哆嗦,“爸,你洗涼水澡不冷嗎?”

    “爸爸習慣了。”慕連城給他穿好衣服,“你不可以哦,凍生病了還要媽媽照顧你。”

    昨天折騰的太晚葉姜累的都沒有(洗xi)澡,她又燒了一大鍋的熱水,跟慕連城說道︰“你帶倆孩子下樓散散步,我要(洗xi)澡了。”

    慕連城看著客廳中間的大澡盆,耳根子已經沒有以前那麼紅了。

    他說道︰“那我不在家,你(洗xi)澡的時候讓誰帶孩子下樓?”

    “還能有誰幫我帶,只能鎖臥室里,我洗好澡了再放出來。”

    葉姜扭頭看看他,這男人今天的問題特別多,沒有以前听話,以前讓他(干gan)啥他都不帶問的。

    果然三個多月的時間,變化的不單單是孩子的成長,就連慕連城也不一樣了。

    “今天風大帶孩子下樓怕吹感冒。”慕連城輕輕咳嗽了一下,說道︰“你可以把我也鎖臥室,(干gan)嘛一定要把我們三個攆下樓呢。”

    葉姜︰“……”

    這還是她認識的那個(摸Mo)他一下就臉紅的慕連城嗎?

    居然有膽子要看她(洗xi)澡了是吧。

    “可以啊。”葉姜笑笑,“等會出來幫你媳婦搓背吧。”

    慕連城憋不住了,“我還是帶孩子下樓轉轉吧。”

    葉姜忍不住在心里偷笑,這男人是裝的膽大,真是的,他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放的開。

    慕連城還沒來得及下樓,李春芹就過來了。

    “葉姜啊,吃晚飯了沒有?”李春芹問道。

    “早吃完了,再過會孩子們都該(睡Shui)了。”

    這個點李主任過來肯定不是嘮嗑的,葉姜忙問道︰“李主任進屋說話。”

    李春芹進屋看到大澡盆里的(洗xi)澡水冒著滾燙的熱氣,再看到慕連城的臉都紅透了,打趣的說道︰“我來的不巧,要不我等你洗完澡再來?”

    葉姜一把將李春芹拉進來,“李大姐您快進來吧。”

    慕連城連自己的媳婦兒都說不過放不開,更架不住李主任這樣的老大姐打趣。

    他帶著倆孩子說道︰“你們說話,我帶著孩子下去走走。”

    “小慕別走,一起听听。”李春芹連忙說道︰“我是找你們兩口子商量件事情的。”

    慕連城把小西小北送進屋里,給了小西一把各(色)顏(色)的水果糖,給了小北幾顆大白兔。

    “大人們在外面說話,你倆在屋里玩會。”

    慕小西點點頭,轉頭跟她哥哥拿出畫紙畫筆比誰螃蟹畫的好。

    葉姜給李春芹泡了茶,“這是連城帶回來的花茶,您嘗嘗,喜歡的話等會帶一包回去。”

    李春芹接過來嘗了一口,有淡淡的桂花香氣,喝著挺舒坦。

    “小葉是這樣的,中午你家老大和肖楠那孩子跑到服務社,說要跟我坦白登記,他們兩個昨晚也跑到西邊的空地上燒紙去了,要接受批評和檢討,這事兒你倆知道不?”

    葉姜看了看慕連城,她男人點點頭,葉姜才說道︰“我和連城昨兒晚上就知道了,在家里已經讓孩子們寫過檢討,他倆已經知道錯了,今早你在大廣播里通知,孩子們中午就過去了。”

    李主任嗔怪道︰“你們一家人也太實誠了些,誰會跟兩個孩子計較,悄悄的瞞下來不就好了,點名批評檢討都是小事,被學校記個大過可不得了。”

    中午的時候嚇了她一跳,倆孩子就這樣跑到她辦公室里,說做錯了事情就要主動承認錯誤。

    思想覺悟倒是高,幸虧當時辦公室沒人。

    “我今天沒把倆孩子登記到昨晚違規燒紙的名單里去,我來呀就是和你倆商量一下,你們在家批評教育一下就行了,就別登記倆孩子公開檢討,免得影響了他們畢業以後找工作。”

    像慕連城在部隊里,小南八成會等到夠年齡入伍了,就跟他爸一樣選擇入伍進部隊,這次犯錯蓋上封建迷信的錯誤思想,政審可通不過。

    李春芹也是一片好心。

    葉姜不這樣想,就算李主任這次放水不登記,開批評大會的時候,那個竇絨花也不會輕易放過的,又或者被別的老鄉舉報出來,後果更嚴重。

    “李主任謝謝您的好意,我跟連城商量過,還是要讓孩子們跟著所有燒過紙的老鄉們一起檢討。”

    李春芹見葉姜態度堅決,再看看慕連城,發現慕連城的態度比葉姜還要堅決,這兩口子都是個實心眼的。

    “那行吧,我給小南和肖楠倆孩子的名字登記到名冊的最後面,檢討的時候也讓他們倆在大人後頭站著,跟著念念檢討保證書,這樣就不會引起注意了。”

    “謝謝李主任,大晚上的還辛苦你特意上門。”

    李春芹嘆口氣,“我這邊好安排,學校那邊的處罰你要多想想辦法,評選專業教員虞萬梁沒競爭的過你,他那個小心眼肯定會想著法逮到機會就報復,你提防著點。”

    葉姜已經考慮過學校方面有可能的處罰,記過是跑不掉了,開除應該不至于,沒嚴重到那個程度,只要不影響到孩子們兩年以後的高考就行。

    “行,我心里有數。”

    葉姜瞧著李春芹愛喝桂花味的花茶,走的時候給她帶上一包,李春芹也不跟她客氣大大方方的接了。

    她走的時候瞧著客廳里那個讓人臉紅心跳的大澡盆,還不忘打趣兩個人,“這水快涼了你趕緊(洗xi)澡吧。”

    送走李春芹,慕連城又給澡盆里添了點熱水,“你(洗xi)澡吧,我帶孩子們下去轉轉。”

    葉姜看到小北都歪在小書桌上打盹,小西還挺精神的繼續畫畫兒,她給男人推大臥室里去,“別折騰孩子了,你就在房間里呆著吧。”

    外頭客廳里是媳婦(洗xi)澡時嘩啦啦的水聲,慕連城心跳都快了許多,止不住的想了些不該想的。

    他得找點事情分散一下注意力。

    “小西,跟爸爸說說你什麼時候才敢像哥哥這樣自己(睡Shui)覺呢?膽子是要練的哦,小西也長大了,不能總跟媽媽一起(睡Shui)覺。”

    慕小西五歲,能跟葉姜(睡Shui)到十五歲,那他不是要等十年?

    以前不覺得這是個問題。

    現在……問題很大。

    慕小西抬眼看了下老爸,心說她膽子才不像小北哥哥這樣小呢,她早就敢自己一個人(睡Shui)覺了,爸爸太小看她了。

    “換房子。”

    “什麼?小西你說話要說明白,爸爸都听不懂,別人更加听不懂。”

    慕小西不說話了,媽媽和哥哥們都听得懂,幼兒園的小胖墩兒也听得懂,只有爸爸听不懂而已。

    葉姜在外面給父女倆的對話都听的清清楚楚,洗好澡後她推開房門,笑著解釋道︰

    “我們小西說的是現在家里房子太小(睡Shui)不開,等啥時候換了大點的房子她有了單獨的房間,就自己(睡Shui)了。”

    慕連城瞧著深秋了葉姜還穿著短袖的(睡Shui)衣,怕她著涼,“你都這麼大了還跟孩子一樣貪涼,趕緊帶小西上.床躺著去,外面我來收拾。”

    只要慕連城回家,家里的事情葉姜就不用(操cao)心,她跟閨女說道︰“小西跟媽媽(睡Shui)覺去吧。”

    媳婦和孩子們(睡Shui)的都香,慕連城翻來覆去的(睡Shui)不著。

    他以前到底是哪來的自信說三年都不踫她,讓葉姜等三年。

    現在呢,他連三個月都等不了,他這小媳婦,是不可能再放她走的……

    想通了以後,慕連城下床走到葉姜和閨女(睡Shui)的小屋,挨著床沿坐下來。

    葉姜(睡Shui)的迷迷糊糊,感覺身邊有人,轉個身(摸Mo)索了一下,是她男人在身邊坐著。

    到底是忍不住了嗎?葉姜咬牙恨恨的想,慕連城,你也有今天啊。

    “你不(睡Shui)覺跑這來(干gan)嘛?真擠不下,你要舍不得走,你就抱床被子(睡Shui)地上吧。”

    黑漆漆的夜里,男人突然俯身在她耳邊說︰“葉姜,等回去我給部隊打報告,申請調換個大點的住房好不好?”

    男人似乎掙扎了好久,到底說出來了︰“我……不想再跟你分房(睡Shui)了。”

    慕連城是下了很大的決心才說出來的,他跟葉姜說道︰“你想好了,你要是答應了,以後就甭想跑。”

    葉姜無聲的笑起來,她男人終于想通了。

    她忍著想咬他的沖動,答道︰“好。”

    ……

    批評檢討大會定在周六的下午,慕連城把他剩余的兩天假調換到了周末,葉姜一大早的就去了學校。

    她跟慕連城說道︰“慕大團長,辛苦你今天在家帶孩子,要不下午的批評大會你就別去了吧?”

    慕連城到底是個副團長,他兒子還違反規定跑去燒紙,挨批評了慕連城臉上也無光,到了現場恐怕要被人指指點點。

    葉姜就不太想讓他去。

    慕連城知道他媳婦的意思,他笑著說道︰“我媳婦和兒子都在,我哪能躲,不管什麼事兒,我都替你們扛著。”

    葉姜抿唇笑笑,這才是她喜歡的那個慕連城。

    下午要去檢討大會,慕向南還是有點緊張,葉姜帶著他和肖楠去食堂吃午飯。

    “就是念個檢討信,別緊張,你態度誠懇的話,等回來後學校會給你們一次機會的。”

    再緊張也要吃飯,教師有專門的打飯窗口,今天菜不錯,葉姜打了二兩米飯,一個香煎小黃魚,一個(肉rou)末茄子。

    她听到學生窗口都被學生們圍起來鬧哄哄的,好像是她家小南在跟什麼人爭執,她飯盒都來不及接,忙跑過去。

    “什麼個情況?”葉姜站在學生堆外面問道。

    同學們看到是葉老師來了,忙讓開一條道,“葉老師,小南同學和窗口的竇師傅吵起來了,竇師傅還把小南同學的飯盒給扔地上。”

    竇絨花啊?今天是她在學生窗口打飯。

    葉姜走過去,看到小南的飯盒無辜的掉在地上,撒了一地的飯菜。

    竇絨花拿著個大鐵勺,看到葉姜來了,她(插cha)著腰說道︰“這可不能怪我,是他自己沒接穩的。”

    竇絨花的男人虞萬梁沒評上專業教員,連著幾天回到家都沒什麼好脾氣,竇絨花已經受了她男人幾天氣。

    要不是這個葉姜,他男人怎麼可能評不上專業教員,葉姜害的她家一個月少了四十多塊錢的收入,害的她一年損失了四百多塊的私房錢。

    竇絨花將所有的怒氣都帶到工作中。

    不單單是針對葉姜的孩子,這一個星期以來,其他的同學打飯的時候多多少少都遭受過竇絨花的白眼和克扣。

    平時克扣點葉姜葉就不說什麼了,現在竇絨花居然敢摔小南的飯盒,葉姜可不能看著兒子被人欺負成這樣。

    “小南,你說說,怎麼回事兒?飯盒是你沒接穩掉地上去的嗎?”

    “才不是。”少年梗著脖子氣的血氣上頭,“我打了四兩米飯,她就給我半勺還沒有二兩。”

    “我說我給的是四兩的飯票,必須給我打滿,不然我就端著飯盒去校長室告訴校長。”

    慕向南氣的手指向窗口里的竇絨花,控訴道︰“她就把我飯盒給扔出來,砸在了地上,她還罵我餓死鬼投胎,吃吃吃就知道吃,周圍的同學都听到了!”

    葉姜火冒三丈,壓著火冷聲說道︰“竇師傅,我都舍不得罵我兒子一句,你咒他餓死鬼投胎,呵……今兒這個事,你必須出來給我兒子賠禮道歉!”

    “我賠啥禮道什麼歉?你哪只眼楮看到我給他少打米飯了?”

    竇絨花心想反正飯盒的米飯都撒了一地,葉姜不可能再給米飯都拾起來,她才不會承認給孩子少打了米飯呢。

    她就是看這個餓死鬼不順眼,就不想讓他吃飽飯,誰叫慕向南有那麼個討人嫌的媽。

    人群圍的越來越多,葉姜把旁邊肖楠的飯盒拿過來,啪嗒一聲放在窗口,好叫竇絨花能看清楚。

    “肖楠,你打的是幾兩米飯?”

    “四兩米飯。”肖楠站過來,大聲的說道。

    竇絨花瞧著飯盒里足量的四兩米飯,氣焰馬上囂張起來,還把身後準備飯菜的其他後勤師傅們都叫過來。

    “大家都看到了吧,也都听到肖楠同學的話了吧,這飯盒里可是足量的米飯,葉老師你什麼意思?你要為你兒子出頭,你也要拿出證據來,冤枉我克扣同學們的飯菜,你是不是也去大廣播里給我道歉啊?”

    “我葉老師才不會給你道歉呢。”肖楠氣憤的說道︰“你是魚的記憶嗎?我剛才打了兩次四兩的米飯,一共給了你八兩的票。”

    竇絨花心里大驚,她剛才收了肖楠兩次飯票嗎?每天這麼多學生排隊打飯忙都忙死了,她哪能記得。

    “肖楠同學,大家都知道你和慕向南同學(關guan)系最好,你可不要為了幫他就說謊呀,我克扣你的飯菜我又得不到好處,你說的話誰信啊。”

    肖楠漲紅了臉,他的伙食費都是葉老師給的,他卻如此的浪費,他心里非常的愧疚,把情況說了出來。

    “葉老師,竇師傅有時候只給我打一半的米飯,我吃不飽只能再打一次,我不是故意要浪費的。”

    葉姜咬著牙,在心里痛罵,這個竇絨花太過分了吧。

    她知道竇絨花因為虞萬梁的事,記恨上了她,也沒想到她能心黑到這個地步。

    她把旁邊幾個圍觀同學的飯盒一一擺在窗口的台子上,問道︰“你這個是幾兩的米飯?”

    “四兩的,我平時飯量小,竇師傅給二兩我也能吃的飽,我怕說了她下次給的更少,我就沒敢提。”

    竇師傅以前不這樣的,就這個星期開始,脾氣壞的同學們打飯菜的時候都不敢多說一個字。

    他要是提了,今天被摔飯盒的估計又多了一個。

    “你的呢?”葉姜問另外一個飯盒里裝了有三兩多米飯的同學。

    “我給了四兩票,平時四兩米飯到下午就餓的快不行了,現在半下午就得再搭個冷饅頭吃。”那個被問到的同學直愣愣的說道。

    家里本來就不富裕,供他上學已經很不容易了,少年餓著肚子也不好意思回家多要伙食費。

    心里對竇絨花早就有意見。

    這也怪竇絨花自己,以前她只針對肖楠和慕向南兩個人,這一個星期她心情不好,所有在她手上排隊打飯的同學,都被克扣了。

    還不能提,提了下次更少。

    葉姜揚聲說道︰“這里可是高中部,半大的小子比大人還能吃,不吃飽了他們哪有精力學習,我說怎麼最近一到下午,同學們就精神不振的,感情是食堂里沒給足飯菜的分量。”

    葉姜連著所有的後堂師傅都罵起來,“你們的心都是黑的嗎?克扣學生的那點飯菜又落不到自己的口袋,圖的什麼?我看學校是時候換一批後勤師傅了。”

    後勤師傅們嚇了一跳,食堂工作可是個油水足的地方,不能因為竇絨花一個人發神經病,把大伙兒的工作都給弄沒了。

    平時大家就都說過讓她收斂點,竇絨花偏偏不听,這會一腳提到鐵板上了吧。

    旁邊的廖師傅連忙保證,“葉老師放心,以後絕對不會再安排竇師傅在窗口工作,就叫她在後面打打雜,你看成不?”

    “這話您別跟我說,我又不是校領導,也不是被克扣了飯菜吃不飽的學生,您自己跟學校解釋去吧。”

    “解釋什麼?有什麼好解釋的。”竇絨花氣的從窗口跑出來跳腳。

    “就你事兒最多,你兒子自己摔了飯盒你就不依不饒的找我麻煩,你想借機把我工作攪沒了?門兒都沒有。”

    “我看見了,就是你摔的小南同學的飯盒。”

    旁邊一個柔柔弱弱的女同學突然站出來說道︰“我不怕你,就是到校長室,我也敢這麼說。”

    原本就是竇絨花遷怒,摔小南的飯盒是事實,這幾天受夠她氣的學生紛紛站出來。

    “我們也看見了,我們都可以給小南同學作證。”

    廖師傅一看吃頓飯的功夫都能叫竇絨花搞出大麻煩,氣的將竇絨花攆出食堂。

    “竇師傅既然心情不好沒辦法勝任食堂的工作,那就回家好好休息幾天,至于什麼時候讓你來上班,等學校領導開會決定後再通知你。”

    就竇絨花(干gan)的這些事,學校肯定不能讓她再回來上班。

    趕走了竇絨花,廖師傅滿臉堆笑,“剛才少打了飯菜的同學重新排隊,我再給你們加上,保證以後不會再有克扣飯菜的事情(發fa)生。”

    葉姜把小南帶到教師窗口,又多打了二兩米飯,把自己的飯盒遞給他︰“你吃這份,下午還要去檢討大會,不能餓著肚子去。”

    慕向南把飯盒接了過來,喃喃的說道︰“媽……你把飯盒給我了,那你吃什麼啊?”

    葉姜心口一沉,她沒听錯吧?剛才老大是叫她媽了?

    她笑著說道︰“你還挺好收買的嘛,一頓飯就能讓你改口,挺劃算的呀,再叫一聲媽听听。”

    慕向南紅著臉,把飯盒還給葉姜,“還是你吃吧,我打幾個饅頭吃,晚上回去你再給我做好吃的吧。”

    少年轉身就跑。

    葉姜笑了笑,找了個空位子坐下吃飯,四兩的米飯,吃的撐死她了。

    ……

    竇絨花氣呼呼的跑回娘家,跟她弟弟說道︰“你考慮好了沒有,我跟你說,今天下午就要召開檢討大會,你趕緊自首去。”

    “我不去。”

    竇鐵柱這幾天都嚇死了,一直都沒有人上門找他,“那兩個小破孩心里害怕,肯定不敢去舉報我,在林子里燒紙的可是我,別人燒紙挨頓批評當眾念份檢討就行了,我可不一樣,我去自首了搞不好要坐牢,姐你可不能害我。”

    “不行,你必須去。”竇絨花這次說什麼也要去舉報葉姜家的兒子。

    葉姜在食堂里當眾讓她下不來台,搞不好她的工作也要弄丟,她下午必須等到檢討大會的最後一刻,再上去舉報她兒子。

    竇絨花不知道慕向南早都已經去登記承認過錯誤,她以為葉姜也在心里默認了兩家互相都不要去舉報。

    呸,怎麼可能呢,她就要看著葉姜在最後關頭當眾丟臉。

    等檢討大會結束後,葉姜就跟著她兒子一起去接受學校的處罰吧。

    “你快起來別在家里挺尸了。”

    竇絨花恨恨的踢了弟弟一腳,“公社里的大台子都搭起來了,你跟我過去主動承認錯誤,肯定判不了刑,最多就是你找好的工作丟了,姐把這些年攢下來的私房錢都給你,總行了吧?”

    竇鐵柱這才不情不願的站起來,問道︰“有多少?少了我可不(干gan)啊。”

    竇絨花氣死了,“肯定比你一年能掙到的工資要多,趕緊的吧,拼著我這麼多年的私房錢不要,我也要出了心里這口惡氣。”,,51..net  ,...︰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七十年代小後媽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